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8 回 少林揭秘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八回 少林揭秘

敖迨澹 

小燕子欢叫了一声,向江千里扑了过去,一副如见亲人般的快乐。

澳憔褪墙Ю铮俊

笆牵秤行遥菔杜馈!

安挥每推耍⊙嘧右丫嫠吡宋夷愕氖虑椋舷棺诱庑┠昀炊嗫髂阏展怂钠鹁由睢!

八缒芴秸庖痪浠啊苯Ю锏溃骸氨厝换崛冈径穑挡欢鞯乃浚不嶂丶饷髂兀俊

敖郑馓税桑 蓖跬蜕档溃骸肮杜朗呛蔚壬矸荩

你岂可信口开河?“

笆钦娴摹苯Ю锏溃骸八揪陀凶砸剿康哪芰Γ顾丶饷鳎撬床豢细疵鳌!

三公主突然接道:“为什么?”

耙蛭衔飧鍪澜缟希丫挥腥盟吹娜恕⑽铩

罢飧觥

三公主正想出言辩解,但见师父垂首含泪,立刻住口。

八碇心Ы唐呱范菊耄湔唐咀派詈衲诹Γ梢匝怪破娑荆蝗盟⒆鞒隼础!苯Ю锏溃骸暗翟诨畹煤苄量啵刻煲姆蚜礁鍪背降氖惫夂投拘钥咕埽庖彩撬郧笏偎赖脑颍野研⊙嘧右胨拿畔拢炅怂詈蟮男脑福剐⊙嘧佑心芰Σ鼻康校抛弈诠ΑW员帐遥郧蠼馔选

敖Ю铮阄裁床欢嗟攘侥暝侔研⊙嘧右胨拿畔隆!

肮杜溃乙丫攘宋迥辏狄膊蝗淘偌痉⑹钡耐纯唷苯Ю锏溃骸昂慰觯Ы潭洗蠼僖殉桑偻砹艘怖床患傲恕!

疤彀。∧训勒饩褪嵌ㄊ椅裁聪肓硕瓴畔胪ㄕ饧虑椋甏竺纬跣眩诵牙春奘乱阎苯裰溃挥形夷苤馊テ呱范菊耄墒牵胰次罅怂!

笆嵌ㄊ=橙耸亲雒我蚕氩坏皆诖说啬苡錾瞎杜溃遥质侨绱艘桓銮謇拭鞒旱木置妫拗缓尬医橙说ㄐ∪缡螅奈饭杜赖目旖6峄辏谷徊桓已吧厦湃ィ醋乓幻逍智蟾媾馈

澳闶撬男值埽俊惫痘墼卵纫斓耐沤Ю铮溃骸八钦娴娜狭四悖故强谕飞纤姹闶铡!

笆钦娴摹苯Ю秣鋈凰档溃骸坝幸淮危孕醒八溃橙硕返ê退郏邓房嗲笏溃运娇沙埽遥远扌牛急赴盐淞志悸袢肴隆D谴握壑螅湃衔易魑值埽匆乙荒曛冢锼业揭虏Т恕K畹锰量嗔耍杖杖缋写绦模虼耍橙苏业搅诵⊙嘧樱⒆铀淙徊呕劬祝次薹ㄊ构αλ俪桑裕柰跬沉熘Γ〉搅饲瓴瓮酰偌由弦逍肿扌交穑旁炀托⊙嘧诱飧鋈瞬拧!

苟慧月道:“听说他留了一封信给我,他双目已瞎,什么人帮他代笔写的?”

耙逍肿约盒吹模棵ば牟幻ぃ杏δ芰χ浚杀媸妒陕湟兜纳簟苯Ю锾鞠⒁簧溃骸叭旰罂羰抑牛杜谰涂梢约剿皇痔骋暮檬榉恕!

