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4 回 狐狸脱逃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四回 狐狸脱逃

这厢房共是里外两间,外面是客厅,里面是卧室。

小燕子进入后,客厅里并无人影。

毫无疑问,桂飘香必在里面。

看情形卧房里可能不会有客人,否则外门必定关起。

小燕子不能太拘谨,必须装出老于此道的模样,索性就在客厅里坐了下来。

很快便听卧室内传出娇滴滴而又柔靡靡的声音道:“客厅里是哪一位?”

小燕子只好应了一声道:“是我!”

澳闶撬俊

俺隼匆豢幢阒懒恕!

澳且欢ㄊ抢峡腿肆耍趺瓷羧茨吧煤埽遣皇俏业亩溆忻。俊

小燕子#未再说什么。

那娇滴滴柔靡靡的声音又道:“耐心的等我一下,壶里的茶是刚泡的,你自己倒来喝吧!”小燕子禁不住问道:“你在里面做什么?”

里面的女人道:“别问那么多,我很快就会出来招待你。”

小燕子暗忖:莫非这女人正在里面弄虫?他真想冲进去查看一下究竟,但又觉得这么做很可能会因小失大,若误了大事,岂不弄巧成拙!

看来只有耐心的等待了。

足足过了盏茶工夫,还是不见里面的姑娘出来。

小燕子终于耐不住再问道:“你怎么还不出来?”

里面应道:“马上就好。既然是老客人,您就多等一会又有什么关系!”

说着,人已向外走来。

只听她边走边道:“人家到现在还没听出您是谁?只好出来亲眼看看了。”

接着,卧房门帘一掀,扭腰摆臀的走出一个千娇百媚的俏佳人来。

这女人看来果然只有二十左右年纪,一身细皮嫩肉,明眸善睐,顾盼生姿,隐约可见眼神中似有一股妖气。

偏偏这种“妖气”是一般男人,尤其是这种地方来的寻芳客所喜欢的。

只听这女人一出门便啊了一声道:“原来是位新到的公子,难怪人家从声音里中未听出是谁?公子为什么不先到花厅,却直接到这里来了!”

小燕子极力装出是欢场中老手的模样,道:“在下已经到过花厅,是那位叫尤三的介绍我到这里来的。”

姑娘眨着一对水汪汪的媚眼道:“尤三都对公子说过什么?”

八的闶钦饫镒蠲赖墓媚铮彩亲罨嵴写腿说墓媚铩!

澳悄透靡热劝盐医械交ㄌ锟纯床哦浴!

拔蚁嘈庞热档牟换崾羌倩埃庇热倒媚锏目腿撕芏啵灰欢芙械玫健!

八阅憔妥远戳耍 

安淮怼!

跋衷谀次液陀热档氖遣皇且谎俊

氨扔热档母な帧!

爸钡模俊

霸谙潞伪毓室馓趾霉媚铮 

姑娘用那勾魂摄魄的眸子斜睨了小燕子一眼,道:“你这位公子也是我接过的客人中最英俊潇洒的一位,咱们该是天配一对、地设一双”

小燕子满身不自在的耸了耸肩道:“我是世上最丑陋的男人。”

姑娘咯咯笑道:“随便你怎么说,只要我喜欢就好。”

说着,扭动着腰肢,走到门口,把外面的门关好上了闩。

拔裁匆孛牛俊

捌婀至耍苛飧鲆惨事穑抗孛疟惚硎纠锩嬉丫辛丝腿耍鸬目腿司筒豢梢栽偻锎沉恕!

霸勖亲诳吞铮鹑丝吹玫剑昭膊豢赡茉俳础!

跋衷谑窃诳吞铮岫獠涣司鸵允遥训酪膊慌卤鹑舜辰绰穑俊

胺讲殴媚镌谖允遥裁疵还孛拍兀俊

澳鞘且蛭晃乙桓鋈嗽谖允遥绻詹盼允依镆灿锌腿耍衷蹩赡懿还孛牛俊

姑娘说着,来到小燕子跟前,猛然转过身,竟一下子坐在小燕于大腿上。

小燕子哪里有过这种经验?何况投怀送抱的又是这般软玉温香的女人,顿时体内有如通过了电流一般,大有难以自制之概。

好在他立刻想到对方是否会趁这机会对自己下虫,有了这一警惕,终于又恢复了镇定。

姑娘故意把屁股坐在小燕子大腿上扭磨了几下,才吃吃笑道:“公子,看样子你一定很少接近过女人。”

小燕子全身不自在的轻咳了声道:“你怎么知道呢?”

