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57 章 秦淮花会(三)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十七章 秦淮花会(三)

正当想得出神,突闻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人耳际道:“孩子,你可是没有再战的体力了?”

紫兰如梦初醒一般,振起精神,凝目回顾了一眼,道:“贱妾紫兰,还有哪一位愿意赐教?”

只听一个朗朗的笑声,由台下一角响起,笑声划空而起,倏然消止于台上。

抬头看去,台上已多了一个人。

那人生得虎目剑眉,一身黑色劲装,足着薄底快靴,猿臂蜂腰,似极英俊。

但经仔细一看,才发觉他的脸上死板板的,全无表情,也不像一张活人脸。

紫兰在那人脸上打量了一阵,缓缓说道:“阁下戴了面具?”

黑衣人道:“姑娘好利的眼光。”

紫兰道:“照规矩登台比试之人,都要以本来面目出战。”

李寒秋心中奇道:“他既戴了面具而来,为何不肯在面具上稍加化妆,这等模样,那是存心叫人瞧出来了。”

只听那黑衣人笑道:“在下生就一付好身材,只是这张脸不争气,长得太过难看,只好戴上人皮面具遮丑了。”

紫兰道:“彩台比武,以武功为先,阁下纵是生得难看,也不要紧。”、黑衣人笑道:“等在下胜了姑娘,洞房花烛夜,再以真正面目相示,那时姑娘就算心有不愿,但生米已成熟饭,姑娘也只好认命了。”

紫兰怒道:“阁下口舌如此轻薄,定然非君子人物。”

那黑衣人纵声大笑,道:“在下如是君子,也不会登台比试了。”

紫兰冷冷接道:“阁下比兵刃,还是比试拳掌?”

黑衣人道:“姑娘那方见长?”

紫兰心中恨他口舌轻薄,怒声说道:“剑法。”

黑衣人道:“好,在下就领教姑娘的剑法吧!”

伸手从兵器架上取过一支长剑。

紫兰长剑护胸,道:“阁下可以出手了。”

黑衣人笑道:“好男不跟女斗,但在下又为姑娘的美色所惑,情难自主。登上彩台,已是心所难安,如何还能先行出手?”

紫兰道:“好,那贱妾就恭敬不如从命。”唰的一声,刺了过来。

黑衣人长剑一起,当的一声,架开了紫兰手中长剑,道:“且慢。”

紫兰道:“什么事?”

黑衣人道:“如若姑娘伤了在下,在下是自然命薄,死伤由命;怕的是在下失手伤了姑娘,那将如何?”

紫兰道:“动手相搏,难免有伤亡之事,不论谁人伤亡,都是活该!”

黑衣人口气突转冷漠,道:“这话出姑娘之口,入在场英雄之耳。”

紫兰道:“阁下放心,如若你能够把我伤在剑下,无人会找你报仇。”

黑衣人冷冷说道:“小心了。”突然挥剑攻袭,连攻三招。

这三招如雷奔电掣,快速异常,紫兰被三剑快速攻势,迫得手忙脚乱,退避了三尺多远。

这时,紫兰才知遇上了劲敌,心头暗自骇然。

如若那黑衣人惜势抢攻,紫兰就有得苦头好吃,但那黑衣人在攻出三招之后,却未再攻,只是执剑而立。

紫兰心中已感觉到对方武功强过自己甚多,这一战,实是凶多吉少,不禁心中有些害怕,一时间,竟不敢出手还击。

但闻那黑衣人冷冷说道:“姑娘如若不先出手,只怕支持不到二十招。”

李寒秋心中一动,暗道:“听这人的口气,似是已存心杀死紫兰,不知何故,要下此辣手呢?”

