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卷 第14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四章

奥蕾莉及我菲莉娅的角色——菲琳娜在塞洛处

这时进来了各种人物,把谈话打断了。这是一些技艺娴熟的音乐家,他们平常每周聚在塞洛家里举行一次演奏会。塞洛非常喜爱音乐,并且断言:

一个演员没有这种爱好,就决不可能对本身艺术有明确的了解和感情。据他说,如果演员由音乐的旋律来伴随和领导,就表演得轻松和好看得多了,演员也必须把他平淡的角色按照这种意义谱曲,这就是说,不能那样单调地按照他个人的方式方法去玷污角色,而是在适当变换中按照节拍和尺度来处理角色。

臭蕾莉似乎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不大感兴趣,后来她把我们的朋友带到隔壁一间房里去。这时她走到窗口,凝视星空,对他说道:“您有好些关于《汉姆雷特》的话还没有对我们讲;不过我也不用过分着急,我希望我的哥哥也一同听到,究竟您还有什么要对我们说的,现在您先让我听听您对表菲莉娅的想法吧。”“关于她没有多少话可说,”威廉答道,“只消用生花妙笔点染几下,她的性格就完美了。她的整个气质浮动在成熟的、甜蜜的感性世界中。她倾心于王于是自然流露出来的,她本有权利同玉子订婚,那颗善良的心却完全听凭他的摆布,以致使父亲和哥哥两人都为她担心,向她提出毫不客气的警告。礼仪象是覆在她胸前的一片轻纱,掩藏不住她内心的激动,反而泄露出这轻微的激动。她的想象力是被感染上的,她那静默的谦逊态度流露出一往情深的热望,惬意的女神一旦有机会摇撼这棵小树,果实立即掉下来了。”“可是,”奥蕾莉说,“如果她现在看出自己是孤单一人,被人抛弃,遭到蔑视,在疯狂的情人心中,最崇高的东西翻过来变成最低下的东西,他不把甜蜜的爱情的酒杯,而把辛辣的痛苦的酒杯递给她——”“她的心碎了,”威廉大声说:“她整个存在的架子散开了,忽然传来父亲死亡的噩耗,于是这美好的建筑就完全倒塌了。”威廉没有发觉出奥蕾莉说最后话语的表情。他只把注意集中在这部艺术作品及其联系和完整性上,他猜不到女友受到完全不同的影响,这倒不是戏剧的阴影在她心中热烈地激起一种特有的深刻痛苦。

奥蕾莉一直用手臂撑住头,眼睛充满泪水,朝着天空。最后她再也按捺不下潜藏的痛苦,她握着朋友的双手,他吃惊地站在她面前,听她大声说:

“请您原谅,请您原谅这颗吓破了胆的心!社会把我捆得紧紧的,压得我透不过气来;在我无情的哥哥面前,我还得尽力遮掩自己的心事,现在有了您,一切束缚都解开了。我的朋友!”她继续说,“我们相互认识才不过一会儿,您已经成了我的知已。”她刚把这些话说出,就倒在他的肩上。“请别见怪,”她啜位道,“我这么快就向您吐露心事,让您看出我是这么软弱。作我的朋友,永远作我的朋友吧,我应当得到这个。”他十分热忱地劝慰她,结果徒然!她的眼泪滚滚直流,她的话语被窒息了。

这时塞洛非常不受欢迎地跨迸房来,他完全出人意外,手牵着菲琳娜。

“您的朋友在这儿,”他对女孩说,“他见到您会高兴的。”“怎么!”威廉大吃一惊,叫道:“我得在这儿见到您吗?”她以一种谦逊而稳童的姿态朝着他走去,向他表示欢迎,称赞塞洛的好心,说他不顾她目前的成绩,只希望她将来可以造就,就把她接纳到他那杰出的剧团里去了。这时她对威廉表示友好,出于恭敬,却保持一定的距离。

不过这番做作只维持到兄妹两人在场的时候。不久奥蕾莉由于掩藏自己的痛苦而离开,塞洛也被人召唤去了,菲琳娜才仔细向门口张望,看两人是不是真的走了。然后她就发疯似地在房里跳来跳去,干脆坐在地上,哧哧不休地笑得快窒息了。后来她一下子跳起来,讨好我们的朋友,高兴得超出一切限度,认为自己居然这么聪明,先行一步,侦察好地形,居住下来了。

“这儿的花样真多啊,”她说,“我倒觉得满不错的。奥蕾莉同一位贵族搞过一次不幸的恋爱交易,听说这人很漂亮,我倒很想有机会见见他。他给她留下一个纪念品,要不,就是我完全错了。有个男孩在那儿四下跑,大约三岁年龄,简直和太阳一样美;爸爸一定也讨人欢喜。我平常不喜欢孩子,可是这个男孩使我高兴。我给她核算一下。她丈夫的死亡,新的结交,孩子的年龄,一切都对头。“现在男友独自走了,一年以来,他没有再来看她。

她对此十分恼火,难以忍受。这个女傻瓜!——哥哥在剧团里有个舞女,他和她调情,有个女演员,他和她往来甚密,城里还有几个女人,是他的后补队,现在我也列在名单上了。这个傻瓜!关于其他的人,你明天可以听到消息。现在还有一句你认识的菲琳娜的话儿:这个大女傻瓜爱上你了。”她发誓,这是真的,又保证,这纯粹是玩笑。她恳切请求威廉去爱奥蕾莉,这么一来,追逐活动就真正开始了。“她去追赶负心汉子,你追赶她,我追赶你,而她的哥哥追赶我。要是这玩意儿不够取乐半年,我宁愿在这部错综复杂的长篇小说的第一个插曲中死去。”她请求他别破坏她这次交易,向她表示符合她公开行动理应得到的尊重。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