叭绻憔=咏耍衷谝欢ɑ嵘炜郯盐冶ё。衷谀闳炊膊欢萌思乙坏惆踩幸裁挥小!

熬鸵蛭也欢晕蚁嘈拍憔圆换岽游疑砩纤は吕矗獠攀钦嬲娜媚阌邪踩小!

澳闶遣皇遣幌不段遥俊

霸趺椿崮兀俊

姑娘立刻扭过身来,像蛇一般将小燕子紧紧搂住,接着将火红的樱唇凑上了小燕子的嘴。

小燕子必须越发提高警觉,他怀疑对方很可能会借口腔传递虫毒,一面急急转头,一面用力把对方推开。

姑娘只好坐到另一张椅子上,吃惊的道:“看公子像个文弱书生,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氨鹚嫡庑┝耍勖翘傅惚鸬暮寐穑俊

姑娘侧身倒了一杯茶,递给小燕子道:“先喝口茶润润喉咙。”

小燕子接过来,再放回茶几。

他现在必须处处小心,几乎已到了疑神疑鬼的程度,唯恐被对方在暗中动了手脚。

罢馐亲詈玫牟瑁裁床缓饶兀俊

拔也豢省!

罢娌豢驶故羌俨豢剩俊

拔矣斜匾媚锫穑俊

昂茫蔷痛岫俸劝桑 

盎姑磺胛使媚锕笮辗济俊

翱腿说秸饫锢矗恢志秃茫用挥腥宋市盏摹!

拔揖颓胛史济 

拔医泄鸹ā!

小燕子暗忖道:这么看来,老妖婆说的大概不会有假,老妖婆说她叫桂飘香,她自己说叫桂花,不可能是巧合吧?“不过他还是搭讪着问道:”桂花这名字很雅,是否姑娘来到这里以后才取的花名呢?“

桂花霎了霎眸子,不答反问道:“公子为什么要问这个?”

小燕子顺口道:“我见你门前有棵桂树,所以才有了这种联想。”

澳蔷退婺悴孪氚桑凑阒牢医泄鸹ň统闪恕!

肮媚锢凑饫锒嗑昧耍俊

叭兆硬怀ひ膊欢獭!

澳鞘嵌嗑茫俊

肮雍伪乩衔收庑┯肽悴幌喔傻氖虑椋阋膊豢赡苋⑽椅蓿貌蛔诺鞑榈谜饷辞宄。 

澳训涝勖遣豢赡茏龈雠笥眩俊

白龈雠笥驯阍跹俊

拔一岢3@磁跄愕某 !

澳俏姨昧耍衷诰偷轿允胰グ桑 

桂花立刻站起身来,拉着小燕子的手道:“随我进去!”

小燕子并未起身,问道:“就在这里谈谈,不是很好吗?”

霸勖窃诖采咸福皇潜日饫锔娣穑俊

按采咸赣惺裁春茫俊

霸诖采峡梢蕴勺盘福勺盘傅比缓苁娣!

小燕子本来已下定决心,绝不能进对方的卧房。

但是,此刻他已改变了主意,他想唯有到里面仔细地观察观察,才能进一步地找出蛛丝马迹。

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到这里,立即起身随着对方进入卧室。

卧房内布置得别有旖旎风光。

靠内壁是床榻,床榻上绣褥锦被,上方罗帐高悬,不论铺的盖的、遮的掩的,全是火般的大红颜色。

紧靠着床榻是梳妆台,妆台上摆放着数不清的瓶瓶罐罐。

小燕子只感室内香气袭人,但却弄不清这香气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他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梳妆台上那些瓶罐,心想说不定其中装有虫物,而这股扑鼻沁心的香气,很可能也与虫物有关。

桂花轻轻拍了拍小燕子肩膀道:“你老盯着梳妆台看做什么?”

小燕子定了定神道:“你们女人用的东西好像真不少,我从前一样都没见过。”

耙创岫倏矗衷谏洗惨簟!

