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卷 双生花 尾 声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卷 双生花

尾声

秦子翔的车停下,隔着车窗看见面前对峙着的两人,深深地恐惧又浮上心头。

一道黑影越过自己的视线,夜纵身跳出了车子,跃进月纹的怀中,仰起头,高傲的目光注视着月霞。

“果然你还是要他来了,没有他,你根本就不能拿我怎样。”

月霞的目光停留在秦子翔的身上,眼中是不屑,秦子翔看见月纹露出了懊恼得表情,没有力量的血族,连人类都不如。

“有种你就来杀死我。”

“我不想杀你。”

月纹平静的回答着月霞的话。

“有种你就来杀死我!”

月霞提高了声音,看着月纹那无表情的面容。

“我不想杀你!”

月纹严重的悲哀更深了。

“有种你就来杀死我呀!!”

“我说过我不想杀你!!”

“少假惺惺了!”

月霞终于近乎于疯狂了。

“你不是要维护你那血族长老的地位吗?你不是要保留你那令人生厌的纯洁吗?杀了我,你什么也拥有了,地位,名誉,力量。”

月霞孟让靠过去,伸出手,抓住月纹的衣领,将他从轮椅上踢起来,见状,秦子翔想要冲过去,却被一旁的小茜紧紧地抓住。

“我不想杀你,我说过我不想杀你,我说过的……”

大颗的泪珠滚过月纹的脸庞,他哭着,仍凭月霞厉声咒骂着自己,那原本如女子般娇艳的容颜,此刻却只剩下少年的坚强。

“放开我,让我过去。”

秦子翔甩着小茜铁钳般的手,他无法再次看见自己的朋友从自己的面前消失了。

“不可以,秦先生,不可以!”

小茜慌张的高喊着,拼命抓住秦子翔不放。秦子翔看见血色正一点一滴从月纹的脸上褪去。

“快咏唱圣歌。”

脚边突然响起了夜的声音。

“什么圣歌,我根本不知道那种东西。”

秦子翔一脸的焦急,不知所措。

“就是纹一直唱的那个。”

“那首歌我听不懂,我不知道是什么。”

秦子翔近乎咆哮了。

“你可以,你一定可以的,那是你的曲子,是属于大祭司的曲子。”

小茜焦急的说着,眼看着月纹的手渐渐开始无力垂下。

不行!不行!!不行!!!

秦子翔的脑海中努力的回忆着,却没有半点祭司的记忆。

猛地,凉风吹过,秦子翔只觉得脖子处一紧,胸中的空气似乎被完全隔离了,月霞正站在自己的面前,狞笑着。

“我不会让你妨碍我的。”

秦子翔的手胡乱的挣扎着,却碰不到任何的实体。

“秦先生,那是幻觉,她杀不了你的,你只是看见了幻觉。”

小茜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但秦子翔却无法分辨她说的是什么,只觉得意识渐渐远离自己的大脑。

待到贾彦赶到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月纹被自己的女友禁锢住脖子,脸色苍白,而秦子翔则被小茜抓住胳膊,但是手却胡乱的挥舞着,一脸的痛苦,那只黑猫在地上来回的跳跃着,焦躁不安,空气中,似乎飘满了血的腥味。

“放、放开月纹!”

贾彦哆嗦的掏出枪,看见月霞转过头对自己露出了高傲的笑容,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

“弹……”

月纹听见了贾彦的声音,转过头来,喉咙中发出了虚弱的声音。

“心脏……弹……银弹……”

月纹拼命挤出几个字,贾彦连忙从怀中掏出圣银弹,装入了枪内。

“快放手,否则我开枪了。”

贾彦用枪口对着月霞,颤抖的声音中满是恐惧,因为他清楚地看见,月光下,月霞那映着月光的红眼,与唇下那尖锐的犬齿。

“快……”

月纹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贾彦,他看见了,那还未完全成长的金色六翼。

抬起眼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待月上当空时,贾彦体内鲁西法的血统就会完全的苏醒,那时候圣银弹的力量最大,但是同时,月霞的力量也趋近于饱和。

月正在向当空移动。

“快……心脏……”

