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32 回 情可鉴天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十二回 情可鉴天

三日后,三公主等人已到达终南山下。

由潼关出发时,他们是分成两组行进。

由三公主和王彤率领一组,江千里率领一组,目的是希望能在路上将回程的马寡妇和龙在天截获。

但他们失望了。

直到在蓝田会合以至到达终南山麓,并未碰到这两人的踪影。

终南山主峰在长安之南,绵亘数百里。自古以来即流传着不少神秘的传说,不论神仙和鬼怪,似乎都与终南山有关。

总之,该是一处地灵人杰的所在。西域魔教在这里设立一处分坛,同样也增加了它的神秘性。

当晚,他们投宿在山麓一座古刹里。

询问刹里的和尚,并无人知道西域魔教的分坛在何处,甚至连西域魔教也都从未听说过。

在古刹住了一晚,次日继续向山上进发。

本来,他们担心渐入山之深处后,饮食问题难以解决,所幸在山腰里发现了几户人家。于是,大家就决定在这里住下,白天再分头查探西域魔教分坛所在,晚间则仍回到这里聚合。

一连三四天过去,除三公主和怜花负责留守外,其余的人全在山上各处展开寻觅,结果仍是毫无所获。

晚上,王彤、江千里把所有的人除三公主外,全集合在户外的一处空地上,大家其同研讨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王彤首先问惜春道:“姑娘在山上到处走了三四天,难道就没发现一处较为熟悉的地方?”

惜春紧蹙着双眉道:“没有,其实婢子比在场的任何人都急,若找不到魔教分坛,婢子这条命也就等于已经无救了。”

忽听江千里问小燕子道:“这几天你可曾路经青云崖大荒洞?”

小燕子摇头道:“我本来一直想去看看,但因分配的路线正好不在那个方向,所以没法前去。”

江千里神色凄然的叹口气道:“好,明天咱们两人就去一趟。”

王彤茫然问道:“青云崖大荒洞在哪里?江兄和小燕子去做什么?”

江千里道:“青云崖大荒洞正是我那义兄天雷老人修练之处,离这里不过四五十里的路程,江某是去探望义兄,小燕子则同去拜见他师父。”

王彤转着眼珠道:“天雷老人不是已经自绝了吗?”

江千里神色黯然道:“不错,我那义兄系自闭在一处山腹岩洞内,并自行用巨石将洞口堵住,要小燕子三年后再启开石门查看。”

翱墒窍衷诓挪还肽甓啵训澜志鸵艨沤诓榭矗俊

安唬抑皇窍氪判⊙嘧釉谑胖馄镜跻环潮阋膊榭匆幌履嵌纯谑侨绾味伦〉模俊

敖肿急甘裁词焙蚧乩矗俊

懊魈煲辉绯龇ⅲ吹眉熬偷蓖矸祷兀裨蛑缓迷谀潜吖沽恕!

俺诵⊙嘧樱欠窕挂鹑巳ィ俊

安槐亓耍蠹叶加惺虑椋巳ザ嗔朔炊朔选!

大家又商议了一会儿,才各自散去。

翌日一早,江千里便带着小燕子往青云崖大荒洞而来。

以他们两人的轻功,仅仅一个多时辰,便已远远望见青云崖。

青云崖是处钟灵玉秀所在,景色绝佳。

天雷老人所住的大荒洞,其实看来半点不荒,天雷老人所以把自己住的地方取名大荒洞,当然是有原因的,也是他从不肯向外人透露的。

江千里和小燕子都知道,天雷老人对一道飞虹苟慧月可说是一往情深,旧情难忘,失去了一道飞虹苟慧月,在他的生命中等于是一片荒凉。他是在和苟慧月因误会而分手后才来到青云崖隐居的。

因之,才把居住的洞室取名大荒洞。如果有苟慧月在他身边,他的洞室毫无疑问就会另外取个名字。

很快便来到大荒洞外,只见那洞门果然被两三块重叠在一起的巨石封住,每块巨石至少在千斤以上。

在这刹那,江千里心情显得无比沉重,呆呆的看了半晌,才转头问道:“这两三块大石都是你师父自己搬到洞口的吗?小燕子黯然点点头。

澳阌忻挥邪锩Γ俊

拔乙恢辈豢先檬Ω刚饷醋觯蛟诘厣舷蛩先思铱嗲螅怯械茏影崾钒咽Ω腹乇掌鹄吹牡览砟兀俊

江千里边跺脚边叹气道:“你师父这是何苦,以他身已达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奇世武功,为什么竟是如此的想不开?”

