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去俄罗斯,生命的转折 --- 在莫斯科学练气功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在莫斯科学练气功

在莫斯科漫步红场,参观克里姆林宫,又在雨中拜谒了修建在一座修道院旁边的莫斯科陵墓,瞻仰了许多仰慕已久的伟人、名人、英雄的碑碣,我能过目不忘的有赫鲁晓夫半白半黑的石碑、有女英雄卓娅昂首挺胸的铜塑、有伟大诗人普希金的小屋,有作家果戈里汉白玉的头像,还有奥斯特洛夫斯基瘫痪而不屈的形象:清瘦的脸、蓬乱的头发和翻开在他膝盖上的那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我们的访问,有了这些重大内容,就可以满意地暂别莫斯科了。

离开莫斯科,我们要去瓦尔代住两天,中途将经过俄罗斯最古老的城市诺夫格尔德。阿列格说,这路程需要一天时间,早晨出发傍晚到。这样的长途跋涉,对我无疑是个考验。从上海来莫斯科毕竟是飞机,机舱的设施是优雅的、人性化的,日常生活需要的一切应有尽有。而开去瓦尔代的是一辆只有一排座位的小型面包车,车和司机都是阿列格向瓦尔代歌舞团借用的。这样简易的旅行,一方面是受经费的限制,但有利的是,我们可以走一路看一路,能够比较深入地了解俄罗斯。

问题是我的体力能否支撑“走一路”的颠簸与消耗呢?好在,我们代表团成员中有沈善增这位“气功大师”,这对我的心理有着极大的安抚。遗憾的是,我还没拜读过沈善增那本“气功”的专著,但在开刀前一天,我已接受过沈善增一次认真的发功,他站在离我一米的地方,缓缓地移动手臂,我紧闭双眼,开始不停地嗳气,足足一小时,我的胃部仿佛排空了,轻松许多。我的朋友盛曙丽在一旁目睹全过程,好奇地说:“看来,气功有点道理。”临走,沈善增又扔下一句话:“我给你发了功,手术后你可以不用化疗了。”当时,我只想着如何面对手术,至于手术后化不化疗的问题,还没放在心上。凑巧的是,来莫斯科访问,要安排两个专业作家,有我,还有一个就是沈善增。可以肯定,领导考虑名单时,绝不会把“气功”的因素放进去。可同行的伙伴中有了沈善增,我对自己的担心便减轻许多,好像他的“气功”确有消灾避难的神功奇力。所以,我和沈善增约定,到了俄罗斯,不管旅行多紧张、多劳累,每天一早,我要跟他练气功。

莫斯科大学附近那大片的树林与草坪真是练气功的好地方,清凌凌的空气,新鲜得像初产母牛的乳汁。深深地吸进这样纯净的空气,的确像吮进乳汁,使身体得到最好的滋养。我闭目呼吸,能感觉热热的血液随着气流通畅地输入四肢,浑身有力了。如果,还能在沈善增发功的气场里静静地吐纳,身体会渐渐地、飘飘然地摇晃起来,那样的摇晃,就像一条舢板在微微的波浪里缓缓地旋转、轻轻地起伏。有时,我身体的摆动会不由自主地剧烈,一旦失控,会像一棵砍倒的树一头横在草地上。沈善增有言在先:“如果倒下,你就安心地、放松地躺着,以便接收地气。”

早晨的草地有点潮,还有少许露水清湿的气味,好闻。我听话地躺在地上,想着“地气”,嗅着草香,倒也别有一番享受。但今天早晨,我正一动不动地躺在草地上这样地“享受”着,有位妇女牵着小狗向我们走来,她看我昏倒似地躺倒在地,不解地、关切地问沈善增:“需要帮助吗?”沈善增用很蹩脚的英语回答道:“NO,NO,气功!气功!”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了,差点笑出来,想干脆一骨碌爬起来,又怕突然中断练功,前功尽弃,只好继续“装死”。

闭着眼睛静静地与青草、与大地“亲密接触”,我似乎真的吮吸到了来自地层深处的气息。生活在这个地球上,我们直立行走,食五谷杂粮,我们的生存无时无刻不依赖着土地。而整个大自然的生态循环、气息循环,也是以大地为基础的,没有地气的蒸发与吸收,哪来风霜雨雪?也是大地给予的灵感,使我对“气功”有了最粗浅的理解:我们人体是天与地之间的一种媒介,我们要通过自己的呼吸,让天地之气贯通我们的生命。

有了自己的一些理解,我在开始晨练时,首先让前脚掌下那个名为“涌泉”的穴位,紧紧地贴住地面。顾名思义,生命之“泉”,是通过我们的双脚与大地的摩擦而产生力量的。进而,我明白了“脚踏实地”对于完成气息的传导与循环有着多么重要的意义。由此可见,“脚踏实地”对于我们的生命,有着怎样不寻常的意义啊。于是,每当我静静地站立在清晨新鲜的空气中,我觉得自己像一根导体,不仅导电导热还能导气。日月之气与大地之气,通过脚底的“涌泉”在我生命中进行了交流。这样的意念,使每次用力呼吸之后,我都能隐隐地感到,我身体内的活力在增长。

当然,去瓦尔代的路上,我总是坐在沈善增旁边,想多多地得气。尽管,这位气功大师经常是呼呼大睡。我知道,我这样说出来,我们作家协会的同事们会嘲笑我。但得病以来,所有的医生都嘱咐我:“练练气功、打打拳。”我相信,这样的嘱咐是金玉良言。气功确是我们祖国医学的珍贵遗产,是“保精、练气、调神”的养生之法,是一门探索和研究生命科学的新学科。至少,我抱病来俄罗斯,有沈善增的气功帮忙,再加上我自己不断地用力呼吸,俄罗斯的旅程我会平安无事的。俗话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啊!

2002年5月12日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