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4 回 雷霆施一击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四回 雷霆施一击

楚小枫道:“老前辈,见过那个春秋笔出现的情形么。”

陈长青道:“见过,那真是武林中从未有过的盛会,春秋笔

公诸武林的春秋记事册,揭发了很多的享有些人,受不了这种名誉上的损伤,当场自绝,也有些急得当场发疯,实在是叫人触目惊心!”

楚小枫轻轻吁了一口气,道:“老前辈,这情势在场之人,会觉得很刺激,但对那些人,是不是太过冷酷了一些呢?”

陈长青哈哈一笑,道:“就仁恕之道而言,也许是有些过分,但如就丐帮而言,老叫化是主张除恶务尽,旁草尽除,良禾才能生长。”

楚小枫道:“老前辈,在下之意是说,春秋笔如若能在除恶之中,再加上一点仁行,那就有些不同的了。”

陈长青道:“楚公子,民办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也没有十全十美的人,像春秋笔这样的人,算不上十全十美,至少,也是九全九美了。”

楚小枫叹息一声,未再多言。这时,群豪已经行近了万花园。

完全出人意外的是,景二公子单人一剑,站在园门口处。

楚小枫抢前一步,道:“景二公子,咱们又见面了。”

景二公子目光一掠绿荷、黄梅、红牡丹,淡淡说道:“万花园中有很多高手……”

陈长青道:“咱们来的人也不少。”

景二公子冷冷说道:“老叫化,听我把话说完之后,你再接口不迟。”

陈长青点点头,道:“好!你请说,我们不在乎拖延一点时间。”

景二公子目光转到楚小枫的身上,道“三个水性杨花丫头,变了心,想来,定然告诉你不少的隐秘。”

楚小枫道:“嗯!”

景二公子皱皱眉头,道:“单看阁下这一般稳重之气,在下知道已经遇上了劲敌。”

楚小枫道,“二公子夸奖了。”

景二公子道:“你知道万花园地下,建了不少的复杂的地道。”

楚小枫道:“我知道了。”

景二公子道:“阁下准备下手?”

楚小枫道:“迟他们出来,决一死战。”

景二公子道:“用什么办法?”

楚小枫道:“万花园中,有不少的花木,在下就地取材,用烟火熏他们出来。”

景二公子道:“好办法。”

楚小枫道:“试试看吧,反正,我们的时间很多,耗上个三五天,也不要紧。”

景二公子笑一笑,道:“我看,不用费那样大的事了。”

楚小枫道:“怎么阁下准备迎战了?”

景二公子笑一笑,道:“听过阁下的办法,咱们似乎已别无选择了,只好放手一搏了。”

楚小枫道:“万花园中,地势宽阔,正好放手一战,楚公子、陈长老请人园吧?”

楚小枫微微一笑,道:“怎么,难道一定要在万花园中动手么?”

景二公子道:“公子,如是不入万花园,咱们不会迎战。”

楚小枫道:“这倒也是,二公子暂请回园,叫他们布阵等候,在下等还是商议一下。”

景二公子应了二声,转身而去。

楚小枫回顾了陈长青一眼,道:“老前辈阅历丰富,对此事有何高见?”

陈长青道:“他们如若坚守不出,咱们不入万花园,双方岂不成了僵持之局。”

楚小枫道:“老前辈,这一个组合,不但充满着神秘。而且处享寡绝,我想他们必已早有恶毒的准备。”

陈长青道:“什么准备?”

楚小枫道:“举例而言,他们可能在这万花园中埋伏了火药,桐油……”

陈长青接道:“引起爆燃,崔不连他们的人也要活活坑毙于此。”

楚小枫道:“晚辈的看法,他们不会在乎这一点人手的损失,但对我们而言,那就大大的不利了,无极门中的人,全数坑毙于此,贵帮和排教,也将损失大部分精锐。”

陈长青道:“这真是很恶毒的办法,小枫,这不是举例,这简直大有可能。”

楚小枫道:“实在大有可能。”

绿荷在旁接口道:“不是可能,而是确有其事了。”

楚小枫道:“你知道。”

绿奇道:“小婢本来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日夜都住在火药桐油之上,现在想来,当真是可怕极了。”

楚小枫道:“绿荷!这不是理由,必须要有事实根据。”

绿奇道:“万花园中,有很多地方,戒备火烛、违者立时处死,现在想来,任何一个门派,也役有这么严的规矩,这样的戒备,他们究竟是在怕什么?”

楚小枫道:“怕点燃了地下火药,酮油的引线。”

绿荷道:“对!”

楚小枫道:“所以,他们想要咱们进入万花园中决斗。”

绿荷道:“一旦动上手;不论胜负,都将埋骨园中,”

楚小枫道:“这才是他们真正的用心。”

陈长青接口道:“这件事,景二公子知道么?”

楚小枫道:“他应该知道。”

陈长青道:“难道他不怕。”

楚小枫道:“他可能早已想好了藏身之处。”

陈长青道:“既是如此,咱们就不进万花园。”

楚小机道:“不进万花园,又如何能够犁庭扫穴呢?”

陈长青道:“这危险太大,咱们总不能冒这个险吧?”

楚小枫道:“这个险,自然是不能冒,但也不能形成对峙之局。”

陈长青说道:“小枫,你好像已经胸有成竹。”

楚小机道:“试试看吧!现在,我还没有完全的把握。”

这时,白梅、白凤、董川、成中岳、宗一志,联袂而至。

白梅首先问道:“老叫化子;事情怎么样了?”

陈长青道:“很棘手!”

白梅道:“能不能说明些。”

陈长青说明了楚小枫的推断之后,接道:“其实,告诉你也一样没有法子。”

白梅道:“这真是恶毒办法,同归于尽,叫人如何一个防法?”

楚小枫道:“办法倒有一个,只是太过歹毒了一些。”

白梅道:“兵不厌诈;你说说看?”

楚小枫道:“咱们由万花园后面放火,逼他们由前面出来。”

白梅道:“好办法。”

陈长青道:“对!逼出他们,他们就非用武功不可了。”语声一顿,接口又说道:“其实,他们放手一战,实也无法预知胜负,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白梅道:“也许,他们早已把重要人物,重要的东西,移出此地。”

楚小枫道:“自然,这也很有可能。”

白梅道:“老叫化,咱们说干就干,你就叫他出手吧!”

