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3 章 步步陷阱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章 步步陷阱

时光匆匆,转眼两日。

在这两天中,君中凤虽然极力想使自己变得镇静,但她一个长住于深闺的纯洁少女,如何能一下子承受如此重大的打击,悲苦锥心,神志昏迷,多亏娟儿从中照顾。

第三日中午时光,君中凤心神逐渐地定了下来,残酷的打击,锥心碎胆的痛苦,已使她逐渐地变得坚强起来。

一直重伤卧床、神智昏迷的君中平,经过娟儿两天多细心照顾,也已经清醒过来。

突然间,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了进来。

君中凤一皱眉头,伸手抓起了短剑,正待奔出门外,但见人影闪动,两老两少,联袂而入。

几人来势奇快,眨眼间,已到了大厅前面。

两个老者,都穿着天蓝长衫,留着花白长髯,手中各自提着一把带钢单刀。

两个年轻的人,都穿着黑色劲装,年约二十上下,两人亦用着相同的兵刃,也是各自背了一柄单刀。

君中凤一横宝剑,拦在厅前面,道:“四位是什么人?”

左首那手执单刀的老者停了脚步,目光四顾了一眼,道:“此地是君家宅院么?”

君中凤道:“不错,几位找什么人?”

仍由那左首老者说道:“咱们找君天奉。”

君中风心中暗道:“父母死亡不过三日,第二批报仇之人已接题而至。不难想到当年,爹爹定然是为恶甚重。”心中念转,口中说道:“什么话找我说吧!我是他的女儿……”

左首老者一丈身,道:“原来是君姑娘,老朽失敬了。”

右首老者接道:“这大宅院,一片凄清,似是经历大变不久……”举目一顾大厅,道:“那厅中并陈双棺,不知是属何人?”

君中凤道:“先父先母,四位想见家父,只怕是永难如愿了。”

左首老者突然一顿,道:“咱们来晚了!”

君中凤无法分辨出这些人是敌是友,怔了一怔,道:“四位来迟了三日……”

左首老者道:“咱们如早到三日,也不会让令尊令堂,伤在敌人手中了。”

君中凤收了宝剑,欠身一礼,道:“四位原来是家父故识,晚辈失敬,这里谢罪了。”

四人齐齐还了一礼,石首那老者说道:“姑娘可曾见到那凶手么?”

君中凤点点头,道:“见过。”

左首老者接道:“是一位穿白衣的少年,年纪很轻,但出手剑招十分毒辣,是么?”

君中凤道:“正是如此。”

左首老者道:“老夫在刀关西,那一位乃是在下兄弟,右刀关中。”

君中凤细看两位老者,不但衣着一般,兵刃相同,而且年龄、面貌,无不相似,如非那老者自作介绍,还真是无法分辨两人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当下欠身说道:“两位关老前辈,和家父相识很久么?”

原来这两个老者,乃是一胎双生,除非他们自作介绍外,别人实难瞧出何人是兄,何人是弟。

右刀关中应道:“咱们和令尊素不相识。”

君中凤一怔,道:“两位既不相识,何以赶来相救?”

关西道:“咱们兄弟师徒四人,受人之托而来,搏杀那白衣凶手,想不到又晚来了一步。”

君中凤心中暗道:“晚来一步,说得很客气,其实呢,晚来三天之久了。”口中却缓缓说道:“四位虽是受人之托而来,但却是援救我君家而来,晚辈亦是感激不尽。”言罢,深深一礼。

左刀关西轻轻咳了一声,道:“咱们来晚了一步,未能阻拦住这场凶杀,实是一件大憾的事,但事已至此,还望姑娘节哀顺变。”

君中凤道:“多谢诸位关爱。”

关西回顾了关中一眼,又道:“咱们有一事请问姑娘,不知可否见告?”

君中凤道:“但得晚辈知晓,无不据实相告。”

关西道:“那凶手在行凶之时,手段是否极为残酷?”

君中凤道:“剑出如风,出必伤人,而且是伤中要害,终身残废。”

关西道:“在下之意是说那凶手,在行凶之时,是否问过令尊……”

君中凤道:“问什么?”

关西道:“问起令尊昔年的几位知己好友?”

君中凤道:“那白衣人自称为父母报仇而来,曾经追问过家父昔年共同参与此事之人。”

关西道:“令尊可曾告诉他么?”

君中凤道:“家父英雄性格,宁折不屈,自然是不肯说了。”

关西道:“那很好,咱们还得去追那凶手,不打扰姑娘了。”转身向外行去。

行了两步,突然又停下身子,道:“那凶手行凶之时,姑娘在场么?”

君中风道:“晚辈亲眼看到那凶手逼我的父母,剑伤了我的长兄。”

关西道:“令兄没有死?”

君中凤道:“虽然未死,但却被他长剑斩断了两条经脉,今生一世,无法再行习武了。”

关西道:“君家还有何人?”