昂冒桑〉绞焙颍颐且黄鹑タ拧

耙逍秩缡且趿橛兄ɑ岷湃摹!苯Ю锘疤庖蛔溃骸暗笔赖母鞔竺排啥家驯荒Ы炭刂疲杜兰纫阎厝虢透锰嫖淞种鞒终澹 

安唬⊙嘧尤缃褚训盟娲家站换崾湮遥慰觯ǖ茨Ы淌撬囊叛裕⊙嘧悠窨晌ケ骋琶一崛ο嘀T贫帐耙幌拢Φ淖撸 

昂茫茏右舱惺沦髅魇Ω浮!比鞯溃骸暗茏酉肱兹ス鞯耐废危褪Ω敢黄鸫车唇镏⊙嘧由ǖ茨Ы獭!

澳阍缫咽墙肆耍偃虢镏⊙嘧游也环炊裕遥Φ囊舱写艘猓掖憷肟说兀褪且盐曛刑寤岬玫降慕R站В诟悖也荒苋美舷棺幼烙谇啊5闩兹ス鞯耐废危Φ娜床辉尥闵鹬τ褚叮窨勺愿势!

吧诘弁跫遥惺裁春茫可罟木樱腥绶溉撕我欤竿酢⒛负蟾饔凶ǔ瑁荒曛幸材训眉复蚊妫嫒缂伲纫猩瞎⒅蟹乘龅睦褚牵钦嬲匦牡氖枪陆胶褪欠窕故艿交噬系亩鞒琛比魑尴搠鋈坏厮担拔沂呛苁芨竿醭璋呐箍梢允殉栉约赫郊阜肿杂桑话愕乃浇鹬τ褚对缇捅桓竿跏游衿罚浼薷某璩及还芘母惺苋绾危炕蚴堑弊鹘贝停透斯Τ迹椅烁竿醯慕皆陡拔饔颍芫×酥畎愕恼勰ィ氐骄┦χ螅疵挥惺艿饺魏蔚奈课式崩慌路炊衔沂腔龉础

安换岚桑∥抑阑噬虾芟舶恪惫痘墼碌溃骸耙蛭掖阄湟眨固氐氐慕蛹摇!

笆牵∷挥斜莆壹奕耍褪窍M伊粼诠校鼙;せ使械陌踩!比魉担骸暗饔蚬槔矗乙迅芯醯礁竿醵晕乙言诼淖洹

罢飧觯灰液突噬咸柑福俊惫痘墼碌溃骸拔颐撬渲患幻妫挂财奶傅美矗偎邓彩侨耍挥惺裁春门碌模傅暮茫憔土糇耪飧龉鞯耐废危覆缓茫痛拍憷肟纯此苣挝液危俊

王彤吃了一惊,忖道:她是江湖奇人,剑艺精绝,对朝廷中的法度、礼仪可未必放在心上,她若真要去见皇上,这内宫中虽然云集了近两百名侍卫,又有谁能拦得住她?

想着,他当下便笑道:“如果三公主愿意离开内宫,苟女侠又不反对时,那倒是个很好的主意了。”

拔裁矗俊惫痘墼缕娴溃骸八枪鳎噬系陌裁匆尤虢俊

耙蛭戳宋饔虻哪Ы痰茏樱狈谀诠校噬显缰懒恕!蓖跬溃骸笆率瞪希饕逊噶瞬啬涞腥恕⑵燮噬系拇笞铮噬鲜且还跄苋菹陆沓甲尤绱嗣胺噶却思涫铝耍芸赡芟铝畲χ萌鳌

罢庠趺茨芄还炙簧砩嫦眨莱锌嗄眩彩俏富实慕剑被实劬涂梢圆唤驳览怼⒉环趾诎琢嗣矗俊

王彤虽然心中焦急,但他心中明白,不能把事情弄僵,一巴激起了苟慧月的怒火,让她失去自制,那就大大的麻烦了。

鞍榫绨榛。 蓖跬溃骸澳肯禄噬险馐苣谟峭饣嫉睦牛锨氨踩缈洗骼肟使瓤杀H鳎哺嘶实勖孀樱卫侄晃兀俊

苟慧月似是个相当固执的人,还待出言反驳,忽见三公主口齿启动,一说了数言。

她用的是传音之术,别人只见她口齿动,却不知她说些什么?

但苟慧月的脸色却缓和下来了,点点头,道:“好吧!你就写一份辞王表章,交给王彤转呈皇上。”

罢飧鐾跄橙死淼毙Ю汀!

