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飘香剑雨续 第 16 章 破例传掌解困厄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六章 破例传掌解困厄

“迷魂粉”乃是天媚教中,最具威力的迷药之一,闻名江湖,此之一般迷药,更不知厉害了多少倍。

但阮伟习得天下至异的瑜珈神功,“迷魂粉”虽是厉害,一经他运功拒解,软弱无力的感觉全消。

当下他站起身来,离开软榻,冲出房外,只见一间一间的房屋,栉比鳞次,一路排下去,那温义的呼叫声,显是从最後一间传出。

温义醒来,觉得全身软弱无力,动弹不得,忽闻一阵香风飘来,走进来四位轻纱女子,四位女子格格嘻笑中,就来动手脱她的衣服。

温义是处女之身,怎容得旁人脱她的衣服,但她未曾学过瑜珈神功,迷魂粉已使她丧失功力,无能反抗,只有吓得大声呼救。

四位女子知道她不能动弹,不管她怎样叫骂,七手八脚的动手乱扯,不一会见,长衫,短衣全被她们脱去,露出女子的亵衣裤。

四位女子一见她穿的女子内衣,不由大大的一怔,就在此际,陡闻一声暴喝:“住手!”

阮伟眼中露慑人的光芒低沉道:“你们快滚出去!”

四位女子看清来人竟是阮伟,八只秀目,一齐盯注在他身上,脸上泛现出迷茫之色。

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轻笑道:“小憋子,叫我们出去做什麽啊?”

阮伟气愤道:“你们把我义弟怎麽了?”

那女子指着身後的软榻,笑道:“你的义弟不是在那好好的睡着麽?”

阮伟急问道:“贤弟,你怎麽样了?”

柔软垂地的重重纱帐内,不见回话,忽传出一阵低低的啜泣之声。

阮伟以为温义受辱,大惊之下,双掌连环劈出,四女子自知难敌,都迅即飘身让开。

阮伟就要冲过去看个究竟,只听那高挑女子笑道:“你若这等冒失的冲过去,你那义弟就要哭得更厉害啦!”

忽闻温义低弱道:“大哥,打她们每人一个耳括子。”

阮伟身形一闪,飘飞之下,“啪!啪!啪!啪!”四声轻响,四位女子各已挨了一记耳括子。

阮伟心肠较软,不忍施下辣手,但也打得四女脸上红起一块。

四位女子跟随万妙仙女至芮城府,已被芮家绝世的武功打得心惊内跳,十八位姊妹只剩下五位,这时见阮伟露出一手绝顶轻功,以为他也是芮家中人,那敢回手,吓得转身退出房外。

阮伟缓缓走近软榻,问道:“你没事吗?”

温义急道:“你别过来!”

阮伟微一停顿,望着数层彩色缤纷的软纱帐,道:“你可站得起来!”

温义轻道:“小弟全身不能动弹。”

阮伟轻叹道:“我若不过来,怎能救你逃出此地!”

等了半晌,温义才低泣道:“大哥过来吧。”

阮伟掀开软帐,顿见肌肤冰清如羊脂般的玉体,裸裎在眼前,温义虽未全裸,但给阮伟看到自己女儿面目,忍不羞的哭更厉害。

阮伟惊慌道:“义……义……弟”温义哭个没停,阮伟定下神,道:“你伤到那里吗?”

温义抽泣道:“我……我……全身无力。”

阮伟道:“你别伤心了,大哥定将为你今日所受之辱,出口氧!”

温义停住泣声,羞赧道:“你快帮我把衣服穿起来。”

阮伟抑住心跳,颤抖的触摸在温义滑腻,莹净的肌肤上,慌得半天也穿不好一件短衣。

温义被他触弄得全身发热,羞涩道:“大……大……哥……怎麽啦……”

阮伟被他一说更是慌乱,但见她丰满的胸部,用条浅红轻绸护胸,勒得紧紧的。

阮伟一时看得竟愣住了,暗道:“义弟真是女子啊!”

