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58 章 秦淮花会(四)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十八章 秦淮花会(四)

三人又行过两座彩桥,穿过两座花场,到了一艘和花厅互不连接的花舫之上。

金陵方秀早已站在船头,抱拳说道:“两位赏光。”

雷飞大踏一步,行上花舟,李寒秋紧随登舟;那女婢却悄然退回花场。

方秀笑道:“舱中已备水酒,请两位小酌清谈。”

雷飞缓缓说道:“方院主太客气了。”

方秀道:“薄酒粗肴,不成敬意,但兄弟的心意却是十分诚恳,咱们进人舱中坐吧!”

此时,有很多参与花会的武林人物,都站在花场,目注他们。

雷飞回过身子道:“三公子请。”

李寒秋心中暗道:他忽然要和金陵方秀接触,定然是别有用心了。心中念转,人却缓缓行人舱中。

只见舱中高燃着两支红色的火烛,照得满舱通明,一个身躯修伟的中年大汉,和那主持彩台事务的胖女人,早已在座。

雷飞和方秀并肩而人。

方秀迅快地回到主人席,低声对那中年大汉,说道:“那位是张三公子,兄弟快见个礼。”

那中年大汉站起身子,一拱手,道:“兄弟徐州韩涛,久闻张三公了大名,今日有幸一会。”

李寒秋道:“好说,好说,在下也久仰江南二侠之名了。”

韩涛缓缓坐了下去,道:“自三公子出道之后,西北武林道上,在三公子领导之下,已然渐渐地团结起来,凝成力量,对三公子这份才能,在下更是敬慕。”

李寒秋道:“传言未必可信,这是江湖上朋友抬爱。”

方秀端起酒杯,道:“来,在下先敬三公子一杯。”当先一饮而尽。

李寒秋心中暗道:“我如果不尽此杯,只怕他心中动疑,但如饮了这杯酒,万一是他早有存心,酒中下毒,那可是上当大了。”

心中正在犹豫,雷飞已站起身子,道:“三公子,不能喝酒。”

李寒秋心中暗道:“这雷飞果然厉害,每当我最感为难之时,他总是及时解围。”

心中念转,手中却放下酒杯,道:“为什么?我有千杯不醉之量。”

雷飞道:“公子伤势痊愈不久,大夫交代老爷,无论如何不能饮酒。”

方秀轻轻咳了一声,道:“三公子既是不能饮酒,那也不敢相强了。”

一扬手,喝于了自己的酒杯,道:“三公子受了什么伤,江湖上毫无知情。”

雷飞道:“说来话长,敝少东受伤一事,不但江湖上没有传闻,就是家中人,也不过只有老东人和在下知晓。”

李寒秋心中暗道:“方秀、韩涛,都是聪明人物,他毫无根据地满口胡说,只怕要露出马脚。”

心有所思,冷冷地看了雷飞一眼。

雷飞顿然住口,打了两个哈哈,道:“两位请我们主仆到此,不知有何见教?”

方秀微微一笑,道:“在下希望能和三公子推心置腹地谈谈,彼此携手联盟。”

雷飞道:“谈谈不妨,联盟事……”目光转注到李寒秋的脸上,住口不言。

方秀轻轻咳了一声,道:“三公子的意下如何?”

李寒秋轻轻咬了一声,道:“这个么?在下也作不了主,必得家父应允才成。”

方秀微微一笑,道:“三公子此番前来金陵,难道只为了观赏秦淮花会么?”

李寒秋淡淡一笑,道:“是的,因在下受伤之后,已不再多管武林中事,家父只好自己辛苦了。”

方秀、韩涛对望了一眼之后,仍然由方秀问道:“听说三公子大兄长证道华山,一去十年,不见信息,不知是真是假?”

李寒秋心中暗道:“那雷飞要我冒充的冀州张三公子,他来自燕赵,大约对冀州张家,比较清楚一些,但江南双侠却似把我认成了西北张三公子,看来今宵定要被江南双快问出马脚了。”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方大侠似是对我们张家的事,十分熟悉?”

方秀微微一笑,道:“三公子不要误会,在下不过是对武林中事稍为留心一些罢了。”

李寒秋心中忖道:“他这般相问,大约是听到一些消息,雷飞既不阻止,也不接口,想来,是知晓方秀问得没错了。”

他心中有此一念,当下接口道:“大家兄证道华山一事,武林中知晓得不多,方大侠遥隔数千里,能够知晓此事,足见两位耳目的灵敏了。”

方秀微微一笑,道:“三公子谬奖了。”

李寒秋轻轻咳了一声,道:“以前,在下确然是可以作主,但现在在下已经不再管事,方大侠联盟之约,必得请教家父之后,才能答覆。”

方秀沉吟了一阵,道:“张老庄主,只怕近日无法到金陵吧?’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在下本该是亲赴西北长安,请命张老庄主,只因此刻金陵事务繁杂,在下无法远行。”

但闻雷飞接道:“方大侠但请放心,敝东主可望于十日之内,赶到金陵。”

李寒秋吃了一惊,暗道:“满口胡言,要我冒充张三公子,已由冀州变成了长安,如今还说出长安张百祥到此的话,这大片谎言,还怕人找不出马脚、破绽么?”

