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十七章

我猛地抬头看向康熙,正对上他洞察秋毫的目光,又忙俯下头。静默了会,回道:“奴婢不知道!”

康熙轻叹口气,柔声说:“下去吧!”

我茫茫然地出来,脑中回荡着康熙的话“将来有一日自己可能做到?忘掉得不到的,珍惜已经得到的?”,这是什么意思?他认为什么是我得不到的,什么又是我能得到的呢?

心中憋闷,信步走到屋廊外,看看四周的高墙,天地被他们圈得如此逼仄压抑。再半仰头看向碧蓝的天空,是如此明朗开阔,无边无际。它们离我彷佛很近,似乎手伸长一点,就可以触碰。被蛊惑般地伸出手,却什么都没有,只有不能把握的风从指间滑过。

叭絷兀 蔽夷救豢醋帕成淙舯陌税⒏纾袅税肷危琶靼渍馐窃诮形摇3付恍λ担骸笆裁炊济挥校挥蟹纾 卑税⒏缌成徽

十四惊异地问:“若曦,你怎么了?”我还未及回答,他和八阿哥就向着我身后俯身请安,八阿哥一面笑道:“四哥还未出宫?”我侧身回头定定看着正缓步而来的四阿哥和十三阿哥。

十三阿哥一面笑向八阿哥请安,一面道:“我和四哥想着该去给德妃娘娘请安,就又转回来了。八哥怎么也没有出宫?”八阿哥笑说:“忽然想起若兰有些事情让我问问若曦,就耽搁了。”说完看着我柔声道:“若曦,越来越没规矩了!安都不请的吗?”

我心中烦躁,向四阿哥和十三阿哥请安,一面道:“奴婢出来的时间久了,还得回去当值!”静静蹲了一会,却无人说话,我抬眼哀求地看了眼四阿哥,他神色不变,随意地挥挥手说:“退下吧!”。我忙快步走开。听得身后十三阿哥向八阿哥行礼告退的声音。

昨日一夜都未睡好,脑中一直翻来覆去琢磨康熙的话,明知道自己想不明白,却无法克制地想了又想。今日又是当早班,强撑着当完班,回来后,觉得头重,躺在床上却睡不着,反倒头更是晕,只得又爬起来。

坐在桌前发了会呆,铺开纸张,研了墨,开始练字,仍旧照着他的笔迹一个个字写去,‘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一直很管用的镇静方法,今日却好象失灵,写了两大篇后,心神仍然没有安定。

正低头写字,忽听得院门‘吱呀’一声,我应声抬头从大开的窗户看去,四阿哥正推门而入。

我提着笔,还有些呆。忽地反应过来,忙顺手将纸张收拢起来,他走到桌旁问:“写什么呢?”我说:“没什么,随便练字呢!”

他坐于一旁的椅子上说:“这么用功?”说着拉住我的手随手抽了一张摊开看。

我有些不好意思,讪讪地说:“写得很难看吧?”他凝视了好一会,说:“练了很多遍了吧?”我低低‘嗯’了一声!

他问:“昨日踢的地方还疼吗?”我摇摇头说:“只是轻碰了下,没有踢到实处!”

他默了会,忽地说:“若曦,答应我件事情可好?”我问:“什么?”

他缓缓道:“从现在起永远不要对我说假话!我和你一样,即使丑陋也要真实!”我静了一会,问:“那你能答应我永远不和我说假话吗?”他叹道:“真是算计得清清楚楚,一点便宜都不给人占!可挨了十弟这一脚,怎么未和他算帐?担着掉脑袋的风险维护十四弟,你这笔糊涂帐又是怎么算的?”

我笑道:“我只和聪明人算帐,见着糊涂人自个就也糊涂了!”他‘哼’了一声问:“如果我答应,你就答应吗?”

我笑着点点头。他说:“我答应!”

我吃惊地看着他,他坦然回视着我。我问:“为什么?”他说:“没有为什么。只觉得理当如此!”

我想了会说:“可是有些事情我就是不愿意说,那怎么办呢?”他想了想说:“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你不愿意说。但是不要用假话来搪塞我!”

