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52 章 最苦是寂寞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二章 最苦是寂寞

水天姬道:“我也不知道自已怎会……怎会……”

万老夫人笑道:“你自然不会知道自已怎会对他好的,每一个人的情感,都是在不知不觉中滋长出来的,谁也无法控制。”

水天姬道:“我错了么?”

万老夫人道:“你没有错,只要是真的情感,就永远是对,但我却猜不透,他为何要将自己关在里面,七年不出来。”

水天姬道:“他一出来,就活不成了。”

万老夫人道:“哦!为什么?”

水天姬道:“只因那船舱便是紫衣侯藏书之地。”

万老夫人道:“藏书之处?”

神情突然激动,失声道:“藏书中莫非有紫衣侯的武功秘笈?”

水天姬道:“紫衣侯一生武功之精萃,便都在那船舱里。”

在这一刹那间,万老夫人面上的表情,是难以形容的——世上任何一个练武的,听到这消息,面上只怕都会有这种表情。

过了半晌,万老夫人方自缓缓道:“这就是了,胡不愁已在那里苦读了七年,自然早已将紫衣侯武功之精萃,全部了如指掌,差的只是功力不足而已,在这种情况下,他若出来,莫说伽星大师不会放过他,就算别的练武之人……”

水天姬叹道:“世上任何一个练武之人,只要能取他性命,便不会放过他的,所以,昔日我纵有回去的机会,也不敢让他回去。”

万老夫人道:“不错,此刻想取他性命的,不过只是伽星大师一人而已,若回到中士武林,想要他命的人可就多了。”

水天姬目中突然焕发出一种神奇的光芒,仰起头,再次遥望那辉煌的五色锦帆,缓缓道:但等到他已能将紫衣侯的武功完全融会贯通时,那时,普天之下,只怕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取他性命了。”

万老夫人微微一笑,道:“那时,他便可继承紫衣侯的衣钵,让这五色锦帆,再次扬威于海上……不,再次扬威于天下。”

水天姬幽幽长叹了一声,道:“但愿如此。”

万老夫人道:“所以你等着……你忍受寂寞,忍受艰辛,而毫无怨尤,也只为你心中有了这美丽的希望。”水天姬道:“其实,这和我并无关系,我只是……”

万老夫人又一笑,道:“这怎会与你没有关系?他自五色锦帆再度扬威海上时,船上自然少不了要有个女主人。”

水天姬道:“但我……我又……”

万老夫人格格笑道:“这女主人除了你,还会是谁?

水天姬居然也有些脸红了,居然也垂下了头。

万老夫人目光转动,过了半晌,突然又道:“但有些事我还是不懂。”

水天姬道:“还有什么?”

万老夫人道:“伽星大师也怕有人和他抢紫衣侯的武功秘接,所以也宁可在荒岛上受苦,却不愿回到中土。”

水天姬道:“他正是这心思。”

万老夫人道:“但他却怎会这么听你的话? 这……这我却不懂了,要这样的人听话,可真不是件容易事。”

水天姬展颜一笑,道:“虽然不容易,但我却有法子……”

她语声微顿,接道:“伽星大师纵然是个强人,但现在他心里有了欲望,他拼命想得到件东西,却得不到时,便等于有把柄被人捏在手上。”

万老夫人道:“你是说那武功秘笈?”

水天姬道:“正是,他若不听我的话,我便要胡不愁将紫衣侯的武功秘笈完全毁去,他在投有瞧见这些武功秘笼前,无论如何,也不肯让它被人毁去,所以他纵然受气、受苦,也只有拼命忍住了。”

万老夫人道:“但他这样等着,等到胡不愁武功大成时,他非但还是得不到那武功秘笈,只怕连性命也难保了。”

水天姬道:“虽然如此,他也无可奈何……”

她一笑接道:“只要那武功秘策还未被毁,他就还有希望,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总要比没有希望好的多。”

万老夫人叹道:“你说的不错,人心只要有了欲望,便有了弱点,就会给人可乘之机,是以纵然强加伽星大师,也只有受制于人。”水天姬道:“这就是人性的弱点。”

万老夫人默然半晌,缓缓道:“每个人都有这弱点么?”

水天姬道:“只要有人性的人,就有弱点。”

万老夫人目光又闪动起来,缓缓道:“不想你对人性竟比我老婆子知道得清楚。”

过了半晌,水天姬突然问道:“你自中士来,不知中士武林有何消息?”

万老夫人微微笑道:“还不是一样……混乱、仇杀、争锋、斗强,除非武林中人都死光了,否则这情况永远也不会改变。”水天姬目光遥注,幽幽道:“昔日那些孩子,如今想必部长大了?”

万老夫人笑道:“你是说你那小丈夫?”

水天姬脸居然又有些红了,笑道:“他怎样?”