只听方秀说道:“这话当真么?”

雷飞道:“在下奉命陪三公子来此之时,老东人本来也欲随行,一则想见识见识这别开生面的秦淮花会,二则希望能够便道拜访中原和江南半壁的英雄人物。第三个原因是我们那老庄主不放心敝少东的伤势情形,所以顺道来此看看。”

方秀道:“三公于这番到此,难道只是为了观赏秦淮花会么?”

雷飞望了李寒秋一眼,道:“方大侠待咱们很好,咱们不能欺骗方大侠,但此事却也不便说明。”

李寒秋微微颔首不语。

雷飞用言语引导李寒秋,李寒秋聪明绝伦竟能随口应付,这一着表演得十分自然,只看得江南二侠,深信不疑。

只听雷飞接道:“在下奉老庄主之命,随侍三公子东来金陵,同行中只有我们两人。三公子自受伤之后,夜间必需要有一段时间睡眠,此刻已经不早了,我们不再打扰,就此告别。”

方秀哈哈一笑,道:“我想那张老庄主,绝不让三公子遇上什么危险的事,只怕除了阁下之外,另外还派有随护之人。”

雷飞故作神秘地一笑,道:“这个,在下就不清楚了。”

方秀道:“客栈中嘈杂异常,两位如不嫌弃,请到寒舍小住几日如何?”

雷飞道:“我们在金陵,还有得一段时日。待老庄主到此之后,方院主再和他研商联盟的事,届时再到府上打扰。”

方秀微微一笑,道:“冀北有一位张三公子,长安也有位张三公子,两位张三公子,又都是深得两位张老庄主宠爱,又都是才冠一时的少年英雄,极得一方武林同道的爱戴。可惜冀州那位张三公子未来与会,如若那位张三公于到此,两位三公子能够碰面,那也是举行这秦淮花会的一桩美谈。”

李寒秋心中暗道:“好啊!我原来是冒充那冀州的张三公子,怎的阴差阳错,非把我认定为长安张三公子呢?难道我这身装束形貌,和长安那位张三公子相同不成?”此时此情,他既不便否认,也不便多言,因恐言多有失,露出马脚。

只听雷飞低声说道:“少东主,用药的时间到了。”

李寒秋缓缓站起身于道:“打扰方院主,在下就此告别。”

方秀道:“三公于杯酒未用,就要告退么?”

雷飞道:“在下奉命追随三公子,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照顾他按时用药。”

方秀道:“药物带在身边么?”

雷飞道:“留在客栈之中。”

李寒秋站起身子一抱拳,道:“多谢方大侠的款待。”

方秀无可奈何,只好吩咐花舟靠岸,说道:“两位住在什么客栈?”

雷飞微微一笑,道:“方大侠早闻过敝少东的形貌了。”

方秀目光转注在雷飞的脸上,打量了一阵,低声说道:“三公子可是戴着面具?”李寒秋心中暗道:“好啊!人家没有动疑,雷飞倒自揭底牌了,如若这方秀要我脱下面具,那将如何是好?”

雷飞轻轻咳了一声,道:“敝少东不愿把东行之事,张扬出来,因此,不得不易容而来。”

方秀微微颔首,道:“我说呢?在下感觉三公于有些不对。”

雷飞道:“方大快以诚待人,在下等也不便保有此密了。”言罢,跃登岸上。

李寒秋却已暗得雷飞示意,不肯炫露,缓步行上岸去。

方秀抱拳相送,对揖而别。

雷飞带着李寒秋行约数十丈,停了下来,四顾无人,低声说道:“兄弟,你瞧出来没有?”

李寒秋道:“瞧出什么?”

雷飞道:“那方秀一面借这花会之名,结交、罗致天下英雄;一面却似惜这花会掩护,暗中进行一桩很大的阴谋。”

李寒秋微微一皱眉头,道:“那方秀借此机会,结交天下英雄,不难看出;但他进行什么阴谋,小弟就无法看得出来了。”

雷飞道:“详细的内情,我也无法判断,不过,我只是这样感觉到而已。他想结交咱们,对咱们固然是多了一些危险,但也同时多了很多机会,只要咱们能耐心观察,必可找出他进行的阴谋为何。”语声微微一顿,道:“咱们不便在此多留,早些回客栈去吧!”

