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8 章 性事——NBA的两大支柱之一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八章 性事——NBA的两大支柱之一

NBA的生涯里一半是性,一半是金钱。

在球场下五五分帐,性与金钱各半。

NBA周围多的是火辣辣的女人,想要泡马子,这里就对了。不必到美式足球、棒球或其它的运动项目去找。在比赛场地卖骚的女人特多,这是篮球界的特色。在运动界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可是当“魔术师”约翰逊公布呈现HIV(人类免疫不全病毒,也就是爱滋病带菌)阳性反应的消息之后,这事才引起更大的注意。NBA与性成为瞩目的焦点,媒体开始探讨为何球员会成为女人的性爱目标。

每一座大城市都有一票马子在球场里打混,她们都知道球员在比赛过后会去哪里,她们都是专家,同时其中有一些真是性感的不得了。

女人喜欢篮球员,她们崇拜篮球员,她们要跟篮球员打炮。

当我刚进入NBA打球时,并没有对性事带着心理准备,连边都沾不到。因为我的过去跟这扯不上关系。可是我得很快地学会,事情来得太快了。

必须要学习运用随着成为BNA球员所带来的身份与权力,但是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这样并不太自在。我念的大学是东南奥大,一所属于美国全国校际运动联盟的小小学校,并不是出身于北卡罗莱那大学或杜克大学(译注:美国以篮球著名的学府)。在大学里没人找我签名,可是进入到NBA之后,我不明白为何突然间会有那么多人来找我签名。

把这种景象放大一百倍,便能想象出NBA里性事之全貌。如果我不能明白为什么有人拿着纸片要我签名,又怎么会搞清楚这些女人想来跟我睡觉的奥妙呢?若我出身自北卡这类名校,那么对NBA里的性事便能更有心理准备了。我没那么好运能读到名校,于是只好自己想办法学习了。

在过去几年里,我变成了NBA里面的麦当娜,运动世界里的麦当娜。搞不清楚是怎样发生的,我并不是长得最帅的球员,可是有不少人要找我搞。不管是女性也好,男性也好。

真是风水轮流转。当我小的时候,女孩子取笑我,觉得我毫无吸引力。我既瘦又小,她们认为我的样子很可笑。现在,她们都想要我了,有太多的马子要我了。

我仍然不是全世界最帅的男人,可是我最有自信、最炫,克服了不是很帅的事实。这就好象我吝于施舍做爱,女人就吃这套。不只是女人如此,人都是如此。

当然,女人想跟篮球员上床,纯粹因为他是篮球员。这种事远比外界能想象的次数还要多。有些女人整天就是要找运动员上床。这种女人必须注意,因为她们多半是计划好要削你的钱。听来有点过分,可是我看多了这种事,我自己也经历过。

她们好象有整个网络似的,知道球员会在哪里。她们知道哪支球队住在哪个酒店,于是她们会跑到酒店酒吧等着。在每一个举办NBA球赛的城市里都有这类“地下活动”;女人跑到球员经常光顾的俱乐部,也知道球队下榻的酒店,于是在赛后到这些地方打混,好引起球员的注意。

她们不是白痴。她们针对球员有整套勾引计划。我听说她们会剪下报纸刊登的关于球员薪资的报道,来决定去找谁削钱。她们会取得一切必要的信息,决定目标再下手。对这整个过程的投入实在让人惊异。

有几个女孩全联盟的球员都认识。这几个女孩子每支球员都搞遍了,搞过的球员多到可以编号,她们也顺便在找肯照顾她们的如意郎君。有些球员闲谈间会提到这几个女孩子,不过我不太愿意谈到她们。这样在背后谈论,仿佛把她们视为肥肉一样,有点不妥。事实上,我对那种把搞过的球员都编号的女孩子也不感兴趣。我晓得女人也评论球员——谁的床上功夫了得,谁是绣花枕头——我可不想成为她们的谈论对象。反正大多数的时间我并不会到球员们混过的地方去。