万老夫人道:“他自然也长大了。”

水天姬道:“他情况怎样?

万老夫人道:“他非但已长得英俊挺拔,可说是我老婆子活了这几十年来,所见过的第一个美男子,而且……”

水天姬急着追问道:“而且武功也不错,是么?”

万老夫人笑道:“他武功岂只不错而已,好教姑娘得知,他如今已是当今天下武林中,第一位英雄人物了。”

水天姬面上不禁露出欣慰的微笑,道:“我早就瞧出这孩子绝非凡品。”

万老夫人格格笑道:“所以你那时就嫁给了他。”

水天姬笑道:“想想昔日的玩笑,倒也有趣得很,只是……只是现在,他只怕早已忘却了我这老太婆了……”

轻轻一叹,站起身子,忽然又道:“他如今在哪里?”

万老夫人目光又一闪,叹道:“这种大英雄、大豪杰,又怎会与我老婆子来往,他此刻的行踪,我老婆子更不会知道了。”

水天姬遥注门外朝阳,道:“但愿他活得很好。”

方宝玉笔直的往上走,突然发觉身后竞没有脚步声跟来,他自然立刻回头,只见小公主竞已远远落在后面。

他走得并不太快,小公主为何会落后这么远?

他正在奇怪,小公主已快步赶上来,胸膛起伏,喘息得十分剧烈,那腮红的面颜,此刻更是苍白得可怕。宝玉失声道:“你怎么样了? ”小公主喘息着道:“怎么样?……没有怎么样。”宝玉道:“你病了?”小公主道:“你就希望我病,是么?”宝玉道:“我只是关心。”

小公主冷笑道:“谢谢,我是死是活,却用不着你来关心。”宝玉只得苦笑着叹息一声,再次前行。

天梯虽长,终也有尽头。

方宝玉终于走上颠峰。

但是他目光转动,却不禁怔夜那里。

在他想像之中,这山颠之上,那传说中已近神话的迷宫,纵非玉阶金瓦,也必定十分辉煌。

但此刻,他上了山巅,面对着的,却只是一片迷雾,雾中的一片湖水,白茫茫的雾,白茫茫的湖水。

哪里有什么宫殿?

他甚至连一片瓦的影子都瞧不见。

宝玉站在湖水旁,怔了半晌,引吭高呼道:“白水宫主在哪里?方宝玉求见。”

响亮的呼声,撕破了迷雾,撕破了湖上的寂寥。

“方宝玉求见……宝玉求见……求见……”

四面回声,响彻了山额。

但只等这回声消歇,迷露砖,仍毫无回应。

小公主冷冷道:“你喊破喉咙,也无人理你的。”

宝玉奇道:“为什么?”

小公主道:“只因这便是她给你的第一个难题。”

宝玉道:“哦,但……”

宝玉笑道:“谁说没人理我,你瞧,那不是来了。”

雾中,湖上,果然出现了一条船影。

孤舟在雾中,随风飘荡了过来。

但舟上却瞧不见人。

宝玉不等孤舟靠岸,轻轻一掠,跳上孤舟。

舟上有人,但却伏身例躺在船底。

宝玉又惊又奇,忍不住将他翻转身,他立刻面对着一张苍白脸,双目紧闭,几乎已完全没有呼吸。

而这张脸,却正是方宝玉十分熟悉的。

宝玉失声惊呼道:“铁髯道长……”

这已是昏迷不醒的人,赫然竞正是铁髯道长。

小公主也掠上船头,冷冷道:“他果然完了。”

宝玉且不答话,将铁贸道长身上瞧了一遍,只见他身上竞全无伤痕,但无论宝玉如何推拿,他还是昏迷不醒。

孤舟在水上飘荡。

宝玉却是心焦如焚——湖, 更没有人影,他用尽力望去湖的四岸,也没有屋影。

白水宫在哪里?白水宫主又在哪里?

宝玉忍不住喃喃叹道:“她若在这里,那就好了。”

小公主眼波一转,道:“你是想你的大妻子?”

宝玉叹道:“水天姬若在这里,她绝不会……。”

小公主冷笑道:“她绝不会瞧着你受困,是么?”

宝玉苦笑道:“她至少……”

小公主冷笑截口道:“而我却在瞧着你受困。”

宝玉道:“我并非此意,我只是……”

小公主大声道:“你就是这意思,你既然这么想她,又何必留我在这里,你……你……你……”突然纵身一跃,向湖水中跳了下去。

宝玉大谅之下,要想技她,已拉不着了。

只听“噗通”一声,深水起了个旋涡……旋涡渐小,渐渐消失,小公主的身子,却再坦不省得起。

湖上,露更浓了。

露中,只剩下孤舟,宝玉……

荒岛上,阳光更灿烂。

水天姬面对阳光,似乎痴了半晌,突然回身笑道:“吃饭的时候到了,,我得好生做一顿饭,看来,你的口福倒不错,你是在这里等着,还是……”

万老夫人道:“我想出去走走。”

水天姬笑道:“好,只是莫迷了路。”

万老夫人大笑道:“我老婆子十八岁就开始闯荡江湖,南七北六十三省诺大地方,也没能令我迷路,难道还会在这小山荒岛上迷路么?”

