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64 章 胜负难分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十四章 胜负难分

这场别开生面的追逐暗器比赛,只引得台下之人,个个全神贯注。

李寒秋也不禁为捉影担心,暗道:“就算他胜了,只怕手上也得为刀锋所伤,那凤薇又可以因他伤手流血,不认输了。”

只听雷飞的声音,传人了耳际,道:“李兄弟,瞧到那两只灰色的飞鸟没有?

李寒秋微微颔首,代表答覆。

雷飞道:“那青衣童子,不该招来这两只飞鸟,使人查出来历。”

李寒秋怔了一怔,几乎失声出口,话到口边时,才忍了下去。

雷飞似是怕引起那江南双侠的注意,也不再多言。

只听当的一声锣鸣,由后台中传了出来。

凤薇、捉影一齐扬手,一把飞刀,一枚银梭,齐齐向高空飞去。

那彩台之上,原有白绢作顶,一梭一刀,都避过绢布,掠着彩台边沿飞出。

但见两条人影同时跃起,翻上彩台顶上。

顶棚掩遮,两人如不翻上台顶,都无法瞧到那暗器情形。

台下之人,大都目力过人,瞧得清清楚楚,只见银梭、飞刀,冲霄直上。

那银梭本身较重,高过那飞刀五尺,才力尽而落。

捉影首先一跃而起,直向那飞刀扑去。

紧接着凤薇也纵身飞起,抓向银梭。

捉影人极聪明,心知飞扑取刀,取准不易,如是手触刀锋,难免要被那利刃划破手指,左袖一挥,一挡飞刀坠落之势,右手疾伸而出,抓住刀柄。

但他空中挥袖抓刀,停在空中的身子,却是难再控制,直向地下冲落。

这时,他已飞出台外,坠落之处,正好在那李寒秋的头上。

李寒秋心知这秦淮花会和江南双侠有关,潜意识中,有着一种不自主的仇视,眼看捉影直坠下来,心中立时兴起了暗中助他一臂之力的念头,右手一抬,发出一股暗劲。

捉影一着失错,使自己无法控制,直坠而落,虽然极力想提气收住坠落之势,但却有点力不从心,心中正自焦急,突觉一股暗劲涌了上来,向下坠落的身子,突然一缓。

这一缓之势,给了他一个换气机会,一提气,悬空两个跟斗,翻上了彩台。

转眼望去,只见那凤薇已然站在台中。不禁一皱眉头。

凤薇缓缓说道:“这一阵,咱们算谁胜谁败呢?”

捉影道:“谁先抓到暗器?”

凤薇道:“你!但我先落上彩台,复归原位。”

捉影沉吟了一阵,道:“咱们说的是先取得暗器,算是胜家。”

凤薇接道:“咱们较的是轻功,如是取得暗器之后,不能复归原位,那人的轻功,自然也算不得高明了。”

捉影只觉她说得大有道理,心中暗道:“这话说得也是,我如无人暗中相助,只怕非要撞在别人身上不可,就算我先取得暗器,也只能算彼此扯平了。”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不管如何,你取得暗器较晚,那也不能算是你胜啊!”

凤薇淡淡一笑,道:“你这人很讲理,这一阵咱们算不分胜负。”

原来,凤薇抓住银梭之后,也是无能控制自己的下坠之势,直向下面坠来,却得金陵方秀暗中相助,才能飘落彩台之上。

捉影道:“如算扯平了,咱们还得再比,是么?”

凤薇道:“照我们台规,必得分出胜负才成,不过,你如肯自己认败,那就不用比了。”

捉影道:“我为什么要认败,咱们再比什么?姑娘划出道来。”

凤薇道:“比内功,-一定能分出生死胜败。”

捉影轻轻叹息一声,道:“好!咱们就比试内功吧!众目睽睽之下,谁也投不得马。”

凤薇踏前一步,扬起右手,道:“你还要准备么?”

捉影目光突然从李寒秋脸上掠过,移注到彩台一角。

但他迅速地收回了目光,使得一直注意他的人,也无法从他一顾目光中发现什么。

这不过是一瞬间的工夫,捉影收回目光时,人也向前踏了一步,道:“不用准备了。”举起右手迎了过去。

双掌轻轻地触在一起,响起了一声“波”的轻响。

双掌相触虽然很轻,两个身子,却同时剧烈地震动一下。

原来,就在两人掌势触接,同时,蓄蕴于掌心的内劲,同时发出。

这等比试内功的拚法,一点投不得巧,只要两人内力相触,全凭真功夫拚出生死。

李寒秋心中暗道:“女孩于先天的体能上,要输男子一筹,不知何故,这凤薇姑娘竟要和这捉影比试内功?”

