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5集

1.衙门外。日。

两个衙役将米河从大门里推出来,米河跌跌撞撞下了高高的石阶。他的辫子已散了,撩开披眼的长发,抬脸看天。在他内心,此时也许已经涌动起一股从未有过的使命感。天上,太阳白晃晃的刺目。他揉着膀子,想着自己该往哪儿去,该去办些什么事。他突然看见小梳子骑坐在石狮子的背上,笑起来,喊问道:“小梳子,你怎么在这里?”小梳子正用她的那把翠绿绿的碧玉梳子“梳”着石狮的“头发”,不拿眼看米河:“我怎么不能在这里?”米河打量着小梳子的举动,惊声:“你在给石狮子梳头?”

小梳子突然抬起脸,脸上挂着泪痕:“石狮子刚才说,你会平安出来的,我得谢它这句话!”

米河怔怔的:“这么说,石狮子也是会说话的?”

小梳子破涕为笑:“呸!我又不是你,怎么会跟石头说话呢!我在骗你呐!”她跳下石狮,拉着米河的手就走:“米少爷!快走,有人等着给你接风呢!”

米河:“给我接风?谁?”

小梳子:“保你出牢的人。”

米河:“到底是谁?”

小梳子:“王凤林!”

2.城门口。日。

米河快步走向城门,大声说着:“不去!不去!我米少爷从不受请!”小梳子紧跟在米河身后,喘着大气道:“书呆子!你想想,要是王凤林不让许三金把那两只金镯子送回首饰铺,还逼着许三金到县衙赔了一桌酒菜,递了他自己的保帖,你能出牢门么!”

米河发起怔来:“你的话,是真的?”小梳子斜背在身上的大布袋一颤一颤的,身子猛地一扑,从背后一把吊在米河身上,柳眉弯弯,笑得十分媚人:“米少爷,我给你打条大油辫,使死你!”

3.运河高岸。

阳光鲜亮地照着河面,波光粼粼。米河坐在河堤上,小梳子在替他梳着发辫。清清的河水上映着两人的倒影。渐渐的,米河的散发被打成了一根又粗又亮的大辫。河面上,逐渐显出了米河英气逼人的脸庞。

小梳子的手停下了,呆呆地望着河水里倒映着的米河的脸。

靶∈嶙樱泵缀拥溃拔蚁胛誓慵隆!毙∈嶙釉诜⒄惶C缀樱骸靶∈嶙樱艺嬗屑乱誓恪!薄笆裁词拢俊毙∈嶙泳压矗拔姨担贾葜锎笕酥灰坏角料厥珍盍福料氐睦习傩站湍艿玫饺蠛么Α!

澳娜蠛么Γ俊

俺哟蟆⒍反螅糯蟆!

澳阏姹浚 毙∈嶙由鹌矗笆撬诤悖俊

米河一愕:“糊弄我?”

俺哟蟆⒍反蟆⒔糯螅饽氖侨蠛么Γ置魇侨蠡龊Γ 

米河惊声:“三大祸害?此话怎说?”

小梳子:“我说了你也不信。往后,只要你不回到你家阁楼去,这种事,你少不了能亲眼见上!我问你,你要是见了祸害人的事,会怎么办?”

罢饣共蝗菀祝堪创笄迓砂臁!

笆裁唇写笄迓桑俊

按笄迓删褪侵巫锏姆ǖ洹!

白龉俨拍芨酥巫锪ǎ闶歉鎏映鍪槁サ男悴牛皇枪佟!

米河笑了:“我会做官的。”

小梳子忍住笑:“几品的?”

凹钙返模俊泵缀右涣橙险妫耙芳逗斡茫--做无品官,办有品事,这才是好官。”

小梳子:“做官没有品级,就好比做男人没有辫子!”

罢饣安欢浴!泵缀铀糠抛殴獠剩靶∈嶙樱慵亲牛颐缀印还苡忻挥泄僮觯际且齑笫碌模 

小梳子默默地点了点头:“米少爷,其实,你一出县大牢,我就看出你要办大事了。”米河:“你说得对,我米河命中注定要办大事,办天一般大的事,天一般大!”小梳子嗤的一笑:“你刚才走出牢门的时候,我就看出你像……像一幅画。”

米河:“一幅画?”

小梳子:“一幅门神画。”

懊派窕俊泵缀有α耍八档煤茫≌夥派窕缤砘崽诖笄骞墓派希阈挪恍牛俊

4.凤仙楼上。日。

一桌干鲜果品水陆佳肴的酒席。围桌坐着王凤林、许三金、米河、小梳子。王凤林往酒盅里筛了酒,对着米河笑道:“米少爷好个龙胎虎骨之相!真不愧是二品大臣米汝成大人的公子!--请!”

米河端着酒杯,不自在地笑笑,仰脸一口喝尽,大咳起来,对王凤林道:“你见过我父亲?”

王凤林欠着身:“至今无缘谋面。不过,往后我王二爷上京运送潜粮,或是采买些打槽船的上好木材,少不了要叨扰米大人的。”

米河:“这么说,你是有事要我父亲去办?”