苟慧月目光转注到江千里的身上,道:“江湖上的情势,是否已经到了发发可危的时刻了?”

笆牵「鞔竺排杉敖系陌锘幔蟛糠侄际艿搅死醋酝饬Φ目刂疲匦枰⒖潭郑直鸾饩觯刃姓页黾父鲋卮竺排杀豢刂频脑颉!苯Ю锏溃骸叭缓螅阅倍圆撸缛舻鹊剿橇α炕慵⒑狭髦螅蔷筒灰卓咕芰恕!

澳懿荒芨沂焓奔洹惫痘墼碌溃骸笆蘸螅以俸湍忝羌妫餐Ω段>郑远山倌选!

说着,带着三公主和怜花飞身而去。

鞍Γ≌馕还杜腊殉⒅械氖挛铮驳弊鹘惺吕创怼!

王彤长长吁了口气,道:“当真的是可怕极了,江兄,最好别再让她入皇宫了!”

拔蚁耄骰嵬褡母嫠咚鲋械睦Α苯Ю锏溃骸八艘痪淦埃芫俸退闹星槔上嗉乙话焉呈蛳沽饲槔傻难劬Γ庖黄硕辏沼谥梢簧奘隆!

敖迨澹褪鞘Ω傅暮煅罩好矗俊

安淮恚鞘堑贝献钣谐删偷囊欢郧槁拢匆蛞痪淦埃撤质郑笆昴闶Ω富挂恢弊访偎男凶伲M芡旎胤夹模床涣瞎杜捞诵模褪遣豢显傩霸担院蟮氖履愣贾懒恕!

拔沂Ω干碇衅呱范菊耄窃诒还杜来蛳怪埃炕故谴蛳怪螅俊

江千里道:“当然是在打瞎之后,你师父如非双目瞎去,魔教中人如何能伤得了他一根汗毛呢?”

敖迨濉毙⊙嘧酉肓讼耄溃骸拔沂Ω甘呛蔚壬硎郑趺椿岜懿豢杜赖囊话逊缮场

拔蚁耄枪室馐苌说模M芤幌闹兄杜廊允遣豢匣匦淖猓闶Ω赴紫沽艘凰劬Γ哺四Ы讨腥税邓闼幕帷!

罢馀撕枚竞枚尽毙⊙嘧油蝗幻俺隽艘痪浠埃刺媒Ю锍隽艘簧砝浜梗奔彼档溃骸靶⊙嘧樱弦淮乃饺饲槌穑湍阄薰兀豢扇我馀溃诔隹裱浴

拔也慌滤 毙⊙嘧铀档溃骸八茄厶谑Ω福也徽宜阏剩丫翘旄叩睾窳四兀 

靶⊙嘧樱 苯Ю镉行┗鹆耍淅涞厮档溃骸澳闶Ω感哪恐凶罹窗牡娜耍阋哺疑撕λ矗俊

靶≈恫桓摇

江千里发了脾气,燕春风还真有点害怕。

肮痘墼戮褪悄闶Ω感闹凶罹窗娜耍幸惶欤闫艨牛〕鲆攀椋杜酪蚰愕牟痪矗挥械匠。阋绾蜗蚰闶Ω附淮!

靶⊙嘧用靼琢耍院笤僖膊桓曳潘亮恕!

江干里叹息一声,转向王彤道:“这一次是向你求助的,希望你能调动一批人手,支援我们。”

靶校⊥跄橙四馨斓降木煌拼牵缡蔷┏侵衅骄蚕吕矗值茏急负徒滞虢恍心兀 

江干里笑了笑,道:“那是最好不过,有你同行,可以随时调动官兵助威,那就帮忙太大了。当然,最意外的是得到葡慧月和三公主这股强大的助力,不过,王兄,三公主投入江湖,皇上会同意么?”

拔蚁氩换嶙肪浚菪值芙展鄄欤噬隙匀鞯某璋战ハ耍琈对她引入魔教高手混入皇宫一事,更为不满,让她长年留在深宫之中,恐怕有害无益,何况,皇上知道她为魔教所乘,早已不再信任她了。”

鞍Γ∩诘弁踔遥娴刮幢厥歉0。 苯Ю锏溃骸暗魍度虢校撕笥趾稳ズ未幽兀俊

罢饪峙乱憬执罅Τ扇恕!