君中凤道:“父母双亡,长兄重伤,末伤的只有晚辈一人了。”

关西道:“只余姑娘一人,不知姑娘作何打算?”

君中凤道:“天涯茫茫,去无定处。”

关西略一沉吟道:“令尊生前,就没有几位过往较密的好友么?”

君中凤道:“家父隐居于斯,很少和人来往。”

关中接道:“有一事在下心中不明,请教姑娘了。”

君中凤道:“有何见教?”

关中道:“据咱们兄弟追查所得,那人行凶手段残忍,一向是斩草除根,鸡犬不留,不知何以未对姑娘下手?”言语神情之间,充满了怀疑。

君中凤似是料不到他会突然有此一问,一时间倒是想不出如何回答才好。呆了一呆,道:“那人应允了家父,所以没有杀我。”

关中哈哈一笑,道:“姑娘越说越不像了,如说姑娘求他,那凶手一时动了测隐之心,还有可说,令尊求他,他就饶了姑娘性命,实在叫人难以相信。”

君中凤不解江湖奸诈,仍然听不出关中弦外之音,当下一皱眉,说道:“事实确是如此,两位不肯相信,晚辈也没法子了。”

关中低声和关西讲了几句,高声说道:“姑娘是否是那君天奉的女儿,在下等实是无法证明,但那一向残酷,从不留活口的凶手,竟然留下姑娘之命,实叫人难以相信。”

君中凤一颦柳眉儿,道:“两位老前辈是何用心?实叫晚辈想不明白?”

关中道:“用心很简单,咱们只要证实姑娘的身份,确是那君天奉的女儿就成了。”

君中凤道:“我说了两位不信,如何才能证明呢?”

关中道:“咱们不识姑娘,但却有人认识姑娘啊!不过,要烦请!”娘随我等一行,体求证姑娘的身份。”

君中凤道:“家父遗尸未葬,长兄重伤奄奄,我如何能够离开呢?”

关中一皱眉头,道:“如若咱们帮助葬了令尊、令堂,不知姑娘有什么话说?”

君中凤沉吟了一阵,道:“两位要带我去见何人?”

关西接道:“令尊一位故友。”

君中凤道:“这个,可容晚辈和人商量一下。”

关中怔了一怔,道:“怎么?此宅之中,余了姑娘之外,还有活人?”

君中凤道:“嗯!是我一位姊姊。”

关中接道:“令尊有两个女儿么?”

君中风道:“不是,是一位异性姊姊。”

说话之间,娟儿已缓步从室外行了进来,说道:“是我,两位可是有些不服气么?”

关中转眼看去,只见来人虽着丫环衣服,但娇美秀丽,尤超过君中凤之上甚多,只是眉宇间微带肃煞之气,艳丽中使人有着一种冷若冰霜的感觉。

关西哈哈一笑,道:“姑娘也是那白衣凶手的剑下余生么?”

娟儿耸了耸秀眉,道:“是又怎样?”

关中两目突然转注在君中凤的脸上,道:“姑娘的谎言,越来越不像了。”

君中凤道:“晚辈说的句句实言,哪里是谎言了?”

娟儿接道:“如若是谎言,那也不会留下这多破绽了。”

关中突然一伸右手,疾向娟儿右腕穴脉之上扣去。

娟儿一闪避开,冷冷说道:“想找死么?”

关中一把未能扣住娟儿右腕,知对方武功不弱,怔了一怔道:“你是君家的什么人?”

娟儿道:“两位眼睛不瞎,难道瞧不出我是一个丫头么?”

君中凤轻轻叹息一声,道:“姊姊!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娟儿道:“简单得很,他们受人之托,助拳而来,但却来晚了三天,见你未死,心中动疑。但此来到底安的什么心,那就难测了。”

关西道:“不错,咱们一路追踪那白衣凶手,柳长公、原子谦,无不是被人满门诛绝,只有君家例外,怎不使人动疑呢?”

娟儿道:“两位之意,该当如何才是?”

关西沉吟了一阵,道:“最重要的一件事,咱们要证明君姑娘的身份。”

娟儿道:“如何一个证明之法?”

关西道:“咱们不识君姑娘,但却有人认得,有劳君姑娘和我等一行,以求证君姑娘的身份。”

娟儿道:“这要看君姑娘了。”

关西缓缓说道:“君姑娘意下如何?”

娟儿心想君中凤必会拒绝,是以未便接口。

哪知事情竟然大出娟儿的意料之外,君中凤竟柔声问道:“两位要带我到何处?”

关西略一沉吟道:“咱们带姑娘去见两位故旧之人。”

君中风道:“晚辈识人不多,哪有什么故旧相识?”

关西道:“令尊的故旧好友,岂不也是姑娘的故旧么?”