陈长青接口道:“好!我这就下令他们出手。”

立刻发出了暗记,而且,故意提高声音,道:“施用火攻。”

丐帮弟子,果然不少,一声令下,数枝火箭及火珠,已经抛人了万花园中。”

景二公子匆匆奔了过来卜脸上一片怒色,道:“楚小枫,你这是什么意思?”

楚小枫微微一笑,道:“这意思还不明白么?咱们不愿意进入万花园中。”

景二公子道:“为什么?”

楚小枫道:“因为,咱们不想中计上当。”

景二公子道:“咱们约好了在万花园中一决胜负,你们怎可以变卦失约。”

楚小枫道:“话是不错,不过,咱们想了一想,觉得阁下如若在万花园中,埋伏下什么暗算,岂不是要我们大上其当。”

景二公子道:“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楚小枫道:“这话,阁下也能说出口,倒是不得不叫在下佩服了。”

景二公子道:“此言何意?”

楚小枫道:“咱们彼此之间,敌对相处,你们万花园中可能设下了很多埋伏,咱们希望能够作一个公平的了断。”

景二公子道:“平公了的了断?也不能在万花园外动手。”

楚小枫道:“不能在万花园外动手,为什么?”

景二公子道:“咱们总不能惊动路人。”

楚小枫笑一笑,道:“彼此拼命一战,各凭武功,以分生死,连命都不要,还怕什么惊动路人?”

景二公子冷冷说道:“这么说来,诸位是不敢进万花园了。”

楚小枫道:“彼此之间,以武功分出生死,谈不上敢进入万花园中,在下等愿进入万花园,也不过想要公平。”

景二公子道:“楚小枫,争辩之词,随口可言,这些话,不说也罢。”

楚小枫道:“景兄,我看,咱们两个人,先分生死如何?”

景二公子道:“阁下想先和我打一场?”

楚小枫道:“对!咱们两个先分出生死!”

景二公子道:“楚小枫,你好像有把握一定胜利,是么?”

楚小枫道:“那倒不是,在下只是觉着,咱们之间,似乎是已经到非打一场,很难解决的境界。”

景二公子道:“好吧!咱们就在这万花园中,一决生死吧?”

楚小枫道:“好!不过,未动手前,在下有两句话,先要告诉阁下。”

景二公子道:“我洗耳恭听。”

楚小枫道:“我们很快会在后山、左右,放起一把火,他们如是现在不自动出来,那就永远别出来了。”

景二公子脸色一变,道:“怎么?你们要在后山放火?”

楚小枫道:“在下先行奉告,总算还不失光明气度。”

景二公子淡淡一笑,道:“不过,楚少兄也别想得太如意,就算放上一把火、也未必能把我们全烧出来。”

楚小枫道:“试试看吧,反正,目下,咱们仍是个胜负未分之局。”

景二公子右手握在腰间的剑柄之上,冷冷说道:“楚小枫,你也亮剑吧?”

楚小枫心中一动,暗道:“我已告诉他放火之事,他竟一点也不焦急,难道他们真的办法,避开这场大火么?”

正在心念转动之际,突觉寒芒一闪,直向头上劈了下来一

楚小枫右手剑出鞘,挥剑迎了上去。

但闻锵然一声,金铁交鸣,双剑触在一起,爆闪出一串火星。

两把剑,突然间,都从腰中折断,使兵刃错开。

但两手中的断剑,仍然斩向对方。

这是景二公子早就算计好的办法。

数天前,两个人一场搏杀,景二公子已经感觉到,自己在招数变化上,决非对方之敌,所以,他改变了打法。

想出了这一个两败俱伤的法子。”

在变剑交接之中,“他发出了强烈的内力,一下子震断了两支长剑。

景二公子估算过双方的功力,单以内力而论,楚小枫却强不过他。

但双剑骤断,内力收回不及的情景之下,楚小枫再想变招克敌,几乎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这方法虽然是阴损十分,但必须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要用此方法的人,必须也把自己的性命给赔上去。

因为,双剑所指之处,都是对方的要害。

如若无法及时收住内力,剑势追袭过去,对方伤于剑下的成份,是十占其九。

这是一个很精密的估算,景公二子把自己的性命也投了上去。

果然,楚小枫未想到景二公子会在第一招交接之中,就尽出内力,震断长剑,使双方同时陷入了死亡的危难之中。

景二公子在双方剑断之后,断剑去势加速,直刺向楚小枫的前胸。

楚小枫手中之剑,也刺向了景二公子的前胸要害。

陈长青赫然惊叫。

但他已无法抢救了。双方的剑,都刺中了对方。

景二公子根本就没有躲避的打算,楚小枫的断剑刺中了景二公子的前胸要害。

楚小枫却在千钧一发之中,施出了一种很奇奥的步法,忽然间,向旁侧闪去。

但仍然晚了一步,断剑刺中左肩。

景二公子一心想致楚小枫于死地,这一剑,用的力道很大。断剑直透后肩。

这不过是一瞬间的工夫,陈长青、绿荷、黄梅、红牡丹,全都奔了过来。

绿荷飞起脚,踢向景二公子的小腹,黄梅、红牡丹,却同时出手,扶住了楚小枫。

景二公子左手轻挥,挡开了绿荷踢来的一脚,冷厉的喝道:“你要找死。”

他仍有着镇慑三婢的余威,同时,绿荷也被那横里击来的一掌,震得右腿麻木。

这时,景二公子和楚小枫也时丢开了手中的断剑。

陈长青横里一跃,挡在了楚小枫的身前,冷冷说道:“阁下的手段很下流。”

景二公子前胸上插着一把剑,但仍然挺胸而立,神态中,有一种凄厉的诡异。

他口齿欲动,似是有话要说,但却没有回答陈长青的话。

楚小枫缓缓越过陈长青,左肩上,也带着那柄断剑,道:“景兄,可是有话要对下说明。”

景二公子点点头。

他极力避免开口,用动作代替。

楚小枫道:“好!你请说吧,兄弟洗耳恭听。”

景二公子开口了,上张嘴,先流出二股鲜血。

那说明了他伤到了心脏要害。

只听他语词含混的说道:“你怎么避开我那一剑?”

