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0 回 至诚服三花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回 至诚服三花

红牡丹道:“瞧不出,你这嘴已很会说话。”

俺》阈Φ溃骸肮媚锛热怀腥鲜峭蚧ㄔ爸腥耍肜矗哺页腥媳鸬氖铝恕!

红牡丹道:“那要看什么事了,有些事,我也不知道;有些事,我虽然知道一些,可是不能说出来了。”

楚小枫虽然经过了易容,却无法掩遮那一股特异的气质,所以,红牡丹似乎很喜欢和他聊聊。

楚小枫道:“我想知道,这万花园中的人,究竟是什么来路?”

红牡丹道:“这个么,我是知道一些,不过,这是属于不能说的事。”

楚小枫道:“姑娘,如是你不说,就可能丢了性命,不知道你是否愿说?”

红牡丹道:“我实在看不出来,我会有什么危险?”

楚小枫道:“有些危险,是突如其来的,譬如说……”,突然一抬右手,寒芒一闪,冷森森的剑气,已然逼上了红牡丹的咽喉。

好快的拔剑手法,红牡丹呆住了,双目盯注在楚小枫脸上瞧了一阵,道:“你,你是什么人?”

楚小枫道:“小弟只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你也不用放在心上……”

红牡丹冷冷接道:“我在江湖上走动了多年,见识过不少快剑,但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快法,想来阁下,定非无名之辈!”

楚小枫道:“姑娘,我想知道一些关于万花园中的秘密,绿荷,黄梅、红牡丹,都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想来,你决不会愿意,死在我这个无名的剑手手上。”

两个人各问各话,彼此之间,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

楚小枫一面说话,一面轻轻向前一送长剑。

剑尖刺破了肌肤,鲜血汩汩而下。

红牡丹惊魂出窍,想不到他真的下得了的手,呆了一呆,道:“你真的要杀我?……”

楚小枫道:“对!真的要杀,在下刚刚出道,杀几个江湖上的名的人,她好扬名儿”。

红牡丹道:“我说过,我知道的事情不多。”

楚小枫道:“那就捡你知道的说。”

红牡丹实在不愿意死,尤其不愿意死在一个默默无闻之人的剑下。

楚小枫表现出的冷静、潇洒,又叫人难测高深,似乎是随时可以推出手中的长剑。

红牡丹完全被震慑住了,一肚子门道、鬼计,就是施展不出。

楚小枫轻轻吁一口气,道:“你说不说?”

红牡丹道:“说?说什么呢?”

楚小枫道:“这万花园中,是不是有一个囚人的地方?”

红牡丹道:“囚什么人?”

楚小枫道:“重要的人犯?”

红牡丹道:“有。”

楚小枫道:“在哪里?”

红牡丹道:“地下,这万花园重要的地方,都,在地下。”

楚小枫道:“姑娘,能不能带我们去?”

红牡丹道:“可以,不过,这地道和一般的地道不同……”

楚小枫道:“所以,咱们才要姑娘带路。”

红牡丹道:“就算我带路,也一样充满着凶险。”

楚小枫道:“一旦有凶险发生,先死的必是姑娘。”

红牡丹道:“我一个人的性命,换到你们如此众多人的生死,死而何憾?”

楚小枫笑一笑道:“姑娘,你错了,你认为,我们都陪着你吗?”

突然出手,点了红牡丹三处穴道,接道:“走吧!”

红牡丹神色一变,道:“到哪里?”

楚小枫道:“地道。”

红牡丹道:“什么人陪我去?”

楚小枫道:“我。”

目光一掠神出、鬼没、成中岳道:“诸位请在此等候片刻。”

这时,大家都已对楚小枫产生了极强的信心。

成中岳道:“小枫,你要小心一些。”

楚小枫道:“弟子知道。”

红牡丹突然回头一笑道:“走吧!,我替你带路,不过,你要跟紧一些,地道中纵横交错,十分复杂,万一你不小心,走迷了路,可别怪我。”

楚小枫淡淡一笑,道:“我只望你记着一句话,发生任何变化,你都会死在我的剑下。”

红牡丹未再签话,举步向地道中行去。

楚小枫紧随身后。

行约丈余左右,已然前无去路,到了一堵墙前。

楚小枫道:“姑娘,现在咱们应该如何进去?”

红牡丹道:“这里有机关,只要伸手一推,立刻有门户出现。”

楚小枫道:“哦!”

红牡丹道:“可是,我的双臂,却被你点了穴道。”

楚小枫道:“为什么不用脚?”

红牡丹道:“那地方太高,只怕我跳不上去。”

楚小枫道:“告诉我在哪里?”

红牡丹一挺前胸,左乳点壁道:“在这里。”

楚小枫哦了一声,挥剑点去。

果然,一阵波波之声,传入耳际,紧接着一声蓬然大震。

身后落下来一道墙壁堵住归路。紧接着眼前的地道,突然开朗。

楚小枫点点头,道:“好巧妙的设计。”

红牡丹笑道:“堵住归路的是一道铁门,只怕咱们回不去了。”

楚小枫道:“哦!你仍然动了手脚。”

红牡丹笑一笑,道:“杀了我,你可能永远困死此地,所以,你最好别冲动。”

楚小枫道:“那你准备和我谈条件了。”

红牡丹道:“不错啊!”

楚小枫道:“好!你说吧?”