双方相持约一盏热条工夫,只见捉影和凤薇,触接的双手,突然开始剧烈地颤抖。

同时,两人的顶门上,也开始泛现了滚滚的汗水。

显然,两人这一场内力的比拚上,也是半斤八两,一时间,只怕是很难分出胜败。

纵然有胜负,也是毫厘之差。

相持大约顿饭工夫左右,突听凤薇娇叱一声,右手猛力向前一推。

捉影身不由己地向后退了两步。

但他退过两步,立时反击,身子一侧,向前冲去。

凤薇陡然间全力施袭,未能把那捉影击倒,已知胜算不大,但却未料到捉影竟然还能反击。

捉影觉着被一个女孩子,内力逼退数步,大感气愤,不再顾及本身安危,运足内力,向前冲去。

两人内力相差甚微,这捉影不留防身保命的余力,反击过去,凤薇竟是无法拒挡。

只见捉影向前冲进的身子,突然起了一阵强烈地震动,有如被人重重击了一拳,身子顿然而住。

只听凤薇一声娇呼,突然一跤跌坐在地上。

捉影仰天大笑,道:“我胜了,我胜了……”

笑声中,喷出两口鲜血,栽倒地上。

原来,武林高手,比拚内功时,都要留下一分元气,护身保命,纵然在力拚之下,也不致使内腑伤得太重。

两人内功,原本相差无几,那捉影把护身保命的一分功力,也用了出去,力道上,固然是强了那凤薇一些,使她被震得跌坐在地上,但两人的内力,互相激荡、冲击之下,捉影所受内伤,却比那风薇重了很多。

凤薇缓缓站起了身子,慢步向捉影行去。

没有人能确实地分出两人这一场比试内力的胜负,也无法判这一场比试,是否应该到此截止。

如是凤薇不惜这机会杀死捉影,捉影清醒后,尽可提出再赛一场的要求,就目前情势而论,捉影只要有再战之能,他就不能算败。

凤薇虽然是先被震坐地上,但台下高手都瞧出,捉影用出保护内腑的气力,推倒敌人,自己却吐血而倒,伤得比风该重,却又不能判那凤薇算败。

只听一声清喝道:“孩子,你不能杀一个全无抗拒之力的人。”

随着那一清喝,后台之内,缓步走出来一个胖妇人。

她常带笑容的脸上,此刻却变得一片严肃。

凤薇停下了脚步,抬头望着那胖妇人,道:“如是我不杀他,这一战,算是何人败了呢?”

胖妇人缓缓说道:“这很难下一个定论。”语声微微一顿,故意提高了声音,接道:“等他清醒过来,如是他自信还有再战之能,你们就再打一阵吧,如果他自知无能再战那就算你胜了。”

台下群豪,本来都对这胖妇人印象不好,但此刻只觉她处事公正,观感为之一变。

凤薇对那胖妇人似有着很深的敬畏,虽然不同意她的意见,但却不敢出言争辩,缓缓退后两步,一言不发。

这时,台下人的目光,全都投在那捉影身上,看他是否还有再战之能。

大约等过一盏热茶时光,捉影缓缓站起了身子。

凤薇突然欺进两步,逼到捉影身前,冷冷说:“阁下是否还有再战之能?”

捉影用衣拭一下口角血迹,道:“我已胜了,还打什么?

凤薇道:“你没有胜。”

捉影接道:“你被我掌力震得坐在地上,难道还不算胜么?”

凤蔽道:“但你失去了再战之能,算起来你伤得比我重,如非金嬷阻拦,此刻你已经死去多时了。”

李寒秋心中暗道:“原来这胖妇人叫作金嬷,但不知她在紫蔽宫中是什么身份,看上去却似是比这些女婢们高上甚多。”

只听金嬷格格一笑,道:“小相公,看起来,似是你胜了,但实在不然………”

捉影大喝道:“为什么?她先跌坐在地上,为什么不算我胜、”

金嬷道:“谁都看得出来,你犯了武家大忌,把一口护身保命的内力,也施用了出来,但你还没有把对方震伤,使她失去再战之能,如非有台规阻止及老身阻拦,你已为凤薇杀死。’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但老身愿意再给你一个机会,那就是你如自觉还有再战之能,你们不妨再打一场。”

捉影似欲反驳,但却突然又安静了下来,静静地站着不动。

金嬷久久不闻他回答,接道:“你如觉着老身处理不公,不妨要台下观战各方英雄,评评是非。”

捉影缓缓抬起头来,道:“好吧!我们再打一场。”

但场中观战之人,大都是武林高手,心中都知两人如再打下去,吃亏的必是捉影。

这当儿,突见黑影一闪,一只灰鸟破空而下,落在捉影的膀肩之一。

李寒秋心中大感奇怪,暗道:“这怪鸟飞来,必有作用。”

心中动疑,是以特别注意那灰色鸟儿。

只见那捉影右手抬起,似去抚摸那鸟儿,但国李寒秋特别留心,却瞧出那捉影在那鸟儿口中取出一物。

只听凤薇说道:“咱们既然要打,阁下怎么不出手呢?”