原来,景二公子惜言如金,不愿说话,那是因为他说话的机会,已经不太多了。

楚小枫道:“我学过五行大挪移的身法。”

景二公子点点头,道:“我自觉算得很严密了,但仍然低估了你,不错,五行大挪移……”,话未说完,人已倒了下去。

楚小枫轻轻吁一口气,道:“景二公子,我实无杀你之心,你虽是我的敌人,但却是一个很可爱的敌人。”

景二公子已经闭上的双目,突然睁开,微微笑道:“楚小枫,谢谢你这句话,万花园,千万不可进去。”

楚小枫点点头,道:“多谢指教……”语声一顿,接道:“景兄,万花园中,是不是埋了炸药。”

景二公子道:“是……”

这一个是字,似乎是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是字说出口,七窍涌出鲜血,气绝而逝。

这一剑,刺中了他心脏要害,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无法使他复生还魂了。

楚小枫对着景二公子的尸体,抱拳一礼,道:“景兄,这一揖,聊表愧咎。”

右手握住剑柄,拔下左肩的断剑,一股鲜血,激射而出。

红牡丹取出金创药,奔了过来,包扎了楚小枫的左肩伤势。

陈长青低声道:“好阴毒的打法,江湖凶险,防不胜防,以后,你要特别小心了……”

看看楚小枫的伤处,接道:“伤到了筋骨没有?”

楚小枫道:“没有,只是一点皮肉之伤。”

陈长青点点头道:“楚公子,应变得宜,未伤到筋骨,也算是你的运气了,这一剑的形势,应该伤到锁骨的。”

楚小枫笑一笑,道:“拔出了断剑之后,晚辈才知道运气实在太好,这一剑未拔出之前,晚辈也觉着这条左臂,十九已经残废了。”

陈长青道:“这大概就叫吉人天相了,本来,这一剑……”

他没有说下去,笑一笑,突然住口。

这时,排教弟子和丐帮弟子,都已大批赶到,在前面设下了埋伏。

陈长青回顾了白梅一眼,接道:“白兄,看来,无极门还有重振雄风的一日……”

白凤接道:“这都要拜领老前辈之赐了。”

陈长青道:“哪里,哪里,其实,整个武林同道,恐怕都还要沾你们无极门的光了。”

他言有所指,但却并未尽意。没有人接口,也没有人答活。

楚小枫表现太奇突,无极门中,没有人学过五行大挪移的身法,楚小枫是唯一的例外。

奇怪的是,没有人去问楚小枫,白凤没有问,董川也没有问。

这时,一阵阵浓烟,从后处升了起来。

奉命放火的丐帮弟子,显然已经发动。

这时,万花园中人影闪动,数十个抱着长剑的大汉,快速的奔了出来。

当先一人,身着白衣,冷冷喝着:“都给我站住。”

楚小枫停了下来,绿荷、黄梅、红牡丹也都停下。

陈长青、白梅等,也都停了下来。

数十个剑手,疾快的围了上来。

白衣人居中而立,手握剑柄,道:”这个是谁杀的?”

楚小枫道:“我!”

白衣人道:“抬下去。”

两个剑手奔行过来,抬起了景二公子的尸体,退入万花园中。

显然,这些人都是剑手,却还不知道这万花园中有根恶毒的埋伏。

白衣人道:“你叫……”

楚小枫接道:“在下楚小枫。”

白衣人道:“你可知道杀人偿命这句话么?”

楚小枫笑一笑,道:“诸位此来可是想替景二公子报仇么?”

白衣人带来的剑手,除了两个人抬景二公子的尸体退入万花园之外,尚余二十八个剑手,分随在那白衣人的身后。

冷厉一笑,白衣人抽出了长剑,缓缓说道:“不错,咱们正要替二公子报仇。”

楚小枫道:“好!那诸位可以出手了。”

白衣抬头看去,只见丐帮弟子不下数十位,已各自举起手中的兵刃,准备出手。

除了丐帮的弟子之外,还有无极门中人也都亮出了兵刃。

双方已成了剑拔弩张之局,一场群战,一触即发。

楚小枫淡淡一笑,道,“景二公子是我杀的,诸位如若要替景二公子报仇,对我出手就是。”

董川大步行了过来,道:“师弟,你肩伤未愈,休息一下,这几个人交给师兄啦。”

成中岳、宗一志,迅速迎了上来。

楚小枫微微二笑道:“成师叔、大师兄,你们不妨休息片刻这一阵暂时交给小弟如何?”

董川道:“师弟,你的伤……”

楚小枫道:“这不过是万花园中的三流杀手,老实说,小弟虽然受了点伤,但自信还能应付他们。”

董川笑一笑道,“我知道,师弟有此能力,可是为什么不让我们出手呢?”

成中岳道:“是啊!小枫,就算你还有余力,可是,我们都闲着没有事啊!”

董川道:“师弟……”

楚小枫道苦笑一下,道:“掌门人,成师叔,你们教过宗师弟那三招剑法没有?”

成中岳道:“我已传给他了,只不知否已经熟练了。”

宗一志道:“小弟熟练了。”

楚小枫道:“那很好,你们要保护我,对付他们第一流的杀手。”

董川突然间著有所悟,道:“好,就照师弟的意思,我们退后一些。”

当先向后退开,连同丐帮中人,也都向后退去。

白衣人冷眼旁观,发觉了情形有异,冷冷说道:“楚小枫,你准备好了么?”

楚小枫缓缓拾起一把断剑,道:“好了,阁下可以叫他们出手了。”

他血流不已,虽然未伤到筋骨,但伤得亦不太轻。

老实说,在场之人,很多都想不明白,他何以要出手迎敌。

白凤第一个忍不住,低声道:“爹,你看小枫为什么要独立迎敌,是逞强,还是好胜。”

白梅道:“这孩子一向神出鬼没,连我也有些想不明白了。”

白凤道:“爹也不知道?”

白梅道:“嗯!有一点不通。”

白凤道:“那我就叫住他吧?”

