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11集

1.月色下的钱塘县衙庭院。

剑风嗖嗖。那清澈的月光下,蝉儿在舞着剑,与她对舞着的,是米河。两支剑如匹练一般,将人影双双裹住!一支剑搅得剑花缭乱,一支剑挡得错落有致。嘟的一声剑啸,卢蝉儿手中的剑突然一个变招,吹羽毛似的往前一递,剑尖直抵米河的眉心。米河收剑,笑起来:“姑娘好剑法!”

蝉儿:“我父亲说过,生与死,其实只有毫厘之距!”

米河:“你父亲就是卢大人!”

蝉儿:“你怎么知道?”

米河:“能丈量出生死之距的人,这世上不多!”

蝉儿收了剑,笑道:“可这世上,敢和本姑娘对剑的人,也不多!”

米河:“为什么?”

蝉儿:“因为本姑娘没有眼睛!”

米河笑起来:“不!你有眼睛!只不过你的眼睛在剑锋之上!”

蝉儿一惊:“这么说,你知道我是瞎子?”

米河:“知道。你出剑的时候,总是在我的剑风之后。”

蝉儿:“既然知道我是瞎子,你就不怕我伤了你?”

米河:“不怕,我已说过,你的剑上,已是有着一双眼睛了!”

蝉儿笼着月色的双眼中露出充满感激的泪光:“米公子,你是第一个说我长着眼睛的男人!你可知道这句话的分量么?”

米河:“我说的这句话很有分量么?”

蝉儿:“让一位女子等了十八年的第一句话,你知道分量有多重?”

米河:“不知道。”

蝉儿:“如果我对你说,为着等到的这句话,我一定要嫁给你,你觉得分量重么?”

米河笑起来:“你不会嫁我的!”

蝉儿:“为什么?”

米河:“你的剑不答应。”

蝉儿:“我的剑不答应?何以见得?”

米河:“你的这把长着眼睛的剑,其实并不喜欢我!”

蝉儿:“不对!如果我的剑不喜欢你,恐怕你的额头上早已流血了!”

米河轻轻摘下圆结顶帽子,额角一道鲜血流淌着。

蝉儿:“你怎么不说话了?”

米河:“把你的手抬起来。”

蝉儿抬起手,在米河的额上摸了摸,猛地缩回手。她的手指通红!

2·房内。夜。

荧荧一烛下,蝉儿在为米河扎着伤口。蝉儿含着泪:“……米公子,请原谅我,我真的不该……与你交手!……告诉我,刚才,你已经看出我是瞎子,为什么还不退开,反而迎着我的剑?”

米河:“我如果退开了,你的剑上,还会有你的眼睛么?”

蝉儿动容,在米河面前蹲下,双手捧住米河的脸庞,轻抚着,闪着泪花说:“米公子,如果我卢蝉儿不是瞎子,那有多好啊……”

米河看着蝉儿美丽的脸:“你刚才说,你要嫁给我?”

蝉儿淌起了泪:“我曾经想过,这世上,如果有哪个男人说我蝉儿不是瞎子,我就嫁给这个男人……我等了多年,终于在今晚上等到了这句话……可是,你不是我要嫁的人……我知道自己等错了……”

米河为蝉儿拭去脸上的泪水:“蝉儿,你怎么能说等错了呢?我……”

澳盗耍辈醵檬盅诹搜诿缀拥目冢懊坠樱艽鹩ξ乙患旅矗俊

米河点点头:“什么事?”

蝉儿:“我和你……离开这里!”

米河:“离开这里?--去哪?”

蝉儿:“随你!你去哪,我就去哪!”

米河眼睛一亮:“如果我去京城,你也去?”

蝉儿:“去!”

米河:“告诉我,为什么要跟我走?”

蝉儿:“你真的不明白?”

米河:“不明白。”

蝉儿:“知道我此次来钱塘县找父亲,是为什么么?”

米河摇摇头:“不知道。”

蝉儿:“父亲答应过我,办完了这趟差,就带我找良医治眼,我是来这儿等父亲带我上路的。可我知道,这世上,如果有人能让我复明,这个人,只有你!”

爸挥形遥俊泵缀泳担拔矣植皇橇家剑以趺茨苋媚愀疵髂兀俊

蝉儿泪水滚滚:“我相信,你会让我复明的!因为,这世上,只有你不把我当成瞎子,只有你说我已经有了一双眼睛!能说出这话来的人,是世上最可靠的人!也是最明白我心中痛楚的人!米公子,你会让我复明的!你会的!”

米河身上涌动起一股热血:“你是说,要我带你治眼?”

