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八章

在排查王化强、钱勇周围的可疑人物时,一个和这两人都有关系,并且都存在着冲突的人物,出现在了专案小组的视线中。

这个人就是戴文晴。

戴文晴在中学时,曾是王化强的学生,那时王化强是班主任。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似乎和体罚戴文晴有关。郑永军到学校调查时,学校的说法是,因为王化强让戴文晴罚站,戴文晴回去和她妈妈说了,她妈妈就到学校找王化强,说戴文晴精神受了刺激,要求学校和王化强给戴文晴以精神补偿,但最后没有谈拢,戴文晴也因此而退学了。

关于戴文晴究竟受了什么精神刺激,学校却含含糊糊地不肯说明。

可是,小晴的妈妈却是另一种说法。

根据小晴妈妈的说法,王化强对小晴的体罚,只是开始。小晴自小就很胆小,一次因为作业过重,小晴有部分作业没有做完。在第二天的作业检查时,王化强对小晴班上15名没有完成作业的同学进行了体罚,他用尺子分别抽打这15名学生的手心。小晴在被抽打手心时,由于害怕,把手缩了回去,这个动作激怒了王化强,他用尺子在小晴的身上抽打了起来。

小晴从小就不爱说话,而且,她并不是个很聪明的孩子,这件事情之后,小晴更加内向了。

之后没多久的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原因,王化强在放学后,让小晴去他的办公室。

小晴因为害怕,找了一个女同学陪着她。两人到了王化强的办公室外,没敢直接进去,而是趴在办公室外的玻璃窗上偷偷向里面张望。由于办公室里比较暗,两个孩子把脸帖在玻璃窗上,没想到却被王化强看见了,他做出了一件出人间料的事。王化强走出去,罚两个孩子用力把脸压在玻璃窗上,而他自己则拿出一面镜子,从玻璃窗里照着两个压扁脸的孩子,给孩子们看:“你看看你们,这是什么形象?看看你们多丑?知道吗?”

小晴看着镜子里压扁的那张脸,惊叫一声就跑掉了。

小晴回去后开始发高烧,而关于王化强让孩子把脸压在玻璃窗上的事情,是小晴的妈妈听另外那个和小晴一起去王化强办公室的女孩子说的。

小晴连续发高烧一个多星期,并且在医院住院挂水。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小晴发烧治好后,她就变了。她不再说话,偶尔说话也不能够连惯,而且不愿意再去学校上学。经过精神科医生的诊断,小晴患了严重的自闭症。

小晴妈妈认为这一切的起因,都是王化强引起的,小晴要彻底治好自闭症需要大笔的费用,而学校和王化强有责任承担小晴的治疗费用。可是学校却否认小晴妈妈的说法,拒不承认这一事实,不肯为小晴的治疗出一分钱。双方发生了冲突,协调无果的情况下,小晴也被赶出了校门。

小晴的妈妈,边说着,边抹起眼泪来。

郑永军看了看于翔,从上述的事情来看,小晴要是杀王化强的话,是有动机的。但问题是,小晴得了自闭症,这样一个不聪明,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弱智的女孩子,能用这么离奇的方式杀人吗?

靶∏绲淖员罩⒁恢泵挥星瘟疲忝且部醇耍詹潘蚜程诖盎РA稀W源幽羌虑橹螅3U庋椅蘼墼趺春退担几谋洳涣怂恼庵置 R蛭庋抛挪簧偃耍颐堑穆榉骋惨恢泵欢瞎!闭庑┦虑榈幕匾洌雌鹆诵∏缏杪枭诵模餍钥蘖似鹄础

三个人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个伤心的女人。

洛琪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来,递给小晴的妈妈,她接过来,擦了擦眼睛,慢慢地停止了哭声:“这孩子的命真苦,后来又发现她有先天性心脏病……”

岸粤耍魑那绮皇窃谝患冶O展居蟹莨赜谝搅品矫娴谋O章穑俊敝S谰涣艘恢挚谄头绞剑蛐∏绲穆杪柙俅畏⑽柿恕

鞍Α欠荼O铡毙∏绲穆杪杼玖艘豢谄拔颐且丫唤涣恕欠荼O眨臼瞧说摹

捌说模俊庇谙璨挥傻匚柿艘痪洹

鞍Γ蛭∏缟硖宀惶茫杂懈隽诰咏樯芰苏夥菀搅票O铡D歉霰O赵鄙厦爬吹氖焙颍档氖裁炊己芎茫颐蔷颓┫铝四欠荼O铡!毙∏绲穆杪柘匀坏较衷诙哉饧虑榛故呛芷撸岸冀涣思改甑谋O战穑佬∏绮槌鲇邢忍煨孕脑嗖。≡旱氖焙颍フ夷羌冶O展荆O展救此担夥荼O蘸贤扌В蛭邢忍煨孕脑嗖〉牟∪耍遣辉诔斜5姆段诘摹6荼O展舅担┱夥菀搅票O蘸贤谇┖贤氖焙颍匦胧且接刑寮熘っ鞯摹?墒牵┱夥莺贤氖焙颍歉霰O赵备揪筒皇钦庋档模 

