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43 章 舍已救世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十三章 舍已救世

武当三子,在途中朝已记得王修的示意,三人到了现场。站在王修的身侧,一语不发。

王修轻轻咳了一声道:“王兄,四个人够了么?”

韦则望望武当三子道:“三位愿意作保证么?”

巢南子道:“咱们作证的。”

韦刚道:“作证作保,并无不同,如是那蓝姑娘,日后缀弃了诺言,诸位就脱不了干系。王修一个人,可以躲起来。但武当派是名门大派,跑了道士跑不了庙,一旦事情发作,我要血洗武当,要你们武当一派,绝迹江湖。”

巢南子微微一笑道:“阁下是在威胁我们么!”

韦刚道:“不是威胁,在下是先行把话说明,免得日后,说在下不教而诛。”

巢南子道:“你已经说明了!”

蓝家风冷笑一声道:“够了,韦刚,你是要办喜事,还是丧事?”

韦刚道:“姑娘说的是,咱们是办喜事。”

蓝家凤道:“武当三子和王修,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

四人作证,应该够了。你可以说出你的条件了。“

韦刚道:“咱们拿草为香,先谢月下老人。”

蓝家风冷若冰霜的折了几段树枝,插在地上,道:“还有什么?”

韦刚道:“姑娘要在四位证人面前,许下誓言,我助姑娘杀事?”

蓝家凤道:“我要在你身上下禁制,然后。咱们再谈订系亲的事。”

韦刚微微一笑道:“这个当然。”

闭上双目,接道:“姑娘请出手吧!”

蓝家凤站起身子,神情冷肃的缓缓向韦刚走去。

韦刚闭上双目,脸上全无畏惧,大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气概。

只见蓝家凤右手在怀中一摸,不知取出了一什么事物,右手一扬。拍在韦刚的后背之上。

韦刚一皱眉头,脸色大变。

显然,他在强忍着很大的痛苦,但他却咬牙苦忍未哼一声。

蓝家凤缓缓抬起右手,双掌连挥,拍活了身上的穴道,道:“你可活动了。”

韦刚顶门上,激出了一片汗水,抬头望了蓝家凤一眼道:“姑娘,你在我身上下的什么禁制?”

蓝家凤道:“你有些后悔了,是么?”

韦刚站起身子,舒展一双臂道:“不后悔,不过。在下想求姑娘一件事?”

蓝家凤道:“什么事?”

韦刚道:“目下情势,已很明显,不论你姑娘心中对我是恨是爱。但姑娘已非要嫁我为妻不可。在下希望能展现一次笑容,纵然是苦笑也好。”

蓝家凤轻轻叹息一声,启齿一笑。

韦刚精神一振。道:“姑娘已答应了在下的婚约是么。”

蓝家凤点点头,道:“”答应了。“

韦刚对着那插在地上的枯枝,跪了下去,道:“我韦刚答应爱妻搏杀蓝天义,剿平天道教,事成之后,再行大礼,今生一世,愿听吾妻之命,为牛为马,绝无一句怨言,如是口不应心,天诛地灭。”

言罢,回目望着蓝家凤,脸上情爱横溢……“

蓝家凤眼上是一片茫然神色,缓缓向前行了两步,在韦刚的身侧跪下,道:“我答允韦刚。在搏杀蓝天义剿灭天道教后,嫁他为妻,如是不履此约,要我不得好死。”韦刚一跃而起,道:“王兄,在下先回巫山下院,预作布置,希望你尽早设法引诱蓝天义,只要他进人巫山下院。甚他的事,就用不着诸位费心。”

王修一抱拳,道:“在下尽力而办。”

韦刚不再答话,转身一跃而去。

他身法快速,两个起跃,人已消失不见。

回头冒去,只见蓝家凤仍然跪在当地,泪水滚滚,泉涌而出。

王修轻轻咳了一声,道:“姑娘,韦刚走了。”

蓝家风缓缓站起身子,拭去脸上的泪痕,道:“江晓峰呢?”

王修道:“我把他安排在很远的地方,刚才的景象,他不会看到,姑娘放心。”

蓝家风骤然说道:“我母亲作了很多孽,报应在她女儿的身上,这也是大道循环之理,我要请求诸位一件事。”

王修道:“为武林正义,姑娘已付出了无与伦比的代价,一旦武林恢复清平,姑娘必将是武林中万世敬仰的人。物,姑娘有什么事,但请吩咐是,我等无不遵从,请求二字,言重了、”

蓝家风道:“适才的事,诸位都是亲眼所见,只请诸位暂时为我守此隐密,绝对不要让那江晓峰知道。”

武当三子、王修点头,道:“我们明白,姑娘但请放心心。”

蓝家凤:“你们去吧,商讨一下武林大事,如何能诱使蓝天人巫山下院,我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王修轻轻叹一声,道:“姑娘要多多保重。

示意当三子,转身而去。

蓝家风只觉似是经历了一场恶战一般,全身疲倦不堪,倚在一株古柏之上,闭目养神。

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耳际问,突然响起了江晓峰的声音,道:“姑娘,喝口水吧!”

蓝家风睁开眼晴,只见江晓峰手中捧着一瓢清水,脸上微带笑意,道:“你很累,是么?”

蓝家凤睁动了一下眼睛道:“现在好多了。”

接过木飘,喝了两口清水,道:“江兄,有一事,我已经想了很久,一直未告诉你!”

江晓峰道:“你现在倦意未解,应该好好的休息,有什么话,休息之后再谈吧!”

蓝家风道:“不要紧,我现在很好。”

江晓峰道:“你要说什么?”

蓝家风道:“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我?”问的大胆,单刀直人,大出江晓峰意料之外,不禁呆了一呆,“难道姑娘真的不知道么?”

