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三章

洛琪第二天就搬回了医院的宿舍。

于翔把洛琪送回宿舍后,他去了父亲生前住的老房子。

老式的楼房,走道很长,也很黑暗,于翔感觉自己像是走在一条通向宣判的道路上。自己真的就是十七年前,被收养的小晴的哥哥吗?

如果自己是被收养的,那么,是不是在这套旧房子里,会找到一些什么证明之类的呢?

于翔打开门,所有的东西都整齐地摆放着,像许多年前那样,只是,上面落了一层灰尘。于翔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来过了,于飞还是两个月前来打扫过一次卫生。

于翔走到父亲的卧室里,最靠窗户边,有一张书桌,书桌的抽屉是锁着的,于翔记得全家福之类的东西,全都锁在抽屉里。

于翔从抽屉开始,一样东西一样东西的查找。

所有的东西都检查完了,可是,却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于翔是被收养的孩子,所有的照片里都有于飞和于翔。

几乎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翻遍了,完全没有任何线索。

于翔心情有些沉重,他呆坐了一会,把家里打扫了一遍,桌上的灰尘擦掉,地上也扫得干干净净。就在于翔打扫父亲的书柜时,柜子最边上一摞书被碰倒了下来。父亲的书柜里,大多是和医学有关的书,这些书平时于翔是从来不看的,只有于飞会看,书柜里的书已经少了很多,都被于飞搬回自己住的地方去了。这一摞书大概是于飞找书的时候,顺手放在书柜最边上的,没有固定的好,所以于翔稍微碰了下,这些书就倒了下来。

于翔有些丧气的感觉,他依着书柜坐在了地上,一本一本地整理着那一摞书。

就在他拿起其中一本书的时候,书里掉下来一样东西。

那是一张旧的,有些发黄的照片,照片里是年轻的于浩风殷素兰,他们的怀里抱着一个男孩,男孩手里拿着个红苹果,笑得开心的样子。男孩大约六七岁的样子,模样看上去有点像于翔,于翔翻看着照片,只见照片后一行小字:“独子小飞七岁生日留念。”

于翔看了这张照片,头脑里嗡地一下子,像无数的苍蝇飞了出来似的。

这行字,无疑向于翔宣判了他的身份。

岸雷有》伞蔽抟墒侵赣诜桑岸雷印毕匀皇侵钢挥杏诜梢桓龆印?墒牵诜杀扔谙柚淮笪逅辏诜善咚昴悄辏谙枰丫剿炅耍裁椿够嵩凇岸雷印币凰的兀磕敲矗芟匀唬诜善咚晔保姑挥杏谙瑁庖簿鸵馕蹲牛谙璨皇怯诤品绾鸵笏乩嫉那咨印

如果于翔是被收养的,那么,联系洛琪所说的,小晴的哥哥是被姓于的医生收养的说法,就是说,于翔非常大的可能,就是小晴的哥哥!

自己居然会是十七年前上吊的女人和老乞丐张居义的儿子!

这简直对于翔是个巨大的打击,于翔一直以有这样的家庭自豪,有当医生的父亲,当电视台主持人的母亲,这一切,在于翔的心里,是那么的完美。可是,现在,这一切都要被推翻了。

于翔离开老房子,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街是逛着,他不知道自己想去哪,想干什么,只是紧紧地紧着那张照片,那张背后写有“独子小飞七岁生日留念”的字样的照片。

于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大门上那几个字那么清楚:“青山精神病医院”,这就像是他昨晚做的那个梦。于翔用手掐了自己一把,很疼,他确定现在自己不是在做梦。

殷素兰就在里面,她的疯掉,根本是张居义一手造成的。而她,十七年前居然收养了一个,让她在十一年后疯掉的男人的孩子。

于翔走进医院,他希望殷素兰能告诉他,他不是被收养的。

于翔走到病房外的时候,护士告诉他,殷素兰正在做催眠治疗。于翔知道催眠室在哪里,他一个人坐在催眠室外,等着殷素兰的治疗结束。

一个人坐在这里,于翔有种想哭的感觉。

奥杪瑁俏衣穑课沂潜荒阍谑吣昵笆昭暮⒆樱俊庇谙枵婧芟胝庋室笏乩迹还恢老衷谝笏乩寄懿荒芨嫠咚反鸢浮R笏乩家丫枇耍鼓芗堑檬吣昵笆昭桓鲂∧泻⒌氖虑槁穑

可是,于翔急于知道自己的身世。

父亲去世,把这个秘密彻底地带进了另一个世界,而母亲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转起来。于翔呆呆地想,如果母羊一直不能好转,是不是自己的身世,就永远成为一个谜了呢?

