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0 回 微波又起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回 微波又起

由京师南下少林的原班人马,仍然回转京师。

到达京师,王彤、韩涛、燕飞等大内高手立刻进官向皇上复命。

三公主朱云也趁这机会转回宫中,并言明五日后向江千里报到。小燕子则回家与母亲欢聚几天。

江千里带着黑僧、白羽以及王重山等人住在天门客栈,以便等三公主和小燕子前来会齐后,再一起闯荡江湖。

匆匆五日已过,小燕子如期来向江千里报到。

偏偏三公主却逾期未来。

又过了三天,还是不见三公主踪影,江千里不由着急起来。

黑罗汉七巧僧道:“江大叔,别等了吧!咱们还是上路要紧。”

江千里摇摇头道:“不成!三公主虽然已说过和咱们不分尊卑,但她终究是金枝玉叶,不来必有原因,她就是改变了主意,也必定会给咱们一点消息,若不等她就走,总是说不过去。”

罢蛭墙鸺脊ひ叮圆挪豢赡芎驮勖且黄鸪钥啵狄勖且黄鸫车唇牢铱茨遣还撬姹闼邓刀选!

盎安荒苷饷此怠N铱吹贸鋈魉淙荒昙秃芮幔床幌裱远扌胖耍羲邓荒艹钥啵阈∽诱饣熬痛蟠硖卮砹恕!

拔裁矗俊

八谖饔蚴芄侥暾勰ィ裁纯嗤访怀怨憧稍芄茄目啵俊

黑罗汉无言以对。

就在这时,只见王彤匆匆而来。

江千里忙道:“王老弟来得正好,三公主是否不准备出宫了?”

王彤神色间显得既忧郁又紧张,叹了口气道:“兄弟此来,正是要告诉江兄这件事。”

澳枪蟹⑸吮涔剩俊苯Ю锛奔狈⑽省

肮械姑环⑸裁幢涔剩涔适欠⑸谌饕蝗松砩稀!

暗降资裁词拢俊苯Ю镉行┢炔患按

叭魈迥诘某娑居址⒆髁恕!

江千里啊了声道:“听说三公主身上的虫毒是活虫,上次不是已经取出了吗?-”可是现在又发作了。“

吧洗翁嫒魅〕娴模歉隼涎牛抢涎拍兀俊

霸缇筒恢睦锶チ恕!

拔裁匆潘撸俊

笆侨鞔鹩λ摹!

暗背跸鲁娴囊彩撬穑俊

八猿剖窍鲁嫒耍饣笆欠裾媸担蔷秃苣阉盗恕!

拔裁矗俊

耙蛭鞅幌鲁媸保严缺坏懔搜ǖ溃约翰⒚豢吹较鲁娴木烤故撬俊

江千里低头沉思了片刻,再问道:“三公主目前的情形如何?”

王彤紧皱着双眉道:“兄弟今天一早即蒙三公主召见,看她的气色并没什么两样,精神也无任何异状。”

凹热蝗绱耍踔娑居忠逊⒆鳎俊

暗比皇翘魉档摹!

八趺此担俊

熬萑魉担腔畛媸鞘┓旁谛「共课唬刻焓鍪背侥诨崴嫜貉范贫恢茫迷谝贫段Р⒉缓艽螅孕「刮行牡悖笤贾荒苌舷伦笥乙贫宕缱笥摇I洗斡赡抢涎攀┬惺醴ê螅诟芯跎系娜废褚驯蝗〕觯裰缮倭址祷氐牡诙欤「鼓诒阌钟辛吮浠!

坝辛耸裁囱谋浠俊

熬菟翟诟芯跎希「鼓谒坪跤钟幸恢侄髟诼疃!

澳嵌髯匀痪褪腔畛媪耍欠窈鸵郧暗囊谎笮。俊

按忧澳腔畛孀阌懈氲按笮。衷诘拇笤加谢贫鼓敲创蟆!

澳鞘撬岛苄×耍俊

跋衷谒淙缓苄。崧ご蟆!

霸趺粗溃俊

耙彩侨魉档模谖饔蜃畛醣幌鲁媸保彩钦饷创螅侥旰蟊愠さ米阌懈氲按笮。诟芯跎险獯涡「鼓诘某婧蜕洗蔚耐耆谎!

熬鸵蛭庠颍鞑盼薹ǔ龉俊薄!安淮恚鞫哉馐赂械胶芮敢猓乇鸾淮值芾锤嬷郑植槐卦俚人恕!

江千里陷入沉思,神色一片黯然,许久才长长吁一口气道:“三公主因此而不出京是小事,但她身上的虫毒却不能不治。”

王彤苦笑道:“兄弟何尝不为这事发愁,解铃还须系铃人,此刻最重要的便是找到那老妖婆,可是那老妖婆早已不知去向了,又到哪里去找呢?”

江干里望了小燕子一眼道:“你上次不是也替三公主治过么?”

小燕子脸上一热道:“小侄正在为三公主疗伤时,宫中便已捉住了那老妖婆,所以上次为三公主取虫,可说完全是出于老妖婆一人之手。”

靶⊙嘧樱洗稳绻岵坏侥抢涎牛阌邪盐漳芪髦魏贸娑韭穑俊

靶≈读媸鞘裁囱佣济豢吹剑睦锘嵊邪盐铡!

昂眯∽樱魇墙鹬τ褚吨慵热灰坏惆盐斩济挥校垢宜姹懵依础L等髁路纪蚜耍阏庑∽拥ㄗ右参疵馓罅耍艋噬辖底锵吕矗慌戮陀忻鹈胖觥!

