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卷 莲花簪子 第05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卷 莲花簪子

第五节

相较于灯红酒绿的夜晚,这里,是一片暗无天日的地方。

如大海中的孤岛般,望不见边际,没有人找得到可以登岸的大陆。

借着不远处的灯光,可以看见这里三三两两的人群,有男人,也有女人。

雯艳,也站在其中,穿着性感的服装,化着浓妆,靠在栏杆边。

身旁飘来浓烈的烟味,雯艳皱了皱眉头,刚堆起笑容,就听见传来另一个娇媚的声音,脸上的笑容失去,雯艳知道自己又让一份工作从手边滑走了。

不远处,听得到许多讲价钱的声音,看似一片安静的黑暗,却一派喧杂。

但是雯艳却觉得自己的四周极度的安静,经常,雯艳会坐在栏杆上,观望着四周的一切,想象着自己是置身事外的一个人,直到天亮。

不止一个人对雯艳说她不适合这个地方了。

连基本的抢客都不会,一晚上雯艳几乎做不到什么生意。

刚刚被抢走的客人带着猥琐的笑声搂着一个满是娇笑的女人离开了,从自己的面前走过,那女人转过头来用可惜的目光看了雯艳一眼。

所有人都是出来做生意的,没有人会去特意让别人,但是大家依然互相同情着。

雯艳回给那女人一个不在意的笑容,继续抬着头,看着不远处那盏昏暗的灯,灯旁,众多的飞蛾盘旋着。

有时候,雯艳觉得自己就是这其中的一只飞蛾,盘旋着灯光,时不时会烫伤自己。

夜更深了,周围渐渐安静了下来,雯艳听见,身后的草丛中时不时传来阵阵低语。

点燃一根烟,放在口中,一股辛辣的味道直冲入鼻腔。

雯艳不会抽烟,但是却总是那出烟装装样子。

她甚至知道这里的姐妹中不会抽烟的人众多,却每个人都喜欢在食指与中指之间点燃那点火光。

或许是想要照亮这唯一的一点黑暗吧。

雯艳笑了笑,将烟熄灭,在黑暗中,雯艳就不让自己奢望光明。

熄烟的一瞬间,雯艳看见一双皮鞋走到自己的面前,然后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很低沉,让人觉得很舒服,其中不夹带一丝不雅。

“多少钱?”

听着如此优美的声音问出如此的话语,雯艳觉得是一种亵渎,对声音的亵渎。

随便报了一个数字上去,是平时价钱的好几倍,雯燕今晚并不想要做任何的生意。

那男人瞬间沉默了,时间很长,长到雯艳以为那男人已经离开的时候,那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跟我来吧。”

这句话让雯艳有些惊奇,没有任何的讨价还价,雯燕抬起头,仔细地打量着男人的脸,昏暗的灯光下,什么也看不清,只有那双发出点点亮光的眼睛,似乎是那样的深邃。

跟着男人上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雯燕惊讶今晚碰见了大买主了,看见男人没有开车,雯燕正准备脱衣,却被男人拦了下来。

“怎么?”

雯艳不解的看着男人,想从那张只看得见眼睛的脸上读到些什么。

“你是不是有一支莲花的簪子?”

男人的声音变得很轻柔,仿佛语气稍微重一点,就会有什么被摧毁般。

“怎么会,那种……”

雯艳的声音嘎然而止,笑容也凝结在脸上,脑海中,浮现出了那支莲花簪子,被母亲用一层层红布包裹着,放在精致的小盒子中,小心的压在床板下,一直嚷着要给自己做嫁妆的东西。

那日之后,雯燕便没有再提那簪子的事情,想到自己竟然残忍到让母亲痛哭着向自己求情,雯燕就感到揪心的痛。

自己已经堕落了,若是母亲愿意,就将那簪子留着,那是父亲送给母亲的唯一一件物品,虽然说父亲是个不贞的男人,但是对于母亲来说,却是最好的。

无论是母亲,还是自己,一辈子,都只能在男人面前低头吧。

“你怎么会知道?”

雯艳用警惕的目光看着那双眼睛,突然觉得那眼睛中满是阴谋与狡诈。

“我是个古董收藏家,你拥有的那支莲花簪子,是一件极有价值的古董,若是你愿意卖给我,我给你八十万的价钱,如何?”

男人说着,眼中似乎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请求目光。

雯艳顿了顿,想象着男人所说的八十万,有了这笔钱,母亲可以住进设施更好的疗养所治病,两人可以拥有更好的生活。

“若是不够,我还加辆车子和市中心的一处房子,你母亲要看病,我可以让她在最好的疗养院免费接受治疗,甚至你,我都可以介绍更好的工作,不能再多了,我也只出的起这个价钱了。”

男人继续说着,他在雯艳的目光中看见了动摇。

“我可以以后给你答复吗?”

雯艳注视着男人的目光,或许回去和母亲好好的说说,母亲会答应的,毕竟,那是自己的母亲,也不会愿意看见女人整日出卖自己的肉体与灵魂来赚回一点微薄的生活费。

“两周内,我希望能在两周内给我答复。”

男人隐忍住自己雀跃的心情,看见雯艳点了点头。

看着雯艳渐渐远去的背影,黑暗中,男人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怎么样?我说的没有错吧?”