白梅道:“不!不要叫他,这孩子作事,有一点神出鬼没的味道,老实说,连我也有些想。不明白,但他必有深意。”

绿荷、黄梅、红牡丹,全部亮出了兵刃,守在楚小枫的身侧。

楚小枫笑一笑道:“绿荷,我用不着你们出手。”

绿荷道:“公子,我们……”

楚小枫道:“你们退后三步,等我落败时,你们再出手不迟。”

三婢互相望了一眼,缓缓向后退开。

楚小枫断剑平胸,半侧身躯,不禁一皱剑眉。

显然,他的伤势,还在疼痛。

忽然间,楚小枫侧身而上,道:“诸位不出手,在下要出手了。”

白衣人冷笑一声,长剑斜指,三个劲装剑手,疾迎上来,多支剑,合围楚小枫。

楚小枫断剑护胸,突然一个快速转身。

但闻一阵金铁交鸣之声,传入耳际,楚小枫忽然间冲出了三个剑手的围困。

但见他身子连续转动,人和剑浑为一体,冲入了剑手中。

那是奇怪无比行动,倏忽之间,已由剑手群中转了出来,闪到了绿荷等三个婢之后。

搏杀忽然间静止下来。

绿荷、黄梅、红牡丹,都举起手中的长剑,同时左手,也握住了暗器。

楚小枫忽然间,闪到了三人身后,使三人心中感到了很大的快乐,也使她们觉得责任的重大,无论如何要保护好楚小枫,挡住对方全力的一击。

那知事情竟然大出意外,静寂如死的对峙之中,忽然间有两个剑手倒了下去。

这些剑手之间,分布的距离,并不太远,一个人倒下去,就会撞到别外一个人。

但闻一阵蓬蓬之声,不绝于耳,数十个剑手,眨眼间倒下了一大半。

没有倒下去的人,仍然静立着不动。

陈长青、白梅,都看得愣住了。

董川、白凤、成中岳,更是看的心中震动不已。

他们想不出这是什么剑法,这完全不是无极门的剑路。

再看楚小枫时,脸色却一片青白,伤口迸裂,鲜血沿着手臂流了下来。

白凤缓步行了过来,低声道:’小枫,你又受了伤。”

楚小枫道:“没有,只是旧伤迸裂,出了一点血。”

白凤冷冷说道:“孩子卜这本来不必你出手的,你为什么要出手?”

楚小枫低声道:“我想试试自己的剑法,这一批杀手,该是他最弱的一批人。”

白凤的脸色,仍然很严肃,缓缓说道:“小枫,你太逞强了,看看你的脸色……”

白梅和董川都行了过来。

白梅摇摇手,阻止白凤再说下去,低声道:“小枫,是不是需要坐息一下?”

楚小枫道:“晚辈遵命。”转身向后行去。

绿荷、黄梅、红牡丹,紧随身后。

楚小枫行约百余步,在一株大树之下,盘膝坐下,闭上双目。

他实在很累,适才一击,消耗去他十之七八的真力。

红牡丹屈下一条腿,跪在地上,重新替楚小枫的左肩敷药。裹伤。

白凤没有跟过来,白梅却随在身后而来。

在群豪之中,白梅对楚小枫了解的最深,对他的事情,也了解的最多。

白凤能容下三妖女,追随在楚小枫的身侧不闻不问,他是出于白梅的劝说。

这地方,应该已经很安全,距离万花园虽然不太远,但却有数十名丐帮中第一流高手,守卫其间。

白梅蹲下身子,低声道:“孩子,有事情交代我么?”

楚小枫轻启双目,微微一笑,道:“老前辈确是晚辈的知音。”

白梅笑道:“孩子,那是因老夫对你的事,知道的多了一些。如若真谈到你的知音,丐帮的黄老帮主,才是你的知音人了。”

楚小枫笑道:“这个,晚辈倒是不敢高攀。”语声一顿,接道:“老前辈,告诉董掌门师兄,要他们全神贯注,对付黑豹剑士。”

白梅一怔,道:“怎么,黑豹剑士也在万花园中?”

楚小枫道:“至少有一部分,如若景二公子是这花园中的首脑,他会召集一部分黑豹剑士来。”

白梅道:“除了无极门中人,很难阻止黑豹剑士奇特的攻势

楚小枫道:“对!一志师弟的剑招,不知道练得怎么样了?”

白梅道:“他人一清醒就练,董川也传授得很用心,但他是否练得很熟,那就很难说了。”

楚小枫道:“希望他练得很熟了,也好多一个人对付黑豹剑士。”

白梅道:“小枫,最重要的是,你的伤势要快些好……”

楚小枫接道:“其实,晚辈的伤势,并不要紧,只是师娘要我休息,晚辈不忍拂她之意。”

白梅笑一笑,道:“其实,你伤得不轻,只不过,你还支撑得住。”

楚小枫道:“老前辈,目下重要的事情,第一,是要想法子对付黑豹剑士;第二,当心一把大火会把万花园中的剑士,全部赶了出来,他们人多势众,那一挤,势必会把万花园中的高手,全部撵了出来,那时,他们情急拼命,势必会有一场激烈的搏杀,就算丐帮和排教,人手众多,只怕也无法挡住他们冲击之势。”

白梅点点头。

楚小枫道:迎敌的办法,是把丐帮和排教的弟子,暂时埋伏起来,等万花园中人冲出来的时候,共发一阵排箭,施用暗器,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白梅道:“好!我立刻去告诉陈老叫化子,叫他们丐帮和排教中人,好好的安排一下。”

楚小枫道:“我们已掌握了主动,用不着和他们全力硬拼。”

白梅赞许的笑一笑,转身而去。

楚小枫却招过三婢,说道:“我传你们的剑法,练熟了没有?”

绿荷道:“我们虽然很用心在练习,但却一直没有练习得太好。”

楚小枫笔一笑,道:“等一会,如若黑豹剑士出现,你们就一齐出手,想法子助丐帮一臂之力。”

绿荷道:“公子,你要我们去对付黑豹剑士么?”

楚小枫道:“是!”

绿荷道:“公子,黑豹剑士使的招法,很怪异,我们三姊妹无法接下他们一招。”

楚小枫笑一笑,道:绿荷,你可是很怕死?”