只见紫兰双目中流现一片惊怯,但她仍然挺剑而攻,唰的攻出一。剑。

黑衣人长剑振起,金铁交鸣声中,把紫兰手中长剑,直荡出去。

台下之人,都看出了这一场搏斗,实是势不均力不敌的搏斗。

那黑衣人的内力、剑招,似乎都在那紫兰之上。

黑衣人封挡开紫兰长剑之后,挥剑反击,但见寒芒流动,剑招迅厉之极。

突然间,听得了一声娇吟,紫兰手中长剑脱手而出,飞落台下,直向江南二侠身上飞去。

方秀伸手一接,轻巧绝伦地接过了飞来的长剑,轻轻地放在地上。

凝目望去,只见紫兰一条右臂上,鲜血涌出,早已染湿了整条衣袖。

李寒秋看紫兰右臂软软垂下,似是伤得很重,可能已经残废。

但听黑衣人冷漠地说道:“姑娘,承让了。”

紫兰痛得一张粉脸,已然完全发青,但她仍然勉强忍住伤疼,道:“阁下武功高强,小婢非敌,败得很服。”

黑衣人缓缓说道:“想向姑娘请教两件事,不知是否可以见告?”

紫兰道:“什么事?”

黑衣人道:“在下胜了姑娘,姑娘就要嫁我为妻是么?”

紫兰点点头,道:“是的。”

李寒秋心想,他这是故意和她扯东拉西,使她不能运气阻血。

但闻那黑衣人接道:“在下是否可以不要呢?”

紫兰道:“这台规只限制我们要嫁,却未定你们非娶不可,贱妾既然不相称,阁下尽可不要。”

黑衣人哈哈一笑,道:“在下尚未娶妻,但姑娘这点姿色,在我的想像中只能为婢,还不够让在下倾心的条件。”

这几句话,尖酸刻薄,不要说紫兰听得难过,就是台下之人,也都听得个个大为不平。

明亮的灯光下,只见那紫兰滚落下两行清泪,道:“贱妾自知生得丑陋,也不敢存心高攀。”

黑衣人哈哈一笑,道:“但我想定然有比你美一些的女人?”

紫兰道:“是的,后面的姊妹们,都比我长得好看。”

她一面答话,臂上却不停地流血。

黑衣人道:“在下想再打下去,选一个美貌的妻子,不知是否可以?”

紫兰道:“大概可以。”

黑衣人一挥手,道:“姑娘请下台去吧,说不定在下会改变心意,娶你为妻。”

紫兰道:“贱妾待命。”纵身跃下台去。

黑衣人对紫兰的折磨,竟然未引起紫薇宫中人的干涉,只看得李寒秋大感奇怪。

但闻那黑衣人说道:“还有哪位女台主,愿赐教在下?”语声一顿,接道:“不过,在下希望生得美貌一些,如是姿色平常,在下只怕不由己地会伤了她性命了。”

语声甫落,后台已然娉娉婷婷,走出来一个绝色少女。

这少女不但生得美艳,而且一身水绿色衣服,也特别鲜明耀目。

黑衣人两道炯炯的目光,凝注在那绿衣少女的脸上,冷冷说道:“姑娘很艳丽。”

那美丽少女两道清澈如秋水的眼睛,飘掠了黑衣人一眼,道:“阁下必得胜我之后,再口舌轻薄不迟。”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在胜负未分之前,各位似是都很倔强,但如落败之后,却又有认命的感觉。”

绿衣女道:“我等如若败于阁下之手,此身已为阁下所有,阁下口中轻薄几句,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了。”

黑衣人道:“好!那就等在下胜了姑娘之后,咱们再谈不迟。”语声一顿,道:“咱们比什么,兵刃?还是拳掌?

绿衣女道:“任由阁下选择,贱妾无不遵从。”

黑衣人道:“我瞧咱们还是比剑吧!”

绿衣少女伸手从兵刃架上,取过一柄长剑,疾退两步,长剑护胸,道:“阁下可以出手了。”

黑衣人冷漠地说道:“如若我不说出手,只怕姑娘也不肯出手了。”语声未落,长剑已然递出。

绿衣女挥剑相接,立时回剑反击。

双剑并起,寒光飞绕,展开了一场激烈绝伦的恶斗。

这绿衣女的剑法,比起那紫兰高明甚多,而且招招都指向黑衣人的致命所在。

显然,她存了替紫兰报仇之心。

黑衣人的剑招,虽然恶毒、凌厉,但这绿衣女却也不在他之下,双方恶斗五十招,仍是个秋色平分之局。

李寒青心中暗道:“看来这些女台主的武功,倒也不能轻侮。”

