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一节

孟屋魂说“这么说来,现在老伯的朋友好像已没有仇敌了。,

律香川淡谈道,“你现在是不是已觉得这一注押错了?”

“孟星魂笑了笑,道;“问题并不在朋友多少,只在那朋友是否真的是朋友。”

他目光却注视着远方.慢漫地接着道“有些朋友多一个却不如少一个好。”

他看着远处座小桥,陆漫天往桥上走过。

律香川没有看到。

这时是午时三刻,距离黄昏已不远丁。

午后x时x刻。

一片乌石掩住月色.天阴了下来。

风也更冷了。

一个青衣人拉起衣襟压低帽沿,低着头匆匆走过小桥.小桥尽头的竹林里有三间明轩。

窗子是开着的,陆漫天正坐在窗口,手里提着支笔却没有写什么,只是对着窗子发怔。

灰衣人没有敲门就走进去,窗子立刻落下。

窗子落下后灰衣人才将头拾起露出一张平凡朴实的脸。

只有这张脸,没有人能看得出他是叛徒。

所以没有人会想到冯浩是叛徒,陆漫天回头看着他,道:“一切都已照计划安排好了,他已决定今天黄昏时动手。”

冯浩面上虽露出满意之色,都还是追问了一句:“你看他会不会临时改变主意?”

孟屋魂说“这么说来,现在老伯的朋友好像已没有仇敌了。,

律香川淡谈道,“你现在是不是已觉得这一注押错了?”

“孟星魂笑了笑,道;“问题并不在朋友多少,只在那朋友是否真的是朋友。”

他目光却注视着远方.慢漫地接着道“有些朋友多一个却不如少一个好。”

他看着远处座小桥,陆漫天往桥上走过。

律香川没有看到。

这时是午时三刻,距离黄昏已不远丁。

午后x时x刻。

一片乌石掩住月色.天阴了下来。

风也更冷了。

一个青衣人拉起衣襟压低帽沿,低着头匆匆走过小桥.小桥尽头的竹林里有三间明轩。

窗子是开着的,陆漫天正坐在窗口,手里提着支笔却没有写什么,只是对着窗子发怔。

灰衣人没有敲门就走进去,窗子立刻落下。

窗子落下后灰衣人才将头拾起露出一张平凡朴实的脸。

只有这张脸,没有人能看得出他是叛徒。

所以没有人会想到冯浩是叛徒,陆漫天回头看着他,道:“一切都已照计划安排好了,他已决定今天黄昏时动手。”

冯浩面上虽露出满意之色,都还是追问了一句:“你看他会不会临时改变主意?”

因为他并不是真的自己要杀老伯,他心中并没有愤怒和仇恨。

杀机往往是随着愤怒而来的。

孟星魂的心里很平静,所以脸色也很平静。

老伯忽又笑丁笑道“这种事你现在当然还听不出来。但再过几年,等到有很多人要杀你,你随时随地都可能被杀时你也会听出来的。”

他笑容中有苦涩之感,慢慢地接着道:“要听出这种事不只用你的耳朵还要用你的经验,只有从危险和痛苦中得来的经验,才是真正可贵的。”

这种经验就是教育,不但可以使人变得更聪明,也可以使人活得长些。

孟星魂望着老伯面上被痛苦经验刻划出的痕迹,心中不觉涌起种尊敬之意,忍不住道“这些话我永远都会记得的”

老伯的笑容逐渐温暖开朗,微笑着道:“我一直将律香川当做自己的儿子一样,我希望你也是一样。”

孟星魂低下头,几乎不敢仰视。

他忽然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个高不可攀的巨人,而他自己却变得没有三尺高。

他忽然觉得自己龌龊而卑鄙。

就在这时律香川已走回来,一个穿着灰衫的人跟在他身后,身后背着药箱手里提着串铃。

孟星魂全身的肌肉忽然抽紧。

他永远没有想到这卖野药的朗中竟是叶翔。

最近已很少有人能看到叶翔,现在他却很清醒。

他清醒而镇定,看到孟星魂时,目光既没有回避,也没有任何表情。

他就像从未见过孟星魂这个人。

孟星魂却要等很久才能使自己放松下来。他第一次真正觉得自己的确有很多事不如叶翔。

他更想不出叶翔是为什么来的。

老伯显然也不能确定,所以微笑着道:“你来得正好,我们这里正需要位朗中先生。”

叶翔也在笑着,道“这里有病人?”

