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七章

洛珊在和吴越结婚之后,才开始有些后悔。

她发现吴越在外面,一直都有其他的女人。但洛珊不能说,也不敢说。当初她嫁给吴越,妹妹洛琪是坚决反对的,而且,她和于飞那段恋情,让她在心里,或多或少还有些挂念。洛珊常常在心里暗想,要是于飞像吴越那么口甜舌滑,或者吴越像于飞那么重情重义、老实厚道,该有多好。

可惜,世界永远不会是完美的。

洛珊的第一次怀孕,给在婚姻状态里,苦恼的洛珊,带来了欣喜。也让吴越因此收心不少,其实吴越倒是很真心的希望,自己能有个儿子。

然而,这次怀孕终以胎死腹中而结束。

孩子死在洛珊的肚子里,这似乎是一场意外的事件,其实,在洛珊看来,更像是一个阴谋。

那晚,吴越和洛珊的晚饭吃到一半,吴越忽然接到一个电话,他接完电话后,神色有些不自然,很匆忙地离开了家。临走时他告诉洛珊,有个大客户有急事要和吴越商谈。

然而,在吴越离开家后一个小时左右,洛珊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显示那是吴越的手机。

洛珊接了电话后,电话里却出现一种古怪的声音,还伴随着吴越和一个女人说话地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洛珊一下子就明白了吴越在干什么,他正在背着洛珊,和另一个女人做着背叛婚姻的事情。

手里拎着电话,洛珊只觉得腹中疼如刀搅,她无力地呻吟了一声,慢慢地挂上了电话。

洛珊浑身都是冷汗,她觉得腹疼难忍,在她挂上电话后,洛珊终于忍受不住身体和心理双重的痛苦,昏倒过去。

洛珊醒来的时候,吴越还没有回来。

洛珊忽然感觉到有种死亡的气息,她用手捂着肚子,哭出了声。

第二天,吴越送洛珊去医院里例行检查,检查发现,孩子已经毫无征兆地胎死腹中了。而洛珊的心,也如同已经死亡一般冰冷,那股寒气一直透进她的骨髓深处。

在孩子胎死腹中后,吴越曾很好地做了一段时间的丈夫。吴越隐隐感觉孩子的死,和他那晚的出去有关,但洛珊却什么也没有说。而吴越永远也不知道,在他和黎小慧欲死欲活的时候,黎小慧用他的手机拔通了他家里的电话。

黎小慧本来以为,吴越会娶她的,却没想到,吴越最终娶了一个女医生。

而洛珊却记住了黎小慧的声音,当她再次从电视上听见黎小慧的声音时,她就确定,这个女人,就是那晚和吴越偷情的女人。

就在洛珊对吴越慢慢心死的时候,于飞再次进入了洛珊的视线。

洛珊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目的,也许是为了报复吴越对婚姻的不忠,她开始暗地里和于飞走的很近。

洛珊是于飞的初恋情人,于飞在和洛珊恋爱之前,从来没有对女孩子正眼瞧过。洛珊带给于飞的打击是巨大的,但同样,洛珊对于飞的诱惑也是巨大的。于飞在洛珊的诱惑下,终于和洛珊脱离了正常的生活轨道,两人像吴越和黎小慧一样,开始了一段婚外情,而且,发生了肉体上的关系。

然而,让于飞没有想到的是,洛珊再次怀孕了,而这次怀孕的孩子,是于飞的。

那时于飞正在调查和一步一步地实现他的计划,于飞左右衡量,觉得他和洛珊的事情,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闹出来。

于飞不是怕因为他和洛珊的事情闹出来,吴越会对他怎么样。而是,他希望自己现在能隐藏的越深越好,避开所有人的视线,让自己完成所有的复仇计划。于飞为此劝过洛珊,让洛珊把孩子打掉,可是,洛珊却像着了魔似的,说什么也要把孩子生下来。

于飞在王化强死后,决定用同样的手法,杀死洛珊肚子里的孩子——他和洛珊的孩子。

如果说于飞对催眠的运用已经得心应手的话,那么,杀死还没有出生的孩子,对于飞是另一种挑战。他第一次把催眠用在未出生的孩子和孩子的母亲身上,让母子俩相信,这个孩子必然会和第一个孩子一样,胎死腹中。同样,小晴唱的那首歌,是催眠开始发挥作用的暗示。

与其说洛珊害怕小晴,不如说洛珊在潜意识里,是害怕听见小晴唱的那首歌。

洛珊在和于飞的亲密接触中,本来已经发现于飞在做一些很不正常的事情,但洛珊并没有往深处多想。然而,一次,洛珊无意中发现了于飞随身携带的一个笔记本,里面记录着于飞对运用催眠的一些想法,其中有一段,于飞曾提过,大脑就如同电脑,可以从里面提取所需要的东西,也可以把一些数据写进去,具体的操作,就可以通过催眠实现。而实现催眠,必须要有强烈的暗示,让催眠开始。而催眠暗示,除了传统的方法,施催眠者用东西吸引受者的注意,然后通过语言中的暗示提示受者进入催眠,还可以由一些特定的声音开始,比如一首歌,或是一段手机铃声。

孩子死后,洛珊开始对于飞产生了怀疑,她想起来孩子死之前的那晚,她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电话里没有人说话,只有那段古怪的歌声:“月儿光光……照地上,花影……轻轻摇啊摇……天儿黑黑……夜寒凉,……蛩鸣……梦轻……伤……谁人……共……夜长……”

从那天开始,洛珊就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和自己,都烦躁不安起来。洛珊住进医院之后,每夜总会听到那段古怪歌声,然后就开始肚子疼。

就在那时,钱勇死在了于翔的酒吧里。

当洛珊从洛琪那里得知于翔的一些怀疑,和于翔调查的事情后,洛珊比于翔更轻易地掌握了事情的重点,她了解到,当年小晴的哥哥被医院里的一位医生收养了。作为医生的洛珊,很快就怀疑到,钱勇强的死,并不是真的是什么杀人蜂做的,而是,催眠!