罢谴艘猓 蓖醴锪纸笳凵惹崆嵋换髯烂妫肮┤兆樱矣胄砣鹁鸵┮惶耍绞焙颉

米河突然张开嘴,“哇”的一声,将酒吐了出来。小梳子大口吃着菜,狠狠瞪了王凤林一眼:“米少爷什么都不怕,就怕谁提起他父亲!王二爷连这也不知道么?”王凤林与许三金面面相觑。

5.楼梯上。

一身破烂袈裟的明灯法师走了上来,一双芒鞋履不震尘。

法师在楼梯口站停,目光寻见了米河,静静地望着。

6·酒桌前。

王凤林给许三金使了个眼色,许三金的脸上堆起了涎笑,道:“如今米少爷是王二爷的朋友,我许三金,也算是米少爷的朋友了!往后,还靠米少爷多多提掖!”

王凤林乘机举盅:“三金兄弟说得好,从今往后,咱们都是米少爷的朋友!”

芭笥眩俊泵缀油蝗环⑵鹫础

王凤林:“对,是朋友!”

米河打量着王凤林:“不对吧?”

王凤林脸上的肉跳了跳,挤出笑来:“说来也是,我王凤林过去不过是个米镇的穷酸,要不是白献龙白爷看得起我,收我当了他的弟子,我如今没准在谁家的大院听使唤哩,哪敢与米少爷称朋道友呢?再说……”他突然发现米河根本没在听他说话,而是眼睛盯着对面的墙壁,不由一愣,笑问:“莫非米少爷还有朋友要来?”

米河目光迷离,问左右:“你们,谁见了我的……壁上同年?”

氨谏贤辏俊蓖醴锪只匚市砣穑笆裁唇斜谏贤辏俊

许三金低声:“就是墙上的……影子!”

王凤林更糊涂了:“墙上的影子?这……这是什么意思?”

许三金做了个鬼脸:“米少爷的影子,就是米少爷的朋友!”

王凤林还是不懂,问小梳子:“米少爷真是在找……影子?”

小梳子没理会王凤林,扔下筷,摇了摇米河。米河的目光急切地逼视着墙壁。墙壁上空荡荡的没有人影。小梳子摇着米河的胳膊,喊:“米少爷!米少爷!”米河由她摇着。小梳子几乎要哭起来:“米少爷,你醒醒!你醒醒!”

王凤林暗暗踢了许三金一脚,沉声:“说,米少爷怎么了?”

许三金在王凤林耳边低语了一阵。王凤林脸上渐渐浮起冷笑:“这么说,我真的是在跟一个疯子喝酒?”

小梳子对着王凤林狠声:“你才是疯子哩!”转向米河,摇着他的肩,“米少爷,别听他的,你没疯!”

王凤林的脸霍地沉下了,站了起来,用折扇打了一把许三金,示意离席。许三金望着一桌酒菜,皱眉:“这……这,这不是还没开吃么?”

王凤林双手一背,径自下楼。许三金犹豫了一下,紧跟而去。米河回过脸来,眼里闪着求问的光亮:“小梳子,我……怎么找不到他了?”

米河突然发现,小梳子的脸上满是泪水。“你怎么哭了,小梳子?”米河问。

7·楼梯旁。

明灯法师默默地看着米河。他朝那墙边走了过去,将手中的念珠挂在了墙钉上,然后转身走下了楼。于是,在那面墙上,念珠长垂。

8.街上。

许三金紧步追上王凤林:“二爷,您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王凤林冷声:“你也太小瞧王二爷了!我王二爷吃遍天下三十六码头,什么时候跟个疯子一块吃喝过!”

许三金:“这是书呆子的样!在阁楼里关了三年,没人说话,找人影儿说,就落下这……这病了。再说,二爷不是还有事求着米少爷的爹么!”

王凤林:“你还指望这疯子在他爹跟前替我办事?别做梦了!没准哪一天,他往河里瞧着自己的影子,喊一声‘同年’,一头就栽进水里,再也浮不起来了!”

没等许三金再开口,王凤林将大折扇一背,快步朝一条花巷走去。许三金迟疑了一会,跟了上去。

9.酒楼上。

米河突然像着了魔,推开小梳子,站了起来,向墙边走去。

小梳子拉着米河的胳膊,淌着泪道:“米少爷!走吧,离开这儿,你的疯病就好了!”米河没有理会,朝着墙上的那挂念珠走去。他走到墙边,取下了念珠。念珠沉甸甸地堆了一手。米河抚着念珠,突然转过身来,对着小梳子大声问道:“小梳子!认得这串念珠么?”

小梳子接过念珠看了看:“认得,是明灯法师的念珠。”

懊鞯品ㄊΓ俊泵缀泳话讯峁钪椋瓮染屯ハ屡苋ァ

小梳子喊:“米少爷!米少爷!”

10.运河长堤。日。

米河在漫动着的枯草间奔跑。他喊:“和尚--!和尚--!”

11.田野。

米河在田埂上奔跑。他喊:“和尚--!和尚--!”

12.高高的石拱桥。

米河奔上石桥。桥心,手拄锡杖的明灯法师迎风站着。米河惊喜:“和尚!”法师的袈裟在大风中哗哗作响,声若铁皮。米河双手托着念珠:“你的!”

法师接过念珠,挂上脖间,其声苍老:“你有三句话要问我。”

米河:“正是!”