拔遥俊苯Ю锒┮斓氐溃骸拔夷挠姓獾饶芰Α!

王彤低声地和江千里交谈了一阵。

江千里回顾了小燕子一眼,道:“我尽力而为吧!不过,这件事要苟慧月同意才有希望的。”

敖挚先χг托校渌模伤亲匀环⒄拱桑 

拔颐靼琢恕!苯Ю锏溃骸罢乙桓銮寰驳牡胤剑颐亲∠拢⊙嘧恿教旒倨冢盟赣凇⒛缸油啪哿饺眨缓笪乙糜嘞掳颂斓氖奔洌盟橇废耙恍┪涔Γ杜酪换乩矗颐橇⒖潭怼!

王彤道:“江兄准备先到哪里?”

搬陨缴倭炙拢绻忱妥涞鄙揭恍校佬蚴巧竦短谩⒇ぐ镒芏妫馑母龅胤侥馨捕ㄏ吕矗Ы滔朐谥性⒆悖筒惶赡芰恕!

昂茫跄骋踩プ急敢幌拢揖∪π!

苟慧月很守约定,第十天的日落时分,果然带着三公主赶了回来。

江千里也利用这几日的时间,要小燕子尽可能把一些武功传给黑僧、白道、王重山三人。

他们年纪虽都不大,但是,却是此行的战斗主力。

小燕子和父母团聚了两日,天伦之乐。述说不尽,余下的八天,小燕子都在传授七巧僧等三人武功。

小燕子要求严格,不假词色,还真把黑僧、白道、王重山折腾的席不暖暇,连觉都不敢睡,偷偷苦练。因为,小燕子口舌如刀,骂起人来一点也不留面子。

所以,时日虽短,但三个人却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王彤协调了五城兵马司,调了一万名精锐的步兵,进入京城,住扎在皇宫四周,保护皇宫,布置之严,已到了飞鸟难渡之境。

他确实在全力帮忙,由厂、卫中选了四十名精锐高手之外,由内宫侍卫中也选了四十名高手随行,另有燕飞、韩涛、赵保、陈宏、金天祥随行,加上了江千里等五人,三公主、怜花二女,近百骑健马出了京城,直奔嵩山少林寺中。

苟慧月却是一人独走。

最妙的是,王彤请了一道圣旨,指派马文中全力协助王彤,派步骑精兵八百名,到嵩山少林寺外听用。

王彤等一行人赶到少林寺外,马文中的八百精兵,早已把少林寺团团围住。

马文中亲自率军,赵二堤、鱼化龙、姬重天、张不空四大高手,竟都随马文中同来少林,也算得上是精锐尽出了。

迎上王彤,马文中微笑道:“接到圣旨,我就想到可能是你王兄从中安排,看来是没有猜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吧弦淮危硇峙扇怂屯跄郴鼐诳獬峭庥錾狭酥诙嗟母呤掷菇兀俏椎娜司褪巧倭值母呱!

罢娴娜绱思虻ッ矗俊

王彤微微一笑,道:“马兄,何必深究,有些事,心中明白就好。”

澳阋绾喂ゴ蛏倭炙履兀俊甭砦闹械溃骸靶值鼙碜蛉崭系剑⒖谭挚ё 

吧倭炙轮腥丝捎蟹从Γ俊

懊挥校 甭砦闹械溃骸八亲飨⑷绯#剖敲挥蟹⑸虑橐谎夥莩磷牛故橇钊司磁澹 

目光转注到江千里的脸上,道:“怎么?江大侠也投身入内宫侍卫中了?”

懊挥小=骋廊还饰遥亢撩挥懈谋洌郴骨反笕艘槐驶平穑思涫铝耍蜕璺ǚ罨埂!