翱墒撬先思乙焉碇形饔蚰Ы唐呱范菊耄翟谕纯嗖豢啊!

耙运哪诠Γ咽前俣静磺帧W萑荒瞧呱范菊氪醵疚薇龋昭舶玖耸改炅耍裁淳筒荒芗绦鞠氯ツ兀烤推舅苑馐徘暗奶逄纯觯部芍っ魉囟芗绦钕氯サ摹!

敖迨逭饣笆歉菔裁蠢吹模俊

罢饬饺榫奘靠槎贾赜Ы铮芷咀约旱牧α浚坏岬蕉纯冢乙氐鹄矗杉哪诹Σ⑽醇跬恕!

江千里说到这里,长长吁一口气道:“他真的说过要你三年之后再打开洞门?”

小燕子道:“师父正是这么说的,可是他老人家并未说明为什么要等三年,江叔叔是否知道是怎么回事?”

拔易匀幻靼滓坏悖衷诨故遣凰档暮谩!

江千里叹了一声,继续又道:“小燕子,你师父想不开,并非因为身中西域魔教的七煞毒针,而是另有原因,难道你至今心里还没数吗?”

小燕子也深深叹了口气道:“我是离开师父下山后才听说的,他老人家当年和一道飞虹苟女侠有一段情。”

捌裰故且欢吻椋揪褪谴饲槟淹档醚现匾坏悖闶Ω妇褪俏溃

澳训拦杜酪坏阋膊幌不段沂Ω福坎恢牢沂Ω付运们橹ā!

八采畎闶Ω福矣们橹睿幌掠谀闶Ω付运!

翱墒枪杜牢裁匆肟沂Ω改兀俊钡比皇枪杜牢蠡崃怂庖晃蠡岵灰簦蛔劬投辍

你师父最后这二十年可以说全是一股希望的力量在支撑着他活下去的。“”他老人家的希望是什么?“

肮杜滥芪蠡岜停倩氐剿肀摺!

八堑背醯奈蠡嵋蚝味穑迨逡欢ㄖ腊桑俊

澳信涞氖拢苣淹哟Р猓业比恢酪恍膊患猛耆罚闶Ω敢坏榷辏诟芯跬耆蟛抛呱暇贰!

疤滴沂Ω傅乃烤褪潜黄吓来蛳沟模俊

安淮恚强伤凳撬室馊霉杜来蛳沟模阅闶Ω傅奈涔Γ杜赖纳硎衷俑咭采瞬坏剿难劬Γ床簧敛槐堋!

罢庥质俏裁矗俊

八杜腊锰盍耍蛭倒痪淙霉杜拦谏诵牡幕埃圆徘樵附邮苷獬头!F涫担阅闶Ω冈谄缁浦醴矫娴脑煲瑁赜邪旆ㄈ醚劬Ω疵鳎从智樵溉盟看哟擞涝妒鳌!

澳训牢沂Ω浮

耙蛭醯迷谡馐澜缟希斯杜溃丫挥惺裁粗档盟吹模舻笔惫杜揽匣氐剿肀撸筒豢赡茉傧沽恕!