法师:“其一,问我从何而来。”

米河点点头。

法师:“其二,问我为什么要说‘赤地千里’。”

米河点了点头。

法师:“其三,问我为什么要把念珠挂在墙上。”

米河又点点头。

法师说罢,念了声佛号,转身朝桥下走去。“法师!”米河喊。

明灯法师回过身,看着米河。米河:“你没有回答我的这三句问话!”

法师沉默片刻,抬手指了指河面上飞着的一只水鸟:“这只鸟之所以会飞来,是因为河里有鱼。”

米河露出笑容:“你回答了我的第一句问话:只要河里有鱼,就会有鸟飞来;鱼儿游到哪儿,那鸟也会飞往哪儿!”

法师用锡杖跺了跺桥石:“这条河上本没有桥,有人要过河,就有了这座桥。”

米河目光一闪:“你回答了我的第二句问话:若是无人想过河,这河上就不会有桥;若是无人相信今年会天下大旱,这大灾之年就不会有解救的办法!”

法师抬头看看头顶蓝汪汪的天空:“云彩在太阳底下飘过,地上才有了云影。”

米河惊声:“法师!你再说一遍!”

法师:“你已经听明白了!”

米河脸上绽露出大悟的神色:“你回答了我的第三句问话:地上的云影,其实就是云彩的影子!墙上的人影,其实就是自己的影子!--你用念珠把我领到这儿来,就是想告诉我这个道理!”

明灯法师慧目放光:“贫僧要是没有看错你,你会收下贫僧的一件东西!”他取出自己的瓦钵,又念了声佛号,捧到米河面前。

米河诧异地接下瓦钵:“莫非法师要将这只食钵送给我?”

法师:“钵中有何物?”

米河看看瓦钵,摇摇头:“钵中空无一物。”

法师:“不,有物!”

米河:“没有!钵中什么也没有!”

法师:“有五谷!”

米河:“有五谷?我怎么看不见?”

法师:“等你为它盛满五谷的时候,你就看见了!”

米河想着法师的话。袈裟一响,明灯法师急步走下桥去。

米河看着瓦钵,哺声自语:“‘等你为它盛满五谷的时候,你就看见了!’……莫非……莫非法师要让我去……讨饭?”

他抬起脸,这才发现法师已远行在长长的运河大堤上。他大声喊:“法师--!你是要让我去讨饭么--?”法师没有回头。米河又喊:“法师--!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会拿着你的空钵,讨饭去--!”

法师的身影像鸟,越飞越远……

13.衙门牢房过道内。夜。

两盏灯笼引着孙敬山急步走来。孙敬山的脸黑瘦,一只碧玉大板指套在手指上,微拱的上唇上长着三五根长须,令人想起鼠脸。这时,他满眼疑惑地问着县衙官员:“你们没听错?这人真是说他就是卢焯?”

县衙官员:“下官没听错,这人正是这么说的!”

孙敬山脸上露出冷笑:“你们这帮王八蛋,真要是瞎了眼,拿了个抚台大人往牢里扔,你们就死定了!”

县衙官员脸色吓白了。

14.牢内。

两只手掌被卡扣在石墙的铁环里,两片厚板子一下又一下地重重打着掌心。掌心上渗着血。两个狱卒执着板子,边打边恶狠狠地审道:“说!你他妈的吃了哪座山上的豹子胆,敢冒充抚台大老爷的名讳!”

卢焯靠墙站着,额上淌着冷汗,脸上却挂着一丝笑,道:“凭什么我就不该是抚台大老爷呢?”

衙卒往卢焯尖尖的黑脸上打量着,哼声一笑:“还嘴硬哩!就凭你这老东西长得一张王八脸、一口耗子牙、一对乌鸦眼,就像个吃百家饭的爬墙贼!”

卢焯:“这么说,你们捕人断案,看的就是脸相?”

衙卒:“你这就说对了!老爷看你这张脸不怎么的,套你一索子,冤不了你!”

卢焯冷笑:“是么?听说,杭州知府孙敬山大人,长着老鼠胡子。这么一张鼠脸,你们怎么就不给他套上一索子呢?”

按蟮ǎ 毖米涑料铝常莺荽虺隽桨澹溃八赖搅偻妨耍垢衣钤鬯锎笕耍∧憧梢溃鬯锎笕朔乓桓銎ǎ夂贾莸牡孛嫔暇偷孟焐先炖祝 

卢焯哈哈大笑起来:“好!我倒要见见这位放屁如雷的人!”

15.牢门外。

孙敬山站在栅外,就着昏暗的灯光往牢里看着。他的脸色渐渐在变得惨白。突然,他对着身边的县衙官员左右开弓,响响地打了两个耳光,大声道:“王八蛋!这人就是卢大人!”

县衙官员吓了一大跳,再也站不住,膝一弯,跪倒了。

16.牢内。

孙敬山撩着官袍,匆匆进来,对着身后的挎刀侍卫厉声命道:“把这两个狱卒给我拿了!”

侍卫应了声,一拥而上,将一脸惊愕的狱卒扭臂押了出去。

孙敬山颤着手打开了铁环镣锁,放下卢焯的双手,对着卢焯跪了下去:“下官孙敬山来晚了!跪请抚台大人治罪!”说罢,连连叩起头来。

卢焯的脸上丝毫没有露出惊色,对着在一旁看得发傻的王虎林道:“兄弟,递一把草给我。”王虎林木木地弯下腰,扯了一把稻草递给卢焯,小心地问:“你……你这位爷……当真是抚台老爷?”

