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卷 第10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章

威廉朗诵一部骑士剧——演员的放纵无度

当他们准备回家的时候,到处寻找他们的教士:可是他不见了,没有地方可以找到。

“一个男子汉不该这么作,”梅林纳太太说,“他在其他方面都显得很有教养,却对这么友好接待他的团体不告而别。”“我整个时间都一直在思索,”勒尔特司说,“这个古怪男子我以前似乎见到过。我正打算在他告别时盘问他。”“我也有同感,”威廉答道,“在他没有向我们比较详细地吐露他的情况以前,我肯定不会让他离开。如果我不是曾经在某个地方同他说过话,那我就大错而特错了。”菲琳娜说:“你们的确是可能搞错了。这个男子其实只具有一位熟人的虚假外表,因为他象个人,而不象汉斯或孔茨。”“这是什么意思?”勒尔特司问,“难道我们不也是象人吗?”“我知道我说的什么,”菲琳娜答道,“如果你们听不懂我的意思,那就让它去吧。我不会最后还得把我说的话解释一番。”两部马车驶来。人们称赞勒尔特司办事周到,车是他订来的。菲琳娜坐在梅林纳太太身旁,面对威廉,其余的人也尽可能妥帖地安排就座。勒尔特司本人骑威廉那匹一路跟来的马转回城去。

菲琳娜刚刚坐进车,就开始唱起动人的歌曲,并且懂得把谈话转移到说故事上来。她断言可用这些故事来编戏剧。她通过话题的转变,很快就使她的青年男友兴高采烈起来,他从他那丰富的活动形象的记忆库中,立即取材编出一部完整的戏剧,包括一切场、幕、角色和错综复杂的情节。他们认为可以加一些独唱和歌曲进去;他们斟酌诗句,而深入到一切中去的菲琳娜立即配合熟悉的旋律,并且即席唱了出来。她今天特别显得容光焕发;她用各种逗趣法儿使我们的朋友振作起来;他感到好久都没有这样舒服过了。

自从那无情的发现把他从玛丽安妮身边夺走以后,他就一直遵守誓言,不再堕入女人的拥抱所设下的陷饼,他要躲避不忠实的女性,把他的痛苦、爱慕及甜蜜的希望埋藏在心。他考虑这个誓言的认真态度,暗中给与他的全部活动以动力,然而他的心不能始终静如止水,而是需要亲切地向人吐露。

他又象被早期的青春迷雾伴随着那样四处走动,他高兴目睹各种动人的对象,他对一个亲切人物的判断从没有比现在更爱惜的了。一个大胆的女孩在这种情况下对他有多么危险,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了。

他们在家里发现威廉的房间里一切都准备好了,以便接待来客,椅子都排列整齐以供朗诵,中间安放桌子,桌上要给潘趣酒罐空出地方。

当时德国的骑士剧正是时兴,吸引着观众的注意和爱好。大嗓门老人带来了一部这类剧本,大伙儿决定把这朗诵出来。他们依次坐下。威廉拿了一份,开始念诵。

穿销甲的骑士,古旧的城堡,剧中人物表现出来的真诚、公正和诚实,尤其是独立精神,博得了观众的赞赏。朗诵者竭尽全力,听众高兴得不得了。

在第二幕和第三幕之间,送来了一大罐潘趣酒,因为戏剧本身中也在尽情喝酒和碰杯,所以大伙儿每遇到这种情形,最自然不过地热心代替剧中的角色,照样喝酒碰杯,高呼角色中的宠儿万岁。

每人都被崇高的民族精神激发出了热情。这些德国听众按照他们的性格来说,多么乐意在本国土地上享受这种诗情!穹窿和地窖,倾圮的宫殿,沼泽和空心树,然而胜过这一切的是夜间吉卜赛人的场面和秘密审判,这些景象产生了完全令人难以置信的影响。现在每个男演员都看出自己一会儿就要顶盔贯甲出现在观众面前,每个女演员也将戴上立式大领当众亮相。每人都想立即采用剧本或德国历史上出现的名字。梅林纳太太明确表示,她将来生出的儿女不用别的名字,只用阿德尔贝特或者梅希蒂尔德来命名。

演到第五幕时,喝彩的声音越来越喧哗,越来越响亮,最后,当主角真正逃出压迫者的魔掌,暴君受到惩罚时,爆发出巨大的欢呼,人们发誓,从没有度过这么幸福的时刻。梅林纳酒性勃发,闹声最响,这时第二罐潘趣酒喝干了,午夜临近,勒尔特司郑重其事地宣誓,再也没有人配用嘴唇沾这些酒杯了,他发出誓言以后,把他的酒杯从背后穿过窗玻璃扔到胡同里去。其他的人也仿照他的例子,不顾店主赶来抗议,甚而连潘趣酒罐也给打成了成千的碎片,认为酒罐经过这样的庆祝活动,不应当被人用来酗酒,再受亵读了。菲琳娜看上去醉意极少,她出于幸灾乐祸的心理刺激别人大吵大闹,两个姑娘躺在长沙发上,姿势并不十分雅观。梅林纳太太朗诵出几首庄严的诗,她的丈夫酒醉以后变得不大友好起来,他开始咒骂潘趣酒调得不好,并保证体会安排完全不同的庆祝活动。后来勒尔特司要求沉默,闹声却更加粗野和放纵,于是勒尔特司没有多加思索,就把酒罐碎片掼在梅林纳的头上,这么一来,更加闹得不可开交了。

这时警察巡逻队赶来,要求让他们进屋。威廉虽然饮酒不多,却由于朗诵而激动起来,顿时忙着应付眼前局面,多亏店主的帮助,又付钱,又说好话,才使巡逻队员满意而去,同时还把团体的成员从狼狈状态中拯救出来送回家去。他回来以后,被瞌睡征服了,一肚子闷气,来不及脱衣就倒上床去。

没有什么比这更使他感到难受的了。他第二天早晨睁开眼睛,用阴郁的目光扫射一遍昨天造成的狼藉景象,满地一片垃圾,影响的恶劣可想而知,有谁相信这儿曾创造出一部富有风趣、热情和善意的剧作呢?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