我出了会子神,忽地笑道:“那我有个问题要问你!你可以选择不告诉我!”说着示意他把手递给我。

我在他的手掌上,用手指慢慢写了个‘皇’,又写了个‘位’,然后挑着眉毛,笑睨他问:“你想要吗?”,停了一下,又笑补道:“可以不回答的!”面上虽在笑,心里却很是紧张,因为知道他的答案会就此改变很多东西。我心里即怕他说‘不想’,更怕他说‘想’。

他缓缓收拢手掌,神色未变,静静注视着我,我笑容渐渐有些僵,知道自己在赌,赌我在这紫禁城中最后一点的不甘心,最后一点的渴望。

只是一瞬,可于我而言已经久到我开始万分后悔自己的莽撞冲动,为什么要试验呢?他说会说真话,我相信就是了!为何要试验呢?试验最难测的人心,而且是紫禁城中的人心,何必呢?

正想着如何不着痕迹地把话带过时,他嘴角微抿,云淡风轻地说:“想要!”,彷若我在他掌心写得不过是平常之极的玩物,而非九五至尊的宝座。他语声轻轻,我却如闻雷响,半晌不得做声,喃喃问:“你还告诉过别人吗?”他说:“你是第一个!”

我摇头表示不信,问:“十三阿哥呢?”他说:“他从小跟着我长大,我凡事不瞒他。我的心思,他还摸不透吗?还用我告诉他?”我问:“你不怕我告诉别人吗?”他淡淡说:“你刚才压的赌注太大,我有心不赌,可怕就此终身错过!”我咬唇皱眉看着他,我的心思在他面前竟然如此通透?他盯着我,伸手轻轻抚展我的眉头,嘴角噙着丝笑,温和地说:“你不会的!”

我傻傻地看着他,还是难以置信,他把对皇位的觊觎之心藏得那么深,就连康熙都从未对他起过疑心,如今为什么告诉我?甚至怀疑自己幻听。惊诧未散,心中暖意缓缓流动,一时竟鼻子酸酸。他猛地在我额头上弹了一记,说:“该我问了!”

我揉着额头,顾不上疼,忙敛了心神紧张地看着他,他想知道什么?他严肃地与我对视了一会,缓缓说:“我想知道……”他停了下来,我屏着呼吸,“昨日踢得重吗?”

我长舒口气,皱眉道:“又吓我!不算重,不过也不轻,一直隐隐地疼,玉檀已经替我敷了药,没什么大碍!”他拿出一盒药放于桌上说:“每日早晚温水服用一粒。和外敷的药不起冲突。”我点点头。

白蛉栈拾⒙旰湍闼盗耸裁矗磕阈形敲匆斐#柯巢荒头常轿颐橇捕疾磺耄 蔽姨究谄液涂滴醯亩曰白龈剩骸白詈笠痪浠暗降资鞘裁匆馑寄兀俊彼潘壳承λ担骸跋雀嫠呶遥阍趺椿卮鸹拾⒙甑模俊蔽移财沧焖担骸芭静恢溃 

他点点头说:“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皇阿玛怕是要苦恼了!”我抿嘴一笑道:“皇上是叹了口气来着!”他好笑地看着我,我侧头笑嗔道:“未摸准皇上确实心意前,当然只能如此回答了!再说了!你可别笑我!你自个抹稀泥的本事不比我差!那么大件案子,说得倒好似义正严词,可实际却……”我向他皱了皱鼻子,未再说话。

他笑盯着我道:“就我看来,恐怕皇阿玛以为你的意中人是十三弟了!”

我‘啊’了一声,看着他笑起来:“是因为上次和敏敏赛马的原因吗?”四阿哥点点头说:“八九不离十。敏敏和十三弟的异样那么明显,皇阿玛肯定会想到儿女私情上去的。”

我凝神想了会,问道:“当时苏完瓜尔佳王爷究竟和皇上说了什么让皇上不再追究呢?”他道:“自个没有琢磨过吗?”

我道:“当时也曾仔细琢磨过的,不过有一点想不透,也就只得算了!不过今日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明白了!”他看着我,鼓励地点点头,示意我继续说。

我道:“当日我想不透王爷究竟会不会告诉皇上敏敏喜欢十三阿哥,总觉得不可能告诉皇上的,难道不怕皇上指婚吗?可如今想来,当时的场面怎么瞒得了呢?所以王爷肯定要向皇上坦承敏敏对十三阿哥的感情。但是接着说了什么不愿意让敏敏嫁给十三阿哥的道理,而且说服了皇上同意佐鹰王子和敏敏!”我叹气道:“至于皇上为什么会同意敏敏嫁给佐鹰王子,我不仅不明白还觉得诧异呢!再则,皇上让两大部落联姻也就罢了!可怎么还暗中默许佐鹰王子争取王位呢?”