蝉儿狠狠地点了点头。米河目光一闪,突然伸手从烛台上拔下红烛,吹灭,掰为二截,在蝉儿的脸面前竖着。

安醵 彼纳粢巡翱吹轿夷米攀裁矗俊

蝉儿:“两支红烛!”

米河:“对!两支红烛!这两支烛,就是你的眼睛!”从另只烛台上拔下燃着的烛,递给蝉儿,“蝉儿,接着火!”

蝉儿颤着手接过燃烛,将那两支断烛点亮。

两颗大大的火苗将蝉儿的脸照得明丽无比!

米河执烛的手在兴奋地微颤:“蝉儿!你的眼睛复明了!”

蝉儿眼眶里晃着泪水:“米公子,我明白了,你是在告诉我,要让眼睛复明,还得靠我自己。”

米河笑了,笑得那么诚挚!扑!扑!蝉儿轻轻吹出两口,将烛火吹灭。

米河:“为什么吹了?”

蝉儿:“我们该上路了!”

3.土路上。黎明。

一辆马车顶着刺骨的寒风,在曙色中飞快地奔驰着。车上,坐着三个人:米河、卢蝉儿、小梳子。那三件“官器”也搁在车上。米河激动地:“到了京城,我们一人扛着一件,递牌见皇上!”卢蝉儿大声:“只有京官才能给宫里递牌!”米河:“你是说,我们进不了宫?”蝉儿:“进不了!”小梳于的脸一直硬着,故意问蝉儿:“喂,你坐过船么?”风大,蝉儿没听清:“小梳子,你说什么?”小梳子;“我问你,坐过船么?”蝉儿:“没有!”小梳子轻蔑地:“那你就不会知道什么叫‘船到桥头自会直’了!既然连这么简单的道理也不懂,还在米少爷面前多什么嘴!”蝉儿正要回口,突然听得米河大喊了一声:“你们听!像是有人追来了!”

车后,急骤的马蹄声远远传来。蝉儿失声:“一定是我父亲追来了!”

小梳子把胳膊一抱,笑:“追来好啊!卢大人手里,没准还带着绑人的索子哩!”

米河重声:“小梳子!”

4.黎明前的土路上。黎明。

马蹄在积霜的路面上急骤地响着。骑在马上的是七八个穿着黑色箭衣的蒙脸汉子。显然,他们不是卢焯派来的人。

蒙脸人重重地打鞭,马蹄刨起阵阵霜花。

曙色中,米河一行乘坐的马车已清晰可见。

5.县衙门厢房。黎明。

卢焯在伏案疾书奏折,突然停下笔,凝视着烛光。他眼前浮现起离京之时刘统勋路送的情景--刘统勋取出一只秤砣交给卢焯,说:“请卢大人帮我查清这只秤腑的来历!”卢焯将秤花铸字的一面转了过来,失声:“钱塘县?”

烛光大颤。卢焯推椅起座,打开一口箱子,取出那只秤砣。沉甸甸的秤砣压着手。卢焯:“来人哪!”

随行司官从门外进来。卢焯:“请米公子来见我!--对了,将那三件恶浊之器也一并送来!”

司官应声出去,不一会又匆匆进来,急声:“卢大人!米公子带着那三件东西走了!”

白吡耍俊甭桃痪霸趺醋叩模俊

司官:“是坐蝉儿小姐的马车走的!”

卢焯一骇:“这么说,蝉儿也跟他一起走了?知道往哪儿去了吗?”

司官:“报更的说,看到马车往北而去!”

卢焯:“那一定是去京城了!--备马!”

6.土路上。晨。

破晓的旷野上此时一片马蹄的碎响,马车已被蒙脸人的马队团团围住,停了下来。米河打开车厢帘子,喝问:“谁在拦车?”一蒙面人猛地掀掉脸上的黑布,哈哈笑起来:“米公子!没想到吧,本官来为你送行了!”

八锞瓷剑俊泵缀邮

孙敬山冷笑着:“听说,你把偷走的那三件东西,带在车上了,有这事么?”

米河:“你带着蒙脸人来追赶本公子,不会是为着再要回这三件东西吧?”

孙敬山:“物归原主,大经地义!不过,本官既然亲自来了,就不会是单单为了找回失物!”

米河:“这么说,你还想取本公子的人命?”

孙敬山:“若是本官让你身后的那两个女子,也随你一同见阎王,你还会觉得冤么?”

米河示意身后的蝉儿和小梳子别出声,对着孙敬山也笑起来:“孙大人,若是我告诉你,我已经给皇上写了折子,六百里加急送往京城去了,你该怎么想?”

孙敬山一怔,旋即仰大笑起来:“你区区一个白衣秀才,别说往宫里递折子,就是给县衙门递门帖也没人接!--行了!本官与你这等疯人无话可说!来人哪!将那三件失物取回!”

