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章

于翔见到青头的时候,青头正在猛抽香烟。

笆裁词拢俊庇谙枳肺拭统檠痰那嗤贰

青头看了于翔一眼,又狠狠地把手中的烟抽了几口,连烟嘴前的那一点也燃尽了,才把烟扔进了烟灰缸里。

青头并不是他的名字,只是外号,因为青头有时候脾气挺倔,把头在墙上撞青了也不知道回头的那种人,特别是中学时大家打架,他就是打不过人家,也得硬拼,所以有不少人倒挺怕青头的,但青头这个外号也就此传开了。

澳愕认拢憧吹愣鳌!鼻嗤匪底耪酒鹄矗右粝旌竺娴墓褡永锬眯┒骼矗词且槐臼楹鸵徽诺樱嗤钒咽楹偷臃旁谟谙枨懊娴牟杓干稀

罢馐鞘裁矗俊庇谙枰苫蟮匚省

青头把碟子又拿起来,转身放在CD机里,只听见一个让于翔熟悉而又发冷的音乐声响了起来。

霸露夤狻盏厣希ㄓ啊崆嵋“∫ 於诤凇购梗嗣吻帷恕恕病钩ぁ

这张碟子不正是于翔带郑永军去酒吧找的那张碟子吗?

于翔抬起头诧异地看着青头:“碟子怎么会在你这?”

澳阍倏纯茨潜臼椤!鼻嗤钒诹税谑郑挥新砩匣卮鹩谙璧奈驶啊

于翔满怀疑虑地拿起茶几上的书,随手翻了一下,书的封面做的挺不错,一个男人躺在莽莽的森林背景下,浑身都是包,就和钱勇差不多,一眼看上去就有种让人发寒的感觉,书名叫《神诅森林》。内容于翔无法细看,他一边翻动着书页,一边又看了看青头。

澳阋铱凑獗臼椋俊庇谙瓒⒆徘嗤贰

澳惚鸺薄!鼻嗤吩谟谙璧纳肀咦讼吕矗斡赡钳}人的音乐在房间里响着,一遍一遍,好像那一整张的碟子里就只有这一首歌。“你还记得钱勇那晚在酒吧说的话吗?”

笆裁矗俊庇谙枥懔艘幌隆

笆椋 鼻嗤酚檬种噶酥覆杓干系氖椋霸诹钠鹉歉龈伤赖娜说氖焙颍绿岬焦槐臼椋簿褪悄峭恚赂嫠呶宜担⑾至艘槐居泄氐氖椤!

关于书,于翔隐约听到钱勇提起过,但具体情况,他并不了解,“你能从头详细地说一遍吗?”

笆钦庋!鼻嗤酚值懔烁蹋扒驴妓档侥歉龈伤赖娜耸保颐嵌贾皇堑弊鞴适拢运档氖裁椿埃话闳硕济环旁谛纳希胰醇堑盟岬剑狄桓鼍炫笥迅嫠咚谀歉龈伤赖娜四抢锓⑾至艘槐臼椋樯嫌泄馗墒哪且欢蚊栊矗湍歉龈伤赖娜怂雷春芟嗨啤G乱恢倍哉饧潞芄刈ⅲ赖哪峭恚诰瓢衫锏燃钦撸笔彼臀宜担⑾至艘槐臼椋驮诟伤赖哪侨舜Ψ⑾值氖橛幸欢ǖ牧担笔蔽姨艘仓皇堑弊饕桓鲂埃钡角滤懒耍倚睦锊诵┗骋桑由夏歉鼍旄缑牵ㄋ傅氖侵S谰└嫠吣悖伤赖娜四歉霭讣彩钦媸档模枪适率保揖投郧绿岬降氖榭剂粜牧耍钡轿曳⑾至苏獗臼椤!