卢焯轻轻一笑,边用稻草缠扎着血掌,边道:“我要不是抚台老爷,他孙大人会跪这儿给我磕头么?”

早已怔愣当场的一群牢友,显然一时还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惊得往后墙退去。王虎林哺声:“这话也对呀!……可是,今日也出奇了,……刚才,一转眼变出了一位米家大少爷!这会儿,一转眼又变出了一位巡抚大人!你们说,这……这到底是不是在牢里?”

众牢友回答道:“是在牢里!”

卢焯放声又一阵大笑:“看来,你们是信不过自己的眼睛了。做人嘛,就这么回事,一会儿是阶下囚,一会儿又成了座上宾。这也叫风水轮回,十八年转上一圈。可要是碰巧了,十八个时辰没准也能转成一圈的。”对着伏地的孙敬山笑道,“孙大人,我的话,你可也听得?”孙敬山深俯着头:“下官听得。”卢焯:“既然听得,那还不给这些人放条活路?”孙敬山猛醒过来:“对!对!--来人哪!”早在身后颤跪着的县衙官员应声:“小的在!”孙敬山提声:“奉浙江巡抚卢焯大人钧谕!牢中一干人等,统统放了!”县衙官员:“是!”

王虎林和满牢的佃户震惊,对着卢焯齐齐地跪下:“谢卢大人!”膝盖落地,腾起厚尘。

17·牢内长廊。

卢焯手掌上缠着稻草,背着手大步往外走着。孙敬山一脸汗水,诚惶诚恐地紧跟在后,小心地讨着好:“卢大人,那两个打板子的狱卒,该如何处置?”卢焯反问:“你说怎么处置?”孙敬山:“殴打朝廷命宫,自然是死罪!”卢焯:“殴打之说,有两种。一是明打,一是暗打。最可恨的,不是明打,而是暗打。我问你,秤店里那个朝本官打闷棍的人,该如何处置?”

孙敬山抹着汗:“该……该杀!”

卢焯猛地转身,厉声:“不!该让他说出打闷棍的缘由!”

18.米镇街面上。夜。

空无一人的街面独行着米河。泛着青铜般光泽的石板路上,落着一条长长瘦瘦的人影。米河在人影前站停了。他是卢焯。

笆悄悖俊彼铣隽苏馊耸抢卫镂瓴萆哪腥耍咝说匦α耍莱菰谠鹿庀律磷帕粒澳阋渤隼瘟耍俊

卢焯把两只手伸出,手掌上全是血迹。

澳惆ご蛄耍俊泵缀泳B蹋骸耙话俣濉4蛲炅耍桓铣隽死畏俊!泵缀樱骸澳阏娴耐刀髁耍俊甭蹋骸巴刀鞯氖郑岽晟矗俊泵缀有ζ鹄矗骸罢獾挂彩牵--对了,有句别人留给我的话,我想问问你。”卢焯:“既然是别人的话,为什么要问我?”米河:“我看得出,你是个肯帮我的人!”

卢焯轻轻笑了:“问吧。”

19.石拱桥上。

卢焯:“……那和尚就是这么说的?”

米河:“对,就是这么说的!”

卢焯在桥心站停了:“和尚不是要你去讨饭。”

米河:“他既然不是要我去讨饭,为什么要把空钵交给我?”

卢焯看着米河:“你真想知道?”

米河认真地点头:“想知道!”

卢焯:“和尚是要你去救人!”

耙胰ゾ热耍俊泵缀右痪八胰ゾ热耍磕米耪庵豢湛杖缫驳耐卟В俊

卢焯点了点头。米河:“可他……可他要我去救谁呢?”

卢焯:“救天下该救之人!”

米河震动:“救天下该救之人?”

卢焯目光灼灼:“天下有多大,你手里的这只瓦钵,也该有多大!”

米河的心狂跳起来:“天下有多大,我手里的这只瓦钵,也该有多大?”

岸裕 甭痰纳舯环绱档煤茉叮耙蛭闩踝诺氖且恢惶煜氯说姆雇耄蠓雇耄 

米河近乎痴迷了,哺声:“我捧着的……是天下人的饭碗,是天下人的……大饭碗?……这些话,说得多好啊!……说得多好……”他从怀里掏出瓦钵,看着。

桥下,河水在默默地长流。河风吹得桥柱上的风灯一明一灭。

澳闶撬俊泵缀油蝗幌肫鹗裁矗亓澄事獭

卢焯的声音已在桥下:“你在问我么?”

米河:“告诉我,你是谁?”

卢焯的声音:“过路人!”