桂花边说边一把便把小燕子推倒床上。

桂花的这一推,越发可以证明老妖婆并没骗他。

因为若桂花只是一名普通的弱女子,绝不可能将身具上乘武功的小燕子推倒在床。

小燕子迅速坐起身来,像想起一件重大事般道:“糟糕!我必须马上出去办一件事……”

桂花讶然问道:“你要出去办什么事?”

耙患浅V匾拇笫拢揖谷话阉耍 

暗降资鞘裁词拢俊

坝肽阄薰兀翟诿槐匾嫠吣恪!

鞍焱晔率欠窕挂乩矗俊

坝心阏饷春玫墓媚锱惆椋业比灰乩矗慰鑫乙岩阏写苏饷淳茫膊缓靡馑疾换乩础!

澳愕氖虑橐於嗑茫俊

澳且唇械檬欠袼忱还铱梢员Vぃ谌耙欢ǹ梢曰乩础!

昂茫业饶恪!

澳阏饫镆苟勺适嵌嗌伲俊

拔液捅鸬墓媚锊灰谎鸬墓媚锸侨剑野肆健!

澳蔷透纱嗨凳前虢锪耍阄裁匆缺鹑思勐敫吣兀俊

澳悴皇撬滴液苊缆穑咳绻腿瞬豢铣稣庵旨矍蔷捅鸬轿艺饫锢础!

小燕子掏出一锭十两重的银子,放在梳妆台上道:“这锭银子你收着,多出来的让你买花戴。”

桂花收起银子道:“你一定要来。”

暗比灰矗皇恰

爸皇鞘裁矗俊

巴蛞晃腋喜换乩矗右彩悄愕模灰憬裢聿唤颖鸬目腿司统闪恕!

拔壹热皇樟四愕囊樱比徊换嵩俳颖鸬目腿耍饣褂媒淮穑俊

小燕子起身便往外走。

桂花跟在后面道:“我送送你。”

安槐厮土耍 

小燕子来到假山旁,还好!老妖婆仍然瘫坐在那里。

他探手为老妖婆解开麻穴,道:“咱们回客栈去吧!”

老妖婆全身麻木久了,伸了个懒腰,又活动活动几下,才站起身来道:“你看到了些什么?”

拔蚁嘈拍悴换崞摇!

拔裁匆厝ィ俊

我若强行将她带走,众目睽睽之下当然不成,所以必须先回去向江叔叔和王大人请示一下,事情该怎样处置,由他们决定。“

耙埠茫蔷妥甙桑 

回到客栈,才一更天。

江千里和王彤都在客栈等候消息。

小燕子当即把经过叙述了一遍。

王彤喜不自胜的道:“好极了!这一来咱们就用不着再和马文中打交道了。”

江千里却紧蹙着双眉道:“这事江某总是有些不解?”

澳墙只骋赡墙泄鸹ǖ墓媚锊皇抢涎诺氖Ω福俊

叭绻媸抢涎诺氖Ω福敲凑馀瞬宦墼谖饔蚰Ы袒蛟谕虺婷牛矸莸匚灰欢ǘ己芨撸裁慈匆谇嗦ダ锕砘欤俊

敖值囊馑际恰

拔一骋烧饪赡苁锹砦闹械挠幸獍才牛砦闹猩砦幽涎哺В鹩质窃诳猓颜庵峙税才旁谇嗦ド⒉コ娑荆质鞘裁从眯哪兀俊

王彤不觉也皱起眉头道:“若非江兄提起,兄弟还真没想到这方面去,马文中究竟用心何在,的确令人费解。”

江千里略一沉吟道:“这些事暂时用不着多想,如何能让那位叫桂花的姑娘替三公主疗好虫毒,这才是最重要的。”

敖忠晕糜檬裁窗旆ǎ俊

江千里目注小燕子道:“你若能把那姑娘诱到客栈来,便算大功告成。”

小燕子道:“我也想到该这么做,但又担心操之过急,会弄巧成拙;一旦把事情弄砸,反而不好收拾,好在这事也用不着太急。”

江千里点点头道:“也有道理,今天太晚了,事情就明天进行吧!”

王彤问道:“江兄准备明天如何进行?”

