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2 章 各逞心机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二章 各逞心机

年来时光,他已得鸟王呼延啸大部真传,从那蓝夫人学艺四月,更是获益不浅,不但内功,招术,都非过去可比,而且对敌之间,也学得沉着异常,是以,目睹蓝福行来,仍不然是静坐动。

但闻那白眉老僧怒喝道:“蓝福,你站住!”

蓝福回过头来,淡淡一笑道:“什么事?”

白眉老僧道:“老衲已经再三说明,这人和金蝉无关。”

蓝福道:“老禅师之意呢?”

白眉老僧道:“让他离开。”

蓝福道:“只要老样师能够答允在下,交出金蝉,在下立时放他离去。”

白眉老僧道:“金蝉已为在下放人后院并中,你们如有能耐,自去挠取就是。”

蓝福道:“这么说来,老禅师是执意不肯交出金蝉了?”

口中在对白眉老僧讲话,目未回头,右手一探,已抓住了江晓峰的衣领,一举手,把江晓峰生生提了起来。

江晓峰存心激起白眉老僧的抗拒之心,眼看蓝福伸手抓来,也未出手封架,只是运气自保,不让他拿住穴道,任他抓住了衣领。

蓝福仰天打个哈哈,道:“小道士,你刚才发出的掌势,颇有凌厉气势,怎的竟会避不过老夫这一招擒手法?”

江晓峰道:“你突然出手,暗算伤人,算不得英雄人物。”

蓝福冷冷说道:“老夫无暇和你多费口舌。”

右手回转,拍向江晓峰的前胸。

江晓峰心中知晓,这一掌如若被他印上,定是伤的很重,正待出手抗拒,瞥见那白眉老僧与他右手一探,闪电、奔雷一般的托住了蓝福的右肘,道:“蓝福,你不能滥杀无辜,快放开他。”

篮福微微一怔,道:“老禅师这些年来,禅功是越来越精进了。”

暗中气贯左臂,陡然一回手,撞向那白眉老僧。

白眉老僧一袭冽裟无风自动,右手微微一抬,使蓝福一肘撞空,口中说道:“蓝老管家,你肘间关节被拿,仍有反击之能,老衲佩服的很。”

蓝福希望一肘能撞伤那白眉老僧,至少可逼他放了拿住自己肘间的右手,哪知不但未能如愿,反因肘势落空,强劲的内力,带动身子,直问云榻之上撞去。

但他究是非凡人物,至腿一触木榻,借势一稳身子,收回内劲。

凝目望去,只见那白眉老僧的右手,仍然抓住自己左肘间的关节。

这一回合交接,虽非拳掌,刀刃相搏,但凶险尤有过之。

蓝福暗暗吸一口气,右手五指缓缓松开,放下了江晓峰。

白眉老僧也缓缓放开了蓝福的左肘,道:“老衲无意和蓝大侠为敌,也无意和你动手……”

蓝福道:“但你刚才已动手了。”

白眉老僧道:“老衲只是不准你滥杀无辜。”

蓝福望了江晓峰一眼,道:“这小道士今天死定了,除非老禅师能在武功上胜了我蓝福。”

白眉老僧摇摇头,道:“老衲如有和你动手之心,适才就可制造机关,错开你肘间的关节。”

蓝福冷笑一声,道:“我能转穴移位,并有三阴气功护身,老禅师不肯伤我,不觉着太夸口一些了么?”

白眉老僧怔了一怔,道:“你练了三阴气功,可是也练会三阴掌了。”

蓝福道:“不错,老样师可经试试么?”

白眉老僧道:“你练了这等恶毒的武功,无怪是人性大变,已不是二十年前的蓝福了……”

举手对江晓峰一挥,接道:“小施主,除非你存了非死不可的心,现在可以走了。”

江晓峰略一沉吟,道:“我能够走得了么?”

白眉老僧道:“你答应走了?”

江晓峰道:“老禅师似最非要迫我离开,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

白眉老僧听他口风轻松,词意中若有憾焉,心中暗自奇道:“这个道士来的奇怪,而且故意把事情揽到头上,适才发掌,力道雄猛,确非一般江湖人物,难道他是有意而来么?”

只听蓝福冷冷说道:“梁,商两位护法,不论何人,未得我命,如想擅自离开禅房时,尽管下手格杀。”

梁拱北,商玉朗齐齐欠身应了一声。

江晓峰心中暗道:“听蓝福口气,似乎是并未发现公孙成,此人机智过人,必可自保,暂时倒不用替他担忧了。”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老禅师,在下离此禅室,必死无疑,只有寄望老禅师相救了。”

白眉老僧冷哼一声,道:“你自投罗网,不听劝告,老油只怕也无能救得你了。”

蓝福道:“能,只要老禅师要他献出金蝉,不但他可以安然离此,老禅师这弥陀寺亦可安然无羔,此后江湖,不论如何演变,老禅师这弥陀寺,都将是一块乐土。”

言下之意,无疑是许诺弥陀寺,此后不受武林中纷乱干扰。

白眉老僧轻轻叹息一声,道:“老衲遣走僧众,放去金蝉,以身相殉,用心就是希望此后能永绝祸患,弥陀寺不再受武林中风波干扰,想不到你竟是不肯相信老衲之言…”

蓝福长长嘘一口气,接道:“老禅师,在下事务忽忙,不能在此多留,也不愿再多费唇舌,老禅师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交出金蝉,一个和在下动手一分胜负。”

白眉老僧冷冷说道:“老衲已再三说明,全蝉巳放入了后院井中,你们有办法自去打捞,放走这位施主,老油引颈受戮,你携老衲首级,回去复命去吧!

蓝家风突然接口说道:“蓝老护法,这位老禅师是一位得道高僧,他的话,似甚可信。”

蓝福淡淡一笑,道:“姑娘,对他的了解,老奴自信比你深刻,此刻看来,他严似得道高僧,但如姑娘知晓了他昔日的为人,就不会把他看作得道高僧了。”

说话之间陡然回手一把,抓向江晓峰的左腕脉穴。

江晓峰早已暗中运气戒备,本可让开一击,但他默查那白眉老僧,似是还未坚定作拒之心,只好再一次置身险境,以激起那老僧抗敌之心,微微一探左臂,避开了脉穴要害,让那蓝福抓住小臂。

那白眉老僧虽然不计较自己的生死,但对别人的安危,却是看得十分重要,江晓峰这苦肉计,还是真的生了很大的效用。

只是那白眉老僧双眉一耸,冷冷说道:“你当真要老衲出手么?

蓝福冷冷一笑,道:“老禅师太轻淡自己的生死,但对他人的生死,却似是看的十分重要……”

回目一顾蓝家风,接道:“凤姑娘,先斩下这小道士一条右臂。”

蓝家凤略一犹豫,挥剑斩来。

但闻那白眉老僧厉声喝道:“住手!

喝声中一跃而起,直向蓝福扑去。

蓝福冷冷一笑,道:“老禅师终于动火了。”

不退不避,左掌一抬,反向那白眉老僧掌上迎会。

江晓峰也同时发动,身子一闪,避开了蓝家凤,轻灵迅速。奇奥异常,正是金禅步的身子。

蓝家凤微微一征,收住长剑,道:“你!”