蒙脸人翻身下马。

八遥 毙∈嶙油蝗缓傲艘簧映的谔顺隼础

她双手往腰上一叉,大声道:“你们好大胆!连送给皇上的东西也敢打劫?”

孙敬山怒声:“把这女贼给绑了!”蒙脸人扑上,擒住小梳子,利索地绑了起来。小梳子带着哭声大喊:“米公子!我小梳子不能给你梳头了!”在护着车厢的米河急声道:“小梳子,别怕!要死,我米河与你一起死!”小梳子破涕为笑,对着卢蝉儿得意地一抬下巴,笑着大声道:“喂!你听到么?米公子要和我小梳子一同死!”

蝉儿不做声,右手那长长的手指在悄悄触近她的长剑。

小梳子复又哭起来:“米公子,我不想死了!我爷爷说,阴间的男人是不梳头的!”

没等米河开口,只听扑的一声,蝉儿已经从车厢内跳了出来,右手握着剑,大声道:“阳间的人,何必说阴间的事!--孙敬山!认得本姑娘么?”

孙敬山冷哼:“卢蝉儿!此处可不是巡抚衙门!”

蝉儿:“孙敬山,你就不怕我爹的那张铁脸么?”

孙敬山脸上的肌肉一颤:“要不是你爹轻信这帮盗贼之言,在杭州查我的米行,探我的钱庄,欲置我于死地,我会对小姐这么无礼么?”

蝉儿:“既然孙大人无礼了,那我蝉儿也失礼了!--让你的手下出刀吧!”

孙敬山一摆手。蒙脸人纷纷拔出腰刀,将蝉儿围在中心。

米河急声:“蝉儿!当心!”蝉儿握着剑,不急不慌。

孙敬山:“卢蝉儿!你是个瞎子!看你拿剑的模样,不规不矩,岂是使剑之人!--各位弟兄,上!”

蒙脸人显然也看出卢蝉儿的“破绽”,一拥而上。

突然间,蝉儿将剑往身后一横,左手便已闪电般地握住了剑柄,剑光一闪,已经贴身的那个蒙脸人身子猛地一挺,脸上的黑布顿时裂开一道口子,鲜血淌了出来,咚的一声往后倒去。

小梳子忘情地叫起好来:“卢蝉儿!你不是瞎子!你快杀呀!”

卢蝉儿沉声:“我是瞎子!”又是一道剑光,一个蒙脸人倒下。

奥醵∧慊赝房纯矗 彼锞瓷胶暗馈

蝉儿回头一怔,失声:“米公子?”米河已经被绑住,脖子上架着两把钢刀!

孙敬山笑起来:“看来,你卢蝉儿真的不瞎!--缴她的剑!”

蒙脸人再次围上,将蝉儿手中的剑夺下,把她也绑了起来。

孙敬山冷笑:“你们不是要进京见皇上么?好!我成全你们!--把这三人埋了!”

7.芦滩上。日。

被绑着的三人被推下路沟的芦苇滩,几个蒙面人挖起坑来。

米河:“蝉儿!刚才,你怎么看到我脖子上架着刀了?”

蝉儿:“你想知道?”

米河:“想知道!”

蝉儿:“是小梳子的喘气声告诉了我!”

米河:“你把小梳子的声音当成了你的眼睛?”

蝉儿:“米公子,有句话,你想听么?”

米河:“请说。”

蝉儿:“小梳子是你遇上的最好的女子。”

小梳子抢白:“我不要你夸!”

爸牢椅裁纯淠忝矗俊辈醵亓扯宰判∈嶙樱拔铱淠悖且蛭也蝗缒悖 

澳悴蝗缥遥俊毙∈嶙拥靡獾匦α耍罢饣笆悄闼档模刹恍砝担--不,你得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如我?”

蝉儿:“一个把男人的死看得比自己的死还重的女子,她已经无人可比!”

小梳子:“这话有道理!--不过嘛,我也看出,你要是不为着米公子,你早就可以逃走!”

蝉儿:“你能看出来,我很高兴。其实,刚才我已经想过逃走,只是逃晚了一步。”

小梳子哈哈大笑:“后悔了?”

蝉儿点点头:“后悔了。”

小梳子:“为什么后悔了?”

蝉儿:“因为米公子身边已经有了你!”

小梳子一震:“你是说,你要离开米公子?”

蝉儿:“如果我能离开的话,一定会离开的!”

小梳子:“现在说这话,不是已经晚了么?--看,他们把坑已经挖得这么大了!”