绿荷道:“婢子不是怕死,而是,我们根本没有法子帮忙,上去。也是白白送了一条命。”

楚小枫道:“你们三个人练的剑法,就是黑豹剑士的克星,”

绿荷道:“真的?”

楚小枫点点头,道:“不过,是不是需要你们出手帮忙,眼下还难预料,如若无极门中我那几位师兄弟,可以对付,就用不着你们出手了,如若他们人手不够,你们就出手帮忙。”

绿荷道:“到时候,公子尽管下令,我们听命行事。”

这时,万花园后,已然冒起了浓烟。

显然,丐帮弟子,已经放起了火。

出人意外的是,万花园中,并没有人冲出来。

只见园中繁花依旧,静静的不见人踪。

火势蔓延得很快,不大工夫,火势己然进入了万花园。

楚小枫双目圆睁,望着逐渐蔓延开的火势,心中念头飞转,根本就没有在休息。

忽然间,楚小枫若有所悟,霍的跳了起来,高声说道:“快些退开。”

陈长青,白梅,疾如沤星一般奔了过来,道:“小枫,什么事?”

楚小枫道:“要他们快些撒走,越快越远越好。”

陈长青,白梅都是老江湖了,闻言立刻警觉,高声说道:“要他们快些撤退。”

两个人声音很大,有如警钟震耳一般。

楚小枫也高声叫道:“诸位请快些向后撤,万花园中,埋有火药。”

埋伏的丐帮弟子,都听到了,陈长青和白梅的喝叫之声,但却守在原地未动。

但楚小枫这一声喝叫,却如巨雷贯耳一般,立刻间,人影闪动,纷纷向后退去。

绿荷低声道:“公子,咱们也走吧!”

楚小枫道:“硬撑下去,死了就乏味得很。”转身向后奔去。

这些人,都是身负武功之人,奔行极快,眨眼间,人已走出百丈之外。

就在些时,万花园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惊天动地的爆裂之声。

有如山崩海啸一般,先是一股水柱,冲天而起,紧接着,花树枝叶,挟带着无数的砂石,飞了起来。刹那间,砂土弥天,景物消失,全都被砂上给遮了起来。

飞起的砂土,飞溅到数十丈外。

整座的万花园,似是飞了起来。

紧接着是一片冲天的火焰,距离数丈的丐帮弟子,都感受到了那炙人的热力。

幸好丐帮和排教的弟子们,撤退得很快,也退得够远,如若他们再晚上片刻,只怕有大部分要伤在这火药桐油的爆烧之下,

望着那遮云蔽天的火势,陈长青低声说道:“好厉害的埋伏,一爆之下,毁了整座的万花园。”

白梅道:“除了景二公子,和小枫杀的那一批剑士之外,一个人也未见出来。”

楚小枫道:“毁去了所有的痕迹,厉害呀!厉害。”

白梅道:“小枫,这一爆炸,只怕毁去了咱们所有的线索。”

楚小枫道:“也毁去了所有可能留下的痕迹。”

白梅道:“他们实在够残忍,至少有上百名自己人,陷入那烈焰飞砂之中。”

陈长青道:“没有一两个时辰,只怕也无法进去。”

这时,万花园中,断树残枝,突然烧了起来。

整个万花园,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绿荷苦笑一下,道:“二妹,三妹,如非楚公子把咱们带出来,只怕也限陷身于那一片火海中。”

白梅道:“小枫、现在,咱们应该如何下手?”

楚小枫摇摇头、道:“一时间,晚辈也想不出该如何?”

陈长青道:“老办法,咱们在襄阳府中大肆搜查。”

楚小枫道:“只怕很难搜出一点线索,他们毁去了万花园,也就是这个用意,不要咱们找出点证据,以免循线追索。”

白梅道:“总不能就这样放开手吧?”

楚小枫道:“自然不能,但他们的暗枪太隐秘,咱们要想找出他们来,不太容易,那就想办法,要他们来找咱们,那就容易多了。”

白梅道:“可是,用什么办法才能要他们找上门呢?”

楚小枫道:“咱们已经决定了要钓鱼,那就必须要饵。”

白梅道:“谁作饵呢?”

楚小枫道:“最好是师娘和一志师弟。”

白梅道:“只要她最适当,我就会说服她一口答应。”

楚小枫道:“白老前辈,要他们下令,回到襄阳城中吧?”

陈长青道:“楚少侠,一个组合,对待自己人如此冷酷。实在是,出人意料。”

楚小枫神情肃然的说道:“景二公子如若存心伤害咱们,他有他多的办法,只要想法子,把咱们诱人万花园,就可以一举毁灭了……”

白梅一皱眉,道:“前两天,咱们都在万花园中,他们为什么不要下手。”

楚小枫道:“我也觉着奇怪……”

陈长青道:“这么看来,他们并非是,只对贵门了。”

绿荷突然接口说道:“公子,我们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地下埋的有火药。”

陈长青道:“楚少侠,难道说真的是景二公子有意的救了咱们。”

楚小枫道:“这件事,要从两面去看,景二公子救了咱们,也并非全无可能。”

陈长青道:“还有呢?”

楚小枫道:“那就是。他们还没有把我们看成最重要的敌人,还不值得发动这个埋伏。”

陈长青道:“回襄阳再说吧,这一个组合,凶残绝伦,千百年来武林中,有不少组合,但像这样恶毒的,确也不多。”

丐帮、排教、云集的弟子,开始撤退。

他们集零为整而来,又化整为零而去。

楚小枫、白梅、陈长青、董川等回到了襄阳城中,陈长青立刻去晋见老帮主,报告经过。

白凤却把无极门中人,召集在一处,研商策略。

董川以无极门掌门人的身份,首先发言,道:“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万花园,却不料是这么一个结果,如若黑豹剑士就住在万花园中,势必已埋骨其中,咱们只怕无法替那些惨死的师兄弟们报仇了。”

白凤道:“小枫,你有什么看法?”