罢饷纯蠢矗杜牢疵馓腥烫淇崃耍俊

盎耙膊荒苷饷此担牢遗卸希杜朗潞蟊囟ㄒ仓勒馐且怀∥蠡幔匆蛭蕴笄浚豢先洗恚乙裁挥薪馐偷幕幔椭挥腥盟涝段蠡嵯氯チ恕

其实她内心深处和你师父是同样痛苦,因为在这世界上,也只有你师父是她唯一看得起的男人。“

小燕子心情从未如此沉重过,也从未如此激动过。

他禁不住涌出两行泪水,道:“想不到这种男女之间的大悲剧竟发生在我师父和苟女侠身上!”

江千里苦笑一声道:“这种男女之间感情上的事,可说太多了,只是不为外人所知罢了!”

就在这时,只听身后发出重重的咳嗽声道:“小燕子,是你回来了?”

小燕子急急回头,原来说话的是服侍了师父大半辈子的老仆人包忠。

他连忙叫道:“包伯伯,我刚来,还没来得及去看您!”

包忠再望向江千里道:“想不到江大侠也来了!”

他说着,望了那被巨石封住的洞门一眼,禁不住滚出两行老泪。

江千里问道:“老人家,这半年来你还一直住在这里?”

包忠拭了拭泪水道:“老主人自闭石洞前,曾交代过三年以后才能开石门,老奴决定就在这里守上三年,等三年一到,打开洞门后,再和老主人见上最后一面。”

澳阕≡谀睦铮俊

包忠指指不远处搭盖的一处草棚,道:“就在那草棚里,还有老奴的老伴儿。”

江千里默了一默道:“这半年多来,我义兄自闭的这座大荒洞可有什么动静?”

叭怂懒四睦锘够嵊惺裁炊玻俊

澳阍趺粗廊艘丫懒耍俊

耙桓鋈瞬怀圆缓龋疃嘀荒芑钇咛炱咭梗现魅艘丫员赵谏蕉蠢锇肽甓啵鼓芑盥穑砍撬巧裣桑 

江千里又是一阵黯然,许久才问道:“你是否希望能和老主人提前见面?”

包忠点点头道:“老奴早就有这意思,可惜无法将堵住洞口的巨石移开,莫非江大侠有意打开石门?那大好了!”

澳闳舻眉现魅艘院螅欠窬鸵砩侠肟饫锬兀俊

敖笙浪的睦锘袄矗吓丫龆ㄓ涝读粼谡饫铮现魅耸啬挂槐沧樱现魅舜吓髦厝缟剑还芩先思疑八篮螅吓疾荒芾肟!

只听小燕子问道:“江叔叔,您真的现在就要把洞门打开吗?”

江千里不答,却反问道:“你是否希望提前把洞门打开?”

暗比幌M撬先思业慕淮从植荒懿蛔瘛!

耙滥懔舷耄蚩胖螅锩娓檬鞘裁囱樱俊

笆Ω傅比辉缫压樘烊チ恕!

耙残聿换崮茄!

小燕子惊喜的道:“难道他老人家还能活着?”

江千里自言自语般道:“据我所知,武林中有一种闭脉大法,也叫龟息大法。”

小燕子迫不及待的问道:“学会这种大法便会怎么样?”

氨憧刹灰皇常粑餐耆V梗砻嫔峡匆丫廊チ耍亲詈笕椿鼓芄辉倩罟础!

澳苤С侄嗑茫俊

造诣浅些的,可以支持三天三夜;造诣深的,据说能够封穴达三个月之久。“小燕子的一股希望不觉立刻又趋幻灭,摇了摇头道:”可是现在已经过了半年多,师父就是在这方面成就再大,也不可能再活了!“

江千里沉吟着道:“如果他在封脉以前服下某种特制药物,时间也许可以支持得更久一些。”

凹热蝗绱耍迨澹∥颐蔷透辖舸蚩虐桑俊

江干里摇头道:“不可太莽撞,这件事必须慎重处理。”

拔裁从植豢赡兀俊

耙蛭闶Ω讣扔薪淮旰蟛拍芤瓶牛比槐赜兄卮蟮脑颍颐侨裘橙恍惺拢蛞灰蚨纱蟠恚癫环炊闪四阄抑丈妒拢 

翱墒俏襉J若能提前打开石门,总是多一些希望。”

八郎忻还笤谔臁R残碚馐悄闶Ω噶隙腥绱耍忝怯趾文芮壳蟆P⊙嘧樱馐且患瞬黄鸬拇笫拢冶匦胂昙涌悸牵拍芫龆ǜ萌绾巫龇ǎ俊

包忠望望天色道:“江大侠和小燕子一路辛苦,就先到老奴住处喝杯茶吧!”