米河苦笑:“其实,你们两个,都不必在乎于我的!你卢蝉儿,若是愿意为我米河办成未办成的事,刚才你该带着小梳子逃走的!可是,现在来不及了。”

蒙面人将三人推下土坑。蝉儿突然笑起来:“谁说来不及了?难道你们没有听见我父亲来了么?”

一阵马蹄声传来。马嘶声大作,卢焯领着巡抚衙门的官兵远远赶到。埋土的蒙面人扔下家伙,拔腿就跑。孙敬山一惊,爬上马去,未奔出十步,便被官兵追上。卢焯勒定坐骑,沉脸冷声:“孙敬山!本官没想到,你亲自出来剪径了!”

孙敬山突然也冷笑起来,脸色惨白:“卢焯!你逼人太甚!逼我孙敬山不得不死!可我临死之前还是要对你卢大人说一句话!--你记住,你的脖子上,还会套上枷板的!那枷板,跟定你了!……你,会死得比我还……惨!”话音刚落,孙敬山举剑一刎,一道黑血从喉头喷出,人从马上一头栽了下来。

卢焯厉喝一声:“把活口都给我拿下!”

8.钱塘县官仓。日。

仓门轰然打开!鼠爷指挥着官兵将整整齐齐码着的“粮包”一包包拆开,倒出的全是沙子!卢焯坐在太师椅上,铁着脸看着。面无人色的县令王于炬站在一旁,自语:“……孙敬山那天夜、夜里,还进来的三千余石白米,怎、怎么全是沙子?”

鼠爷:“王大人!孙敬山前几天征收的新粮,人的是哪座库?”

王于炬抹着汗:“大、太平库!”

卢焯身硬如石地坐着。他的内心响着孙敬山的声音:“--你记住!你的脖子上,还会套上枷板的!那枷板,跟定你了!’卢焯自语:“孙敬山没说错,那枷板,跟定我了……”

奥笕耍 蓖跤诰媲纷派砦剩叭ヌ娇饷矗俊

卢焯如梦初醒,抬起脸:“去!”

9.太平库。

一袋袋米倾倒出来。鼠爷操起米扔嘴里尝了一下,吐了,又操起一把,再尝,骂:“妈的!全是从米行运来的压仓霉米!”王干炬连连跺脚:“这、这孙敬山,把他米行的霉米顶替新征的好米入仓了!他、他的良心让狗吃了哇!”

坐在大师椅上的卢焯仍然是那张如铁冷脸。

旁白:“钱塘县官仓舞弊案的快速告破,是卢焯出狱后为大清国立下的第一大功。然而,卢焯心知肚明的是,他只是轻轻挑破了覆盖在大清国数十万粮仓之上的第一层黑幕!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再走出第二步,或者说,自己能不能再走出第二步……”

卢焯的眼睛里流露出败军之将的痛楚神色,双目慢慢眯了起来,像睡着了似的……

10.北京刑部大狱牢房过道。夜。

戈什哈打着火把,引着官袍俨然的刘统勋急步走来。典狱官冯大品紧跟在刘统勋身后。旁白:“蒙面人落网的当天晚上,裕丰仓大血案告破。据蒙面人供认,他是受了王连升雇用,才去裕丰仓杀人的。然而,王连升的背后又会是谁呢?”

老远传来嘶哑的喊叫声:“老子不服--!老子不服啊--!”

刘统勋问冯大品:“谁在喊?”冯大品:“回刘大人话,是王连升在喊。”刘统勋:“他何事不服?”冯大品笑:“他不服的是什么事,只有鬼才知道!”“鬼才知道?”刘统勋眼里闪出冷光,“什么意思?”冯大品:“下官走嘴了!”打了自己一个嘴巴。

刘统勋在王连升的牢门前站停。狱卒打开牢门。

11.死牢内。

刘统勋走了进来,步下石阶。听到脚步声,形如鬼魁的王连升挣扎着站起来,用枷板撞着石墙,哑哑地喊:“老子不服--!老子不服啊--!”“别喊了!”冯大品喝道,“王连升,你喊了一天一夜了!再让你吃一桶沙子,看你还喊不!”王连升暴声:“再吃一桶沙子,我也要喊!我要喊得天下人都听见!”刘统勋冷声:“说得好!是该让天下人都听见,乾隆朝的第一桩大血案,就是你王连升犯下的!”王连升大喘着,双目发直:“我要喊……我不服……不服!”刘统勋:“你不服,难道你想悔供不成?”“悔供?”王连升猛抬起脸,大笑了声,“我不悔供!那蒙面杀手,是我王连升雇下的!”刘统勋:“雇凶杀人,按大清律是什么死法,你不会不知!”王连升:“凌迟处死!”刘统勋:“知道就好!--王连升,本官最后一次问你,是谁指使你雇凶杀人的?”王连升:“如果我说了,会给我什么好处?”刘统勋:“凌迟之后,准你入棺!”王连升又哈哈笑起来,笑得令人毛骨悚然。刘统勋:“笑什么?”王连升:“笑我自己!笑我白白喊了这一天一夜!”刘统勋:“本官知道,你有话要说!”王连升:“不!你不会知道!如果你知道我为什么喊不服,你早就该来了!”刘统勋:“现在来也不迟!如果本官没有说错,你心里,有三不服!”