红牡丹道:“这是一片绝地,我如死了,你非困死在此地不可。”

楚小枫道:“那倒未必,我先杀了你,也许我还有机会。”

红牡丹道:“兄弟,何必呢?看你一点年纪,只怕还没有成过亲吧”

楚小枫心中突然冒起一股怒火,但他还是忍了下去,笑一笑道:“你准备嫁给我?”

红牡丹道:“大姐确有这个意思,只怕小兄弟看不上我。”

楚小枫道:“你说对了。”

红牡丹道:“所以,咱们不妨作几日露水夫妻。”

楚小枫道:“以后呢?”

红牡丹道:“我想法子,把你给带出去。”

楚小枫道:“这就是你的条件?”

红牡丹道:“对!”

楚小枫道:“万花园中,不少高手,想来,你应该有几个朋友才是。”

红牡丹道:“朋友是有,不过,我都不太合意。”

楚小枫道:“可惜,在下没有这份兴致。”

红牡丹道:“生不能成夫妻,那就只有一条路,死同一穴了。”

楚小枫暗暗忖道:“这丫头,看来倒不似恐吓之言,必得用一点手段才行。心中念转,淡淡一笑,道:“红牡丹,是不是咱们成为朋友之后,你就可以带我离开此地?”

红牡丹道:“不错啊!”

楚小枫道:“唉!我倒有一点替你担心起来!”

红牡丹道:“担心,担心什么?”

楚小枫道:“我担心你背叛了万花园,天下虽大,只怕也难有你立足之地。”

红牡丹笑道:“你想的很多啊!”

楚小枫道:“在下想事情,一向想的很多,咱们既然做了朋友,总不能,长年的亡命天涯。”

红牡丹怔了一怔,道:“你说什么?”

楚小枫道:“我说,你如背叛了万花园主,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呢?”

红牡丹点点头,道:“会派人追杀我。”

楚小枫道:“这就是了,那时间,咱们岂不是要亡命天涯么?”

红牡丹道:“哦!这么说来,你好像真的很关心我了。”

楚小枫道:“姑娘,这是一个结,这个结,如不解开,咱们生离此地,还不如埋骨在此好。”

红牡丹道:“能多活一天,为什么不多活一天呢?”

楚小枫道:“如是咱们每天被人追杀,活着也是痛苦,那就不如死了的好。”

红牡丹道:“小兄弟,你说的是真话?”

楚小枫道:“如是你想不出自保之策,就算在下说的句句实言,又有何用?”

红牡丹沉吟了一阵,道:“你和丐帮中人一起来,想是和丐帮很熟了。”

楚小枫道:“很熟,很熟。”

红牡丹道:“那很好,如若丐帮肯伸援手,咱们就不怕了。”

楚小枫道:“咱们躲到丐帮去?”

红牡丹道:“对!咱们躲到丐帮中,万花园的势力虽大,但他们还不敢对付丐帮。”

楚小枫道:“这个,只怕不大方便,在下出身无极门,如若投入丐帮,不但犯了武林大忌,而且,师门规戒,也不会容我,那时,追杀我们的,又多个无极门了。”

红社丹道:“无极门只靠一个宗领刚,这宗领刚已经死了,迎月山庄,也毁于一把大火之中,你还担什么心?”

楚小枫心中暗道:入门了。但他并不太急,转弯抹角的说道:“但无极门中,还有人,先师断气之前,已把掌门之位,传给了我大师兄……”

红牡丹接笑:“你师兄你也害怕么?”

楚小枫道:“这个当然啦,他既是我师兄,自然是样样比我强了,我怎么会不怕他。”

红牡丹道:“难道你那位师兄,拔剑比你还要快?”

楚小枫道:“一点也不错,他是师兄,拔剑自然比我要快。”

红牡丹道:“你们无极门的青萍剑法,我见识过,但绝对没有这么一个快法。”

楚小枫道:“青萍剑法有了很大的精进,所以,才被你们万花园主视若眼中之钉,火焚迎月山庄,毁去了无极门……”

红牡丹没有替万花园主辩驳,却接口说道:“如是无极门中的拔剑手法,人人都像你一样的快,只怕无极门也不会毁于一夜之间。”

楚小枫暗暗忖道:“这是个机会,至少可以先弄清楚迎月山庄被毁的经过,然后,再设法打听一志师弟是否囚禁于此。

但他也明白,如是一旦被对方瞧出自己的心意,便死也不会说出来。

这是上乘的斗智,必须要对方全然无备才行。

打定了主意,长长吁了一口气,缓缓坐了下去,道:“姑娘,你一定没有参加那夜暗袭迎月山庄的一战了。”

红牡丹道:“我虽然没有参与,但我听他们说过,无极门下弟子,不堪一击,所以,很快就毁了迎月庄。”

楚小枫道:“他们用暗算,而且,还安排了内应。”

红牡丹道:“看来,你们已经查出了不少内情来。”

楚小枫道:“不用查,只要看一看他们人虽倒下了,剑犹未出的情形,就明白了。”

红牡丹道:“听说宗领刚当时不在庄中。”

楚小枫道:“我师父、师娘、师叔、大师兄,都不在庄中,只要他们有一位在庄中,有人坐镇指挥,那就不会让他们得手的那样轻松了。”

红牡丹道:“你师父当时在干什么?”

楚小枫忖道:这件事不能说谎,当下回道:“我师父在和北海骑鲸门下的人比武,正打得两败俱伤。”

红牡丹道:“你挺老实的,没有说谎吧?”

楚小枫道:“此时,生死难知,我为什么要还骗你。”

红牡丹点点头,道:“无极门中弟于,如是都练到像你那样的快速出剑手法,纵然是武当三杰,也难及得了。”

楚小枫不愿把题目越扯越远,叹口气接道:“你知不知道黑豹剑士?”