昂茫姓仕忝鳎M笙蓝晕矣懈鼋淮 

傲轿欢髟梗鑫蠡幔腋鍪奔洌跄橙巳俗鞫媪轿凰岛纤岛稀

马文中微微一笑,道:“由王兄出面,什么事都好说了。现在,先办正事要紧,王兄是此行的龙头,想必早已胸有成竹了。”

王彤道:“先礼后兵,马大人和江兄各选两人,随行入寺,先和少林寺中方丈谈谈,再作决定。”

马文中选了鱼化龙、姬重天同行,江千里选了黑僧、白道同行,王彤选的是小燕子和三公主。

不过,三公主已改着男装,青衫佩剑,脸上也经过了一番改扮,马文中竟然也没有认出来。

黑罗汉七巧僧出身少林寺,虽已被逐出门墙,但香火之缘仍在,此番回寺,却是以问罪的身份重入少林,撇开了武林正义,那就是以下犯上的举动。

小和尚虽然是个很洒脱的人,但心中仍然有些忐忑不安,就连走起路来,也有着一股别扭的感觉。

用不着请人通报,他们一行九个人刚入寺门,立刻有九个大和尚迎了上来。

九个人迎接九个访客,那是说早已有了准备,必要时,阻拦入寺的意思。

黑罗汉低声说道:“居中的老师父是达摩院的主持大觉长老,左右两位老僧也都是长老身份,少林寺有十二位长老,一十子就出动了三位。”

靶『蜕小毙⊙嘧拥蜕实溃骸傲硗饬龊蜕杏质鞘裁瓷矸菽兀俊

按锬υ旱纳献呱焙诼藓旱溃骸八撬淙徊皇浅だ仙矸荩抵心辏辶νⅲ家粘墒欤巧洗锬υ荷献唬褪亲ㄋ咀凡短油健⒂骨康械脑鹑危遣攀巧倭炙轮姓嬲闹髁Α!

罢庋纳献呱还灿卸嗌偃耍俊毙⊙嘧犹岢鑫侍狻

懊挥幸欢ǖ拿睿圆挥妹闱看帐坏揭欢ㄎ涔λ迹薹ㄉ巧献!焙诼藓旱溃骸罢庖淮倭炙赂呤直渤觯托『蜕兴锬υ荷献冢延腥嗳肆恕!

罢饷此道矗坏┒郑庖徽奖厝皇遣伊揖琢耍俊毙⊙嘧拥溃骸八嵌际悄愕氖π帧⑹κ澹悴荒芎退嵌职桑俊

暗肝曳鹩辛椋詈盟讲灰郑辉诳谕飞献饕环邸”黑罗汉苦笑道:“那才是上上大吉呢!”

谈话间,双方已彼此行近到三尺左右,同时,也停下了脚步。

居中一僧,单掌立胸,低宣了一声佛号,道:“老衲大觉,见过各位施主。”

王彤一抱拳,道:“大师可还记得昔年的旧友王彤么?”

凹堑玫故羌堑茫还低跏┲饕殉鋈文诠型沉熘埃ㄇ阋皇薄贝缶醮笫Φ溃骸敖袢毡倭炙拢恢泻渭蹋俊

江干里道:“草民江千里,大师如肯方便,请上复贵寺掌门一声,就说河南巡抚马大人、内宫统领王大人和山野草民江千里求见一面,有事相商。”

爸钗恍乇矗置魇潜迫司头叮狻蠹志陀玫锰推恕!

安还艽笫Φ南敕ㄈ绾危质埔丫浅C飨裕汀⒄街挚忠逊谴笫δ茏骶龆恕!

马文中道:“通报贵寺掌门,由他作个决定,大师就用不着担付太多的责任了。”

大师沉吟一阵,道:“说的有理,诸位请在此稍候,贫僧亲往通报,不过,贫僧未回来前,还望诸位尊重少林寺规,不得强行入寺。”

昂茫∥颐枪Ш虼笫Α蓖跬溃骸肮笏路秸珊屯跄骋晔衾嫌眩舜艘苍寄严喾觯裁词露己蒙塘浚氪笫ψ嫱跄橙说囊黄闲摹!

大觉点点头,转身而去。

足足等候了半个时辰之久,还不见大觉归来,小燕子已忍耐不住,低声道:“老和尚是诚心要我们了,小道士,咱们先冲过去!”