蓝家风道:“我知道,但我要你亲口说出来。”

江晓峰笑了一笑,道:“从一见姑娘开始,在下一直对姑娘十分敬重。

江晓峰道:“我相信令堂不是最坏人,但是造化弄人。算是很好人,也会做出一些背情悖理的事来。只要她不是存心人,就不能算是坏人。”

蓝家风:“你是爱屋及鸟,是么?”

江晓峰摇了摇头,道:“在下是由衷之言。”

蓝家风突然娇媚的一笑道:“你知道么,我也不是一个好女孩子。”

江晓峰听得又一怔道:“姑娘此言何意?”

蓝家风笑道:“我不是好女孩,你自然不用对我大规矩了。”

江晓峰道:“你说什么?’”

蓝家凤笑道:“我是说,咱们以后相处之时。你不大抱世俗的礼法。”

江晓峰嗯了一声。不知如何回答,眼巴巴望着蓝家风出神。

蓝家凤伸出手去,拉住了江晓峰的手,道:“如是有别人喜欢我了,你心中是否难过!”

江晓峰摇摇头,笑道:不难过。“

蓝家风怔了怔,道:“为什么?”拉住江晓峰的手。突然放开了。

江晓峰缓缓说道:“像你这样绝世无伦的美貌玉人,自然是人见人爱,我如是心中难过,岂不是每日都在哀伤之中?”

蓝家凤道:“这么说来,你一点不嫉忌。”

江晓峰道:“嫉忌什么?你生的太美了,别人喜欢你,情所必然,我不能把天下所有的男人,全都杀光,再说别人喜欢你,你又不喜欢他们,我为什么嫉忌呢?”

蓝家风微微一笑道:“如是有一天,你忽然发觉了,我喜欢别人。你又将如何?”

江晓峰道:“这个,这个……”

只觉此事很难处理,这个了半天,这个不出个所以然来。

蓝家凤抬眼望天,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可是不知道怎么办?”

江晓峰道:“我想,那时……那时我心中定然十分痛苦,但那时我能够作些什么?现在就无法预测了。”

蓝家凤道:“要不笑我告诉你个办法?”

江晓峰道:“姑娘指教。”

蓝家风道:“珍惜现在,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的,又不知如何变化,最好的就是把绕现在。咱们两情相投,你不用大顾忌了。”

她了然身世后,心中充满着悲苦,再加上韦刚以“助其报仇逼婚,追得蓝家风别无选择,只好答允了韦刚的婚事。

但她心中,又有着强烈的反抗意识,不甘忍受命运约摆布,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出适当的方法,这一场痛苦的忧愁,拥塞胸中,使得蓝家凤的性格,有了很大的一个转变,她缓缓移动身躯,偎人了江晓峰怀中。

一阵阵处女的幽香,冲入了江晓峰的鼻中。

陡然而来的艳福,使得江晓峰有着受宠若惊之感,一时之间惊惶失措,不知如何应付。

蓝家风觉着江晓峰心脏跳动,急速加快,不禁、哑然失笑,道:“你心中害怕么?”

江晓峰怔一怔,答道:“我不是害怕,我只是有些……”

只听一声重重的咳嗽,传了过来,打断了江晓峰未完之蓝家凤挺身而起,理理云鬓,转眼望去。

只见王修缓缓步行了过来。

江晓峰站起身子,一抱拳,道:“老前辈。”

想到适才情景,可能已落入了王修的眼中,顿觉脸上发热。

王修却似浑如不觉,沉声对蓝家凤说:“姑娘,在下想了很久,如若想诱使蓝天义进入巫山下院,那非要姑娘亲自出手不可。”

蓝家风道:“你怎么安排?”

王修道:“在下想了很久,如非姑娘亲自出手,诱使蓝天义来此的机会不大。”

蓝家凤道:“为了挽救武林一番劫难,晚辈极愿意牺牲一切,话说出你详细的安排,晚辈愿即时行动。”

王修道:“蓝天义发动以来,一年有余,经席卷半个江湖,他们在嵩山少林寺的挫败,灭了他不少锐气,不过,主动权仍然是控制在蓝天义等人的手中,此刻,咱们第一件事,就是争回主动之机。

蓝家风点点头道:“理当如此。”

王修道:“综观目前江湖大局,少林已成疲劳之师,能保

住嵩山少林本院,已算侥天太平,除此之外,只有两处人手,可以主动袭击天道教的人。

江晓峰道:“哪两处人手?”

王修道:“一是黄山盘龙谷的松兰双剑,二是蓝姑娘和江少侠了。”语音一顿,接道:“就是以实力等计,我们这一股尤强过松兰双剑,蓝姑娘有巫山群豪相助,一旦出手,必如生龙活虎一般,始子天道教极大的打击,除了蓝天义、税毅有限几人之外,天道教中,亦无多少人能是诸位之敌。”

王修伸手从怀中取出一张地图展开地上,道:“这是中原数省形势,我就记忆绘成,也许有些不切实的地方。但大致上,不会有错,蓝天义率领的天道教,也大部散布在这数省地面之上,由姑娘和江少侠为首,率领一批人手,分另向天道教中之人施袭,以便引诱蓝天义等。迫击两位。那时。两位才有引他们进人巫山下院的机会。”

蓝家风点点头,道:“不错,先让他们吃点苦头,遭受一点挫败,这样才能使他们援中高手,全力追击。”

江晚峰道:“老前辈和武当三子,是否也要参与呢!”

蓝家风道:“咱们集中在一起,反而觉得安全一些了。”

稍停,蓝家风轻轻叹息一声,道:“我们几时动身呢?”