不过也有女人跟我说到别的球员,我的耳朵这时会自动关起来,没有什么比女人告诉你她与别一名球员的床上事情更糟的了。我该在意吗?我该告诉别人吗?我是不会告诉别人这种事的,也不会说出被提到球员的名字。遇到告诉你这种事的女人,等于听到晴天霹雳,因为遇到这种女人表示你可能要陷入不想沾染的桃色陷阱里了。她可能会告你,看看能不能榨点油水。有的时候这种女人是孤注一掷的,她们以为这是成名与得利的方法,真的很可悲啊。

谈到女人以及她们所追求的,我可以说看透了。我曾经因为长相不够好,也没有钱,不为女人们所看重。因为,有时候我在某些地方遇到女人靠近时,会捉弄她们,拿这事开开玩笑。

譬如有一回,在马刺队的最后一年的夏天,我在纽波特海滩的一间酒吧喝了些酒,因此说起话来可以说是酒后吐真言。有个金发女子,大约只有十八岁,她咯咯笑个不停并对我说:“我真喜欢你,丹尼斯·罗德曼。”

我那时的头发为紫红色,鼻子挂着鼻环,戴着四只耳环,展示着刺青——全副武装。

我一本正经地看着她说:“你喜欢我,是吗?”

“是啊,我是喜欢你的。”她说。

“我顶着紫红色头发,吊着鼻环,还戴着耳环——亲亲,如果我不打球你会爱我吗?”

她看着我,仿佛受到惊吓,微微一笑便走开了。她以为我会说“谢谢你”,并跟她握个手,根本不知道我是怎么一回事。

我对性事启蒙甚晚。青少年时期对女孩子不具吸引力,二十岁时我把第一次献给了一名国宅区的妓女,她以二十元的代价为我和我的朋友服务。可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要在NBA里而把失去的岁月给弥补过来,从来没有这种想法。

披上活塞队战袍时,发现一件事:只要我打篮球,想要什么女人都有。想知道事情的真相,这便是了。自NBA打球赢得的金钱与地位,可以让你得到任何想要的人。金钱就是权力,权力便是金钱。

第一天穿上印有NBA字样的制服,我便告诉自己说:“你已挤身NBA之林了。”我所想的只有篮球,可是后来,发现不止是这样。有这件制服便能畅行无阻到“妓女户”、“炮阵地”、“烂货天堂”。这件制服可以“打遍天下”为你而开的方便门。保险套什么的都免了,走进去自己来吧!翻腾在女人的香闺里。

性在我的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我承认这一点。以我的地位,随时想要都可以,所以我能在脑海里自由地控制它。这就是美感所在。我随时都能解放,可以这么说吧。事实上,我随时都能找来女人。给我十五分钟,然后一名绝色美女就会出现。

都在那里,全部。整个世界都为你而开,有些人为了要敲开所有的门而失去灵魂。你必须要搞清楚那里头有什么,也必须设清楚你能从中得到什么。能跟谁好?打炮的感觉会好吗?还是说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再找来搞一回?

NBA球队巡回比赛如同乐队旅行演唱。年轻的女歌迷围着乐队,年轻的女球迷也围着球队。搞音乐,随之而来的就是性、毒品与金钱。打篮球,能得到财富与女人。

运动是优雅的事,篮球员应该很优雅,必须要有自己的风格与所质,必须有仪态与吸引力。若能兼备,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会看着你说:“天啊,我要他。”

我有这种风格,许多人想学可是学不来。现在的NBA里面,我看不到其他人能做得到。我看到很多人摹仿我所做的事。他们在本身所具备的以外,想要增加些什么,可是看起来却很假。

现在有好多球员都有刺青,更多的球员戴耳环,更多人想要迎合新世代的心。这些事对我都是很自然的。我在刺青这种事不被接纳之前,身上就已经有啦。我戴着耳环、鼻环、脐环,联盟里的人都以为我疯了。现在再看看其他球员,他们也开始尝试做这类打扮。

我经常想让人们猜不透我,可是往往却造成失控。在圣安东尼奥时,电台举办“叩应”调查,询问人们看到的其它不同,似乎我已变成一种迷恋的对象。

每次想到都觉得惊异不已:干嘛大家对这些事那么在意?我不了解,可是只要他们在意,我愿意让他们高兴下去。

我绝不会计算来往过的女人有多少。这是很无聊的事。我不能象张伯伦那样胡扯打屁,然后骗钱。我不会想要计算这些,或者是平均每周搞几个女人等等。这不是比赛,我的卧室里又没有计分板。

