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卷 第05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章

在风景如画的地方休息——遭受强盗的袭击——威廉受伤

如果说,他们经常在家徒四壁中共同享受过一些美好而愉快的时光,那么,他们来到这里自然更加振作起来了,这里自由的天空和美丽的境地似乎净化了每个人的心情。大伙儿都觉得彼此更亲近了,大伙儿都巴不得舒适地居留下来度过一生。他们羡慕猎人,烧炭夫和樵夫,羡慕那些职业固定在这幸福住区的人,然而超过这一切的还要数一群吉卜赛人的诱人生活,使得他们啧啧称赞不置。他们羡慕这些古怪人儿有权悠然自得地享受大自然的一切离奇魅力:能和这些人有几分相似也足以使他们高兴丫。

这时候妇女们动手煮土豆,把随身带来的食物拿出来整治好。有几只罐子煨在火上,剧团团员分批躺在树木和丛林下面。他们那些五光十色的服装和各式武器,给与他们一种不同寻常的外表。马匹都在一边放牧,如果把车辆藏起来,这一小群人看上去就浪漫得入了幻境。

威廉领略一种从没有感觉到的愉快。他可以设想这儿是一支游动的移民队,自己则是带队人。他本着这种意想同每个人交谈,尽可能让这片刻的狂想富有诗意。全体剧团成员的情绪高涨了;他们又吃又喝,欢呼庆幸,再三承认从没体验过这么美妙的时刻。

快乐情绪增长不久,青年人就行动起来。威廉和勒尔特司拿起轻剑,这回是按照戏台的企图开始练习。他们想要表演决斗,演出汉姆雷特与他对手的悲剧性结局。两位朋友深信,在这重要的一场里不能象往常戏台上那样,老是笨手笨脚地来回刺击;他们希望演出一个样板,让剑术专家看了也觉得这是一场当之无愧的好戏。人们围着两人组成一个圆圈;两人都精神抖擞和小心翼翼地刺击,观众的兴趣随着每一个回合而增长。

突然在附近丛林里传来一声枪响,接着又是第二声,大伙儿惊得四下逃散。一会儿就看见冲来一伙武装人员,直指马匹离行李车不远嚼草料的地方。

妇女们普遍发出惊叫声,我们的英雄抛去轻剑,抓着手枪,向强盗们迎面跑去,大声吆喝,问他们想干什么。

对方直截了当地用几声枪响当作回答,威廉开动手枪向一个鬈发汉子射击,这人正爬上车辆,割断扎行李的绳子。他显然被击中了,立即倒了下去,勒尔特司的射击也没有失误。两位朋友果敢地拔出佩刀,这时有一部分匪徒大声叫骂和咆哮,朝他们冲来,对着他们开了几枪,挥着闪闪发光的刺刀,对付他们的勇敢搏斗。我们年轻的英雄坚强地顶住;呼唤其他的伙伴起来,鼓励他们共同抵抗。可是不久威廉失去知觉,看不见天光,也不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了,原来他被穿过胸脯和左臂之间的一枪射伤了,头上挨了一刀,帽子给劈开了,差点儿伤到头颅骨,他昏倒在地,关于这次被袭击的不幸结果,日后只有让人讲给他听了。他重新睁开眼睛时,处在奇妙已极的状态中。

通过眼前的朦胧天色,他首先看到的是菲琳娜的脸,她正俯视着他的脸。他感到虚弱,做了个动作,想要挣扎起来,发现自己是在菲琳娜的怀里,他再次倒了下么。

她坐在草地上,把躺在面前的小伙子的头轻轻抱着,尽量用双臂为他准备一个柔软的卧处。迷娘跪在他的脚边,蓬乱的头发上尽是血迹,紧紧抱着他的双脚,满脸泪痕。

威廉瞧见自己衣服上的血迹,用若断若续的声音问:他在哪儿,他和其他的人究竟出了什么事?菲琳娜请他安静;她说,其他的人都很安全,除了他和勒尔特司外,没有人受伤。她不愿多讲,恳切请求他好好休息,因为他的伤口是在匆忙中草率地包扎起来的。他伸手给迷娘,他询问女孩鬃发上为什么染上血,以为她也受伤了。

为了使他安静下来,菲琳娜讲述事实经过:这个好心肠的人儿瞧见她的朋友受伤了,慌忙之中想不出用什么来把血止住;于是他用自己披散的头发来堵塞伤口,不过很快就不得不放弃这种徒劳无益的作法。后来人们用海绵和苔藓来包扎,菲琳娜再拿出了自己的围巾。

威廉发现菲琳娜用背抵着她的箱子坐,箱子仍然完好无损。他问其他的人是不是也同样幸运地救出了他们的东西。她耸耸肩头表示回答,同时向草地上瞟了一眼,那儿是破裂的木箱、击碎的衣物箱、剪破的背包以及一大堆小器具,七零八落地散落满地。场上看不见另外一个人,只有他们这一小组奇特的人留在这万籁俱寂之中。

这时威廉听到的事情越来越比他想要知道的多了:其他的男子本来还可以抵抗,却立即被吓倒,很快就被制服了。一部分人逃走了,一部分人惊惶失措地眼看着不测事件。车夫为了自己的马匹,抵抗得最顽强,但也被打倒在地和捆绑起来。短时间内,一切被抢劫一空,又被拖走了。这些失魂落魄的旅行者,一旦不再担心生命的安全,就开始悲叹自己蒙受的损失,尽快向邻村奔去,携着受轻伤的勒尔特司,并带着自己剩下的一点残余东西。琴师把他损坏了的乐器放在一株树边,同他们一起赶到那个地方去寻找伤科医生,力图挽救他以为死了的,将被遗弃在当地的恩人。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