肮啡耍俊泵缀硬镆欤鄙拔剩骸拔梗∧愕降资悄亩墓啡耍俊

四遭寂然卢焯已经不见。

米河有点失望地垂下脸,那瓦钵里,盛满了如水的月光……

20.钱塘县官仓库房。夜。

一双老手在劈劈啪啪打着算盘。柱上挂着明亮的灯笼,上书“钱塘县衙粮仓”。几个仓役爬在高高的粮袋堆上,清点着,大声报唱:“……五年陈九包!……三年陈四包……隔年陈八包……”

打算盘的是戴着眼镜的老库吏老宋头,鼻子几乎贴在算盘上,拨珠的手枯如鹰爪。钱塘知县王干炬在监仓盘库,盘腿坐在一口通红的炭炉边,炉上架着一口铁锅,锅里滚着咸菜。

袄纤瓮罚憧傻酶也茫虼聿坏茫 蓖醺删嫦缸派ぷ铀担八闩套铀湫。杀任彝醺删嬲饪胖啬源勾螅∧愕酶亲牛掷锊ψ诺模俏业哪源 

老宋头:“王大人,您放心,老朽吃了五十年官仓的粮,还没掉过一颗老牙。”

王于炬:“凡事仔细点错不了。”他说着,从钵头里取出一块浸着的白豆腐,托手掌上,取出小刀,将豆腐划成小块,往锅里一溜,乐滋滋地一边捞着烫豆腐吃,一边喝着白酒,晃着头哼起了小曲:“吃上咸菜滚豆腐,皇帝老子不及吾!……”

门猛地推开,大风涌进,吹得炭星乱飞。王县令吓一跳,嘴被豆腐烫了,骂道:“妈的!门怎么开了?”来人是杭州知府孙敬山。“孙大人!”王县令急忙跪下,“下官王干炬不知府台大人前来,有失远迎!”

孙敬山不做声,径自往粮堆走去。王县令掉手示意仓役出去。仓役们像老鼠似的窜出了库房。孙敬山这才逼视着王县令,压低声音:“急了?”

王县令那张胖圆的大脸盘露出女人般的笑容:“下官不明白孙大人的意思。”

孙敬山冷冷地:“我问你,钱塘县的官粮有多少库存?”

王于炬朝跟在身边的老宋头踢了一脚。

老宋头急忙扶正眼镜,回桌边找出个大册子,翻开,晃着头念道:“杭州府钱塘县县行官仓存有官米五千二百九十八石!”

王于炬笑着:“这个数,可是有册子可查的!”

孙敬山:“存粮之数与这册子上的数,合上了么?”

王于炬又踢了老宋头一脚。

老来头:“已盘准存粮一千六百石!”

王干炬吃惊:“不对吧?仓里的存粮已盘去十有八九,怎么还缺了?”

叭比Я倬攀耸 崩纤瓮方涌凇

王干炬突然想起什么,拍打着脑门,笑道:“下官记起来了!记起来了!上年底征收漕粮之时,孙大人是亲自来督收的!当时,您下令本县把这官仓里的五年陈米调运三千三百石,充作漕粮运往了京仓!对对!缺的,就是这个数了!”

孙敬山抬起手,重重地打了王县令一个耳光--

啪!仓房里一声脆响。王县令捂着脸,双膝颤颤地跪倒:“孙、孙大人……下官可是照实在说啊!”

孙敬山冷声:“你有我下令调粮的手谕么?”

王县令摇头。

孙敬山厉声:“仓粮虚实,人命关天!这也不懂?分明是你县仓历年失查,以致仓粮短缺甚多,还胡言什么本官下令调走了粮食!若不是本官多了个心眼,今晚过来看看,还不知会闹出什么断头的事来!”

王县令哭丧起脸:“府台大人!您要打下官的脸,尽管打,可下官要说的,还是实话!下官记得,您把那三千三百石陈年官米调走的时候,对下官说过,来年开春,定给我补上!……对对,您当时是这么说的!老天爷可以作证!”

孙敬山突然笑起来,将王县令一扶:“起来,起来,本官是来考考你的!--本府台今晚来此,就是来告诉你,那借走的三千三百石粮食,给你送来了!”

王县令愕然:“送来了?在哪?”孙敬山双掌一拍,仓门大开。

王县令往外一看,吃了一惊:外头停满了装着粮食的大车!

孙敬山沉下脸:“记住,皇上耕籍大典过后,按着老规矩,仓里的存粮要验数奏报朝廷。”

王县令:“下官知道这规矩,所以早早就盘库了。”

孙敬山眼神一逼:“还记得三年前,浙江有个叫卢焯的巡抚么?”

王县令:“记得!卢大人不是被刑部画了丢魂勾了么?”

孙敬山压低声音:“风水转了!他又回浙江当巡抚来了!”

王县令:“卢大人官复原职,这可是好事哇!”

孙敬山:“当然是好事!不过,卢大人可是个六亲不认的主!过些日子,要是卢大人前来钱塘县查仓验数,不可再提那借粮的事,听明白了么?”

王县令:“下官明白!无论巡台大人怎么盘问,就是给下官吃耳光,下官也不说!”

21.蜿蜒的运河。日。

一河春水浩浩荡荡。岸上柳树染绿,柳缝间帆影片片。

22.养心殿膳房。日。

红柱上贴着一个斗方大字:“俭”。传膳的太监1!;流不息。

乾隆坐在膳桌前用膳,听着张廷玉说着什么,突然一喜,放下银筷,笑道:“这么说,春三月的吉亥日,是个晴天?”

