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化伤痛为哲学 --- 生命线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生命线

今天出院。终于回家了。像一只即将被放飞的鸟,我兴奋了一夜。虽然,我没有过“也许不能回家”的悲观情绪,但在拿到医生交给的“出院诊断”时,我才知道,我的胃是“次全切除”,少了一个重要器官,残缺了。整整一个月,接受了一次手术、一次化疗,可我闯过了第一关。

回顾“闯关”的第一个月,不能不提到一位素昧平生的“小草医生”。哥哥赶来上海的第二天下午,带来一位老中医,说“老”有些过,那位中医看上去近六十的样子,天庭方正,红光满面,透过镜片的眼光,精神又祥和。哥哥介绍说,老中医名游默,刚出版一本名为《小草养生治病》的书,收集了不少流传于民间的一些神奇秘方。一听说老中医有“神奇”之功,我不由地振作。但在哥哥他们进门之前,我因为上午多次腹泻,气虚神散,人也软塌塌的,像只倒空的布袋。哥哥一脸紧张,眉头皱成了大疙瘩:“你脸色很不好,怎么啦?”但游默医生走到我床边,口气却轻松:“你看起来不错么,比他们讲的要好得多。”我马上表白:“我在拉肚子,否则,脸色还要好。”这时,护士送来一碗红豆粥,游医生说:“趁热喝两口,你脸色马上就会缓过来。”受到鼓励,我像个听话的小女孩,一口接一口地吃起来。半碗粥下肚,游医生放开沙哑的嗓门欢声地喊道:“你们看,你们看,我们一来,阳气充足,她脸色马上不一样了吧。”他哈腰,一边摘下眼镜一边拿起我的手仔细端量。

“游医生,你会看手相?”我积极配合,尽量撑开手指,让掌上那些横横竖竖、支支叉叉的纹路显现得更明确、更清晰。

游医生换了一副小框的老花镜,眼光只盯着我的手腕处。曾经也被人看过“手相”,略知一二,那地方大概有“生命线”。至于事业、爱情什么的,对于现在的我,可以完全忽略不计。果然,游医生只说了一句话:“你的生命线很长啊!”

一句顶一百句。我顿时眉开眼笑。

“星儿,你放心了吧?!”人民出版社的陈黎黎把头凑到我手上,她是《小草养生治病》一书的责任编辑:“游医生还给我一部专门研究手相的书。”

“什么时候出版?!”我的心情似乎比作者本人还迫切。我是有私心的,显然,我希望我的“生命线”确实被游医生说中。而“说中”的前提是:所谓“手相”,必须有科学依据。

“我们社领导还要审稿呢。”黎黎回答。

“出不出版都没关系。我家里有底稿,星儿老师想看吗?”游医生口气慷慨,像对待老朋友。

“想看,想看。”我又急忙纠正道:“但别叫我老师啊!”

“等你出院吧!”

“那当然。”

其实,我恨不得马上看到,我需要证实这句话:“你的生命线很长!”

游医生看了我的手相便匆匆告辞,仿佛给“生命线很长”的病人开了药方,他就可以放心地离开了。可我知道,在我病床周围的亲友,只把游医生看手相当游戏、当玩笑而已,没有一个人会记住他对我的判断,更没有一个人在意我内心的反应。而且,是在华山医院的病房里“看手相”、谈“生命线”,说起来,有点大逆不道。关于“看手相”,始终被当做“迷信”、“把戏”、“歪门斜说”,我却如获至宝。虽说,以前也有过让人看手相的事,事业、爱情的听人说一通,我听过算数,也不往心里去。但这一次不寻常,谁也不会用“玩笑”和“游戏”的方式对一个身处厄境的病人说长道短,游医生一定是对自己的眼力和经验有充分的自信,才这样从容断言。我相信这“断言”决不是安慰,更不是信口开河,——“你生命线很长”——这对于我,是一语中的,是一诺千金,是一言九鼎。当然,人都爱听好话,只是,当生命深受威胁时,还有什么好话比这样的断言更刻骨铭心呢。我情不自禁地抓住这句“好话”,就像一个溺水者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的确,当我被一片担忧的气氛紧紧包围时,在我的意识深处,多么迫切地需要听到一些有利的“好话”,来支持我、支撑我对生命建立信心。在疾病面前,医生的挽救是外因,自己对自己的挽救是内因——“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这样的道理虽然熟谙于心,但真要做到“自己救自己”,确实不容易。残酷的诊断,使一向比较乐观的我,信心倍损。可我还算幸运,居然有人那么及时、那么肯定地对我说出了“不必担忧”的预言。我知道,我如果把这“预言”当真说出来,所有的人都会不以为然,甚至嗤之以鼻,我在心里却暗暗对自己说:你必须无比坚定地把“生命线很长”的“预言”当做信念。

生命到了“闯关”的时刻,信念是关键。

人生的路都不平坦。我也曾闯过不少沟沟坎坎,那些挫折,说小也不小,但比起这一次就算不了什么了。而曾经的艰难,深深浅浅磨砺了我,再遇难关,我比较沉着了,我告诫自己:对看似过不去的险关隘口,别慌乱,千万不能被吓住,吓破了胆,不知所措了,那么,生命只能停止在这样的“险隘”面前。而“闯关”的勇气,往往是被“看似”给扑灭的。那些险象、险情,猛一看或猛一听,确实危言耸听、触目惊心,让你不战自败。所以,是内心的需要,是深刻的潜意识,让我必须坚信手相显示的“生命预言”,这预言破除了“看似过不去”的迷雾,它告诉我,包围我的险象与险情,是过得去的,只要保持住信心,并拿出一点不甘心、不服气的劲头,就会发现,天无绝人之路。

我开始常常摊开自己的手心,凝视那些与我生命紧紧关联的粗粗细细线条。据说,我们的掌纹,是随着人的总体变化而变化的,当然,这种变化是微妙的、是神奇的,肉眼看不到,但它们构成的任何一个不规则的图案,都是独一无二的。我的掌纹,便是关于“我”的图案。每当我与自己的手心对视时,我会觉得这是自我沟通,无言的,心领神会的。俗话说:“十指连心”,可见,人的一双手、十个指同传情的眉目,也是心灵的窗户,手掌、手纹、手指的形态、色泽,也是反应人的内在和内心的。而现代中医对人体的解释更具体、更生动,中医认为,在人的手掌与手指内布满了神经与经络,并与体内的神经、经络“连网”,不断向大脑输送各部门的信息与情报,大脑把接收的信息加以集中处理,再反馈到“连网”的几个主要“屏幕”上,就会显现出体能与精神的不适或病症。而“手相”的显示,就是人体“网络”上一块非常主要的“屏幕”。其实,当今最时髦的“信息工程”,早在几千年前,我们传统的中医医学,已经把人体视为一个复杂而神秘的“信息网”。

由此,我对我“生命线很长”的信念,越加坚定,因为,我在自己身体的“信息网”上,能捕捉到最细致入微的感受。我愿意相信,手掌上的纹路,就是一种不可忽视的、某种信息的显示啊。

能够按时出院,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信息吗!

出院的心情好极了。明亮的霞光也早早地赶来送我,暖暖地洒满一房间。坐在床沿,披着早春的霞光,我欣欣然地祝福自己:早春,万物复苏啊,能在初春治疗、康复,应该是个好兆头。春风吹又生,而万物之中,我似一棵又拱出冻土的小草,张着新叶,我会贪婪吮吸,我会努力生长。

2002年3月7日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