红牡丹犹豫了一下,但却终于点点头。

楚小枫道:“我们已经杀了四个,听说黑豹剑士才是暗袭迎月山庄的主力。”

红牡丹呆了一呆,道:“你们真的杀了四个黑豹剑士?”

楚小枫道:“我为什么要骗你?”

红牡丹道:“那就难怪了。”

楚小枫道:“什么意思?”

红牡丹道:“万花园把你们看成大敌,严密布置。”

楚小枫右手疾出,解开了红牡丹的两处穴道,道:“姑娘,活动一下吧……看来咱们埋骨于此的机会,实在很大。”

红牡丹道:“为什么?”

楚小枫道:“咱们离开此地,势必被双方追杀,不离开此地,只有等着饿毙了。”

红牡丹迷惑了,活动一下双肩,道:“小兄弟,你今年几岁了。”

楚小枫暗道:“得多说两岁。口中应道:“小弟虚度二十一秋。”

红牡丹道:“我大你四岁,该叫我一声姐姐。”

楚小枫苦笑一下,道:“叫你姐姐也好,称你姑娘也罢,反正咱们是死定了。”

他唱做俱佳,使得阅人多矣的红牡丹,也为之迷惑了。

红牡丹眨动了一下眼睛,道:“兄弟,你真的喜欢我么?”

楚小枫道:“喜欢你又能如何?十日后,还不是一双尸体。”

红牡丹道:“如是咱们离开了这里,无极门会不会收留咱们?”

楚小枫道:“无极门不禁男女相悦,只要发乎于情,也不禁婚嫁,只是,目下我也无法断言,他们会不会收留了?”

红牡丹道:“兄弟,姐姐在江湖上的名声不大好,但现在,我对你确是发乎于情……”

楚小枫接道:“这样快么?”

红牡丹道:“你不明白,我阅历太多,但我却有些玩世不恭,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还有感情,可是我忽然发觉自己……”

发觉了自己什么?她没有再说下去,叹一口气,改口说道:“我知道,姐姐配不上你,只望能够长相追随,心意已足,为妾也好,为婢也行,姐姐也不会计较这些名份了。”

楚小枫心中一惊,忖道:“看来,她也对我用手段了,千万小心,不能陷入她的情网之中,成为她的玩物。

只听红牡丹道:“无极门,现在由何人作主?”

楚小枫道:“掌门师兄。”

红牡丹道:“他为人如何?”

楚小枫道:“严厉中不失宽厚,但大是大非,却是一丝不苟。”

红牡丹道:“你师娘如何?”

楚小枫道:“师娘仁慈,待我们如同自己的儿女一般。”

红牡丹道:“那是说,咱们只要求求她,她或者可以收容咱们了。”

楚小枫道:“照我师娘的为人而言,也许能容下我们,只不过,咱们空口白话,无法使她相信。”

红牡丹沉吟了一阵,道:“小枫,咱们如是能替他们立下大功呢?”

楚小枫心中一动,道:“大功,什么大功?”

红牡丹道:“救一个很重要的人质出来。”

楚小枫心中狂喜,几乎忍不住要喜形于色,但他还忍了下去,道:“什么样的人质?”

红牡丹道:“自然是你们无极门中的人……”,笑一笑,接道:“你们这样到处寻找,难道不是找他么?”

楚小枫心中暗道:“看情形倒不能再装下去了,叹口气道:“我们是在找一个人,只是不知道那个人是否还活在人世。”

红牡丹道:“什么人?”

楚小枫道:“宗一志,先师留下的唯一骨血。”

红牡丹道:“他叫宗一志?”

楚小枫道:“对!我们就在找他。”

红牡丹道:“找到他,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楚小枫道:“也许大师兄会看在我找到他师弟的份上,收容我们。”

红牡丹道:“我们,那是包括你和我了?”

楚小枫道:“那是自然,可是,咱们到那里去找宗一志呢?”

红牡丹道:“这里关了一个年轻人,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宗一志。”

楚小枫道:“哦!那人是什么样子?”

红牡丹道:“大概十七八岁吧,个性很倔强,听说,他不肯进食……”

楚小枫急急接道:“不肯进食,这样长的时间了,那岂不是饿死了。”

红牡丹笑道:“他虽然不肯进食,但我们不希望他饿死,总会有法子让他进食。”

楚小枫道:“唉!就算他还活着,我们也没有法子救他出来呀!”

红牡丹道:“这个,我有办法,不过,我担心一件事,”

楚小枫道:“什么事?”

红牡丹道:“我担心你骗了我。”

楚小枫道,“骗了你,怎么会骗了你。”

红牡丹道:“你们无极门是江湖上所谓正大门派,只怕容不下我这个名声不好的人!”

楚小枫道:“这个,这个,我想不会吧!你救了宗一志,替先师保留下一脉香火,我们无极门中人,都会很感激你。”

红牡丹道:“感激我是一件事,收不收留我又是一件事,所以,现在,咱们要先把条件谈好。”

楚小枫道:“好!什么条件,你说吧!我能答应的,决不推辞。”

红牡丹道:“第一,无极门一定要答应保护我的安全。”

楚小枫道:“还有第二么?”

红牡丹道:“有!第二,我要永远留在你的身边。”

楚小枫道:“这个,只怕在下无法一口答应下来,就算我师门应允,但我有父母在堂,这件事,我也要先去禀明父母才行。”

红牡丹道:“不要担心,我不会要求得太过份。”

楚小枫道:“你要……”

红牡丹接道:“我只要你答应,把我永留身边,不论是作什么都好。”

楚小枫道:“作丫头,你也愿意么?”