谁知小燕子却理直气壮的道:“江叔叔,当初你好像也曾鼓励过我,现在怎么又说出这种话来?”

江千里顿了顿道:“我鼓励过你什么?”

敖迨逭媸枪笕硕嗤隆D敌≈兑训昧耸Ω浮炖咨裾啤恼娲蕴炖咨裾频哪诹Γ乜山魈迥诘某娑颈瞥觥P≈兑蛭芰私迨宓墓睦鸥叶返ㄒ皇裕蝗恍≈赌睦镉姓庵值ㄗ印!

只听王彤插言道:“江兄,天雷神掌真有这种功效吗?”

江干里略一沉吟道:“江某的义兄天雷老人,在当今武林是公认的天下武功第一,他的天雷神掌掌力之雄浑,无人可及,以掌力驱除体内剧毒,不乏先例。小燕子已得其师真传,江某当时要小燕子一试,只是情急间作出的决定,当然也丝毫没有把握。”

凹热蝗绱耍尾辉僖⊙嘧咏皇裕俊

江干里大感犹豫的望向小燕子道:“小子,你是否有勇气再进宫一试?”

小燕子耸了耸肩道:“师父交待的三件事,其中有一件就是凡事都要听从你老人家的吩咐,只是……”

爸皇鞘裁矗俊

澳詹潘倒绻依炊尾缓萌鞯牟。芸赡芫陀忻鹈胖觯馐滦≈兑坏惆盐找裁挥校先思业挠锲裁挥邪盐眨≈蹲约罕簧蓖访还叵担袅哿宋业臀夷铩

昂眯∽樱愕棺ノ矣锊 

江千里嘴里虽这么说,因为兹事体大,照样也不敢邃下决定。

王彤忙道:“江兄不必为难,就让小燕子去试试吧!依兄弟所料,就算治不好三公主的病,小燕子也绝对不会有祸事临身。”

江千里哦了声道:“王老弟恁什么能提出这项保证?”

靶值懿幌嘈沤挚床怀觯洗纬龉缴倭郑儆缮倭址祷鼐┦Γ髟缫讯孕⊙嘧影瞪殂海绕湟坏婪珊绻杜涝硎竟幸饨橇饺伺涑梢欢浴

小燕子听到这里,立即红着脸离开房间。其实他心里也早有数,三公主确实对他有情,至于他自己也早对三公主心生爱慕,只因自己是个平民,身份地位相差悬殊,不敢表示而已。

王彤继续说道:“更何况三公主的身体已经让他看到了,纵然他治不好三公主的病,三公主也不可能怪罪,而且说不定还会心存感激呢。”

江千里沉吟着道:“这话也有道理。可是若万一被皇上知道,那就不是三公主所能作主的了。”

罢飧鼋址判模馐氯舨毁鞅ɑ噬希噬细静豢赡苤馈!

疤热粲腥送低蒂鞅ɑ噬夏兀俊

俺鞅救送猓馐轮荒苋昧ㄒ蝗酥溃ㄊ侨鞯奶硎替荆蹩赡芡低蒂鞅ɑ噬夏兀俊

江千里终于点点头道:“好,就这么决定,让小燕子进宫一趟。”

就在当日傍晚,王彤带着江千里和小燕子进入后宫。

不消说,江千里和小燕子都换了一身大内侍卫服装,而且带了腰牌。

至于黑罗汉七巧僧、小道士白羽以及王重山,仍留在天门客栈待命。

江千里和小燕子被招待在王彤的侍卫统领住处。

燕飞得知儿子入宫,连忙赶来与小燕子相会。

对于儿子此来,燕飞是又高兴又惶恐。

高兴的是若儿子真能为三公主治好虫毒,这一笔大功劳将会让他全家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如果儿子进一步作了驸马,那就越发光宗耀祖了。

至于惶恐方面,自然也是担心万一治不好公主的病而遭到灭门大祸。

不过,这事既已由王彤和江千里作了决定,他并不想表示意见,好在这事应该是喜多于忧,即使碰碰运气也十分值得。

王彤先到“听蝉院”去见三公主,说明上情。

三公主一口答应下来。

王彤再回到住处,只见江千里、燕飞、小燕子正在一面闲谈,一面等候消息。

江千里抢着问道:“怎么样?”

叭魍耆狻!蓖跬溃骸跋衷谔焐淹恚鞘焙颍勖亲甙桑 

靶⊙嘧右蝗怂婺闳ゾ统闪耍训牢液脱嗬系芤惨ィ俊

敖质怯忻耐蚴峦ǎ岫粲幸赡阎Γ匦胂蚰闱虢蹋劣谘喾衫系埽环猎谔踉好磐飧涸鹁洹!

于是一行四人,在王彤的带领下,一同进入听蝉院。

在院门外,燕飞首先留下,江千里则在天井留下。

小燕子由王彤直接带入三公主寝宫。

怜花连忙卷帘迎接。

三公主气色很好,根本不像有病的样子。

其实这是意料中事,三公主目前体内的活虫只有黄豆大小,起不了多大作用,所担心的只是日后渐长渐大而已。

小燕子虽然上次在往返少林途中,已和三公主多日朝夕相处,但尊卑之礼却不能废,跨进门槛后,立即躬身深施一礼道:“燕春风参见三公主!”

三公主坐在床前,含情脉脉看了小燕子一眼,一边欠了欠身道:“彼此相识多日,燕少侠用不着拘礼,快快请坐,王统领也请坐。”王彤和小燕子略一谦逊,依言在一旁坐下。

三公主再望向小燕子道:“我体内虫毒复发的事,王统领已对燕少侠说过了吧?”

