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五章

于翔按照洛琪所说的地址赶到洛珊家时,那里已经封锁了起来。

警方在于翔到来之前已经赶到,于翔刚剩电梯到洛珊住的那层楼,就被一个警察拦住在了走廊上。

就在于翔和那警察解释着的时候,郑永军却从洛珊家的门里走了出来。

澳阆⒌购芰橥ò。苷舛戳耍俊敝S谰杂谙璧某鱿郑坪鹾苁蔷妫歉鼍旒S谰鲜队谙瑁谑侨每罚糜谙枳吡斯ァ

于翔挠了挠头,不知道怎么和郑永军解释这中间的复杂问题,“这里是,是我一个朋友的家。”

芭叮磕闩笥眩渴悄橇礁雠模俊

于翔简单向郑永军解释了关于洛琪和洛珊,郑永军嘿嘿笑了一下,“原来是女朋友。”

耙膊荒芩闶前桑俊庇谙栉弈蔚匕诹艘幌率郑缓笪手S谰澳悄械乃懒寺穑渴窃趺此赖模俊

八に赖摹!敝S谰樟擦肆成系男θ荩迤鹈纪防矗按酉殖】蠢矗勒吡偎狼霸诩依镎踉靡换幔芏嗉揖叨寂耍牵谙殖∪赐耆也怀龅诙鋈说暮奂!!

郑永军说到这里,于翔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又是一件怪异的非正常死亡事件。

郑永军看着于翔的模样,也苦笑了起来,“还有更奇怪的,根据现场的情况和死者所处的位置,他应该是从摆放电视机的矮柜上跳下来后身亡的。可是,死者的全身骨头多处断裂,他着地时应该是腿先着地,然后倒向右侧,双腿和右臂的骨头,有几处完全粉碎……而矮柜的高度在80厘米左右,这么低的地方跳下来,而且是一个成年人,居然能造成那样的骨骼断裂和粉碎……”

80厘米的高度,就算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跳下来,只要把握的好,都能安全着地。

于翔用手按了按脑袋,“那得从多高的地方跳下来才能造成那样的情况?”

安恢溃一厝サ貌椴樽柿希兰圃趺醋乓驳眉甘椎牡胤桨伞!敝S谰械酵诽郏蔡玖艘簧罱募父霭讣济挥薪饩觯案婀值氖牵勒叩乃帧

郑永军停了下来,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八勒叩乃郑趺囱耍俊庇谙杩醇S谰纳裉烙懈殴值氖虑椋挥傻亓肺省

八勒叩乃帧し艉图∪馔耆济挥辛耍皇O鹿趋馈

鞍 庇谙杓蛑被骋勺约禾砹恕

罢獗纠匆丫芾肫媪耍肫娴氖牵勒叩牟糠质止腔褂胧直巯嗔牛蟛糠值闹腹嵌忌⒙湓诘厣希由⒙涞闹腹堑那榭隹蠢矗谴铀勒哒驹诎裆系涞奈恢煤透叨嚷湎吕吹模咛迨敲惶熬偷袈淞耍故呛罄刺吕春笏ど⒌模褂写徊街っ鳌!敝S谰底牛由砩厦鲅汤矗莞谙枰桓缓蟮闵希菸艘豢冢幼庞炙盗讼氯ィ澳阆胂肟矗绻勒叩氖衷缇褪悄茄耍峭吩趺椿嵩谒郎习窈蟛诺粝吕矗咳绻勒叩氖质窃谂郎习窈蟛排赡茄模敲矗鞘裁丛虻贾滤氖制と馊济挥辛耍恐皇O率稚系墓趋滥兀俊

于翔沉默了,他和郑永军对着,狠狠地吸着烟。

跋殖』褂惺裁捶⑾致穑俊

盎姑徊橥昴亍!敝S谰この艘豢谄笆灞环⑾质保勒叩奶笔笨赡芮樾骷ざ褰吞淙缓罄幢慌阃咦枥沽耍吞锘故橇粝铝艘蛔楸冉显勇业慕庞。舛韵殖〉目安橐灿行├拧!

