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9 篇 武帝时文术之盛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九篇 武帝时文术之盛

武帝有雄材大略,而颇尚儒术。即位后,丞相卫绾即请奏罢郡国所举贤良治申商韩非苏秦张仪之言者。〔1〕又以安车蒲轮征申公枚乘等;议立明堂;置“五经”博士。〔2〕元光间亲策贤良,则董仲舒公孙弘等出焉。〔3〕又早慕词赋,喜“楚辞”,尝使淮南王安为《离骚》作传。其所自造,如《秋风辞》(见第六篇)《悼李夫人赋》〔4〕(见《汉书》《外戚传》)等,亦入文家堂奥。复立乐府,集赵代秦楚之讴〔5〕,以李延年为协律都尉,多举司马相如等数十人作诗颂,〔6〕用于天地诸祠,是为《十九章》之歌〔7〕。延年辄承意弦歌所造诗,谓之“新声曲”,实则楚声之遗,又扩而变之者也。其《郊祀歌》十九章,今存《汉书》《礼乐志》中,第三至第六章,皆题“邹子乐”。

爸烀魇⒊ぃ動胪蛭铩M┥ィ矣兴啊7蠡褪担雀芳炔浅筛μ铮俟淼铣ⅰ9愦蠼耄嘤翰煌I袢翦吨牢藿!薄吨烀鳌匪摹白拮永帧薄叭粘鋈氚睬睿笔啦挥肴送9蚀悍俏掖海姆俏蚁模锓俏仪铮俏叶2慈缢暮V楣凼切拔胶巍N嶂郑览至A鳎刮倚娜簟vぃ破浜尾焕聪拢 薄度粘鋈搿肪攀鞘焙蛹湎淄跻晕蔚婪抢窭植怀桑蛳姿爬郑淮罄止僖嘁尴爸员甘徊怀S茫谜呓孕律V涟接务椧保蛴钟行律淝G鄷P于李延年。延年中山人,身及父母兄弟皆故倡,坐法腐刑,给事狗监中。性知音,善歌舞,武帝爱之,每为新声变曲,闻者莫不感动。尝侍武帝,起舞,歌曰:“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因进其女弟,得幸,号李夫人,早卒。武帝思念不已,方士齐人少翁〔8〕言能致其魂,乃夜张烛设帐,而令帝居他帐遥望,见一好女,如李夫人之貌,然不得就视。帝愈益相思悲感,作为诗曰:“是耶非耶?

立而望之,偏何姗姗其来迟。”令乐府诸音家弦歌之。随事兴咏,节促意长,殆即所谓新声变曲者也。

文学之士,在武帝左右者亦甚众。先有严助〔9〕,会稽吴人,严忌子也,或云族家子,以贤良对策高第,擢为中大夫。助荐吴人朱买臣〔10〕召见,说《春秋》,言“楚词”,亦拜中大夫,与严助俱侍中。又有吾丘寿王〔11〕,司马相如,主父偃〔12〕,徐乐,严安,〔13〕东方朔〔14〕,枚皋〔15〕,胶仓,终军,严葱奇〔16〕等;

而东方朔,枚皋,严助,吾丘寿王,司马相如尤见亲幸。相如文最高,然常称疾避事;朔皋持论不根,见遇如俳优,惟严助与寿王见任用。助最先进,常与大臣辩论国家便宜,有奇异亦辄使为文,及作赋颂数十篇。寿王字子赣,赵人,年少以善格五召待诏,迁侍中中郎;有赋十五篇,见《汉志》。

东方朔字曼倩,平原厌次人也。武帝初即位,征天下举方正贤良文学材力之士,待以不次之位,四方士多上书言得失,自愔鬻者以千数。朔初来,上书曰:“臣朔少失父母,长养兄嫂。年十二学书,三冬,文史足用。十五学击剑。十六学诗书,诵二十二万言。十九学孙吴兵法,战阵之具,钲鼓之教,亦诵二十二万言。凡臣朔固已诵四十四万言。又常服子路之言。臣朔年二十二;长九尺三寸,目若悬珠,齿若编贝;勇若孟贲,捷若庆忌,廉若鲍叔,信若尾生。若此,可以为天子大臣矣。臣朔昧死,再拜以闻。”其文辞不逊,高自称誉。帝伟之,令待诏公车;渐以奇计俳辞得亲近,诙达多端,不名一行,然时观察颜色,直言切谏,帝亦常用之。尝至太中大夫,与枚皋郭舍人〔17〕俱在左右,但诙啁而已,不得大官,因以刑名家言求试用,辞数万言,指意放荡,颇复诙谐,终不见用,乃作《答客难》〔18〕《见《汉书》本传)以自慰谕。又有《七谏》(见《楚辞》),则言君子失志,自古而然。