来到草棚门口,包忠向里叫道:“老伴儿,快快出来,看谁来了!”

一名年过花甲白发皤皤的老妇人很快便从草棚里探出头来。

当她看清来人时,连忙迎了出来,兴奋无比的叫道:“原来是江大侠和小燕子,快快请到里面坐!”

虽然只是依山而建的一间草棚,里面却收拾得整整齐齐,一尘不染。

坐下不久,包老太太便端过来两杯热腾腾的香茗。

包忠道:“我来陪江大侠和小燕子说话,你快去准备着。

厨房是在草棚的后面另外搭建的一木板屋,因之草棚里才能保持得干干净净。

午餐时,餐桌上居然有鱼有肉,更有一坛好酒。

在深山里能吃到这样的好酒好菜,称得上是一大享受了。但江千里和小燕了想起自闭在山洞内的天雷老人,虽有好酒好菜,却难以尽兴。

饭后,包忠临时离开草棚,准备到附近山涧打桶水回来。

谁知他刚出门不久,又折回来,失声叫道:“江大侠,老主人的石洞外站了个人,好像是……”

江千里哦了声道:“是谁?”

昂孟瘛枪杜溃 

江千里霍然而起,叫道:“小燕子,咱们快去看看!”

出了草棚,果然远远望见一个黑色的女子身影站在大荒洞门外。只因江千里和小燕子所看到的是一个背影,一时之间无法确定是谁?但的确很像一道飞虹苟慧月。

江千里低声道:“咱们过去看看!”

渐行渐近,那身穿黑衣的女子背影也越来越像苟慧月。

江千里故意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黑子女子蓦然回首,果然真是一道飞虹苟慧月。

江千里惊喜的叫道:“想不到苟女侠也来到这里,真是太巧了!”

说着,手拉小燕子急步走了过去。

苟慧月面色一片凝肃,长长吁一口气道:“江大侠来这里多久了?”

耙彩歉绽床痪谩!

苟慧月凝视着那被巨石封闭的石门,像自言自语般道:“他这是何苦,好好的日子不过,却偏要走上自绝之路!”

江千里干咳了一声道:“我那义兄所以要这么做,苟女侠总该明白原因吧?”

苟慧月霎时脸色一变,然后缓缓的别过头去,冷声道:“江大侠可是怨我害了他?”

江干里忙歉然陪笑道:“不敢,我只是觉得……”

熬醯檬裁矗俊

叭艄杜滥茉诎肽昵暗秸饫锢矗残砦夷且逍植恢伦龀稣庵质吕础!

罢漳愕乃捣ǎ鹑位故窃谖疑砩狭耍俊

敖巢桓艺饷此怠!

他是否说过要等三年以后再打开石门察看的话?“

安淮恚笔苯巢辉冢嵌孕⊙嘧铀档摹!

八员帐遥糜邪肽暌陨系氖奔淞税桑俊

叭肥前肽暌陨狭恕!

敖笙溃勖钦腋龅胤教柑赴桑 

苟慧月边说边举步,向山壁旁一棵大树下走去。

江千里交代小燕子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和苟女侠单独谈谈。”

在树荫下的青石上,苟慧月和江千里相对坐下。

苟慧月的神色似乎越来越凝重,几度口齿启动,却又没说出话来。

江千里似乎不便正视对方的反应,低下头道:“苟女侠有话请讲,这里没有外人。”

苟慧月叹了一声道:“江大侠,这二十年来,你一定认为是我辜负了他,也误会了他,甚至可能认为我是个无情无义的人,对吗?”