张廷玉:“微臣已询问过大象官,吉亥日定有红日高照广’

昂烊崭哒眨≌饣八档煤茫 鼻「咝说卣酒鹕恚匙攀郑诔こさ纳抛狼叭谱咦牛咦弑咚担按喝录ブ赵谙扰┨尘傩懈蟮洌腔拾⒙晔雷谝āk藜堑茫赫辏锍こ隽思魏蹋痪ト耄侥旰螅殖隽司潘胫蹋拾⒙昕戳烁咝耍聪率龃笞郑骸悦裎荆褚允澄臁』拾⒙昊顾担龌噬系拿磕晗碌教锢锔饕换兀芍诩枘眩刹斓亓Ψ术危晒厶焓鼻缬辍9蚀耍拾⒙曜杂赫迥昶穑妥髁硕ㄒ椋核程旄谑《礁Ъ八舾⒅荨⑾亍⑽溃髁⑴┨臣铩!焙鱿肫鹗裁矗宰耪磐⒂竦溃岸粤耍拾⒙昵赘背痰摹度檀省罚憧苫岢俊

张廷玉:“《三十六禾词》乃雍正二年修订,共有三十六句,老臣怕是不太唱得全了。”

乾隆:“你听着,是不是这样唱的--”乾隆仰脸想了一会词儿,忽发奇思,笑着取过一只金碗,拿起一支银筷,当做乐器,丁冬地敲了起来,对站在膳桌旁的太监们道:“你们都过来,给朕伴乐!”

太监们难得见到皇上这么高兴,乐了,一拥而上,取筷在手,合了皇上的节拍,敲响了膳桌上大大小小的碗碟。

顿时,膳房里乐声悦耳,一片喜气。乾隆兴致勃勃地唱道:

光华日月开青阳,房星辰正呈农样。

张廷玉露着残缺的老牙也接唱道:

帝念民意重耕桑,肇新行籍考典章。

乾隆赞道:“好嗓子!”接着又唱了一段:

千箱万斗收神仓,四时顺序百谷昌。

八区九有富盖藏,欢腾亿兆感圣皇!

23·一组阳光下田野的镜头。

歌乐声中叠印画面--

赤日。农田。木犁。牛蹄。农夫背上的盐霜。青禾。黄谷。水车。石碾。农妇头上的野花。铺满金黄色油菜花的田野一望无际;铺满金黄色谷穗的田野一眼望不到边。一身金黄色龙袍的年轻乾隆奔走在这一片片金黄色之中。乾隆的大手在海浪般的金黄谷穗上拂过,那谷穗充满着感恩的激动在手指下沙沙作响;乾隆那由于兴奋而微颤着的五根手指犹如在拂过天下苍生的颗颗头颅,指尖流溢着帝王的慈爱……

乾隆对着金色田野展开双臂,转着身子,大声对着天地喊道:“都是朕的子民!都是朕的子民!……”

一片耀眼的金黄色……田野……太阳……

一身金黄色的乾隆在渐渐融人这博大的金黄色之中……

24.长长的殿廊间。日。

余兴未尽的乾隆还一路哼着,李小山紧跟在后。

李小山在讨着趣:“主子爷,先农坛的风景儿可好哩!那地里,长着青草儿,那草梢儿上,趴着大蚂蚱儿,蚂蚌儿的背上,坐着一个穿绿衣的纺织娘。”“纺织娘?”乾隆故意问道,“纺织娘不坐在屋里纺纱织布,跑到蚂蚌背上干什么?”李小山:“那纺织娘是只虫子呀!”

皇上大笑。乾隆:“小山,朕考考你!那纺织娘儿,看上去翠翠的,连须儿也绿绿的,能长成这色,莫非是吃了田里的青苗,让青苗给染了?”

李小山摇起了头:“主子爷这就难住奴才了。”

乾隆:“考住了吧?”李小山:“那主子爷一定知道?”

乾隆做了个怪脸:“其实,朕也不知道。等到了耕籍大典的时候,你记着,别忘了替朕向农人打听打听!不过,朕是这么想的:这么水灵碧绿的虫子,不比那蝗虫,总不会坑害了农家的青苗儿吧?”

八挡皇牵烤褪牵 崩钚∩角米潘车愎摹

岸粤耍崩钚∩接窒肫鹗裁矗盎噬希盘殴担噬锨赘那叭眨荒艹苑梗荒芎韧朊滋蓝!

乾隆:“这规矩不是早在皇阿玛手里就破了么?”

李小山:“破了好!要是让主子喝三日米汤,饿着了,主子还有力气下田推耕么?”

乾隆突然站停。李小山:“主子爷,怎么啦?”

乾隆:“你说,饿肚子是个什么样的滋味?”

李小山:“饿肚子就是饿肚子的滋味呗。主子不是常说:‘朕饿了,给朕送几个杏仁饼来!’”

乾隆:“那是小饿,朕问的是大饿,一饿就饿三天。”

李小山又摇起了头:“主子爷又难上奴才了。要不,奴才饿上三天,琢磨出滋味来了,再回主子的话?”