红牡丹道:“愿意,我已经说过了,不论是为妾为婢。”

楚小枫叹息一声,道:“姑娘,你这是何苦呢?”

红牡丹苦笑一下,道:“你认为我真的什么都不明白么?楚相公,我只是……”

楚小枫笑道:“好吧!在下答应了,但我也希望你记着你自己的话,不可有非分之求。”

红牡丹黯然一笑,道:“楚公子,我自己很了解自己,我呈那种放荡的女人,江湖上正大门户,都不大喜欢我们,更不愿和我们这种人打交道……”

楚小枫接道:“难道这就是你要跟我的原因了?”

红牡丹道:“这自然不算原因,主要的是,我忽然厌倦了过去的生活。”

楚小枫道:“是不是这里太寂寞,才使你有了很大的改变。”

红牡丹道:“幸好有这么一段寂寞的生活,使我想到了很多的事,最重要的是,我发觉了我是一个人,但却过着不是人的生活。”

楚小枫道:“哦!这又是怎么回事?”

红牡丹道:“过去,我们三姊妹联手闯江湖,玩世不恭,确然闹出了很多的风流事迹,那时间,我们玩得太开心,玩得随心所欲,从来,没有想过什么,也没有感觉到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活着,没有想到人的尊严,幸好,我们有了万花园的一段寂寞的日子,使我们想了很多的事,也经历了很多的痛苦,虽然,我们早已是残花败柳,但心灵上,却仍然受到了极大的创痛。”

楚小枫道:“姑娘,你可否说得清楚一些,究竟是什么创痛。”

红牡丹道:“你真的听不懂?”

楚小枫够聪明,但他的阅历太少了,男女间事,发乎情,止乎礼的,他明白,但像这等男女间肉欲情事,他就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了,点点头,道:“姑娘,在下实在是有些不懂。”

红牡丹沉吟了一阵,道:“楚公子,你交过女朋友?”

楚小枫道:“在下认识过两个女孩子,但相处时日不多,说不上朋友。”

红牡丹道:“好吧!那我很明白的说出来吧!”

楚小枫道:“在下洗耳恭听。”

红牡丹道:“在我们三姊妹游戏风尘中时,突然遇上了一个人,一个英俊、动人的男人。”

楚小枫道:“那不是很好么?”

红牡丹道:“我们今日的下场,就是遇到了那个的结果。”

楚小枫道:“哦!”

他脸上是一片迷茫之色,显然,他还是不太明白。

红牡丹叹息一声,道:“他俊秀得叫人迷恋,我们三个姊妹,都被他迷住了。”

楚小枫道:“哦!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红牡丹道:“他叫二公子,也有人叫他二少爷,也有人叫他景公子。”

楚小枫道:“他姓景了?”

红牡丹道:“是!”

楚小枫道:“景二公子。”

红牡丹点点头。

楚小枫道:“昔日娥皇、女英同事一夫,留下了千古佳话,你们三姊妹能同的时喜欢上一个人,只要能够彼此相互忍让,那也不算什么大逆之事。”

红牡丹道:“我们真心跟他,但他很快的对我们腻了,把我们带到这万花园来,让我们扮作道姑,守护这一座小庙,”

楚小枫道:“这也没有什么错啊!”

红牡丹道:“他把我们不当人看,高兴了召我去供他取乐一番,然后,又把我们送来此地,替他作这个看庙的道姑,”

楚小枫道:“你们不能去找他?”

红壮丹道:“不能,我们找不到他,就算找到了他,也会被毒打一顿,再送回来。”

楚小枫道:“你们为什么不反抗。”

红牡丹接道:“反抗之意,早萌于心,却一直提不起反抗的勇气。”

楚小枫道:“这又为什么呢?”

红牡丹沉吟了一阵,道:“一来,他武功高强,我们在他手下连十招也走不过;二来,他身具一股威严,使人不敢当面抗拒。”

楚小枫道:“有这等事?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结牡丹道:“年不过三十,面如冠玉,双目凛凛生威。”

楚小枫叹息一声,道:“这么说来,在下倒要会他一会了。”

红牡丹道:“楚公子,贱妾倒希望你不见他的好。”

楚小枫道:“为什么?”

红牡丹道:“他心狠手辣,武功高强,实在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物。”

楚小枫点点头,道:“久年积非,可能成是,久年积威,他已经统治你们的心灵,所以,你们虽然感觉到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上,但却不敢稍生叛逆之心。”

红牡丹道:“大概是如此吧!不过、贱妾见到了公子之后,忽然生出了一种莫名的勇气。”

楚小枫道:“唉!等你见到他之后,这种勇气,恐怕就会突然消失了。”

红牡丹道:“这个,贱妾还没有想到过。”

楚小枫笑一笑,道:“姑娘,你只见到我拔剑一击,还未见识我的武功,又为什么能肯定,我能保护你呢?”

红牡丹呆了一呆,顿然泛起了一脸茫然之色,道:“这个,贱妾……”

其实,楚小枫自己也不明白。

他也在想,初次见面,红牡丹如何会这样信任他呢?