温义虽被他看得羞的无地自容,但无丝毫怒意,反自心底泛起一丝甜蜜的感觉。

阮伟好不容易才替她穿着妥当,温义行动不得,阮伟揽手把她抱起。

抱在怀中,温义动人的眉目清晰可见,星眸如似含烟,尚挂着两滴晶莹的羞泪,粉脸玉颊上犹有浅浅泪痕。

他俩面面相对,灵犀暗通,阮伟缓缓抱她走出纱帐,抬头看去,万妙仙女冷笑的站在门前,挡住去路。

阮伟朗声道:“在下与贵教无冤无仇,你为何暗施鬼技,用此下流手段,迷我二人?”

万妙仙女媚笑道:“你二人与本教有缘,才能至此,否则,想来此地的人还来不了呢?”

阮伟气道:“来这里做什麽,你快滚开,让我们出去。”

万妙仙女款摆纤腰,笑道:“好处可多呢,你留下数日就知,何苦定要离开!”

阮伟怒道:“你若再不让开,莫怪在下无礼了。”

温义也呸了一声道:“好不要脸,女孩子家穿的这样,还敢站在男人面前。”那万妙仙女仅着亵衣,外披有等於无的轻纱,妖艳已极。

万妙仙女一笑道:“你是男子吗?”

温义脸色一红,阮伟怒道:“你到底让不让!”

万妙仙女笑道:“你有本领,就抱那假相公闯出去。”

阮伟一个箭步,想从左侧掠去,万妙仙女蛇腰一扭,双掌疾快拍出,阮伟左脚一点,避开掌风,轻巧的闪到右侧。

万妙仙女轻喝道:“好轻功!”掌法一变,两手成爪向他抓去。

其变招之快,十分惊人,阮伟不敢大意,身法急变,展出“百变鬼影”,突见他双脚不动,直条条的掠起,要从万妙仙女头顶闯出。

万妙仙女大惊,来不及阻挡,急的双手连挥,弹出数缕疾风,挟着“迷魂粉”,朝阮伟头面罩去。

阮伟急忙运功屏气,但已迟了一步,仍吸到一点,只听“噗咚”一声,抱着温义昏倒地上。

万妙仙女轻掌一拍,走来先前四位女子,把阮伟,温义抬到软榻之上。

万妙仙女对那高挑女子道:“介花去把“破魂阴阳和合散”拿来。”

介花惊道:“非要用那药才行吗?”

这“破魂阴阳和合散”是天媚教中最媚人的药物,只要吃了这种药物,若不阴阳交合,必然乾渴而死。

万妙仙女道:“这两人武功不凡,若不用“破魂阴阳和台散”不能就范,快去拿来。”

不一会,介花捧来一只精巧的檀木小靶,万妙仙女拿出一小包红绸里着的药物,递给另两位女子,说道“给他两人??下。”

介花显是甚得万妙仙女的宠爱,插口道:“那位较矮的相公,是个女子,少教主给服下“破魂阴阳和台散”有什麽用?”

万妙仙女道:“那女子刚才对我无礼,我要出口气。”

拿药的两位女子各倒了一林白水,拿着“破魂阴阳和台散”,走近软榻,就欲给阮伟,温义服下。

介花暗叹一声,她不为阮伟叹惜,却为温义悲伤,因阮伟服下後,少教主好淫成性,自会和他交合,解了药性,但温义吃下此药必将??渴三天死去。

就在此时,门外走进一位轻纱女子,禀告道:“少教主,外面姓芮的老头子在等着,好像有什麽急事。”

万妙仙女眉头轻皱,道:“把他迎到隔室等我。”

轻纱女子去後,万妙仙女向介花道:“你看着这两个娃子,我去妆扮一下。”

此时阮伟又悠然醒来,他在受迷前业已运功屏气,暂时昏倒後,内气不息,不用多时,便把毒气排出体外,要知这瑜珈神功有无比的神功,纵是睡眠中,遇到外侵,亦能自然行动。

两位持药女子,正欲给阮伟及温义服下“破魂阴阳和台散”,介花道:“不忙??他俩,等少教主回来,再??不迟。”

她这一慈悲心,倒救了阮伟和温义,阮伟虽然醒来,还不能用力,当下他不敢轻动,暗运瑜珈神功,恢复体力。

来访的芮姓老头子是芮城府的主裁镜愚,他被迎进阮伟所在的隔壁房间,焦急的等着。

万妙仙女换上一袭粉红色,薄如蝉翼的轻纱,满身散发着诱人绮思的浓香,云鬓高堆如螺,样子更是妖媚惑人,她轻飘飘走进,一见镜愚就娇嗔道:“龙形八掌秘本带来了麽?”