张伯伦说他搞过二万多个女人。想想看,那是在十五到二十年间,每天都要搞三或四名女人,才能有这种纪录,我怀疑有谁能做到。张伯伦真的可以开家精子银行,并且成为全世界最有钱的人了。我认为他说的只是胡吹大气罢了。

性能力也是NBA生活里的重心之一。这已经变成那些跟球员打混的女孩子之间的地下情报。如果要跟女人上床,就必须打算表现好一点,她们期待这样。如果你不行、如果你很差——那么至少要在口上头上表现得很好,你要让她们想信你玩得很爽。

球员们把性能力的表现视同球场上的表现,必须要表现得很好。在赛时如果要与马子上床,就必须这样:做个演员。如果做不到,那么就会出现传言了。

若是有球员在搞的时候没有给对方适度的尊重,只求自己爽,那么下一回他就很难再把到马子了。这些女人会讲出去的。球员间能够互相打听各个城市之间的年轻女球迷——哪个马子必须敬而远之,哪个马子不错——女球迷之间对球员也可以做出同样的事。

我发现这些女人为了要跟有钱的人在一起,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对球员来说却是件很残酷的事,因为你可能很快就被榨干了。若是搞不清楚这些,就象我当菜鸟时那样,便可以惹上大麻烦。等到学会了这些事情——吃亏上当几次之后——会让你对每个人都不信任了。

我每次到亚特兰大都会找一个女孩子,她是鹰队啦啦队的副队长,很酷。在三四年间我们睡过很多次,同时维持着轻松、低调的关系。她只是一个朋友,不会造成问题——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她把我给她的东西都放在一个箱子里,当时我不知道这件事。我给的不是礼物或情书,我指的是任何东西——随手写电话号码的小纸片、心情不好时随手撕碎的纸条、晚餐的收据等等……

她收藏我写的小纸条,象是:“若是我俩没有结果,希望还是朋友。我们永远是朋友。”

那纸条的的意思并不是说“你是我的女友,我一辈子都要跟你在一起”,不是这样的,可是她收藏这些东西的动作,表达出她所想的是这种关系。若我送她一张友谊卡或是什么的,她就摆在箱子里。不管我乱涂乱写什么,她都收藏起来。

有时我只想跟女孩子做朋友,但就是没办法。我只想在巡回比赛途中有个地方憩息,但大多数的女人都把这种关系视为爱情。若非如此,到最后她们都会受到伤害。不管你是否表白只想做普通朋友,不想超越这种关系,她们还是不会明白的。她们会想:“如果我在床上让你够爽,就会产生爱苗了吧。”

就是这样,那名鹰队的副啦啦队长结果就变成这样。一九九五年初她上法院告我赔偿一百五十万美元,声称我传染给疱疹,所以我得赔偿她那么多钱。

首先要声明,我没有疱疹。这点便是这案子的开始与终结。最后,法官同意这点。我打赢了这场官司,可是从头到尾的调查审判,我得付律师费二十五万五千美元。因此,我赢了,也输也。我被人恶搞了一场。

有些女人玩的把戏就是骗球员结婚,或是给她们想要的物质享受。若是球员没上当后,她们便会用其它的伎俩。她们就是要跟运动员上床,然后依她们的摆布需索,这种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我应该可以看透她的,或许吧,可是我没有。在没有确证之前我并不想对这名女孩子产生怀疑,因为这毕竟不是一夜风流而已。我从未怀疑过我是被算计的,在她提出诉讼之后,她以为我们会在庭外和解。她说:“好吧,给我五十万,我就算了。”我回答她:“凭什么?只因为我没有传染给你疱疹吗?”