王修道:“愈快愈好。”

蓝家凤道:“好,这就遣人去召集部分人手,集中此地,照估计。他们明日晚间可以赶到,让他们休息一夜,咱们后天早上动身。”

王修道:“后天早晨,他们也许有回报来了。”

江晓峰道:“谁的回报?”

王修道:“武当三子。我已经遣人请他们各带几位武当弟子,扮作商旅的身份,勘察形势,如是天道教中,再造高手来此,咱们就追上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蓝家凤道:“老前辈智略过人,一切由老前辈调度就是。”

江晓峰道:“有一件事,老前辈是否忘了!”

王修道:“什么事?”

江晓峰道:“和我义父相会晤。”

王修道:“没有忘,我已遣人持密涵,赶往和他约会之处,另行约他会晤。如是一切发展,都能在我预料之内,七日之后,咱们就可会到呼延啸了。”

蓝家凤转动了一下眼睛,道:“老前辈似是胸有成竹。”

王修轻轻叹息了一声,道:“在下确是有一番计划,但不知能否如愿以偿。”

蓝家风沉吟了一阵,道:“老前辈,我也决定了一件事……”

说了一半,却突然住口不言。王修道:“这件事定然很重大。”

蓝家凤道:“不错,很重大,所以要借重老前辈的阅历。”

王修回顾了江晓峰一眼,道:“可是要我代姑娘选一个人?”

蓝家风呆了一呆,道:“老前辈,果然是有些道行。”

王修道:“姑娘过奖了。”

蓝家风轻轻叹息一声,道:“是的,我要老前辈替我选个继承大统的人。”

这一次,倒是把王修听得一呆,道:“继承大统,是何用意?”

蓝家凤道:“正,邪两道,各有一本武功大成,留在人间,老前辈是早已知晓了。”

王修道:“你是说丹书魔令?”

蓝家凤道:“不错,丹书,魔令。”

王修道:“丹书魔令,不是在蓝天义的手中么?”

蓝家风道:“他手中虽有丹书魔令,但那是我母亲抄本。中间,已被我母亲删减了很多,我母亲命运坎坷,遇人不淑,但在一些选善固执之人的眼中,也许把我母亲视作妖姬荡妇。男人们如道德不修,不算恶行,还要美其名日风流,但女人不管她际遇如何,都不能匹配二夫、寡妇再蘸,纵不之受万世唾骂,亦必遣千户所指,我们女人家,似乎是生下来就注定要吃亏的。”

她心有所感,一番话,有如急水下滩,听得王修和江晓峰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接言。

蓝家风黯然一叹,道:“不管后世人对我母亲的评论如何,但她是一位才气横溢的人,我照她的遗嘱,进入巫山之后,见到她替我训练的属下,也看到她预先留下遗书,而且说明了那丹书、魔令的存放之处。”

王修道:“姑娘是否取到了丹书魔令?”

蓝家凤点点头,道:“取到了。”

王修道:“姑娘的意思,可是要在下找一个承继丹书魔令的人么?”

蓝家凤道:“本来,我想把原本的丹书魔令,用火焚去,但仔细读过,觉着上面的记载,任何招式,都费了前辈高人的不少心血,实是不忍心把它烧毁。因此,要借重老前辈的阅历,选出一位才德并具的人,承继丹书道统。至于魔令上的记载的武功,虽然奇丽夺目,但我觉着它太过恶毒,因此,准备把它焚毁了。”

王修沉吟了一阵,道:“令堂没有遗命。指定了继续之人么?”

蓝家凤,道:“没有。”

王修道:“姑娘为何不愿自己承继丹书魔今道统!”

蓝家风苦笑了一下,道:“我有这番私心。所以,一直未明示于人,但我目下的处境,已经无法再存这私心了。”

江晓峰奇道:“姑娘,你的处境有何不妥呢?”

蓝家风笑了一笑,道:“我虽然有丹书、魔令的真本,却没有时间习练,蓝天义虽然拿的抄本,但他已经苦练了数十年,见面相搏时,鹿死谁手很难预料,万一我不幸战死,岂不是把那些绝世武功、前人心血,随我埋没泉下,再也无人知晓了?”

江晓峰道:“姑娘不是和那韦刚谈好了么?由他率领十二金钗助你”

蓝家凤黯然一笑,道:“韦刚为人,不可信任,一旦真的歼灭了天道教,他可能生出二心。再说,那十二金钗,未必真能歼灭蓝天义,不能不未雨绸缎,早作准备。”

王修知她胸中之苦,但又不敢出言相劝。

需知江晓峰乃极为聪明的人,稍为言语失慎。就可能被他猜破,是以,默默不语。

江晓峰点点头,道:“姑娘说的也是。”

王修仰险长长吁一口气,道:“姑娘的心中,是否早有主见呢?”

蓝家风摇摇头,道:“没有,回顾了江晓峰一眼,接道:”照晚辈看来,那承继道统的人,不在我们这一群人中。“

王修哦了一声,道:“我明白了,姑娘想找一个才气纵横,而又是名不见经传的人,蓝天义不会找他,才能在隐密之中。苦苦求解,承继大道。”

蓝家凤道:“不错。所以才会恁般隐密,不使外人知。”

王修点点头,道:“就在下所见之人中,江晓峰不失为一适当人选。”

蓝家风道:“从此刻起,他要和我常走在一起。”

王修道:“好,在下替姑娘再找找看……”语音一谈。接道:“但目下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好好保管那丹书、魔令,不能再让人得去。否则若干年后,必又在武林闹出一番杀劫。”

蓝家风道:“这件事,老前辈但情放心。晚辈收存之处、自觉已够隐密了。”

王修道:“那就好了。”

蓝家风道:“要找就要早些找到,兔得时间安排不及。”

王修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找一个才气横生而又品德兼优的人。实在不易,只能漫漫研商,无法操之过急。”

蓝家风道:“可惜,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王修道:“姑娘不用因此事烦恼,在下尽诀找这么一个人就是。”

蓝家凤点了点头,不再答话。

王修回顾了江晓峰一眼,道:“你陪蓝姑娘好好的休息一下,我去安排一下,尽可能的早些行动。”

言罢,匆匆而去。

目睹王修行去后,江晓峰突然长长叹了口气,道:“在下有些不明白。”

蓝家风道:“什么事!

