加书签
第 42 章 等白衣人来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二章 等白衣人来

黑衣人不答, 又自接道: “你可还听说过,东瀛武功三大流派,北昌具教之‘一流太刀’中,有一招‘迎风一斩’?”

小公主冷冷道:“我虽末听说,但这一招想来必定就是东瀛武林中,最最威风,最最犀利的一招了,是么?”

黑衣人道:“正是!我方才使出的那一招,正是自衣人将这三招中之精粹,融而为一……那一招的威力,你末当其锋锐,又怎能想象其万一。”他挣扎着说了这么些话,显然已将体内残存的潜力都已使尽,此刻一停住了嘴,便直是喘气。

他不说话,宝玉和小公主也都不说话了,铁娃更是无话可说,三个人的眼睛,却都在眼睁睁的瞧着他。

宝玉瞧着他被自己打碎的胸骨,神色间颇为惋借、伤感,小公主瞧着他的一双眼睛,神情间似是有些怀疑,似是想发现些什么。

铁娃却在瞧着他腰带上系着的一样东西,瞧得眼睛都发直了,面上更充满了好奇之色。

这东西本也有些奇怪,骤看像是个装水的水壶,但这水壶上又打着无数个针孔般的小洞。

此刻四下静寂无声,但这水壶般的东西里,却不时有“扑落、扑落”的轻微声音传出。

是什么东西在响?铁娃搜出心思,也猜不出。

突听小公主轻唤一声,道:“不错,一定是他!”

宝玉道:“你说什么?谁是他?”

小公主也不答话,却突然弯下腰,一把掀开了这黑衣人的面幕,露出他那张已毫无血色的脸。宝玉失声呼道:“是你……怎会是你?”

这黑衣人竟是一别经年,从无消息的铁金刀 !

宝玉虽然早觉他的身形,神情很像一个人,但自从昔年岳阳楼后,便从未见过此人,一时自然想不起他来。

岳阳楼,那已是六七年以前的事了,宝玉想起自己和小公主在五色帆船中,垂帘后偷看这“广州卧虎刀”求紫衣人传授武艺的往事,更是宛如隔世。

小公主瞧着铁金刀,道:“奇怪么?我竟认得出你。”

铁金刀惨笑道:“在下的确有些奇怪……在下虽知道姑娘乃是紫衣侯爷的千金,但却委实想不起姑娘几曾见过在下?”

小公主笑道:“告诉你,那天铃儿姐姐传给你破解蟠龙钩那招‘乾坤破天式’时,我和……他,就是在帘子后见过你了。”

铁金刀叹道:“不想姑娘至今还记得住。”

小公主道:“自然记得住,只要被我瞧过一眼的人,就算化成灰,我还是认得的。”

横眼瞟了瞟宝玉,冷笑接道:“非但人,就算是一句话,我也永远不会忘记的。”

宝玉忍不住问道:“什么话?”

小公主仰起脸,不再理他,心中却低语:“别人都说我永远不及你,我难道真的不及你么?我迟早总要你死在我手上!”

就为了这句话,什么事都是为了这句话,虽然她若杀了宝玉,她自己也不想活了,但那却是另外一件事。

世上最最纠缠不清,难以分解的两件事,就是爱与恨!

宝玉叹了口气,望着铁金刀,望着这已将死在自已手下的人,新愁旧事,不觉一齐涌上心头。

一时间,他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得苦笑道:“在下永远不会忘记,铁……铁大侠与那蟠龙……”

铁金刀惨烈一笑,道:“好教方少侠得知,铁某与那蟠龙钩的事,如今总算已成过去了 ”

宝玉道:“过去了?莫非两位已将仇恨化解?”

铁金刀道:“蟠龙钩终于已死在铁某手下!”

宝玉动容道:“你……你……”

铁金刀闭起眼睛,一字字道:“铁某就是用方才那一招杀死了他,却不想自己也死在这一招下,这一招杀了他,也杀了我,这……这……这……岂非好极,若非世上有这一招,他不会死,我也不会死。”

说到这里,他面上肌肉抽搐,也不知是哭是笑。

宝玉惨然道:“原来……原来你是为了一心想胜过蟠龙钩,才接受白衣人这一招的。”想到江湖人的意气之争一至于此,他心头不禁竞泛起一般寒意。

铁金刀叹道:“紫衣侯仙去,江湖再无良师,于是,我便远赴东瀛,找了半年,总算找着了白衣人,求他传我致胜之术。”

宝玉道:“他竟会答应你,这倒是出人意外。”

铁金刀道:“他起先非但全无应允之意,反而对我百般讥讽汕骂,但不知怎的,他又在一瞬之间改变了主意。”

宝玉沉吟道:“一瞬间改变了主意?是什么事令他改变了主意?”

