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章

吧成成场

像是有什么人站在那里抖动着塑料,声音时远时近。

是谁呢?

周围一切黑暗极了,于翔什么也看不见。

突然,四周的灯亮了起来,灯光是惨白的,但却看不见灯在哪里,四面雪白的墙壁反射着灯光,让一切都暴露在灯光下,居然没有阴影。

于翔躺在那里,身上盖着一层白色的布单,感觉手脚完全不能动。

他用力挣扎了一下,依旧没法动。一种恐惧的感觉从心底里升上来。这是哪里?为什么要把他绑在这里?

刚这样想,于翔就看见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那个男人手上戴着手套,向上伸着,五指张开,身上穿着一件像是屠夫的长围裙一样的东西,脸上戴着口罩,眼睛在镜片后闪烁。

那个人站在房间里,居然没有影子。他是人还是鬼?

于翔从那人的眼睛里看出了一丝的笑意,那个人居然对他笑了一下!

然后于翔感觉身体上有一阵凉意,那个男人把盖在他身上的白色单子掀了开来。“你要干什么?”于翔大声地叫着,可是却发不出声音。

男人手中多了一把小小的手术刀,刀在灯光下发出银色的光芒。

鞍。 币徽筇弁创佑谙璧亩亲由洗矗醇腥舜髯诺氖痔咨嫌泻焐难!!澳阍诟墒裁矗磕阍诟墒裁矗俊庇谙枰槐呓幸槐咂疵卣踉捶⒉怀錾粲忠欢膊荒芏

安缓貌缓谩!蹦腥说淖炖镌谛∩止咀牛扒锌诓还恢保痔ち艘坏悖还煌昝馈!蹦腥怂底牛衷谙旅娑牛谙杈醯枚亲右徽笠徽蟮靥邸

然后,男人手上拿出一个血淋淋的东西,那东西像一个水囊,于翔听见那个人在嘴里嘀咕着:“好大的胃啊,难怪这么能吃。”

拔业奈福俊庇谙璧亩亲踊乖谝徽笠徽蟮奶郏墒牵衷谔弁炊运此狄丫炔簧闲牡桌锏目志辶恕

男人把血淋淋的胃放在一边的腰形盘子里,然后开始用手在于翔的肚子里掏,于翔看见自己的肠子被拉了出来,男人一边拉一边往腰盘里放。跟着,男人从于翔肚子里掏一样东西就嘀咕一句:“这么小的心啊,难怪是小心眼。”“肾脏蛮不错,一个够炒一盘腰花的。”“呀,肺都黑了……”

天哪!于翔浑身都是冷汗。

昂昧耍沼谇謇砀删涣恕!蹦腥伺牧伺氖郑缓竽闷鹨桓耄尤皇怯谙栊∈焙蚣牧诰诱牌牌欧烀薇挥玫恼耄

于翔的肚子疼的更厉害了,他感觉那个男人正在他的肚皮上缝着。

巴旯ぃ 蹦腥伺牧伺氖郑殖逵谙栊α艘幌拢缓笄奈奚⒌赜掷肟恕

于翔的肚子还在一阵一阵的疼,他又用力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能动了。于翔用力地撑着坐起来,肚子上的刀口因为用力而又疼起来,他抬起手想摸一下肚子,却惊恐地发现,他手上的皮肤都皱了起来!

于翔抬起两只手,发现自己左手上的皮是皱起来的,包着骨头,一点肉也没有,仿佛糊着一层纸的骷髅,而右手却像是在水里泡了很久似的,泛着青白的死色……

岸A辶濉庇谙璺蚜Φ卣隹劬Γ闷鸫餐返牡缁埃骸拔埂!

案闷鸫擦耍烊ヂ蚶裎铮裉煜挛缫タ绰杪璧模堑冒镂乙猜蛞环荨!笔怯诜傻牡缁啊

暗檬张芡确训摹!庇谙璋氡兆叛郏磺宓厮怠

懊晃侍猓俏颐且驳锰敢幌戮瓢烧獍肽甓嗟氖杖敕殖闪税桑俊庇诜傻纳衾镉忻飨缘毓首饕槐菊母芯酢

翱鞯模憧茨忝茄〉木瓢傻氐闫腿俗匀簧伲衷谏饽炎霭 !庇谙璧睦б庖丫桓吓芰恕

芭叮亲魑沂遣皇怯腥ǹ悸腔桓鼍砹耍俊

鞍Γ懔耍胰ヂ蚶裎铮皇漳愕呐芡确眩苄辛税桑俊

罢飧觯悴凰隳阈谢叩模俊庇诜傻檬さ男ζ鹄矗昂美玻鲜奔淅系氐愕饶恪!

鞍Γ挠姓庋鋈思腋绲模俊庇谙栲止咀攀樟说缁埃胩稍诖采舷硎茏詈蠹阜种樱诜⒘肆矫胫哟艉螅鋈幌肫鹄匆估镒龅哪歉龉殴值拿卫础

于翔这时候才觉得肚子有些隐隐的疼,他抬手在肚子上摸了一下,年轻的身体还能摸到那几块薄薄的腹肌,他于是鼓着气稍用力按了一下,肚子却疼得有些厉害了。

于翔从床上爬起来,肚子还有些隐隐的疼,难道真是梦中被人切开肚子引起的?