江千里忙摇头道:“我并没有这么想,如果苟女侠能提出解释,那当然就更好了。”

暗弊盼业拿妫貌蛔叛圆挥芍裕谢熬椭苯游拾桑 

肮杜兰热徊⑽垂几核裁丛谒暗亩暌恢辈辉倮纯此俊

拔蚁肜矗胰床荒芸兆攀掷础!

肮杜勒饣啊

八难劬κ潜晃沂执辽说摹

苟慧月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才又接着道:“其实说成失手,似乎并不妥当?”

江千里茫然问道:“为什么?”

耙蛭菸以ち希笔彼欢ɑ岢鍪肿璧玻舅奈涔Γ壹词勾嫘纳怂脖囟ú荒艿檬郑购敛簧帘埽斡晌业恼惺频萋宜淙辉诖蟪砸痪录奔笔照校谑奔渖弦丫床患傲耍乙蛭乙延芯酰址ㄒ鸭跚崃诵矶啵裨蛏耸浦慌隆惫杜栏詹潘档牟荒芸帐侄矗质鞘裁匆馑迹俊

敖笙揽芍蓝昀次叶荚谧鲂┦裁矗俊

敖持恢拦杜篮臀乙逍质Ш椭螅阋恢币釉诨粕剑惺币沧」赐ゾ剑哟瞬辉俟饰淞种惺隆3税司拍昵笆杖魑酵猓负跻押退形淞秩宋锊辉偻戳恕!

敖罂熘赖煤芮宄涫嫡舛昀矗也⑽聪凶牛恢北疾ㄓ诟鞔竺酱蟠ㄖ洹!

澳鞘窃诓梢俊

安淮怼N以虢坦ナ忠揭咸煲牵鲆┓剑缓笊钊敫鞔竺讲杉髦终淦嬉┎模鼋觥稍忱帷汀ず姿琛驼巳旯し颉!

肮杜勒獯卫矗欠褚汛匆┪铮俊

氨纠矗疵鞯囊┪铮ナ忠揭咸煲且言诎肽昵傲吨瞥晒Γ故峭砹艘徊健V劣谡獯卫矗矣至硗獯锤笾氐囊┪铩!

笆裁匆┪铮俊

敖笙辣囟ㄌ倒翟蠡沟ぁ桑俊

敖程倒9杜朗窃趺吹玫秸庵挚俺铺煜轮磷鹬帘Φ囊┪铮俊

耙彩鞘ナ忠揭咸煲撬摹K畋仙Γ涣冻鍪牛衷诎呀鲇嗟牧娇旁乙豢拧!

江千里摇摇头,激动无比的吁一口气道:“可惜已经太迟了!”

苟慧月双眸中仍闪射着一丝希望之光,像在自言自语道:“‘返元大还丹’能起死回生,既然已经带来,就必然试上一试。”

翱墒侨怂啦荒芨瓷狡鹚阑厣傅牟还侨嗽诓∪敫嘤螅钍只卮憾眩粢驯涑梢欢芽莨牵翟蠡沟ぁ钟泻斡茫俊

安还苋绾危业囊馑际窍却蚩旁偎怠!

江千里自然也急于查看洞内真相,随即向后招招手道:“小燕子,快过来拜见葡女侠吧!”

小燕子忙奔了过来,恭恭敬敬的向苟慧月施了一礼。

苟慧月这才又问江千里道:“还有什么人前来?”

江千里道:“来到青云崖的只有江某和小燕子两个人。”

澳鞘撬祷褂型吹脑诒鸫α耍俊

安淮怼!

盎褂心男┤耍吭贫戳嗣挥校俊

江千里随即把三公主、王彤等人这次离京后的经过说了一遍。

苟慧月望了小燕子一眼,低声问江千里道:“我曾有意将云儿和小燕子配成一对,不知他们在感情方面进展得如何?”

小燕子一听苟慧月谈到这件事,立刻远远躲到一边。

江千里摇摇头道:“毫无进展。”

苟慧月哦了声道:“难道他们两人性情不能相投?”