罢獗臼楹颓碌乃溃遣皇悄憔醯糜惺裁垂叵担俊庇谙栌行┟靼浊嗤返囊馑剂恕

班牛憷纯础!鼻嗤反蚩椋狡渲械囊灰常频接谙杳媲啊V患厦娼彩龅氖巧比朔涞睦蠢约吧比朔淙绾紊比耍芏嗳宋硕ッ乇鹗嵌员簧比朔涠K赖娜说牟易矗隽艘欢ǖ拿栊矗飧雒栊矗故呛颓滤赖哪Q械阆嗨啤

于翔呆了一会,在干死的人处发现与干尸有关的书,而这本书的描写,又和钱勇的死非常相似,这里面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拔乙埠芷婀质楹退廊酥溆惺裁垂叵担揖醯谜獠皇俏宜艿氖隆!鼻嗤反蟾趴赐噶擞谙璧南敕ǎ澳阄裁床黄婀治艺獗臼榇幽睦锢吹哪兀俊

笆前。阏獗臼槭谴幽睦镎依吹模俊庇谙璺路鸨痪阉频模辶酥迕纪罚次实溃盎褂心钦诺樱液椭S谰厝フ夜⑾植患耍趺椿嵩谀阏饫铮俊

罢饩褪俏液澳憷吹哪康摹!鼻嗤钒蜒掏钒聪耍值闵弦恢а蹋罢獗臼楹偷樱沂窃谘嫉澳抢镎业降摹U饧柑烀皇拢页3Hフ已嫉埃裉旃ナ保ド喜匏揖驮谒坷镎业涌矗抟庵蟹⑾至苏獗臼楹驼庹诺业笔本醯貌惶跃ⅲ园咽榍那牟仄鹄创嘶乩础!

翱墒恰庇谙栌行┮苫螅澳阍趺粗勒庹诺褪悄峭淼哪钦牛悴豢赡茉谘嫉澳抢锾模园桑俊

跋枳印鼻嗤范⒆庞谙杩戳艘换幔劬σ蛔膊蛔谙璞豢吹挠行┎蛔栽冢澳闼嫡饣笆腔骋晌宜祷暗恼媸敌裕俊

拔摇庇谙柩瓶诓恢廊绾谓馐汀

八懔耍慊骋傻囊彩嵌缘摹!鼻嗤诽玖丝谄拔抑朗悄钦诺且蛭峭淼覥D机里拿出来后,当时我把碟拿在手里反复看了看,不小心却把烟灰弄在了上面,虽然我擦了又擦,但上面还是留了点黑灰的印迹。”

岸圆黄稹摇庇谙枰皇蓖纺岳镉械懵遥恢涝趺此挡藕茫庹诺釉谡饫锍鱿郑嗤匪凳窃谘嫉澳欠⑾值模蔷褪撬担峭硌嫉肮室獍训幽米吡耍嫉拔裁匆饷醋觯磕训溃碌乃溃蛘咚嫡庹诺雍脱嫉坝惺裁垂叵担咳绻皇茄嫉澳玫模蔷褪乔嗤匪祷眩敲矗嗤肺裁匆祷涯兀坎还茉趺此担饬饺硕际怯谙璧暮门笥眩谙枋翟诓幌肴セ骋勺约旱暮门笥选

安挥盟刀圆黄穑蔽夷米哒獗臼楹驼庹诺拥氖焙颍液湍阋谎那楹芨丛印!鼻嗤废脒肿煨σ幌拢侵中κ翟诓缓每础

把嫉拔裁匆饷醋瞿兀俊庇谙栌行┺限危乱馐兜匕咽种戈搓ィ嗤返萘烁谈谙璧闵下榱艘豢凇

拔乙蚕胫馈!鼻嗤芬驳懔酥а蹋跋衷诟迷趺窗欤俊鼻嗤范⒆庞谙瑁谙杳靼姿实囊馑迹飧銮榭鲆灰嫠呔健

于翔在冷静之后想了一下,青头没有理由说谎,而且认识青头这么久,青头从来没对于翔说过谎,那么,可以肯定青头说的是真的。那现在让于翔难以理解的是,鸭蛋为什么要这么做?钱勇的死,难道会和鸭蛋有关吗?

拔蚁耄颐怯Ω迷偕钊肓私庖幌虑榭鲈僮鼍龆ǎ闼的兀俊庇谙杩醋徘嗤贰

班牛鼻嗤返懔说阃罚缓蟀咽樵俅未蚩罢獗臼槲也楣皇钦娴某霭嫖铮踔潦榈晔谐∩弦裁挥锌醇新舻摹!