在江湖中,每个人都像是浮萍一样,偶然相遇,又稗然分离,相遇与分离,往往不是自己做得主的。

宝玉与铁金刀的遇会聚散虽奇,在江湖中却也是常见的事,只是在宝玉与铁 ,总觉另有一番滋味。

尤其是宝玉,伤及故人,能不伤感?

但铁娃,什么事都不管,什么事都没听到,眼睛还是在瞪着那匣子,突然俯下身去一把将匣子扯了下来。铣金刀面色骤变,嘶声道:“放下……放下……”

铁娃却远远跑了开去,笑道:“你莫小气,我瞧瞧就还你。”

铁金刀道:“瞧不得……这匣子千万开不得 !”

铁娃道:“瞧一眼有什么关系?这里面的东西又不会被我瞧飞了。”

一面说话,一面笑,一面打开了匣子。

他这句话还未说完,匣子已开,他这句话刚说完,“扑翅”一声,匣子里的东西真的飞了。

这一下,铁娃倒当真果住了,仰头去瞧,只见一点白影箭一般冲上云霄,转眼便瞧不见了。

铁娃惊叫道:“鸟!一只鸟,这人身上竞带着只鸟!铁金刀满面惊慌之色,颤声道:“这……这不是鸟,是鸽子。”

铁娃道:“鸽子飞了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最多……最多我赔你一只就是了。”

宝玉与小公主见到铁金刀竟为只鸽子如此失色,心里也不觉大感奇怪,小公主忍不住道:“这鸽子难道有什么灵异?”

铁金刀道:“没有……唉!没有。”

小公主道:“这鸽子身上难道带有什么宝物?”

铁金刀嘲声道:“不是……都不是!”

小公主道:“既然都不是,你紧张什么?”

铁金刀双睛似已凸出,瞧着那白鸽飞去的方向——东方,满面俱是悲伤惨黯之色,喃喃道:“鸽子一去……白衣人就要来了。”

小公主皱眉道:“这是什么话?”

她虽末听懂铁金刀的话,却已从铁金刀的目光中,瞧出了不祥的预兆,面色也不禁为之改变。

铁金刀道:“我临走的时候,白农人将这只鸽子交给了我,叫我若是通着能破那一招的人,就将鸽子放回……鸽子一去,他就要来了。”

宝玉道:“鸽子若是不去呢?”

铁金刀道:“鸽子不去,就是说那一招在中土已无敌手,他传我的一招,已可打遍天下,那么,他还来作甚?他若不来,武林便可免去一劫了。”

宝玉耸然动容,小公主却道:“你为了要使武林兔此一劫,所以虽然答应了自衣人,却决定不将鸽子放回……是么?”

铁金刀长叹道:“如此做法,我虽失信于自衣人,却可挽救不知多少同道的生命,这也算值得的了。”

小公主冷笑道:“你若真的有这般好心,为何又要将这鸽子带在身边? 你早就该将它杀来吃了,炸鸽子的滋昧,蛮不错的呀!”

铁金刀惨笑道:“我本想我若死了,别人的生死,与我又有何干系? 就让白衣人来血洗中原,又有何妨? 但……但此刻,我真的要死了,在临死前一刻,也不知怎的我的想法竟突然变了。”

小公主目光凝注着他,良久良久,终于也轻轻叹息了一声,回过目光,微微额首,幽幽道:“不错,一个人在临死之前,想法往往会改变的,就算是大奸大恶的人,他在临死之前,也会做出件好事来。”

铁娃一直呆呆的听着,此刻突然反手一个耳光,刮在自己脸上,跟泪瞬即流了下来,大声道:“是我该死,是我该死……”

扑地跪倒在宝玉面前,嘶声道:“大哥,铁娃该死,打死铁娃算了。”宝玉却摇头叹道:“这也怪不得你。”

铁娃道:“怎怪不得我?我若不将那鸽子放走,白衣人就……”

宝玉截口道:“你纵不将鸽子放走,白衣人还是要来的。”

铁金刀道;“莫非方少侠你还信不过我?”

宝玉叹道:“并非我信不过你,只不过我已瞧破了白衣人此举的用意。”

铁金刀道:“他此举是何用意?”