这真是胡闹,因此我不惜上法院。若我认为这场官司打不赢,若我认为她的控诉成立,我就会给她钱让她别闹,同时也别让事情搞上报纸。

我认为能够打赢官司的关键在于我出庭为自己辩护。我说:“如果我真的有疱疹——其实我没有,那么决定不用保险套的责任应该也是双方面的。当时决定不用保险套是她和我都同意的。”这并不是说我要强暴她或者是对她有所隐瞒。

她指我不让她看我的身体,说当时很黑而且我还在黑暗中洗澡——这些都是无中生有的事。

她保存的箱子也拿出来作为证据,搞得法庭里每个人都笑了起来,连法官都笑了。这个我并不很在意的女人,怎么会那么离谱去收集那些垃圾呢?我敢说法官坐在那里心里想着:“这是哪门子的设计陷害?她是不是要设计削他一百万呢?”我想答案是对的,事实就是如此。

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信任她,我是不相信任何人的。跟个女人在一起,这没什么,可是我不会真的信任她,女人把事情看得太认真了。她们说:“这家伙对我真好。我想要多跟他在一起。”有时候她们搞不清楚那只是友谊而已。

除了离婚之外我还有别的官司缠身。有个女人说我拍她的屁股,另一个指控我对她乱开黄腔。还有那底特律的女人,因为我冲进看台救球把她牙齿撞掉两颗,于是我得赔她六万美元。我想,在NBA里面遇到这种怪事的次数我算是破纪录了。

每隔一阵子你就又会惹上这种麻烦——鸡毛蒜皮的小事,可是还是很难幸免。要看穿别人是靠靠竹杠过日子的,仍非易事。

如果我是别人眼里所谓的“正常人”,那么他们就不会在乎我拍她们的屁股,或者是直接把她们抱起来强吻。她们会赏我一耳光,可能就这样而已。但是如果碰到有钱有地位的,她们就会这样想:“嘿,他碰我,我得要削他一笔。他们有钱的很,不管真的假的。”

如果没有金钱介入,事情就不同了。有钱能使鬼推磨,它会让人无中生有,它会让她们得到意外之财——正常途径所得不到的。

要说过去六年来我赚了那么多钱,却没有一点点存款,别人是很难相信的。其实我的钱都跑到律师那里去了。在过去五、六年间,如果我不是把那么多钱给了律师,我想银行存款会有个三、四百万美元,光是离婚的官司就花掉我两百万美元。

谈到女人,我不愿这么说,可是我头一个想法便是她们对我都是有企图的——这总是我第一个念头。发生过这么多事情,让我变成这样。有的女球迷很好,很正点,有些很贼。可是有的女球迷唯一的念头便是找运动员上床。尽量找运动员上床变成她们的目标,看看能不能找到长期饭票或是削一笔,

起初我一点也不懂这些,但是慢慢地我学会了。还是菜鸟的时候,有人在我耳边低语:“小心点,丹尼斯·罗德曼。别掉进陷阱。”可是很多事还是要靠自己学习。犯了错才会学乖。

从大学出来时我还很天真,别无选择只得改变,变得更为强硬与愤世嫉俗。

我学到要找人找炮是件很容易的事,既容易又便利。你不需要想太多,那就有趣。这种感觉很好——每个男人都梦想着女人挥之即来,不是吗?可是有时候你必须先扪心自问:“我做的对吗?跟这个刚认识的女人上床,是正确的事吗?"

有时候,我跟某人睡过以后立即觉得那是全世界最糟糕的事。躺在床上想着:“哦,狗屎,天杀的,我做了什么?”我觉得利用了某人取得生理上的愉悦,同时在过程中贬低了自己,那种感觉并不好。

我幻想着再结婚。将来等我想安顿下来,并脱离篮球比赛这种劳什子玩意时,我会想到再结婚。可是若我再这么做,我俩之间必须先取得了解,她得充分了解我的历史,我和前妻安妮的状况——就是说我下半辈子都必须养她。我可不想再发生同样的事,我不在乎对象长得多美或人品多好,但是一定要对我完全诚实。结婚的理由要非常正当,还必须要嫁鸡嫁鸡,嫁狗随狗,即使我最后沦落回机场打工,在我不能打球,失去耀眼光芒之后,还会要我。她必须准备接受这些,因为我只要求这些。

谈到性事,我想我全都见识过了。我所遇到最疯狂的事便是遇上那种夫妻。他(她)们会在比赛后或是到酒吧来找我,男的会要求我搞他的老婆,而他在一旁观赏。这是她的性幻想,也是他的。

头一次遇到这种诱惑是在达拉斯的一间酒吧里。我几乎不敢相信,我吓坏了。从那以后,就发生过许多次——大多数是在公厕里。为某种原因,那名老公会跟随我进入,并要求我这样做。实际上他们是要求我做那种事。

我的反应很简单:“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们会说:“我老婆要这样做。”

我说:“好吧,这么说这样做你不介意?”