四阿哥淡淡而笑:“伊尔根觉罗大王子的同胞姐姐是纳喇部的新王妃!现在可明白?”我‘哦’了一声,笑道:“明白了!平衡各个部落的势力!让他们彼此牵制,彼此争斗!谁都不能真正坐大!”

四阿哥道:“这就是皇阿玛同意佐鹰和敏敏婚事的最重要原因。还有一个就是伊尔根觉罗大王子,一方面大王子额娘出身显贵,母族不仅在伊尔根觉罗部势力庞大,在其他几个部落也很有影响力,另一面伊尔根觉罗大王子本身也非王位合适的继承人,佐鹰却才能出众。而且最重要的是额娘出身低贱,没有势力辅助,他将来继承王位后,即使有苏完瓜尔佳部落的支持,但却要面对自己部落内大王子的势力,两相牵制!皇阿玛自然默许他争王位!”

我拍脑袋叹道:“太复杂了!再说下去,就要把蒙古八大部落的姻亲历史关系和内外争斗都理一遍了!我只要知道大概就好!知道敏敏嫁给十三阿哥不如嫁给佐鹰好处多就行了!在这种情况下,皇上既顺了苏完瓜尔佳王爷的心意,让王爷对皇上感激,也顺了自己的心意,又何乐而不为呢?”四阿哥微微一笑,没再说话。

我侧头回想着当日的情景,不禁趴在桌上笑起来,笑问他:“皇上不会糊涂吗?多年前人家说我中意十阿哥,如今又知道我中意十三阿哥!”

他摇头说:“我从未觉得你会中意十弟,不过你不中意十三弟,我当年倒是有些纳闷!”我眨了下眼睛嘲笑道:“自己弟弟总是最好的!”话刚出口,就发觉此话大有语病,他睨了我一眼,未吭声。

我趴在桌上,默默想了会,幽幽问道:“那皇上那句话的意思究竟是想让我遂了心意,还是不想?”他笑说:“若曦!皇阿玛的确很疼你!依照你所说的皇阿玛的语气和神态来说,皇阿玛对你的事情倒是颇为踌躇,还是很照顾你心思的!”

我脸埋在胳膊间,闷着声音问:“那将来皇上会答应吗?”过了半晌,他笑道:“终于会脸红了!”我道:“才没有呢!”他笑说:“没有吗?那你耳朵怎么红了呢?”我脸越发烫起来,静静趴着再不敢多话。

他笑说:“等太子之事的风波平息,我就去求皇阿玛,向皇阿玛说明我们两情相悦,等皇阿玛问你时,你再表明心迹!以皇阿玛对你我两人的感情,应该会答应我们的恳求的!”

我静静趴于桌上,凝神想着,他手轻轻落于我头上,柔声说:“不要费神琢磨了!此事我已想过!虽然你的婚事有些麻烦,可我又不去争皇位,没有什么利益之争!只要不涉及皇位,皇阿玛对我们一向宽仁,对我更是慈爱,又疼你,他会成全的!”

忽然两声‘笃笃’敲门声,我一惊,猛地从椅上跳起。他叹道:“怎么如今如此沉不住气?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也如此惊慌!我又不是第一次来!”

我扬声问:“谁呀?”“奴才方合!”我忙关了窗户,出来时又顺手掩了屋门。打开院门,人堵在门前压着声音问:“什么事情?”方合一面请安,一面递给我药,也压着声音低声说:“十四爷吩咐的。服用方法里头都写分明了。”

我心下释然,笑接了药,他又打了个千,转身而去。我握着药,关好门进屋。随手把药搁在桌子上,又推开窗户。

他淡淡瞟了眼桌上的药,立起身子,我问:“要走了吗?”他点点头,说:“自从太子求婚后,你就终日心神不宁,前阵子刚看着好些了,可皇阿玛一句话就又让你举止失常。往后的日子只怕少不了风波,你打算就这个样子去应对吗?越是心内害怕面上才应越镇静,他人摸不清底细,才越不敢轻易出手!哪有自个猴急着自露马脚的道理?”