镜愚望着万妙仙女诱人的躯体,??下一口唾液,叹道:“你坏了我的大事,你坏了我的大事!”

万妙仙女媚眼轻抛道:“坏了什麽大事?你若今日再不交出龙形八掌秘本,我可不饶你!”

镜愚忍不住眼前美色的诱惑,伸手抱去,万妙仙女轻笑躲过,道:“你怎麽这样猴急,先把秘本拿出来……”

镜愚一把没抱住,肥脸苦笑道:“你也不是不知龙形八掌是芮家唯一的绝传,怎可轻易求得。”

万妙仙女脸色顿变,满面寒霜道:“怎麽啦!要容易到手,天媚教会求你吗?”

镜愚陪笑道:“你别生气,我只是说难得,并未说不替贵教设法取得。”停了一顿,叹道:“这龙形八掌在芮家一脉单传,而镜字辈传给大房独子镜元兄,欲取得龙形八掌只有在他身上设法。”

万妙仙女笑道:“你要想在龙掌神乞身上打主意,可不是容易之事,我看你还是另想别法吧。”

镜愚叹道:“龙形八掌,芮家只有镜元兄会,除他之外,再无一人会此掌法。”

万妙仙女惊讶道:“那怎成啊!倘若龙掌神乞这老家伙一死,这套惊世绝学,岂非要绝传了?”

镜愚道:“这套绝学,祖宗传下来,怕後代子弟仗此绝学,胡作非为,规定芮家只能一人在当世会此绝学,不传第二人。”

万纱仙女奇异道:“那这套绝学,怎会在芮家传下数百年!”

镜愚叹道:“祖宗规定,长辈死後,晚辈才能学,也就是说镜元兄死後,下一辈歌字辈,才有一人,幸莲得传。”

万妙仙女不信道:“天下只有龙掌神乞会龙形八掌,他若死後,绝学失传,你们下一辈怎能再学,别骗人哪!你是否??过天媚教的甜头,便想推三阻四毁弃诺言!”

镜愚苦着脸道:“你还不知道我的心吗?自结识你之後,我已成芮家的罪人,你说我还会不替你卖力吗?”

万妙仙女淫笑道:“这是你自己找上门的,怪不得姑娘。”说罢,笑声不断,彷佛甚是得意。

镜愚苦笑了一声!

万妙仙女又媚笑道:“你快说,还有什麽法子能得到龙形八掌!泵娘理当论功行赏……。”

镜愚精神一振,指手划脚道:“镜元兄死後,绝学倒不会失传,因龙形八掌古传秘本,珍藏在芮家城“灵隐寺”中,由芮家佛爷保管……”

万妙仙女笑道:“我明白哪!龙掌神乞死後,你家佛爷在歌字辈中选一人,传授此掌。”

镜愚道:“那倒不是,就连芮家佛爷也没人会龙形八掌,更不敢偷学,镜元兄死後,佛爷们共同保管的秘本,传给芮家被选的人,在监视下,由他自己揣摹三月,然後收回,至於能学多少,就看那被选的弟子天赋如何了!”

万妙仙女道:“你乾脆到“灵隐寺”把那秘本偷来,不就成了!”

镜愚连忙摇手道:“行不通!行不通!芮家佛爷个个都有神鬼莫测之能,莫说是我,就是齐集天下好手,到灵隐寺也偷不出来。”

万妙仙女在芮城府曾见过佛爷,知他所说不假,当下话音一变,笑道:“你倒是有什麽法子!能从龙掌神乞那里偷学到龙形八掌!”

镜愚叹道:“我所以说,你们坏了我的大事!”

万妙仙女眉头轻皱道:“坏了什麽大事?你说说看。”

镜愚道:“芮家祖规中,曾说到,若然一辈中会龙形八掌者,违犯祖规,贬低辈份,废除武功,便要将那套掌法,传给同辈份的兄弟,原因是下一辈受龙形八掌者,是由他遗书中提选存在灵隐寺中,但他违规後,那遗书便不能成立,於是佛爷们只好将绝学传给当世中辈份最高的一人。”

万妙仙女道:“难道你是芮家辈份最高的一人!”