王连升眼皮一跳:“哪三不服?”

刘统勋:“你只是本案的喽啰,重办你一个人,你不服!”

王连升合下了眼皮:“对!”

刘统勋:“你是受人指使才雇凶杀人,以你一人抵罪,你不服!”

王连升喉头咕咕响着:“对!”

刘统勋:“你只是仓场的一条小虫而已,小虫被除,而大虫却逍遥法外,你不服!”

八档煤茫 蓖趿难壑楸┩蛔牛八档煤茫∧悴焕⑹巧砩铣ぷ攀拥牧跬逞 

刘统勋:“你怎么知道我身上长着虱子?”

王连升:“满朝文武可以不问谷子长在何处,却无人不说虱子长在谁的身上!”

刘统勋冷笑:“可你没听说过吧,我刘统勋身上的虱子,从不喝血!”

王连升:“虱子不喝血?不信!”

刘统勋厉声:“至少不喝大清国的血!”

王连升怔了怔,笑起来:“你的虱子都比我清白!我王连升,宁可做你身上的虱子,也不做仓场的一条肉虫!”

刘统勋:“你是后悔了?”

王连升眼里灼着火光:“后悔了!--我想打听一个人!”

刘统勋:“本官知道你想打听谁!”

王连升:“谁?”

刘统勋:“仓场总督苗宗舒!”

王连升嘿地发一声笑,旋即又哭起来。冯大品想制止,刘统勋让他退开。王连升哭出几声,一抛泪水,抬起脸,咬牙切齿地问:“刘大人!告诉我,苗宗舒现在在干什么?!”

刘统勋冷冷一笑:“苗宗舒这会儿在干什么,你王连升不会想不到!”

12.苗宗舒府上。夜。

锦床上,穿着一身鲜亮绸袍的苗宗舒躺在家妓们的怀里,满脸酒红。家妓们小心地给苗宗舒捶着腰腿。师爷急步走了进来:“老爷!”苗宗舒拍打着家妓的屁股,喝:“都走开!”家妓们下了床,隐入屏后。

叭バ滩看蛱蕉驳模蓟乩戳嗣矗俊泵缱谑嫖适σ

师爷:“都已回来。”

苗宗舒:“怎么说?”

师爷:“王连升已在供书上画押了!’‘

苗宗舒的脸黑了下来:“这么说,他是死定了?”

师爷:“死定了!”

苗宗舒往鼻下重重抹了两撇飞烟:“这事搞成这样,都怪王连升办事不沉稳,他是活该丢命!--我是说,要是姓王的嘴巴不紧,把我给端出来,那就……”沉默了一会,狠声,“我看他死得越利索越好!”

师爷低声:“我已让人给牢里的狱卒使了些银子,把一壶毒酒送进去了!”

苗宗舒眼睛一亮,一拍床沿:“好!只要王连升一死,他想卖我,也打不起秤杆!”

师爷:“事已至此,要想借站笼的事弄倒米汝成,怕是不成了。”

苗宗舒取过参盅,揭了盖,却又没心思喝,重重地搁下:“那我该怎么办?参米汝成的奏折,可是我亲手在朝堂上递上去的。”

师爷:“老爷现在就去一趟米府,屈尊向米汝成说明如何受了王连升的蒙骗,才不知真相误伤了他,请他务必宽谅。”

苗宗舒:“他可是老猾,事到如今,定会揪住我不放,我去见他,等于是把鸡供在黄鼠狼的窝门口!”

师爷:“他此时会借机踩您一脚,这自可想见。不过,只要王连升一死,就如风筝脱线,谁也牵连不住了!当务之急是先把米汝成给稳住!”

苗宗舒想了一会:“好吧,我去见他!”

师爷:“我这就吩咐下去。”退出门去。

奥 泵缱谑婧暗溃拔一褂谢拔誓恪!

师爷站停。苗宗舒:“你说,我是怎么了,这么折腾着,图着个啥呢?”

师爷:“老爷图的,只是一个字。”

首宗舒:“什么字?”