君中凤望了娟儿一眼,看她并不阻止,接道:“那些人晚辈未曾见过,如何好去打扰?”

言下之意,似是已决定了随同关西而去一般。

娟儿心中暗道:“她心中念念不忘那仇恨的事,才会这般轻易为人所惑,看来我也无法管她了。”她本已替君中凤想好了一个去处,此刻也不愿再说出来。

关西道:“就老夫所知,令尊生前的故友人数甚众,如若知晓了此事,定然会设法为姑娘报仇。”

君中凤目光转到娟儿的脸上,道:“姊姊,你说小妹该去么?”

娟儿道:“去哪里?”

君中凤道:“随两位老前辈去见一些先父旧友。”

娟儿正待接口,君中风又抢先说道:“小妹原想请姊姊指示一个去处,如此一来,也可免得麻烦姊姊了。”

娟儿叹息一声,道:“你既然决定,我也是无能改变……”

君中凤接道:“家父惨死之状,一直耿耿于怀,难以忘去,但愿此番前去,能见得几位先父故友,共谋报雪大仇,那也就不虚此行了。”

娟儿道:“你重伤的哥哥呢?”

君中凤道:“小妹深思之后,觉得暂把家兄留此的好……”

娟儿接道:“怎么?你世上唯一的亲人,也不肯管了么?”

君中凤道:“姊姊在此,还要再留数日,那时,家兄伤势,又可好转甚多,小妹之意,替他再雇请两个伶俐的男仆女婢,好好侍候于他,待小妹夫会晤过几位先父故友之后,有什么决定时,再回来接他,不知姊姊高见如何?”

娟儿沉吟了良久,突然抬头说道:“如若一定问我,我根本不赞成你去。”

君中风接道:“但姊姊又不能常在一起陪我。”

娟儿缓缓说道:“所以,我不愿多管。”转身离开了大厅。

君中凤望着娟儿离去的背影,轻轻叹息一声,颦眉沉思。

她心目中有着很大的怀疑,感觉着应该听娟儿的话,又感觉到该跟这两人走。

一时间,竟然无法拿定主意,不知该如何是好,沉吟良久,仍是难作决定。

左刀关西重重咳了一声,道:“君姑娘,那位姑娘究竟是何身份?”

君中凤道:“名义上她虽是在我们君家帮忙,但事实上,她是我君中凤的救命恩人。”

关西道:“姑娘之意,可是说那位姑娘曾和那穿白衣的凶手动过手么?”

君中凤道:“她接了那白衣人两剑,救了我的性命。”

关西突然回过头去,低声和关中谈了数言后,说道:“如此说来,那位姑娘最好能和我们一起去了。”

君中凤摇摇头,道:“只怕她不会答允。”

关西道:“咱们希望她能够答允,万一她不肯答允,那也只好用别的办法了。”

君中凤道:“什么办法?”

关西道:“咱们希望能不伤和气,如果那位姑娘执意不允时,咱们只好动强了。”

君中凤道:“这和她无关的事,如何能够牵扯到别人身上?”

说话之间,瞥见一张白笺,悠悠飘了进来。

关西手一伸,抓住白笺,凝目望去,只见上面写道:“字奉君中凤。”

关西匆匆一眼,交给君中凤道:“给你的信。”

目光一转,两个年轻大汉,突然齐齐长身,飞离了大厅。

君中凤接过白笺看去,但见写道:“贱妾本已为姑娘惜著代筹,引介一个去处,但是姑娘心猿意马,似又为关氏双刀说动,因此,贱妾不愿再多沾是非,就此拜别。正邪分道,一念之别,还望姑娘慎之,慎之。”

下面署名娟儿。

君中凤看完白笺,两个少年也同时跃回厅中。

关西应声道:“瞧到了那丫头么?”

左首少年垂手欠身应道:“那人已走得不知去向。”

关西口虽不言,心中却暗暗赞道:“好快速的身法,这丫头恐非平常人物。”

转眼望去,只见君中凤执着白笺,默然不语,若有所思一般。

关西目光转动,阴森一笑,道:“姑娘在想什么心事?”

君中凤轻轻叹息一声,道:“我在想这娟儿留笺之言,是不是说得很对,晚辈是不是该跟你们同走?”

关中睑色一变,似要发作,但却被关西示意阻止,淡淡一笑,道:“姑娘错了。”

君中凤道:“我什么错了?”

关中道:“姑娘年纪幼小,又从未在江湖之上走动过,自然不知道江湖上人心险诈的事了。”

君中凤道:“什么事?”

关西道:“如若老夫想得不错,那丫头可能是和白衣凶手已勾结一起。”

君中凤道:“何以见得?”

关西道:“那白衣人一向是斩草除根,不留一个活口,但却留下了姑娘和你那长兄之命……”

君中凤道:“这和娟儿何关?”