只听蓬然一声,蓝福和那白眉老僧双掌接实。

白眉老僧飞离云床的身躯,陡然又退了回来,仍然盘膝坐在原位。

蓝福也被那强猛的掌劲,震得向后退了两步。

江晓峰却借势,用力一挣,挣脱了蓝福手掌中的左臂。

蓝家风叫了一个‘你’字之后,忽生警觉,立时住口,长剑挥动,唰唰唰,连劈三剑。

她原想以凌厉的剑招,逼使对方再用出金蝉步法,哪知江晓峰心中亦有了警觉之心,竟然是不再用金蝉步法,一面施展突穴斩脉的手法,封堵蓝家凤的剑势,一面闪身让避,三剑躲过,兵刃也出鞘,剑握手中。

蓝家风停住剑势,未再抢攻,江晓峰也未再挥剑还击,蓝福长长吁了一口气,冷冷说道:“老禅师这禅室之中狭小,咱们到外面动手如何?”

白眉老僧望了望江晓峰,忖道:这人是何来路,实叫人纳闷,他能从蓝福手中挣脱,足见武功不弱了。

忖思之间,突见蓝福一侧身子,疾向木案上的铜钵抓去。

白眉老僧心中正盘算如何应对今日之局,想阻止已是不及。

突然剑光一闪。寒芒一道,闪电而至,斩向蓝福的右腕。

发剑之人,正是江晓峰。

他剑势迅快,迫得蓝福不得不疾快的缩回右手,避开剑势。

江晓峰一剑逼向蓝福,身子一侧,挡在木案前面。

蓝福双目中杀认浮动。冷冷说道:“好小子,老夫几乎被你骗过……”

目光转到白眉老僧身上。道:“老乔驴不用在装腔作势了,你既早共约好了助手。还故意惺惺作态,难道你出了家,就会无大丈夫气概了么!”

这几句话,骂得十分刻毒,白眉老僧似是已难再按下心头之火,冷笑一声,道:“蓝福,你敢对老衲如此无礼。”

蓝福冷笑一声,道:“你如再故弄玄虚,老夫还要骂出更难听的话。”

白眉老僧缓缓下了云榻。伸手抓起木案上的铜钵,望了江晓峰一眼,道:“小施主,你用尽心机,想挑起老衲抗拒之新,终于如愿了。”

目光转到蓝福的脸上,接道:“这些年来,想必你已经炼成了惊人之技,才这般目中无人,举动狂妄,咱们到后院中去吧!”

蓝福道:“你早该这么痛痛快快动手一战了。”

转身向外行去。

蓝家凤、白眉老僧、江晓峰鱼贯相随,行出禅室后,又穿过两重殿院,到了后院之中。

这时,已是日上三杆时分,雾气尽消,后院中景物清晰可见。

江晓峰目光转动,四顾一眼,只见这座后院十分广大,假山花树,小桥流水,显是经过一番很久时间的经营、布置。

假山旁花树环绕着一片很大的草坪。

蓝福站在草坪中间,一扬手中长剑,道:“老禅师可以出手了。”

白眉老僧淡然一笑,道:“急什么?老衲既答应你,一定领教,不过,这位施主,确非老衲邀请的助手,老衲亦未把金蝉交付于他,此事和他全然无关。你放他离开,咱们立时动手。”

蓝福道:“老禅师,我蓝福走了几十年江湖,岂容人往眼里揉进沙子,相信天下没有非要找死不可的人,他苦苦挑拨你起而抗拒,岂是无因……”

白眉老僧接道:“你硬是不信老衲的话了?”

蓝福道:“我相信他不是你约的助拳人……”

白眉老僧道:“那你为何不放他走?”

蓝福道:“因为他有为而来,老禅师也许不知,但他却是受人遣派而来……”

江晓峰道:“蓝福,你当真是老谋深算,猜的一点不错。”

蓝福忽道:“你敢直呼老夫之名,等一会我要你叫我老祖宗。”

白眉老僧叹一口气,道:“看起来,施主是当真的不想活了?”

江晓峰道:“这叫做在劫难逃,如果老禅师能够战胜蓝福,在下就可以以活命了。”

白眉老僧冷冷说道:“小施主的算盘打错了,老衲胜算不大。”

江晓峰道:“那就没有法子了,咱们只好一起死了。”

蓝福目光转动。只见蓝家凤、梁拱北、商玉郎、都已亮出兵刃,守在四周,沉声说道:“你守着这小道士,不要他逃走就成,我收拾了老和尚,再对付他。”

话声甫落,反手一剑,刺向白眉老僧。

白眉老僧左手托着钵底。右手持着钵盖,铜钵一送,呛的一声,把蓝福剑势滑开。

蓝福道:“你是得道高僧。决不会先行出手,在下不愿再拖下去了”

口中说话,手中剑势未停,唰唰唰连刺三剑。

白眉老僧手中铜钵左挥右挡,把蓝福的剑势,全都滑开。

江晓峰心中暗道:“这老和尚把铜钵当作兵刃,而且钵上还要加个盖子,那是只能防守,不能攻敌了,不论多么高强的武功,如若是只能守不能攻,那是永处劣势,非败不可了。”

只听蓝福冷冷说道:“老禅师密合铜钵,铜钵中有何古怪,可以施展了,再不施展,只怕没有机会了。”

白眉老僧也不答话,凝神而立,双目盯在蓝福长剑之上。

蓝福奇招连出,一口气攻出了二十余剑,尽都为那白眉老僧手ms中铜钵,滑震开去。

这时,蓝福已警觉到对方并非只凭铜钵光滑之力,滑开自己剑势,而是一种很特殊的武功,奇怪的是,他一直不肯出手反击,不知是何缘故……“

忖思之间,突闻那白眉老僧说道:“蓝福,你要攻出几剑才算够?”

蓝福停下剑势,道:“你如不肯还手。咱们永远无法分出胜败了。”

白眉老僧道:“你如是一百剑不能伤害到老衲,难道还要再攻一百剑么?”

蓝福道:“不错。除非你能杀了我,或使我失去了再战之能。”

白眉老僧皱皱眉头,道:“老衲不愿杀人。”

蓝福道:“那只有等着被杀了。”

再度挥剑而攻。

这次,剑路大变,专削白眉老僧握钵的双腕,但见一道银芒,翻转飞腾,绕着白眉老僧的铜钵和双腕飞旋。

这法子真是恶毒无比,白眉老僧顿然被迫得手忙脚乱。

那老僧手中铜钵,虽然防守的招术佳妙,但他无法反击,先机已失,蓝福改变打法之后,剑势只攻双腕,又正是攻其脆弱之处,那白眉老僧勉强支持了十余招,被蓝福一剑刺中左腕,僧袍破裂,伤及肌肤,鲜血涔涔流了出来。

奇怪的是那白眉老僧,仍是只采守势,手中铜钵疾如轮转,封挡蓝福的剑势。

能和蓝福拼斗数十招,非具有非常的武功莫办,但使江晓峰想不通的是,这白眉老僧何以只守而不攻呢。

心中百思难解,忍不住失声叫道:“老禅师你如再不还手,不但你死定了,就是在下也得陪上一条命了。”

他心中明白,这白眉和尚,对自己的生死之事,早已全不关心,但对别人的生死,却是重视异常。

只听白眉老僧应道:“老衲还可按他十几招,你如是要命,怎不借机逃走?”