镜愚道:“除出家的佛爷不算外,镜字辈中,镜元死後,便数我的辈份最高。”

万妙仙女道:“这样说来,龙掌神乞违规後,则芮家龙形八掌,非你莫属了!”

镜愚道:“是!他若违犯家规,存在灵隐寺中的遗书,所提的下一辈被选者,便属无效,这样一来,只有我是合法的继承者,那知……”

万妙仙女不安道:“我们真的坏了你的大事!”

镜愚叹道:“可不是吗?昨晚一年一度的论规大曾,龙掌神乞带来你擒去的两位少年人,他不知其中一位是女扮男装,却被我误打误撞指出,要知芮家最忌外姓女子进入本城,我当场鄙指出他违犯家规第一条,事证俱在,教他百口难辩,立时定下罪状,那知你带着十八位弟子猛然闯进……”

万妙仙女倔强道:“姑娘是番好意,听说你昨晚做论规大会的主裁,想去见识,见识,给你助兴一番,那知你们芮家有那些臭规矩。”万妙仙女本意是想在昨晚大闹一番,因江湖传闻芮城府十分了得,外人不敢轻易擅入,她想在他们论规大会时,大闹一番,便可立即扬名江湖,谁知偷鸡不着蚀把米,被擒去十三位弟子。

镜愚暗骂一声,口中却道:“你这一闯入,芮城府那曾见到这麽多非亲非故的外姓女子,顿时大乱,你们走後,会虽然照开,但那女扮男装的俊少年被你擒去,如此一来,事无对证,又是群情不安之时,佛爷即下定夺,恕暗元兄不知者不罪,要他立下两件大功……”

万妙仙女道:“不知是两件什麽事?”

镜愚冷笑道:“第一件要他一年内擒回那乔装的少年,若然仍是处女,便要一定嫁给芮城府中姓芮的子弟;第二件你们既非处女,便要每人处残刑,以重振芮城府在武林中的声望,叫以後别的女子,不敢擅自进入!”

万妙仙女脸色苍白道:“我那十三位被擒的弟子,结果如何?”

镜愚淡淡道:“你那十三位弟子,验明皆非处女後,嫁不得芮家中人,便一一削去两耳放回,我看就会回来了。”

万妙仙女柳眉倒竖道:“姑娘不信龙掌神乞有何能耐,他若来此,便叫他????销魂蚀骨的味道。”

镜愚斜眼冷笑道:“你不用狠,如你若非处女,头上双耳一样保不住。”

万妙仙女“啪”的一记耳光,打得镜愚退了两步,骂道:“你这老鬼倒消遣起姑娘,姑娘只要把你在我这做的事,向芮城府一报,看你可活得长久。”

镜愚摸摸面颊,陪笑道:“何必生这麽大的气,我说说玩儿的,龙掌神乞一人岂能奈何得天媚教。”

万妙仙女暗道:“这老家伙尚有利用的价值,何必开罪於他,结下仇恨。”当下脸色一变,媚笑上前,两手捏着镜愚两颊的肥肉,妖媚的笑道:“谁教你惹姑娘生气,你若不惹我生气,我怎会打你!”

说着,说着,身体贴了上去,镜愚被她一逗,双手在她身上乱抓起来。

万妙仙女格格淫笑,轻轻一闪,躲开过去。

她心里挂着阮伟,那愿和这老家伙相缠,笑道:“你别和我乱缠,等下我教龙掌神乞第一件事便完不成,那被我擒来的乔扮少年,已被我??下“破魂阴阳和合散”,少时给你去享受吧……”

镜愚曾用过“破魂阴阳和合散”,知道有极强烈的功效,眼下浮起温义俊美的面容,大是心痒,连忙道:“在那里!在那里!”

万妙仙女笑道:“急什麽?你先说说看,有什麽法子,再能有机会夺得龙形八掌的秘传!”

镜愚急急道:“当然有法子,你快带我去!”

万妙仙女道:“倘若你无法为本教取得龙形八掌,就教你先吃下“破魂阴阳和合散”然後禁闭地牢三日。”

镜愚变色道:“那岂非要了我的命?”

万妙仙女冷笑道:“到那时你还顾到性命,能求速死便不错了。”说罢,走向里面。

镜愚急道:“我拚了一死,也要替你取得龙形八掌,难道你不信吗?”