“我老婆真的很喜欢你,而我喜欢看你搞我的老婆。”

我望着那家伙说:“好。你要看我搞你老婆?如果我真的搞你的老婆,我倒想看看你的表情。你的老婆很爽的时候,看你会怎么想。我想你可能会说:‘哦,狗屎。’还有,如果她跑来找我说:‘我想要再来一次,不要让我丈夫知道。’你会怎么办?”

我没办法做这种事,我绝不会做这种事的。这对我已不再是稀奇的事。刚遇到这种事的时候确实让我惊吓,我的反应是“搞什么名堂?操!那么疯狂。”现在这种事已如家常便饭了。我已经习惯遇到这种狗屎倒灶的事了,所以,现在要吓倒我恐怕要拿出比这个还疯狂的事才行啦。

对于某些夫妻来说,他们的梦想便是能和名人搞一下。他们如果在性方面很活跃,或许会在有这类的梦想。而我认为一般男人的梦想都会是一次跟两个女人搞,男的应该喜欢这个调调,除非他是牧师。

这跟要求观赏我搞他老婆不同,可是我认为喜欢玩“二王一后”把戏的人一定不少。社会的某一角落存在着这种事情,我知道,因为我曾经亲眼目睹过。纛有时候,那名老公是想看我搞——那是他的性幻想,有时候那名老公自己也想参一脚。

社会上这种事情本就一团糟,有的人真的在搞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我曾经被拉到这种杂交的场合,因为人们把我视为性的象征。等我跟麦当娜一起以后,更让人以为我是那种随时随地人尽可“搞”的人。

有些人喜欢做各种尝试,所以色情行业才会如此地发达。人们在外头看那种东西,让这些事情活在他们的灵魂里。他们由这些色情产生幻想,开始相信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为什么要买色情杂志?因为可以买回来满足幻想,并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够经历这种事,这就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色情杂志的原因。有的人有种来要求,我想他们能想到最坏的结果便是遭到我拒绝。

别把我想错了。我自己也买色情杂志,也买小电影。寂寞的夜里,我也一样要靠“阿珠”(Judy,我的左手)与“阿花”(Monigue,我的右手)来打发,我不否认这点。我跟寻常男人一样,对此感到罪恶。

有些男人,很多男人,若是遇到有人来找他搞“二王一后”的游戏,会觉得受宠若惊。我对这种事已经习以为常了,遇到也就算了。但是这种事也可以当成一种侮辱,因为这等于把你视为可以亵玩的性玩物。他们把我看成是怎么搞都无所谓的人,他们以为我喜欢这个调调,这都是我的名气与我外表的炫所带来的。他们之中有人以为我瞄他们的老婆,就表示我有兴趣来个“三人行”了。

我对这种事的看法是这样的:如果我做了,就表示我可能对自己老婆或女友做出同样的事,表示我可能要她跟我的朋友打炮。这我可做不来,我不是这种人。

联盟里别的球员也遇到过这类事,可是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处理的。我没跟其他的球员来往,所以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期待这种事,我期待这疯狂世界的任何怪事来临。

我不认为“魔术师”约翰逊公布他是爱滋病带菌者这件事会改变NBA里面的性事。我不认为它会改变任何人的态度或举止,NBA里的人都以为自己是无敌的,是“防弹的”。

爱滋病已不再只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遥远想法。

在NBA里,你拥有一点力量、一点操控权以及知名度在手,可以操纵一段短时间。你的人生便在于你如何操控,以及控制它的方式。

“魔术师”约翰逊感染病毒的消息公开后,大家都很震惊。没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大明星身上。没人相信会发生这种事。

我绝不会说“魔术师”约翰逊的坏话——我们是朋友——可是人们也不应该对于超级大明星感染病毒就感到相当震惊。如果是别人得了爱滋病,是个普通人而非大明星,那么没有人会感到震惊。如果只是街上过客或办公大楼里的同事,人们会说:“他得的是可怕的疾病。”人们感到同情,但也不致于因为震惊而停下了生活的步调。