临终诫子云:“明者处世,莫尚于中,优哉游哉,与道相从。

首阳为拙,柳下为工。饱食安步,以仕代农。依隐玩世,诡时不逢。……圣人之道,一龙一蛇,形见神藏,与物变化,随时之宜,无有常家。”又黄老意也。朔盖多所通晓,然先以自愔进身,终以滑稽名世,后之好事者因取奇言怪语,附著之朔;方士又附会以为神仙,作《神异经》《十洲记》〔19〕,托为朔造,其实皆非也。

枚皋者字少孺,枚乘孽子也。武帝征乘,道死,诏问乘子,无能为文者。皋上书自陈,得见,诏使作《平乐观赋》,善之,拜为郎,使匈奴。然皋好诙笑,为赋颂多嫚戏,故不得尊显,见视如倡,才比东方朔郭舍人。作文甚疾,故所赋甚多,自谓不及司马相如,而颇诋娸东方朔,又自诋娸。班固云:“其文骫骳,曲随其事,皆得其意,颇诙笑,不甚闲靡。

凡可读者百二十篇,其尤嫚戏不可读者尚数十篇。”〔20〕至于儒术之士,亦擅文词者,则有菑川薛人公孙弘,字次卿,元光中贤良对策第一,拜博士,终为丞相,封平津侯,于是天下学士,靡然向风矣。广川董仲舒与公孙弘同学,于经术尤著,景帝时已为博士,武帝即位,举贤良对策,除江都相,迁胶西相,卒。尝作《士不遇赋》(见《古文苑》),有云:

啊凵鲜乐寤再猓恳嘬滠涠夜椤R筇烙斜逅嬗胛窆赓猓芪溆胁挠胧迤耄槐逅嫖窆舛菁S谏钌劫猓氖迤氲巧蕉赊薄J贡耸ハ推漪碇苠刭猓蚓偈蓝浴H粑樵庇肭猓桃辔匏垂恕R嗖荒芡耸淤猓队味展拧!

终则谓不若反身素业,归于一善,托声楚调,结以中庸,虽为粹然儒者之言,而牢愁狷狭之意尽矣。

小说家言,时亦兴盛。洛阳人虞初〔21〕,以方士侍郎,号黄车使者,作《周说》九百四十三篇。齐人饶,不知其姓,为待诏,作《心术》二十五篇。又有《封禅方说》十八篇,〔22〕不知何人作,然今俱亡。

诗之新制,亦复蔚起。《骚》《雅》遗声之外,遂有杂言,是为“乐府”。《汉书》云东方朔作八言及七言诗〔23〕,各有上下篇,今虽不传,然元封三年作柏梁台〔24〕,诏群臣二千石有能为七言诗,乃得上坐,则其辞今具存,通篇七言,亦联句之权舆也:

叭赵滦浅胶退氖被实郏罴萱崧泶恿豪戳和酰す柯碛鹆植拇笏韭怼。芰焯煜鲁夏阎呜┫啵透囊牟灰自沾蠼。侗手舫贾粗反蠓颉#ㄖ新裕┞舫爻;崞诘涫艄。袡罔酉嘀Τ执蠼场h凌碎倮跆依蠲诽倭睢。吖分鹜谜蓬妨Q上林令 ,啮妃女唇甘如饴郭舍人 ,迫窘诘屈几穷哉东方朔 !

褚少孙补《史记》〔25〕云:“东方朔行殿中,郎谓之曰:人皆以先生为狂。朔曰:如朔等,所谓避世于朝廷间者也。古之人乃避世于深山中。时坐席中酒酣,乃据地歌曰——

陆沉于俗,避世金马门。宫殿中,可以避世全身;何必深山之中,蒿庐之下。”

亦新体也,然或出后人附会。

五言有枚乘开其先,而是时苏李别诗〔26〕,亦称佳制。苏武字子卿,京兆杜陵人,天汉元年,以中郎将使匈奴,留不遣。李陵字少卿,陇西成纪人,天汉二年击匈奴,兵败降虏,单于以女妻之,立为右校王;汉夷其族。至元始六年〔27〕,苏武得归,故与陵以诗赠答:

靶稚虾恿海巫幽汉沃E腔蝉杪凡啵瑦攼敳荒艽恰P腥四丫昧簦餮猿は嗨肌0仓侨赵拢彝杂惺薄EΤ缑鞯拢┦滓晕凇!崩盍暧胨瘴涫字弧岸炀惚狈桑毁於滥舷琛W拥绷羲构荩业惫楣氏纭R槐鹑缜睾峒乌搿b霅斍兄谢常痪趵嵴瓷选T缸映づΓ孕δ嗤!彼瘴浔鹄盍辍<冻跹Ъ恰肪硎耍灰墒呛笕四庾魑涔楹蟀莸涫艄恍奂次唬途艄啬诤睿窬舳辏ㄇ傲┳洌臧耸唷A暝蛟谛倥嗄辏洌屑怼J酝猓笫烙制拇涫槲剩凇段难 芳啊兑瘴睦嗑邸分小!28〕参考书:

妒芳恰罚ň硪话俣

逗菏椤罚ň砹迨唬迨模澹攀

独指罚ㄋ喂槐啵

度何摹罚ㄇ逖峡删

度菏罚ǘ「1<

吨泄笪难贰罚ǖ谌嗟谒恼拢

 ※  ※

1〕 卫绾 西汉代郡大陵(今山西文水)人。文帝时任中郎将,景帝时因平吴楚有功,官至丞相,武帝初续任,旋即免职。《汉书·武帝纪》:“建元元年冬十月,诏丞相、御史、列侯、中二千石、二千石、诸侯相举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之士。丞相绾奏:‘所举贤良,或治申、商、韩非、苏秦、张仪之言,乱国政,请皆罢。’奏可。”

2〕 征申公枚乘 武帝建元元年(前140)六月,议立明堂。《汉书·儒林传》载:“(赵)绾、(王)臧请立明堂,以朝诸侯,不能就其事,乃言师申公。于是上使使束帛加璧,安车以蒲裹轮,驾驷迎申公,弟子二人乘轺传从。至,……舍鲁邸,议明堂事。”征枚乘事参看本书第八篇。置“五经”博士,《汉书·武帝纪》载:建元五年(前136)春,“置‘五经’博士”。

3〕 亲策贤良 逗菏椤の涞奂汀吩兀涸庠辏ㄇ194)五月,“诏贤良曰:‘……朕之不敏,不能远德,此子大夫之所睹闻也。贤良明于古今王事之体,受策察问,咸以书对,著之于篇,朕亲览焉。’于是董仲舒、公孙弘等出焉。”董仲舒(前179—前104),西汉广川(今河北枣强)人。文、景二帝时任博士,武帝时任江都王相、胶西王相,曾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汉书·艺文志》著录《董仲舒》百二十三篇。撰有《春秋繁露》等。公孙弘(前200—前121),字季,西汉薛(今山东滕县)人。早年研究《公羊传》,六十岁始被召为博士,罢免后又被重新召用,历任御史大夫、丞相。《汉书·艺文志》著录《公孙弘》十篇。

4〕 兜坷罘蛉烁场贰『何涞鄣磕畛桢罘蛉酥鳌!逗菏椤ね馄荽吩兀骸靶⑽淅罘蛉耍疽猿保醯贸栊摇K篮笪涞鬯寄畈灰眩白晕鞲常陨说糠蛉恕保窃弧懊懒暌孕迡猓E绝而不长”云云。按汉武帝辞赋,《汉书·艺文志》著录“上所自造赋二篇”,未注篇名。

5〕 赵代秦楚之讴 当时民间歌谣。按《汉书·艺文志》著录《邯郸河间歌诗》四篇、《燕代讴雁门云中陇西歌诗》九篇、《左冯翊秦歌诗》三篇、《吴楚汝南歌诗》十五篇等。

6〕 李延年(?—约前87) 西汉中山(郡治今河北定县)人,武帝宠妃李夫人之兄。《汉书·佞幸传》载:“延年善歌,为新变声,是时上方兴天地诸祠,欲造乐,令司马相如等作诗颂。延年辄承意弦歌所造诗,为之新声曲。而李夫人产昌邑王,延年由是贵为协律都尉。”

逗菏椤だ窭种尽吩兀骸耙岳钛幽晡啥嘉荆嗑偎韭硐嗳绲仁嗽煳常月勐陕溃院习艘糁鳎鳌妒耪隆分琛!