澳堑共皇恰!

熬烤刮裁茨兀俊

叭鞑宦圩】驼换蚋下肥背私危倮肟棵呕蚪蚊乓徊剑跬沉於寄训糜泻退哟サ幕帷:慰鲂⊙嘧印!

苟慧月紧皱着双眉道:“原来是这样。等这边的事办完后,我一定会找机会和云儿仔细谈谈。”

江千里摇头道:“苟女侠不必为这事费心。”

苟慧月一怔道:“莫非小燕子不同意?”

江千里歉然一笑道:“三公主终究是生长在帝王之家的富贵中人,而小燕子则只是一名江湖子弟,不论是生活环境或家世,两人匹配,绝不相称,苟女侠早该想到这方面才对。

苟慧月沉吟了半晌道:“这件事就慢慢再说吧!现在先启开石门要紧。”

江千里向小燕子招招手道:“你过来!”

小燕子来到跟前,道:“江叔叔有什么吩咐?”

江千里郑重其事的道:“苟女侠已决定将石门打开,现在我想试试你的内力,是否能将堵住洞门的巨石移开?”

小燕子两眼霎霎的道:“真的要打开?可是师父交代要等三年!”

肮杜朗悄闶Ω傅氖裁慈耍愀妹靼祝蚩俏司饶闶Ω福训滥憔筒幌肟词Ω赶衷谑鞘裁囱樱俊

小燕子一声不响的走到洞门边,先搬开最上面那块重逾千斤的巨石,接着再将另外两块巨石搬开,看来似乎毫不吃力。

这等内功,这等神力,连苟慧月都看得暗暗赞叹,深庆天雷老人后继有人。

小燕子不敢先行进入,搬开巨石之后退回江千里身边。

江千里向侧方闪开一步,道:“苟女侠请!”

苟慧月并未客气,举步向洞内走去。

江千里和小燕子紧随在后。

洞内一片幽暗,伸手不见五指。

苟慧月边走边问道:“小燕子,你师父闭洞后,必定在里面打坐,他打坐之处在哪里呢?”

小燕子道:“师父打坐的地方并不固定,必须慢慢找才成。”

苟慧月脚下开始显得异常缓慢。

江千里和小燕子心里都有数,她一定是担心行进时撞到天雷老人。

直摸索前行了盏茶工夫,已来到天雷老人居住的石室。

刚进室门,便听小燕子失声叫道:“石床上那不是师父吗?”

苟慧月和江千里凝神望去,果然在靠壁石床上涌现着一个人形黑影,分明是仍在打坐。

在这刹那,三人不知是惊是喜,是悲凄还是惶惊?“

他们缓缓移动脚步,来到床前。

小燕子激动无比的叫道:“师父!师父……”

江千里轻拍了一下小燕子肩膀道:“别叫,你师父不可能听到的。”

苟慧月探手在床上人影的口鼻前试了一下,毫无呼吸感觉。

她缩回手,问道:“江大侠是否带有火折子?”

江千里道:“江某身边准备了火折子,只是……”

澳恰

耙逍窒衷谙匀皇侨攵ㄗ刺舫辶嘶鸸猓慌露运焕!

罢夥矫嫖乙蚕氲搅耍夷谌粑拚彰鳎秩绾尾炜此壳暗那樾危俊

肮杜浪档挠欣恚皇侨羧剂粱鹫郏囟ㄉ凉猓蝗绲桨夷嵌艘徽涤偷评唇衔椎薄!

八档挠欣恚⊙嘧泳腿ツ玫评矗 

小燕子应了一声“是”。

刚走了几步,便听苟慧月又交代道:“要把灯在外面点好,再端到里面来,走路脚步要轻。”

小燕子走后,江千里道:“看现在这情形,说不定真的有救。”

苟慧月不动声色道:“江大侠是根据什么而言?”

肮杜辣囟ㄒ芽吹煤芮宄耍逍值纳硇稳酝旰萌缥簦参捶⑸煳叮獗闶亲詈玫闹っ鳌!