胺彩艉旃媚铮φ偻獬雠憧褪浅J拢魈煸勖前谝蛔谰葡阉俪隼矗侍獠痪徒饩隽寺穑俊

爸皇侨糁苯影阉俚皆勖钦饫铮峙麓鋈ゲ惶锰!

澳蔷桶丫葡谠诹硗獾牡胤剑⑾笤偕璺ò阉础!

八羲啦怀腥暇贸媸跄兀俊

暗绞焙蚪匙杂邪旆ǎ慰鲇欣涎抛髦ぃ怀腥弦膊怀伞!

江千里接着又对小燕子道:“你小子辛苦了,今晚设事了,就回房睡吧!”

次日,王彤派人在一家酒楼订了一桌酒席。

为了不惹人耳目,赴宴的由韩涛、陈宏、赵保以及王重山等人参加,王彤和江干里都不准备露面。

至于小燕子,则负责到“迎春阁”叫姑娘。

江千里已交代过小燕子,姑娘应召外出陪客,必须先向老鸨打招呼,只要银子出得够,老鸨没有不同意的。

至于桂花方面,小燕子自信有绝对的把握。

出门前,小燕子特地又换了一身崭新衣服。他本来就仪表出众,这一来赵发像个贵公子了。

另外,并在街上雇了一辆豪华马车,停在“迎春阁”门口。

这也是江千里吩咐他要如此做的。

因为,唯有如此,才能显出身价不凡;如果带着姑娘,一路走到酒楼,只怕连姑娘也没面子。

现在是近午时分,“迎春阁”内客人多未上门,过夜的客人也都未去,自然显得冷冷清清。

小燕子因为已有把握桂花方面绝对请得动,便决定直接到花厅去招呼龟奴找老鸨子来见。

若先到桂花那里,桂花一纠缠,反而要耽误不少时间,不但耽误了酒席时间,连那马车夫也要等得不耐烦。

当他登上花厅不久,尤三便快步跟了上来。

小燕子一搭眼,便看出尤三神色有异,只是却又不便询问。

尤三请小燕子坐下,倒了杯茶递过来道:“公子这么早就来,一定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吧?”

小燕子道:“把你们老板娘请来!”

尤三霎了霎眼道:“公子有什么事要找我们老板娘?”

八戳耍易匀换岫运病!

昂鼙福习迥锵衷诿Φ猛磐抛慌鲁椴怀鍪奔淅醇腿恕!

跋衷诟久豢腿耍π┦裁矗课矣幸舻氖卤匦胍砩侠醇!

肮拥降渍宜惺裁词拢肯雀嫠咝〉囊彩且谎!

拔易急刚椅还媚锿獬雠憔疲涌梢约颖丁!

肮媚锍鐾庥φ偈浅J拢静槐鼐习迥铮尚〉娜ネㄖ媚锞统闪耍咏械氖悄囊晃唬俊

拔易急附泄鸹ü媚锶ァ!

尤三不觉神色一变,顿了顿道:“公子可不可以换一位姑娘?”

小燕子语气坚定的道:“我要的就是她,怎么可以换呢?”

肮鸹ㄋ

八趺戳耍渴欠窕姑黄鸫玻俊

八×恕!

小燕子顿时像当头被敲了一棒,咦了声道:“难道就不能带病应召吗?我想她就是有病,也不会很重。”

尤三咧咧嘴道:“公子怎知她不会病得很重?”

笆刀阅闼蛋桑∽蛱煳液湍俏焕闲掷肟饫锖螅焦姆孔樱鞘彼购煤玫模蹩赡苷饷纯炀偷昧酥夭∧兀俊

澳鞘撬倒雍退蛲聿湃鲜兜牧耍俊

安淮怼!

凹热桓杖鲜叮伪匾欢ㄒφ伲俊

耙蛭铱瓷狭怂!

尤三显出一副无奈模样,却不知该再说什么好。

小燕子站起身道:“你如果担心叫不动她,那就由我自己去跟她说好了!”

尤三急急一把拉住道:“公子不必看了,桂花她……她不在。”

小燕子啊了声道:“什么?她不在?哪里去了?”

尤三顿了顿道:“被……被客人召出去了!”

