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六章

于翔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洛琪霸占了于翔的房间,另一个小房间里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而且根本没有床。

躺在沙发里,对于翔这种身材,根本就是窝着蜷在里面睡。弄的于翔一早就醒了,只觉得不但没睡好,还腰酸背疼的。

于翔上午给郑永军打了个电话,郑永军让于翔过去,他已经把于翔说的那本书从证物室借了出来。

于翔没有叫醒洛琪,留了张纸条,就出去了。

到警局的时候,郑永军已经在等着了。郑永军把于翔带进一间办公室里,关上门,从抽屉里拿出一样东西来。这是一本用一种带拉链封口的塑料袋,里面装着一本书。于翔知道那种塑料袋是证物袋,里装的就是从王化强死亡现场发现的书——《咒城》。

这本书的名字让于翔有熟悉的感觉,他觉得好像在哪里看见过,但一时却想不起来。

郑永军扔了一双橡胶的薄手套给他:“戴上,这可是证物,不小心弄上你的指纹,到时你说都说不清楚。”

于翔戴上手套,把那本书从证物袋里拿出来。

书的封面很诡异,背景是沙漠,而一具干尸横躺在沙漠上,干尸的脸在封面上,显得非常清晰。封面上只有两个大字——《咒城》,即没有出版社的名字,也没有作者的名字,可见这本书并不是出版发行出来的。

于翔翻开书页,书的内文设计也有无比的诡异感,页眉页脚和页边是虚虚的沙漠,而在页脚印页数的地方,却是一具干尸。

于翔翻了一下,然后又翻回第一页,开始读这本书的正文。

书很薄,大小就如市面上流行的口袋书,文字显见得也并不多。但一看开头,于翔就有种看过的感觉。

郑永军在于翔看书时似乎没什么事,他一会偏头想想什么问题,一会又踱到办公室边上,透过窗户看看外面。于翔看书似乎看入了迷,已经把那本书捧在了手里,而不是铺在桌子上看了。

郑永军抬头看于翔,就正好看到了书的封面。

忽然,郑永军觉得书上的那具干尸仿佛动了似的,郑永军一时呆住了。可是,再细看,封面却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郑永军摇了摇头,再细看封面,封面根本就没什么变化,但此时,郑永军却发现另一个秘密。

暗鹊龋 敝S谰话盐兆×擞谙璺橐车氖帧

霸趺戳耍俊庇谙枵吹萌朊裕芫醯谜獗臼榈哪谌菰谀睦锟吹焦皇比聪氩黄鹄矗馐北恢S谰白。械隳涿畹囟⒆胖S谰

澳慵趸浚蛘呒趸康恼掌穑俊

于翔疑惑地摇了摇头,他不知道郑永军怀疑什么,为什么会问他有没有见过王化强呢?“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一些关于他的死状,都是从那个保险业务员钱勇发那听来的,怎么会见过他呢。”

芭叮愕认拢 敝S谰底牛阶雷雍竺妫樘朐诶锩娣似鹄矗换幔永锩嬲页鲆坏掌釉诎旃郎希翱纯凑飧觥!

照片全是一个男人的,男人胖胖的,戴着眼镜,一眼看上去就有点色眯眯的感觉,是于翔非常不喜欢的那一类长相。

罢飧觥褪峭趸浚俊庇谙璋颜掌挤艘槐椋翟谑遣痪醯谜飧瞿腥怂鲜痘蛘呤羌

班牛敝S谰懔说阃罚澳阍倏纯凑獗臼榈姆饷妫蔷吒墒驼馊耸遣皇呛芟瘢俊

于翔满头雾水地把书翻过来,看看封面上的干尸,一个干瘪瘪的,一个胖乎乎的,实在看不出来哪里想,他不由地笑起来,“这人要是变成了干尸,我估计,都长得差不多,你怎么就觉得这具干尸和王化强像呢?”

罢饽憔筒欢恕!敝S谰戳司ⅲ澳忝惶德穑庥兄旨际酰馨阉廊说墓趋阑指闯扇颂澹透菟廊寺堑牟煌涂梢越蓝嫉拿婷不指吹80%以上。你看王化强这照片,下巴方方的,额头很宽,再看这封面上的干尸,也是下巴方方的额头很宽,这两就是一个脸上有肉,一个没肉,我恢复成正常人,这干尸差不多就长得像这个王化强。”

于翔给郑永军一说,也觉得是有点那么回事。

澳阆劝咽楦矣孟隆!敝S谰底牛咽榇佑谙枋掷锬霉矗雒湃チ恕

不出几分钟,郑永军回来把书往于翔手里一塞:“我扫描了,拿去电脑房让他们做个图出来看看,告诉我说,最快也得五六个小时,真是没效率。”

于翔扑哧笑出声来,“你以为电脑制图就和吃豆腐似的?”