但是楚小枫看得出来,那种信任,不只是言语上的信任,而是发自内心的真诚。

只听红牡丹长叹一声,道:“这真是费解的很,公子如不提出来,贱妾也不会想到这件事,如今公子这一间,倒叫贱妾有些不知如何回答了……”,语声一顿,接道:“不过,贱妾对公子的信任,实是出于肺腑。”

楚小枫道:“这个,我知道,我不明白的是,像姑娘这种久走江湖,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怎么会这样轻易的相信我这样一个初次见面的人……”

笑一笑,接道:“我没有景二公子那股威严,也没有使人屈服的手段,你怎会对我如此……”,突然住口不言。

他似乎是突然捕捉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

红牡丹脸上的迷惘之色,也逐渐的消退,这一瞬间,她似乎也得到了什么?

四目相对,有一段很长的沉默。

良久之后,红牡丹才缓缓说道:“楚公子,我想到了一些原因。”

楚小枫点点头,道:“好!姑娘请说来听听。”

红牡丹道:“我也许说不明白,但我想到了一个比喻……”,举手理一下鬓边秀发,接道:“一个迷失在大海中的人,抱着一段木头,她觉着那是她唯一的依靠,所以,她不敢放手,但她仍是泡在水中。”

楚小枫点点头。

红牡丹接道:“等到她看到了陆地,才知道那里才是安全的地方,虽然,那一段旅程还很遥远,但她发现了希望,她才有勇气抱了那段木头,向岸上游去,也许,她永远登不上陆地,但她心中却有了一个目标,满怀希望,也有了勇气,就算淹死在大海中,也是在所不惜了。”

楚小枫道:“没有烛火,逐不走那一片黑暗……”

红牡丹接道:“这些年来,我们一直生活在黑暗中,看不到烛光,所以,我门在寻找,等待,现在,总算看到了……”

楚小枫道:“看到了什么?”

红牡丹道:“看到了那支火烛,看到了那点光明,烛火也好,光明也好,但他给了我很大的勇气,很大的鼓励,使我早已萌生在心中的反抗心愿,有勇气施现出来。”

楚小枫道:“在下有这么大的作用吗?”

红牡丹道:“在说的很真实,说来很奇怪,你好像有一种力量,使我有胆量离开景二公子。”

楚小枫默然了,他心中明白,那不只是武功上的力量,这中间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力量,这种力量,也是她敢于背叛景二公子的原因。

红牡丹笑一笑,接道:“楚公子,我说的不全是你的武功,另外还有一种奇怪的力量。”

楚小枫道:“那是什么力量,怎么在下就感觉不到呢?”

红牡丹道:“我说不出来,你和景二公子一样的英俊,一样的有着一种吸引女人的力量,但却是多了……”

多了什么?她似乎是无法说出来,只好住口不言。

楚小枫笑一笑,道:“姑娘,你是不是真的想改邪归正。”

红牡丹道:“是!楚公子,可是有些不信?”

楚小枫道:“我是有些怀疑,姑娘,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好多年的积习,好多年的堕落,已经把人陷入了一个深坑之中,要想从这个坑中跳出来,必须要很大的勇气。”

红牡丹道:“我知道,我在心理上已经准备了一年多,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和使我能够跳出来的人。”

楚小枫说道:“姑娘,如若真有跳出这个深坑的决心,在下自当全力相助,眼下,咱们先救出宗一志……”

红牡丹笑一笑,接道:“咱们的人手还单薄,我想去劝说大姊、二姊,合力同心,救助宗一志的力量,也可以增强一些。”

楚小枫道:“画虎不成反类犬,这件事十分重大,你要多想想。”

红牡丹道:“我们三姊妹同样的遭遇,同样的处境,自然也会生出同样的心情,我们已经说过了很多次,但却都无法付之行动。”

楚小枫道:“既是如此,你去见见她们吧!”

红牡丹点点头,道:“你也要去,你是一种力量,必得让她们先见到你。”

楚小枫道:“好!我陪你去。”

红牡丹点点头,道:“公子,请紧随我身后。那机关门户,开启之后,会很快关闭。”

楚小枫点点头,道:“姑娘放心,在下还跟得上。”

红牡丹不再多言,举步向前行去。

楚小枫紧随身后。

只见红牡丹一低头,疾如流星一般,由门口中穿了出去。

楚小枫如影随形般,紧追而出。

这是另一条甬道,不过两丈多长,很快的走到了尽头。

楚小枫一直紧随在红牡丹的身后,暗中留心牡丹的手法,看她如何打开壁间暗门。

只见红牡丹回头一笑道:“每一条甬道的机关,都不一样,不过,只要肯留心一些,即使不知内情,总可以找出管制门户的机关。”

楚小枫又点点头。

红牡丹伸手在一面墙壁上摸了一阵,道:“在这里了。”

暗运内力一推,墙壁上,果然又开了道门户。就这样连穿五条地道。

楚小枫暗中留心观察,发觉每一条地道的宽度一样,但长度却是不同,但最长的也不过五丈,短的只有一丈多些。

行人第六条地道,红牡丹突然低声说道:“楚公子,本来,你应该留在这里,我先去和两位姊味说好之后,你再上去,但我知道,你不会答应,也不会如此信任我……”

楚小枫笑一笑,接道:“姑娘,这谈不上信任不信任,只是在下觉着,这样不大妥当。”

红牡丹道:“所以,我才要和你商量一番!”

楚小枫道:“姑娘请说!”

红牡丹道:“我们一齐上去见她们,不过,你要忍着一些。”

楚小枫道:“怎么说呢?”

红牡丹道:“她们如若发了脾气,都不能轻易动怒!”

楚小枫道:“好!”

红牡丹道:“万一她们动了手呢?”

楚小枫道:“在下不能还手?”