巴跬沉煲讯圆菝袼档煤芟晗浮!毙⊙嘧由裉薪鳌

霸谖颐媲埃貌蛔抛猿撇菝瘢任页娑局魏靡院螅挂痛蠹乙黄鸫车唇鞘北舜松矸萃耆嗤舸蠹一拱盐铱闯墒墙鹬τ褚叮蔷筒缓孟啻α恕!

/.燕子和王彤都没说什么。

三公主默了一默,再道:“燕少侠,你有把握能替我治好体内的虫毒吗?”

小燕子心神一紧,连忙躬身道:“这方面我怎能谈得到有把握,本来我是不敢前来,但禁不住江叔叔和王统领的吩咐,只好前来一试。”

三公主淡淡一笑道:“试试就试试吧!我相信你会有办法的。”

小燕子心头一震道:“三公主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三公主道:“你是天雷老人的唯一传人,家师说过天雷老人是当今之世的第一高人,以他的掌力所发出的神功,可说无所不能。

我相信家师的话,当然也就相信你了。“

由于三公主的这几句话,反而使得小燕子坐立不安,早知如此,他绝不进宫来做这种毫无把握的事。

如今,他等于已骑虎难下。

王彤怎会看不出小燕子的为难,忙躬身道:“禀三公主,燕少侠的确无绝对把握,这方面三公主必须要事先心里有数,否则……”

三公主摆摆手道:“用不着解释了,我自然明白。即使华陀再世、扁鹊复生,也不敢保证一定会医好病人的病。我既然答应要他进宫,就决定让他试试看,至于是否有效?那就听天由命吧!”

小燕子终于心情轻松下来。

王彤忙起身道:“那么卑职告退!”

王彤走后,卧房内只剩下三公主、怜花和小燕子三人。

怜花问道:“燕少侠准备怎么为三公主疗治?”

小燕子道:“在下只能以天雷掌力试着躯除三公主体内虫毒,并无其他办法。”

澳鞘呛蜕洗我谎蓿俊

安淮怼!

怜花望望三公主道:“三公主就请在床上躺下吧!”

三公主很听话,随即在绣榻上躺了下来,并闭上眼睛。

小燕子站起身来,走近榻前。

此刻,他内心难免又开始紧张。

怜花轻咳了声道:“是否仍要三公主脱下衣服?”

小燕子点点头道:“在下不会把脉,必须目视,而且必须触摸到患处,才能确定虫毒位置,另外……”

傲硗饣褂惺裁矗俊

按岫哉屏η媸保脖匦胧终朴爰》粝嘟樱嫫拍芡溉肴魈迥凇!

怜花略一犹豫,弯下身来问道:“燕少侠的话,三公主都听到了吧?”

三公主并未睁眼,点点头道:“既然要治病,已无法顾虑得太多,何况上次他已这样为我治过。”

怜花直起身子,回过头来道:“这就开始吗?”

懊皇裁纯勺急傅模颓牍媚镂魍嗜バ匾隆!

怜花匆匆为三公主褪下罗裙,再将上衣和肚兜向上撩起,露出凝脂般雪白粉嫩、肌质晶莹的小腹。

小燕子俯下身去,缓缓探出右手。

他的手有些发抖,但神情却又异常严肃。

在这种情形下,当小燕子那只手按在三公主的小腹之上,反而没有什么感觉。

他只感到这是最神圣的一刻,内心并不存丝毫杂念。

可能是三公主小腹内的活虫体积太小,仅恁触摸,根本无法察觉究竟在何处?怜花一边全神贯注在小燕子手上,一边问道:“摸到了没有?”

小燕子双眉紧锁,摇摇头道:“感觉不出来。”

忽听三公主道:“就在你掌心的位置。”

小燕子忙道:“会不会移动?”

八淙换嵋贫贫煤苈!

凹热蝗绱耍蚁衷诰鸵⒊稣屏α耍灰鞯懔寺檠ǎ俊

拔裁匆懵檠ǎ俊

疤炖渍屏Ψ⒊龊螅巳饶训保业P娜魇懿涣恕!

八悴涣耸裁矗∥以谖饔蛄侥辏裁纯喽汲怨阒还茉苏瓢桑 

小燕子深深吸一口丹田真气,右掌紧贴三公主小腹,刚要运出掌力,忽听外面脚步声响!接着是王彤的声音道:“小燕子用不着再替三公主疗毒,我已把老妖婆捉来了。”

这消息不但令人惊喜,也大大出人意外。

三公主连忙由床上坐起,匆匆系好衣裙,下床再坐回绣墩,一面吩咐怜花道:“叫王统领进来!”

怜花立即向外高声道:“王统领请进!”

王彤很快便押着一个面目丑恶的黑衣老妇走了进来。

这黑衣老妇果然就是被魔教派来宫中的长老之一的老妖婆。

王彤一脚踢上老妖婆腿弯,喝道:“跪下!”

一向倔强无比的老妖婆,此刻倒是温驯得很,一声不响的便在三公主面前跪下。

三公主一向受制于老妖婆,如今一见对方跪在面前,反而有些不自然,忙问王彤道:“是怎么把她捉到的?难道她还潜伏在宫廷中?”

笆俏宄潜硭镜娜嗽谖魃阶降降模詹挪沤饫垂小!

澳愣运使懊挥校俊

盎姑挥小!

拔裁床幌任士诠俊

耙蛭嫒髑嬉簟!

拔业氖驴梢曰阂换海衷诰徒挥赡阆任饰仕目诠驮谡饫镂省!

王彤应了一声“是”,接着喝道:“把脸转过来!”