老伯道“没有病人,只有受伤的人还有些死人。”

叶翔道“死人我治不了。”

老伯道“受伤的人呢?想必你总会有治伤的药”

叶翔道“不会。”

老伯道“你会治什么病?”

叶翔道“我什么病都不会治。”

老伯道“那么你卖的是什么药。”

叶翔道:“我也不卖药,这药箱里只有坛酒初把刀。”

他面上全无表情淡淡地接着道“我不会治人的病,只会要人的命。”

这句话说出来孟星魂的一颗心几乎跳出嗓子。

老伯却反而笑道“原来你是杀人的,那好极了,我们这里有很多人好杀却不知你要杀的是哪一个T”

叶翔道“我也不是来杀人的。”老伯道不是?”

叶翔道“我若要来杀人,当然就要杀你,但我却不想杀你。”

老伯道;“哦?”

叶翔道:“我杀人虽然从不选择,只要条件合适,无论什么人,我都杀,但你却是例外。”

老伯道“为什么?”

他脸上直保持微笑,好像听得很有趣。

叶翔道我不杀你,因为我知道根本不能杀你,根本杀不死你。”他谈谈地一笑,接着道:“世上所有活着的人,也许没有一个能杀得死你,想来杀你的人一定是疯子,我不是疯子。”

老伯大笑道“你虽不是疯子,但却未免将我估计得太高了。”

叶翔道“我不估计,因为我知道。”

老伯道“只要是活着的人就有可能被别人杀死,我也是人,是个活人。”

叶翔道“你当然也有被人杀死的一天,但那一天还没有到。”

老伯道“什么时候才到?”

叶翔道“等到你老的时候”

老伯道“我现在还不够老?”

叶翔道“你现在还不算老,因为你还没有变得很迟钝、很顽固还没有变得像别的老头那样颓顶小气。”

他冷冷地接着道“但你迟早也有那一天,每个人都有那天的。”

老伯又大笑,但目中已掠过一阵阴影,道“你既非来杀人的,为什么来的呢7”

叶翔沉吟着,道“你要我说真话?”

老伯微笑道“最好连一个字都不要假。”

叶翔又沉吟了半晌,终于道“我是来找你女儿的。”

老伯脸色忽然变了,厉声说道“我没有女儿呀/

叶翔道“那么就算我是来找别人的好了,我找的那人叫杨蝶。”

老伯道“

叶翔道“我知道你己不承认她是你女儿,所以我来带她走

老伯道:“带她走?”

叶翔道“你不要她,我要她”

老伯厉声道;“你想带她到哪里去?”

叶翔道“你既已不要她,又何必管我带她哪里去?”

老伯锐利清澈的服睛突然发红,鬃边头发根根竖起。

但他还在勉强控制着自己,盯着叶翔看了很久.一字字道:“我好像见过你。”

叶翔道“你的确见过我。”

老伯道“几年前我就见过你而且……”

叶翔道“而且还曾经叫韩棠赶我走赶到一个永远回不夹的地方。”

老伯道“你还没有死?”