拔艺獠皇羌甭穑 敝S谰朔艿卮曜攀帧

于翔不理来回走动的郑永军,继续看书。不一会,这一本书就让于翔全看完了,于翔看完了书,反而糊涂起来,这本收的开头,他似乎在哪里看过,可是往中间看看,又觉得有些内容根本没看过,看完后再想着整个故事,他又觉得自己看过。

于翔揉了揉脑袋,“这本书我好像在哪看过。”

霸谀模俊敝S谰惶谙枵饣埃痈兆碌囊巫永铮⒓从痔顺隼础

拔彝恕!庇谙杼怂帧

罢獠皇欠匣埃俊敝S谰治蘖Φ刈氐揭巫永铩

拔业没厝フ艺摇!庇谙杷底牛涯潜臼橛址沤の锎铮夂每诜旁谥S谰陌旃疑希拔业米邢赶胂耄业降自谀睦锟垂庋氖椤!

跋肫鹄锤抑ㄒ簧!敝S谰延谙杷偷搅司滞狻

于翔离警局好远了,才摸出口袋里的手机,打开开关。

他怕在郑永军那里,洛琪打电话给他。给郑永军知道洛琪住在于翔那里,这可是解释不清楚的关系。于翔现在的麻烦已经很多了,他不想再弄一笔解释不清的麻烦,何况洛琪还是个姑娘家的。

于翔急着离开警局,还有一件事,就是想起来青头拿给他的那本书,那本书的封面是个男人,浑身都是包。如果按郑永军的说法,《咒城》的封面干尸和王化强很像,那么,《神诅森林》的封面那个男人,会不会和钱勇很像?

想到CD碟和书,于翔想起来这一天多的时间忙的,都没联系青头和鸭蛋了。

于翔给青头打了个电话。

扒嗤罚饬教煅嫉霸趺囱俊

癟NND的,真是怪事,鸭蛋根本就没发现CD碟丢了,像没事人一样,我说,你觉得会不会有人故意诬陷鸭蛋啊?”青头一听是于翔的电话,就汇报起来,“而且说真的吧,我左想右想,鸭蛋也不是那种人啊!”

跋衷诼榉炒罅恕!庇谙杼玖丝谄澳愫脱嫉懊皇戮秃茫饧卤鸲匀魏稳怂担蚕缺鸲匝嫉八担任也椴榍宄!

懊靼酌靼祝一崃粢庾叛嫉暗摹!

于翔刚挂了给青头的电话,手机就想起来,是洛琪打来的,“你怎么手机不是不开机,就是占线啊?”洛琪一肚子的委屈。

鞍グィ腋赵诰炀帜兀环奖恪!庇谙栊∩厮担盎厝ピ偎蛋桑铱斓郊伊恕!

于翔一回到家,洛琪正坐在沙发里看电视。

澳闳ゾ炀肿鍪裁矗俊甭彗饕涣车囊苫螅澳阍俨换乩矗揖退懦鋈チ耍业萌タ纯次医憬恪!

坝惺拢庇谙韬艘幌拢澳阋タ茨憬憬憔腿グ桑艺饣褂惺拢筒慌隳懔恕!

洛琪翻了翻眼睛,“那我自己去了,你忙吧。”说着洛琪关了电视,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小包,和于翔道了再见,就自己回医院去了。

于翔等洛琪一出门,就把那本《神诅森林》找了出来。

上次于翔没来得及细看,加上这两天连着出事,洛琪住了进来,于翔没敢当着洛琪的面研究这本书。于翔不想让别人知道这本书是从哪里来的,这中间牵扯到了鸭蛋,如果被警方知道了,一定会追查鸭蛋的。于翔觉得这件事情绝不是这么简单,如果因为这本书而误导警察,肯定对鸭蛋不利。

鸭蛋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把这件事情联系到鸭蛋身上,于翔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在没有弄清楚问题之前,谁都是可疑的,但谁也都是清白的。

渡褡缟帧返姆饷妫歉龌肷硎前哪腥讼缘锰厝萌朔⒑腥蓑榍牛蟀氡吡扯悸读顺隼矗成弦捕B税S谙柘缚茨钦帕常肥岛颓履钦帕承┫瘢乇鹗窃谇滤篮螅钦怕前榈牧常负鹾驼馐樯弦荒R谎

难道真如郑永军所说,封面上的图片,和真人一样?

于翔把书放在手中看了又看,他不由地苦笑,这本书上有他的指纹,青头的指纹还有鸭蛋的指纹,万一被警方发现,这可真是说不清楚。

就在于翔把书翻来翻去地看的时候,封面在光线下晃动着,忽然,于翔感觉到书封面上的人,动了起来。

于翔揉了揉眼睛,封面并没有什么变化。

刚才是看花眼了吗?于翔有点不相信,他把手中翻开的书合上,再把把书放在手中来回地晃着。

在书被晃到一个斜60度角的时候,于翔再次发现了,书封面上的那个满身是包的人,在动。

就像是一个动画,那个男人先是站着,一团黑色的雾一样的东西包围着他,然后他倒了下来,成了躺在地上的浑身上包的尸体。

来回弄了几次,于翔已经明白了缘故。

这是利用光的原理,就像一种学生用的尺子,在晃动的时候会看见人物风景在动。其实就是两幅图,利用光源,让两幅图交替出现,由于视觉暂停现象,当物体表面照明度适中时,该物体的形象会在视网膜上有十分之一秒的视觉残留,这样在两幅图交替在眼前晃过,就产生了看到图中人物或是风景动了的效果。

而这个封面,就是利用这种原理,只是比那种学生用的尺子更复杂了一些。所以当书的封面晃动时,就会产生封面图像上的人物动了的幻觉。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