大约是,白梅已经透露了一点情形给他,他先问楚小枫。

楚小枫道:“弟子觉得,万花园只是那个组合的一个重要分舵,黑豹剑士,也未必全住在那里面……”

董川接道:“师弟的意思是……”

楚小枫接道:“看今日情形,小弟感觉到,这个组合,志在整个江湖,咱们无极门不过是他们选择的第一目标而已。”

董川道:“七师弟的意思是……”

楚小枫接道:“唉!大师兄,无极门被杀的数十条人命大仇,固然要报,但最重要的是,要找出几个卧底的人……”

董川接道:“有卧底人,是谁?”

楚小枫道:“大师兄,不觉着几个师兄弟生未见人,死不见尸,有些奇怪么?”

董川点点头;道:“对!对……不过,他们会不会也在万花园中遭活埋了。”

楚小枫道:“小弟不敢说,他们不在万花园中,不过,他们才是罪魁祸首,决不能放过。”

董川道:“欺师灭祖,必得惩处,可是如何找他们呢?”

楚小枫道:“找他们不太容易,想法子要他们来找我们。”

董川道:“有什么法子呢?”

楚小枫道:掌门师兄,这个小弟不敢妄言。”

董川道:“自己人,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楚小枫道:“万花园毁于一旦,那个组合中人,对我们无极门,必也恨之入骨,只要咱们使他们觉着有下手的机会,他们可能会有行动。”

董川道:“这法子不错,我是掌门人,他们会不会对我下手?”

楚小枫道:“他们最恨的人,可能是师母,最想掳到手中的人,可能是一志师弟……”

董川道:“小枫,一志师弟,已然受了不少委屈,刚刚离开对方的掌握,如何还能要他涉险呢?”

楚小枫道:“小弟也是这样的想法……”

白凤接道:“你们不用为难,一志虽然脱险不久,但他不能离开江湖,难免要过着刀头上舐血的生活,也不能因为一次被擒,就此畏缩不出了。”

白梅道:“对!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应该振作奋发,不能因一时挫折就失去了勇气,一志应该多磨练磨练。”

楚小枫道:“目下江湖情势,丐帮和排教,都已了然内情,这一个组合,并非只对我们无极门。”

董川道:“哦!”

楚小枫道:“所以,这两个门户,都会出动精锐,和我们合作。”

成中岳道:“小枫,咱们也不能完全依靠排教和丐帮中人,我们自己要想出一套办法,严密保护他们。”

楚小枫道:“师叔说的是,小侄也是这个想法。”

成中岳道:“这件事,和丐帮商量了没有。”

楚小枫道:“还没有和他们提过,小枫觉着,这要师母和一志师弟同意之后、再和他们商量。”

白凤道:“好吧,你去和丐帮陈长老研商一下,看看如何安排。”

成中岳道:“小枫,先不谈丐帮的事,咱们要如何布置。”

楚小枫道:“小侄觉着,师叔。小枫,都要出动。”

成中岳道:“全力以赴,自然不在话下,问题是,咱们如何行动,才能及时支援。”

楚小枫道:“小侄准备扮面一个从人,和师母,师弟,走在一起。”

成中岳道:“我呢?”

楚小枫道:“师叔只怕也得受一点委屈了。”

成中岳道:“好,你说说看,我如何才能守在师嫂和一志身侧,不使他们怀疑。”

楚小枫道:“景二公子这个人,师叔见过了,他不过是那组合中派在外面的一方主事人物,但他的武功才智,都属一流,所以,败亡,是他低估了咱们,真正的首脑,自然高明得很,咱们守在师母、师弟身侧,也无法瞒过他们……”

成中岳接道:“那不是白费工夫了?”

楚小枫道:“那倒不是,万花园被毁的仇恨,使他们创伤很深,但真正的详情,因景二公子一死,他们也无法完全知道,所以,这笔帐,他们应该还记在咱们无极门的头上。”

白梅点点头,道:“嗯!不错,他们不会太重视咱们。”

楚小枫道:“敌人越是低估咱们,咱们成功的机会就越大。”

白梅道:“丐帮和排教,如何和咱们配合呢?”

楚小枫道:“这个,要和陈长老研商了,要他派出一些精明的弟子,暗中保护,最好能约定一些隐秘的传讯之法,也好互通消息。”

白梅道:“这办法可行。”

董川道:“小枫师弟,我呢?”

楚小枫道:“掌门师兄,只怕也要受点委屈了。”

董川道:“不要紧,你说吧?”

楚小枫道:“事实上,咱们无极门,只有这几个人,人人都要担当大任,唉!但愿此地事情,早点办完,咱们还得找北海骑鲸门下,了断师父的恩怨,至于详细计划,小弟已有腹案,请师叔和掌门师兄指教。”

董川点点头,道:“好!你说吧。”

楚小枫道:“目下丐帮和排教中人,都已经知道了内情,至少,他们明白了咱们无极门是为武林同道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对方并非只是对付我们无极门,我们只是第一个受害的门户罢了。”

董川道:“这个,陈长老知道么?”

楚小枫道:“知道了。”

董川道:“小枫,你说说看,就咱们无极门中人手,如何保护师娘和一志师弟。”

楚小枫道:“小弟的想法是,咱们无极门中人全体动员,走在一起。”

董川道:“如何一个走法呢?”

楚小枫道:“凡是什么行动,咱们可以先到那里埋成暗桩,由师叔和师母及一志师弟走在一起,再有绿荷、黄梅、红牡丹,前后相护,这样大概就并不多了。”

董川道:“你和我,弛援接应。”

楚小枫点点头,道:“对!”

董川道:“小枫,这布置好像不错,但如何一个行动法呢?”

楚小枫低声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白梅、董川等,都听得暗暗点头。

几人刚刚商量好,陈长青也正好匆匆的赶来,道:“你们都在这里?……”

白梅接道:“怎么样?有什么重要的事?”

陈长青道:“刚才,老帮主告诉我两件事……”

白梅接道:“什么事?”

陈长青目光转注到楚小枫的身上,道:“这件事,恐怕要麻烦小枫一超了。”

白梅道:“麻烦小枫一趟,怎么回事?”

陈长青道:“敝帮刚刚得到了一个消息,一辆豪华的马车,驰入了襄阳。”

白梅道:“哦!车上坐的什么人?”

