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章

六年前。

殷素兰从噩梦中惊醒过来,身上的冷汗慢慢退却,她拍了拍胸口,不禁有些好笑,都那么大年纪了,怎么还会做这种梦呢?是不是因为浩风出差了几天,自己就有点耐不住了?

但想到梦中的那个男人,殷素兰还是有些害怕。

那是个满脸胡子的男人,脸孔怎么样的,殷素兰已经记不清了。那男人穿着件破烂的衣服,身上还有股说不上来的怪味,仿佛是汗臭,就像是很长时间没有洗澡似的。

那个男人用身体把殷素兰半压在墙壁上,把她的双臂拧向背后,压在身下,使得她无法挣扎,那个男人咧嘴笑了一下,就把带着一股蒜臭味的嘴伸向殷素兰,而那两排黑黑的牙就足以令殷素兰吐出来。

而这时候,男人的手并没有空闲下来,一只手正在殷素兰柔软的胸部用力地揉搓,另一只手已经滑到了她的双腿之间,殷素兰用力地夹紧双腿,但那只手却用力地插进了她的两腿之间,想剥开她的双腿,手上那些厚茧老皮刮的殷素兰细白的皮肤生疼生疼的。

心理上有种强烈的恐惧,但身体上却产生了一种令她羞耻的感觉。

殷素兰甩了甩头,把那个龌龊又令她不安的梦甩到一边,然后从床上爬起来,一边想着今天要报道的新闻稿,一边穿着衣服。

于翔中午在学校吃饭,殷素兰不用担心,今天晚间因为有个特别新闻报道,殷素兰晚上不能和于翔一起吃饭了,得给他留个字条。

天气不错,再过几天就可以穿薄丝袜和短裙了,于飞也要放假了。虽然是两个年轻大男孩的母亲,但殷素兰的身材却是可能令很多少女都嫉妒的。

殷素兰是以一种绝好的心情出门的,但她绝对想不到,那一天发生的事情令她一生的精彩生活,到那一天几乎算是划上了句号。

于翔在快五点的时候到电视台的,他放学后没有回家,直接到电视台找妈妈一起吃晚饭,殷素兰赶着录制节目,给了于翔一百块钱,让他自己出去吃饭,吃过饭先回家去。于翔拿了钱出去吃饭,但他并没有听妈妈的话吃完饭回家,而是又跑回了电视台,他想等妈妈一起回家,就这样,于翔也和殷素兰一起经历了那晚的惊恐一幕。

那两个男人不知道是怎么样进入电视台的。

殷素兰录制完节目,独自在化妆间为那个特别新闻报道做准备,这时,黎小慧端了一杯热咖啡进来给她:“殷老师,喝杯咖啡。”

靶恍唬 币笏乩冀庸Х群攘艘豢冢旁谝槐叩淖雷由希馐保庞执蚩耍礁龃┑南衿蜇ひ谎哪腥俗吡私础

澳忝钦宜俊币笏乩颊酒鹄矗械憔锏乜醋爬慈恕

罢夷悖 币桓瞿腥搜粕ψ牛鋈谎锸职岩谎飨蜃乓笏乩既恿斯矗笏乩技泵χ邢虮呱喜嗔瞬嗌硖澹恍⌒陌淼乖谝巫由希侨庸吹亩鳎凑以诹死栊』鄣牧成希还啥癯裘致础

巴郏 崩栊』奂饨辛艘簧蜃琶趴谂苋ィ瓶橇礁銎蜇ひ谎哪腥顺宄雒湃ァ

两个男人向着殷素兰走过去,其中一个男人满脸胡子,殷素兰吓的浑身发抖,她想起了昨天夜里的那个梦:“你们想干什么?”

昂俸佟绷礁瞿腥斯中ψ牛岩笏乩即拥厣侠鹄矗谱潘蛎趴谧撸橇礁瞿腥说氖衷谒砩下颐拧

奥瑁 庇谙韪粘酝攴够氐降缡犹ǎ涂醇杪璞涣礁瞿腥诵财茸旁谧呃壬贤缣菘谧摺

氨鸸矗 逼渲幸桓瞿腥颂统鲆话寻氤呃闯さ牡叮茉谝笏乩嫉牟弊由稀

罢馀说亩佣颊饷创罅耍床怀隼窗 !绷硪桓瞿腥艘ψ牛檬衷谝笏乩嫉钠ü珊蠛莺莸刈チ艘话眩叭饣故峭舻哪亍!