没等李小山说完,乾隆顾自走了。

25·苗宗舒府花厅。傍晚。

一双双纤纤玉手在扎着一株五彩缤纷的“五谷树”。灯火通明的花厅中间,“五谷树”足有两人多高,一群美艳家妓千娇百媚地把一束束五谷扎上树去。屏风前,铺着厚厚的红地毯,苗宗舒坐在太师椅上,身旁站着一群同僚,得意地观看着越扎越鲜亮的“五谷村”。

同僚甲:“苗大人,您不说这是一株什么树,下官还真不知道这株‘五谷树’的奇妙之处!”苗宗舒肥胖的脸上浮起笑意:“孟子说,‘树艺五谷’,将这稻、黍、稷、麦、寂扎于同树,共荣共发,以一树之茂,显五谷之盛,实乃国泰民安之征象!”

同僚乙:“古人说,‘五谷为养’,依卑职愚见,若要养民,非五谷而不能养之!若要养国,非五谷而不能代之!不多日,皇上就要举行耕籍大典,苗大人给皇上献上这株五谷树,以进祥瑞,必能喜悦皇上之心!”

苗宗舒踱到“五谷树”前,仔细观看着,频频颔首赞许:“这五谷之树,看似遍插五谷之穗,实乃寄意万民之心。而这树的形状,各位看,是不是像着一把万民伞?”

众同僚击掌:“像!像!这五谷之树,定能给一年一度的耕籍大典添光增辉!”

苗宗舒哈哈大笑。同僚们相互以目光示意。

同僚甲上前一步,躬身把一只大红纸袋敬到苗宗舒面前:“这是仓场的下官们为‘五谷村’凑的份子,请苗大人笑纳!”

苗宗舒故意露出讶然之色:“怎么,扎一棵树就把我苗某扎穷了?”

同僚们纷纷道:“区区小数,不成敬意!再说,这也是下官对皇上的一份孝心!”

苗宗舒:“既然各位都有孝敬皇上之心,苗某也就不再推辞,见了皇上,苗某定当替各位美言。”

同僚们下跪:“谢苗大人提掖!”苗宗舒顺手拆开红袋,取出银票看了眼,一愕。银票上印着足平纹银五万两!

他抬起眼,故意皱着眉:“五万两?有点过分了吧!”

同僚甲:“既然是五谷之树,自然得有五万白银打底,才托得起很深叶茂之姿!”苗宗舒哈哈大笑:“说得好!这些年,你们没有白跟我吃粮!”

26.苗府临池水榭。夜。

灯火灿烂,乐声悦耳。家妓们围着扎成的五彩缤纷的“五谷村”翩翩起舞。传报声:“漕运总督潘大人到--!”

一阵大笑声从村外响起,身子肥硕如牛的潘世贵领着两个家人进来,家人扛着一箱礼物,被引人内屋。“失迎!失迎!”苗宗舒拱拳迎了过来,“潘大人消息果然灵通,寒舍小有动作,想瞒也瞒你不过!”潘世贵笑道:“我可是从田文镜大人那儿得到的消息哦!”

笆敲矗俊泵缱谑媪成下冻鼍戎疤锎笕嗽趺椿嶂牢颐缒吃诟噬显骞却濉兀俊

潘世贵:“苗大人可是太小看田大人了!田大人当年替先帝办差的时候,先帝还没听说的事,他就已经有了耳报!”

苗宗舒笑:“既然田大人已知此事,何不请他一起来先睹为快?”

潘世贵:“田大人人虽未到,可话还是到了。”

芭叮俊泵缱谑嬉幌玻疤锎笕嗽趺此担俊

潘世贵:“田大人让潘某先问问你,这五谷树上扎着的五谷穗子,是不是用的雍正爷在的时候留下的那些穗子?”

苗宗舒:“这还错得了?这些五谷穗子,当然是从先帝的田亩里长出来的!”

罢饩秃茫 迸耸拦笮ζ鹄矗疤锎笕怂担灰玫氖怯赫奈骞人耄庠龅奈骞仁鳎褪且恢昙鳎--对了,田大人还说,明日早朝,皇上要说耕籍大典的事,苗大人要是能把‘五谷树’送到乾清宫去,就是把先帝的恩泽送进了宫!”

苗宗舒喜得一抚掌,道:“提醒得好!提醒得好哇!请--”

两人向临池的榭栏旁踱去。

潘世贵的手顺便在一跳舞家妓的屁股上摸了一把,哈哈大笑。

苗宗舒低下声,道:“潘大人,近日有些风声,可曾耳闻?”

潘世贵也低下声:“苗大人是说,皇上要升米汝成为仓场总督的风声,是越刮越大了?”

苗宗舒一笑:“刮风未必就下得了雨。不过有一条,本督是看准了的,他米汝成升职之日,便是我苗宗舒调任之时。”

潘世贵:“怎么,怕他了?你苗大人可走不得!仓场这块肥肉,不能给野狗留着!”

苗宗舒:“这话倒也是啊,要想有柴烧,就得留青山。为了弟兄们有把好柴禾烧,仓场这座青山,苗某是留定了。”

懊绱笕苏饷此担劾细缑且簿统陨隙ㄐ耐枇耍 迸耸拦蟮溃安还氯涡滩渴汤傻牧跬逞兹瓿傻墓叵捣峭话恪U饫锩妗

罢庹俏业P牡氖露!泵缱谑嫣玖松霸勖翘婊噬瞎茏帕覆终饷炊嗄辏衙庥懈鍪蠛某媸桑材衙馀錾细銮徘钒忧罚鬯鸬氖磕昴甑樱膊皇切∈嬉-一追究起来,定上个什么罪,还不都由着刘统勋在舌头上打滚儿?滚到牢门外还好说,要是滚到牢门里头,那就是有天大的冤枉也休想喊出声来了!”