陈长青道:“车上坐了一位姑娘,赶车的是个老妈子。”

白凤一皱眉头,道:“老前辈,这和小枫有什么关系呢?”

陈长青道:“那位姑娘进入襄阳城中,沿途杀伤了十二个人

白梅接道:“都是些什么人?”

陈长青道:“自然是敝帮的人。”

白梅道:“都死了?”

陈长青道:“没有,所有的人,都是被一种很微小的东西打伤厂穴道。”

白梅道,“豆粒打穴神功。”

陈长青道:“就是那一类的工夫,敝帮已派出了四个弟子。”

案贤菇亍

白凤接道:“要小枫去?”

陈长青道:“本来,我要去的,但敝帮主,却要小枫去一趟。”

白凤轻轻吁一口气,道:“陈前辈,为什么一定要小枫去呢?”

陈长青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老帮主是这么吩咐的。”

白梅道:“老帮主既然这么说了,想必有他的道理……”,语声一顿,接道:“老叫化子,只有小枫一个人去么?”

陈长青道:“神出鬼没之外还有两个本帮精锐弟子。”

白梅道:“都是年轻人?”

陈长青道:“是!”

白梅道:“老帮主的意思是……”

陈长青道:“他老人家这么吩忖下来,但却没有说明为什么?”

白梅道:“哦!”回顾了楚小枫一眼,道:“小枫,你自己有什么意见?”

楚小枫道:“晚辈没有意见,既然老帮主吩咐下来,我想应该走一趟!”

陈长青回顾了董川一眼,道:“掌门人意下如何?”

董川道:“老帮主差遣,自然是非去不可,小枫,你去一趟吧。”

楚小枫站起身子,道:“陈前辈,贵帮中要去的人,现在何处?”

陈长青道:“他们己准备好了,现在门口处,恭候大驾。”

楚小枫抱拳对白凤一礼,道:“小枫告退。”转身出厅而去。

白凤没有一言嘱咐,只呆呆的望着楚小枫的背影。

陈长青轻轻叹息一声,道:白兄,董掌门,丐帮在襄阳的人手不少,但老帮主却偏偏要楚小枫出动,这一点,老叫化也想不出原因何在?”

白梅道:“老帮主神机妙算,非我等可预测,也许他有作用吧。”

白凤道:“陈前辈,我们能不能派入接应小枫?”

陈长青道,“我看这个不用了,老帮主似乎已经有了准备。”

白凤道:“那就好,我们也可放心了。”

这句话,说的语意双关,那就是说,楚小枫交给你们了,要是出了什么事,由你们丐帮担待。

陈长青是何等老练的人,如何会听不懂白凤的弦外之音。

但老江湖,有老江湖的一套,听见装作未听见,笑一笑,对白梅道:“白兄,那晚上,老帮主和小枫出去了一趟。”

白梅点点头,道:“是啊!”

他心中明白,陈长青朋着是在问自己,事实上,是要把这件事,说给白凤明白,楚小枫和帮主之间,早有关连,你们局外人,自然不知道内情,用不着拇什么心。

陈长青道:“老帮主和楚少侠,单独的谈了很久,是吧?”

白梅道:“不错,不错,他们一老一少,一见如故,谈得很是投机。”

白凤呆了一呆,道:“爹,这件事怎么我不知道。”

白梅暗忖:“兵凶战危,对方既然上路上用豆粒打穴放倒丐帮弟子,自然是一位高明绝顶的人物,楚小枫就算有九成机会,也有一成失败的可能,这就必须得先在无极门中的心理上,打下一点基础,使他们情感上,理智上,能答应这件事情。心中打定了主意,立刻笑一笑,道:“他们一老一少,谈得水乳交融,连我都不许听,我也不知道他们谈的什么?”

话已经说的很明白,白凤听得懂,连董川那佯板板正正的人,也听得了然心头了。

点点头,董川说道:“老爷子的意思,可是说,小枫和老帮主之间,早已经有厂什么约定,对以?”

白梅道:“这个就不是局外人所能够清楚了。”

董川道:“如若他们早有了什么约定,那就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了。”

陈长青哈哈一笑;道:“对!敝帮帮主和小枫之间的约定,不但贵门中人不知道,就是敝帮,也是无人知晓。”

董川笑一笑,道:“其实;贵帮大批人手,赶到襄阳,还不是为了我们无极门的事,这一点,我们无极门没有法子报答,别说一个楚小枫了,就是要我们无极门全体出动,我们也不能说个不字。”

陈长青道:“董掌门,朝延有法,江湖有道,我们丐帮欠过无极门的,丐帮由老帮主起,丐帮中执事人,都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可以说我们是来报恩,也可以说我们来为武林正义效命,但我深入了一步,发觉都不是……”

董川道:“那是什么?”

陈长青道:“自救,无极门遭遇的惨事,只是一个起头,幸好,这个起头,被我们很快的发觉了。”

董川道:“哦!”

陈长青道:“敝帮中有很多人在此,老帮主都不差遣,却要借重楚小枫,这说明了他的重要,你们在帮丐帮的忙,也在帮整个武林同道的忙。”

这一顶高帽子很有力量,压的董川和白凤都有些无话可说,觉着心中很难过,但又很舒畅。

还是白梅老练,笑一笑,道:“老叫化子,话是不错,老帮主很看得起小枫,那是他的光荣,整个无极门都会引以为荣,但他的师母,师兄,总不能说,坐视着事情发展,你们丐帮既然派有接应的人手,无极门似乎是也应该派出几个人去接应。”

陈长青心中暗道:”究竟还是老姜辣,这件事,无法推倒不如干脆答应下来,”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这倒是应该的,我想,贵门要派人出去,也应该稍微改扮一下。”

董川道:“行,目下江湖情形诡异,似乎是不大适宜以真正面目在江湖上走动了。”

白风道:“本来,我们也想好了一套防敌办法,还想找你陈前辈商量商量,但看起来,好像是用不着了。”

陈长青道:“什么办法,可否先说给老叫化于听听”。

白凤道:“可以,不过,现在不是时机,这件也是小枫的计划,等他平安回来,咱们才能详谈。”

陈长青苦笑一下,道:“好!你们准备去几个人?”