红牡丹道:“那倒不是,一旦动手,你就要用最快的方法把她们制服。”

楚小枫道:“要我出剑?”

红牡丹道:“最好是制住她的穴道,然后,再说服她们,别忘了,她们两个人的武功不错,撇开我们姊妹一场的交情不说,杀了她们两个,咱们只不过减少两个敌人,如是收服了她们,咱们多了两个帮手。”

楚小枫道:“姑娘说的有理。”

红牡丹微微一笑,道:“想不到,你竟是一个如此好说话的人。”

楚小枫道:“在下只听从道理,只要姑娘说得有道理,在下绝对听从。”

红牡丹道:“公子言重了。”

伸手向壁间拍了一掌,果然,又有一道暗门大开:

出了暗门,是直向上的阶梯。

红牡丹又回顾了楚小枫一眼,道:“楚公子,上去就到了,非到必要,不可出手……”

楚小枫道:“在下已经记下了。”

红牡丹道:“我相信她们见过你之后,会听我的劝说。”

楚小枫点点头。

红牡丹举步而上。

这一次,她走得很慢。

到一了道铁门前面。红牡丹举手叩动铁门,三快两慢。

大约这是她们早已约好的暗记,所以,上面没有问话,铁门立时大开。

耳际问,传入了一个娇媚的女子声音,道:“是三妹么?”

红牡丹道:“由地道中来,除了小妹,还有何人?”

红牡丹一长身,突然以快速的身法,穿入铁门。

楚小枫紧随身后,飞跃而入。

铁门迅速的关了起来。

这地方,仍然在地下,但却很宽阔,显然是一个地下密室。

室中的布置相当的豪华,锦墩绣榻,弥漫着脂粉香气。

女人的闺房。室中坐着两个女人,一个年轻的女婢,就站在铁门旁侧。

两个坐着的女人,一个穿着一身绿,胸前绣着一朵大荷。

另一个一身黄,黄衣上绣着一朵梅。

绿荷、黄梅、红牡丹,江湖上有名的浪荡三姊妹。

黄梅望望红牡丹,又望望楚小枫,冷冷说道:“三妹,这是怎么回事,这个野男人哪里来的?”

绿荷坐着未开口,两道目光,却投注在楚小枫的身上。

红牡丹笑一笑,道:“大姊,二姊,你们仔细看看,这个野男人怎么样?”

黄梅道:“三妹,你是不是有点疯了啊!”

红牡丹道:“没有,小妹一点也没有疯,不过,我明白带他来有些不对……”

黄梅接道:“三妹,你知带他未有些不对,为什么还带他来呢?”

红牡丹道:“第一,他武功太高,我如不带他来,也可以有会杀了我;第二,这个人,马马虎虎还看得过去,所以,我带他来给两位姊姊看看。”

绿荷嗯了一声,站起身子,道:“你贵姓?”

楚小枫道:“姓楚,楚小枫。”

绿荷道:“什么出身?”

楚小枫道:“无极门中弟子。”

绿荷道:“你出手能制住我们的三妹,想来武功很高了?”

楚小枫道:“差不多吧!”

绿荷笑一笑,道:“你很自负。”

楚小枫道:“大姑娘是不是想考考我?”

绿荷道:“这个么?要看情形了,说不定我会杀了你。”

楚小枫笑一笑,道:“哦!”

黄梅道:“大姊,你看他那个架子,好像有恃无恐。”

楚小枫目光转注到红牡丹的身上,笑道:“三姑娘,你带我来这里,难道就是要我来听训的么?”

红牡丹道:“话不说不明,木不钻不透,事情没有说明以前,总难免有一点误会,这误会应该解说清楚才是。”

楚小枫道:“好吧,那就请三姑娘代我解说一下。”

黄梅冷哼一声,道:“三妹,你答应了他些什么?”

红牡丹道:“什么也没有答应!”

黄梅道:“好!就是这小子信口开河了。”

红牡丹道:“那也不是,他说,要我把目下的处境解说一下。”

黄梅道:“三妹调你干脆一下子把话说清楚吧?”

红牡丹道:“大姊,咱们在这万花园住了些时间,不知两位姊姊有些什么感觉?”

绿荷道:“这个,你有什么感觉?”

红牡丹道:“咱们三姊妹,昔年在江湖上,被人称作浪荡三姊妹,那时,咱们的声誉虽然不好,但生活还过得快活,如今呢?小妹自觉,已经不算是一个人了!”

绿荷道:“说下去。”

红牡丹道:“咱们是景二公子的玩物,还得替他作事,不要说妾婢的身份了,连他养的一条狗都不如,这些日子,生不如死。”

绿荷道:“三妹,那你为什么不逃走呢?”

红牡丹道:“逃得了么?你们看到他们对付背叛之人的手段,不是生喂猛虎,就是整得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绿荷轻轻吁一口气,道:“三妹,你带这么一个人来,用心何在呢?”

红牡丹道:“我带他来,就是请大姊和二姊看看。

绿荷道:“现在,我已经看到了!”

红牡丹道:“大姊、二姊的看法如何呢?”

绿荷道,“我们还不太了解,三妹,你是否可以说清楚一此?”

红牡丹道:“说什么呢?我只是要你们看看这个人罢了。”

绿荷笑了笑道:“三妹,我不是说过了,我和二妹都看到了,但他究竟有什么目的呢?”

红牡丹道:“大姊,一定要说清楚么?”

绿荷笑道:“是啊!你不说清楚,我们又能决定什么呢?”