老妖婆一声不响的转身跪向王彤。

王彤沉声问道:“上次已经放你走了,你为什么还要躲在西山,是不是还要伺机进宫,继续作祟?”

老妖婆苦着脸,连忙摇头道:“王统领别疑心,老身绝没有这意思。”

凹热幻挥姓庖馑迹裁床宦砩戏祷匚饔颍俊

袄仙聿桓以倩厝チ恕!

安桓一厝ィ空饣笆裁匆馑迹磕悴皇悄Ы痰某だ下穑俊

俺だ嫌惺裁从茫蛭易隽艘患撑阉堑氖隆!

澳募拢俊

熬褪巧洗挝髑娴氖隆!

澳阍偎得靼仔 

袄仙碛晌饔蚶粗性保芄讨鞣ㄚ停蛞辉诠斜徊叮挥幸凰溃豢晌髑妗@仙硪虿⑽醋裾辗ㄚ托惺拢圆挪桓一厝ィ庑┨炖矗恢痹谖魃讲啬洹!

熬┦胛饔蛱鎏鐾蚶铮悴换厝ゾ」懿换厝ィ伪夭啬洌俊

澳阃跬沉炷睦镏溃壳肮腥杂形饔蚰Ы膛衫吹娜饲狈皇遣桓夜疃眩词咕┏墙稚希灿兴堑娜恕!

澳闳艋厝ィ崾艿胶沃执Ψ郑俊

俺吮淮λ溃坏诙趼贰!

这时三公主说了话:“你虽然为我驱过虫,但治疗得并不彻底,你知道吗?”

老妖婆点点头道:“老身明白,三公主小腹之内目前又有了黄豆大小的活虫,对不对?”

王彤喝道:“好一个老妖婆,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替三公主彻底治好?”

老妖婆双颊抽搐了几下道:“老身是那么想,但却没有那种能耐。”

王彤怔了一怔道:“什么?三公主体内的活虫当初是你下的,你为什么不能替三公主彻底取出来?”

老妖婆嗫嚅着道:“不是老身下的,不过老身当时曾在一旁见习。”

王彤哦了声道:“究竟是谁下的?”

笆抢仙淼氖Ω浮!

澳阏庋沤衲甓啻竽昙土耍俊

捌呤佟!

王彤吃了一惊道:“那么你师父岂不已是上百年纪的老巫婆了?”

老妖婆猛摇其头道:“你猜错了,老身的师父才不过二十左右,大概和三公主的年纪差不多吧。”

王彤越发吃惊,道:“这是怎么回事?”

老妖婆慢条斯理的道:“一点也用不着奇怪,古人说得好,‘有三岁之翁,有百岁之童’。她的年纪虽然只能作老身的孙女,但一身本领却比老身高出太多。”

澳训滥阍诎菟χ埃筒辉肮眨俊

白匀幌肮眨闶抢仙淼诙鍪Ω福依仙硐蛩У闹氐阒辉诔媸酢!

澳阆衷谒邓担洗挝裁疵话讶魈迥诘某娑境沟字魏茫俊

袄仙砀詹挪皇撬倒穑渴切挠杏喽Σ蛔恪!

老妖婆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其实老身上次已尽了最大的努力,化解了鸽蛋大小的活虫。”

王彤双目紧瞪着老妖婆道:“可是三公主身上目前又有一个新的活虫了。”

袄仙碇溃鞘浅嬷郑崧ご蟆!

澳闵洗挝裁床惶嫒靼殉嬉黄鹑〕觯俊

袄仙硭倒挥姓庵帜苣停浅嬷忠步谐娓ㄓ星资窒鲁娴娜耍庞邪旆ㄏ羲!薄跬诵⊙嘧右谎鄣溃骸爸性淞值谝桓呤痔炖桌先说奶炖咨裾疲阋欢ㄌ倒桑俊

老妖婆点点头道:“老身当然听说过,你为什么忽然提起天雷老人?”

王彤道:“如果以天雷老人的天雷神掌,将神掌内力透入三公主体内,是否能将那虫种消除化解?”

老妖婆想了想道:“这个老身不知道。不过据老身判断,那也许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拔裁矗俊

耙蛭魈迥诘某嬷挚剐院湍托蕴厍浚词苟交鹄镆参薹ㄉ账浪炖渍屏ν溉胩迥冢还且恢指接蓄钙娜攘Γ懿荒苁す一鸢桑磕茄觯慌率芎Φ姆炊侨鳌!

老妖婆的分析,不能说毫无道理。

这一来,小燕子以天雷掌力为三公主驱虫的事,势必停止进行。

室内开始沉寂,似乎谁也想不出该再说什么。

直到一盏茶工夫之后,三公主才问老妖婆道:“你那师父目前在什么地方?希望你能告诉我!”

老妖婆不假思索的道:“老身虽然和她久未联络,但预料中她一定还在中原。”

爸性罅耍跹拍苷业剿俊

跋胝业剿⒉荒眩蛭秃幽下硌哺б恢北3肿琶芮辛担邪司啪驮诼硌哺У母ㄑ檬鹬小!

澳愀艺庋隙ǎ俊

袄仙碇荒芩凳邪司拧!