师爷:“玩。

巴妫俊泵缱谑嫫纷攀σ幕埃蝗恍ζ鹄矗巴嫠兀客孀愿龆桑俊币∫⊥罚嘈σ簧八档酵罚饷锤鐾娣ǎ际窃谕嬖鄞笄骞嬖鄣耐蛩暌 

13.苗府门外。

一块红毡铺在府门前的上马石上。师爷喊:“扶苗大人登上马石!”即有两个精壮章京扶住苗宗舒。苗宗舒抬起朝靴,颤巍巍地踩住上马石,往上一登,顺势跨上了马鞍。师爷也上了马,对随从大声道:“去米大人府上!”

众随员护着苗宗舒,策马。马蹄声很快消失在胡同口。候在上马石边的家仆取下红毡,退回府门。高悬的府门灯笼将上马石照得一片红光。

14.刑部大狱牢房过道。

一只只盛着饭菜的青花大碗塞进牢窗。囚犯们伸过手,接着大碗,拼命扒拉着吃起来。给各牢房送饭的狱卒忙碌着,喊着号名,逐次往牢窗里递着碗。

15·死牢内。

火把燃得通明。王连升靠石墙坐着,双手扶着重枷,脸上闪着兴奋过甚的黄光:“……我把该说的,都说了!--盖手印吧!”

一司官放下笔,把笔录连同印盒递给王连升。

王连升把印盒推开,咬破拇指,往笔录上按去。

扒衣 绷跬逞溃澳憧梢溃愕氖钟∫话聪拢偷扔诎此懒艘桓龆肪┕伲 

王连升:“不对!我这手印一按下,按死的不过是条大清国的蛀虫!”

刘统勋:“可你知道,你这一按,换不回你的性命!”

王连升露出笑容:“这我当然知道!”

刘统勋:“你现在不想再喊了?”

王连升:“不想喊了!”

刘统勋:“为什么不想喊了?”

王连升:“如果让苗宗舒这个老贼逃脱了,我才心有不服!现在我已把这个老贼犯下的罪条,都告自于天下人的眼前,他受到大清律的严惩,已是铁定的了,我还有什么可不服的?”

他顿了一会,看着刘统勋,眼里有了泪:“刘大人!看在我死到临头方有悔过之心的分上,有一求万望成全!”

刘统勋:“能成全者则成全,这是死牢的规矩!”

王连升:“让我与苗宗舒一同行刑!”

刘统勋:“你想在行刑之时,再看他一眼?”

王连成摇摇头:“行刑之时成只想对他说一句话。”

刘统勋:“一句什么话?”

王连升:“我要对他说:你下世若是再做官,莫要再逼人行恶!”

刘统勋:“可你对他说不成这句话。”

王连升:“为什么?”

刘统勋:“按大清律,你与他分台而斩!”

王连升叹出一声:“这就让我遗憾了!”

刘统勋:“不过,本官哪一天去了黄泉,会将你的这句话带给他的!”

王连升笑起来:“那就谢过刘大人了!”

他把笔录重又托起,准备往上按下手印。门外响起狱卒送饭的声音。狱卒端着一只竹篮进来,掀去盖布,露出一碗肉、一碗鱼和一壶酒。

刘统勋:“谁送的?”

狱卒:“回大人话,这是犯官王连升的家人听说王连升入了死牢,且又听说他多日没有吃东西了,特意送来给他果腹的。”

王连升泪水涌出,摇头:“不必了,把好饭好酒带回去吧!说真心话,我现在只想……只想再吃一回沙子!”

刘统勋的眼睛一热,忙忍住,说:“王连升,莫要负了家人的一片好心,把酒菜吃了,再按手印吧!”

王连升泪水滚滚:“那就谢刘大人恩典了!”

他一抹泪,抓过酒壶就往盅里筛去。酒盅端起。

王连升举起酒盅,对天一照:“老天爷,你把这天下之事,都看在眼里了!若不是苗宗舒害我,我王连升会有这血光之灾么!老天爷,你要长眼啊!你若是真的长眼,就助我大清国除尽苗宗舒这班墨吏吧!这盅酒,王连升敬你了!”

他将酒往空中一洒,酒浆纷扬。第二盅酒又斟满,他端起盅,一仰脸,大口饮尽!猛地,他两眼一直,手中的盅子落地,双手捧住了肚子,脸色顿时煞白,嘴角爬出一缕紫血。

岸揪疲浚 绷跬逞创缶M趿纳碜咏ソト硐拢窖鄯喊祝蹲派斐鍪郑簧骸案摇事肌绷跬逞捌鸨事迹酵趿种小

王连升重又咬破拇指,手大颤着,往笔录上艰难地捺去。血拇指在纸面上晃着,久久没有按下。“帮……帮帮我……’任连升抬起浑浊的眼睛用民里闪着哀求的光亮,“刘……刘大人……帮帮我……”

刘统勋咬紧牙关,扶着王连升的手,往纸上按去。一个红红的血指印出现在纸面!咚的一声闷响,王连升往前一扑,枷板触地。一缕污血沿着枷板歪歪斜斜地淌了下来……

16.米汝成府门外。

苗宗舒的坐骑驰来,在大门前停住。大门紧闭着。

随从下马,重重地敲门。苗宗舒喝:“不得无礼!都退开!”