氨徽俚侥睦锶ィ磕强腿耸撬俊

罢飧觥〉闹恢延φ偻獬觯⒉磺宄徽俚侥睦铮俊

小燕子有如被浇了一盆冷水,事情怎会这么巧呢?“虽然,桂花应召后仍会回来,但自己一方,却白白浪费了一桌酒食,而且又徒劳不少人在酒楼空等,连马车也白叫了。

他不想再向尤三追问,立即下楼奔向桂花住的那间厢房。

门是虚掩着,进去之后,客厅和卧房果然不见桂花的影子。

当小燕子奔出门外,只见一名姑娘正站在临近厢房的另一间房门外,而且留意的注视着他。

小燕子来到那名姑娘跟前,搭讪着道:“姑娘知不知道桂花哪里去了?”

那姑娘低声反问道:“公子找桂花做什么?”

坝惺抡宜!

澳闶撬氖炜停俊

白蛲聿湃鲜兜摹!

肮幼蛲硎欠袼拊谒坷铮俊

懊挥校姨旄蘸诰妥吡耍撬蛲矸坷镉锌腿耍俊

那姑娘并未回答,却转身向自己房里走去,然后又回头招招手道:“你来!”

小燕子因有求于人,只好跟了过去,一面问道:“来做什么?”

那姑娘直把小燕子引进房间,才抛着媚眼道:“你若肯照顾我一次,我就告诉你。”

岸嗌僖樱俊

捌匠J嵌剑刮辶健!

小燕子掏出一锭五两重的银子,一声不响的交给了那姑娘。

那姑娘眉开眼笑的道:“原来公子要在这里过夜,现在才是上午,反正没有客人来,我情愿陪你一下,不必再多算银子。”

说着,拉起小燕子便要往卧室走。

小燕子并未移动脚步,反而在椅上坐了下来,道:“你只要告诉我桂花到哪里去了,那五两银子算白送你的。”

那姑娘怔怔的问道:“你为什么一定要问桂花哪儿去了?”

拔矣幸舻氖抡宜!

那姑娘来到门口向外望了望,然后关上门,回到小燕子身前,低声道:“桂花可能跑了!”

小燕子心头猛然一震道:“跑了?她为什么跑了?”

跋衷谡诓椋绻皇桥芰耍褪潜蝗寺白吡耍俨痪褪浅隽吮鸬囊馔狻!

笆撬诓椋俊

暗比皇抢习迥镌诓椤!

笆虑榫窃跹模焖担 

敖裉煲辉纾习迥镉惺抡宜泼沤ィ谷豢床坏饺耍依锿獾牧降烂哦济挥泄亍!

翱刹槌鏊鞘裁词焙蜃叩模俊

熬萘醮笫逅担炀趴冢慵饷娴姆棵盼垂兀鞘鄙罡胍梗醮笫逡膊环奖憬ゲ炜础U照饷纯蠢矗鸹ū厥亲蛲砣郧白叩摹!

傲醮笫迨亲鍪裁吹模俊

笆抢习迥锕屠锤涸鹧惨沟模颐钦饫镆话俣辔还媚铮估锒喟胗锌腿耍踩呛苤匾摹!

跋衷谝芽扇范ü鸹ㄊ桥芰寺穑俊

耙丫斓街形缌耍共患比豢梢匀范ㄊ浅隽耸虑榱耍夜媚锘共恢股倭怂桓觥!

笆裁矗炕褂斜鸬墓媚镆膊患耍俊

俺斯鸹ǎ砹轿还媚铮晃唤惺瘢晃唤蟹锵伞!

八且彩亲蛲聿患模俊

八淙换姑徊槌鏊堑奶幼呤奔洌炊际亲蛲硎ё俚摹!

肮鸹ê褪瘛⒎锵墒欠窈苁欤俊

捌裰购苁欤歉揪褪且黄鸾吹摹!

八堑秸饫锒嗑昧耍俊

跋晗甘奔湮乙鸭遣磺澹还换岢鲈隆!