江晓峰道:“此时大敌当前,咱们应该先行集中才智,对付天道教你何以竟想到要找承继大道大统之人?”

蓝家风淡然一笑。道:“蓝天义挟绝世侠名行恶,不但搞乱了江湖形势,而且也搞乱了江湖上传统了千百年的规戒,信义,人人都以奸险为是行诈自保,这才是江湖上最大的百日悲伤。”

语音一顿,接着又道:“近十年的武林形势,似是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江晓峰道:“什么现象?”

蓝家风道:“一直在道消魔长之中,似乎是大门派中,没有才纵横的人物,江湖上魔道横行,除了少林寺僧侣,还在暗中做一些维护武林正义的事外,似乎是再无其他门派之人管江湖上的事,这就是造成了蓝天义一枝独秀,成就了旷古绝今的侠名,谁又会知道,他竟然是一个心机阴沉的奸雄人物呢?唉!如非他的侠名,也不会骗得我母亲再蘸,也不会有今日武林的悲惨局势了。”

江晓峰道:“这和姑娘选择一位承继续武林大统之人何关?”

蓝家风道:“我只是在说明用下江湖人心险诈,不可信任,就算咱们能够一举搏杀了蓝天义,也不能就此风平浪静了。”

江晓峰正待接言,蓝家风却又抢先说着:“江郎,听我说,咱们这一代,正是在道魔消长的夹缝之中,所以,咱们不能以常态,应付江湖上的人人事事,要通权达变,不拘小节。”

江晓峰一脸茫然之色,微微颔首,蓝家风嫣然一笑,道:“你明白了?”

江晓峰说:“实在说,凤姑娘,我不大明白。”

蓝家风黯然叹息一声,道:“你好傻哟!再不明白,我就羞于出口了。”

江晓峰望着蓝家风微带羞意的动人娇笑,心中却在苦苦思索,他虽然无法了解蓝家凤话中明显的含意,但他却感到蓝东风有些改变,改变得大胆了很多。

蓝家凤举手理一理鬓边散发,道:“江郎,我有一个很不幸的预感。”

江晓峰道:“什么预感!”

蓝家凤道:“歼灭了蓝天义之后,我也不会再活多久。”

江晓峰抓抓脑袋,道:“为什么呢?咱们可能战死于和蓝天义的冲突之中,但在大局既定之后,姑娘将是武林中最受尊敬的人物,为什么不会再活下去呢?”

蓝家凤道:“我只是有这样的预感,我如是不愿步上我母亲的后尘,那就只有死亡一途……”

江晓峰接道:“为什么你会有这些预感,我是越想越糊涂了。”

蓝家风道:“生死由命,一个人不能永远活在人间,对于生死的事,我已经看的很淡了。当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便觉着生死之间,只不过是毫厘之差罢了。一个人该死的时候不死,纵然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不但无味的很,而且也活的十分痛苦,那就生不如死。所以。在我未死之前,要把这些,都安排的十分妥当,才能够死的瞑目,死得心安理得。”

长长吁了一口气,接道:“不过,有一点,我不明白,想问问江兄。”

江晓峰道:“什么事?与我有关么?”

蓝家凤道:“我那生身之父,早已死去,生我之母,也已离开了人间,这世间,我已经没有一个亲人。我如是死去之后,连一个坟前献花,灵前哭祭的人,也是无有。江见和我相识虽然不久,但小妹却已把江兄视为知己。目前,小妹为母亲遗书安排的胜利,冲昏了头赖,对江兄有很多失礼之处,还望江兄不要心存有介荠才好。”

江晓峰道:“姑娘对在下,有过数度救命之恩……”

蓝家凤接道:“不谈过去的事。只说以后,我死之后,江兄准备如何?”

江晓峰道:“姑娘如是真的死于这一场正、邪大搏斗。必将是极受武林尊仰的人物,坟前必是花积如山,灵堂哭声助大,千百人为你带孝,武林中同声喝彩。”

蓝家风笑一笑,道:“很光彩,可惜我却不希罕,我想知道你要怎么办?”

江晓峰道:“真有那么一天,我也许会在你墓前自绝一死,追随泉下。”

蓝家风突然一正脸色,道:“也许会,那是说不一定了。”

江晓峰神情肃然的说道:“在下心中之言,本不敢说出来……”

蓝家凤接道:“为什么?”

江晓峰道:“姑娘是仙露明殊,人间仙子,在下只是一个流浪江湖的凡人,说出来,恐怕会唐突了姑娘。”

蓝家风道:“你为何不把我看成平凡的女孩子,我和别的人,有何不同?”

江晓峰道:“你太美了,美的令人自惭形秽。”

蓝家风道:“不要把我看的太高。撇开了外貌不谈。我是一个很平凡的女孩子,你里有什么话只管说出来,也许以后,咱俩就没有这样谈心的权会了。”

江晓峰道:“我怕说错了……”

蓝家凤接道:“不要管,你心中想什么,尽管说出来。”

江晓峰沉吟了一阵,道:“在下妄想有一天能和姑娘……”

话到此处,突然住口不言。

蓝家凤道:“怎么样?说啊!”