叶翔只笑笑。他还没有开口,老伯突然扑过来,揪住他的衣襟.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厉声,“小蝶那孩子是不是你的—”

叶翔不开口。

老伯怒道“你说不说?……说不说?”他拼命摇着叶翔,似乎想将叶翔全身骨头都摇散。

叶翔脸上还是全无表情,淡谈道“我衣服被人抓着的时候,从不喜欢说话”老伯怒目蹬着他眼珠都似已凸出.额上青筋…根根暴起。律香川似已吓呆了,他从未见到老伯如此盛怒,从来想不到老伯也有不能控制自己的时候。

孟星魂也吓呆了。一听到了“孙蝶”这名字的时候,他就已吓呆了。

他做梦也未想到,他要来杀的人,竟是他心上人的父亲。

但他却已知道叶翔的来意,叶翔就是来告诉他这件事的免得他做出永远无法弥补的大错。

叶翔冒着生命的危险来告诉他这件事.不仅是为了孟星魂也是为小蝶—原来他唯一真正爱过的人就是小蝶。他不惜为她而

“为什么?”。”为什么?”

6难道小蝶那孩子的父亲, 真的就是叶翔?”孟星魂只觉天旋地转,整个世界都似在他面前崩溃。

他整个人也似乎已崩溃.几乎已支持不住,几乎已将倒下

老伯站在叶翔面前发抖,全身都已发抖。

他终予松开了,双拳却握得更紧道“好,现在弥说,那孩子是不是你的?”

叶翔道“不是”

他长长叹息声,接着道“但我却希望是的,我宁愿牺牲一切,去做那孩子的父亲。”

老伯随着牙嘶声道“那畜牲,那野种……”

叶翔道“你为什么要根那孩子?孩子并没有错,他已没有父亲,已够可怜,做祖父的就该分外疼他才是。”

老伯道“谁是他祖父?”

叶翔通“你,你是他祖父。”

他也提高声音,大声道“你想不承认也不行,因为他是你血中的血,肉中的肉。”

他的话没有说完,老伯已扑过来,挥拳痛击他的脸。

他没有闪避,因为根本无法闪避。

老伯的拳灵如闪电.如蛇信,却比闪电更快,比蛇信更

叶翔根本没有看到他的拳头.只觉得眼前一黑,宛如天崩地裂。

他并没有晕过头,因为老伯另一只拳头己击中他下腹。

痛苫使他清醒清醒得无法忍受。

他身子曲,例下,双手护住小腹,弯曲着在地上痉挛咽

鲜血和胆汁酸水一齐吐出来,他只觉满瞒又腥又酸又苦。

孟星魂整个人都似已将裂成碎片。

他忍不住,不能忍受。

他几乎己忍不住要不顾一切出手。

但他必须看着,忍受着,否则他也是死

那么叶翔为他牺牲的一切,就也变得全无代价,死也无法瞑目。

他更不忍这样做。

叶翔还在不停地痉挛呕吐,老伯的拳头就像世上最毒的毒刑,令他尝到没有人尝过的重大痛苦。

老伯看着他,怒气已发泄,似已渐渐平静,只是在轻轻喘息

突然间牵机般抽缩着的叶翔又跃起。

他手里的窜铃突然暴射出十余点寒星,比流星更迅急的寒星。

他的右手已抽出一柄短剑,身子与剑似已化为体。

剑光如飞虹,在寒星中飞出,比寒星更急。

寒屋与飞虹己将老伯所有的去路都封死

这一击之威,简直没有人能够抵抗,没有人能够闪避。

孟星魂当然知道叶翔是个多么可怕的杀人者,却从未亲眼看到过。

现在他看到了。

最近他已渐渐怀疑,几乎不相信以前有那么多的人死在叶翔

现在他相信了。

叶翔这一击不但选择了最出人意外的时机,也快得令人无法想像。

最出人意外的时机,就是最正确的时机。

只要一出手,就绝不给对方留下任何退路。狠毒,准确迅速。

这就是杀人最基本的条件,也是最重要的。

这三种条件加在一起,意思就等于是“死”

