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一章

因为脚上的伤,我行动不便,一切都依赖玉檀。玉檀每日都替我拢好暖炉,吃用放置妥当,才去忙自己的事情。

我是三分的伤,七分的心懒,一点都不想动,能纹丝不动地一坐整日,注视着熏炉的缭缭烟气。也能盯着书一看就半天,却一页未翻。常常提笔想练字,却只顾着磨墨,待觉察时,看着满满的一砚台墨,又无任何心绪提笔了。

玉檀说八阿哥因外感风寒不能上朝。我听后心中还是疼痛,觉得口中的饭菜竟都硬如生铁,难以下咽,只得搁了碗筷。原来还是不能彻底斩断,即使心有利剑。

外感风寒,是那日还是后来呢?他在雪里冻着了吗?严重吗?……一面告诫着自己从此他的事情再与我无关,却又总是不经意见发现自己又在想了。

侧坐在榻上,头靠着垫子,正自发呆。门‘砰’的一声被大力推开,我讶然地抬头看着立在门口满脸寒冰的十四,他盯着我,一步步走近,我心中叹了口气,又靠回去,眼光无意识地看着地面。

他在榻旁站定,猛一扯我胳膊,我随着他的手,不得不坐直了身子。眼光却未动,还是盯着地面。他冷着声问:“怎么回事?为什么?”说着手上的力气渐大,捏得人生生地疼着。

我抬头看着他,平静地说:“放开我!”他冷笑着点点头说:“好生淡定!你就不会心痛吗?还是你根本就没有心?”

没有心?我倒是巴不得我没有心呢!伸手想掰开他的手,他猛地一下又加了力,我低低‘哼’了一声,忍不住叫道:“好痛!放手!”

霸椿故腔嵬吹模庋岵换崛媚阒辣鹑说奶勰兀康玫接质サ目嗤矗蝗绱游吹玫焦〖热蝗缃裾庋蔚背跻鹩Γ磕阍谒E兀空饷葱暮荩』故撬匝罨ǎ俊彼底牛蟮梦以椒⑻燮鹄础N乙幻嬗檬执蛩母觳玻幻娼械溃骸胺趴√矫挥校课胰媚惴趴闼憷霞福课业氖虑橛貌蛔拍愎埽 

他冷哼了一声,说:“我算老几?今儿我们就把话说分明了!你若有理,我们再说,你若横竖说不出个理来,我倒是要让你好好清醒一下,看我能不能管你的事情!”

我心中气极,到头来,他还是主子,我到底不过是个奴婢。本就心伤不已,这几日都是强憋着,这会子,又气又疼,再也忍不住,一面用力狠打着他,一面眼泪纷纷而落,哭着喊:“放手!放手!”

两人正在纠缠,一个声音淡淡叫道:“十四弟!”我泪眼迷蒙得看过去,十三阿哥和四阿哥正一前一后立在门口。十三脸带惊异,四阿哥倒是脸色一如往常的漠然。静静看着十四。

十三忽地一笑,上前几步说:“十四弟,你们这是唱得哪出戏呀?感情我们来得倒是不巧了。”我抽了抽胳膊,十四虽然手下松了力,但仍然紧紧拽着不动,十四脸色冷然地凝视着十三,十三笑嘻嘻地看着他,一面只是瞟向他握着我胳膊的手,再眼神暧昧地看回十四。

四阿哥缓缓走进,淡淡说:“我们刚从额娘那边过来,额娘正惦记着你,若得闲,去给额娘请个安。”

十四猛地紧了紧手,松开了我,我忙收回胳膊,轻轻揉着。他弯身低头盯着我,挨着我脑袋笑道:“过几日得闲再来看你。”说完,不再看惊怒交加的我,只向四阿哥和十三笑着扎了安,转身翩然而出。

我拿袖子胡乱抹干眼泪,抬头尴尬地看了十三一眼,扶着榻沿,想站起请安。十三笑道:“腿不方便,免了!”