宝玉仰视苍穹,缓缓道:“他创出这一招后,还不知此招是否有破绽,也拿不准破绽在何处,是以便拿你作为试金石。这也就是他传你此招的用意,否则以他的孤僻之性,又怎会将自己心血创出的一招传授于你?”

铁金刀黯然道:“不错……不错……”

突然圆睁双目,大呼道:“不错……不错!”

宝玉道:“你可是又想起了什么事?”

铁金刀道:“他将鸽子交给我时,曾将一条丝笺缚在鸽脚之上,我无意中瞟了一眼,也曾瞧见那丝笺上写着两个字。”

宝玉急急问道:“什么宇?”

铁金刀叹道:“胁下,他写的就是胁下两个字。”

宝玉默然良久,仰天长叹道:“这就是了,此人究竟不愧是武学中的绝世奇才,早已算出此招的破绽必在胁下,只是还拿不准而已。”

铁金刀道:“鸽子一回去,他便可拿准了。”

宝玉苦笑道:“不错,这才是他为何要你将鸽子放回的本意……他早已传书中原,花朝必来,又怎会失信于天下人,鸽子不回去,他也是要来的。”

听到这里,铁娃破涕为笑,道:“如此说来,这真的不怪我铁娃了。”

他性情率真,要哭就哭,要笑就笑,别但人那有他如此坦荡的心田,惧是心情沉重,默然无言。

只听铁金刀呼吸渐渐粗重,嘶声道:“他既已知道此招破绽是在胁下,以他的智慧,定必可想出破解之法,而我……我却自白的做了他的试金石,我……我不但害了自已,也害了别人,我……我为何要做出这种害人害己的事来……”

他语声越说越是嘶裂,神情也越说越悲愤。

说到这里,突然以手捶胸,大呼道:“我死的好冤……好冤……”

“砰”的一声,他以最后的一点余力,一掌击向自己的胸膛上……就只这“砰”的一声,他生命便告断绝 !

他为何要死,只不过是意气、虚名……

残夜,天地间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小公主凝目方宝玉,突然问道:“他这招的破绽,莫非真的只有这一处?”

宝玉道:“不错,他此招唯一的破绽,便在胁下,这一招我本无破解之法,直到刀光逼在眉睫,我已自分必死……”

他长叹一声,接道:“我在那间不容发的一刹那间,我眼前全都是白色的刀光,刀光似已将我整个人都包围住了。”

小公主道:“那你又怎会终于破了它?”

宝玉道:“就在那一刹间,我突然发现刀光最盛之处,竟有墨绿的颜色,夹杂在自的刀光间……那显然是说刀光最盛之处,却有破绽,是以才会将他身后的绿树之色透出来……刀光最盛之处,反有破绽,我心里本在猜疑,奇怪,但那时怎能仔细去想,只有冒险一试。”小公主道:一试之下,却成功了。”

宝玉叹道:“我那时实也末想到一试之下,竟会成功,简直像闭着眼睛,冲问那刀光最盛之处,在那时的情况说来,我此举实无异飞蛾扑火。”

小公主道:“好一招飞蛾扑火,倒真可与昔年华山剑派,开派大师七灭师太那一招妙绝天下的作茧自缚,前后辉映了。”

宝玉听她居然夸奖自己,不禁微微一笑道:“那时我只觉全身一寒,宛如全身突然浸浴到冷水之中,然后,便又突然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小公主问道:“什么感觉?”

宝玉不作答,却叹道:“若非那一丝奇异的感觉,我纵能避过那一招不死,还是无法破解。”

小公主忍不住追问道:“什么感觉?你说呀!”

宝玉道:“那时我被刀光杀气所逼,全身俱都发冷,但只有一处,却有些暖气,刀光之中,哪里来的暖气?”

小公主道:“是呀!刀光之中,哪里来的暖气?”

宝玉道:“那显然是铁金刀身上发出的体温——那时他已蓄力许久,心情也未免紧张,身体的温度,自然难免升高了。”

小公主额首道:“不错。”

宝玉道:“这种体温夜平时自然难以感觉,但那时刀寒逼人,这体温便特别明显……刀寒之中,有体温透出,我立刻知道这刀光之中,必定有了破绽,而体温透出之处,必定也就是破绽之所在。”

小公主目中也不禁露出赞许之色,额首道:“不错。”

语声微顿,突又笑道:“你此掌又是向暖而发,名之为‘飞蛾扑火’倒真是妙不可言。”

宝玉道:“所以我再不迟疑,立时反掌挥出……唉!在那种情况下,我虽无伤人之意,这一掌难免要尽了全力。”

小公主道:“所以铁金刀死时并未候你,却说你之所以伤他,只不过是被那一招的杀气所逼……唉!好重的杀气!”