八堑背跏窃趺唇吹哪兀渴欠裼腥私樯埽拷樯苋耸撬俊

澳歉梦世习迥锪耍 

小燕子一怔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姑娘道:“在几个月前,有一天老板娘在街上无意中碰到她们三个。”

澳训览习迥锞谷槐屏嘉剑俊

袄习迥锬挠姓庵帜苣停笔彼侨稣髀浣滞罚藜铱晒椋手拢胖鞘且蚣抑性獗洌肚撞挥觯谂谭鸦ň≈拢椭缓昧髀浣滞贰@习迥锛遣坏昵幔页さ闷粒闳八堑秸饫锢矗蔷痛鹩α恕!

霸慈绱恕K强刹豢赡苁且蛭颜业角灼荩圆乓幼撸俊

八遣⒎抢习迥锬靡勇蚶吹模咧还芟蚶习迥锼得鳎伪赝低档牧锏裟兀俊

耙残硭鞘堑P睦习迥锊豢洗鹩Π桑 

澳闼档囊灿械览恚还且巡豢赡茉倩乩矗侨词且欢ǖ摹!薄八侨耍饺蘸捅鸬墓媚锵啻Φ那樾稳绾危俊

按蠹蚁啻Χ己芎谩!

八亲呤保欠翊呤裁炊鳎俊

八滥兀看叩囊彩亲约旱亩鳎静椴怀隼础!

小燕子站起身道:“我该走了!”

那姑娘怔怔的望着小燕子道:“只问这么几句话就走了,晚上是否还要来过夜?”

安焕戳恕!

澳阏夤雍么蠓剑谷话装灼蚕挛辶揭印!

耙院笥谢嵛乙欢ɑ嵩倮矗姑晃使媚锝惺裁疵郑俊

拔医行≈瘛!

跋麓渭 

小燕子用不着再回花厅和尤三见面,也用不着再找老鸨查询,毫无疑问,桂花是不可能再回来了。

桂花逃走,不消说是和小燕子有关。

但小燕子却实在思解不透,自己究竟什么地方在桂花面前露出破绽?他先到门口遣走了马车。

再赶到那家酒楼,向韩涛等人说明上情。

既然叫不来姑娘,酒食已经订了,韩涛等人只好自己用了。

这一次,小燕子可说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他简直无颜回客栈再见江千里和王彤。

但惭愧归惭愧,回去还是要回去。

回到客栈,王彤和江千里又在客厅。

他们是用过了午餐,在等候消息。

小燕子进入客厅,见过礼,还没来得及开口,江千里便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那位姑娘呢?”

小燕子大有无地自容的感觉,立即把桂花已经逃走的事说了出来。

江千里并未责备小燕子,只是望了王彤一眼道:“现在已可证实那名叫桂花的姑娘,定是老妖婆的师父了!”

王彤紧皱双眉道:“可是人已经跑了,咱们必须设法马上逮到她。”

巴趵系芸捎邪旆ǎ俊

巴ㄖ砦闹校咏粼诔悄谒巡椋背峭獍倮镏谝惨砦闹信沙龉俦巡丁!

江千里笑道:“逃走的三名姑娘,根本就是听命于马文中的,王老弟现在要他通缉搜捕,岂不是成了笑话?”

王彤苦笑了一下道:“依江兄之见呢?”

罢馐戮圆荒芫砦闹校匦朐勖亲约合氚旆ā!

敖肿钌米纷倜偌V酰欠窬透寐砩闲卸俊

熬萁撑卸希馊雍芸赡苁潜宦砦闹胁啬淦鹄矗嫒绱恕⒔骋蛐卸艿较拗疲虑榫秃苣呀辛恕!

暗娜酚写丝赡堋!

就在这时,客栈里的一名伙计匆匆进入客厅,道:“外面有位出家人,自称是武当来的,要见王大人和江大侠!”

王彤和江千里当初住进这家客栈时,本来不想泄露身份,但因巡抚大人曾来拜访过两次,因之店家此刻早已知道这里住的是谁?王彤连忙交代伙计道:“请他进来。”

不一会儿,果然一名身穿灰色道袍的中年道士走了进来。

这名中年道士显得风尘仆仆,而且神色间惶急紧张,一进客厅,打个稽首道:“贫道拜见王大人和江施主。”

王彤和江千里各自起身还了一礼。

王彤道:“快快请坐,听说道长是从武当来的,不知有何见教?”