红牡丹道,“我和他谈过了,说的很清楚,希望他能收留我们。”

绿荷道:“娶咱们三个姊妹作夫人?”

红牡丹道:“这个,他倒还没有答应,只不过,已经答应了让我们跟着他,为妾为婢,由他决定。

黄梅道:“哼!去跟他作丫头。”

红牡丹道:“二姊,你再仔细看看他。”

黄梅道:“不用了,我已经看得很清楚啦!”

红牡丹道:“他比景二公子如何?”

黄梅道:“比景二公子,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怎么可以比呢?”

红牡丹道:“小妹这些日子,独居小庙,想了很多的事,其问,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我们为什么不肯离开万花园?”

绿荷道:“你不是说的很清楚么?怕他们找到了。予以处死。”

红牡丹道:“那只是原因之一。”

绿荷道:“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红牡丹道:“咱们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束缚,那就是情网,只不过,咱们不知道罢了……”

黄梅道:“哦!”

绿荷轻轻吁一口气,道:“三妹,你想的也许有些道理,不过……”

红牡丹接道:“听我说完,也许,我想得太多一些,两位姊姊可能没有想过这件事。我们姊妹,素来心息相通,也可能这件事,看法不同,我已经决定了跟着他走!为妾为婢,在所不惜,两位姊姊不愿背叛景二公子,是两位姊姊的事,小妹也不便勉强,只求两位姊姊,念在相处数年的情份之上,放过一马!”

黄梅道:“三妹……”

红牡丹接道:“二姊,别要妄图动手,楚公子的剑如闪电,咱们三姊姊加起来,也不是他的敌手。”

绿荷道:“哦!他真的有这么厉害么?”

红牡丹道:“小妹怎敢欺骗两位姊姊。”

绿荷冷笑一声,道:“小妹,我实在有些不信他如此厉害?”

红牡丹道:“大姊,你怎么如此不信任小妹呢!”

绿荷淡淡一笑,道:“三妹,这件事和你无关,不用三妹费心……”,语声一顿,接道:“二妹,出手试试他?”

黄梅道:“小妹遵遵命。”

话未落尽,手已探出,五指扣向楚小枫的右腕。

楚小枫右腕一沉,避开了掌势,五指翻转如电,反而制住了黄梅的右腕,冷冷说道:“姑娘,你出手太慢了。”

黄梅呆了一呆,道:“大姊,这小子不错。”

楚小枫淡淡一笑,放开了黄梅,目光转到绿荷的身上,道:“大姑娘,你要不要试一试?”

绿荷道:“你准备以一敌三。”

楚小枫道:“如若三位愿意和在下二战,何妨联手一试。”

绿荷道:“你好大的口气。”目光转注到红牡丹的身上,接道:“三妹,你的意下如何?”

红牡丹道:“就算咱们三个联手,也非他之敌,大姊又何苦一试呢?”

绿荷一皱眉头,道,“三妹意思,是不肯和我们联手了?”

红牡丹道:“大姊原谅。”

绿荷突然欺身而上,连攻三掌。

楚小枫身躯摇动,双足未动一步,意然把三掌避过。

绿荷点点头,道:“果然高明。”

红牡丹道:“大姊,现在还不肯相信小妹吗?”

绿荷道:“三妹,我现在相信,他比咱们高明。”

红牡丹道:“大姊相信,就好了。”

绿荷道:“三妹,你想过么?他能胜过咱们,但他能胜过景二公子么?”

红牡同道:“就算胜不过吧,咱们陪着他战死万花园,几而何憾?”

绿荷道:“三妹,我看你是迷上他了。”

幻牡丹道:“大姊,他是个君子,至少,他会把咱们当人看待。”

绿荷道:“那还不是一样的命运,难逃喂虎。”

楚小枫道:“这一点;诸位姑娘可以放心了,那一十八只老虎,都已经死于非命了。”

红牡丹道:“我听到猛虎惨啸之声。”

绿荷道:“三妹,你看到那猛虎死光了么?”

红牡丹道:“这个,小妹倒未看到。”

绿荷道:“眼见是实,耳闻是虚。”

楚小枫摇摇头,叹口气,道:“三姑娘,人各有志,勉强不得,你们虽是异姓姊妹,但也无法强拖她们下水,咱们走吧?”

红牡丹叹口气,道:“大姊,二姊,咱们早已有叛离万花园的用心,今日是个机会,两位姊妹,又为什么不肯和小妹一起行动呢?”

绿荷道:“三妹,大姊担心,咱们很难生离此地……”

红牡丹接道:“大姊,咱们留这里,虽然是没有死,但却是生不如死。”

绿荷道:“三妹……”

红牡丹接道:“大姊,你不用再说了,小妹已经决定了,不管你们走不走,小妹是决定走了,两位姊姊,小妹就此告辞了。”

绿荷接道:“三流你不再想想么?”

红杜丹道:“小妹,已经决定,两位姊姊不肯走,小妹只好独行其是了,楚公子,咱们走吧!”

绿荷大声喝道:“慢着,三妹,你不能就这样走了。”

红牡丹道:“为什么?难道大姊还要把小妹留下来么?”

绿荷道:“三妹,不可太任性。”

红牡丹道:“大姊。咱们姊妹一场,难道你真要闹到和小妹动手搏杀么?”

绿荷怔了怔,道:“你就爱的这么深么?”

红牡丹肃容说道:“大姊,小妹这一次不是爱的深,而是真真正正的和他有了情意。”

绿荷道:“怎么?三妹,你准备和姊姊动手了?”