江晓峰仍不见他还手,却要自己逃命,不由心头火起,冷冷说道:“我如要走,早就走了,你如是一定想死,在下也只好奉陪了。不过,在下觉着大师死得十分不值。”

说话之间,蓝福剑法已变,招招快如闪电,白眉老僧已然被刺中了十余剑,一件袈裟,破裂了十余处,处处见血。

但见铜钵招数也极神妙,总是不让剑势刺中要害,虽然身中十余剑,满身浴血,但都在肌肤之上,仍未失再战之力。

江晓峰只看的暗暗心惊,忖道:“他浴血而战,长斗下去,失血过多,就算不被蓝福杀死,亦将因失血过多而亡,得设法让他休息一下才是。”

他自得鸟王呼延啸和蓝夫人传授武功之后、艺业大进,尤以蓝夫人相授的武功,虽非是整套的剑术、拳法,但大都是保命、制胜的绝学,这些日子中,又服用松溪老人的灵丹,感觉之中,内功亦有很大进境,或可和蓝福一战。

暗中估量敌我形势,正待接替白眉老僧,耳际间却响起了蓝福的声音,道:“老禅师还是不肯认输么,在下已经剑下留情了”。

白眉老僧纵声而笑,道:“老衲可以战死,却别想叫我认输。”

江晓峰冷笑一声道:“老禅师视死如归的豪气,虽然可佩,但死有重如泰山,轻如鸿毛,老禅师一味求死,却不计死的值也不值。”

说话中一个飞跃,长剑探出,一式“风起云涌”,哐哐哐三声金铁交响,挡开了蓝福的剑势,接着说道:“老禅师暂请休息一下,让在下试试蓝福的武功如何?”

他出手一剑,不但使蓝福大为惊讶,那白眉老僧也同样心头震动,想不到这位衣着破损的小道士,竟然是剑术名家。

江晓峰一剑封挡开蓝福剑势,接着又一招“烽火千里”,长剑闪起了一片剑花,凌厉的剑招,把蓝福迫的向后退了两步,横身拦在了白眉老僧的身前。

蓝福愕然问道:“阁下什么人?”

江晓峰略一沉吟,道:“在下么?严惩恶。”

蓝福道:“严惩恶,从没有听人说过啊!”

江晓峰笑道:“凡是武林伪善,邪恶之徒,在下都要严而惩之。”

蓝福恍然而语,怒道:“好狂的口气。”

长剑一振,刺了过来。

这一剑,招式奇幻,若点若劈,长剑快近胸前,真叫人无法分辨他刺向何处?

江晓峰心中早已盘算,如若和他缠战下去,被他瞧出剑路,自己恐难是敌手,趁他还未了然自己身份之前,给他迅雷不及掩耳的快攻,如能伤得他,或是把他惊走,那是最好不过了。

他心中早已打好了主意,眼看蓝福一剑刺来,立时一个大转身,长剑保身的,哐一声震开了蓝福的长剑,直向蓝福刺去。

这变化大出武学常规,蓝福长剑攻出,还未来得及收回,江晓峰人已刺进蓝福怀内,手中长剑忽的推出,一片剑光,直斩过去。

这一招是蓝夫人所授绝技之一,名“天女散花”,妙在那抱剑一转,灵巧异常的欺近了敌身,然后剑洒一片银芒,不伤剑下,那是绝无仅有了。

但那蓝福确有人所难及的非常武功,千钧一发之间,突然一吸气,腿不打弯,脚末移步,硬绷绷的向后退了两步。

他应变虽快,仍被江晓峰的剑势扫中小腹,衣袍破裂。

鲜血泉涌而出。

江晓峰不待蓝福有还手的机会,立时飞跃而起,纵起一丈四五尺高,又头下脚上,飞扑蓝福。

这一招却是呼延啸的飞禽身法中的利害招术,“大鹏搏翅”。

他片刻之间,连出奇技,都是冠绝一代之学,蓝福虽然身负绝技,也被他闹的手忙脚乱,眼看长剑落下,不顾伤势,振剑而起,剑绕顶门,幻起一片银虹,一阵金铁交鸣,双剑触接一起。

江晓峰就借双剑交触之力,陡然一沉身子,头上脚下翻了过来,蓬然一脚,踢中了蓝福左肩。

这一脚力道极猛,只踢的蓝福连打了两个跟头,滚出去六七尺远。

蓝福虽然连受重创,但他凭籍深厚的功力,强提真气一挺而起,右腕一扬,把长剑直掷过来。左手按在伤处,一面说道:“你们快走。”

蓝家凤、梁拱北、商玉郎,目睹蓝福狼狈之状,心中无不大惊,几人心中明白,蓝福武功,强过自己甚多,如若他不是对方敌手,自己上去,无疑是白送往命。听他叫走,立时转身向外奔去。

江晓峰一剑拔开蓝福投来兵刃,雄心陡生,暗道:这蓝福乃是蓝天义为非作歹的第一助手,今日能够把他除去,也可一挫蓝天义的锐气。

一转念间,杀机突生,飞身而起,连人带剑,直飞过去。

蓝福大喝一声,右掌霍然劈出,人却就地一滚,闪到八尺开外。挺身而起,疾如飞失而遁。

江晓峰但觉蓝福劈来掌势中,加着一股阴寒之气,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心中不禁一怔。

就这一怔神间,蓝福已走得踪影全无,两人交手相搏,虽是凶险百出,看的人心悸生寒,但时间却极短促,也不过最片刻的时光。

白眉老僧目睹强敌逃走,急步行了过来,道:“施主身负绝技,老衲有眼不识,失敬了。”

江晓峰想到,适才他一味求死,只守不攻的情境,不禁心头冒火,冷冷说道:“大师求死未能得如所愿,全是在下之罪,不过,你不死,也许有人会代你而死,你也可稍消心中之气了。”

言罢,转身大步而去。

白眉老僧急急说道:“施主止步。”

江晓峰行了几步,顿觉攻心寒气,扩张奇速,双臂上亦寒意森森,不禁心中大惊,暗道:这是什么恶毒武功,如此厉害,大有立刻间扩廷全身之势。

白眉老僧不闻江晓回答,急步追来,回身挡住去路,道:“施主受了伤?”

凝目望去,日光下只见江晓峰顶门之上泛起了一片铁青颜色。

江晓凤道:“嗯!我中了蓝福的暗算,自觉伤的不算轻,但我求生之意很强,没有大师视死如归的豪气,我要找一个地方疗伤。”

一侧身,又举步向前行去。

白眉老僧横跨两步,又拦住了江晓峰的去路,道:“施主,你伤在何处,有何感觉?”

江晓峰道:“他打了我一记劈空掌,掌力中夹带着一股强历的森寒之气……”

白眉老僧急急接道:“施主有何感觉?”

江晚峰道:“我觉着身上寒意很浓,要找个地方静坐调息一下。”

白眉老僧凝目自语,道:“三阴气功,三明掌,施主定然身中了三阴掌了。”

江晓峰道:“三阴掌很恶毒么?”