最近看过叶翔的人,绝不会相信他还能发出如此可怕的一击,他似已又恢复了昔日颠峰时的状况,对孟星魂的友情,对小蝶的恋情使得他发出最后一分潜力。

这已是最后一击。

没有人能避开他这一击。没有别人,只有老伯

短剑冲天飞出,落下来时已断成两截。

叶翔的身子腾起.跌下右腕已被折断。

老伯还是站在那里,神像般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他虽然用袖子挥开十余点寒星但孟星魂还是看到有几点寒星打在他胸膛

至少有四五点。

孟星魂看得很清楚,确信绝不会看错。

他也很清楚这种暗器的威力,因为他准备用来杀老伯的也是这种暗器。

无论谁被这种暗器击中,都立刻要例下倒下后立刻就死

老伯没有倒下,也没有死

暗器打在他身上,就好像打在铁人身上,甚至还发出“叮”的一响。

老伯也许可以算是个超人,是个巨人,但无论如何,总不是铁人

孟星魂终于发现.在老伯身上穿的那件平凡而陈旧的布袍上,一定还有件不平凡的衣服。

他虽然不知道这件衣服是不是用金丝织成的。但却已知道世上绝没有任何暗器能够射透这件衣服的。

他若以这种暗器来杀老伯他就得死!

这就是孟星魂得到的教训。

这教训却不是从他自己的痛苦经验中得来的,而是用叶翔的命换来的,

叶翔挣扎着要爬起,又重重跌倒,伏在地上,狗一般喘息,忽然大笑道“我没有错果然没有错”

他笑声疯狂而凄厉,又道“我果然杀不死你,果然没有人能杀得死你”

老伯道“但却有很多人能杀得死你”

他忽然说出这句话,忽然转身而去。

他没有再看叶翔一眼.却看丁看律香川。

律香川懂得他的意思。

老伯要这人死,但却不愿杀一个己倒下去的人。

老伯不愿做的事律香川就要做。

律香川冷冷地看着叶翔在地上挣扎,看了很久,目光突然转向孟星魂,道“你的刀呢?”

孟星瑰道“我没有刀。”

律香川道:“你杀人不用刀?”

盂星魂道“用,用别人的。别人手里的兵器,我都能用。”

他的确已能说话,已说得出声来。

但他自己却好像是在听着别人说话,这声音听来陌生而遥远

律香川看着他。目中露出满意之色,忽然自地上拾起那柄短剑道“你用这柄断剑能不能杀人?”

孟星魂道“能。”

律香川笑了笑,道“你还没有为老伯杀过人,这就是你的机

他笑得很奇怪,慢慢地接着道“我说过,你不必着急,这种机会随时都会有的。现在你总该相信吧。”

孟星魂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

剑本来就很短,折断后就显得更笨拙丑陋。

孟屋瑰接过剑,转向叶翔。

他根本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耳朵嗡嗡地发响眼前天旋地转,根本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

但他却知道时翔的意思,就算想装作不知道都不行。

为了这一刻,叶翔已准备了很久等了很久。

他来的时候已没有想再活着回去,因为他自己活着也全无意义,全无希望他只希望孟星魂能替他活下去。

他已将孟星魂看成他的影子,已将自己的生命和爱情全都转移到孟星魂身上。

孟星魂就是他生命的延续。

这种感情也许很少人能了解,但孟星魂却是很了解,他知道叶翔这样做愿意死在他手上。可是他不忍。

他宁死也不忍下手

剑柄上缠着的绸白绸被他掌心流出的冷汗湿透。

他突然抛下剑,道“我不能杀这个人。”

律香川盯着他,过了很久,才谈谈道“为什么?他是你的朋友?”

孟星魂冷冷道;“我可以杀朋友但却不杀已倒下去的人

律香川道“为了老伯也不肯破例?”