三公主向王彤吩咐道:“暂时把她押回去,一定要严密看守。”

王彤应了一声“是”。

王公主又道:“听说江千里大侠也进宫了,待会儿你和他一起再来见我,燕少侠也一起来。”

王彤亲自把老妖婆押进住处附近一间空屋,不但上了绑,而且点了穴,再交待两名心腹手下轮流看守。

稍事休息之后,便和江千里、小燕子一起再来到听蝉院。

有关老妖婆被擒后的经过,王彤已全告诉了江千里。

江千里心里有数,三公主要他晋见,不外是听取他的意见,以便集思广益。

三公主已在客厅等候,身旁仅有怜花一人陪侍。

一见王彤等人进来,三公主连忙起身相迎,一边笑容可掬的道:“都是相处已久的自己人,不必再见礼了,大家快快请坐。”

落坐后,怜花忙着端上茶来。

三公主以主人身份首先道:“我决定再到开封一趟,目的是要找到老妖婆的师父,以便彻底治疗身上虫毒,除王统领随行之外,也希望江叔叔和燕少侠仍相助一臂之力,不知二位是否肯答应我这项要求?”

江千里道:“三公主用不着这么客气,这是草民们义不容辞的事,只是有几件事三公主必须多加考虑。”

三公主紧盯着江千里道:“那就由江叔叔直接说出来吧!我请江叔叔来,不外是听取你的高见。”

江千里道:“高见不敢当,我是想到这次上开封,万一马巡抚变了脸,把三公主和王统领以及带去的大内高手全数扣押起来,然后进一步向皇上要挟,那时该怎么办?”

三公主皱起黛眉道:“有这种可能吗?”

安菝竦囊馑迹俏劳蛞唬鞅匦胂扔行睦碜急福艺庵挚赡苄院艽蟆!

敖迨甯菔裁椿嵊姓庵窒敕ǎ俊

笆率蛋谠诿媲埃饩俣朐旆春我欤咳袈酃ǎ透弥锩鹁抛澹纬⒉恢溃馐腔噬衔斯巳缶郑旁菔比萑滔吕矗涫德砦闹姓饬侥昀矗恢笔谴υ谔嵝牡醯5淖纯鲋校约盒睦镉惺呛幽涎哺Ц疽丫豢赡芪茸鱿氯ィ媸彼娴囟加写蠡隽偻返氖路⑸!

三公主点点头道:“这话有道理。可是他若再捞了我,大祸临头的事,岂不反而要加快到来?”

八庋觯淙坏扔谑枪伦⒁恢溃侵辽偈种形沼辛巳酥剩昭梢栽傧蚧噬咸岢鎏跫!

三公主似乎已完全同意了江千里的话,视线转向王彤,却没说什么。

王彤躬身道:“其实江兄这种顾虑,卑职也早已想到。”

巴跬沉旒热幌氲搅耍欠褚延杏Χ灾撸俊

俺硕啻呤种猓蜕洗我谎偾牖噬习湟坏赖鞫倭帧⑽涞薄⒇ぐ锏拿苤迹酱锖幽虾螅扔肷倭帧⑽涞薄⒇ぐ锶θ〉昧担缓笤偌硌哺АM蛞环⑸涔剩陨倭帧⑽涞薄⒇ぐ锶矫娴母呤至掀鹄矗憧啥愿兜昧寺砦闹惺窒碌穆聿骄耍皇恰皇恰

爸皇鞘裁矗俊

叭骱捅爸奥淙肼砦闹惺种泻螅拙秃苣言ち狭恕!

三公主正色道:“那也算不了什么,如果能为我父王的江山社稷除去马文中这一心腹大患,我就算舍去这一条命也值得。只是王统领你和其他的大内弟兄们因我而牺牲,将使我于心难安。”

王彤直了直腰,一挺胸道:“卑职们为了保全大明江山,为国捐躯,根本就是应该的,连三公主以金枝玉叶之身,都能不为生死计较,卑职们的一条命又算得了什么?”

江千里道:“此去河南,王老弟别忘了把那老妖婆一起带去。”

王彤有些不解,问道:“为什么要带着她?”

巴趵系芸扇鲜端Ω福俊

暗比徊蝗鲜丁!

罢饩投粤恕H袈硌哺Ы怀龅娜瞬皇撬Ω福勖怯秩绾伪嫒希飨迥诘某媸羌笫拢蹩陕砘ⅲ员匦氪潘判小!

王彤透着犹豫神情道:“江兄的话固然有理,但兄弟却不能不另有顾虑。”

江千里不解道:“王老弟有什么顾虑?”

袄涎攀欠懦娓呤郑勖侨舸潘宦飞媳匦氤餐卸蛞凰栽勖钦庑┤硕耸纸牛蠊癫痪吞现亓寺穑俊

江千里忍不住笑道:“王老弟顾虑得未免太过份了,只要咱们事先确实做好检查和防范工作,老妖婆纵然是天下放虫第一高手,也是无用武之地。”

王彤皱了皱眉道:“兄弟还是听不懂江见这话的意思?”

八椒懦嫦露荆囟ㄒ谐婵煞牛卸究上拢绻蕹嫖薅荆玖煸俅螅膊豢赡茼タ毡湓斐隼础!

敖值囊馑迹且任涎潘焉恚俊

捌裰顾焉恚匦氤沟浊宀椋涎磐压庖路谠「桌镏辽倥菟惶煲灰梗缓笤侔阉严碌囊路伲簧弦惶紫幸路H绱艘焕矗涎呕蛊臼裁丛俜懦嫦露荆俊

三公主点点头道:“江叔叔说得对,这件事我会交待怜花照办。”

江千里道:“不妨再加派两位宫女协助,最主要的是彻底检查她全身。”

三公主眨眨眸子道:“脱了她的衣服,身上便一目了然,还有什么可检查的呢?”