万妙仙女回身媚笑道:“你若取得龙形八掌,姑娘绝不会亏待你,走吧!先让你????好处。”

镜愚大喜,真像个老色鬼,跟在万妙仙女身後,向阮伟这边走来。

阮伟静卧软榻上,把镜愚和万妙仙女谈的话听得一清二楚,暗道:“好险!若非那高挑女子阻止,这时义弟岂非要中那邪药的迷乱!”

转头看去,温义还在沉睡,没有三,四个时辰似乎醒不来,阮伟心下大急,此时自己功力已全部恢复,便伸手搭在温义腕脉上,用本身真力,助她醒来。

片刻功夫, 万妙仙女带着镜愚来到这间房内, 介花上前迎接,万妙仙女道:“给他们服下“破魂阴阳和合散”没有?”

介花迟迟道:“还……还……没……有……”

万妙仙女也不介意,吩咐道:“去把“迷魂粉”解药,和“破魂阴阳和台散”拿来给他俩一齐服下。”

介花匆匆走出,镜愚猴急般的道:“那妞儿在那里?”

万妙仙女指着软榻道:“像死的一样,躺在那里,你现在就想麽……”

镜愚不知羞耻道:“那有什麽意思,等下服过药後,才有意思,哈!炳……”

阮伟闻言大怒,飞身跃起,“啪”的一掌,打在镜愚老脸上,登时红肿一块,比万妙仙女打的那边,高过寸许。

万妙仙女大惊,万万想不到阮伟竟会不到时辰,就醒转过来,而且恢复功力,施展了一手绝世的轻功。

这镜愚身肥高大,平时懒散惯了,武功比起镜元真有天地之别。

阮伟骂道:“你这老匹夫,怎的这样不知羞耻!”

镜愚年龄比阮伟大三倍有馀,挨了耳光,实是莫大的耻辱,愣了一会後,挥起拳头含怒击去。

镜愚在芮城府中虽然不肖,但拳法依然不弱。

阮伟不会拳法,无法招架,只好施展轻功左闪右躲,应忖镜愚的攻击,还能闪躲自如。

打了盏茶时间,镜愚打不到阮伟一拳一脚,阮伟也无法得胜,打到後来,阮伟渐渐沉不住气浮乱起来。

万妙仙女暗笑笑道:“我还以为这小子有莫测之能,竟能不惧“迷魂粉”,原来武功稀松平常,只是轻功高明罢了!”她那知阮伟若一剑在手,不要二招便可打败镜愚,可惜他那柄剑放在龙掌神乞家中,并未带出,无法施展出天下第一的剑术。

眼看阮伟就要落败,陡听帐内,传出一声,道:“走巽位,打乾位。”

阮伟一听就知这是温义的声音,心中大喜,不觉随声走巽位,右拳猛力向乾位打出。

要知阮伟习得瑜珈神功,再加自幼练过玄门正宗昆仑内功,功力已达极峰,这一拳虽无章法,力道却有数百斤。

镜愚慌忙身要一扭,向坤位落去。

温义又道:“走兑位,反背打坎位。”阮伟闻声从巽位即时退到兑位,身法俐落无比。

镜愚一拳从坤位打出,打了一个空,身形跟纵打出,他这一跟纵,就要落到坎位後,才能再打出一拳。

那知阮伟反背一拳猛力打去,刚好迎向镜愚,镜愚大惊失色,两招皆处在被动,不得不变招躲让。

十招之後,阮伟在温义指示下,打得镜愚汗流夹背,毫无还手之力,只有逃命的份儿。

万妙仙女掌法甚精,已看出帐内温义的拳法大大高出镜愚,招招能算出镜愚的拳路,镜愚只有挨打的份儿,再数招便要落败,当下跃身上前,双掌封住阮伟的攻击,薄怒道:“你不行,退下去!”

镜愚倒也有自知之明,不敢逞强,赧颜退下。

万妙仙女笑向阮伟道:“小憋子,你也不成,退到一旁看着罢!”