我听后,顺水推舟,坐于榻上向四阿哥躬身请安:“四王爷吉祥,十三阿哥吉祥!奴婢行动不便,不能给两位爷奉茶,请两位爷多包涵。”

十三随意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歪靠着笑说:“你好生把这场戏的来龙去脉讲来听听,我们就不和你计较了。”

我怔怔出了一会子神,心中酸疼,眼中又泛出泪意来,忙背转了身子急急抹干。十三叹道:“好了,好了!我不问了。”

我转回身子朝他苦涩一笑,他静了一会,肃着脸说:“十四弟若真难为你,你说出来,也许我能帮着化解化解!”

我深吸了口气,强打起精神,向他感激一笑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一时争执罢了!回头就好了!”

十三耸了耸肩膀说:“不愿意说,就不勉强了!不过若有为难处,别自个受着,解难我倒不一定能做到,不过出出主意,排排忧应该还行!”

我点点头,他含着丝笑说:“实在不行,找你姐夫告状去,十四弟虽是个犟牛,可对八哥的话倒是听得进去。”

我心中惊悸,面上却未敢露出分毫,飞快地瞟了四阿哥一眼,看他神色如常,笑道:“只怕被训‘恶人先告状’,我还是省省吧!”

说完再不愿在这件事情上继续,笑着岔开话题:“多谢你来看我!还有上次也要谢谢你!”十三笑笑未回话。

四阿哥问:“脚恢复得可好?”我俯了俯身子,回道:“太医说伤着了筋骨,倒是没有大碍,只需耗些时间慢慢养!”四阿哥听后,看着十三说:“回吧!”十三点点头,起身要走,我心中一动,忙出声叫住他。

他和四阿哥都立定,静待我下文,我为难地蹙蹙眉头,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再加上四阿哥在一旁,更是不好开口。

四阿哥瞅了我一眼,对十三说:“我先出宫了!”提步要行,十三忙拽住他,对我说:“我的事不瞒四哥的,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我看这个架式,本来还想算了的,现在不说倒是不行了。只好笑道:“我想问你件事情。”我做了个请他坐下的手势,然后又看着四阿哥笑请他坐下:“绝非顾虑四王爷,只是刚才不知如何启口,所以有些犹豫。”

两人坐定后,都是看着我,我紧了紧嘴角,笑看着十三说:“这次随皇上去塞外,我见到了敏敏格格!”十三一听,脸上怔了一下,微微蹙着眉头,四阿哥却是带着笑意侧头看向他。

我看着十三蹙着的眉头,心头有些凉,但还是接着说:“你对她……啊?”我话未完,十三已经站了起来,四阿哥抿嘴而笑,看了看我,又看向十三。

十三看着四阿哥:“我们走吧!”说完想走,四阿哥坐于椅上未动,伸手拉住他,笑道:“话还未说完,干吗急着走?”十三有些跳脚,看看我,又看看四阿哥。苦笑一下:“这风水转得也太快了,才一会的功夫就轮到我唱戏,你们看了?”

说完坐回了椅子上,我掩嘴而笑,原来也有让十三想溜的事情呢!十三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问吧!不就那么点子事吗?也值得你们揪着不放?”

我敛了笑意,叹道:“敏敏的心思,即使未说,你也肯定是知道的。那你呢?”他问:“她和你挑明了?”我点点头。

十三默默出了会子神,凝视着桌上的书说:“草原上的好男儿多着呢!她不用在我身上白担这些心思。”

一时,大家都静默下来。其实不是没有料到的,敏敏虽好,可只怕并不是十三想要的。想着草原星空下她璀璨的笑颜,想着从此后她也会知道虽贵为公主,可天下仍有她永远也得不到的东西,想着她可能的心碎、蒙尘的娇容,还是难过不已。

忍不住说:“敏敏格格是个很不错……”十三截道:“你这么个明白人怎么也说起糊涂话了?她就是个天仙,若不对我的心,又何必多说!”

我轻叹了口气,低声喃喃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十三站起,举步而行:“走吧!”四阿哥随他起身而出,我忙俯了身子恭送。四阿哥出门后,转身替我把门掩上,一面说:“虽不是大病,可自个上点心,伤筋动骨最忌落了病根!”我刚想抬头说谢,门已合上。

--

小说天下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