关西微微一笑,道:“姑娘稍安勿躁,听在下说下去,就有关连了。”

君中凤一颦柳眉儿,不再言语。

关西咳了两声,说道:“那丫头名叫娟儿是么?”

君中凤道:“不错啊?”

关西道:“她的武功很高?”

君中凤点点头。

关西道:“姑娘知道她的身世来历么?”

君中风道:“不知道。”

关西道:“那娟儿几时进了你们君府?”

君中凤道:“半年之前,她是家母朝山进香,在途中收留了她。”

她毫无经验,被人一句一句套问出娟儿托身君府的经过,而不自觉。

以那关西的世故经验,问到此处,全已了然,当下长长叹息一声,道:“果然不错,和柳长公、原子谦被杀经过,一般模样。”

君中凤道:“老前辈是说和那娟儿有关么?”

关西点点头道:“不错,据我们追查经过,那柳长公、原子谦满门遭诛之前,也是先由一位年轻的女子,混入府中,然后那白衣凶手及时而至。姑娘请想想,那娟儿武功高强,可和那白衣少年匹敌,何以会托居人府为婢,岂不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么?”

君中凤点点头应道:“有些道理。”

关西道:“咱们虽然来晚了三日,致未能救得令尊、令堂,但幸而早到一步,救了姑娘之命。”

君中凤被那关西一番说词说得心头怦然而动,暗道:“那娟儿如若只为了那幅《刘海戏蟾图》,尽管偷去就是,那也不用化费了半年之久的时光,托身于我家为婢了。”

但闻关西缓缓说道:“姑娘觉得在下之言如何?”

君中凤道:“老前辈说得甚有道理。”

左刀关西脸色一整,道:“姑娘既然觉得在下说得有理,就该和我等同行才是。”

君中凤道:“行往何处?”

关西道:“去见姑娘一位父执,令尊生前,曾和他有着很深的交情,如今姑娘孤苦无依,他必会善待姑娘。”

君中凤道:“但不知此人是谁,老前辈可否见告?”

关西微微一笑道:“令尊没有和你说起过他最要好的知友么?”

君中凤道:“没有说过,家父从本和晚辈谈过他昔年的朋友和身历之事。”

关西沉吟了一阵,道:“那很好,在下可以告诉姑娘一件事,我等赶来此地,就是奉那人之命而来,可惜晚到了三日,致那凶手逸去,幸而早到了一步,救了姑娘,惊走娟儿。如若姑娘再被那白衣人安排的陷阶困入其中,我等当真是难以回见你那父执了。”

君中凤心中被关西说得信了八成,不禁长叹一声,道:“但我那长兄伤势很重,如何安排呢?”

关西道:“不要紧,老朽粗通医理,自信可以照顾令兄,让他和我等同行就是。”

君中凤似是未料到那关西如此客气,当下说道:“打扰两位老前辈了。”

关西微微一笑道:“君姑娘,事不宜迟,咱们立刻上路,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君中凤道:“好!晚辈去看看家兄伤势如何?”

关西回顾吩咐两个劲装大汉两句话,两人匆匆而去。

君中凤到厅中之时,两个劲装人也同时转回厅中,欠身说道:“车已齐备。”

关西目光转到君中凤的脸上,道:“姑娘,令兄情形如何?”

君中凤道:“现正在沉睡之中。”

关西道:“那很好,咱们不用和他商量了。”

君中风沉吟了一阵,道:“咱们走吧!”重入内室,抱起君中平,行到大门外面。

果见四匹健马,拖着一辆马车,停在大门外面。

关西紧随君中凤身后,道:“姑娘上车吧!令兄躺在车上,一面养息,一面赶路。”

君中凤道:“多谢老前辈。”抱起君中平登上马车。

关中高声说道:“姑娘还要带点什么?”

君中凤道:“不用带了。”

关中道:“一片广大宅院,如无人住,留下来亦将是鸡鸣狗盗的宵小盘居之处。”

君中凤道:“依你关老前辈之见呢?”

关中道:“以在下之见,就放他一把火,烧了干净。”

君中凤掀帘而出,接道:“不是老前辈提起,晚辈就忘怀了。”

关中道:“什么事?”

君中凤道:“家父母的遗体,尚在大厅,我要把他们移到后园一个石头砌成的房内。”

关中本待阻止,关西却抢先接道:“在下陪姑娘同去。”

在关西协助之下,两具棺木,一齐移入了后院石屋之中。

君中凤又对棺木拜了三拜,才离开了故居,想到此番离开,不知何时归来,不禁黯然神伤,不自禁地流下泪来。

关西装作不见,也不出言相劝。

君中凤重回车上,几人立时进发,四匹健马,紧追在一辆马车之后。

车内很宽畅,铺着很厚的毛毡,君中平似是睡得很熟,那辘辘的车声,竟然吵他不醒。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