江晓峰轻咳一声,道:“在下和姑娘长年相见。”

蓝家凤道:“太含蓄了。”

江晓峰道:“姑娘聪慧绝伦,在下用不着说的太露骨了。”

蓝家凤回顾了一眼,低声说道:“可是想娶我作妻子?”

这等单刀直入的方法,反使江晓峰呆了一呆,半响才说道:“固所愿矣!不敢请耳。”

蓝家凤笑一笑,道:“礼教误人,走!咱们到里面瞧瞧去。”

江晓峰道:“满地古坟,垒垒青家,有什么好瞧的呢?”

蓝家凤站起身子,举步而行,一面说道:“华堂巨厦依然在,古坟却埋修筑人,木棺青家,才是人常居之地。”

江晓峰听她之言,谈有万般愁苦,似乎是除却一死之外,别无他法。心中大镜惊异,想劝解几句,但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好随在蓝家凤身后行去。

蓝家风穿行于青柏古家之间,脸上是一片卧冷自惜的神色。

不觉之间,已然穿过了林立古柏和垒起的青家,到了一座土地庙前。

那最一个香火很少的小届,香炉中积尘盈瀚,却不见香灰纸毅,想来。这座小庙,已很久无人叩拜了。

蓝家风突然停下脚步,轻轻叹息一声,瞧着小庙出神。

江晓峰道:“这最陵福德词,到处可见。有什么好瞧的?”

蓝家凤道:“我在想,当年修筑这庙之时,定也中香火鼎盛,但曾几何时,竟变的如此冷落。事时无常。人海沧桑,实叫人感慨万端。”

江晓峰心中暗道:“这位姑娘怎么了,忽然间变的乡愁善感起来?

忖思之间,忽见蓝家风对着那小庙跪了下去。

江晓峰吃了一惊道:“风姑娘!你怎么了?”

蓝家风道:“你也跪下来。”

江晓峰怔了一怔,道:“我也跪下?”

蓝家凤道:“嗯!跪下来。我有话问你!

江晓峰依言跪了下去:“姑娘要讲什么?”

蓝家凤:“你要娶我为妻,是真最假?”

江晓峰道:“字字出于肺腑。”依言跪了下去。

蓝家凤道:“你如是一片真心。咱们就在这小庙前,对神立誓,订下婚约。”

江晓峰脸上泛现出一片惊喜之色,道:“这岂不太委屈姑娘了么?”

蓝家风道:“天地为证,神作媒,怎么会委屈了我呢?”

江晓峰回顾了蓝家凤一眼,道:“咱们要说些什么话?”

蓝家凤道:“也没有一定的规定。咱们各自把心中的话说出就是。”

江晓峰道:“好,在下先说。”

蓝家凤道:“我先说。”

江晓峰道:“好,在下洗耳恭听。”

蓝家凤微微一笑,道:“小女子蓝家凤。原以终身相许江郎,从此之后,视其为大,对神立誓,以明心迹。如是情天多变,难为江郎之妻,当以死守节、愿作一烈妇。”

江晓峰听她言语之间。多为不祥,心中破感奇怪。缓缓说道:“凤姑娘你……”

蓝家凤接道:“我说的心中之话,难道你还听不明白么?”

江晓峰道:“我不明白,但今日是咱俩定婚佳期,你怎么会说出这许多不祥之言?”

蓝家风叹道:“由来情天多变化,殊难知道以后的事。”

江晓峰茫然地一点头,道:“姑娘说的是。”

望着小庙,接道:“在下江晓峰,愿娶蓝家风姑娘为妻,终身相守,矢志不移。如是口不应心,天诛……。”

蓝家风急急接道:“住口!”伸手拉起了江晓峰接道:“江郎,你认我为妻就是,为什么要立此重誓!”

江晓峰道:“姑娘今日之举,在下受宠若惊,立下重誓,只不过聊表敬慕之心……”

语声一顿,“再说你为我愿作烈妇。我岂能不表明心迹?”

蓝家风笑一笑,道:“咱们两人有些不同。”

江晓峰道:“哪里不同?”

蓝家风道:“你是男人;男人家可以娶三妻四妾,用不着和我们女人一样,要为男人守节,只要我死了之后,你能以怀念亡妻之情,凭吊我一番,我就心满意足了。”

江晓峰任了一怔,道:“你这话是何用心?”

蓝家凤笑一笑,道:“咱们刚刚订下婚约,难道就吵架不成,别谈这些事了。快回去吧!也许王修早已回来了。”

江晓峰一皱眉头;道:“你似是有着很多心事未告诉我。”

蓝家风微微一笑,答非所问的道:“江湖多变,生死难料,我劝江郎一句话,花开堪折直须拆。莫特花落空折枝。”

江晓峰楞了一楞、欲言又止。蓝家风久久不闻江晓峰答话,心中暗道:“我这等待言乱语,他心中一定怪我轻浮,唉!但他哪里知道我心中的痛苦呢?”

偷眼看去,只见江晓峰神色凝重,如有所思,不禁心头一震,缓缓说道:“江郎,你可是有些后悔了?”

江晓峰嗯了一声,道:“后悔什么?”

蓝家凤道:“后悔和我订了亲,是么?”

江晓峰道:“没有的事,你不要乱猜。”

蓝家风轻轻叹息一声,道:“江郎,你可是觉得我太轻浮么?”

江晓峰道:“那倒不是,不过在下觉着姑娘有了很多转变。”

蓝家风道:“转变的很轻浮?……”

接道:“江郎,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逼你和我订下婚约么?”

江晓峰道:“不是你逼我,而是在下愿意。”

蓝家风道:“不管你是心中愿意,或是我逼你就范也好。反正。我们已经订了亲,从此之后,我是你们江家的人了。”

黯然叹息一声,接道:“你现在就要留心,物色一个小妾。”

江晓峰吃了一惊,接道:“你说什么!”