阮伟看不惯万妙仙女,只着亵衣怪状,转身走向一旁,不屑与她动手。

万妙仙女看阮伟怕羞走开,笑得直打仰,真是放荡无耻,她忽然双掌急拍,震飞纱帐,露出温义端坐在软榻上的景象。

温义吸到“迷魂粉”本不会醒来,但经阮伟渡过神功,这瑜珈神功妙用无方,就把她催醒过来。

万妙仙女向温义走近数步,道:“姑娘好本事,天媚教少教主倒要领教一番。”

温义虽然醒来,功力尚未恢复,只能坐起,尚不能行动自如。

温义不甘示弱,讥笑道:“你要和我打,那不配。”

万妙仙女笑道:“怎麽才配?”

温义气道:“你先穿好衣服,再来跟我说话。”

万妙仙女摆出一付妖相,笑道:“你管我穿不穿衣服,高兴起来,我就脱光,你又奈何!”

温义骂道:“无耻的贱人!”摆头望向一旁,不再理会。

万妙仙女笑态一??,厉声道:“姑娘再不出手,可不要怨我了。”

温义心里十分气忿,若是能动,早就跳下去打她一顿。

相处半月,阮伟已了解温义的个性,高傲不羁,有如幽兰,他猜出温义还不能动弹,故而容忍不出手。

阮伟跃身拦在温义身前,大声道:“我义弟武功高强,不屑与你动手,你有什麽本领只管施出来好了。”

万妙仙女笑道:“你不会半路拳掌,怎是我的对手,乖乖退下去,姐姐待会给你好处。”

说罢腰身一挺,逼近阮伟一步,阮伟脸色通红道:“我虽然打不过你,你也打不到我。”

万妙仙女媚笑道:“姑娘倒是不信。”

阮伟怒道:“你不信,试试看。”

万妙仙女笑道:“看仔细啦!”双掌一转一拍,如两条毒蛇飞快伸出。

虽是轻描淡写的两掌,却含着无穷玄机,比之镜愚的拳法,大是高明,阮伟身如疾箭,刚刚闪过,万妙仙女掌法突变,在阮伟四周掌影如山,甚难躲避。

要知这“游蛇掌”是万纱仙女的精心绝学,不遇强手,不肯轻易施出,只因阮伟轻功太高,才不惜施出,预备一举得胜。

游了十馀圈後,万妙仙女掌法一紧,就向阮伟要害击去,这一击无论是部位,掌势都是意在必中,那知阮伟腿不屈,身不动,倏地跃出万妙仙女“游蛇掌”势力范围之外。

万妙仙女登时一愣,竟然未看出阮伟是如何跳出自己游掌的圈子。

万妙仙女行道江湖十馀年来,从未一人能逃过她“游蛇掌”围击之下,她还不信阮伟真有这份能耐,掌法一变,又围在阮伟四周游动起来心阮伟站在当中,凝视不动,根本不理她的虚招,任她在四周游动,但见她一发实招,便施展“百变鬼影”轻功心法,一跃而出。

如此再而三,万妙仙女终是信了阮伟身怀绝世轻功,一时倒奈何不了他,但阮伟也无法向万妙仙女回攻一招,温义虽在旁,瞪眼看着,也无法指点,因万妙仙女掌法太过高明。

二十招後,万妙仙女暗道:若让一个少年人和自己打个平手,实在太过丢人,银牙一咬,把从未施展的三大绝招打出。

要知每个学武的人,都有他最後的几下绝招,也可说是救命绝招,平时绝不施展出,以免为敌所知,失了灵效,不到性命交关时,不愿让人看到。

万妙仙女蛇腰一扭,双掌成落花般错综交互击出,看来毫无章法,但阮伟却不敢轻易动弹,因为有章法他尚可施展“百变鬼影”跃开,这无规章的掌法,四面袭来,竟不知从那一方跃出才好。

这一招“水蛇断腰”为游蛇掌三大绝招之一,正是叫敌人捉摸不定,无可逃遁。

阮伟眼见一掌袭到,不由自主向空虚无防处跃去,这“水蛇断腰”果真厉害,看来无章却处处有防,阮伟身形一动,那空虚处立时填满掌影,阮伟撞去,一掌便被万妙仙女擒住手腕穴道,动弹不得。

万妙仙女手掌一放,妖笑连连道:“怎麽样!打到你了罢!”

阮伟糊里糊涂被擒,十分不服,大声道:“你有本事再擒住我?”

万妙仙女心中喜爱阮伟的俊俏,笑道:“这有何难?但若再擒住你,你可要听姐姐的话才行!”