月纹微微抬起手,伸向贾彦,似要抓住那金色的羽毛。

月,爬上了正空,雪白的光瞬间照满了大地。

贾彦的背上,生出了金色的六翼,羽毛在夜空中飞翔,他抬起手,沉稳的将枪口对准月霞的心脏,脑海中浮现出那些看不懂的熟悉文字,奇迹的是,他竟然可以读懂。

“神,赐予大地无尽的光明,金色圣羽,将照亮地底。”

银色的光线从枪口中射出,只见月霞发出了痛苦的哀鸣,松开手,捂住不断涌出献血的心脏。

秦子翔从幻像中走了出来,只看月纹向自己靠近,伸出手,冰冷的触感抚上自己的额头,瞬间,只觉得眼前一阵光亮,远古的记忆冲入脑中。

温柔的声音从秦子翔的口中吟出,熟悉的祭司的手势。

月纹平静的看着眼前的月霞,那站在月霞身后的死神,已经扬起手中的镰刀,准备向下斩去。

只要斩断了月霞的生锁,月霞的灵魂就可以得到超度了。

猛然,红光突起,月霞向月纹扑来,两人倒在地上,月霞张开嘴,锋利的犬齿想要向月纹刺去。

只见月纹连中流露出极大的悲哀,眼泪流出眼角,夜空下,响起了野兽般的低吟声。

所有人震惊的看着月纹,只见他眼中闪出红光,口中的利齿越来越长,猛地,刺进了月霞白皙的脖子,闭上眼,夜幕中响起了吮吸的声音,伴随着月霞临死前的哀鸣。

月纹的头发渐渐变得漆黑,苍白的肌肤染上了红晕,那原本似少年的身材,也开始渐渐的成长,再次抬起头来,那嘴角残留着血痕的脸上满是哀伤。

月纹站起身,月光下,风度翩翩的如一名高贵的王子,流着泪,晶莹剔透,他看着原本一直跟随着月霞的死神烟消云散,看着那些环绕在月霞左右的怨灵冲下来,吞噬着她的灵魂。

月纹眼角下的泪痣已经被红宝石所替代,原来这才是月纹的本来面貌,高贵,优雅,周身散发着不同寻常的妖异之气,这就是血族长老给人的压迫之感,手脚根本无法动弹。

“月纹,你……还好吧?”

看着月纹靠近自己,秦子翔小心地问着。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月纹的嘴角扬起满是悲伤的笑容,秦子翔有些不明白,他看见吞噬月霞灵魂的怨灵们。

“血族被同类杀死,就会永不超生。我杀了姐姐,她的灵魂,也会从此从这个世界消失,我杀了姐姐,杀了她,原本我不想的,一点也不想的……”

月纹的身体突然下坠,秦子翔连忙伸出手扶住他,看见他如孩子那般的哭泣。

许久之后,月纹站起来,轻声道别,转身离开,夜一个箭步跟了上去,跳进月纹的怀中,小茜也跑了过去,中途停下,转过头来看了秦子翔一眼,对他露出笑容,点头道别,又转身跑了过去,两人一猫,消失在夜幕之中。

秦子翔扶起一旁意识不清的贾彦,上了车,向山下开去。到了山脚,贾彦醒来,一脸茫然的看着四周,惊讶地询问秦子翔发生了什么事情,而秦子翔只是露出一抹苦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三天后,对面街边的那家店门上又挂出了“旺铺招租”的牌子,月纹一行人仿佛从未出现过般,没有任何人记得。

一个月后,那家店被重新租了出去,开了一家花店,整条街上都可以闻到甜美的花香,如曾经在月纹店中闻到的檀香味到。

三个月后,秦子翔关闭了心理诊疗所,卖了房子,向所有的朋友道别,带着行李与这些年的积蓄到了机场。他要回老家一趟,好好的陪陪久未相聚的父母,然后,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站在候机室内,秦子翔摊开手,一根银色的项链,有着一颗指甲盖大小的蔷薇花坠子,虽小,但是却雕刻的极为精致,散发着柔和的粉色光芒。

月纹将自己带入了那个未知的世界,所以秦子翔想要去寻找,那个真正属于自己的世界。月纹的故事已经结束了,而属于自己的,那个真正的故事才不过刚刚开始而已。

(全文完)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