捉影道:“休息片刻再打不成么?”

以那金嬷的精明,似是也未发觉那捉影由马口中取出一物。

观薇轻轻咳了一声,道:“要等好久?”

捉影道:“放了我这鸟儿。”

左手抬起,刚好把面孔遮住,右手却轻轻掩过嘴巴,把手中之物,放入口中。

全场中人,除了李寒秋外,很少人瞧到那捉影吞下了一种药物。

只见灰鸟展翼而去,一飞冲天,片刻间,消失于夜色之中。

捉影放走飞鸟之后,突然闭上双目,运气调息。

凤薇冷冷说道:“这地方不是运气调息的所在。”

捉影突然睁开双目,两道炯炯眼神,直逼在凤薇脸上,道:“咱们要比什么?”

凤薇道:“任你选择。”

捉影道:“好吧!咱们再比内功如何?”

凤薇道:“你好像不怕死?”

捉影道:“此时此刻,咱们还未分出胜负,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凤薇缓缓扬起右掌,道:“小心了。”呼的一掌,劈了出去。

捉影右手扬起,接下掌势,双掌相触,各运内力攻了过去。

台下大部观战之人,都有些大感惊奇,忖道:“这捉影不知死活,竟然仍然和人比拚内力,他旧伤未愈,这一比拚内力,必然是重伤冉创,难支过一刻工夫。”

哪知事情大出意料之外,双掌接触片刻忽听那凤薇娇吟一声,跌坐在地上。

凝目望去,只见那捉影满脸通红,双目中似是喷出火来。

凤薇似是大感意外,呆了一呆,道:“你功力似是陡然间长进了很多?”

捉影举起右掌,道:“姑娘可肯认输,在下此刻,如若取你之命,不过翻掌之劳。”

凤薇自知已无抗拒之能,缓缓闭上双目,道:“你尽管出手吧!”

显然,她对捉影,大为不满,竟然不惜以死抗拒。

只听金嬷的声音,传了出来,道:“按照台规,你既无抗拒之能,就该认输才是。”

说话之间,已然行在两人之间,拱拱手,道:“小兄弟。”

捉影冷笑一声,道:“什么事?”

金嬷道:“在这彩台之上比武,全凭真实本领,不能投巧。”

捉影道:“我哪里投巧了?”

金嬷道:“小兄弟的功力,在陡然之间,长进了很多,不但老身能够瞧得出来,就是台下之人,大都瞧出其事可疑。”

捉影道:“哪里可疑了?”

金嬷道:“那只飞鸟。”

捉影道:“你们可是能胜不能败?”

金嬷摇头接道:“前面数阵,我们也败了,但我们没有讲过一句话,一切遵照台规,这一阵情势有些不同。”

捉影怒道:“你要如何,”

金嬷道:“如是老身的推断不错,你可能服下了一种亢奋的药物,使潜力完全地发挥出来,这不但是我台规不允,而且,对你小兄弟本身,也有着很大的坏处。”

捉影接道:“你们这台规之上,可有规定,不能够服用药物,是么?”

金嬷道:“不错,不能服用药物,不能施用暗器偷袭,小兄弟犯了一条,那就是服用了药物。”

捉影道:“就算我服用过药物,你们未当场抓住,我也可以不认账啊!”

金嬷摇摇头,道:“小兄弟说得太轻松了,如是我们没有完全的准备,又如何敢举行这秦淮花会呢?”