律香川看着他,既不愤怒,也不惊异,既不威迫,也不勉强。

他连一句都不再说,就这样静静地等着孟星魂从他面前走

孟星魂也没有回头。

他还没有走远,就已听到叶翔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呼。

他还没有回头,甚至没有流泪。

他眼泪要等到夜半无人时再流。

虽非夜半却已无人。

孟星魂伏在床上,眼泪湿透了枕头。

“小蝶是老伯的女儿”

“你杀不死老伯。”

叶翔牺牲了自己的命为的就是要告诉他这两件事.

叶翔要他活下去,要他跟小蝶一起好好地活下去。

这是叶翔自己做不到的。

“我能做到吗?”

孟星魂握紧拳头,对自己发誓,无论如何一定要做到

这已是他唯一能报答叶翔的法子。

他欠高老大的虽然还很多,但那以后可以用别的法子报答。

这件事他必须放弃,现在他必须离开这里。

他能走得了吗?

花园外面很多坟墓,坟墓里面埋葬的都是老伯的“朋友”。

“无论谁只要一进入我们这种组织,就永远休想脱离,无论死活都休想。”

“你就算

“但是无论是死是活,老伯都会样好好照顾你的。。

这是他们经过那些坟墓时律香川对孟星魂说的。

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心里也仿佛有很多感溉。

孟星魂并不知道律香川这是真的有感而发,还是在警告他。

他总觉得律香川对他的态度很特别刚才的态度尤其特别,好像已看出他和叶翔的关系,看出了他的秘密。

但是他并没有勉强他做任何事。

“律香川也许会放我走的,但陆漫天呢?”

孟星魂心里的激动稍为平静时,就开始想得更多。

6连叶翔都知道老伯是杀不死的,陆漫天又怎会不知道?”

“陆漫天和老伯的关系比谁都密切,对老伯的了解自然也比别人多。”

“他既然知道我没有杀死老伯的能力,为什么要叫我来做这件事?”

孟星魂的眼泪停止,掌心却已出了冷汗。

他忽然发现陆漫天的计划,远比他想像中还要可怕得多。

这计划的重点并不是要他真的去杀死老伯,而是要地来做梯子。陆漫天先得从这梯子踩过去,才能达到目的。,盂星魂心中的悲恸巳变为愤怒。

没有人愿意做别人的梯子,让别人从自己头上踩过去。

员星魂擦干眼泪坐起来,等着。

等着陆漫天。

他知道陆漫天一定不会让他走,一定会来找他的

陆漫天来得比孟星魂预料中还要早。

律香川还没有回来,屋子里好像没有别的人,静得很所以陆漫天一推门走进来孟星魂就听到了他的脚步声。

他的脚步声沉着而缓慢,就好像回到自己家里来样,显然对一切事都充满自信。

他的神情更镇定,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心怀叵测的叛徒

无论谁要出卖老伯这种人,都难免会觉得有点紧张不安,但是他却完全没有。

他脸上甚至还带着微笑,一种将别人都当做呆子的微笑。

孟星魂勉强抑制着心中的愤怒,冷冷道“你来干什么?”

陆漫天微笑着道“没有什么,我只是来看你淮备好了没有,现在时候已快到了。”

孟星魂道“我没有准备。”

陆漫天皱皱眉,道“没有淮备,无论你多有经验,杀人前还是要准备的。”

孟星魂道“我没有准备杀人。”

陆漫天道:“可是你非杀不可。”

孟星魂突然冷笑,道“假如我一定耍杀人,杀的不是老伯,而是你”

陆漫天好像很吃惊,道:“杀我?为什么?”

孟星魂道“因为我不喜欢人往我头上踩过去,不喜欢被人当做梯子。”

陆漫天道“梯子?T什么锑子7”

孟星魂道“你要我来,并不是真的要我刺杀老伯,因为你当然早已知道,我根本没有成功的机会。”

陆漫天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但瞳孔却已开始收缩,道6那么我为何要你来?”