澳牵罄茨兀俊

昂罄次颐钦业降蹦耆梦颐乔┠欠莺贤谋O赵保床怀腥系背跛倒挥锰寮斓幕埃顾低堑背跏窃趺锤颐前斓恼夥莺贤耍还茉趺此担贤锩挥刑寮毂ǜ妫⑶矣忻魅匪得鳎忍煨孕脑嗖〔辉诔斜7段В贤俏扌У摹5阶詈螅O展局皇峭肆宋颐羌改晁坏谋O战穑⒍疾桓叮 毙∏绲穆杪杵盟祷岸加行┒哙拢拔艺庑┣褪谴嬖谝欣铮驳糜懈鲎虬倏榍睦桑俊

澳歉霰O找滴裨保遣皇墙星拢俊敝S谰幼盼省

班牛磺耍褪墙星拢∥乙槐沧佣技堑盟飧銎樱 毙∏绲穆杪枰ё叛馈

于翔和郑永军对视了一眼,离奇死亡的三件凶案,已经有两件和戴文晴的事情暗合在一起了,那么,吴越会不会和戴文晴有什么关系呢?

郑永军又和小晴的妈妈聊了一会,他试图从小晴妈妈那里得到一些信息,以便了解小晴和吴越之间,有什么关系存在的可能性,可是,郑永军失望了。

而且,从侧面的了解中,在王化强和钱勇两人出事的那天,小晴已经住院很长时间了。就是说,小晴和小晴的妈妈在时间上,都根本没有成为凶手的可能性。

郑永军失望地起身告辞,他站起来时问了一句:“小晴的父亲呢?”

袄洗鞒鋈ゴ蚬ち耍郧暗ノ坏耐拢衷谠谕獾乜思夜荆洗髟谀潜咦鍪拢遣徽跚颐且患胰诰兔挥谢盥妨恕!毙∏绲穆杪杩嘈ψ牛犹富爸锌梢钥闯隼矗馐歉隼鲜当痉侄中牡厣屏嫉呐恕

三个人告辞后走出巷子,郑永军忽然站住了,从口袋里摸出钱来,数了数,有六百多块钱,他拿回一百块和多的零钱,把五百块递给于翔:“有多的钱吗,凑点,给那个孩子送去,挺可怜的……”

于翔和洛琪各凑了一点钱,拿着一千二百块钱,于翔又回到了小晴家门口。

小晴妈妈看见于翔又回来时,楞了一下,于翔没解释什么,只是把钱塞在了小晴妈妈的手里。

罢狻也荒芤毙∏缏杪璧氖钟行┒抖兜摹

案∏缈床∮谩!庇谙杳辉俣嗨凳裁矗亚谒种校砭妥吡恕W吡肆讲剑谙栌只毓防矗∏绲穆杪杌鼓米徘粽驹诿趴冢谙栉剩骸靶∏缡悄闶昭陌桑俊

小晴的妈妈一下子楞住了。

小晴,是十七年前,她在这家医院里收养的,那时,小晴才刚刚三岁。

澳阍趺粗赖模俊

于翔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向巷口走去。于翔的心里明白,他的推测得到了证实,小晴是十七年前,在医院上吊死的那个女人的孩子,也就是张居义的小女儿。如果是这样,那么,王伯的死,是不是和小晴有关呢?

于翔出了巷子,郑永军和洛琪还站在那里等他。

拔胰ゲ椴樾∏绲母盖祝谕趸亢颓滤赖哪翘欤遣皇窃谒蚬さ牡胤缴习唷!敝S谰陀谙杷担嗽谙镒永镒咦牛那槎加行┏林兀∏绲牟恍遥萌鋈丝吹搅讼质抵校敲床幻篮玫囊幻妗!叭绻∏绲母盖酌挥惺奔洌敲矗蠢凑馊鹦装敢碚彝揪督饩隽恕!

于翔想说什么,还没有说出来,忽然看见小晴迎面从巷子里走过来。

小晴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裙,她走路飘啊飘的,不知道在哪里化了妆,嘴上涂得鲜红的,她一边走,一边还在哼着歌。

郑永军看见小晴,不由的有些哭笑不得,这孩子看来真是有些弱智。

小晴走近了,于翔听见她嘴里哼的那首歌,那是一首于翔非常熟悉的歌,那歌声从小晴的嘴里哼出来,有种诡异的阴森感。

霸露夤狻盏厣希ㄓ啊崆嵋“∫ 於诤凇购梗嗣吻帷恕恕病钩ぁ

于翔听着这首歌,忽然有种头疼欲裂的感觉,他不由地抱着脑袋,摔倒在了地上。

坝谙琛谙瑁∧阍趺戳耍俊彪手校谙杼彗髟诤八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