盎褂星滤档模诟伤赖娜四抢锓⑾值哪潜荆驼獗居惺裁垂叵担俊

跋衷诨共恢溃绻芟氚旆ㄅ侥潜臼榭匆幌伦詈谩D憧纯茨懿荒苷夷歉鼍旄缑窍胂氚旆ǎ揖醯媚蔷旄缑侨瞬淮怼!

于翔点了点头,“从多方面查查这本书,还有,这本书上没有作者的名字。”

于翔心情很不好。

他想,要用什么样的借口从郑永军那能弄到钱勇所说的那本书。

于翔还没想出来怎么去找郑永军,洛琪的电话打来了,洛琪的声音明显的才哭过,还有些沙哑:“于翔,姐姐的宝宝……姐姐的宝宝……死了。”

鞍。俊庇谙柩劳此频奈丝谄

拔夷压。隳芾磁闩阄衣穑俊

昂煤谩谩庇谙柰纺岳镆黄炻摇

于翔见到洛琪的时候,洛琪的眼睛还是红的。

盎姑怀酝矸拱桑俊庇谙杩醋怕彗飨衷诘难拥拐婵梢孕稳荨俺闪绷恕

俺圆幌隆!甭彗饕×艘⊥贰

澳遣恍校嗌俚贸孕!庇谙璨挥煞炙蛋崖彗骼顺鋈ァ

医院门口还算热闹,于翔和洛琪站在医院门口商量去哪里吃饭,洛琪一点建议也没有,只说没有胃口,看着洛琪的样子,于翔也没了主意。

就在两人不知道往哪里去的时候,于翔忽然感觉到自己的两只腿被一双冰冷的手给抱住了。

八 庇谙杳μ认胝跬涯撬ё潘鹊氖郑屯芬豢矗醇桓雎澈甑钠蜇ぃ吭诘厣媳ё潘乃龋炖镞捱薨“〉牟恢涝谒底攀裁础

胺趴趴庇谙璞黄蜇づ暮苻限危Υ涌诖锾统鲆徽攀莸狡蜇さ氖直摺

乞丐没有接钱,只是用力地拉着于翔的裤角,一边含糊不清地叫着,一边还摇动着于翔的裤角。

洛琪看着于翔尴尬地不知所措,于是蹲下去,把于翔手中的钱塞到乞丐的手中,然后拉着他的手安慰着:“你放开他,这钱你拿去买东西吃啊,不够我再给你。”

乞丐从那掉落的乱发间看了洛琪一眼,慢慢地松开了手,洛琪的手上忽然滴下一滴温热的东西,然后那乞丐慢慢地转过身体,向黑暗之中爬去。洛琪抬手看了一下,手背上有一滴眼泪,乞丐的眼泪,洛琪的鼻子不由地又酸起来。

于翔赶快拉着洛琪走开,走了几步,回过头去,看见黑暗中趴在地上的老乞丐,眼睛灼灼地盯着他看,难道,老乞丐刚才咿咿啊啊的,是有什么话想对他说吗?

澳歉隼掀蜇な遣换崴祷暗穆穑俊庇谙栉事彗鳌

安恢腊。绞彼粼谝皆好趴谄蛱郑勾永疵患倒啊!甭彗鞑唤獾乜醋庞谙琛

于翔又回头看了看老乞丐,拉着洛琪走了。

于翔把洛琪带到一家川菜馆,他知道洛琪平时能吃些辣,为了让洛琪能开胃吃些饭,于翔想来想去于是带洛琪到这家川菜馆。

这家川菜馆里有一道菜叫“川江鱼”,红红辣辣麻麻的汤盆里,漂着白白嫩嫩的鱼片,确实很能挑起人的胃口。

洛琪看着这道色香味俱全的“川江鱼”,不由地感觉到自己确实饿了。

看着洛琪终于吃饭了,于翔松了口气,可跟着,他又为怎么找郑永军解决书的事情而难为起来。看着洛琪吃东西,于翔却觉得没什么胃口了。

洛琪放下碗,看着于翔一碗饭却没吃掉,正打算嘲笑他一下,手机却响了。

于翔听见洛琪接了电话,张嘴“啊”了一声,然后嗯了两下,就挂了电话。

芭阄一匾皆骸!甭彗鞑话驳乜醋庞谙瑁拔医憬悖Γ研∏缤频揭皆耗歉鋈斯ず锪恕!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