随从躬身退后。苗宗舒下了马,走到大门前,抬起手,叩了几下门环,问:“米大人在府上么?”

无人应声。苗宗舒又喊问了一声。好一会,他才听得门里有了脚步声。“有人来了!”师爷小声道。苗宗舒整整衣冠,一端身架,准备寒暄。门轻轻地开了一道缝,探出一张老仆的皱脸:“是谁啊?”

苗宗舒怔了下,强作笑颜:“请快快禀报米大人,就说苗大人来府上有要事洽商!”

老仆木木的:“您这位爷,就是苗大人?”

苗宗舒:“正是本官!快快去禀报!”

老仆:“这就对了!米大人此时不在府上,可却是知道苗大人会来的,特意要老仆在这儿等着。”

首宗舒皱眉:“米大人不在府上?去哪了?”

老仆:“听米大人说,是去买纸烛了。”

苗宗舒:“买纸烛?这等小事,也该是米大人自己干的么?”

老仆:“买纸烛这等小事,本不该是米大人自己干的,可米大人说了,这一回不同,非得自己干才行。”

苗宗舒:“有这等重要?”

老仆:“米大人说,买回了纸烛,是要化给一个人的。”

苗宗舒:“化给谁?”

老仆:“化给谁,老仆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米大人还有话,他说,要是苗大人来了,让老仆交给他一样东西。”

苗宗舒一怔:“他要交给本官什么东西?”

老仆:“一盏灯笼。”

暗屏俊泵缱谑嬉苫笃鹄矗敖桓竟僖徽档屏墒裁矗俊

老仆:“米大人说,天色不好,让苗大人往回走的时候,好用它照路,免得坠马。”

苗宗舒听出了话里的意思,气得脸色发白。正要发作,猛听得身后一阵马蹄响,一家丁滚下马鞍,连声喊:“苗大人!不好了!王连升……”

苗宗舒急问:“王连升怎么了?”

家丁:“刑部传来消息,王连升把大人给……给告了!刘统勋大人已把囚车派出来了,正往苗府赶呐!”

苗宗舒呆如木鸡。他突然大笑起来,回身走近大门,对门里的老仆说:“好!很好!有米大人这么体贴本官,本官就不会有坠马之忧了!--把灯笼递出来吧!”

老仆将大门打开了些,递出的是一盏亮着烛光的白灯笼!苗宗舒伸出的手猛地缩了回去,失声:“白灯笼?”白灯笼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奠”字!

17.后院池亭。

柔若无骨的手指在琴弦上捻拨着,琴声如细雨。柳含月抚着琴,神色宁静。米汝成匆匆走来,兴奋莫名:“含月!你可真是诸葛亮!算定苗宗舒今晚会来,果然就来了!”

柳含月轻轻一笑:“那盏白灯笼,也递出去了?”

米汝成:“递出去了!老夫在大门后亲眼看着递出去的!”

柳含月专心抚着琴,眉目间极其妩媚:“凭着苗大人的心气,他会接下这盏白灯笼的。”

18.府门外。

苗宗舒的师爷举起白灯笼,欲摔。“住手!”苗宗舒喝了声。师爷:“苗大人!这……这白灯笼的意思,就……就是说……”苗宗舒:“说什么?”师爷:“就是说……小的不敢说!”“说!”苗宗舒厉声。

师爷苦着脸:“就是说……苗大人该……该死了!”

肮 泵缱谑姹┓⒊鲆徽笏盒牧逊伟愕目裥Α

他突然收住笑,连连摇头,垂泪叹道:“说得好!苗大人……我这位官高二品的仓场总督苗大人,是该……是该死了!”

他一把从师爷手中夺过白灯笼,回过身,踉踉跄跄朝自己的坐骑走去,边走边笑道:“是该死了……是的,该死了……”

白灯笼晃荡着。

19·池亭。

柳含月收住琴弦,慢慢抬起脸。她的脸在月光下像一块白玉。

柳含月:“那日夜间,我在弹《十面埋伏》的时候,就已经想到,如此诡秘的一桩血案,或许就会了断在一盏白灯笼上……”

米汝成笑道:“正是你的神机妙算,才有今日之结局!对了,那天你让老夫差人做下这只白灯笼的时候,老夫担心这盏灯笼是替自己备着的呢!”