阮伟怒道:“有本领就擒住,噜嗦什麽?”一拳猛向万妙仙女头面击去,万妙仙女笑声不断,如花枝乱颤,闪耀躲开。

万妙仙女又展开游蛇掌, 阮伟只有逃让, 但他身形才起,便又被万妙仙女用“水蛇斯腰”招法擒住。

妙仙女点住阮伟全身麻穴,挟在胁下,笑着走向温义。

阮伟心中羞急难堪,他这时头部挟在万妙仙女乳房上,阵阵肉香,薰人饮醉,阮伟无法移动让开,只有偷眼向温义望去。

只见温义闭目坐在榻上,似在苦思,万妙仙女笑道:“姑娘,你兄弟被我擒住,现在看你的了?”

温义眉头轻蹙,不视不理,万妙仙女一气之下,挥手点去,温义应手而倒,倒令万妙仙女大吃一惊,想不到温义竟无丝毫抗拒之力。

万妙仙女挟着阮伟向房门走去,笑向镜愚道:“那妞儿让你对付,药在榻旁。”

镜愚谄笑道:“多谢!多谢!”肥身霍然扑到软榻旁边。

阮伟内心沸然大怒,狠狠望着镜愚,目皆欲裂,暗呼道:“镜愚呀!暗愚呀!你敢碰她一下,阮伟苦必要生啖汝肉!”

万妙仙女淫笑道:“爱惜点呀!别太鲁莽,孩子们,我们出去吧!别扰了芮爷的兴致。”

房内五位由芮城府逃回的轻纱女子,一向不离万妙仙女身侧,当下跟在她身後,欲退出房外。

就在此时,传来几声哈哈大笑,声如龙吟,绕梁不绝,笑声中尚有叱喝呼骂声,显是一人想闯进,被天媚教徒围住。

阮伟辨声已知龙掌神乞来到,眼看温义危急,不禁急忙大吼道:“芮老前辈!芮老前辈……”

阮伟内劲雄厚,传声遥远,万妙仙女虽即时点住他的哑穴,但声音已被龙掌神乞听到,龙掌神乞立时大喝回道:“马上来啦……”

镜愚晓得龙掌神乞厉害,万妙仙女武功虽高,也非他的敌手,若然让他知道,自己私自潜出城外,回去报知,便是大罪一条,那再顾到眼前的美色,慌忙穿身跃出窗外,逃之夭夭。

万妙仙女早闻龙掌神乞的厉害,不敢轻易与他对敌,脑子一转,掠身上前,连点温义全身哑麻穴,挟在另边胁下,双手各个按在他俩胸前“期门”大穴上。

不过片刻,外面寂然,龙掌神乞如旋风冲进,万妙仙女急忙大叫道:“龙掌神乞站住!”

龙掌神乞定身一看,自己要救的两个小朋友,在敌人胁下,大喝一声,就要上前抢回。

万妙仙女厉声叫道:“老乞儿再过来,我就按下去了!”

龙掌神乞是大行家,一看便知他俩被制在“期门”大穴上,自己若轻易妄动,她若当真按下去,焉有命在,心有顾忌,便不敢冒险,停身不动。

万妙仙女得意笑道:“老乞儿要救这两位娃子,再也休想,快回去吧!”

龙掌神乞忍住怒气,道:“你放下那两位小朋友,有话好谈。”

万妙仙女大喜,倒想不到这两娃子,能令狂傲不羁的龙掌神乞忍气吞声,这倒是一个大好的利用机会。

万妙仙女狡黠异常,这天媚教自万妙仙娘收了这位女徒後,由於她的狡黠,近年来已使天媚教名噪江湖。

万妙仙女为了得到震惊江湖的“龙形八掌”,远从贵州来到这里,眼见前面站着天下唯一会使“龙形八掌”的人,这机会那肯放过,突然一道灵光闪过脑际,登时计上心来。

她狡猾的道:“老乞儿想这两位娃子活着吗?”

龙掌神乞沉住气道:“你若弄死他俩,也别想活命!”

万妙仙女笑道:“我怎舍得弄死这两位金童玉女般的娃子,就叫我伤了他俩,也舍不得!”

龙掌神乞怒意全消,笑道:“那敢情好,快放了他俩,龙掌神乞感激不已!”