我咬了咬唇,点头道:“记住了!”他道:“我走了!”我微微一笑说:“好!”他从桌上快速抽了张我练的字,待我惊觉劈手要夺时,他已经收拢进袖中:“做个见证,看你以后可有长进!”

说完,提步而出,我立于窗前,看他走到院门口,伸手拉门时,回头看了我一眼,随即转头掩门而去。

我立了半晌后缓缓坐于椅上,忽觉得这屋子前所未有的寂静冷清。

天气越来越热,康熙搬进了景致更为怡人的畅春园。大家因暑气而心烦,我却完全安定下来,嘴边带笑地待人接物,谨小慎微地服侍着康熙。虽然心底深处仍是隐隐的惧怕,可同时还夹杂着丝丝心安。

四阿哥送的药还未吃完,肋上的伤已经全好。远远地看见十四阿哥,忙赶着追上去,他和十阿哥这段时间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我。十阿哥我倒是明白,可他若只是为了镯子的事情,实在不必如此!

我向他请安,谢他赠药,他一笑而过。只道“十哥和福晋现在可逗着了!两人忽然一改以前几句话就剑拔弩张的样子,见了面一个比一个客气有礼,看着不象成婚多年,反倒更象脸皮脆嫩的新婚小夫妻!”我听后拍掌大乐,原来这么个莽撞人也有一天化为绕指柔!

两人笑着笑着,突然都静了下来,他沉默了半晌道:“对不住!镯子那天晚间我已送到了八哥府上!”我默默听着,他轻叹口气低头道:“当时正在书房,他微笑着接过,随手就拿桌上的石砚砸了粉碎!”我咬唇未语。他静了静说:“八哥当时笑说‘她终究还是跟了老四!’”我一惊,抬头看向十四阿哥,正对上他炯炯双眼,他问:“真的吗?”

我定了定神问:“你没问他为何如此说吗?”十四道:“八哥说你自打入宫后,就对四哥一直与众不同!奉茶是最先按了他的喜好上,后来才陆续依了各人口味!很多事情上你都对四哥设法维护,甚至不惜泼茶烫十哥。四十七年废太子时,你从塞外回来后,看四哥的眼神越发不同,还时而脸色泛红。”十四阿哥‘哼’了一声道:“后来,不用八哥提点,我都没有少看到你和四哥眉来眼去,有时莞尔一笑,有时神色微嗔!八哥一向留心你一举一动,看到的就更多了!”

我忽地大笑起来,十四阿哥本来微带怒气,闻得我的笑声,一时怔住,我带着几分凄凉笑道:“好个心思深沉如海的‘八贤王’!我竟真个不知道他从头至尾是如此想的,原来他从未真正表露过自己的心思!他让我看到的都是他想让我感受到的!”我一直知道他‘逢人便示三分好’!但从未料到我也是那三分好中的一个。他既自始至终都有疑心,不曾相信过我,为何还能对我一副情深不移的样子?说完心中酸涩,转身就走!

十四一把拽着我胳膊问:“你真的喜欢四哥吗?”我侧身盯着他冷笑说:“是!我喜欢四阿哥,我打小就一直喜欢四阿哥,对他深情似海!满意了?”说完猛地摔脱他的手,快跑离去!

正低头猛跑,忽地撞到一个人身上,他一把扶住我,才没有摔倒!抬眼看是四阿哥,他目光淡淡地看着我,一旁十三笑问:“后面有老虎追你吗?”我心中酸痛,用力甩脱四阿哥的手,提步就走,一面眼泪潸然而下。

四阿哥忙转身一把拽着我,硬拖着我快步走到一旁的太湖石后,问:“怎么了?”我只是默默掉眼泪,他不再说话,由着我哭。哭了半晌,我问他:“你以后真的不会骗我?有什么都会直说?”他说:“是!”我点点头,拿绢子抹干眼泪说:“我没事了!”他静静看着我,我侧头微抿嘴角道:“想知道怎么了?可这件事情如今我不想说,可不可以?”他点了下头,没再理会,道:“皇阿玛等着见我和十三弟。”说着,转身走了出去,我随后跟了出来,一直等在外面的十三阿哥若有所思地盯了我几眼,笑问四阿哥:“可以走了吗?”四阿哥微一颔首,两人快步而去。

--

小说天下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