举步向前行去。

李寒秋心中明白,此时此地,暗中很可能有人监视,一切举动,都必得小心才成,是以,也不多问,举步随在雷飞身后行去。

两人行回客栈,进入了房中,雷飞低声说道:“咱们不谈事情。”

李寒秋点点头,高声说道:“我要休息了,天亮之前,不要见客。”

雷飞故意探手人怀,摸出一个绢包,道:“少东主先请服过药物。”

两人装作十分逼真,每一个动作,都作得十分认真。

一宿无事,但两人却都在暗中戒备,直待天亮之后,才小眠片刻。

雷飞叫了食用之物,两人匆匆食毕,缓步走出室外,四面查看了一阵,不见可疑之处,才退回室中,低声说道:“兄弟,从此刻起,咱们的一切举动,都要十分谨慎小心,如是我推断不错,那江南双快对咱们的一切举动,都派有人暗中监视,咱们内心谨慎,表面上还要装作若无其事。”

李寒秋点点头,道:“此刻,咱们应该如何?”

雷飞道:“咱们出去溜溜,好像初到金陵,观赏金陵的风光。”

李寒秋正待答话,突闻一阵急促的步履之声传了过来,顿时住口不言。

转眼望去,只见一个身材瘦小的黑衣人,匆匆行了过来,直行到雷飞和李寒秋宿住室外,才停了下来,欠身一礼,道:“哪位是张三公子?”

声音温柔,分明是女子口气。

雷飞轻轻咳了一声,道:“阁下是女扮男装?”

那黑衣人道:“你们不用管我是谁,只问你们是不是张三公子?”

李寒秋道:“不错,有何见教?”

黑衣人回目瞧了一阵,探手从怀中摸出一封密简,道:“我奉娟!”娘之命而来。”

李寒秋伸手接过密简,道:“她有什么吩咐?”

黑衣人道:“她要说的话,都写在这密简之上了,我不能在此停留,就此别过了。”

也不待李寒秋等答话,转身急步而去。

李寒秋目注那黑衣人去远,低声对雷飞道:“雷兄,这是怎么回事。”

雷飞道:“你先拆开密简瞧瞧。”

李寒秋应了一声,拆开密简,仔细瞧过,不禁皱眉不语。

雷飞道:“密简上说些什么!”

李寒秋道:“娟姑娘警告咱们,她说咱们冒充的张三公子,已于今日抵达金陵,咱们冒名一事,立时就要揭穿。”

雷飞道:“有这等事。”语声一顿,道:“信上可曾提过咱们是否也被方秀发现了?”

李寒秋道:“信上没有提到。”

雷飞轻轻咳了一声,道:“那娟姑娘又如何知晓咱们冒充张三公子呢?”

李寒秋道:“不错,这确实有些奇怪,这丫头充满着神秘,对咱们又似敌非敌,似友非友,她混居其中,不知是何居心?”

雷飞道:“不错,那小丫头知晓的事情似是很多。”

李寒秋道:“眼下有一桩很难判定的事,不知雷兄要如何处理?”

雷飞道:“什么事?”

李寒秋道:“她遣人送了这么一封信来,不知是真是假,用心何在!”

雷飞道:“照我的看法,那姑娘对咱们不错,这封信绝非虚言恫吓。”

李寒秋道:“信她之言,如何对付?不信她的话,又如何对付?”

雷飞道:“咱们不能大意,今晚仍以张三公子的身份,赶往参与花会,默察情势变化,然后,再作决定。”

李寒秋道:“如若那真的张三公子到了金陵,面对面,岂不要揭穿真伪?

雷飞道:“先人为主,那方秀想不到竟会有人冒充那张三公子,就咱们昨夜表现而论,足使他莫测高深。”

李寒秋道:“我明白了,雷兄之意,可是要咱们硬冒下去,给他个死不认账。”

雷飞微微一笑,道:“西北武林道上,发生的事故、变化,咱们决然没有那真的张三公子熟悉,考证之一下,不难分辨真伪,这法子,只能一时救急之用,不能作长久护身之策。”语声微微一顿,低声接道:“我总觉着那位娟姑娘知道得太多,而且,她还似拥有着很庞大的力量,那力量又似乎深人了正邪双方。一个小姑娘,有此能耐,实是不简单了,因此,我怀疑她背后还有主使之人。”

李寒秋道:“那和咱们参与花会无关吧!”

雷飞道:“但咱们接她警告函件之后,仍然与会,必使她大感意外,只要咱们能够留心观察,或可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李寒秋道:“好吧I一切依雷兄吩咐就是。”

雷飞道:“还有一事,兄弟要带上应用之物,咱们恐没有法子回来了。”

李寒秋点点头,带上重要之物,长衫之内,暗藏兵刃。

雷飞把较大之物,打成一个包裹收妥,两人又坐息了一阵,待天色人夜,重又向秦淮花会会场中去。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