靶』镒樱阍谡飧墒裁矗俊币桓鍪煜さ纳粼谟谙璧谋澈笙炱鹄矗谙枳啡ィ醇匝逯墙淌谡驹谒砗螅芯克频目醋潘

芭叮以诘嚷杪琛!庇谙璧纳粲行┻煅剩越淌谝幌伦泳涂闯隼戳恕

斑祝』镒樱趺纯蘩玻俊庇谙韬陀诜删@纯匆笏乩迹哉越淌诙运苁煜ぃ祷凹渚陀行┏け捕孕”驳那浊懈小

于翔听赵教授这样问,鼻子又酸了起来:“我丢失了很长一段记忆,七岁之前的事情,我完全记不起来了……我,我的记忆里没有童年……”

芭叮俊闭越淌谠谟谙枭肀叩氖噬献讼吕矗罢舛阅憷此岛苎现芈穑俊

笆堑摹庇谙璧懔说阃罚罢夂苎现亍

捌涫担胝一丶且洌膊皇呛苣训氖虑椋皇牵绻陨蠲挥惺裁从跋欤说木屯税伞N蚁嘈牛且溲≡窳艘磐退得髡馐且欢尾⒉辉趺春玫募且洹!闭越淌谛ψ乓∫⊥罚凹热皇遣辉趺春玫募且洌挂肫鹄锤墒裁矗俊

翱墒恰舛晕依此岛苤匾叵档剑业恼媸档纳矸荩褂校沂欠窕褂幸械5脑鹑巍!庇谙柘氲搅诵∏纾绻约赫娴氖切∏绲母绺纾遣皇怯Ω玫H纹鹫展诵∏绲脑鹑文兀俊岸粤耍越淌冢姨涤么呙叩姆椒ǹ梢曰叫讶说募且洹闶钦夥矫娴淖摇

懊淮恚呙呖梢曰叫驯灰磐募且洹5谴呙呤踝詈貌灰姹闶褂茫谎鳎衅溆欣囊幻妫捅厝挥衅溆泻Φ囊幻妗H绻巧疃却呙叩幕埃褂锌赡馨汛呙呤ψ陨淼囊馐叮艽呙叩娜耍飧瞿隳苊靼茁穑俊闭越淌诒然拧

澳愕囊馑季褪撬担四云涫稻拖竦缒缘挠才蹋么呙撸梢缘鞒鲇才汤锏氖荩牵谏疃却呙叩氖焙颍锌赡埽呙呤Σ唤瞿馨延才躺系氖莸鞒隼矗箍梢灾匦赂男矗空庋咽艽呙呷说募且渑炻伊耍俊庇谙杪乩斫庾耪越淌诘幕啊

岸远裕【褪钦飧鲆馑迹运担懿挥么呙叩幕埃詈貌灰呙摺!闭越淌诳从谙枥斫饬俗约旱囊馑迹苁歉咝耍澳愫湍愀缫谎厦鳎谝窖г菏保纠床皇侵餍蘧窨频模墒撬苁抢刺医部危绻笔蹦茏蘧窨疲腋铱隙ǎ诖呙呤醯难芯可希岜任腋弦徊懵サ摹!

于翔没有用心听赵教授在说什么,他急切地请求赵教授,“我只想知道七岁前的记忆,求你帮帮我吧!”

赵教授沉默着,似乎在考虑什么。

澳愕蔽沂抢纯床〉牟∪耍腋瘟品眩貌缓茫俊庇谙枳偶钡夭恢粤恕

靶』镒樱闭越淌诹成幌伦映料吕矗拔也皇俏饲室馕涯悖沂俏愫谩H绻阏娴暮芟胫榔咚昵暗募且洌铱梢园锬悖灰臀宜登磺模貌缓茫磕愀缡俏业难阋埠臀业难谎!

笆鞘恰庇谙韬炝肆常岸圆黄穑越淌冢肽阋欢ㄒ锇镂摇!

昂茫愀依窗桑还还茉趺囱愣疾灰蠡凇!闭越淌谒底耪玖似鹄础

安换岬模 庇谙韪谡越淌诘纳砗螅蜃糯呙呤易呷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