白眉老僧道:“那是一种至阴,至毒的武功,昔年曾经震动了中原武林,此功失传已久,想不到竟为蓝福练成。”

江晓峰长吸一口气,道:“在我未死之前,我要尽力挣扎,如果疗治不好,那也是命中注定,老禅师快些逃命去吧!在下就此告别了。”

白眉老僧道:“施主不能走,老衲…”

江晓峰道:“怎么?你一定要我留这里陪你死么?”

白眉老僧道:“老衲四十岁前,确是作恶多端,一度和蓝天义交往甚密,四十岁后放下屠刀,深悔首年罪恶,立誓决不妄伤一人,唉!这几十年来,老衲内咎神明,一想起昔年之事,就觉着非一死难以安心,是以,造才动手时,老衲只守不攻。”

江晓峰啊了一声,道:“原来如此,佛门广大,慈航普渡,老样师有此善心,必有回报,在下是自找烦恼,老禅师不用为我担心,在下如是幸能不死,咱们后会有潮。”

白眉老僧正容说道:“三阴气功非常恶毒,名医束手,疗治不易,施主乃今世英雄,锄奸侠士,老衲怎能坐观不救。”

江晓峰怔了一怔,道:“怎么?你能治疗?”

白眉老僧道:“主要是这灵药难求,老衲医道虽然不精,但我有灵药,可供施主疗伤之用。”

江晓峰道:“甚么灵药?”

白眉老僧道:“金蝉子。”

江晓峰道:“金蝉子,那金蝉不最早已被你放走了么?”

白眉老僧沉吟了良久,道:“那金蝉乃救世奇宝,老衲怎能轻易弃去?”

江晓峰道:“那你刚才所说,是骗他们了?”

白眉老僧道:“那也不是,老衲确已把金蝉放入这后院水井之中,不过,如若不知打捞之法,那就永远无法取出了。”

江晓峰啊了一声,道:“原来如此。”

语声微微一顿,道:“老禅师要如何疗治在下的伤势?需要多久时间?”

白眉老僧道:“那要看施主的时间和希望了。”

江晓峰呆了一呆,道:“疗伤医病,还要受伤者决定时限,这倒是从未听过的事。”

白眉老僧道:“老僧说的句句实言。希望施主相信。”

江晓峰道:“在下相信,只是心中有些不解罢了。”

白眉老僧道:“老衲出身绿林,昔年杀人越货,无恶不作,四十岁遇一异僧点化,剃度出家,回首前尘,尽属恨事,因此,开始研习医道,希望能济世救人,我吃了人所不肯吃的苦,漫行于冰天雪地,大泽深山,觅求灵药,唉!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皇天不负苦心人,确然被我找到了无数的寄药灵草,然后,我把药草分赠给各地的名医,取少许金钱,以作糊口之用,这样游荡十余年,才到弥陀寺研究佛经,深修医理,寺中老方丈不幸为一头巨豹所伤,老衲毙豹救人,但却无法挽回老方丈的性命,承寺内僧众抬爱,拥立我为方丈,主持寺务,一幌眼又是数十寒暑了。”

江晓峰点点头,道:“在下对老禅师的身份,并未存疑,但你疗伤的方法,却是百思不解。”

白眉老僧道:“如是小施主有暇,老衲希望你多给老衲一点时间,自然那对施主是有益无害的。”

江晓峰道:“老禅师,有否可以再说清楚一些。”

白眉老僧道:“这么说吧!你如能给我三日,可使你伤势痊愈,但你如能给我七日,可使你功力稍进,如若你能给老衲一月时间,可使功力大有进境。”

江晓峰道:“我相信老禅师的话是句句实言,不过,在下恐怕难有一月时间。”

白眉老僧道:“那么半月时间,施主能够抽得出么?”

江晓峰摇摇头,道:“恐怕是有负老禅师的厚望了。”

白眉老僧道:“至少你需要三日,你不能带着阴寒重伤,锄恶江湖。”

江晓峰道:“那是自然,在下已觉出伤的很重,如若是不把伤势疗治好,也无法离开此地。”

白眉老僧凝目望去,只见那江晓峰的脸上。泛起了一片阴暗之色,不禁心中一征,急道:“施主觉着哪里不舒服?”

江晓峰道:“我觉着身上有些冷,冷的很难忍受。”

白眉老僧道:“施主还能够走路么?”

江晓峰点点头,道:“还可以走。”

白眉老僧心中忖道:“看他脸色,伤势不轻,应该是早已失去行动之能,怎的他竟能支持着不倒下去?”。

他不知江晓峰既得蓝夫人传授上乘内功,又服了松溪老人赐予的甚多灵丹,故抗拒明寒之能超异常人。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施主既然还能走,我们就快些走吧!”

江晓峰道:“到那里?”

白眉老僧道:“老衲早已建立了一处十分隐密的存身之地。”

突然伸手一指,点了江晓峰的穴道。

江晓峰骤不及防,被人一指点中了晕穴。

白眉老僧轻轻叹息一声道:“施主,不能再耗内力,以免增长疗治的困难。”

扛起江晓峰,跃出围墙,直向前面奔去。

这寺院后面就是山,白眉老僧扛着江晓峰直奔群山之中。江晓峰醒来时,只见正卧在一张木榻之上,三面都是石壁,一面青藤遮掩,有如天然垂帘一般。

白眉老僧盘膝坐在榻前,地上放着两个颜色不同的玉版。

那白玉瓶很高大,瓶口早已密封。

江晓峰打量过室中的景物,挺身坐起。

那知人还未坐起来,立时,又躺了下去。

但觉寒意阵阵。由内心发了出来,全身开始颤抖。

白眉老僧缓缓站起身子,一面启开玉瓶上的密封,一面说道:“施主醒来了。”

江晓峰点点头,道:“老禅师,我冷得利害。”

白名老僧道:“看起来,那蓝福的三阴掌,火候不弱了。”

拨开瓶塞,道:“你先喝这瓶药酒,老衲再去取金蝉回来。”

用僧袍拂去了瓶口的灰尘,就玉瓶对着江晓峰嘴巴倒了下去。

江晓峰只觉那酒味甚醇,清香可口,再加腹中饥渴,不自觉的大口吞下。

一口气,喝下了大半瓶。

白眉者僧收起玉瓶,道:“人生难得几回醉,施主就请醉一次吧!”

那酒味虽然清香,但却十分猛烈,江晓峰喝下了大半瓶,立时间,醉个人事不省。

待他再次醒来时,室中景物已变,但见松枝高烧,火光熊熊,敢情已然是深夜时分了。“

江晓峰定定神,道:“老禅师,在下口渴的很,可有泉水,给我一口。

他一连呼叫数声,不闻有人答应,心中立生警觉,一挺腰身坐了起来。

这一下虽然坐了起来,但他却已发觉出双腿以下被人点了穴道。

凝目望去,火光映照着一张绝世无伦的美丽面孔。长发散披肩后,身着天蓝色的疾服劲装,出鞘长剑放在身侧。江晓峰怔了一怔:“你!蓝家凤!”

蓝家风转过目光,微微一笑,道:“很意外是么?”