江千里干咳一声道:“据我所知,虫毒体积小,很容易藏在身上的隐私之处,连头发、指甲以及脚趾或肚脐、腋下都可藏放,这些地方必须详细搜查。”

叭粜〉萌庋畚薹ǹ醇衷趺此巡槟兀俊

坝邪旆ǎ野旆ê芗虻ィ寻葜蟪商溃由纤庵⑿刍啤⑿奂ρ庑┒际浅娑镜目诵牵灰颜庑┒鞣沤「祝美涎沤萆弦惶煲灰梗词股砩弦街Σ赜谐娑荆脖鼗崛拦狻

昂茫【驼战迨宓姆愿廊グ臁!

王彤问道:“三公主准备什么时候启程?”

三公主道:“当然是越快越好。”

澳敲幢爸盎赝肪涂甲急福鞒龉爸八嫘惺羌笫拢爸盎挂嗝骰噬喜懦桑魇欠褚哺眉噬夏兀俊

拔业比换嵯热ペ思竿醯模颐鞘歉概姹绕鹉忝且奖阈!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

三公主出宫的事,皇上完全同意,并颁下一道密旨,由王彤带在身边,可随时征调少林、武当、丐帮方面派出高手应变。

三日后,三公主一行人众便出宫兼程南下。

三公主这次出京,随行人员在大内方面只有王彤、韩涛、燕飞、赵保、陈宏以及随侍三公主的宫女怜花。

另外便是以江千里为首随行的黑增、白羽、王重山以及小燕子燕春风。

当然,最少不了的还有一个年纪最老的老妖婆。

一行人众为免于招摇,都换了便装。

三公主和怜花乘坐马车,其余的人有的乘马,有的步行;老妖婆虽然已七十高龄,也是两条腿走路在行列之中。

三公主一行,并未直接进入开封,而是先行抵达嵩山少林寺,暂住少林寺中,除了和少林掌门人大智禅师约定应变行动外,并交待大智禅师派出弟子和武当以及丐帮方面取得联系,直等武当和丐帮方面有了回应,才原班人马往开封行去。

王彤包下了开封最大的一家客栈——东都老栈的整幢后院,所有的人全住在后院里,连用餐也在后院。

如此不外是不与其他客人接触。

客栈的掌柜以及店伙,根本弄不清后院住的客人们是何身份?不过他们心里有数,这些人绝非简单人物。

晚餐时,王彤交待所有的人今晚谁都不准外出。

江千里道:“不知王老弟为什么要如此规定?”

靶值艿囊馑疾煌馐且纯绰砦闹械姆从Γ勖抢吹娇猓⑽赐ㄖ哺а妹牛盟菔辈恢雷詈谩!

江千里笑道:“马文中消息最灵,咱们此来,根本瞒不过他,如果我预料不差,待会儿他一定会亲自到客栈来谒见三公主。”

叭绻戳耍质欠褚退俊

八徒沉侥昵氨阌行慕幔菔被故腔乇芤幌碌暮谩!

耙埠茫值芑嵯氚旆ㄓΩ端!

晚饭后,三公主和怜花随即回房休息。

其他的人,因王彤规定不得外出,也多半各自回房。

剩下小燕子、赵保、陈宏三人,则在后院天井中聊天。

这三人,小燕子只有十七岁,赵保和陈宏也不过二十出头。

三人因年龄相差无几,自然很谈得来。他们心想,回房也睡不着,在天井里谈谈天,也可打发无聊。

这时一名栈伙提着一只大茶壶前来送茶,把茶壶放到客厅桌上,正走回天井时,陈宏便拦住道:“伙计慢走!”

那伙计停下脚步道:“客官有什么吩咐?”

胺愿烂挥小D闳绻挥屑笔乱欤蚁敫懔牧摹!

疤於己诹耍睦锘褂惺裁醇笔拢忝羌肝豢凸俸孟袷谴泳┏抢吹陌桑俊

陈宏心头一动道:“你从哪一点看出我们是从京城来的?”

那伙计笑道:“干我们这一行的,客人看得太多了,一搭眼就猜得八九不离十,各位不但是京城来的,而且有几位可能还是大衙门出身。”

陈宏摆摆手道:“不可乱讲。我们只是行路客商,根本和六扇门扯不上关系。”

那伙计顿了顿道:“那位小姐是什么人?”

澳阄誓俏恍〗阕鍪裁矗俊

昂孟袷俏患猩矸莸墓笕耍 

澳鞘俏颐嵌业那Ы稹6液苡星颐切〗愕比灰簿秃苡猩矸萘恕;锛疲衷谑俏椅誓悖皇悄阄饰摇!

翱凸傧胛适裁矗俊

拔颐鞘堑谝淮蔚焦蟊Φ乜饫矗馐歉龃蟮胤剑猛娴牡胤揭欢ê芏啵隳懿荒芨嫠呶颐悄男┑胤胶猛妫俊

那伙计两眼眨了几眨,又问道:“不知客官们要在开封停留多久?”

陈宏不悦道:“你怎么又问起我来?”

那伙计陪着笑脸道:“小的必须问了后才能回答问题。”

陈宏顿了顿道:“不一定,也许会停留三五天吧。”

昂谩O衷谛〉囊嫠吒魑豢凸僖患拢懈龅胤绞悄忝悄昵岬目凸僮钕肴サ模窍衷谌辞虮鹑ィ 

澳闼档氖鞘裁吹胤剑俊

翱凸倏商倒庥屑洹焊蟆穑俊

疤倒枪蟊Φ刈畲蟮囊患壹嗽海懦泼琅缭疲淮戆桑俊

翱凸僖郧笆欠袢ス俊

拔腋詹乓阉倒堑谝淮蔚娇饫矗焊蟆皇嵌哦眩趸崛ス 

澳鞘遣皇悄忝悄昵峥凸僮钕不度サ牡胤剑俊

盎锛疲阍趺蠢舷不斗⑽剩恳牢铱蠢霞一锏侥侵值胤饺サ囊膊辉谏偈!

