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卷 第08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八章

排练:两位热情爱好者的协作

威廉很早就来参加第一次试演,他发现自己一个人在台上,剧场使他感到意外惊讶,唤起了他最奇妙的回忆,森林和村庄布景,完全和他故乡城市舞台上的一样。有天早上,也是在一次排练中,玛丽安妮热情地向他承认她的爱情,答应了他第一个幸福的良宵。台上的农舍也和乡间的一样:真正的朝阳通过半开的百叶窗射进来,照着门边零乱安放的一些条凳;只可惜它不象当时那样照着玛丽安妮的腰身和胸部。他坐下去,默默沉思这种奇妙的巧合,以为不久也许就可能在这个地方再见到她。唉,可惜什么都不是,仅仅是个尾声,而这些布景在那时德国舞台上是常常可以见到的。

其他到来的演员打乱了他的思考,同他们一起同时进来的还有两个剧院和化妆室之友,他们向威廉热情问好。其中一位在一定程度上追求过梅林纳太太,另一位却完全是纯粹的戏剧艺术之友,而两人的样儿都是每个良好的剧团所期望的朋友。人们说不准,他们对剧院是认识得多,还是喜爱得多。

他门非常喜爱剧院,是为了正确认识它;他们充分认识剧院,是为了珍视好的东西,排除坏的东西。然而就他们的爱好来说,他们认为平庸的东西并不是不可容忍的。他们在预感和回味到一场好的演出时所表现的绝妙的享受,简直非言语所能表达。机械的东西使他们高兴,精神的东西令他们神往,他们的爱好是这样大,连片断的预演也使他们产生某种幻想。他们总是觉得缺点时时远在天边,而触动他们心灵的好的东西就近在眼前。总而言之,他们正是艺术家在自己专业中求之不得的爱好者。他们最心爱的活动是从幕后走到正厅,从正厅走进幕后,他们最惬意的逗留地方是化妆室,他们最卖力的工作是修整一下演员的姿势、服装、朗诵和宣读,他门最热烈的谈话是关于演员产生的效果,他们最持久的努力是保持演员的注意力、积极性和准确性,他们让演员得些好处,或者使他高兴,在不算浪费的限度下,他们给剧团搞来一些享受。他们两人获得特权,在排练和演出时可以到台上去。关于《汉姆雷特》的演出,他们同威廉的意见并不完全一致。威廉有些地方作了让步,不过多半还是坚持己见,整个说来,这种谈话大大有利于培养他的鉴赏力。

他让这两位朋友看出,他是多么器重他们,而他们那方面也预言,这种联合的努力至少让德国剧院开始一个新的时期。

排练时候有两个男子在场大有用处。特别是他们说服我们的演员,要他们在排练时也要象演出时那样,不断地把姿势、行动和语言结合起来,必须使所有一切通过习惯机械地互相联合。尤其在排练悲剧时,演员的手决不能有卑劣动作;他们看到一个悲剧演员在排练时吸鼻烟,心里一直难受。因为在正式演出时,演员演到这种地方很可能会觉得鼻子少了一撮烟草而不习惯。不错,他们认为角色要穿鞋演戏,就不应当穿靴子去排练。不过他们声言,最令人痛心的莫过于妇女们在排练时把手藏在裙褶里。

除此而外,由于这两个男子的劝说,还促成了一点很好的事情,就是全体男演员都学习军事训练。他们说:“因为台上出现这样多的军事角色,所以那些穿着上尉和少校军装的人在台上摇来晃去,而显不出丝毫军人气概,这看去最使人丧气不过了。”威廉和勒尔特司是首先接受士官教育学的人,同时也尽力继续练习击剑。

这两个男子对这个幸运地会合在一起的剧团,竭力予以培养。他们也关心要使观众将来称心如意,因为观众对于他们的坚定爱好时有非难。人们真不知道,应该多么感谢他们才是,尤其是因为他们不错过机会,常把要点谆谆教导演员,告诉演员有责任说得响亮和清楚。他们在这儿遇到较多的抵制和不满,超出了他们事先的预料。绝大多数演员都在想,他们怎么说,人们就该怎么听,很少演员努力说得让人能够听懂。有些演员把缺点推在建筑物上,另一些演员说,我们该自然地、悄悄地或温存他说话时,总不能大声叫喊呀。

我们的剧院之友以无比的耐心,用各种方式来解决这种混乱状态和帮助这些顽固不化的人。他们不厌其烦地既说理又恭维,最后终于达到目的,特别是威廉作出的良好榜样,对他们大大有利。他提出要求,要两人在演员排练时坐在最偏远的角落,一旦他们没有完全听清他的话,就用钥匙敲长凳。

他发音清晰,吐词适度,声调逐渐提高,就在最激烈的场合他也不叫喊。在每次排练时,钥匙敲凳的声音日益减少;渐渐地其他的演员也乐意采用这种办法,因而人们可以希望,戏剧终于在剧院的所有角落被每个观众都听清楚了。

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人们是多么愿意以自己特有的方式来达到目的,要使他们了解不言而喻的事情有多么艰难,要使一个希望有所成就的人,认识到那些首要的条件有多么困难,其实只有在这些条件之下,他们的计划才能实现。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