宝玉叹道:“这一招若非杀气太重,我又怎会在那一刹那感觉出那—·丝暖意,我若觉不出那一丝暖意,又怎能破得了那一招?”

小公主默然良久,缓缓道:“也只有你能破得了那一招,除了你之外,又有谁能在那般强盛的刀光中,瞧出那点墨绿之色?”

宝玉道:“据我所知,海内的暗器名家中,至少有七八人之多,目力绝不在我之下,也必能瞧出来的。”

小公主道:“他们纵能瞧出刀光中的墨绿之色,但除你之外,又有谁有那么大的胆子,在毫无把握时,便敢往刀光最盛之处冲将过去?”

宝玉道:“那也未必,不说别人,就说我那金不畏金二叔,与我这铁娃二弟,他们的胆色,就非我能及。”

小公主道:“别人纵有你的胆色,但除你之外,又有谁有那么灵敏的感觉,能在那一刹那间感觉出那一丝暖气?”

宝玉笑道:“若说感觉之灵敏,我又怎比得上你?”

小公主道:“别人纵比你感觉灵敏,但除你之外,又有谁能拿捏时间,判断部位,有你那般准确,一出手便能穿破那唯一的破绽?”

宝玉笑道:“感觉灵敏的人,拿捏时间,判断部位,便绝不会差……我瞧过你出手,你也不必太过自谦。”

小公主嫣然一笑,道:“好!就算有人目力比你好,有人胆子比你大,还有人感觉比你灵敏,甚至有人掌力也比你强,但除你之外,又有谁还能将这些优点具备于一身? 要破解此招,这几样是一样也不能缺的。”铁娃拍掌道:“对,除了我大哥,再无别人了。”

小公主道:“是呀!除了你,还有谁?”

宝玉凝目瞧着小公主,笑道:“你突然如此夸奖我,是为的什么?”

小公主笑道:莫非你已受宠若惊了。”

宝玉道:“不错,我委实是受宠若惊。”

小公主笑得更甜,道:“我如此夸奖于你,只是因为你已活不长了,此刻若不夸奖夸奖你,以后只怕已没有机会。”

铁娃怒道:“这是什么话?你再说我就……”

宝玉却截口笑道:“让她说无妨,我早就知道她若是摸人家一下,只不过是要将那地方擦干净,好让她咬一口。”

小公主格格笑道:“对了,还是你知道我,我给人吃的糖里,必定是有毒药的。”

铁娃还是怒气末息,大声道:“你说我大哥活不长,是何理由?铁娃倒要听听。”

小公主笑道:“白衣人那一招中,唯一只有胁下的破绽,是么?”

宝玉道:“不错。”

小公主道:“但白鸽飞回,他证实了此处破绽,必定会设法弥补,以他的智慧,也必能想出弥补之法,是么?”

宝玉道:“不错。”

小公主道:“他若弥补了此招限—的破绽,此招使天衣无缝,是么?”

宝玉叹道:“不错,他若弥补了这唯一的破绽,那时普天之下,只怕再也没有一人,能被得了此招了。”

小公主道:“连你也不能?”

宝玉道:“自然连我也不能。”

小公主嫣然笑道:“这就是了,你迟早必要与白衣人动手的,你今破了此招,到了明中花朝,便必定要死在他手下,是么?”

宝玉怔了良久,终于只得长长叹息道:“不错。”

小公主格格笑道:“明年花朝,就快来了,你的死期,也就挟来了……就算你此次自水宫之行能活着回来,可也活不长了。”

铁娃大喝道:“我大哥要死,你高兴什么?”

小公主也不理他,还是瞧着宝玉,正要说话,哪知宝玉的身子,却突然有如飞鸟般斜斜掠了出去。

他身形方动,口中已轻叱道:“朋友,请留步。”

这短短五个字说完,他身形已没入暗林中。

小公主,铁娃自然跟了过去。

只见暗林中果然有条人影,正没命的向前飞逃,但饶是他身手还不算太慢,却又怎能逃得过方宝玉。

他还未逃出几步,方宝玉手掌已抓佐他衣领,回首道:“此人已在此躲了半日,可笑你我竞未觉察……朋友你在这里偷瞧了半天,也该让咱们瞧瞧朋友的庐山真面目了。”

宝玉并未用力,那人身子却已扑倒跪地,颤声道:“我没有瞧,什么也没有瞧见,大爷,你行行好,让我走吧!”