语声微微一顿,厉声接道:“阁下借仗药物之力,胜之不武,触犯我们规戒。”

话到此处,突然回手一招,一个身着青衫的五旬老者,留着花白长髯,带着两个黑衣劲装少年,缓缓由后台行出。

金嬷目光转到捉影的脸上,冷冷地说:“那青衫老者,乃是当今名医回春手陈良,医道精深,有除毒回生之能,小兄弟服用的什么药物,只有他能够救你。”

那金嬷口中在和捉影说话,目光却不停地四下搜望。

捉影摇摇头,道:“我很好,用不着寻大夫看病。”

这时,台下之人,都已看出,那捉影定是服用了什么药物,所以才能陡然间内力倍增,击败凤薇,再听那金嬷一番解说,只觉这金嬷处事极当,毫无不妥之处,是以台下群豪,并无替捉影抱不平的人。

金嬷看台下气氛平静,心知台下群豪之心,已为自己的言语安抚,当下说道:“小兄弟,你服用药物之后,功力陡然大增,想那药物,定然是极强之物,如是不能早于疗治,药性发作时,人也将陷入癫狂之境,何不听老身之劝,接受治疗……”

捉影大声喝道:“退开去,我身体很好,如是风薇姑娘认败了,我还要打下一阵。”

金嬷长长叹一口气,道:“小兄弟,既是不肯听劝,那也没有法子,说不得老身只好动强了。”

目光一顾那回春手陈良,道:“医有医道,岂能见危不救,还不快替那小兄弟疗治伤势。”

陈良道:“这位小兄弟生性倔强,只怕不肯信任在下。”

金嬷道:“此时此刻,不是信不信任的问题了,救人要紧,情势所迫,只好动强了。”

陈良点头皮道:“好!”举步行近捉影,接道:“阁下是束手就医呢?还是要在下动强疗医?”

两个随在陈良身后的黑衣劲装少年,也分别占了方位,形成合击之势。

捉影目光一转,冷冷说道:“你们想干什么?

回春手陈良道:“救人,阁下请伸出右手,让陈某看看你的脉象如何?”

捉影怒道:“我好好的要你瞧什么?”

陈良道:“霹雳手段,菩萨心肠,在下既然知晓你服了药物,岂能坐视不管,如是小兄弟不愿在下瞧看,在下只好动强了。”

捉影怒道:“看病之事,只有病人请大夫那有大夫迫人看病的道理?”

李寒秋看得清楚,辉煌灯光之下,只见那捉影脸上泛起一片血红,显是服下药物,已开始发作了。心中暗道:“这捉影服用的药物十分强烈。”

只听陈良缓缓说:“阁下药性已发,此刻只怕是已经失去理性了。”举手一挥,道:“给我擒下!”

两个黑衣人应声而出,各出右手,齐向那捉影抓了过去。

捉影一个大转身,双掌齐出,击向两人。

两人易抓为掌,啪的一声,硬接下捉影的掌势。

捉影的内力,突然大增,两个黑衣人,接下了捉影的掌势之后,竞然被震得各自向后退了一步。

陈良右手一抓,疾快绝伦地向捉影的右腕之上扣去。

捉影右手一缩,飞起一脚,踢了过去。

金嬷突然一挥手,遥发一掌,口中说道:“此人药性已发,不用再拖延下去了。”

一股强大的掌力,直逼过去。

捉影右掌收回,向外一推,接下了金嬷的劈空掌力。

这胖妇人长相虽然难看,但掌力却是深厚无比,捉影接下一掌,身子微微一摇。

陈良右手趁势递出,一把抓来。

捉影接下金嬷劈空掌力,手脚还未缓开,陈良的右手已到。再想闪避,已来不及,吃陈良一把扣住了腕穴。

两个黑衣人双手齐出,点中了捉影的穴道。

金嬷冷冷说道:“快带一下去,立时动手疗治,不能让参与花会的人,闹出惨局。”

两个黑衣少年,抱着捉影,大步行回后台。

陈良转身在两个黑衣人的身后,行人后台。

一阵快速剧烈的搏斗过去之后,台上恢复平静,前台上,只余下金嬷和凤薇两人。

李寒秋心中暗道:“捕风落败,捉影被擒,那主人只怕要露面了。”

金嬷也是这般想法,台下观战人,大都存有此心,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静待主人登台。

哪知事情竟是大大地出了众人的意料之外,足足过了一盏热茶的时光,仍是不见有人登台。

金嬷凝神戒备,不见有人出面,心中大感奇怪,目光转动,扫掠了全场一周,才缓缓说道:“老身希望那位医道精通的陈大夫,能够很快地疗治那位小兄弟,以示这比试大公无私……”语声微微一顿,道:“现在,比试继续下去,老身再说明一遍,凡是登台比试之人,都不能借重药物,或是用毒,要凭真本领,硬功夫,使败者心服口服。”

凤薇举手理一下秀发,道:“金妈妈,我算胜了,还是算败了?”

金嬷道:“老身也难决论断,不过,你已经比试两场,不宜再打下去,暂时退回后台休息吧!”

凤薇应了一声,转身行人后台。

金嬷一抱拳,道:“老身出手,情非得已,在场之人,想都看得明白,但老身心中仍有歉意,这厢替诸位陪礼了。”

幻想时代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