忽闻那绿衣女娇叱一声,长剑疾变“云龙三现”,长剑闪起了三道寒芒,分刺那黑衣人三处大穴。

黑衣人长剑挥动,接下了三剑,但却被逼得退后两步。

那黑衣人似是未料到绿衣少女剑招如此厉害,手中剑势突然改采守势,稳扎稳打。

那绿衣女却借势展开急攻,长剑轮转,一招快过一招。

双方又斗了一百余招,仍是个不胜不败之局。

但由两人搏斗形势而言,那绿衣少女,似是稍占优势。

搏斗之间,突闻得三声锣响,传了过来。

绿衣女收剑而退,道:“住手。”

黑衣人收住长剑,道:“何故鸣锣?”

绿衣女道:“时刻已到,未完之战,只好留待明日再决胜负了。”

黑衣人道:“再有一百招,也许姑娘能胜,不觉太可惜么?”

绿衣少女道:“我们立有台规,必须遵从,就算有二招可击败你,也是一样要得停手。”

黑衣人道:“看来你们立的规则很公平。”语声一顿,道:“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绿衣女道:“我叫紫荷。”转身行人后台。

黑衣人目睹那紫荷去后,仍然站在彩台上不动。

只见那胖女人缓步走了出来,拱拱手,道:“这位无名大爷,紫兰伤得甚重,虽经包扎,仍难支撑,但她仍然守下所许之诺,现在彩台下等候大驾,你大爷准备如何处理,还望吩咐一声。”

黑衣人挥挥右手,道:“让她养伤去吧!”

胖女人微微一笑,道:“你这大爷当真是宽宏大量。”目光转到彩台下,高声说道:“今日时刻已到,明日请早。”

言罢,转身而去。

黑衣人目睹台下之人,大都站起了身子,突然飞身而下,混人了人群之中不见了。

雷飞轻轻一扯李寒秋,也挤人人群中,向前行去。

行过彩桥,瞥见一个守在桥边的女婢,迎上前来,欠身一礼,道:“张公子。”

李寒秋微微一怔,道:“什么事?”

雷飞接道:“我家少爷脾气很坏,姑娘讲话要小心些。”

那女婢十分伶俐,微微一笑道:“婢子怎敢无礼,招惹公子生气。”

雷飞道:“姑娘有什么事,和在下说吧!”

这时,人行不绝,接踵擦肩,那女婢望了拥挤的行人一眼,道:“两位可否借一步说话。”

雷飞点点头,那女婢转身向前行去。

李寒秋和雷飞紧随那女婢身后,向前行去。

那女婢行约数丈,在一片花丛中停了下来,回身说道:“我家主人说,已和两位约好,他要略尽地主之谊。”

雷飞明知故问,说道:“你家主人是谁?”

那女婢道:“方院主。”

雷飞道:“金陵大侠方秀?”

那女婢道:“正是方院主。”语声微微一顿,道:“我们院主已和阁下有约,特着小婢来请两位。”

雷飞回顾了李寒秋一眼,低声说道:“三公子,那金陵方大侠,乃是武林中大有名望的人物,既承人家盛意相邀,咱们不能不见。”

李寒秋心中暗道:“雷飞一再要我装出脾气暴急,眼高于顶的神情,想来那张三公子定然是一位既骄傲,又暴躁的人了,但我究竟是哪里的张三公子呢?”

心中想问,但却不敢出口,因为一问出口,那就无异自露马脚。

当即仰起脸来,冷冷地说道:“好吧!”

雷飞望了那女婢一眼,道:“三公子答应了,那就有劳姑娘带路了。”

那女婢原想要大费一番口舌,才能请动两人,却不料如此轻易地就办成了这桩大事,心中大是欢喜,微微一笑,道:“我家主人交代小婢时,并曾再二告诫小婢,说那张三公子,脾气不好,要我小心侍候,但小婢看来,三公子很随和啊?”

李寒秋冷哼一声,吓得那女婢赶忙住口,转身向前行去。

雷飞紧随那女婢身后,李寒秋却紧随在雷飞身后。

在李寒秋想来那雷飞定然会暗中告诉他应付之策,哪知事情大出意外,雷飞并未告诉他如何应付。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