她笑容美丽,如花盛放,看的人怦然心动。

江晓峰长长吸了一口气,道“那位老禅师呢?”

蓝家凤道:“他没有死,只是被我点了灾道。”

江晓峰转目望去,果见那白眉老僧斜靠在是壁之上,双目微闭,心中突然一动,暗暗道:“如若他已取得金蝉归来,此刻那金蝉恐已落入这丫头的手中了。”

他虽然不知金蝉有什么奇妙的作用,但蓝天义和这白眉老僧,都极为重视,定非平常之物了。

心中焦虑,口中却问道:“你点了他的死穴?”

蓝家风伸手捡起一振根松枝,拨动一下火势,使火势烧的更为旺盛一些,抬起目光,摇头说道:“我点了他的睡穴。”

江晓峰心中暗道:我和她敌对相处,如是问她问题,必将受她奚落,目下情势,只好暂时忍耐,希望那公孙成和王修等,能够及时而至,援手相救。

他心中存有一份希望,果然逐渐的镇静下来。

蓝家凤原想那江晓峰必然有很多要说,一事接一事问个不停,那知江晓峰只问过那白眉老僧的生死之后,竟是不再多言。

她忍耐了良久,终于忍耐不住,缓缓说道:“别说你扮装成一个小道士,就是你装成和尚,我也一样能认出来是你。’”

江晓峰淡淡一笑,道:“那是说姑娘对在下很留心了?”

蓝家凤道:“你已是我爹爹心目中可怕之敌,我自然留心你了。”

江晓峰道:“那是说你爹爹早已存了杀我之心?”

篮家风道:“何至我爹爹呢?就是蓝福,如若知晓是你,他也不曾放过呢。”

江晓峰道:“现在,就是你蓝姑娘也可以杀我了?”

蓝家风沉吟了一阵,道:“你是不是很想死?”

江晓峰道:“生死之事,在下一向不放在心上。”

蓝家风冷笑一声,道:“你可是觉着我不敢杀你么?”

霍然站起身子,顺手捡起长剑,寒光一闪,冷锋抵触在江晓峰的前胸之上。

江晓峰闭上双目,心中暗道:“完了,她如一剑把我杀死,那也算了。如是把我惩治的不死不活,有得一番罪受了。”

只听蓝家凤轻轻叹息一声,道:“识时务者为杰俊,我就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非要和我爹爹作对,使咱们敌对相处?”

江晓峰心中暗道:“她喜怒难测还是不理她的好。”

蓝家风不闻江晓峰回答,心中火起,怒道:“你耳朵聋了么?”

江晓峰睁开双目,道:“在下听得很清楚。”

蓝家凤道:“那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话?”

江晓峰造:“在下很难回答?”

蓝家凤道:“那你是不答应了?”

江晓峰道:“你杀我为父尽孝,我也不会怪你,但如你想劝我追随令尊,受他之命,为害江湖,那是万万不能的事。”

蓝家凤道:“这么说来,咱们这一辈子,是永远无法和解了?”江晓峰道:“你爹爹无情无义,你虽是他的女儿,但也不一定要助他为恶…”蓝家凤玉掌一挥,拍的一声,打了江晓峰一记耳光,怒道:“你敢骂我父亲。”江晓峰内功未复,这一记耳光,只打的江晓峰眼中直冒金星,脸上指痕宛然。蓝家凤望着江晓峰脸上指痕,和口角缓缓流出的鲜血,忽然闭上双目,幽幽说道:“很疼吗?”

江晓峰道:“这一点痛苦,在下还承受得了。”

蓝家凤黯然说道:“我打你那样狠,你为什么不骂我几句?”

江晓峰过:“骂你……”

蓝家凤道:“是啊,骂我几句,消消你心头之恨。”

江晓峰道:“我心中一点也不很你。”

蓝家凤睁开双目望去,只见江晓峰脸上一片平和神色,果然是毫无怨恨之情。

江晓峰长长吁一口气,道:“我说你爹爹无情无义,你心中很不服气,是么?”

蓝家凤道:“他终是我父亲啊!你怎么能在我面前说他无情无义?”

江晓峰道:“有一桩事,只怕姑娘还不知道。”

蓝家凤道:“什么事?”江晓峰道:“你爹爹杀死了你的母亲。”

蓝家凤呆了一呆,道:“你胡说,我爹爹一向对我娘敬重无比,怎会杀她?”

江晓峰道:“在下说的句句实言,我亲眼看见他下毒手杀了你母亲,唉!本来,你母亲的武功,强过你爹爹很多,但她顾念夫妻情份。不忍下手。却给了你父亲施下毒手的机会,取了你母亲之命。”

蓝家凤道:“我不信,你…,”

江晓峰肃然接道:“在下说的都是实情,你如不信,不妨回到镇江蓝府中瞧瞧,我说他无情,就是指此而言。”

蓝家凤道:“我爹爹武功,何等高强,你若在场,岂不为他杀死。”

江晓峰道:“个中自有内情。”

当下,把蓝夫人传授武功经过,很仔细的说了一遍。

蓝家凤只听得双目圆睁,泪涌如泉。

江晓峰轻轻咳了一声,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希望姑娘节哀。”

蓝家风突然弃去手中长剑,面南而跪,拜伏于地,吴道:“娘啊!你死的好可怜,女儿虽然知道杀你的人,却又无法替你报仇。”

她哭声哀痛,江晓峰虽然想劝她几句,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蓝家凤哭了一阵,止住悲声,问道:“你说我爹爹无义。那又是指何而言?”

江晓峰道:“他在寿宴之上下毒,中毒之人,都是为祝贺他寿诞而来,这些人都是他亲朋好友,他竟是全无半点道义,难道还不算无义么?”

蓝家风轻轻叹息一声,举步行近那白眉老僧,拍活了他的穴道,转身同外奔去。

江晓峰急急叫道:“姑娘止步。”

蓝家风停下身子,道:“什么事?

江晓峰道:“姑娘要到哪里去?”

蓝家风道:“回镇江去。”

江晓峰道:“你爹爹能忍下心,杀死你的母亲,只怕也能下手加害他的女儿,因此,你要特别小心一些。”

蓝家凤道:“那是我们父女的事,疏不间亲,不用你操心了。”

不待江晓峰答话,纵身而起,跃出室外。

这时、那白眉老僧,血脉己活,望着蓝家凤远去的背影摇摇头,回首对江晓峰说道:“老衲惭愧的很,几乎害施主丢了性命。”

江晓峰道:“老禅师能和那蓝福力拼打斗数十回合,对付蓝家凤自是不致落败,想是为她暗算所乘了?”

白眉老僧道:“她躲在这崖洞之内,老衲未想到室中藏有敌人,出其不意,被她点中了灾道……”

语声一顿。接道:“不过,她对你一直很好,询问老衲用药之法,亲自动手,扶持你用下药物。”

江晓峰道:“有这等事,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呢?”

白眉老僧道:“施主醉酒未醒,自然是不知道了。”

江晓峰沉吟了一阵,道:“在下的伤势,还要几日时光,才能完全康复?”