昂美玻⌒〉南衷诰吞岢鼍妫宦勰昵岬哪昀系模詈帽鸬健焊蟆ァ!

拔裁矗俊

叭チ艘院螅邪司呕嶂薪薄!

爸薪保磕遣皇呛檬侣穑俊

昂檬拢空庵趾檬碌扔诘沽税吮沧拥拿梗 

赵保插口道:“伙计,你明明白白说出来,不就结了,用不着再跟我们打哑谜。”

那伙计整了整脸色,却又问道:“好,小的就实话实说,绝不再兜圈子,不过必须先问客官一件事,你们知不知道虫是什么东西?”

赵保心头一震,咦了声道:“你为什么忽然问起这个?”

翱凸俦匦胫莱媸鞘裁炊鳎〉牟拍芗绦蚕氯ィ蝗唤擦艘彩前捉病!

拔宜淙幻患妫刺的嵌骱芏荆椅蘅撞蝗耄龅剿偷姑梗现氐母梢陨比恕!

翱凸倌苤勒庑┚秃茫衷谟焊蟆镎谐娑玖餍校孕〉牟盘嵝讶磺虮鸬侥抢锶ァ!

澳闶翘档模俊

罢饧柑觳簧倏腿硕荚谔嘎壅饧隆!

八撬凳裁矗俊

八凳强獬悄谟胁簧偃酥辛顺娑荆械那榭龌故盅现亍!

罢庥搿焊蟆钟惺裁垂叵的兀俊

肮叵悼纱罄玻【菟嫡庑┥碇谐娑镜娜硕际堑健焊蟆喂媚锏摹!

坝姓庵质拢磕鞘撬怠焊蟆墓媚镌阪慰蜕砩舷鲁媛蓿俊

罢侨绱恕!

拔蚁搿焊蟆墓媚锊豢赡苊扛龆蓟岱懦妫欠癫槌龇懦娴墓媚锸悄囊桓瞿兀俊

叭裟懿槌隼淳秃冒炝恕!

澳切┥碇谐娑镜逆慰停喂母龉媚铮睦镒芨糜惺!

叭粜睦镉惺秃昧恕!

罢馐窃趺椿厥拢磕训浪橇喂疾恢溃俊

耙蛭庑╂慰投际浅隽嗣拇箧慰停灰さ煤每吹墓媚铮嵌家阕琶危械囊惶炀湍苕紊虾眉父觯降啄母龉媚锵碌某妫怯衷跄苤滥兀俊

那伙计正说到这里,忽见客栈的一名管事匆匆忙忙跑了进来,道:“小三子,快到前面来,有大人物到咱们这里来了,掌柜的正在门口恭迎。”

那叫小三子的伙计急急问道:“是什么样的大人物来了?”

霸勖呛痈ψ畲蟮模ù笕死戳耍淮蟀桑俊

小三子哪里还能再说什么?顿时全身骨头不足四两,随着那管事的奔向前头去。

陈宏和赵保也立刻向王彤通报。

小燕子则忙着进房转告江千里。

当下,由王彤带着陈宏和赵保在后院客厅等候。至于其余的人,决定暂时不和马文中见面。

不一会儿,马文中便来到后院。

随同马文中前来的,除了现任总捕头的转龙手张不空外,另有几名带刀随从。

王彤带着陈宏、赵保迎出客厅门外。

马文中老远就高拱双手道:“王大人驾临开封,为何事先不向下官打声招呼,有失远迎,还请当面恕罪!”

王彤也抱拳一礼道:“王某傍晚才到,正准备明日一早到抚署拜候,不想马大人竟先来了,实在不敢当,马大人消息真是灵通。”

进入客厅,分宾主坐定。

其余的人则侍立在两人身后。

陈宏为两人献上茶。

马文中道:“王大人刚回京不久,便再来开封,一定又有重要大事吧?”

王彤笑道:“算不得什么大事,王某虽身为大内待卫统领,但最近这两年来却经常在外奔波,尤其对马大人多所打扰,内心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巴醮笕苏庋祷熬吞饬耍醮笕顺鼍厥欠盍耸ド现家猓鹿偈堑胤焦倮簦醮笕顺@纯猓强吹闷鹣鹿伲窝源蛉哦郑俊

马文中说到这里,视线四下扫视了一遍,接道:“听说三公主的凤驾也到了,为什么不出来容下官拜见?”

王彤暗暗震惊于马文中消息的灵通!

他心想对方既然已知,当然不便隐瞒,忙道:“三公主因长途跋涉,身体稍有不适,已然回房休息了。”

马文中显出不安神色道:“要不要找名大夫为三公主看看?开封城内有好几位名医,下官现在就派张总捕头去请大夫来!”

王彤急急一摆手道:“马大人用不着费心,三公主只是有点累而已,休息一晚便会好的。”

凹热蝗绱耍鹿倮碛诎菁!

安槐亓耍泶笕说囊环囊猓跄趁魅兆缘贝铩!

马文中本来已站起身子,只好又坐下道:“三公主的凤驾,准备在开封停留多久?”

王彤略一沉吟道:“现在还很难说。”

马文中随即站起身来道:“王大人路途辛苦,也该休息了,下官先行告辞,明日再来拜谒三公主。”

奥泶笕瞬槐乜推魈旎故峭跄车礁鸢菸盥泶笕说暮谩!