水天姬道:“你去吧,但却要快些回来,饭莱吃完了,我可不管你。”她看来兴趣很高,面上的笑容也更美了。

万老夫人背负着双手,闲荡了出去,但一脱离水天姬的视线,她脚步立刻加快,快步奔出丛林。

她面上带着诡笑,口中喃喃道:“每个人都有弱点,水天姬,你也有的。”

目光转处,语声突顿,舌头似也立刻僵硬了。又瞧见了骇人之极,令人难信的事!

阳光,洒满海滩。

就在这一片黄金般的沙滩上,却有个孤零零的人头,而这人头,此刻竟赫然正在转动着。

这人头本是后脑对着她,此刻正缓缓向她转过来。

万老夫人身子发抖,双腿发软,她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竟会在光天化日之下,瞧见这种事。

那人头非但在动,而且竞开口说起话来。

“什么人?过来!”

万老夫人连血液郝几乎已凝结,哪里还能抬脚——她若能抬脚,早巳转身飞逃,逃得没有影子了。

那人头终于面对着她,一双妖异的目光,也在瞪着她。

这人头竟是伽星大师!

伽星大师竟会只剩下人头?难道他已被人砍下?

万老夫人委实已被吓呆了。

经过了这许多险难,在这诡异而陌生的荒岛上,她的智慧实已消失,她乎日尖锐的思想,此刻也已迟钝。

她竟末想到面前的这是柔软的沙滩,而棚星大师此刻正将自己的身子完全埋在沙下,只露出了个头来。

自然,伽星大师此举,也委实太过诡异,太出人意外。

伽星大师突然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格格一笑,道:“你害怕么?”

万老夫人道:“我……我……”

伽星大师道:“你过来瞧瞧。”

万老夫人身不由主,一步步走了过去,脚下似乎拖着千钩重物,每走一步,汗珠滚滚而落。

伽星大师道:“你瞧清了么?你还怕么?”

万老夫人道:“你……你这……”

突然大喝一声,跳了起来,大笑道:“我瞧出来了。”

沙,闪着光,海涛,卷着白浪,万里晴空,瞧不见一朵云,这是多么美丽,多么宁静的景象。

但在这宁静的沙滩上,和暖的阳光下,却有个白发苍苍,满面诡笑的老太婆,在和地上的人头说话。

这又是何等诡异的景象。

万老夫人带笑答道:“不想大师已练起功来,我老婆子见少识浅,委实瞧不出大师这练的是何神功,不知大师可否见告?”

伽星大师哈哈笑道:“练功?我哪里是在练功。”

万老夫人眨了眨眼睛,道:“大师既非练功,莫非……莫非是想和我老婆子开个玩笑,存心要让我老婆子吓一跳么?”

伽星大师道:“玩笑?哼哼!我哪有心情与你玩笑。”

万老夫人道:“那……大师却又在做什么?”

伽星大师道:“告诉你,人在饥饿难耐之时,若是将身子全都埋在暖和的沙子里,当真是再好没有了。”

万老夫人怔了怔,失笑道:“原来如此。”

伽星大师道:“我没有气力再和你说话,你走吧!”

合起眼睛,再也不理她。

万老夫人瞧着这颗头,瞧着在风中飞舞的长发。

她目中光芒闪动,口中却笑道:“遵命!”

缓缓站了起来,转过身子,但眼角仍在瞟着这人头。

伽星大师似乎连眼皮都抬不起了。

万老夫人缓缓走了两步,突然转身,飞起一足,闪电般的向伽星大师鼻子“迎香”大穴踢了过去。

伽星大师手足四肢,俱都埋在沙中,既不能闪避,也不能招架,眼看万老夫人就要得手了。

哪知就在这时,伽星大师突然哈哈一笑,黄沙四溅而起,他整个人也出已自沙中暴射而起。

万老夫人但觉那飞溅的沙粒,暴雨般向她射了过来,接着伽星大师那鸟爪般的手,已扼住了她的咽喉。

万老夫人心胆皆丧,嘶声道:“大……大……”她脖子被扼,连气都透不过了,哪里还说得出话。

伽星大师狞笑道:“就凭你这老畜牲,也想害我?”

万老夫人舌头已侠吐了出来,道:“饶……饶……”

伽星大师道:“饶你?嘿嘿 !你想要我的命,我也要你的命!”