白眉老僧道:“老袖已取回金蝉,对症行药,七日可愈,但施主的内功,似是强过常人很多,也许不要这久时间。”

江晓峰道:“在下希望越快越好,目下有很多事,都待我去求证……”

他想到公孙成和自已来此,何以竟然不闻讯息,方姊姊留下信函,也应赶到此地了,早些和他们会面才是。

心中思虑重重,恨不得立时离开。

但闻白眉老增长长叹息一声,道:“施主心存仁侠,忧天下之忧,老衲当尽方施为,尽快疗好你的伤势。”

江晓峰略一沉吟,道:“老禅师把治伤的药物,交给在下,在下一边服用,一面借机调息,不知是否可以?”

白眉老僧沉吟了一阵,道:“施主一定不能多留几日么?”

江晓峰道:“实不相欺,在下心急似箭,恨不得立刻离此。”

这时,他脸上的易容药物,早已被蓝家凤洗去,露出了本来面目。

白眉老僧道:“施主不是玄门中人?”

江晓峰道:“晚辈江晓峰。”

白眉老僧道:“施主既急欲离此,老衲愿尽全力,明日午时之前,让你离开就是。”

江晓峰道:“那很好。”

脸色一变,笑容尽敛,缓缓接道:“唉!老禅师是有道高僧,晚辈也不愿把老禅师拖人江湖恩怨之中,但那蓝天义派遣蓝福来取金蝉,想那金蝉定然是十分重要之物,希望老禅师妥为保

管,不要让它落入了蓝天义的手中。“

白眉老僧道:“实不相瞒,这金蝉生出的蝉子,乃是解毒圣品,但老衲收藏金蝉之事,知晓的人不多,算上蓝天义不过三五人而已。”

江晓峰道:“所以蓝天又要得到金蝉,使天下再无人能解他调制的毒药。”

白眉老僧道:“除了金蝉子可制解药之外,这金蝉还有很多用途……”

江晓峰笑道:“在下对金蝉一事,不希望知晓大多,只希望老禅师善为保护,别让它落在恶徒手中就是。”

白眉老僧不再多言,扶着江晓峰躺了下去,接道:“老衲用金针刺你几处穴道。”

江晓峰道:“老禅师只管动手。”

白眉老僧施展金针过穴之法,刺了江晓峰几处穴道后,解了被蓝家凤点中的穴道,笑道:“施主可以放心坐息一下,运内功迫出身上的寒毒,老衲替你设法。”

江晓峰依言施为,闭目调息,顿饭工夫之后,渐人忘我之境。

这一阵坐息,足足有两个时辰,醒来时,已是日光满帘。

白眉老僧双手捧着一个瓦碗,笑道:“小施主请喝了这碗中药物,就可以动身了。”

江晓峰接过药物,只觉奇腥扑鼻,中人欲呕,不禁一皱眉头。

白眉老僧答道:“良药苦口,时间太急促,老衲无法除去药中的腥气。”

江晓峰微微一笑,道:“不要紧。”举起瓦碗,一口气喝了下去。

大出意外的是,那药物间来虽腥,入口之后,却是不觉有何异味。

江晓峰心中急欲早日找得公孙成的下落,一跃而起,道:“老禅师,在下可以走了么?”

白眉老僧道:“可以走了,下此悬崖,直向南行,翻过几座山峰,就可以瞧到弥陀寺……”

语声一顿,接道:“施主去后,老衲也就要离开此地了”

江晓峰道:“老样师意欲何在?”

白眉老僧微微一笑,道:“江施主但请放心,老衲已经想通了,覆巢之下无完卵,蓝天义他不会放过我,何况,武林中千百位被他奴役之人,都待人拯救,老僧已决心仗凭金蝉之助,研制出解毒药物以解救武林中受他药物控制之人。”

江晓峰道:“老禅师有此心愿,那是武林之幸了。”

白眉老僧道:“分手在即,老衲有一言相赠。”

江晓峰一抱拳,道:“晚辈恭聆教诲。”

白眉老僧道:“蓝天义的武功,得自丹书、魔令,看蓝福的成就,蓝天义必已达登峰造极之境,江施主如无法取得丹书、魔令,那就很难胜过蓝天义。”

江晓峰道:“老禅师说的是,但此书谈何容易,在下根本不知那丹书、魔今藏于何处,如何一个着手之法?”

白眉老僧道:“如若蓝家凤能够全心助你,不难取得,老衲言尽于此,罪过,罪过。”合掌作送客之状。

江晓峰心中暗道:“出家人也许别有规矩,他并未说错话,不知他罪过的什么?”心中虽有此想,口中却不便再问,挥手告别。

这是一处绝峰间的突岩,峰上长满了青藤。岩洞为垂藤所遮,外面看去,十分隐密。

江晓峰攀下削壁,越过了两座山峰,已可见矗立的弥陀寺。

他地势不熟,只有先行设法找到公孙成之后,才能再定行止,找寻公孙成的办法,只有再回弥陀寺中一行。

行至寺门口处,突然一个细微的声音传入耳际,道:“江兄弟,不用再进寺中了,蓝天义已经亲自赶到,寺外不设埋伏,旨在诱你人寺,快些折向南行。”

江晓峰已听出是方秀梅的声音,但寺外五丈之内,一片平坦,无处可以容身,方秀梅虽然施用的传音之术,但江晓峰听出那声音,决不会超过两丈。两丈内几乎是没有一处可以藏人的地方。

但闻方秀梅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道:“兄弟,快些走啊!不要左顾右盼的耽误时间了。”

江晓峰本想找出方秀梅藏身之地,但听她一再催促,只好转身向南行去。

正南方是一条可行牛车的大道,江晓峰快步奔行,一口气赶出了七八里。

路上虽然奔行甚速,但一直留心着两边的景物,希望能瞧到接应之人。

但他一直奔行到一处十字路口,仍然未见有人接应。

这时天已正午,烈日当空,四处不见行人。

江晓峰停下脚步,心中暗道:“如若那寺外真的是方姐姐,至少应该在这十字路口上留下暗记,指明我该走的方向。

突然间,目光触及到一座福德小庙,不禁心中一动,忖道:“如若他们留着密件,定然在那小庙中了。”

四顾无人,举步行进小庙,伸手去抓香炉,希望有所发现,那知手指刚刚触近,突然腕上一紧,被人扣住脉穴。

只见人影一闪,江晓峰凝目望去,此人头戴方巾,身着青衫,正是“茅山闲人”君不语。

那君不语用力甚大,五指有如铁箍一般,扣紧着江晓峰右腕,口中冷冷说道:“江兄最好不要妄动挣脱之念,这小庙四周,埋伏有不少人手。”

江晓峰万万没有料到,这小庙竟然藏的有人,全然无备之下,脉穴受制,右臂麻木。

但他年来连经凶险之事,人已大为老练,当下暗自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君不语,你准备如何?”

君不语淡然一笑,道:“在下么?只想和江兄谈谈。”

江晓峰怔了一怔,道:“谈什么?”

君不语答非所问的道:“江兄武功高强,在下不是敌手,因此,在下想先点了江兄的穴道,咱们再谈如何?”

江晓峰道:“点我穴道?”