暗娜罚运木磕诠Γ挡欢ㄕ娴囊咽┝斯晗⒋蠓ǎ嫒绱耍饪拧翟蠡沟ぁ团缮嫌贸×恕!

肮杜涝倜砩系募∪馐欠窠┯玻俊

熬颓虢笙朗允钥矗 

江千里轻轻探过手去,触摸到床上人的肩部,只觉肌肉已完全僵住,而且触手生寒。

他啊了一声道:“怎么会是这样子,苟女侠!只怕没有希望了!”

苟慧月并未吃惊,缓缓地道:“肌肉又僵又冷,是吗?”

罢钦庋印!

罢馐潜厝坏南窒螅恢档么缶」帧R桓鋈说笔凳┕晗⒋蠓ㄖ螅拖袼廊ヒ谎迥诘娜攘勘厝患跬耍裨虿怀圆缓龋攘坑秩绾喂┯Γ俊

翱墒蔷萁乘晗⒋蠓ㄗ疃嘀荒苤С湃鲈拢衷谝压巳拢乙逍钟衷愿拦曛蟛拍芸疵牛庥质鞘裁丛颍俊

苟慧月叹息一声道:“他的目的不外是希望就此死去,如果他能预料到我会前来,情形也许就不是这样了。”

就在这时,石室外传来脚步声!想必是小燕子掌灯而来。

灯光照入室内,进来的除小燕子外,包忠夫妇也跟着来了。

包忠夫妇对老主人的关切绝不亚于苟慧月、江千里或小燕子。

众人来到石床前,只见床上打坐的天雷老人果然毫发未变。

但众人都没有过份惊喜的表情,在包忠这对老夫妇的想法,老主人虽然栩栩如生,但却未必真的能活过来。

至于苟慧月,虽然内心存着极大的希望,对是否能将天雷老人恢复生命,也并无绝对的把握。

石室内静得连根绣花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得见。

许久,才听江千里问道:“苟女侠打算怎么办?现在就吩咐,让江某和小燕子也尽一点力。”

苟慧月摇头道:“现在不可移动他,谁都用不着帮忙,有我一人就行了。你们都请出去,待会儿我自会告诉你们这里的情形。”

接着又吩咐包忠道:“麻烦老人家准备一桶热水和一壶热茶,送到这里来。”

江千里、小燕子、包忠夫妇依言离开石室。

他们再回到草棚,包忠夫妇忙着烧水烧茶。

不一会儿,包忠便将热水热茶送了过去。

当包忠回来时,江千里问道:“你可看到苟女侠对老主人用的是什么解救之法?”

包忠道:“苟女侠不准奴才看,老奴放下水和茶,就被她赶出来了。”

于是,江千里和小燕子只有耐心的等下去。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才见苟慧月满头大汗地走进草棚。

江千里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

澳壳盎购苣阉担还蠹也槐亟粽牛蛭翟蠡沟ぁ涫窍傻ち橐膊豢赡芤环氯ゾ吐砩霞В芤欢问奔洳拍芊⒒右┬А!

耙榷嗑檬奔洳拍芸闯鲆┝κ欠裼行В俊

耙埠苣阉怠!

澳潜呤欠褚筛鋈苏沼Γ俊

安槐亓耍衣砩暇鸵ァ!

苟慧月果真只坐了一会儿,便又回到大荒洞那石室去。

江千里、小燕子以及包忠夫妇,此刻内心反而越发紧张与焦急。

苟慧月这一去,直到天色将晚才回来。

包忠夫妇则忙着准备晚餐。

这时苟慧月的神色已见缓和,一进门就道:“你们放心,看来大有希望了。”

江千里和小燕子从未如此惊喜过。

江千里急忙问道:“从什么地方看得出来?”