红牡丹道:“大姊,小妹没有这个意思,但望大姊念在咱们姊妹的情份之上,放小妹一马。”

绿荷道:“我的好妹子,姊姊的话,你是一点也不肯听了。”

红牡丹道:“大姊,人各有志,咱们姊妹既然不能再相处下去,那就只好分道扬镖了。”

绿荷道:“好吧!你既然要走,那就随你便好了。”

红牡丹道:“好!大姊、二姊,请受小妹一拜。”

对绿荷盈盈拜了下去。

转身对黄梅时,黄梅却扬扬手,道:“三妹,慢一点……”

红牡丹接道:“怎么?二姊难道不肯放过小妹么?”

黄梅道:“不是,我要跟你一起走!”

绿荷怔了一怔,道:“二妹,你……”

黄海接道:“大姊,你肯高抬贵手,放过三妹,难道就不肯放过小妹么?”

绿荷笑一笑,道:“二妹,三妹,你们都走了、我这个大姊谁管呢?”

黄梅接道:“大姊,难道你还要我们照顾?”

绿荷道:“但我得照顾你们啊!”

黄梅道:“那么大姊,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走呢?”

绿荷道:“我正在想这件事情。”

黄梅道:“大姊,你要想多久才能决定。”

绿荷道:“现在,我就决定了。”

黄梅道:“是走呢?还是留下来?”

绿荷道:“走!咱们一起走。”

红牡丹道:“那真要谢谢大姊了。”

绿荷目光转到楚小枫的身上,接道:“楚公子,你准备怎样安排我们姊妹?”

楚小枫道:“在下不接受任何条件。”

绿荷道:“三妹,你们没有谈好?”

红牡丹道:“没有,大姊,我只是求到楚公子答应收留我们,至于咱们跟着楚公子作些什么事,小妹还未谈过。”

绿荷道:“三妹,现今,是不是可以谈谈了?”

楚小枫道:“最好别谈,一谈可能就谈不拢了。”

绿荷道:“三妹,你看他是不是比景二公子,更难对付?”

红牡丹道:“大姊,咱们不求什么,只求他带我们离开此地。”

绿荷道:“哦!”

楚小枫道:“在下和景二公子有一点不同之处,那就是景二公子可以口是心非,说了不算,在下要么不答应,只要答应的话,一定可以兑现!”

绿荷道:“哦!”

楚小枫道:“以所,我现在不能答应你们什么。”

绿荷道:“连几句甜言蜜语,也不肯说么?”

楚小枫道:“不会,在下这一生中,从来不打诳语。”

绿荷道:“好吧!我们跟你走,但是还有别的条件。”

楚小枫道:“哦!”

绿荷道:“好像是我们在求你一样了。”

楚小枫道:“那倒不是,咱们应该是一种合作。”

绿荷道:“合作?”

楚小枫道:“对!诸位帮我找一个人,在下带三位离开此地,而且,可以把诸位置于保护之下。”

绿荷道:“什么保护之下?”

楚小枫道:“无极门……”

绿荷道:“区区无极门,能够保护我们么?”

楚小枫道:“其实,能够对付黑豹剑士,当今武林之中,还只有无极门。”

绿荷道:“有这种事?”

楚小枫道:“在下告诉过姑娘,我一生不打诳语。”

绿荷道:“唉!据我所知,无极门似乎是已将灭亡。”

楚小枫道:“不错,无极门已将灭亡,但尚未灭亡,如若我们没有对付黑豹剑士的能力,我们无极门,还能够生存么?”

绿荷道:“只有无极门?”

楚小枫道:“还有丐帮。”

绿荷道:“丐帮也能保护我们么?”

楚小枫道:“只要你们能够找出一个人,在下担保,丐帮会全力庇护。”

绿荷道:“找什么人?”

楚小枫道:“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名叫宗一志。”

绿荷沉吟了一阵,道:“宗一志,无极门的少主。”楚小枫道:“对!无极门的少主。”

绿荷道:“我知道有一个年轻人,被囚在一座地道中,但他是不是宗一志,我就不清楚了。”

楚小枫道:“那个人多大年纪?”

绿荷道:“那人年纪不大,虽然,他数日未食,脸色苍白,但我估计,他不会超过二十岁。”

楚小枫道:“大概差不多,咱们去瞧瞧吧?”

绿荷笑一笑,道:“由此地到那里路虽不远,不过,却不容易走。”

楚小枫道:“有点困难?”

绿荷道:“对!要通过三个关卡,一道比一道难过。”

楚小枫道:“大姑娘,能不能说得明白一点?”

绿荷道:“我只知道那三个关卡难过,但却不清楚那是些什么人物。”

楚小枫道:“好!那就请大姑娘给我带路吧。”

绿荷道:“楚公子,我们三姊妹跟着你反叛万花园,你总得有个交待。”

楚小枫道:“什么交待?”

绿荷道:“你如何处置我们三姊妹?”

楚小枫道:“我答应了带你们走,尽力保护你们。”

绿荷道:“就这一点承诺?”

楚小枫道:“姑娘想要什么?”

绿菏道:“我要问问,我们三姊妹,今后何去何从?”

楚小枫道:“等这场风波平静了,你们还活着,那就找个合适的人嫁了。”

绿荷道:“你……”

楚小枫道:“我怎么样,我对诸位的承诺,就一定能办到。”

绿荷道:“公子,如我们不愿嫁人呢?”

楚小枫道:“那该由诸位姑娘决定。”

绿荷道:“如是我们要跟着公子呢?”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