两个男人架着殷素兰快走到电梯口的时候,电梯门忽然打开了,里面出来两个保安。“放开她!”两个保安拿着电棒有点颤颤地叫。

两个男人对望了一眼,其中有个男人有些惊慌起来,架着殷素兰退进了旁边的卫生间。

两个男人胁迫着殷素兰在卫生间里,和卫生间门外的保安、于翔僵持不下。

而这一切对殷素兰来说,正如同噩梦一般。那是个满脸胡子的男人用手在殷素兰柔软的胸部和她的双腿间用力地揉搓,手上那些厚茧老皮刮的殷素兰细白的皮肤生疼。他把殷素兰推到墙上,用满口蒜臭味的嘴凑到殷素兰的嘴上。殷素兰用力地转过头去,那把半尺来长的刀割破了她细白的皮肤。

澳忝侨每颐浅隽说缡犹ň头帕怂 绷硪桓瞿腥顺遄琶趴诤鸾校歉瞿腥苏驹谝笏乩疾嗲埃训督艚舻刈ピ谑种校肿潘牟弊樱耙蝗唬隽耸裁次侍馕颐遣桓涸穑 

澳忝窍确帕宋衣杪瑁 庇谙杷簧凶牛氤褰ゾ嚷杪瑁从峙乱虼硕孤杪枋艿缴撕Α

俺隽耸裁词拢俊背骞吹氖且桓瞿昵岬木欤种形兆诺那苟荚谖⑽⒎⒍丁

拔衣杪璞蝗私俪至恕谖郎淅锩妗

殷素兰接下来的记忆,就是看见一个警察冲了进来,接着是一声枪响,她感觉到热乎乎的液体喷了她自己一脸,有股令人恶心的腥味,红色的和白色的混合物从她的脸上滴下来,染在了她的衣服上。

脖子上的那把刀掉落在了地上,那个令人恶心的男人的手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她抬手擦了一把脸,她看见自己双手上满是鲜红的血,还有像豆腐一样的白花花的东西,而面前的地上,正躺着一个脑袋已经炸开半边的男人……

鞍。 币笏乩挤⒊霾凰迫松牟医校昧λψ潘郑氚涯侨萌丝植赖亩魉胨乃郑赡芪氯然宓母芯跞匆懒底挪豢侠肴ァ

殷素兰在尖叫脱力后软软地倒了下去。

殷素兰醒来的时候已经忘记了前一天发生的事情,她诧异地看着围在病床前的丈夫和两个儿子,不明白自己怎么忽然住进了医院。丈夫于浩风解释说她在电视台的时候忽然晕倒了。

殷素兰从病床上爬起来后执意要去电视台上班,于浩风拗不过生性倔强的殷素兰,无奈只好陪同她去电视台。

疤ǔぃ缓靡馑迹蛲砦摇歉鎏乇鹦挛耪2コ隽税桑俊币笏乩荚谧呃壬吓龅搅说缡犹ㄌǔぁ

懊皇旅皇拢蛲砟愠鍪潞螅美栊』鄱ヌ媪四悖幌氲叫±柚鞒值南嗟辈淮恚庋憧梢园残男菹⒁欢问奔淞恕!碧ǔばθ萋妫θ葜幸行┎话病

拔颐皇拢憧次液芎冒 !币笏乩家残α诵Γ敖裢淼慕谀课揖涂梢灾鞒至恕!

芭叮悖恪故切菹⒁欢问奔浒桑饕悄愕纳ぷ酉戎瘟埔幌隆赡苁蔷殴龋菹⑿菹⒕突岷玫模鸬P奶ɡ锏氖隆!碧ǔご炅舜晔帧

吧ぷ樱俊币笏乩颊馐辈欧⑾肿约旱纳羲谎贫烟丫耆幌衿绞钡淖约骸

殷素兰惊愕沮丧地走到化妆间,一推门看见化妆间里的黎小慧,忽然间,昨晚那可怕恐怖的一幕再次在殷素兰脑海里浮现。她惊恐地举起双手,居然看见红色的血液和白色的脑浆混合着从她的双手上滴了下来。还有那个男人充满蒜臭味的嘴,在她的嘴上脸上胸前不停地亲舔着,而双腿间那只粗糙的手正向她身体里用力地探去……

鞍 币笏乩技饨衅鹄矗昧Φ厮ψ潘殖宄龅缡犹ù舐ァ

两天后,殷素兰在城郊处被找到时,她已经彻底地疯了。

她身上的衣服肮脏破烂,她不记得在这两天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的记忆留在三天前,在那件事发生之前。她每天都在重复着那一天的生活,早上起床后去上班,走到电视台的化妆间然后想起来那段羞辱而又血腥的经历,于是又再次尖叫着冲出去……

万般无奈之下,电视台台长和于浩风商量,把殷素兰送进了精神病院。

但这种记忆已经成为一种顽固性的精神病,每天,都周而复始地循环发作……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