苟慧月道:“虽然尚未醒来,但此刻已似乎渐有体温,肌肉也不似先前那般僵硬。”

耙云吓涝ち希裁词焙虿趴尚牙矗俊

拔沂堑谝淮斡谜庵址椒ň热耍彩堑谝淮问杂谩翟蠡沟ぁ苣汛鸶唇笙勒馕侍猓还梢曰罟矗从Φ笨梢匀范恕!

拔夷且逍志烤故钦嫠懒耍炕故羌偎溃俊

苟慧月被问得神色有些尴尬。

她顿了一顿道:“可以说是真死,也可以说是假死。”

江千里皱眉道:“此话怎讲?”

澳悴皇撬倒穑抗晗⒋蠓ㄗ畛ぶ荒鼙章鋈鲈拢匀灰膊荒艹讼蓿蝗粼谌鲈轮冢┓ㄕ弑乜勺远牙矗饩褪羌偎馈!

拔夷且逍帜兀俊

八殉肽辏薹ㄗ约盒牙矗匦胍韵傻ち橐┚戎危裨虮厮牢抟桑馑坪跤Ω檬钦嫠懒恕6鞘粲诤笳摺!

疤斯杜勒庵炙捣ǎ秤幸皇虏唤猓俊

敖笙烙泻尾幻髦Γ俊

拔夷且逍衷谑┯霉晗⒋蠓ㄖ氨夭恢杜阑崆袄淳人以V亟淮⊙嘧颖匦肴曛笤倨艨牛獗硎舅严露怂赖木鲂模热灰巡幌朐倩盍耍趾伪厥┯霉晗⒋蠓兀俊

袄碛珊芗虻ィ氡3秩馍聿换担怨┖蟊仓苏把觯币蚕肴媒笙篮托⊙嘧尤阅芸吹缴暗难印!

霸垂晗⒋蠓鼙3秩馍聿换担菟党黾胰艘簧嘈蓿钕M木褪撬篮笕馍聿换担俏裁床恍尴肮晗⒋蠓兀空馄癫皇且惶踅菥叮俊

八堑比幌耄晗⒋蠓ㄓ制袷悄敲慈菀仔尴暗模考匆晕淞种腥硕郏尴俺晒Φ挠钟屑溉耍扛慰瞿切┏黾胰司退阈尴俺晒Γ才刹簧嫌贸 !

罢庥秩绾谓馐停俊

袄碛珊芗虻ィ亲菀严暗霉晗⒋蠓ǎ说搅偎溃嫫盐薹郏静荒茉偈┱勾蠓ǎ敢庠诖笙尬绰⒀弊郧笠凰滥兀俊

这时包忠夫妇已摆上酒饭,三人立即入席。

苟慧月道:“江大侠和小燕子那边还有重要事情,用过饭后你们就回到那边去吧!”

江千里语气郑重的道:“不,江某和小燕子决定留在这里,虽然我们帮不上苟女侠的忙,多两个人总是多一些照应。”

敖笙烙貌蛔偶岢郑菸宜纤芡耆牙矗辽俨恍枞焓奔洌忝橇粼谡饫铮癫话咽奔浒装桌朔眩慷潜叩氖氯瓷俨涣四忝恰!

叭粲晒杜酪蝗嗽谡饫铮癫惶量嗔耍俊

拔倚量嗟氖奔湟丫耍逊隆翟蠡沟ぁ院笕熘恍韫鄄焖谋浠选!

翱墒枪杜雷懿荒苋烊共凰!

拔艺昭箍梢孕菹ⅲ乙丫龆ㄒ估锞退谀羌涫依铮焦鄄觳还蔷泊浠眩⒎橇侥坎凰驳目醋潘野依先思乙部梢园镂掖嗣Α!

既然苟慧月如此说话,江千里也就不再坚持留下。

饭后,在苟慧月的带领下,再进大荒洞看了天雷老人一次,便向慧月告辞。

苟慧月道:“如果江大侠抽得出时间,三天后就带小燕子再来看看,否则还是先办那边的事要紧,这边一切有我。”

江千里正容道:“江某是看义兄,小燕子是看师父,三日后一定要来。”

海天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