想到那个古怪的梦,于翔觉得有点好笑,不就是晚上在酒吧听到那个喝多的家伙说了个有点恐怖的故事么?

于翔买了一大包的巧克力、瓜子还有水果,想想妈妈都几十岁的人了,还像小女孩一样喜欢吃巧克力,于翔忍不住想笑,走过花店时,于翔又买了一束白玫瑰。

在青山精神病医院的门口,于翔还没下车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于飞。

下车时,于翔左脚不小心滑了一下,他忙用右腿勉力撑住身体,就这么一用力,肚子忽然又疼了起来,仿佛有什么在拉扯着似的。于翔忙用手扶了一下车站的站牌,站了一会,肚子的疼痛好些,又像刚起床时那种隐隐的疼了。

这时,于飞已经向于翔走了过来,于翔把花塞在于飞的手中,“这份是你的。”

于飞在于翔的肩上用力拍了巴掌,“小滑头!”

傲炅恕庇诜珊陀谙璞咦弑咛玖丝谄奥杪璧镁癫×炅耍墒牵较衷诨姑恢魏谩!闭夂孟袷敲看卫凑饫镉诜杀啬畹奶ù省

鞍职植皇撬担残砺杪枵庋岣芯醺腋R坏懵穑俊

盎钤诿沃校呛檬禄故腔凳履兀俊庇诜勺匝宰杂镒牛辉倮砘嵊谙瑁萑胱约旱某了贾小

于翔的妈妈原来是市电视台的知名新闻主持人,但在六年前的一天,因为一次意外事件导致她忽然失音,声音变的沙哑而难听,而于翔的妈妈也因承受不住打击导致精神错乱。

翱矗杪瑁 庇谙栌檬种馔绷艘幌掠诜傻难认蛞皆涸褐械娜巳号苋ァ

袄纯茨懵杪枥玻俊币桓鐾贩⒒ò滓缴Q娜诵ψ畔蛴诜纱蛘泻簦诜陕砩闲ψ抛呱锨叭ィ罢越淌冢衣杪璧那榭鲈趺囱俊

赵彦智教授,国内著名精神科专家,心理学博士,也是于飞妈妈的主治医生。

扒榭龌顾阄榷ǎ窃谥瘟粕先匆裁挥刑玫慕梗故鞘贾胀A粼诹昵暗氖奔洹!闭越淌谟行┪弈蔚匾×艘⊥贰

耙残碚庋彩羌檬拢庇诜捎行┍说匦α诵Γ叭绻杪柘衷诒恢魏昧耍捶⑾指盖滓丫ナ懒耍蚁胨岩越邮苷庋氖率怠!

赵教授背起手叹了一声:“我是专攻精神病学和心理学的,不是学哲学的,对我来说,救治病人比考虑哲学方面的问题更重要。你妈妈的这种情况,我想,普通的药物治疗是没什么效果的,她是以她自己的方式把自己困在了那个时间中,不论经过多少时间,而她始终只生活在那一天中……”

看着赵教授背着手走远,于飞无奈地摇了一下头,向着于翔和殷素兰走过去。

奥瑁贸月穑俊庇谙璋亚煽肆Π莸铰杪璧淖毂撸笏乩疾嘧磐房戳丝从谙瑁抛彀亚煽肆诹舜郊洌缓舐亟雷牛潜砬橛械阆窀隹砂呐ⅰ

殷素兰也伸手拿了一块巧克力,剥开递给于翔:“今晚我有节目,不能做饭给你吃,你自己出去吃,一个人乖乖的啊,爸爸明天就出差回来了。”

这时,于飞走了过来,殷素兰困惑地看着于飞,过了好一会,才慢慢地站起来:“小飞你怎么回来啦?医学院放假吗?你看你,是不是太用功了,怎么显得老了几岁似的……”殷素兰一边说一边抬手摸了摸于飞的头发。

奥琛庇诜傻谋亲佑行┓⑺幔把C豢危揖突乩纯纯础!

于翔抬头看了看于飞,这个比自己年长五岁的哥哥,除了和于翔说话稍微多一点,平时总是显得比较深沉,其实,他很多时候比于翔还感性和脆弱。

昂冒。墙裢砟憔痛诺艿艹鋈コ园桑颐魈旄阕鲂┖贸缘模茨悖欢ㄊ窃谘@锍圆缓茫级鍪萘恕!币笏乩嫉氖指谟诜傻牧成希诜傻难劾嵋幌伦涌刂撇蛔〉鼗讼吕础

爸懒耍杪枘惴判陌伞!庇谙栊ψ怕ё×艘笏乩嫉募绨颉

班牛斓绞奔淞耍乙プ急敢幌拢忝窍然厝グ伞!币笏乩继鹗滞罂戳丝矗路鹪诳词奔洌涫邓滞笊先粗挥幸惶跸覆即鞘且皆鹤ㄓ玫氖执昙牵乐共∪送蛞惶映鋈ィ腥丝醇鞘稚系谋昙呛冒阉撬突匾皆豪础

殷素兰说着站了起来,向病房走去。

奥杪瑁 庇诜珊白∫笏乩迹逊抛徘煽肆退拇右约澳鞘酌倒宓莞笏乩冀庸鳎ψ排呐挠诜桑骸巴砩系任一厝ァ!

于飞点了点头,站在那里直到殷素兰走进了病房才转回身。他转身看见于翔正蹲在地上,手捂着肚子,满头大汗。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