坝跋旌艽舐穑俊

坝跋斓共皇呛艽螅皇欠训闶掳樟恕!敝S谰钌钤诔隽艘豢谄孟窈芾鬯频摹

岸粤耍姨抵澳墙惺裁矗叮趸克朗保忝窃谙殖》⑾忠槐臼椋遣皇钦庋俊庇谙杳挥凶⒁庵S谰@偷谋砬椋谙肭嗤匪档哪鞘拢庹媸且徊ㄎ雌揭徊ㄓ制穑质乱患纫患肫住

澳阍趺粗赖模俊敝S谰制婀制鹄础

芭叮涝谖揖瓢衫锏哪歉鋈耍痪褪峭趸磕羌缸拥谋ò溉寺穑茸砹司剖痹诰瓢衫锼档模笔蔽乙晕底砘埃环旁谛纳希衷诮佣爻鍪拢也牌鹄凑饷匆换厥隆!庇谙璨⒚挥兴倒赜谇嗤吩谘嫉澳抢镎业紺D碟和书这件事情。

笆怯姓饷匆槐臼椤!敝S谰辶酥迕纪罚昂芄忠斓氖牵趸康乃溃湍潜臼槔锏哪掣雒栊春芟瘢侵指伤涝谏衬锏母墒?墒悄潜臼槿赐耆也坏嚼丛矗榈昀镆裁挥小

澳苋梦铱纯茨潜臼槁穑俊庇谙柘肓讼耄故翘崃顺隼础

郑永军犹豫了一会,“明天你去警局找我,我尽量弄出来让你看一下,不过,只能看一下。”

昂谩!庇谙柚溃庵侄鞫际赵谥の锸伊耍弥S谰隼锤矗嬗械阄蚜酥S谰

于翔没有想到洛琪洛珊和于飞在一起。

洛琪打电话的时候只是说,吴越死了,让于翔快赶过去。看见于飞也在,于翔有点不好意思,于飞倒是很了解地笑了一下,拍了拍于翔的肩膀。

洛珊没法再回家去住了,于飞开着车把洛珊又载回了医院,医院听说了洛珊的情况,给她暂时安排了一间宿舍。

洛琪对吴越的死在感情上倒没什么,但却受了很大的惊吓。

没有谁在看见那样的死状后,还能保持足够的冷静。

于翔后来也曾跟着郑永军去看过尸体,但他只看了一眼,就立即退了出来。好在他不是警察,不用堪查现场,也不用检查尸体,否则他一定会顶不住的。

洛珊被送进医院安排的宿舍里,她就示意自己需要安静。

于飞三人从洛珊那一告辞出来,于飞就很识趣地向洛琪和于翔说自己有事,先走了。洛琪受了惊吓,不肯一个人回宿舍,于翔只好把洛琪带回了自己的住处。

折腾了几乎一整天,洛琪很困顿,到了于翔那里,居然躺在床上睡着了。

于翔坐在沙发里,头脑里却一片混乱。

从听说王化强的死,到王伯死,然后是钱勇死在酒吧,最后是吴越,这几件案子看似完全无关,但于翔总觉得这背后隐藏着一条线。

其他三件案子,目前只知道和一张CD碟和一本书有关,这两样东西却出现在鸭蛋那里,而且还是由青头告诉于翔的,这两个人,和这几件案件有关吗?

王伯的那件案子,于翔追到十几年前一个吊死的女人,还有她被收养的孩子,可是,线索却在找到收养孩子的那家住址后断了。

现在于翔不仅头疼这几件案子,而且王伯的死和钱勇的死,都和于翔有些牵扯。

于翔更头疼的是,洛琪现在这种状况,该怎么办?收留洛琪住在自己这里?这孤男寡女的根本不方便。如果让洛琪回去,看她这样的状况,估计很难一个人再住在宿舍里。还有洛珊,吴越死了,洛珊怎么办?

于翔又想到了昨晚,和洛琪在路边看见的那个男人,高大英俊,和今天在洛珊家里看的那具尸体,仿佛根本不是一个人。

还有昨晚和吴越在一起的女人,于翔觉得非常面熟,那个女人是谁?难道于翔见过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