这世界一方面把NBA球员圈起来当特殊人物,一方面又象神一样把他推出来,这真是很荒谬的事。我们应该对爱滋病免疫吗?算了吧。或是或我们真的患了这种病,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是上电视道歉,或许这样说吧:“我不敢相信自己会得这种病,我应该小心一点才对的。”

这也是实话,我们应该更为小心,毫无疑问。可是篮球员或其他的运动员并不应该比一般人有更高的道德标准。“魔术师”约翰逊不须向大众道歉,好象因为得病让大家失望了一样,这没有道理。

当这消息公开后,职业球员的习惯成为公众的焦点。使用保险套的呼声高涨,大家都想知道这会不会改变运动员的性生活。

我想头两周确有不同。球员们开始用保险套,同时对选择性伴侣会比较谨慎,然后开始淡忘,回到原来的样子。回到“魔术师”约翰逊出事之前的状态:没有人认为自己会遇上这种事。大家又象兔子般胡搞。

爱滋病只是那些能够随时找人打炮的花痴想象出来的。如果真想搞,机会多的是,在做之前根本不会考虑爱滋病的。这样做并不对,可是却是事实。如果想搞想得要命,“穿雨衣”不会是首要选择。男人会准备好保险套,可是会戴上它吗?我承认自己都不常用这玩意。我用过,但是有时候身体就是不听从大脑的使唤,摆在那里就是不去拿。

有些球员以“魔术师”约翰逊必定是同性恋的说法来去除爱滋“恐惧”。人们以为他一定是双性恋者,可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不是。

就算约翰逊是个同性恋者,那是他自己的事。如果是个双性恋者,那还是他自己的事。他若是同性恋或双性恋者会更具有力量。那会让他不能成为史上最伟大的篮球员之一吗?当然不会。

别人的性生活如何永远无法知道。他得了免疫不全病毒,立刻便有人说:“他一定是个‘同志’,那是变成爱滋病带菌者的唯一可能。”可是成为带菌者的途径有很多种,谁知道呢?永远没有答案。

如果我发生这种事,我得了爱滋病,我是个双性恋或同性恋者,我会挺身而出说:“好,我承认跟男人睡觉。是我的错,我应该使用预防措施的,我只能说我应该采取预防措施保护自己。可是无论如何事情都做了,受到火热的性欲诱惑却没有用保险套。”

我绝对会挺身而出这样说,不会感到羞耻。而人们必然会对我更为尊敬,因为我勇于挺身而出,道出真相。

“魔术师”约翰逊于一九九六年宣布回到NBA打球,对联盟、对爱滋病患者或带菌者是件好事。首先,他证明他可以过正常的生活,然后他证明可以回到全世界最高水准的地方打篮球。当他宣布要回湖人队效力时,球员之间对于他回来打球是否安全并没有多少意见,这样或许是人们对这种病毒不再过于惧怕。

当一九九二年“魔术师”约翰逊回到NBA打球时,卡尔·马龙(Karl Malone)是反对呼声最高的。当然还有别人——象马克·普莱斯(Mark Price,前骑士队明星后卫)就是一个,可是只有马龙引起大家的注意。他是最引人注目、也是问题最多的人。我不认为马龙对“魔术师”约翰逊有任何的推崇,“魔术师”约翰逊是让联盟有今日的主要功臣,他应该得到更好的待遇。

这回,“魔术师”约翰逊真的回来了,马龙说他尊重这项决定。对我来说,反对“魔术师”约翰逊回来打球就好象反对联盟里有任何人得淋病或疱疹一样。我晓得爱滋病与带菌者不同,若是你防守的球员有这种病,你只要注意一点就行了。对这种病了解越多,就越不必担心。

我们在“魔术师”约翰逊回来出赛的第二场碰上湖人队,我负责整场防守他。那是他头一次面对真正的竞争,因为第一场他遇到金州勇士队时,该队并没有全力防守他。我想欢迎他回联盟的唯一方式便是:推他、撞他,象防守联盟里其它球员一样的来防守他。正如我跟记者说的,我不管他得的是免疫不全病毒还是疱疹、癌症,还是什么听都没有听过的怪病,我照样要猛轰他,不管谁都应该这样。