安灰 焙诼藓旱溃骸按笕硕寄苋棠拖氯ィ颐嵌嗟纫换岫钟惺裁垂叵的兀磕愠骞ィ欢鲜郑蔷陀欣硭挡磺辶耍憧础

大觉长老回来了……“

抬头看去,果见大觉快步行来,道:“本寺方丈愿意接见王施主……”

敖橙丝煞裢兀俊

袄像亩返ㄗ髦鳎黾右晃唬荒茉俣嗔恕!

马文中道:“我们在那里等候消息呢?”

扒肴胗途幔衫像姆钆恪!

小燕子突然走上步,道:“大师,加两个小孩子没有关系吧;我们是王大人的长随……”

口中说话,人却牵住三公主的手,硬把三公主拉前了一步。

他心中纯洁,全无男女之别,何况,三公主现在身着男装,“这个……”大觉两道目光在小燕子脸上打量了一阵,确定只是两个形如书童的小孩子,点点头,道:“好吧!但你们只能守在禅房门外,不得入内。”

靶校∫磺姓沾笫Ψ愿谰褪恰!

小燕子、三公主获允随行,却使得江干里、王彤胆气大壮。

大觉招招手,一个小沙弥行了过来,带着王彤和江千里行入一座黄墙围绕的静院之中,沿途上僧侣遍布,显然少林寺已作了迎敌的准备。

绿竹环抱着一座很大的禅房,门口处,分站着四个中年僧侣,拦阻住几人去路,直待小沙弥入内禀报之后,才带王彤、江千里进入了禅房。

小燕子本想来一个混水摸鱼,但却被守门的僧侣拦住。

禅室中檀香袅袅,散发出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

少林寺掌门方丈大智禅师,身披一件大红色的袈裟,盘膝坐在一张禅床之上,床前摆了四张太师椅。

这一切,似是早经布置。

大智挥挥手,示意小沙弥退出去,而且,也示意他带上房门。

王彤道:“大师,故友旧识,怎么变得如此生疏起来了?”

大智道:“天有不测风云,人间有无常的变化,咱们是敌是友,真叫人难以分辨呀!”

王彤道:“这是什么意思,王某就听不懂了……”

江千里道:“大师,过去的交情不谈,江某人要请教的是,开封郊外拦截王统领的少林和尚,是不是大师派出的人?”

大智禅师点点头。

当面承认,倒是出乎王彤和江千里的意外,在他两人的推断之中,他会一口否认,绝不认帐,那就有得扯了。

拔裁茨兀客跄橙硕源倭炙掠泄ξ薰卸魑拊梗慰觯笫故俏业呐笥选!

巴醮笕耍愠朔⒕跎倭炙轮械纳酥猓狗⒕趿耸裁慈耍俊

罢飧龊苤匾矗俊蓖跬溃骸白萦衅渌排芍腥耍趾蜕倭炙潞喂兀俊

熬鲁V匾惚匦刖菔邓党隼矗饧鹿叵堤罅恕!贝笾庆Φ纳袂橹谐渎诖

似乎王彤的回答,能影响到他一个很重要的决定。

胺⒕趿撕芏嗳耍斯笏轮猓褂形涞薄⒇ぐ锛靶陆绕鸾纳竦短谩

大智禅师目中神光闪动,打断了王彤的话,道:“不对,应该有五大门派才对,牛、马、猪、羊、驴,五个人共五大门派…… 

话声顿了顿,又道:“既是有如此众多的门派袭击你王大人,不知王大人为什么先找上少林寺来,可是觉得少林寺最好欺侮么?”

鞍Γ∥颐嵌嗄杲煌氩坏酱笫够嵊腥绱说奈蠡帷蓖跬溃骸拔蚁壤瓷倭郑且蛭跄匙孕藕痛笫磺樯詈瘢乜傻玫酱笫Φ陌镏E!⒙怼⒀颉⒅怼⒙渴鞘裁匆馑迹俊

安宦勰阈睦镎嬲南敕ㄈ绾危夥埃蛊氖估像陌参浚醮笕思热蝗隙ê屠闲浣磺樯詈瘢像牡瓜肭胛室痪洹贝笾欠秸纱鸱撬实乃怠

按笫η胛剩跄持薏谎浴!

耙祷笆邓担醮笕耍柚阆衷谌缬幸痪湫檠浴贝笾欠秸缮裆嗳坏厮担骸翱赡艿⑽罅舜缶帧!