蓝家凤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昔年娥皇女英,共事一夫,留下千古美名。我不要让娥皇专美于前,所以,我才耍你讨下三妻四妾。”

江晓峰怔了一怔道:“你这是……”

蓝家凤嫣然一笑,接道:“我说的都是由衷之言,你不用担心我是故意的试探。”

江晓峰长长吁一口气,道:“古往今来,从无作妻子的劝夫纳妾之理。”

蓝家风道:“这就是我和别人不同之处,我要作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贤妻。”

江晓峰哑然一笑,道:“作一个贤淑妻子的条件很多,为什么一定劝夫纳妾?”

蓝家凤道:“这一关在女人的心目中最难勘破,所以,我要先固其本……”

凄然一笑,接道:“再说,我纵有退出武林纷争之心洗手作羹汤。只怕也没有这个时间了。”

江晓峰笑道:“来日方长,有个十二金钗助你,咱们已掌握江湖大局的胜算,扑灭了蓝天义,姑娘必是武林中最受崇敬的人。”

蓝家风道:“蓝天义恨我入骨,也许我会在这一场惨烈的搏斗中战死,趁我还活着的时候,你何不对我亲近一些。”

江晓峰道:“你绝不会死,我知道那十二金钗的武功,蓝天义武功再高,也难是十二金钗之敌,只要你小心一些,必可安渡此关。”

蓝家凤道:“我知道,蓝天义援首之日。也是我毙命之时,我已是你的妻子,难道你要我背一个江夫人的空名衔,埋骨泉下?”

江晓峰沉吟了一阵,道:“真有那么一天,剩我一个人,活在世上,也是无味的很,我会追随你于九泉之下。”

蓝家凤听得又是气怒,又是感动,摇摇头,道:“糊涂的江郎啊!”放开脚步,向前奔去,她多方示意,江晓峰就是听不明白真实的内情,又不直接说出,只得忍下不再多言。蓝家凤一口气跑回原地,王修已然早在等候。

江晓峰不知蓝家风何以会突然生了气放腿而奔,只好在后面追赶。

追上了蓝家凤,正待开口询问,王修却抢先道:“姑娘,江少侠,准备几时动身?”

蓝家凤道:“老前辈有什么消息么?”

王修道:“在下和两分手之后,就得到数处回报消息,有几桩使人伤疼,但也有好消息。”

蓝家风道:“先说难过的吧?”

王修道:“松兰双剑,为了保护少林寺的基业,挺身而战,和蓝天义决斗了四个时辰之后,生伤在蓝天义的剑下……”

江晓峰心头一震,接道:“两位前辈联手剑势,仍无法胜过蓝天义么?”

王修道:“是的,两人联手剑势,仍无法胜过那蓝天义,不过缠斗千招之后,才伤在了蓝天义的剑下。”

蓝家风神情凝重,思索了片刻,道:“老前辈可否说的清楚一些?”

王修道:“唉!少林寺在天道教数番抢攻之下,精锐非死即伤,虽然赁仗罗汉阵挡住了蓝天义,未攻进少林寺中,实已元气大损。”

日前,蓝天义又役使属下,猛攻少林寺,希望一举间,能把少林寺拿下来,少林寺在精锐大伤之下,无法拦阻天道教凌厉的攻势,多处防守之区,已为天道教所攻破,少林方丈,亲率其余高僧,阻挡蓝天义所率的高手,无暇求援,眼看少林就要遭受破寺之危,松兰双剑,突然出面,两柄剑犹如出押猛虎,力挽狂澜,天道教甲的精锐,伤于剑下者八十余人,总算保住了少林寺基业未损……“

长长叹一口气,道:“自然,这件事,惹起了蓝天义极大的怒火,指名挑战松兰双剑。”

江晓峰叹道:“两位老前辈如是置诸不理,那就好了。”

王修道:“松兰双剑,乃天下武林中人人敬慕的高人,两老原来本想在暗中助手,但不忍目睹少林寺毁在蓝天义的手中,才正面出手干预。既然出了面,以二老在江湖的成就,就不能不答应那蓝天义的挑战,蓝天义又说明了独斗二老,二老心中亦有自知之明,才肯联手而出。双方一战,足足打了四个时辰,千招之后,才双双重伤在蓝天义的剑下……”

蓝家凤接道:“两位老人家现在何处?”

王修道:“二老重伤之后,少林寺数位高僧拼命相救,把两位救回了少林寺,兰剑伤中要害,救回寺中之后,立时死亡,松汉老人目睹老伴死去,悲恨交集,难以自遣,伤势发作而死。”江晓峰道:“松兰双剑,已修成半仙之林,深居幽谷,不问江湖是非数十年,想不到,竟也伤死在蓝天剑下。”

王修道:“就目下情势而论,少林寺虽得松兰力拼保住,但恐亦难长久,能够和蓝天义一决雌雄的人,似乎口袋有我们一股力量了。”

江晓峰道:“武林九大主派,上百门户,难道都被吓破了胆子么?”

王修道:“九大主派,已被蓝天义收服了四派,江湖上散居各地门户豪雄,也大都被他收服,余下的,都自知无能胜任,不是躲了起来,就是分散江湖,抗拒天道教蓝天义的重责,已完全落在姑娘和江少侠的身上了。”

蓝家风道:“我母亲传出了丹书,魔令,为清平江湖招来一片杀劫,我这这女儿的,自是责无旁贷,不论要受任何屈辱,都应该替母亲造成大错补过,这方面老前辈可以放心。”

王修黯然点点头,道:“姑娘牺牲一已,谋福武林,千秋百世之后,武林同道,都仍将对你留着很深的怀念。”

江晓峰茫然说道:“我只是举个例子说明罢了。”

江晓峰啊一声,回顾主修一眼,说道:“老前辈,说说看,有什么较好消息?”