柳含月叹了一声:“说实话,那天,我真的不知道这盏白灯笼,会由谁来执着……我刚才在想,一件事,要是算得太准了,也许不是好事……下回,还会不会这么灵验呢?”

米汝成一怔:“下回?你是说……还有下回?”

柳含月轻轻摇了摇头,垂脸望向琴面:“什么事都会有下回……就如弹曲子,一曲弹尽,还会有下一曲……”

她的手指在琴弦上一滚,琴音悠长而惊心。

20·府门外。

苗宗舒执着白灯笼,大笑着往马上爬,却是怎么也踩不住马镫。师爷跪下托靴,被苗宗舒推开。苗宗舒咬紧牙关,硬撑着往马镫上踩,好不容易才爬上了马背。他手中的白灯笼落地。白灯笼燃烧起来。

21.乾清宫外坪场。日。

在文武百官的注视下,火焰腾起,“五谷树”被点着了。火苗吞噬着“五谷村”上扎着的五谷穗子。站在殿阶上的乾隆望着燃烧的火树。火光在年轻皇帝冷峻而痛苦的脸上闪烁着。乾隆内心的对话声--

盎噬希饷春枚硕说摹骞却濉裁匆樟耍俊

罢獠皇窃谏铡骞仁鳌窃谏瘴逋蛄揭印!

盎噬鲜撬担庵晔鳎俏逋蛄揭釉模俊

罢庖膊皇窃谏瘴逋蛄揭樱窃谏瘴逶嗔!

霸谏瘴逶嗔炕噬希饣鹪谏账奈逶嗔俊

霸谏沾笄骞奈逶嗔!

拔骞仁鳌迸九镜乇熳拧G∷渴耍杂铮骸岸嗪玫囊恢辍骞仁鳌 9蹲铀担焊⑾某ぁ⑶锸怠⒍兀恼卟皇保饰骞炔痪傩沼杏嘁病!蓿嵌嗝聪肴锰煜掳傩占壹矣姓饷匆恢昶砀5摹骞仁鳌 ?墒牵薨觳坏健k拗挥幸恢辍骞仁鳌6廾媲暗恼庵辍骞仁鳌词谴蟪苤鳎∈窃质鳎∈欠僦痪娑荒芫∏幌榈奈骞戎靼。 

拔骞却濉北酶炝耍鸸庵蛱臁B罟僭蹦醋呕噬希醋呕鹗鳌A跬逞牧撑缆死崴惶镂木档牧吵林厝缣幻兹瓿梢涣乘览锾由母锌徽磐⒂袂垦谧拍谛牡南苍谩

拔骞却濉痹谌忌兆抛詈蟮挠嗨搿

两行泪水从乾隆发红的眼睛里淌了出来。

22.养心殿。日。

田文镜跪伏在浓重的阴影里,乾隆背着对他,也看不清面容。

乾隆的声音异常痛苦,低沉而又缓慢:“苗宗舒是你的人,你说,该如何处置?”

田文镜不做声。

乾隆:“朕在问你。”

田文镜仍不做声,瘦削的肩头拱托着官袍,僵硬而又倔强。

半拊谖誓悖 鼻∶偷鼗毓恚笊馈

田文镜抬起脸,重重吐出一个字:“杀!”

23.田文镜寓所大门。夜。

脖子挂着金牌的大黄狗对着门外的来人狂吠着。

来人是潘世贵等一干官员。

潘世贵撵狗:“快走开!潘大人有急事找回大人!”

狗却吠得更厉害了。

潘世贵躲着狗咬,踮脚对着大门内喊:“田大人!是我!潘世贵!”

24·田文镜卧房。

芭荆 碧镂木狄恢皇种刂嘏脑诖惭厣希吭诖采洗笊绕鹄矗呖缺呗畹溃澳忝恰忝腔褂辛忱次缱谑嫠登椋慷几夜觯」龀鋈ィ 

潘世贵等人垂着手站在一旁,听着骂,一声也不敢再吭。

田文镜气得脸色发青,硬撑着身子坐起来,摸过拐杖,重重地跺了两跺,怒声:“你们……你们给我听着!要清清白白做官!谁要是像苗宗舒那样贪赃枉法,我田文镜头一个要执他的皮!--滚!都给我滚!”

潘世贵等人欠着身退了出去。

不一会,狗吠声再次大作起来。

田文镜呼呼喘着,颤着手从仆人手里接过药碗,大口喝于,抹抹嘴,突然哭了起来,连连拍着床沿,哽泣着道:“都毁在一个贪字上啊!这个字,该千刀万剐啊!”

他脸上老泪纵横。

定格。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