赛后,“魔术师”约翰逊和乔丹共同召开记者会,他们谈到我是如何推挤约翰逊,时刻都在防守着。约翰逊说他感谢我这么做,因为他知道这是让他打得更好的唯一途径。然后他又说:“我认为丹尼斯·罗德曼是想传达给全国某种讯息。他抱我、推挤我、撞我,结果没有发生什么事。所以我们也不用担心别人会发生什么问题。”当他说到“我认为今晚我们给不少人上了一课”时,真是一语道破。

我认为我们确实做到了这点,可是我从未再深入考虑过。我希望我们确实给那些因为误解而产生恐惧的人上了上课。如果大家对爱滋病或免疫不全病毒能多了解一些,或许“魔术师”约翰逊便能早些回来打球,或许甚至于当初他根本就不用离开了。

九五年季后赛,爱滋病声援标记出现在我头发上,我成为头一个支持爱滋病患者的职业运动员。毫无疑问地,我是第一个做出如此赤裸裸声明的人。

我这么做是因为我想要如此,并没有预先想些什么,感到什么便做什么。在当时,我的感觉是要唤起大家对爱滋病患者的关怀。其他的运动员从未对此公开地表达过观点,因此我跑去找我的发型设计师——他是“同志”,我要他把我的头发染绿,并且在后脑勺染出红色的爱滋病声援标记。我想,让它上电视亮相,让具所有的爱滋病患者晓得他们得到认同,而且得到丹尼斯·罗德曼的尊敬。

这件事没听说NBA方面有什么反应。对于我为苦难的人们所的事,他们无话可说。没听到负面的批评,也没听到正面的肯定。

人们会跑来找我说:“你表达对爱滋病的方式实在很酷。”我也同时接到很多爱滋病患者的回应,他们写信给我,感谢我的作为,并且表示对我这种地位的人能够想到他们而感到高兴。

我的队友没表示什么,当然,他们或许以为这又是我在神游太虚了。

在运动界有许多人有同性恋恐惧症,这种现象必须要打破。得病的人并没有做错什么,他们并不想得病,也不是故意要得病。虽然听起来很愚蠢,但是我还是要说:得爱滋病的人并非是坏人。

爱滋病夺走了不少性的乐趣。负责任的人会经常忧虑谁得了这种病。在六十年代,人们象兔子一样乱搞;七十年代也差不多。现在,到了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如果你要跟某人上床,就必须戴块布瑞罗护垫(Brillo pad)并且刮下对方一小片皮肤看看是否具有传染性。

我也害怕染上爱染病,你不得不怕它。这种病就是存在着,它让我的很多习惯改变,我必须要知道这种疾病是存在的,它不会很快就消失,因此唯一的办法就是去预防它、面对它。

爱滋病在NBA是一件大事,因为性在NBA本就是件大事。球员进到联盟,只对两件事有兴趣:钱与性。管理阶层、教练、联盟方面——他们晓得球员都会到外面去乱搞;他们知道球员们会跑到外面去到处把马子。那也不会太难,球员们会去找正点的马子、长得甜美的马子……等等,可是他们绝不会先想到后果的。

这样说吧:我知道我也曾经这样。我跟多如牛毛的女人上床,戴保险套的念头想都没想。我虽然没有张伯伦那么多的女人,可是我知道随便找个女人就跳上床那种情形。我知道那种想都不想就提枪上阵的情形为何。

但是现在,即使“魔术师”约翰逊的事公开了,我还是不认为NBA里的性事有所改观,并非如约翰逊所言,这件事引起很大的警示作用。毫无防范的性事还是很平常。

大家都晓得染上爱滋病是什么名堂,联盟方面也对球员施予教育。问题是,球员会认为这种事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吗?在NBA里,我敢说答案是否定的。我不认为多数的球员相信这种事会降临到自己身上。这完全是名声与自我我问题。

人在NBA,便拥有了一切。那不是在真实的世界,有知名度、有女人,有人为你打点一切,住在最高级的旅馆,你是无敌的,你不会死,你不会感染爱滋病,所以不必保护自己,你尽管做爱做的事。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