王修道:“大约是蓝福归报之后,蓝天义亦觉得事非小可,已亲自率领了天道教中精锐,赶来了此地,用不着咱们再多行设法,安排圈套,引他上钩了。”

蓝家凤道:“这样快么?”

王修点头道:“所以,姑娘要早些准备才是。”

蓝家风回顾江晓峰一眼,脸上满是幽怨之色,黯然说道:“他们几天可到?”

王修道:“还有什么事?”

王修道:“方秀梅已得君不语之助,离开了天道教,呼延啸送了他五只巨鹰,方秀梅借五只巨鹰之助,到处邀请人手,会合了摘星手公孙成,笑面佛天灯大师,铁面神丐李五行,以及昆仑派的名宿多星子等,很多退休江湖的高人,正兼程赶来此地,助咱们一臂之力。”

江晓峰喜道:“他们几时可到?”

王修道:“想他们应该比蓝天义来的快些,至迟明晚上可以赶到。”

江晓峰道:“那很好,咱们有了这批生力军参与,可以和蓝天义放手一战了。”

王修道:“还有一件使江少侠最高兴的事情……”

江晓峰道:“什么事?”

王修道:“呼延兄思念少侠心切,今晚上可以赶到此地。”

江峰道:“这话当真么?”

王修道:“我接到他飞鸟传书,大的不会错了。”

蓝家凤突然转过话题。道:“王老前辈,我要选的人可曾找到?”

王修道:“找到了。”

蓝家风道:“在哪里!快些带他来见我。”

王修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蓝家风道:“你是说江晓峰。”

王修道:“不错,除了江晚峰之外,天下再无人能够胜此任。”

蓝家凤神情严肃,冷冷说道:“你没有错么?”

语言一顿,接道:“这是一件十分重大的事,不能凭仗个人之好恶选择。需知若选择毫厘,武林之中,若干年后,就会出现第二个蓝天义,我看过丹书、魔令,上面不但记述了绝世的武功,而且还记述着习练之法,那是无数位习练武功之人的心血、经验,熟读了丹书、魔令,不但尽知世绝技,而且借重书上记述的习练经验,以收事半功倍之效。”

王修道:“姑娘可以放心,在下选择江晓峰,绝无私人的好恶成份。而是凭籍数十年的阅历和相人术而下的断语。”

蓝家凤沉吟了一阵。道:“老前辈,有一件事,想你早已知晓了”。

王修沉吟了片刻,道:“说说看。”

蓝家凤道:“那位被选定继承武学道统的人。要离开此地……”

王修接道:“我明白,这件事,我也考虑了很久。适才。咱们人手太少,江少侠不能走,现在咱们到的助手很多,少他一个人,无害大局,所以在下才想到他。”

蓝家凤长十长叹息一声,默然不语。“

王修望了蓝家风一眼,又道:“姑娘,顿饭工夫之前。咱们还决定,以姑娘和江少伙为主,分带人手,引诱那蓝天义到巫山下院中来,但在顿饭工夫之后,局势又有了很大的变化,那就是蓝天义自己要率人赶来这巫山下院。

蓝家凤道:“嗯,我知道。”

王修暗暗一皱眉头,道:“咱们很快要见到蓝天义,所以,咱们要尽早准备,姑娘是主持大局的人,自是变比别人更为忙碌。再说,咱门在今晚之前,就会有很多的援手赶来,实也用不到江少侠再行涉险了。”

末待蓝家凤开口,江晓峰已抢先接道:“王老前辈的盛情,江某感激不尽,但我已经自作决定,放弃承继武学道统。”

蓝家凤回顾了江晓峰一眼,默默未语。

主修却嗅了一声,道:“为什么?”

江晓峰道:“一则,我要尽我之力,帮助蓝姑娘拒挡敌人,再者,我还要见我义父和姊姊。”

王修沉吟了一阵,道:“这么吧!在下有折衷的办法。不知两位最否同意?

蓝家风道:“先请说出听听。”

江晓峰道:“愿闻高见。”

王修道:“江少侠先助蓝姑娘拒敌,待十二金钗出手之后,江少侠再行离此。”

江晓峰摇摇头,道:“不好,我要留在这里帮助蓝姑娘,直待大局平定。”

王修望了蓝家风一眼:“姑娘之意呢?”

心中却暗暗忖道:大局干定之时,那韦刚必定会提出婚约,那时事情非被揭穿不可,最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就叫人无法预料了。

但闻蓝家凤轻轻叹息一声,道:“江兄,王前辈说的有理,如是他决定了你可以承继武林中道统绝学,你也不用再推辞了。”

江晓峰双手乱摇,道:“不行,我在这里帮助你,你如在这场搏斗之中,安然无慈,自然不用再找人承继绝学了……”

蓝家凤接道:“如是我受了伤呢?”

江晓峰道:“那要看你伤的情形如何,慢慢养好了再去不迟。”

蓝家风道:“我如最战死了呢?”

江晓峰道:“真的战死了,我也不愿独生,自是不用再承担那既往开来的大任了。”

王修是何等聪慧之人愈听愈意觉不对,两个人似乎变了绞在一起的麻花糖,大有难作割舍之情了。

江晓峰话语说的很含蓄,但言下之意,无疑是生同罗帐死同穴的誓约,难道我去了之后,他两人之间,又有了一坐什么特殊变化不成?