车后座响起了一个妖异的女声,淡淡的,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那般,男人先是微微愣了一下,转而脸上变成笑容,正准备转过头,突然感觉到冰冷的尖锐物体触及自己的脖子。

“不准转过头,否则马上割断你的喉咙。

男人的额上溢出汗水,不管身后的女人是否看得见自己,脸上依旧是讨好的笑容。

“真是谢谢你了,若不是你,我恐怕找不回来那支簪子。”

后座传来了女人诡异的大笑声,男人不明所以,只得尴尬的笑着。

“你没有想过刚刚那个女人可能就是你的女儿吗?”

女人询问着,声音变得极度幽远,浓厚的飘在车内,久久没有散去。

“我只有一个女儿,现在正在美国留学,哪还有什么女儿。”

男人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尽力想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坚定,但是其中却透露了更多的颤抖。

“呵……哈哈……”

女人再次发出了尖锐的笑声,笑声中充满了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让男人感到一阵战栗。

“你也算得上绝情了,告诉你一个最绝情地方法……”

男人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拂到自己的脖子上,身体忍不住剧烈地颤抖起来。

女人幽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沉睡在黑暗之中,只要让她们沉睡到黑暗之中,一切,就都烟消云散了…

…哈哈……哈哈哈……“

女人的笑声越来越远,渐渐消失,男人打开了车内的灯,猛然回头,看见了空空如也的后座,整个脊背,早已被汗水浸湿。

男人是半年前碰见这个女人的,从来未看见过样子,只知道是个算命的神婆,身材似乎很矮小,可以看见从头纱之下露出的黑色卷曲长发,声音听起来很动听,似花季的少女般。

男人大病初愈,身体却越来越差。

女人告诉自己命不久已,因为自己欠了一段姻缘,欠下了姻缘,是要用命来偿还的。

男人是生意人,平时对这些鬼神东西就很在乎,听到如此的说辞,又回忆起如今的状况,更加相信所有的一切。

能拿回莲花簪子就可以了结这段姻缘,可以救回自己的性命,无论要花费多少,男人一定要拿回那支簪子。

倒车镜中,男人脸上的悲哀渐渐消失,换上的是一种生意人的残忍。

回到家中,雯燕心依旧怦怦直跳,这是她第一次听说如此大笔的钱,若是可以拿到,那么自己的生活将会全部改变。

抬起头,母亲的房间还散出柔和的灯光,伴着灯光,传出轻轻的童谣声。

“妈,我回来了,你睡了吗?”

敲了敲母亲的房门,听见童谣声突然停止,传出了惊慌失措收拾东西的声音,等了一会,雯燕打开门,看见母亲迎接自己的的笑脸。

“你回来了呀!吃东西了没?”

看见雯艳的目光停留在凌乱的床上,童姚尴尬的笑了笑,连忙将床单拉了拉,隐藏住还露出一角的小盒子。

“不,我吃了。妈,跟你说个事。”

环视了一下四周,雯燕坐在了床上,看见母亲用紧张的眼神盯着自己。

“妈,我今天遇到个人。”

雯艳时不时观察着母亲的表情,母亲的身体不能受太大的刺激。

“那男人很有钱,男人想要一样东西,并且出了很大的价钱。”

童姚脸上露出了有些担心的神情,眼神时不时飘向藏着簪子的地方。

雯艳知道母亲虽然脑筋不是太清楚,但是却并不笨。

“妈,你也知道我们现在生活很辛苦,你应该也知道我现在过得多痛苦。”

雯艳脸上是悲哀的神情,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淌了下来。深呼吸了几口,雯燕稳住自己的情绪。

“妈,我说过很多次了,不用给我准备嫁妆了,你也知道我的事,我这样的人,还准备什么嫁妆?现在好不容易有人愿意买那支簪子,您就将簪子拿出来吧。”

雯艳的话一说完,童姚的脸色瞬间变了,起身将簪子抱在怀中,整个人躲在角落。

“这是你爸送我的,我们说好了给你做嫁妆的,这要留给你做嫁妆的……”

童姚不断的念叨着,眼神恍惚。

“那男人早就已经抛下我们离开了,你干什么还对他念念不忘?你抱着这簪子干什么?要抱着这簪子去死吗?好不容易有人愿意出高价买这个东西,你只要对方出多少钱吗?八十万,出八十万呀!有了这笔钱我们的一切都会改变了,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呀?”

看见母亲完全不开窍的模样,雯燕的眼泪瞬间淌了下来,大声地吼着,看着母亲如孩子犯错般低头不语,但是双手依旧紧紧抱着那个盒子。

“妈,你是不是不拿出来?”

雯艳抹去眼泪,继续问着,看着母亲慌乱的摇摇头,绝望,终于涌上了雯艳的心头。

她以为母亲虽然头脑不清楚,但毕竟还是疼爱自己的,而如今……

抹去不断涌出的眼泪,雯燕什么也没说话,走出了母亲的房间,关上房门的刹那,雯燕听见心中仿佛有什么被折断的声音,双腿发软,靠着墙边倒下埋头痛哭起来。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