马文中走后,三公主和江千里立刻进人客厅。

他们对马文中和王彤的对谈经过,已全知道。

王彤道:“马文中明天必定还会再来,三公主是否要和他见面?”

懊魈炷愕礁а萌グ莼崴幌拢槐乩戳恕!

罢馐蔷贾瘢砦闹屑热灰丫廊骼吹娇猓诶袷希遣荒懿焕蹿思摹!

澳悴环链案以菔辈唤蛹胤缴系娜魏喂僭薄!

爸皇侨鞔死茨康模匦攵运鹘玻绱瞬拍苋盟怀鋈死础!

白詈貌灰嫣岢稣馕侍猓囊耘郧貌嗷鞯姆绞浇校裨蚵砦闹腥舨怀腥涎檬鹄镉姓饷锤鋈耍材盟话烊ァ!

叭绻砦闹姓娴氖缚诜袢夏兀俊

暗绞焙蚰悴环梁徒迨迳桃楦迷趺窗欤俊

耙埠茫骶颓牖胤啃菹桑爸跋志秃徒稚桃橐幌隆!

三公主随即回房而去。

江千里道:“先把那老妖婆押进来再说。”

老妖婆这一路上一直受着监视,住进了客栈,行动也并不自由。不多时,便被陈宏押了进来。

王彤很客气,给了她一个座位。

老妖婆一坐下就问道:“你们把老身押出来,有什么事?”

王彤见老妖婆似乎要倚老卖老的拿起势来,当然不能不压压她这股气焰。

他立即两眼一瞪,道:“你这臭婆娘,在江大侠和本统领面前竟敢用这种口气说话,简直岂有此理!”

岂知老妖婆的气焰并没被压下去,反而冷冷一笑道:“你要老身怎样说话?难道还要跪在地上把你当皇上不成?”

王彤哪里忍得下这口气?他大喝道:“陈宏掌嘴!”

陈宏早对老妖婆看不顺眼,正好藉这机会过过手瘾,闻言之后,当即左右开弓,在老妖婆两边面颊上掴了个痛快。

老妖婆本是坐在椅子上,经过一阵痛殴,早已被打得瘫坐在地上。

原来老妖婆见已来到开封,有了马文中这位后台靠山,所以胆子才大起来。此刻见王彤并不吃这一套,只有再软了下来。

她趴在地上猛喘了一阵,才龇牙咧嘴的道:“王统领,你何苦拿我这老婆子出气呢?我已经是七十岁的人了,你们总该敬老尊贤才对。”

王彤骂道:“你除了满身妖气虫毒,贤在哪里?如果连你这种妖婆都能沾上一个贤字,天下就不可能再有坏人!”

忽听江千里道:“王老弟现在就把她押回去。”

王彤大感不解道:“刚押出来,什么事都没交待,为什么又要她回去?”

敖诚肫鹨患拢菔币丫貌蛔潘恕!

王彤只好又命陈宏把老妖婆送回室内。

老妖婆除了深通虫术之外,武功只能称得上是一般高手而已,因之除了忍气吞声,并不敢反抗。

王彤这才又问道:“江兄,人是你吩咐押出来的,半句话都没问,又吩咐押回去,究竟怎么回事?”

江千里望了站在一旁的小燕子和赵保一眼,道:“刚才客栈里的伙计和他们几个在天井里讲的话,王老弟应该听到了吧?”

王彤颔首道:“他们在天井里讲话,兄弟当时正在窗前,怎会听不到!”

敖痴蛭氲秸饧拢圆乓阍菔卑牙涎夯厝ァ!

敖值囊馑肌

霸菔北鹁硌哺В魈炀陀烧员:统潞臧缱麈慰停健焊蟆惶耍璺ú槌龇懦嬷恕!

敖窒嘈畔鲁娴囊欢ㄊ恰焊蟆墓媚铮俊

坝Ω檬前司挪焕胧绻懿槌鱿鲁娴墓媚铮虑榫陀稍勖亲约航饩觥!

只听赵保道:“最好也能让燕老弟和属下们一起去。”

王彤道:“两个人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加上小燕子?”

把嗬系荇骠婺晟伲槐砣瞬牛庋男』镒幼钍芄媚锩腔队耍灯鸹袄醋匀灰脖冉戏奖阈!

澳愫统潞昴昙鸵膊淮螅廴瞬乓彩巧仙现。蚁牍媚锩钦昭不嵯不丁!

翱墒潜绕鹧嗬系芾矗苁遣盍诵┌桑凑嗬系芤蚕凶琶皇拢盼颐侨ス涔洌钟惺裁床豢桑俊

王彤目注江千里道:“江兄,小燕子是你的人。是否也要去,就由你决定吧!”

江千里转过头来道:“小燕子,你就跟他们去一趟!”

小燕子脸上一热,低下头道:“那种地方,侄儿怎么去得?”

江千里笑道:“去去又何妨?也不是让你来真的,你一心一意跟着我闯荡江湖……”

翱墒俏也幌敫拍憷先思掖车茨侵值胤剑焊蟆菜憬穑俊

江千里瞪眼道:“谁说不是江湖!那正是江湖的一部分,难道一定长江才算江?洞庭湖才算湖吗?更何况这事是为了三公主,咱们由京城来到开封,为的是什么?”

小燕子终于没理由可讲,顿了顿道:“可是我爹同意吗?别让他老人家认为我这个作儿子的变坏了。”

江干里呵呵笑道:“我自然会对你爹讲,如果你能因而立下一功,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江千里向外望了望天色,又道:“今晚没事了,大家就回房休息吧!”

海天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