中年道士顿了顿道:“贫道青木,是奉掌门师尊之命,和十九名师兄弟前来听命王大人调遣的。”

这几句话,对王彤来说并不意外。

因为,他在来开封之前,曾先到少林,出示过圣上密旨,要少林和武当方面必要时派遣高手应变。

至于武当方面,则是由少林掌门大智禅师派出弟子负责联络的。

这对王彤来说。该是一件值得兴奋的事。因为有了武当方面的十余名高手支援,对追踪桂花等三人的下落必定大有帮助。

不过,另一方面他又不希望武当方面的人公开进入开封,因为如此一来,很容易引起马文中的疑心。

当下,王彤问道:“贵派的十几位道长,目前人在什么地方?”

青木顿了顿道:“就在开封城西大约四五十里路,离城镇不远的一座无人的道观里面。”

暗莱で袄矗侵皇且胪跄橙〉昧俊

青木忽然流下眼泪道:“贫道若只是为了和王大人取得联系,就用不着这么惶急匆忙了!”

王彤不由吃惊道:“莫非发生了什么事故?”

青木立即将道袍下摆撩起,再抬起一只手臂道:“王大人请看!”

王彤、江千里、小燕子齐齐向青木道袍下摆和腋下望去。

只见青木衣服上的这两处染了不少血迹,显然是与人打斗受伤的。

王彤愕然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是谁伤了道长?”

青木再度流下眼泪,叹道:“贫道只是受了点轻伤,根本算不了什么,可怜和贫道同来的十几位师兄弟,已经有两三位伤重不治,另有三四位身受重伤的。”

王彤啊了声道:“究竟怎么回事?道长快说!”

青木悲伤的道:“王大人和江施主也许不会相信吧!贫僧师兄弟十几人竟败在三名年轻女子手上。”

王彤、江千里、小燕子几乎同时心头一震,毫无疑问,这三名年轻女子就是桂花、石榴、凤仙。

王彤急急问道:“事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熬驮诮裉炖杳髑昂蟆!

计算时间,越发可以证明王彤等人的看法没错。因为桂花三人是昨晚三更前离开“迎春阁”的,在行程上正好可以走到出事地点。

王彤迫不及待的再问道:“那三名年轻女子长相如何?”

青木答道:“看来都在二十岁左右,长相还不错。”

八绞窃趺创蚱鹄吹模俊

暗笔逼兜朗π值苁溉烁崭掌鸫玻且幌伦泳统褰拦劾锢矗刖浠安晃剩洳环谰投鹗掷础!

霸吹莱っ鞘谴胧植患安懦粤舜罂鳎俊

肮倘挥行┐胧植患埃皇侵饕颉!

爸饕蚴鞘裁矗俊

笆悄侨瞿昵崤说纳硎质翟谔吡耍退闫兜烂且延辛诵睦碜急福彩瞧凑讲还恰!

笆潞竽兀俊

八宜遣⑽锤暇∩本凰到裢硭且つ亲拦郏尬颐羌纯谭祷匚涞保叶哉饧虏坏蒙拧!

暗莱な窃跹卮鹚堑模俊

捌兜烂潜砻嫔显醺也淮樱人抢肟螅啪龆ɡ聪蛑鞔笕撕徒┲髑缶取!

按丝坦笈煞矫娴娜硕荚谑裁吹胤剑俊

氨簧钡牧轿皇π值芫驮诘拦酆蟮纳狡律喜莶菅诼瘢溆嗟脑荼茉谑锿獾囊淮γ裾坏韧醮笕撕徒┲髑叭ァ!

暗莱ひ宦犯侠矗赡芑刮从梅拱桑俊

捌兜滥睦锘估吹眉俺苑梗 

王彤交代小燕子道:“把这位道长带到餐堂去,要客栈里准备一份素餐。”

小燕子立即带着青木离开客厅。

王彤转过头来道:“想不到这三名妖女武功竟是如此之高!”

江千里喝了口茶,道:“不过这一来总算找到她们的下落了,王老弟是否准备马上调动人马?”

王彤似已有了决定,道:“等青木道长用过餐后,咱们的人也都已回来了,那时就马上出发,那三名妖女武功虽高,但以咱们的身手,必可手到擒来。”

笆欠褚惨肴髑叭ィ俊

拔铱床槐乩投髁耍还勖堑男卸匦胂蛉髻髅鳌!

