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二章

脚伤还未好利落,康熙四十八年已是最后一天。斜歪在榻上,凝视着跳动的烛光,独自枯坐。‘笃笃’几声敲门声,玉檀带着寒气推门而入。随手将手中的食盒放在桌上,忙回身掩住了门,一面缩着脖子嚷:“好冻呀!”我纳闷地问:“今日不是你在前头伺候吗?怎么宴席还未结束,人就回来了?”

她一面搓着手在暖炉上烤着,一面侧头笑看着我说:“特意央了李谙达让秋晨替了我。反正她正好想凑这个乐子呢!”

每年除夕宴席上近前伺候的人都会得些赏赐,又有机会见着平日不可能见着的人与事。玉檀为了来陪我,竟然特特地推了这些。心中感动,叹道:“我自个呆着,也不觉得孤清,何必还为此去求李谙达呢?倒是白白欠了个人情!”

她烤暖了手,拿了食盒打开,笑说:“我备了些好吃的。今儿晚上我们一面吃喝,一面聊天,也好好过个年,岂不是比伺候人自在快活?”

她把杯盘在炕上的几案上摆好。又往熏炉中添了一小把百合香,两人半靠着软垫,自吃自饮起来。过了半晌,我还是没有忍住,假装不经意地问:“我姐姐可进宫了?”玉檀低头吃着菜说:“恩!还有八阿哥,八福晋都在呢!不过大概是因为病好不久,八阿哥看着精神不大好!脸上没什么血色。”我端起酒,一仰脖子,狠狠地灌了下去,又有些呛着,侧着身子低声咳嗽起来。

心中担着心事,昨晚上幷没睡好。玉檀因昨夜让秋晨代了班,今日早早就出门代秋晨当值去了。听得玉檀掩门的声音,我也快快地爬了起来。洗漱妥当后,打开箱子,取出历年来的信,手指轻轻滑过每一封的信,凝注半晌,有心想打开再看一次,可狠了狠心,还是拿了宣纸全部包好。

眼光扫过压在箱底的玉兰项链,也拿了出来,心中想了想,走到桌边,提笔写了封信。不想费功夫去想那些文言文的行文措辞,索性就想什么写什么,反正我只要他能看懂就好。

芭局皇且桓銎胀ㄅ樱耐跻戳伺镜淖趾托牛簿椭溃悴簧嫌形牟伞3さ靡残砘构萌ィ勺辖抢锶菝渤鲋诘墓媚锒嗟檬牵疽膊凰惆渭獾摹

现在奴婢尽心服侍皇上,等到年龄放出宫后,奴婢自会离去。奴婢这辈子是不打算嫁人的了。以前奴婢行事失常,欠缺考虑,给王爷造成很多误解。只能跪求王爷见谅。奴婢既然已下定决心孤身一人,不想婚嫁,王爷也无谓在奴婢身上白花心思。”

写好后,仔细读了一遍,琢磨了下,撕了,重新写过:

啊鹊侥炅浞懦龉螅咀曰崂肴ァ6钅镆蛏径缭缛ナ溃:薮松茨芫⌒ⅰE菊獗沧邮遣淮蛩慵奕说模幌氚樽徘嗟乒欧穑盖啄罹砀!

以前奴婢行事失常,……”

拿了信封,把信和项链都放进去。漠然地看着桌上的东西。他们若来,一切归还;若不来,那他们就是放手了,另寻了机会还于他们。忽地想起手上的镯子,忙往下掳,试了几次,却未成功,摸着玉镯子,心神恍惚。

轻轻敲门声传来,忙收拾心绪,起身开门,一面想着是小顺子还是方合呢?一面开了门。

肮媚锛椋 狈胶侠涞拇蛄烁銮В幻嫫鹕硪幻娲踊忱锾土诵懦隼础N倚ψ沤庸肮缘纫幌拢矣行┒飨肼榉衬阕弧!狈胶衔⑽⒁汇叮Φ阃反鹩Α

我进了屋子,凝视着手中的信发了一会的呆,打开桌上的宣纸包,把信原封不动地和其它信放在一起,重新包好,拿了浆糊封上。

转身出屋,递给方合,笑说:“麻烦公公了!”方合一面把纸包揣好,一面陪笑说:“不麻烦!不麻烦!”说完,打了个千,匆匆而去。

我依着门框,定定站着,看他身影消失。心中一遍遍重复着‘从此后再无瓜葛,从此后再无瓜葛,……’

直到午膳时分,仍然不见小顺子来,我心想,这倒也好,他撂开了手,从此后大家都清静。正琢磨着如何把项链退还给他,‘笃笃’敲门声响起。

心中一叹,去开了门,小顺子笑嘻嘻地请了个安,“给姑娘送东西来了!”

我接过,仍旧笑道:“麻烦公公稍等一下,有些东西烦请公公帮忙转交一下。”

说完半掩了门,转身进了屋子。

打开手中地狭长小木盒,一根通体晶莹,似有波光流动的羊脂玉簪。雕琢成一朵盛开中的木兰。我懒得再细看,将它丢进起先的信封里,仔细封好。出屋交给了小顺子。看他接过装好,我反身关了门。

背抵着门,过了很久,似乎才突然回过神来,想着新年的第一天,一切都结束了。深吸口气,挥舞着拳头,对自己大声吼道:“新年新气象!”

吼完,决定开始收拾屋子,既然活着,就应该努力让自己过的好一点。爱情失败!伤心一时可以,颓废一时可以,但为了一个没有选择自己的男人搭进去一生一世就没有必要,不能从此生活就是黑色!我的身体年龄才十八岁,没有爱情,还可以有很多别的事情,再过几年也到年龄放出宫了,等出宫后,我可以自己去塞北看大漠落日,去江南看烟雨蒙蒙。当年一直想去青藏高原和云南旅游,可都未能实现。

在现代时,有时间没钱,有钱没时间,现在我钱有大把,随便拿套首饰去卖也够挥霍一段时间,为何不趁此机会去过过理想中的游子生活呢?

自从来了古代,就一直围着紫禁城打转,以后可以笑揽风月,卧看红尘,游大江南北,交天下英雄!岂不自在?前面还是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等着我呢!

一面想着,一面笑着,一面手脚不停地整理着屋子,可眼泪却还是顺着眼角一颗颗滑落!止也止不住。

--

小说天下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