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挂在家里的星星月亮 -- 感谢黄山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感谢黄山

离开九华山。

下一个活动内容,由雪梨陪我们去红村看典型的徽州建筑。从九华山到红村,将途经黄山和太平湖,而且,我们会在太平湖住一夜。这样一条旅行路线,是计划外的,我完全没想到,好像收到一份意外又可心的礼物,这使我暗暗欣喜,因为,黄山和太平湖与我都有着一些冥冥的牵连。只是,我很少地理概念,不清楚九华山距黄山、太平湖有多远,更不敢奢望到了九华山还能捎带着看黄山、游太平湖。

按照佛学所说:“因缘生万法”,这是佛学的一条中心学理,也叫“因果律”。人生的聚散,无论父子、兄弟、夫妻、朋友,所发生的悲欢离合,看起来是偶然的,但究其根源,无不包含着复杂的“因”和“缘”,其实是必然的,是必须经历的,是躲不过,或者说,这就是命运。

1989年秋天,我曾到过黄山,参加《文学报》举办的笔会,遗憾的是,那天缆车偏偏坏了,我们一行人只能过了一下爬山的瘾,没能登上主峰。也许,作为“遗憾”的补偿,那一次到黄山的匆匆一游,老天却给我安排了一件完全出乎意料的事情,这“事情”让我一生难忘,也可以说,这“事情”,猛一看是条险路,使我的人生就像这次爬山一样,情不自禁地踏上了一条弯弯的却永远登不上“主峰”的山道。当然,人的感情,本来就是喜怒哀乐、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的。只是,人是贪心的,这山望着那山高;人是不想吃苦的,最好整天都甜蜜蜜的。所以,当各种滋味同时向我袭来,我的感觉乱了,我的心情乱了,我的生活乱了,比较单纯的我毕竟没尝过“酸甜苦辣”统统搅在一起的“复杂”,一下子有点品尝不了、消化不了,可一时也割舍不了。谁的手里备有一把能忍痛割爱的刀子呢?!

做梦也没想到,是险峻的黄山、美丽的黄山,给了我一段美丽又险峻的经历。

十多年过去了,尝尽了“酸甜苦辣”的我,有时却也庆幸自己能品尝到这种“美丽又险峻”的滋味,并最终能努力地、用心地“消化”着这样复杂的滋味。虽说,“消化”的过程是极其不易的,也伤了我的胃——“忧思伤脾胃”——金代著名医学家东垣老人的养生观就是基于“脾胃之气既伤,而元气也不能充,而诸病之所由生也”的发病观。“凡怒忿悲思恐惧,皆损元气”啊!看来,我这场病非生不可。为生活,都要付代价的,不管你情愿不情愿。

“谁让你硬要去消化那样的复杂呢?”有时,我会扪心自问。答案却简单:性格决定命运。又何必怨天尤人?!于是,我终于悟到了一种态度:全盘接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并为自己能够消化命运的复杂而暗暗自慰。

好在,这次手术不仅切除了胃部病灶,仿佛也修整了我的心,使藏在我心底的一些“痼疾”、一些难愈的伤口,也一并地给治疗了。渐渐的,我的心像一条被疏通的河流,开阔了,豁朗了,舒畅了。再回顾自己曾遭遇的“美丽和险峻”,再回味自己曾尝遍的“酸甜苦辣”,我心里只有两个字:平静。对那些不可更改的经历,我惟一能做的,就是转变观念,尤其要重新端详这个“苦”字。过去的很多年,是心里的“苦涩”,在不断触发着种种不良情绪:忧思、酸楚、悔恨、抱怨等等,总认为自己的心是最苦的,苦不堪言。然而,就在养病吃药的过程中,我突然觉醒了:其实,对人最有好处的,往往是那些“苦涩”的东西,无论食物还是药物。给我看病的一位中医一再叮嘱我:“保养你的胃,一定要注意,少吃或不吃甜食。”世上万物都有相通的规律。回顾自己在感情上、在精神上所经受的那些“苦”,我才发现,那些“苦”对于我,比“甜”有着更多更多的好处。良药苦口——现在想来,用曾经的苦,治我现在的病,都是一味味“良药”啊。万事多从好处着想,身心都会健康的。

这次路经黄山,我在心里又回放了十多年前的一幕幕。回忆中当年的那个我,像个纯情少女,有许多感觉,楚楚动人:

至少,在遇到了那件“事情”之后,使我又做了一回“少女”,多好!

至少,又有了初恋的感觉,多好!

至少,又觉得每一天都有了心跳的快乐,多好!

至少,又在生活里增添了美丽的内容,多好!

至少,又做了一次加法,有了对“险峻”的体验并最终战胜了“险峻”,多好!

有了那么多的“好”,我该满足。何况,我还应当承认,正是这次“美丽又险峻”的感情经历,使我全面地找回了自己并真正地认识了生活。

是啊,感谢黄山,感谢生活。

2002年10月19日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