叭髁粼诳驼唬蛞怀隽瞬畲砟兀俊

叭鞯纳硎郑咽歉呤种械母呤郑欢伊ㄒ卜堑认兄玻勖亲钔砻髟缣炝燎氨憧筛匣兀舷氩换岢鍪隆!

凹热欢苑街挥腥勖鞘翟谟貌蛔湃壳叭ィ故橇粝录溉耍;と魑选!

澳蔷桶押魏脱喾闪轿焕系芰粝隆!

白詈冒牙涎糯ァ!

靶值芤灿幸獍阉ィ衷谛值芫偷嚼锩嫦蛉髻髅鳌!

当王彤再回到客厅,青木已用过午餐,在小燕子陪同下也回到客厅。

又过了片刻,在酒楼享用了一顿盛筵的韩涛、王重山、陈宏、赵保等人也回来了。

另外,再把黑罗汉七巧僧和小道士白羽以及老妖婆也召集过来。

王彤对众人说明行动概要。

留下韩涛和燕飞在客栈维护三公主安全,其余的人各自携带兵刃,在青木带路下出城向西进发。

四五十里的路程,以王彤和江千里等人的脚程,根本不算一回事。

为了避免招人耳目,他们并未施展轻功。

在离目的地大约剩下十里路左右时,青木指着远处的山坡道:“道观就在山坡上,王大人和江施主是否要直接前去?”

江干里抢先答道:“现在还是白天,若现在去,一旦被对方发觉,她们今晚很可能不敢再来,不如先到那处民家,道长们既然有多人受伤,江某身边正好带有药物,也好替他们疗治疗治。”

青木颔首道:“江施主顾虑得对,那处民家就离这里不远。”

果然,又走了两三里路,路旁树林深处,几间茅屋已映入眼帘。

青木道:“到了,这处民家地点很隐密,料想不致被那三个女子发现。”

穿过树林,又走了一段崎岖小径,才来到民家的篱笆前。

只见一名年约三十左右的道士由篱笆内老远便迎了出来。

青木指着那道士道:“这是贫道的师弟青松。”

接着高声招呼青松道:“师弟,王大人和江施主他们到了,快快过来见礼。”

青松急急趋前几步,向王彤和江千里等人—一稽首为礼。

青木语气关切的问道:“他们都在里面吧!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没出事吧?”

青松道:“还好,师兄辛苦了,这么快就把王大人和江施主等人请到。”

青木苦笑道:“本来咱们是来相助王大人和江施主的,想不到现在却要他们来救援咱们,真是惭愧!”

青松耸了耸肩道:“那也没法子,希望咱们以后有机会多为皇家出些力,也算对王大人和江施主的一种报答。”

说话间,已进入篱笆来到一间厢房门外。

青松向里高声道:“青木师兄把王大人和江施主请来了,大家快出来迎接!”

王彤忙摇手道:“听说很多道长已经受了伤,用不着多礼。”

厢房内很快便走出五六名道人。

他们衣服上都有血迹,有的连走路都是一拐一拐的。

进入屋内,只见地上有好几个道人坐在那里,其中有两名则是躺着。不用说,这些人都是受伤较重的。

王彤迅速的望了一遍,语带安慰的道:“道长们请宽心休养,王某和江大侠今晚一定把那三个女人生擒活捉,为各位出这口气。”

江干里则从怀里掏出一只药瓶,交与青木道:“有劳给他们每位服下一粒,这药丸对疗治内外伤都很灵验。”

青木一边道谢,一边接了过去。

当下,王彤和江千里等人就暂时在民家歇了下来。

晚餐也是在民家用的。

饭后,王彤和江千里等人便向那座道观出发。

武当弟子们是以青木为首。

本来,青木准备让不曾受伤和伤势较轻的师兄弟也一起跟去,但王彤和江千里却坚持要他们在民家休息,只让青木一人负责带路。

仅仅五、六里路顿饭工夫便已到达。

这座道观规模虽不算小,却已残破不堪,而且也无人看管。此刻天色虽然已晚,但因月已升起,对附近情形仍能看得十分清楚。

王彤和江千里命同来的手下们进入房内待命,只由青木一人陪同察看附近形势。

海天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