万老夫人只觉整个脑袋都要爆裂,眼珠子也似要凸出来,拼命挣税着想说话,却只发出一连串断续的嘶声。

伽星大师手掌越来越紧。

万老夫人眼前渐渐发黑,手脚都不能动了。

哪知伽星大师却突然松开了手。

万老夫人立刻暖地跌倒在地上。

伽星大师哈哈笑道:“我这样杀你,未必让你死得太痛快了,我要将你……我要将你脑袋埋在沙子下,让你……”

万老夫人跳了起来,跪倒在地,嘶声道:“大师,你诺了,我老婆子可真是没有半点要害大师的意思,我老婆子本是要来和大师商量件大事。”

伽星大师冷笑道:“我会听你说的鬼话?”

万老夫人道:“真的,不是鬼话。”

伽星大师道:“哼……”

突然一把将万老夫人拎了起来,头下脚上,就要向沙坑栽下去,万老夫人几十斤重的身子,在他手里却似捉只小鸡一样。

万老夫人大呼道:“大师,放手!放手!我老婆子已想出了个主意,能让大师立刻就得到紫衣侯的武功秘接。”

这句话可真比什么都有魔力,伽星大师手立刻松了。

万老夫人身子跌坐在沙坑里,不住喘气。

伽星大师瞪大眼睛,嘶声道:“你说的可当真?”

万老夫人喘息着道:“我老婆子怎敢骗你。”

伽星大师道:“快说……快说……你有什么法子?”

万老夫人道:“这……这容易得很。”

她当真不愧是个老狐狸,见到伽星大师已上钩,神色立刻镇定了,缓缓坐了起来,脸上又露出诡笑。

伽星大师道:“容易,你说容易? 这些年来我不知想了多少法子,却一点用也没有,水天姬那丫头,可不是好对付的。”

万老夫人笑道:“她再厉害,武功总不是你对手,你只要一伸手,就可制住她。”

伽星大师冷笑道:“这难道我会不知道,但我若制佳她,胡不愁那小孽障立刻便要在里面撕书,我……我又怎能……”

万老夫人笑道:“他们既能威胁你,你为何不能反过头来威胁他们,让胡不愁怎么也不敢将那些秘笈撕去一张。”

伽星大师叹道:“我哪有什么法子威胁他们?”

万老夫人道:“你有的。”

伽星大师眼睛一亮,大喜道:“什么法子?’

万老夫人道:“这……呀!我老婆子记性不好,突然忘了。”

伽屋大师跳了起来,顿足到:“忘了,这种事你怎能忘了?”

万老婆子道:“唉! 人老了,记性也坏了……但大师你若能答应一件事,我老婆子一开心,说不定又想起来了。”

伽星大师道:“什么事?……什么事?快说!”

万老夫人道:“大师杀了胡不愁与水天姬,取得那武功秘笈后,我老婆子非但没好处,说不定出要被大师杀了。”

伽星大师道:“我发誓绝不杀你!”

万老夫人道:“但我老婆子有何保障?”

伽星大师道:“我说的话,就是保障。”

万老夫人道;“唉!只可惜我老婆子天生的疑心病,从来对任何人说的话,都不完全相信的,几十年的老毛病,改也没法子改了。”

伽星大师道:“好,你要什么保障?”

万老夫人笑道:“只要大师肯委屈点,拜我老婆子做干妈,我……”

伽星大师喝道:“放屁,简直放屁!”

万老夫人叹了口气,道:“大师若不肯,那就没法子了。”

伽星大师暴跳如雷,一个人在那里发了半天脾气,突然一把抓住万老夫人,但突又大笑起来,道:“反正你年纪也不小,反正四方施主都可算是出家人的衣食父母,我就拜你做干妈,又有何妨。”

万老夫人格格笑道:“这就是了。”

伽星大师竞真的跪了下去,道:“母亲在上,儿子磕头。”他想那武功秘籍,当真快想疯了,反正这里也没人瞧得见,磕个头又算什么,只要秘接到手,还怕万老夫人不向他磕回一千个头。

万老夫人笑道:“好儿子,好儿子……”

在口袋里找了半天,找出个发了霉的酸梅子,道:“我也没什么好东西,这就算见面札。”

伽星大师也不罗嗦,接过梅子,就一口吞了下去。

万老夫人忽然失声道:“呀!你吃下去了?”

伽星大师嘻嘻笑道:“母亲的见面礼,儿子自然要吃的。”

万老夫人跺脚道:“糟了……糟了……”

伽星大师不禁变色,道:“什么事糟了?”

万老夫人愁眉苦脸,道:“这梅子只能看看,吃不得的。”

伽星大师道:“为……为什么吃不得?”

(王家铺子提供)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