君不语道:“不错,点了你穴道之后,在下才能放心。”

右手一扬,点向江晓峰左肋。

江晓峰内功精深,虽然腕穴被扣,但他仍然避开了君不语的一指。

君不语一面紧收左手五指,一面说道:“江兄好精深的内功。”右手连挥,点出三指。

江晓峰脉穴被扣,运转不便,避开第一二两指,却无法再避第三指,被君不语点中“带脉”大穴,君不语微微一笑,放开了江晓峰的右腕,又分点了他四肢的要穴,抱起江晓峰,转身向一片杂林中奔去。

直奔人林内一座茅舍之中,才放下江晓峰长长吁一口气,道:“现在,咱们可以谈谈了。”

江晓峰原想他定会把自已带回弥陀寺去,向那蓝天义请功,却不料,他竟然将自已带入一座茅舍之中,心中大感奇怪,方姊姊讲此人智计多端,果然举止难测。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说什么,阁下可以说了。”

君不语长长吁一口气,平和的说道:“江兄是英雄人物,当知大丈夫一诺千金,你可以不答应,但如答应了,希错你不要变卦。

江晓峰道:“那要看你说的什么事了,如果是在下不能答应的事,就算你要取我之命,在下也不会答允。”

君不语道:“在下所求江兄者,也正是如此。”

江晓峰道:“你说吧!”

君不语道:“江兄被蓝福三阳掌打伤,怎会如此快速的复元?”

江晓峰道:“这事与君兄何关?”

君不语道:“关系大的很,江兄最好是据实回答在下的问讯。”

江晓峰心中忖道:“那白眉老僧业已离开,说出来也不妨了。”

当下应道:“我的伤势,得那弥陀寺中方丈疗治而愈。”

君不语点点头,道:“那和尚现在何处?”

江晓峰一皱眉头,道:“阁下问那老禅师的下落,只是想谋得金禅,是么?”

君不语微微一笑,道:“在下未提过金蝉,但江兄却自行招认,那金蝉又为弥陀寺中的方丈取回去了。”

江晓峰呆了一呆,暗道:“这话倒是不错,他未问我,我却自行泄了隐密。”

口中却仍然倔强的说道:“那老禅师早已有备,岂能容你们取得金蝉。”

君不语微微一笑,道:“在下只是提醒江兄一声,以后说话小心一些。”

江晓峰听他口气似教训,又似报怨,心头更是茫然,暗道:“这人究竟用心何在,实在叫人无法了然。”

君不语轻轻咳了一声,道:“蓝大侠在弥陀寺四周,布下了十余处暗桩,各以不同的身份,暗中监视诸位的行动,诸位只要在弥陀寺十里范围之内出现,决无法逃经蓝大侠的耳目、监视。”

江晓峰道:“在下想不明白,阁下以此见告。不知是何用心?”

君不语道:“用心很简单,不愿你江少侠落入蓝天义的手中。”

江晓峰淡然一笑,道:“君见和我商量的就是这件事么?”

君不语笑道:“在下觉着江兄如能隐伏在蓝天义的身侧,才是最安全的办法。”

江晓峰心头一震,道:“为什么?”

君不语神情凝重的说道:“公孙成、王修,都是第一流的人才,但他们低估了蓝天义,在下自忖才华难及王修,不过,在下占了点便宜,那就是我一直守在蓝天义的身侧。”

江晓峰圆睁星目,道:“我还是不明白,阁下是否可以说得清楚一些。”

君不语道:“蓝天义以泰山压顶之势,和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一面追杀以你江少侠为首的一股反抗力量,一面奇兵四出,要在三个月内制服少林,武当两大门派……”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千百年来武林中不乏胸怀阴谋,心存霸业的奸雄人物,但从无一人能具有蓝天义这等优越的条件,也从无一人,有他这等充分的准备。”

江晓峰道:“黄山之会,已揭露了蓝天义的阴谋,与会之人,自么把他内情转告各派掌门。”

君不语摇摇头,道:“可惜来不及了…”

语声顿住,脸色微变,略一凝神,冷冷接道:“什么人?”

只听一人应道:“我!一个戴笠荷锄的老农,应声而至。

君不语右手一抬,三点寒芒,破空而出,同时一提真气,准备出手。

但见老农一转手中铁锄,三点寒星尽都钉了在锄柄木杆之上,深入半寸,口中却急急说道:“君兄注手。”

君不语宝剑已然出鞘,道:“阁下究是何许人?还请说明真实身份。”

荷锄老农微微一笑,道:“兄弟王修。”

君不语略一沉吟,道:“蓝天义派出了数十个经过易容高手,追查诸位行迹。”

王修道:“而且,他还下令属下,凡是可疑之人,一律出手擒拿,这地方人本不多,目下已被他们生擒了近百位农夫樵人,解往弥寺陀中,此地已有路断人稀之叹了。”

君不语道:“但王兄一行,并无一人被擒。”

王修道:“敌势滔滔,咱们斗智不量力。”

目光一掠江晓峰,接道:“是否可以解开江少侠穴道。”

君不语微微—一笑,道:“在下怕江兄不肯听兄弟解说之言,出手就打,只好先点他的穴道再行说明。”

右手挥动。拍活了江晓峰四肢穴道。

江晓峰舒展一下筋骨,道:“王老前辈来的正好,这位君兄……”

王修接道:“我在此隐身已久,君兄的话,大都听到。”

君不语道:“你们几人之力,既无法和蓝天义强大的实力对抗,也无法分头赶援各大门派,如若待那蓝天义制服了各大门派之后,诸位再想力挽狂澜,恐也回天乏术了。”

王修沉吟了一阵,道:“君兄才华内蕴,不容显露,但这等有关千秋百代的武林大难,还望君兄能够挺身参与。”

君不语轻轻叹息,道:“金顶丹书和天魔令,不但记载了绝世武功,而且还包罗行策,用谋,下毒,施诈,蓝天义从那里学得了很多奇绝的武功也学得了很多谋略。”

王修道:“如若蓝天义的属下之中,能多有几人像君兄这样……”

君不语肃然接道:“在下本亦有此想,但经年来观察所得,凡是投入蓝天义手下的人,纵是别有用心而来,但经过了一段时日,竟都为他所用了。”

王修如闻晴天霹雳一般,怔了半响,道:“这是何故?”

君不语突然放低了声音,道:“蓝天义对凡是晋进护法的武林同道,都传授几种武功,有掌法,刀法,剑招,各依才慧,和使用的兵刃传授了一种内功调息之法,极具速效神通,似乎是一种别起奇效的怪异内功……”

王修接道:“这和一个人的心志何关?如何能使人效忠于他?”

君不语道:“兄弟的看法,怪异之处,就在那传授的坐息之法了。”

王修道:“君见没有学过么?”

君不语道:“自然是有,不过,兄弟心存戒惧,所以,一直未照他传授的方法练过。”

江晓峰道:“难道蓝天义无法瞧出来?”