7〕 妒耪隆分琛〖础督检敫琛肥耪隆4死嘈赂栌刖墒毖爬植煌谌莩廾捞斓厣癯常猓垢杷唐渌窳楹拖槿稹F涞谌恋诹拢狻肚嘌簟贰ⅰ吨烀鳌贰ⅰ段黩贰ⅰ缎ぁ罚直鸺漓氪骸⑾摹⑶铩⒍纳瘛!妒芳恰だ质椤吩疲骸按焊琛肚嘌簟罚母琛吨烀鳌罚锔琛段靼偂罚琛缎ぁ贰!毕挛牡淖拮永郑搿妒础す盘濉ぴ友浴罚骸昂骸督检敫枋耪隆罚晕韭硐嗳绲茸鳎肚嘌簟贰ⅰ吨烀鳌匪恼拢诽庾拮永置0此恼绿迤缫唬运淖治洌撬浯竟牛饧涿鳎背鲆蝗酥郑俏拮魑抟伞!绷浩舫吨泄牢募捌淅贰芬嘣疲骸拔ā肚嘌簟贰ⅰ吨烀鳌贰ⅰ段黩贰ⅰ缎ぁ匪恼拢⒚魑拮永帧笔亲扪糇鳌Q簦暗凼比耍撇淮挛涞邸O胧堑笔崩指善浯且灾破住!

8〕 少翁 西汉齐人,武帝时方士。以方术得宠,封文成将军。

招李夫人魂魄事,见《汉书·外戚传》。《史记·孝武本纪》亦有招魂魄事,“李夫人”作“王夫人”,无武帝诗。

9〕 严助(?—前122) 本姓庄,后人因避明帝刘庄讳,或改为严,西汉会稽吴(今江苏苏州)人。严忌之子或族家子,曾任中大夫,拜会稽太守。《汉书·艺文志》著录《庄助》四篇、赋三十五篇,均已佚。现存《喻意淮南王》一篇,见《汉书》本传。

10〕 朱买臣(?—前115) 字翁子,西汉吴(今江苏苏州)人。

先为中大夫,后任会稽太守、主爵都尉。《汉书·艺文志》著录朱买臣赋三篇,已佚。

11〕 吾丘寿王 字子赣,西汉赵人。以善格五为待诏,官东郡都尉、光禄大夫侍中。《汉书·艺文志》著录《吾丘寿王》六篇、赋十五篇。现存《议禁民不得挟弓弩对》见《汉书》本传,《骠骑论功论》见《艺文类聚》卷五十九,赋篇已佚。格五,《汉书》本传注引刘德曰:

案裎澹瑮幮小!逗浄ā吩缓洝住⒊恕⑽澹廖甯癫坏眯校试聘裎濉!

12〕 主父偃(?—前126) 主父系复姓,西汉临淄(今山东淄博)人,武帝时官至中大夫,后任齐王相。《汉书·艺文志》著录《主父偃》二十八篇,《汉书》本传存《上书谏伐匈奴》等三篇。

13〕 徐乐 西汉燕郡无终(今天津蓟县)人,因上书被召为郎中。《汉书·艺文志》著录《徐乐》一篇。现存《上书言世务》一篇,见《汉书》本传。严安,原姓庄,西汉临淄人。原为丞相史,因上书武帝被任为郎中,后为骑马令。《汉书·艺文志》著录《庄安》一篇。

现存《上书言世务》一篇,见《汉书》本传。

14〕 东方朔(前154—前93) 字曼倩,西汉平原厌次(今山东惠民)人。《汉书·艺文志》著录《东方朔》二十篇,现存《上书》、《谏除上林苑》、《化民有道对》、《答客难》、《非有先生传》五篇,见《汉书》本传。此外《艺文类聚》卷二十三收有《诫子》,《初学记》卷十八收有《从公孙弘借车》等。

15〕 枚皋 字少孺,西汉淮阴(今属江苏)人。枚乘庶子。《汉书·艺文志》著录枚皋赋百二十篇,皆不传。后文说到的“诏使作《平乐观赋》”,《汉书》本传“观”作“馆”。平乐馆在上林苑中。

16〕 胶苍 一作聊苍,西汉赵人。与朱买臣、吾丘寿王等并侍武帝左右,《汉书·艺文志》著录《待诏金马聊苍》三篇。终军(?—前112),字子云,西汉济南(今属山东)人。十八岁上书武帝,召为谒者给事中,迁谏大夫。奉命赴南越,被杀,年方二十余岁。《汉书·艺文志》著录《终军》八篇。现存《白麟奇木对》、《自请使匈奴》等,见《汉书》本传。严葱奇,本姓庄,西汉吴(今江苏苏州)人。《汉书·艺文志》著录常侍郎庄葱奇赋十一篇,已佚。唐颜师古注:“《七略》云‘葱奇者,或言庄夫子子,或言族家子庄助昆弟也’。”