万妙仙女深喜计已得逞,笑意盈然道:“感激有什麽用,眼看我这一双耳朵便要不保!”

龙掌神乞大惊道:“你怎知道老芮要割下你的耳朵!”

万妙仙女道:“天机不可??漏,我说呀,我若放了他两人,老乞儿还要我的耳朵麽?”

龙掌神乞不敢违背芮家佛爷所定下的两大条件,呐呐道:“这个……这个……老芮……”

万妙仙女笑道:“别这个那个了!泵娘向不强人所难,反正老乞儿一年後覆命,半年後,若有本领便来取泵娘耳朵,半年内却不能动。”

龙掌神乞道:“这个简单,半年後,你好好保护着耳朵罢!”

万妙仙女诡笑道:“老乞儿既然放不过姑娘的耳朵,却要答应一个条件,我才能放他两人。”

龙掌神乞道:“你说说看,只要老芮能答应,自然答应!”

万妙仙女道:“他两人,那男娃子只要能在掌法上胜过我一分一毫,便可离开此地,否则姑娘便不放。”

龙掌神乞见过阮伟的神奇剑法,暗道:“此子身怀神功,掌法不会差到那。”当下大声应道:“好!那一日这阮姓少年掌法胜得过你,老芮才带他两位离开此地!”

江湖上一诺千金,龙掌神乞更是最重信诺的人,万妙仙女轻笑一声,把阮伟,温义抛给龙掌神乞。

龙掌神乞双掌急拍,解开阮伟,温义被点的穴道,温义哑穴一解,便大声叫道:“老芮上当啦!阮伟根本不会掌法,怎能和她相此!”

龙掌神乞那知阮伟剑法惊人,掌法却半点也不会。

万妙仙女正是利用阮伟不会掌法,套上龙掌神乞,如若要想阮伟得胜,除非传他龙形八掌才成。

阮伟学会龙形八掌,万妙仙女便可在对敌时偷学,此计深谋远虑,这计谋却令龙掌神乞再也想不到,她是要偷学龙形八掌。

龙掌神乞以为万妙仙女故意刁难,说来说去是在欺骗自己不知阮伟的武功底细,大怒之下,身形一转,只听五声惨叫,房中五位轻纱女子的耳朵,已被他一一活活扯下。

万妙仙女带进芮城府十八位女弟子,除十三位被擒已削下耳朵,剩下五位,一个也未逃掉。

万妙仙女大惊失色,她久闻龙掌神乞武功惊人,尚未亲眼见过,今日一见,举手之间,便扯下五位已随自己学艺数载的弟子双耳,不由大为惊骇。

龙掌神乞挥手一弹,十枚断耳成一线击向万妙仙女,万妙仙女双手齐挥,才一一接下。

龙掌神乞大喝道:“滚出去!宾出去!明天老芮便叫阮伟和你对掌。”

万妙仙女慑於他的神威,半声不响,领着呻吟不绝的五位弟子,出房而去。

温义心肠软弱,叹道:“老芮啊!你为什麽扯掉那五位女子的耳朵呀?”

龙掌神乞何尝是那种残酷的人,慨叹道:“芮城府的规矩即是如此,老芮又有什麽办法!”

阮伟想起芮家佛爷命龙掌神乞要做的第一件事,眼见龙掌神乞执法不苟,想到一年後,他要强迫温义做芮家新娘,心中不由大大的不安起来。

龙掌神乞突向阮伟道:“你真不会掌法吗?”

阮伟诚恳地点点头,龙掌神乞道:“来!我传你一掌,你要认真学,明日之能与万妙仙女相抗。”

当下,龙掌神乞就讲解一掌的使法,及用劲应变之道。

这一掌足足讲了半个时辰,阮伟虽然听懂,但到练时,竟感到十分困难,半天过去,才勉强学会。

到时万妙仙女派人送来三人菜饭,她为要学龙形八掌,自然不敢亏待他们三人。

到得晚上,更派人送来提神益气的莲子人参汤。

倒弄得龙掌神乞糊涂了,莫名其妙,想了半天想不出所以然,只好不管三七二十一,吃了再说。

晚上龙掌神乞让阮伟稍一休息,便叫他练掌,到得第二日清晨,才把这一掌练得娴熟。

******

海天堂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