君不语道:“似乎是一种鉴别的万法,兄弟才慧有限,想不出个中的原因,在下亦会几度引起那蓝天义的怀疑,为了求生,在下不得不细心观察,终于被我发觉,所有之人,练功三月之后,双目之内,隐隐泛起了一片暗紫之色,兄弟只好在双眉之内涂上颜色,才算混过了蓝天义对在下的疑心。”

王修道:“兄弟见识不多,但我却从未听说过一个人练功,会练得心志失去功能,永向一人效忠之事。”

君不语道:“兄弟亲身经历,王兄不信也得信了。”

王修道:“据在下所知,有一种药物,可以控制人的神态,不知君兄是否留心听过。”

君不语道:“事关在下的生死,在下自然是留心了,我们食用之物,兄弟都仔细检查过了,食物之中,确然无毒。”

江晓峰突突然插口说道:“蓝天义六十大寿之日,与会之人,大都酒食中毒,才为他控制,是否会最那次毒性发作呢?”

君不语道:“这也许有些连带关系,不过,事后中毒人都服用了蓝天义的解药…”

探手从怀中,摸出一方白绢,道:“兄弟已在这白绢之上记下了内功练习之法,如若能有人解得绢上图中之秘,就可使蓝天义众多手下,心志尽复。”

王修接过白绢,瞧了一眼,藏入怀中,暗然说道:“就君兄所见,蓝天义的属下之中,有几人能为武林正义效力?”

君不语道:“这个么?兄弟原本对那奇书生吴半风的寄望甚大,但经观察之后,他亦早为蓝天义不贰之人了。”

王修道:“所君兄之言,只有君兄一人还心存武林正义,胸怀救世大志了。”

君不语道:“所以,在蓝天义群属之中,兄弟很孤单。”

王修点点头,道:“君兄此番不惜目暴露身份之险,想必有重要事故相告了?”

君不语点点头,道:“不错,就兄弟观察所得,江湖上外来之力,已然无法阻止蓝天义…”

江晓峰道:“难道要我们罢手不成?”

君不语道:“今日江湖形势,似已不允我们成为烈士,因为后也无人,岂可前仆,目下唯一之策,要使蓝天义内部自腐,兄弟深思熟虑之后,觉出只有两法可行。

江晓峰道:“请教高见。”

君不语道:“江兄夺命金剑,无坚不摧,既是不能明取,只有暗攻一途了。

王修沉吟道:“刺杀蓝天义,不失一个方法,还有一法,可否见告。”

君不语道:“取得金顶丹书,和天魔令,那正、邪绝技汇集的秘笈,蓝天义获益虽多,但也不能尽得两卷秘笈上所有武功,而且兄弟相信,两卷秘笈上,必然记载有破解蓝天义控制属下之法。”

江晓峰伸手从怀中摸出夺命金剑,道:“金剑在,君兄拿去吧!”

君不语摇摇头,道:“如若兄弟用心只在取得金剑,那也不用和两位谈这样久了。”

江晓峰道:“君兄之意呢?”

君不语道:“请江兄和兄弟一起,混入蓝天义的手下,一则兄弟武功,不及江兄,二则孤掌难鸣,如若江兄和兄弟联手,成算、声势上,都将大不相同。”

江晓峰还未来及答话,王修已抢先说道:“君兄,江少侠,是我们目下全力造就的人才,希望能使他在机缘和人力双重促使之下,在适当时间内,和蓝天义分庭抗礼……”

君不语道:“这个不大可能罢?”

王修道:“三兽过河,各凭造化,至少,在这一年中,我们江少侠的际遇和成就,甚感满意……”

语声一顿,接道:“松兰双剑两位老前辈,君兄大概知晓吧!”

君不语道:“我知道,两位前辈高人。”

王修道:“昆仑多星子,已然赶到原中。”

君不语道:“昆仑派中一位极有成就,硕果仅存的老前辈,不过……”

王修道:“不过什么?”

君不语道:“合他们三人之力,只怕也未必能是蓝天义的敌手,何况,蓝天义一直在普传绝技,他要把身侧所有护法都造成武林中第一流的人物。”

江晓峰道:“兄弟倒极愿追随君兄。混入蓝天义属下之中,见识下一下。”

君不语道;‘而且,蓝天义也把你视作背上芒刺,必欲杀之而后快。“

王修道:“为什么?”

罢庖残砗屯跣质什潘档慕制嬗鲇泄亓耍蛭虬芰死陡!!本挥锼怠

王修怔了一征,道:“有这等事?”

江晓峰苦笑一下,道:“我为救弥陀寺方丈的性命,保护金蝉,不得不用出全力了。”

王修沉吟了一阵,目光转到君不语的身上,道:“君兄觉着应该如何?”

君不语道:“王兄才华过人,强过兄弟甚多……”

王修接道:“兄弟惭愧的很,如是真有才华,也不致有着进退失据之感。”

君不语道:“王兄并非是在和蓝天义斗智,蓝天义的才慧决非王兄之敌。”

王修道:“那是说蓝天义手下有着一位极具才智的人物……”

语声一顿,接道:“那人想来就是君兄。”

君不语笑道:“王兄误会了。”

王修道:“这就叫在下想不通了。”

君不语道:“金顶丹书上,不但记载了武功,而且还记载了江湖上各种谋略,王兄在和金顶丹书及夭魔令上记载的谋略诈术搏斗,非王兄之才,诸位早已落入蓝天义的手中了。”

王修道:“君兄之意,是说如不能取得丹书,魔令,永远无法胜过蓝天义了?”

君不语道:“不错。”

轻轻叹息一声道:“蓝天义能在两天之内。想出了王兄是用遍布天下的福德祠(土地)、庙、作为互传消息之处,而王兄也能在一两天内,发觉此法败露,计上加计,谋中用谋,引他步入歧途。”

王修叹道:“这些事,都未能瞒过君兄,足见高才,尤过兄弟。”

君不语道:“这有些不同,我是冷眼旁观,而且事后了然。”

望了江晓峰一眼道:“目下最为重要的两件事,一是诸位的安全,二是取得丹书魔令,至少也得把它毁去,只要丹书和魔令一天在蓝天义的手中,他的武功,才智,就无穷无尽。”

王修道:“君兄对此有何高见?”

君不语道:“兄弟经过了一番深思之后,觉着只有一个办法,使江兄伪装死亡,先消去那蓝天义追杀江兄之心。”

王修道:“蓝天义已存了必杀江少侠的决心,牵连所及,我等亦难逃身遭搏杀之危,目下似乎是也只有这办法了,伪装死亡并非难事,难的是要使那蓝天义瞧不出一点破绽,他一身武功卓越超群,岂能瞧不出一个人是真死还是假死。”

君不语道:“所以,咱们要真死。”

江晓峰心头一震,忖道:“如是真要我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和蓝天义打上一架才是。”这是他心中之念,并未说出口来。

只见王修微微一笑,道:“李代桃僵,找一个人替他死,是么?”

君不语道:“这法子虽是有失正大,但情势迫人,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王修道:“法子倒是不错,但那代死的人,只怕不易寻找。”

君不语道:“这个兄弟已然找到了。”

王修道:“现在何处?”

君不语笑道:“请暂恕兄弟卖个关子,今夜二更时分,两位再到此室相会。”

话声一顿,道:“两位不可早来,也不能来晚,到此之后,以三声蛙呜为号,如果两位听不到回应之声,立即撤走,那可能说明咱们计谋已经败露,千万不可久停。”

王修略一沉吟,道:“就此一言为定,我们告辞了。”

转身向外行去。江晓峰紧随身后而出。

海天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