潘世贵:“你那仓场一大摊子,我那漕运一大摊子,都是别人的眼中钉啊。尤其是米汝成这老家伙,老猾一个,跟谁也不沾着边,可又对谁的事都一清二楚。要是他被刘统勋给收了,从他嘴里往外掏出的,可就是一条条人命了!”

苗宗舒:“只要封住米汝成的口,就是封住了刘统勋的刀!”

潘世贵:“对!我就不信米汝成是灶王爷的干儿子,只管着灶头不吃粮!”

苗宗舒又一阵大笑,往鼻孔抹了把飞烟:“说来说去,你我都没说到点子上。咱们得信田大人的。田大人的眼睛,可是面照妖镜,他米汝成想从这面镜子里过,不显形,成么?”

27.乾清宫。日。

拔骞仁鳌焙杖凰柿⒃诘钚摹

早朝的王公大臣在“树”前排着队,一脸的惊讶之色。

乾隆高坐在须弥座上,脸上溢着喜悦的笑容,道:“天下五谷为养,朕治天下,靠的就是五谷。世间万物,何物最人诗句?朕以为,还当五谷。蒲之风,竹之雨,荷之露,都是世间极美的景致,而稻花之香,才是人间的绝品。朕看这五谷之树,既有治国的底蕴,又有诗章的意趣,其形其貌,其品其质,都是无可挑剔的。”

众臣齐声:“皇上圣明!”满脸春风的苗宗舒向田文镜投去感激的一眼。田文镜视若无睹,一脸正容。

乾隆:“朕已决定,举行耕籍大典的时候,要将五谷村随朕的辇车同去先农坛,与朕共享春禾颂歌!”

众臣齐颂:“皇上英明!”

鹤立一旁的刘统勋的脸渐渐凝重起来,突然出班,在乾隆的御案前跪下,大声道:“皇上,微臣刘统勋有本要奏!”

满殿大臣一怔。乾隆也是一怔,道:“看来,你是又要扫朕的兴了?”

刘统勋:“臣冒死进言!”乾隆沉默片刻,不悦地:“好吧,有话说来。”

刘统勋抬起脸:“皇上!臣以为,这五谷之树,实是不祥之物!”

嗡的一声,殿内响起了一片惊愕的议论声。苗宗舒的脸涨得紫红,双眼环睁,动着身子要出班。一道严厉的目光向他射来,这是田文镜的目光。苗宗舒收回了跨出的步子。

盎噬希 碧镂木档钡罟蛳拢笊嗟溃骸俺继镂木涤醒砸啵 

乾隆:“说。”

田文镜:“先帝说过,赵普治天下,只消半部《论语》,贤君治天下,只消一仓粮食!先帝圣言,臣不敢有半字丢忘!苗宗舒大人正是为让先帝的遗言得以永传,方有‘五谷树’之问世!然而,正是这位一手执着《千里饿票图》,一手拖着大红棺材,自命为清流能臣的人,在这‘五谷树’前,竟然形同吹日狂犬,对着先帝的遗业大放厥词!臣以为,对这样的狂徒,决不可姑贷!”

盎噬希 绷跬逞绲溃疤镂木荡笕嘶刮丛魑⒊嫉谋疽猓鸵⒊级ㄗ铮翟谑窍敕庾∥⒊嫉淖彀停 

乾隆:“你说。”

刘统勋:“皇上!微臣之所以说‘五谷村’是不祥之物,是因为此树有干无根!有枝无叶!实在是一株死树!”

胺牌ǎ 迸耸拦笫Э亓耍缸帕跬逞舐畹溃傲跬逞愠鲅哉獍愣穸荆芍米锪怂矗磕愕米锪吮鎏斓南鹊郏〉米锪说苯竦奶熳樱 

苗宗舒也忍不住了,激动得变了声调:“刘统勋!你明知这‘五谷树’是先帝伟业所凝聚,竟还敢出言不逊,辱骂先帝,嘲弄皇上,你……你已是不齿于大清的臣子!”“二位大人!”米汝成抱着拳,一个趔趄跌出班来,对着苗宗舒和潘世贵拱了拱手,“二位大人暂息雷霆之怒!依微臣所见,刘大人的说法,虽是过激了些,却也是有一二分道理。‘五谷村’果然是人间之绝品,可要是为其在树干上接些根须,为其在枝条上添些绿叶,这树岂不是更臻完美?如此说来,刘大人的想法与二位大人的想法,实在是同出一辙,全是为着让这‘五谷树’成为大清国的一株国树!”

昂酶隼匣罚 迸耸拦笠谎劬涂创┝嗣兹瓿墒窃谔媪跬逞炎铮桥逄欤魃溃澳忝髦跬逞噶巳杈乃雷铮够垢椅眩蟾拍阋不罟涣税桑 

芭荆 庇干媳恢刂鼗髁艘徽啤5钅诘某成蝗皇樟病G√嘧帕痴玖似鹄矗葱牡兀骸半尴衷诓胖溃裁唇形薹ㄎ尢欤 

定格。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