心中念转。两道目光,不停在江晓峰的脸上查看。

只见他神色间一片关爱之情,分明还不知道蓝家凤答应韦刚婚约的事。

再看蓝家凤,眉宇间,却隐藏着无与伦比的深深痛苦。

虽然她竭力忍受掩饰、但以王修阅历,仍然瞧得出来。

情势发展,已然是王修无法不问,当下轻轻咳了一声道:“江少侠,刚才两位到哪里去了?”

忽然间,把话题转到了儿女私情之上,江晓峰不禁为之一征。但想到王修敏锐的观察力量,欺骗也实非易事,倒不如说出事实的好,当下应渐‘’我和篮姑娘,在外面走走。“

王修道:“碰到了什么?”十江晓峰道:“没有啊!”,王修重重咳了一声,道:“蓝姑娘。”

蓝家风转过脸来,双目中含蕴着晶莹伪泪珠,道:“什么事?’——学王修心头一震,若有所悟的说道:”江湖上有很多应付敌人的诈术,乃是彼此的手段之一,所以,有很多承诺,实也不用放在心上。。“

蓝家凤啊了一声,道:“老前辈可是说兵不厌诈?”

王修道:“对,兵不厌诈,愈诈愈好,彼此致对,用些诈术,自是不用耿耿于怀!

言下之意,无疑最劝说蓝家凤,不用把她对中韦刚的承诺,放在心上。

蓝家凤自是听得懂话中的含意,但江晓峰却是听得瞠目结舌,不知所以,忍不住问道:“你们说的什么?”

王修道:“在下和姑娘谈用兵的事,并无别意。”

蓝家风转过脸来,双目盯住在江晓峰的脸上,道:“江兄,王老前辈既还相人之术,又有着数十年的阅历、经验,他既然推荐你承继丹书上绝学大任,想来是不会有错了。我有个二金叙之助,你自是不用担心我们了。如是十二金铁无能貌得蓝天义,多任何一个人,也于事无补。如是十二金铁能胜蓝天义,你留此何益?不如答应下来……”

江晓峰摇摇头,接道:“姑娘错了!

蓝家风微微一怔,道:“我哪里错了?”

江晓峰道:“如是咱们能胜蓝天义,我要看你身受天下武林同道拥戴的薄耀,咱们如是不能胜蓝天义,姑娘不死于蓝天义的手下,亦将自绝而死,留我一个人活在世上,还有什么味道!”

蓝家风道:“你和我有些不同。”

江晓峰道:“什么不同?”

蓝家凤道:“你是男子汉,要传宗接代,怎能轻易害死。

江晓峰道:但如你死了,这些事都成了泡影。“

回顾了王修一眼接道:“王老前辈也不是外人,咱们夫妻。

在天比翼鸟。在地连理技,生死有命,福祸与共,你不用老想着把我支走,你一个人独档大敌。“

蓝家风听的心中伤痛,忍不住泪珠儿滚滚而下。

王修却是听的大为惊异,心中忖道:原来。他们已订了亲。

表面上,却仍然保持着平静神色,道:“江少侠说的也是,两位天生佳偶、珠联壁合,合力拒敌,不但是武林同道之幸。也算替武林同道留下一段佳话。至于承继武林道统一事,似乎也用不着急在一时了。”

蓝家凤拭去了脸上的泪痕。道:“如是我在这一战不幸战死,那丹书、魔令,岂不是无人知晓它存放于何处了?”

王修轻轻咳了一声,道:“在下有一个奇怪的想法。不知两位可否同意?”

蓝家凤、江晓峰齐声说道:“老前辈请说。”

王修道:“武功三大要件是凛赋、师承、时间,三样缺一不可,良师选徒,首重其德,多方考验,证明他能承担大任。才肯授予绝技,所以,一出师门、即是一位仁、勇俱备的义侠人物。如是丹书、魔令,留存人间,就打破了仁勇之间的微妙均衡,不论那人的心术如何。只要他有足够的才慧,即可练成绝技,再加丹书、魔令详作指点,更收事半功倍之效。姑娘已决心毁去魔令,实是太侠人心的事。不过丹书宝典无灵,虽属正统武学,但它却无法甄选,在下之意,何不连丹书一并毁去。

篮家凤沉吟了一阵,道:“老前辈说的有理,晚辈立刻遣人去把丹书、魔令毁去。”

王修摇头说道:“不用急。”

蓝家风道、“如若丹书、魔令留在世上。有损无益,何以不把他早些毁去呢?”

王修道:“最好能当着天下英雄之面。毁去二物,才能使得天下英雄相信。”

蓝家风沉吟了一阵,道:“就依老前辈的高见。”

王修微微一笑,道:“如若咱们一切顺利,十日之内,就可以搏杀蓝天义了,树倒猢狲效,蓝天义死去之后,天道教中领导无人,不难一举扫平……”

语声一顿,接道:“两位休息一下,在下还得安排一下,迎接各路的英雄。”

蓝家凤道:“江兄,你该去帮一下老前辈的忙。”

王修道:“不用了,在下的人手,已够分配,用不着劳动江少侠。”

江晓峰道:“我该去相助一臂之力,但不知老前辈把嘉宾安顿何处,总不能让他们幕天席地的住在这古坟墓园之中吧?”

王修道:“我已商借好了几处农舍,就在这墓地不远之处,道消魔长,情势迫人,只好委屈他们一下。”

蓝家凤缓缓接道:“老前辈带江兄去吧,也好让他多认识几位武林高人。晚辈到巫山下院中和韦刚商量,看看他是否允准用巫山下院作为迎接嘉宾之处。”

王修微微一笑道:“好,那就有劳姑娘一行。不过,韦刚如有不便之处,姑娘也不用相强,在下要先行告退。”

带着江晓峰出了墓园。

海天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