17〕 郭舍人 姓郭名舍人,汉武帝宠幸的艺人。事迹见《史记·滑稽列传》。

18〕 洞鹂湍选贰《汉书·东方朔传》:“朔上书陈农战强国之计,因自讼独不得大官,欲求试用。其言专商鞅、韩非之语也,指意放荡,颇复诙谐,辞数万言,终不见用。朔因著论,设客难己,用位卑以自慰喻。”

19〕 渡褚炀贰《隋书·经籍书》著录一卷,仿《山海经》,偏重于记载奇产异物。《十洲记》,《隋书·经籍志》著录一卷,记汉武帝召东方朔询问海内十洲物产事。二书均系伪托,《汉书·枚乘传》不载。参看《中国小说史略》第四篇。

20〕 捌湮捏]骳”数句,见《汉书·枚乘传》。骫骳,颜师古注:

坝萄郧病!

21〕 虞初 西汉洛阳(今属河南)人。《文选·西京赋》李善注:

俺酰幽先艘病N涞凼保苑绞渴汤桑寺恚禄埔拢呕瞥凳拐摺!

逗菏椤ひ瘴闹尽分肌队莩踔芩怠肪潘娜沿

22〕 缎氖酢贰《汉书·艺文志》著录《待诏臣饶心术》二十五篇。颜师古注:“刘向《别录》云:饶,齐人也,不知其姓。武帝时待诏,作书名曰《心术》也。”《封禅方说》,《汉书·艺文志》著录《封禅方说》十八篇,原注:“武帝时。”

23〕 关于东方朔的诗,《汉书·东方朔传》载:朔所撰有“八言、七言上下。”西晋晋灼注:“八言、七言诗,各有上下篇。”

24〕 柏梁台 逗菏椤の涞奂汀吩兀涸Χ辏ㄇ115)“春,起柏梁台”。颜师古注:“《三辅旧事》云以香柏为之。”《柏梁台诗》收入《古文苑》,有序云:“汉武帝元封三年作柏梁台,诏群臣二千石有能为七言诗,乃得上座。”柏梁台联诗后人疑为伪托。顾炎武《日知录》卷二十一考证甚详:“汉武《柏梁台诗》本出《三秦记》,云是元封三年作。……按《孝武纪》元鼎二年春,起柏梁台,是为梁平王之二十二年,而孝王之薨,至此已二十九年。又七年始为元封三年。”又参加联句者的某些官名,如光禄勋、大鸿胪、大司农、执金吾、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等“皆太初以后之名,不应预书于元封之时”。

胺锤纯贾ぃ抟缓险摺8鞘呛笕四庾鳌!

25〕 褚少孙 西汉颍川(今河南禹县)人。从王式学《鲁诗》,为博士,见《汉书·王式传》。《史记·滑稽列传》叙淳于髠、优孟、优旃三人事,其后有褚少孙补文云:“臣幸得以经术为郎,而好读外家传语。窃不逊让,复作故事滑稽之语六章,编之于左。可以览观扬意,以示后世,好事者读之,以游心骇耳;以附益上方太史公之三章。”所补者为郭舍人、东方朔、东郭先生、淳于髠、王先生、西门豹六人事迹。

此处引文即出自褚少孙补作。

26〕 苏李别诗 指苏武、李陵的赠答诗,苏武《别李陵》见《初学记》卷十八、《古文苑》卷四。李陵《与苏武诗》三首见《文选·杂诗》。刘勰、苏轼、顾炎武、梁启超等均认为是后人拟作。

27〕 元始 应作“始元”,汉昭帝刘弗陵年号。始元六年为公元前八十一年。

28〕 书问 即《李陵答苏武书》,见《文选》卷四十一及《艺文类聚》卷三十,内容是为他的投降作辩护。后人疑是六朝人伪作。刘知几《史通·杂说》:“《李陵集》有《与苏武书》,词采壮丽,音句流靡。观其文体,不类西汉人,殆后来所为,假称陵作也。迁《史》缺而不载,良有以焉,编于《李集》中,斯为谬矣。”苏轼《答刘淝书》:

傲暧胛涫椋蔷滟厍常肓杭湫《庾鳎龇俏骱喝耍巢晃颍踝有乐!薄兑瘴睦嗑邸罚婆费粞蠲嘧氲睦嗍椋话倬恚脊偶镆磺陌儆嘀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