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卷 第09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九章

威廉同玛丽安妮的亲密团结——遥远的梦想:一座民族剧院的演员和创立人

威廉就在这样的夜晚享受亲密的爱情,白天则期待新的幸福时刻。当他的要求和希望吸引他到玛丽安妮身边去的那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好象复活了,他觉得他开始成为另外一个人;现在他同她结合在一起了,满足他的愿望成为迷人的习惯。他的心力求把他热爱的对象看得非常高贵,他的思想则力求把心爱的姑娘同自己一起高抬起来。只要一刹那不见,他就想念她。如果说,往常她对他是必要的,那么,现在她对他就成为不可缺少的了,因为他用千万种情丝把自己绾在了她的身上。他的纯净的心灵感觉到她是他自身的一半,甚而比一半还多。他对她感激不尽,毫无保留地献身给她。

有段时期,玛丽安妮也可能产生错觉;她同他一起分享他那愉快的幸福。

唉!要没有责备的冷手有时掠过她的心头该有多好啊!她就是在威廉的怀抱里,甚而在他爱情的卵翼下,也不安全。如果她又是单独一人,从他用热情把她向上高抬的云雾中下坠到清醒的状态,那她简直是可怜的,只要她还生活在低级的混乱状态中,对本身的处境自己欺骗自己,或者说还认识不清,于是她就漫不经心,敷衍了事。她觉得她遇到的事故,只是极个别的:快意与厌烦互相交替,自卑用虚荣来补偿,匮乏常常用暂时的丰裕来填充;她可以把困难和习惯作为准则和辩解,这样她把所有不愉快的感觉一时又一时一天又一天地摆脱掉了。不过这个可怜的女孩觉得自己有些时刻转移到了较好的世界,似乎从上而下,从光明和欢乐鸟瞰她的生活的荒漠和邪恶,她感觉到女人是多么可怜的生物,她的要求并不同时引起爱和崇敬,她觉得自己里里外外都没有改善。她丝毫没有使自己振作起来的东西。如果她自己反省和寻求,她精神上是空虚的,她的心灵没有支撑点。这种处境越是可悲,她就越把自己的身心贴紧恋人;是呀,热情每天都在增长,而她失去他的危险也在每天移近。

与此相反,威廉却神驰在更高的境界,一个新的世界向他展开了,它富有壮丽的远景。早期的过分欢乐刚在减弱,他至今模糊不解的东西,现在却一清二楚地展现在他的眼前。她是你的!她把自己献给你了!她这样一位令人心爱的、让人寻求的、供人膜拜的人儿,把忠诚和信仰都献给你了;但是她决不委身给薄幸的人。无论他站在哪儿,以及走到哪儿去,他都在自言自语,他的心经常充满感激之情。他用大量华丽的词藻念出最崇高的思想。他相信自己懂得了命运的明自指示,命运通过玛丽安妮伸手给他,把他从停滞的、拖拉的市民生活中拔出来,他自己早就渴望从中得救了。他离开老家和家人,这对他并非难事。他年轻,初出茅庐,他在广阔世界中追逐幸福和满足的那种勇气,由于爱情而被提高了。他完全明白今后自己对于剧院听负的使命;他所追求的崇高目标,似乎对他更接近了,他博得玛丽安妮的赞助,在自负的谦逊中看出自己是出色的演员,是未来的民族剧院的创立人,这是他听人三番五次赞叹不置的。凡是一切至今潜藏在他内心深处的东西都活跃起来了。他用爱情的色彩,把各式各样理想在烟雾迷濛的背景上绘出一幅图画,画中的人物自然十分模糊不清,不过就整体来说,却也发生更加迷人的影响。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