宝玉道:“朋友高姓大名,来干什么?”

小公主冷冷截口道:“你可知道你既已落入咱们的方宝玉方大侠手中,有什么事,还是乖乖的说出来吧,还装的什么蒜?”

那人道:“小人既不会装葱,也不会装蒜,小人只是个打柴的樵夫,大爷,方大爷,你就饶了小人这一遭吧 !”

宝玉见他倒真是樵夫的打扮,不觉松了手,皱眉道:“莫震非此人真是此间的土著?”

小公主沉吟半晌,忽然一笑,也不答话,却缓缓走了过来,伸手拍了拍那人的肩头,柔声道:“你且回过头来。”那人道:,“小……小人不敢回头。”

铁娃道:“你就回过头,她也不会吃了你,怕什么?”

小公主道:“是呀!我也不会吃了你,怕什么?”

那人却死也不肯回头,只是连连道:“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小公主笑道:“好,你不肯回头,我到前面去瞧瞧你。”

她话末说完,那人已赶紧用双手蒙住了脸。

小公主道:“哟!又不是小媳妇,还害什么躁,来,放下手,你再不放下手,我可要来拉你的手了。”

她竞真的去拉,那人惊呼一声,整个人都伏倒下去,整个脸都埋在地上,死也不肯抬起头来。

宝玉见他竟真的如此不敢见人,心中也不禁起了疑惑,铁娃却已一把抓住那人衣领,硬生生将他提了起来,道:“男子汉大文夫,怎么像个大姑娘似的,也不怕丢人。”

那人口中惊呼,又想用手蒙脸,但小公主纤手轻轻一拂,他只觉双肘一麻,两只手再也拾不起来。

他手不能动,但身子还是拼命挣扎,但在铁娃手里,他就像被老鹰抓在手里的小鸡似的怎能挣得脱。

铁娃空着的一只手,板住他的头,笑道:“大哥,你瞧瞧这厩可是生了一脸大麻子,不敢让人瞧见。”

宝玉凝目瞧了他两眼——林中虽黝暗,这人脸上虽然满是泥沙,担宝玉还是认出了他,不禁失笑道:“李将军,你怎会在这里?”

这樵夫打扮的汉子,竟是那“白马将军”李名生。

铁娃怔了一怔,放下了他,哈哈大笑道:“李将军,李名生,是你……哈哈,是你!你的白马又到哪里去了?怎地从来不肯骑着让人瞧瞧?”

这“白马将军”虽然无时无刻不在骗人,但宝玉与铁娃对他倒没有什么怀恨之意,反觉他好笑的很。

李名生哭丧着脸道:“我的白马早就卖了,‘白马将军’这名字,也早已不要了……方大爷,牛大爷,你们就只当从未见过我这个人吧。”

宝玉道:“白马怎地卖了?莫非近来生意不好?”

李名生道:“骗人的生涯,我早就不干了,我现在只是个打柴的樵夫……方大爷,牛大爷,咱们……咱们再见吧!”他话末说完,回过头就跑。

但铁娃早一把拉住了他,笑道:“走什么,咱们聊聊。”

李名生道:“你们一个是剑容中王子,一是武林中的公主,我这个小小的樵夫,和你们又有什么好聊的。”

小公主忽然道:“你怎知我是什么人?”

李名生怔了怔,颜色变了,道:“我……我不知道,我只是胡乱猜猜。”

小公主冷笑道:“你和他们是老朋友,他们对份既无恶意,你和他们也无仇怨,但你一见着他们,就急着要逃,这是为的什么?”

李名生满头大汗,道:“我……我没有……”

小公主道:“你有的,这即因莫非是你听见了什么秘密,瞧见了什么秘密,却又不愿向他们说出,你心怀鬼胎,所以……”

李名生嘶声大呼道:“我没有……我什么都没瞧见,我什么都不知道。”

小公主忽然抬起手来,一连七、八个耳光,掴在他脸上,道:“你知不知道?”

李名生道:“我不知道,我……”

小公主举手一拳,击上李名生的鼻子,柔声笑道:“你还不知道么?”

李名生脸也红肿了,鼻子也肿了,眼泪鼻涕,一齐流了下来,身子摇了两摇,终于跌坐地下,捂着鼻子道:“我知道了。”

小公主嫣然一笑,道:“这才像话,你早说,不能可少吃些苦头,我打痛了你吧!”

李名生强笑道:“不疼不疼,我……”

小公主笑道:“既是不痛,我倒可再打二下。”

李名生赶紧大叫道:

(王家铺子提供)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