笆牵跄呈祷笆邓怠!

巴醮笕耸窍氡ǜ蠢够髂愕某鸷弈兀炕故窍氤吻褰缶郑淞滞谰》菪牧Γ俊

巴跄橙硕允艿较髦拢缫巡环判纳希改芪淞滞谰》菪牧Γ跄橙怂蓝藓丁!

昂茫心阏饩浠埃像木拖热氲赜贝笾欠秸慎鋈凰档溃骸耙皇ё愠汕Ч藕蓿像氖昵逍奕幢换儆谝怀┲骺煞裨萃耸彝猓像囊屯醮笕说ザ烂芴敢环!

江千里站起身子,一抱拳,道:“江某告退。”转身行出禅房。

王彤听完了大智方丈一番说话,整个人变得呆住了,良久,才起身一个长揖,道:“大师,药物迷魂岂是人力能抗拒的,大师千万不可自求解脱,此事关系着整个中原武林存亡绝续,大师一定要忍辱负重,揭穿阴谋,王某人全力保卫他们,不让这件事曝传于江湖之上。”

袄像募热凰党隼戳耍缫巡患苹儆皇峭驴刹溃闲涞P幕嶂氐父舱蓿颐堑男卸耸植荒苤诙啵嘣蛳⒈匦梗儆挚秩胨锹穹蔷偷貌怀ナЯ耍饧缕哪蚜饺

王彤沉吟一阵,道:“王某围困少林寺的消息恐已传入江湖,如无后续行动,恐将引人猜疑……”

巴醮笕说囊馑际恰

霸勖撬讲幻饧僖庖徽剑蚨匪淇烧媸担苊馍巳耍笫υ谒轮邪才牛跄骋踩ニ峦獠贾茫缓螅笫屯跄掣餮∑呙窀呤郑枰股诨で毙校贤霸贾Γ铱嫦蟆!

翱墒鞘嗳说男卸材崖魅硕俊贝笾欠秸伤担骸按司僦荒艹晒Γ恍硎О堋!

罢飧龃笫Ψ判模Ю锏拿僮僖V酰煜挛匏勖强梢苑峙小!

耙谎晕ǎ褚谷下贰!贝笾欠秸伤担骸巴醮笕饲肴ゲ贾茫餮∪耸郑袂蠊αψ烤砸坏笔母呤郑娇墒と巍!

巴跄持溃笫Ψ判摹!

王彤把事情告诉了江千里。

这位江湖奇人也听得心惊不已,当然,王彤也隐藏了一些隐密,尽量保护大智方丈的声誉不受伤害。

这件事,只有告诉马文中,因为要马文中正式和魔教中人火拚,也许不是善策,所以,马文中负责攻打少林寺,他率领了本部人马和王彤留下的大部分侍卫和厂卫。

王彤选了六个人,是江千里、小燕子、黑僧、白道、王重山、三公主加上他自己,正好是七个人。

大智方丈十分谨慎,只选了大方、大正两位长老随行,连他只有三个人。

王彤心中明白,大智方丈不愿随行僧侣过多,虽是为了容易隐密行踪,但最重要的还是怕这件隐密泄漏出去,一个人在能够保护自己的时候,就尽力保护已得到的权势,大智方丈亦不例外。

但王彤也明白,大方、大正两位长老,在少林寺十二长老中,是武功最高的两位。

原来,两位无意于权势,也不愿出任各院主持,把全部精神都投注在精研武功之上,少林寺中七十二种绝技,两人各兼习七种以上,是少林寺中技艺最广博的高僧。

黑罗汉自告奋勇,扮作了大智和尚的随行沙弥。

四个和尚结伴而行。

江千里和王彤等六人却易容改扮,远远相随。

这一次的邀约,仍然充满着神秘,大智方丈赶到了约定的地点,襄阳隆中大客栈时,立刻被请上了一辆停在巷口的马车上,大方、大正两位高僧不准随行,两位老和尚武功虽高,江湖上的阅历却是不多,只好乖乖的在客栈中等候,但黑罗汉却据理力争,要随行照顾师父,总算也被送上了马车。

海天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