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四章

郑永军的心里非常矛盾,他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

他想不到自己会跟踪于翔,他看着于翔上了那幢老式的楼房里。郑永军找了个能看见楼房的楼梯洞的地方,坐了下来,拿出一支烟来,深深地吸了一口。

郑永军调查的结果是,于翔很可能就是十七年前,被人收养的小晴的哥哥。

这本来是件非常隐秘的事情,但是郑永军还是从医院里一个老护工的口中得知了。

这个老护工在医院做了三十几年,马上面临着退休,但他的退休工资,刚够生活的。他回到家里,即将成为子女们的一个负担。他在医院里看得太多了,那些生了病的老人,没有儿女照顾的,多得很。他没有想到的是,十七年前,他无意中听到的一个秘密,居然能卖钱,而且,还卖了不止一次。

十七年前,他专门负责给医院行政办公楼打扫卫生、打开水、送报纸。那天他去院长办公室送报纸时,走到门口,听到了一段对话,正是关于那个在医院里上吊而死的女人,留下来的一对儿女的收养问题。里面一个是老院长,另一个人,开始他并不知道是谁,但听了一段对话后,他听到了院长对那个医生的称呼:“于医生。”那个于医生要求收养女人留下来的那个男孩,并要求不能让任何人知道,院长承诺,这件事情不会再告诉任何人,并且保证把小男孩的户口等关系全部办好。

他没有听完,就悄悄地离开了,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后,他才再次把报纸送进院长办公室,而那时,办公室里就只有院长一个人了。

最初找到这个老护工的,是洛珊。

这个老护工,目前正是洛珊所在科室的护工,负责打扫卫生、送洗床单、清理科室里的医疗垃圾等工作。而洛珊无意中了解到,十七年前,这个老护工正是打扫行政办公楼的。洛珊在辞职时,带了些水果,假意和科室的同事告别,她没忘记送了些水果给老护工。

洛珊绕了几个弯子,试探地问到十七年前,在医院上吊的那个女人的事情,老护工立即感觉到了洛珊的意图。

老护工就这样把这一段秘密,卖给了洛珊,洛珊为此大手笔地付出了一大笔钱。

洛珊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因为洛琪在她的包里发现了书,并怀疑她和吴越的死有关,这让她联想到,洛琪能这样想,警方未必不会。洛珊花了很多心思查出来了两个秘密,一个就是小晴和吴越有着间接的关系;另一个就是小晴的哥哥,可能是被医院里一个姓于的医生收养。

当别人的嫌疑更大时,自己的嫌疑才会变小,甚至可能摆脱。

洛珊毫不犹疑地把这两个她费尽心思得来的秘密,让给了警方。只是,关于小晴的哥哥是被姓于的医生收养一事,她并没有直接告诉郑永军,她给了郑永军一个暗示。直接告诉郑永军,也许他就会明白,洛珊这样做,只是为了转移视线,洗脱自己的嫌疑了。

郑永军在洛珊的提示下,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三件凶案的死者都与小晴有关系,而郑永军已经查过,在凶案发生时,小晴、小晴的养父母,根本都没有时间。那么,如果小晴那被人收养的哥哥,知道小晴是亲生的妹妹,又知道有这样三个人或明或暗地欺负过小晴,他会怎么样呢?

还有,张居义应该就是小晴的父亲,他跳楼自杀了。这涉及到黎小慧六年前,可能买通张居义去胁持殷素兰,那么,张居义的断舌和自杀,都可能与黎小慧有关,黎小慧莫名其妙的死亡,会不会也和小晴的哥哥有关呢?

郑永军此时,觉得自己已经在一团乱麻中,理出了一点头绪。

小晴的亲生哥哥,是最有动机的,也是最大的一个嫌疑人!

可是,小晴的亲生哥哥到底是谁呢?他被谁收养了呢?

郑永军曾试图询问市医院的老院长,但是他没有想到,老院长甚至连面都不愿意和他见。郑永军敲开老院长家的门时,那个一脸正气的老头打量了一下一身警服的他,然后在他询问老院长是否住这里时,老头就断然地告诉郑永军:“你找错地方了。”

郑永军的直觉告诉他,老头就是他要找的人,然而,他毫无办法。

那个出卖消息给他的护工,是自己找上门来的。郑永军对他暗示只要给钱,他就会出卖消息给郑永军的做法,很是反感,可是,他还是做了这笔甚至让他感觉有些卑鄙的交易。因为郑永军知道,如果不从这个护工这里得知一些消息,可能他永远都找不到当年收养小晴哥哥的人,也就永远找不到小晴的亲生哥哥——那个可能是真凶的人。

于翔过了好久才从楼上下来,郑永军看见于翔的神情有些恍惚。

难道于翔已经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一切,被郑永军发现了吗?郑永军跟踪在于翔身后,更加小心起来。

想到和于翔接触的这一段时间,郑永军不由地有些感慨,于翔实在不像是那种心怀鬼胎的人。但这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了于翔,如果这一切是于翔做的,寻他这个人为人也太阴险了,他居然能一边杀人,一边和身为警察的郑永军称兄道弟,帮着郑永军去分析、调查案情和各种线索。

于翔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郑永军也跟着走,不知道走了多久,郑永军的腿都走酸了。这家伙,他到底想干什么?

于翔终于上了一辆公交车,这辆车是去青山精神病院的。

郑永军忽然来了劲,看来,于翔是不是想有所行动了?青山精神病院,殷素兰就住在那里,也许,黎小慧被安排在精神病院外出车祸,正是和殷素兰有关?黎小慧不仅可能是让张居义断舌自杀的人,而且很可能就是六年前指使张居义胁持殷素兰,导致殷素兰疯掉的人。

如果是这样,于翔是殷素兰的养子的话,他对黎小慧的仇恨,就是双重的。

可是,在这个时候,于翔去找殷素兰干什么呢?

郑永军叫了辆的士,一直跟在公交车后,果然,在青山精神病院这一站,于翔下车了。他晃晃悠悠地,走进了青山精神病医院的大门。

郑永军的的士在过了青山精神病院的门口,郑永军才喊停。他没有马上下车,在确认于翔进了精神病院之后,他才下了车。

于翔应该不会是感觉到有人跟踪他,才想利用精神病院逃跑吧?

郑永军细想了跟踪的每一个环节,确定自己没有被于翔发现。他决定等在医院的门外,等着于翔出来。他不能进去,一进去,就很容易被于翔发现他在跟踪于翔。

既然于翔没有发现郑永军跟踪他,那他进去就一定会从这里出来的。

虽然郑永军很想知道,于翔到青山精神病院做什么,但他决定还是等在外面比较保险。

郑永军没有想到,他一等,就等了几个小时。

于翔再从青山精神病院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于翔的神情看起来不像进去时那样有点恍惚的,而是很清醒的样子。郑永军在于翔出来的时候,就躲到了一棵树后,于翔没有发现郑永军。

于翔在路边等了好一会,才看见有出租车,他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走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