白凤道:“无极门下只有这几个人,要去,我们一起去吧!”

陈长青道:“这个,不太好吧!我看至多去两个人。”

董川道:“我去?”

白梅道:“好,一志也跟去,小枫救了你,你也该为小枫尽点心力。”

董川、宗一志立刻开始改扮。

且说楚小枫,行到大门口处,神出、鬼没,早已在门口等候。

事情好像很紧急,两个丐帮弟子也改了装来,是两个从人的模样。

神出、鬼没,本来长像就不错,这一改扮,倒也清秀。

两个人,都佩上了长剑。

楚小枫笑一笑道:“两位,怎么变了样子啦?”

鬼没王平笑一笑,道:“这叫虎走千里吃肉,狗走千里吃屎,咱们比起你楚公子,永远是差了那么一截。”

楚小枫道:“哦!这怎么说?”

王平道:“咱们现在是楚公子的从人小厮:你有三个好丫头,再加上咱们两个小厮从仆,那才够公子派头。”

楚小枫道:“这倒是委屈两位,还向两位呢?”

周横道:“先走了,咱们也该动身了。”

楚小枫道:“好,走吧,咱们边走边谈。”

王平道:“其实,整个事件,我们也不清楚,听说是要截拦一辆马车,老帮主亲口吩咐,要我们一切听公子的话,就像公子真的从人一样。”

楚小枫道:“两位知道马车在哪里吧?”

王平道:“这倒不用费心,本帮中人,会告诉我们马车的去处。”

在丐帮弟子的沿途指引之下,三个人很快追上了马车,那是辆黑色的篷车,低垂的车帘,看不到车中情形。

赶车的是一个灰白头发的老妪,一脸冷肃神色,就像世上所有的人,都欠了她很多钱没有还她一样。

那辆马车在城南数里处的官道上,显见丐帮戒备的森严,距城数十里,都在他们的戒备之下。

虽是大道,但却行人不多,距篷车还有十几丈,道旁一棵大树后,突然闪出一个丐帮弟子,低声道:“就这一辆,小心那老妪手中的长鞭,她已经伤了十几个人。”

楚小枫点点头,放慢了脚步,缓缓向前行去,眨眼间,篷车已到了身前。

双方还有三四丈的距离,马车陡然间停了下来。

赶车的老妪陡然沉下脸来,冷冷说道:“小伙子,尖的不耐烦了?”

楚小枫道:“不,在下还想长命百岁,不想这么早死。”

赶车的老妪,打量了楚小枫一眼,道:“阁下不想死,怎么会挡在马车前面。”

楚小枫道:“这条路好像不专是马车走,人也可以走。”

赶车的灰发老妪,冷笑一声,道:“不错,这条路人也可以走,不过,不闪避马车,那就会被马车撞死的。”

楚小枫道:“哦!不过,在下的看法,这马车么,未必会撞得死人。”

灰发老妪冷哼一声,道:“年轻人,你可是想试试?”

楚小枫道:“不错,我想试试。”

灰发老妪道:“小娃儿,你是有意找麻烦了?”

楚小枫道:“老夫人,你一定这么想,那也是没有法子!”

灰发老妇人,忽然扬起手中长鞭,甩了过去,长鞭划起一股啸声。

楚小枫冷冷一哂,说道:“你怎么可以出手伤人?”

右手一抡,竟然抓住了长鞭,同时暗运内力往回一带!

灰发老妪料敌错误,身形被带下扔倒!

楚小枫疾快的跃到篷车侧面,但见寒芒闪了一闪,三匹拖着篷车的马,突然向前奔去!

马跑了,篷车仍然留在原地。

原来,楚小枫那一阵剑光流转,把三匹马身上的套绳,安全斩断,三匹健马已经恢复了自由。

然一声,马车前冲,摔倒在地上,楚小枫剑出如风,剑尖指向了那灰发老妪!

但那老妪的动作也很快,楚小枫剑未到,人已飞了起来。

楚小枫剑势疾转,一阵波波急响,篷车的车帘,突然落下,

他很机警,动作也很快,车帘落下,人也施展出铁板桥功夫,仰卧下去,紧接连一个倒翻,滚出五尺,才挺身而起,四条绿线,在楚小枫仰卧时,掠面而过!

不知道这是什么暗器,来时无声无息。蓬蓬两声,神出。鬼没二人已倒在地上!

楚小枫人已挺起,转身就扑向了那灰发老妪,他剑招奇厉,那老妪来不及闪避,楚小枫的剑尖已指向了咽喉。

灰发老妪呆了一呆,道:“你……”

楚小枫接道:“我正在火头上,杀机很浓,你如不想死,最好别动。”

只听车中传出一个娇脆的声音,道:“放了她!”

楚小机枫冷冷说道:“好大的口气。”

耳际间佩玲叮当,一个姿容绝世的绿衣少女缓缓行出了车厢。

楚小枫左手疾出如风,点了灰发老妪的穴道:“冷冷说道:“你听着,我两个从人,伤在你的手下,这老婆子也被我独门点穴手法所伤……”

绿衣少女打量了楚小枫一眼,嫣然一笑,道:“独门点穴手法所伤,我倒要瞧瞧什么样子的独门手法。”

楚小枫嗯了一声,道:“姑娘,想试试看能不能解开?”

绿衣少女道:“我想点穴手法,大同小异,独门两个字,未免用得大自负了一点。”

楚小枫横跨一步,拦住绿衣女子的去路,冷冷说道:“姑娘,在下的两个从人,是伤在什么暗器之下?”

绿衣女子道:“你会独门点穴手法,难道就瞧不出他们伤在什么暗器之下么?”

楚小枫道:“姑娘,天下暗器,不下数百种,摘叶可以伤人,飞花亦能杀人,在下只可以看出姑娘的暗器,不是一般的金铁打成。”

绿衣少女道:“听这几句话,倒也可证明你有点见识……”

楚小枫突然高声接道:“姑娘,小心了。”

突然挥剑击出,但见寒芒一闪,绿衣少女被逼退了两步。

绿衣少女满脸讶异之色,道:“好剑法!”

楚小枫道:“过奖。”

长剑一挥,斜里刺出,剑尖直袭向灰发老妪的咽喉。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