孟星魂道“也许你已有了刺杀老伯的计划,而且确信定成功。”

陆漫天道“那么我就更不必要你来了。”

盂星魂道“但你却不承担刺杀老伯的罪名,因为你怕别人会为老伯复仇更怕别的人不肯让你代替老伯的地位,所以,要我来替你承当这个罪名。”

陆漫天道“说下去。”

孟星魂道“你要我在那地洞中等待着刺杀老伯,但我也许根本就没有机会出手,伤也许就已先发现了我。”

陆漫天道“然后呢?”

孟星魂道“你一开始就表示不信任我,老伯当然绝不会怀疑这计划是你安排的,你为他捉住了刺客,他当然更信任你。”

陆漫天道“然后呢?”

盂星魂道“你就会在他最信任你的时候,向他出手。”

陆漫天道“你认为我能杀得了他?”

孟星魂拎笑道“你是他多年的朋友而且是最好的朋友,当然比别人更知道他的弱点,何况你早已计划周密,他对你却完全没有防备。”

陆漫天道“所以你认为我的机会很大。”

孟星魂道/世上假如只有一个人能杀得了老伯,那人就是你。”

陆漫天忽然笑了但笑得很特别,道“谢谢你,你好像把我看得很高。”

孟星魂道“你杀了他之后,就可以对别人宣布,你已抓住了刺杀老伯的刺客,已经替老伯报了仇,别的人自然更不会怀疑你,你就可顺理成章地取代老伯的地位。”

他冷笑着接着道“这就是你的计划你不但要出卖老伯,也要出卖我。”

陆漫天冷冷道但你也有嘴,你也可以说话的。”

孟星魂道“谁会相信我的话?何况,你也许根本不会给我说话的机会。”

陆漫天过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想不到你居然很聪明,做刺客的人本不应如此聪明的。”

他微笑着,好像在为孟屋魂解释,又道“因为自己冒险动手去杀人,已是件很愚蠢的事,为别人杀人更是愚蠢,聪明人绝不会做的。”

孟星魂目中露出痛苦之色,因为他知道陆漫天这句话并没有说错。

这句话实已触及了他的隐痛。

陆漫天正欣赏他的痛苦、目中带着满意的表情,悠然道,“但聪明人通常都有个毛病,聪明人都怕死。”

孟星魂道:“怕死的人不会做这种事。”

陆漫天道“那只因你以前还不够聪明但现在你显然已懂得能活着是件很好的事无论如何总比死好些。”

他忽又笑了笑,问道/你知不知道刚才来的那个人叫叶翔?’

孟屋魂咬紧牙。

陆漫天又道“你当然知道,因为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但你却看着他在你面前被人杀死,连点反应都没有,那又是为了什么?”

他微笑着接着道“那只因你已变得聪明了,已不愿陪他死,就算你还有别的理由也一定是自己在骗自己。”

孟星魂的心在刺痛。

他的确是看着叶翔死的,他一直在为自已解释这么样做,只不过因为不忍叶翔的牺牲变得毫无代价,只不过因为叶翔要他活

但现在,陆漫天的话却像是根针。

他忽然发觉自己并不如想像中那么伟大,他那么做也许真的只不过是因为怕死。

他现在的确不愿死。

陆漫天缓缓道“你说的不错,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会怀疑我,我随时都可以揭破你的身份,随时都可以要你死。”

凝视着孟星魂,就像是猫在看着爪下的老鼠,微笑着接道:“所以你若还想话下去,就只有听我的话去做,因为你根本已无路可走。,

孟星魂握紧双拳,哼声道“我就算做了,结果岂非还是死?”

陆漫天道“你若做得很好,我也许会让你活着的,我可以找另外一个人来替你死,我可以将那人的脑打得稀烂要别人认为他就是你,那样你就可以远走高飞,找个没有人认得你的地方活下去,只要你不来麻烦我就没有别人会去麻烦你。”一

他微笑着又道“我甚至还可以给你一笔很大的报酬,让你活得舒服些,一个人只要能舒舒服服地活着,就算活得并不光荣也是很值得的。”

----

中国读书网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