洛珊很快就找到了支持这种想法的根据,那就是洛琪无意中说出了于翔一直寻找的那张CD,和CD里的那首歌。

洛珊想到,孩子的死,很可能和于飞有关,但她不能,也不敢去质问于飞。

洛珊在调查中,发现吴越和小晴之间有一段关于照片发生的纠纷,洛珊想到吴越,她决定,利用于飞除掉这个背叛婚姻的男人。

吴越的死,让洛珊更确定了,这一切都是于飞做的,包括,她死在腹中的胎儿。

听着洛珊用微微颤抖,却又冰冷的语调,说着这些事情,于翔只觉得浑身发冷。

于飞看着洛珊,他的眼睛中有很深的痛楚:“我并不是想害死你们,可是,我决不能暴露在大家的视线中,我只是希望,我和你之间的事情,不要在这个时候暴露出来……”

拔蚁衷诶矗⒉皇窍胩愕慕馐汀!甭迳豪淅涞厮担昂⒆佣家丫懒耍裁唇馐鸵裁挥幸庖濉N抑皇窍敫嫠吣悖遥盐抑赖氖虑椋几嫠吡司健!甭迳核底牛鋈淮笮α似鹄矗叭绻旃淮厦鞯幕埃且残砀没骋傻侥懔税桑俊

于翔呆呆地,他想起来,洛琪那晚回来告诉他,小晴的哥哥是被姓于的医生收养的。

拔业笔碧迳核敌∏绺绺缡潜恍沼诘囊缴昭模铱家晕俏摇6遥翘煲估铮颐斡瘟耍米诺兑彼缆彗鳌庇谙杷直ё×送罚拔以牍岵换嵋磺卸际俏腋傻模以诿斡蔚氖焙颍褪橇硗庖桓鋈恕醪赖哪峭恚乙踩チ颂郊洌疑踔敛恢滥鞘保沂乔逍训模故窃诿斡巍

澳阆衷诓挥没骋闪耍磺卸际俏腋傻摹!庇诜煽醋旁洞Γ鞘械囊箍眨苹痂病!暗蹦昴盖咨系跛溃醪龉裁次也恢溃牵∏缭谝估镆怀盖咨俺哪鞘赘枋保醪涂志逡斐!N以堤酵醪雷栽谛∈髁掷锬钸叮蛭夷盖姿刀圆黄穑笏篮蟮耐龌瓴灰潘N矣谑抢猛醪斡蔚南肮撸圃炝颂郊渎闶录醪圃煅沽ΑC幌氲剑峭硗醪嵩诿斡沃斜恍∏缦潘溃阌智『靡苍凇

澳峭砦一韫ィ罄匆磐艘估锓⑸囊磺校彩悄阕龅模俊庇谙杩醋庞诜傻谋秤啊

拔沂俏诵∏纭庇诜傻兀爸劣诶栊』郏谖也槌隽昵奥杪璞恍渤值氖虑椋褪悄缓笾甘拐呤保揖途龆ǎ杪璞ǔ稹N耍一行∮悖俺稍谀切┯星嘶崴锘斓娜恕皇牵哂蟹泶桃馕兜氖牵姨盅岬纳福尤皇切渤治宜窗难傅哪歉瞿腥恕Kハ蚶栊』厶忠昵暗哪潜是焕栊』壅胰烁疃狭松嗤罚钪瘴薹ㄉ疃プ陨保庖彩撬哉业陌伞!

于翔呆呆地看着于飞,五条人命,在于飞的言语间,却能如此镇定自若地说出,怎么样利用催眠,让这五个人死掉。

袄栊』邸甭迳盒α似鹄矗八纠淳透盟馈!

于翔看着于飞和洛珊,他觉得心底里伸起一阵阵的凉意。“不管他们曾经做过什么,都不应该由你来处决他们,如果父亲活着,他一定也会这么说的!”于翔的心情矛盾极了,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是向郑永军举报于飞,或者,装作不知情的样子?

于飞对于翔来说,确实如同亲生兄弟一样,或者,亲生的兄弟,也没有这么好。虽然于飞做的这一切违背了法律,但也确实有其可值得原谅的原因。

叭绻也怀头K牵残恚怯涝犊梢藻幸7ㄍ狻!

澳愕劣昧吮鹑说男∷担也畹慊骋墒悄歉鲂葱∷档呐俗龅恼庖磺小庇谙柚遄琶纪罚盎褂校嫉叭ネ栋缸允祝彩悄阌玫拇呙甙桑俊

巴缟鲜裁匆膊荒芟嘈牛阍趺淳椭滥歉鲂葱∷档氖歉雠耍克挡欢ㄋ歉瞿腥四兀俊庇诜纱诺愠芭母芯酰⑿α似鹄础!爸劣谘嫉埃芸炀突岷昧恕<热荒闳衔揖褪切资郑憧梢愿娣⑽摇!

澳恪庇谙杵嶂校幌伦铀挡怀龌袄础

忽然,于飞的声音变了,“小翔,你为什么把警察引来?”

熬欤俊庇谙枳橙ィ⑾种S谰拥缣莸某隹诔隼矗蜃呕ㄔ袄镎磐拔颐挥懈嫠吖 

拔也换崛镁熳プ∥遥盐宜蜕戏ㄍド笈械模檬苌笈械模峭趸俊⑶潞屠栊』邸!庇诜勺晨醋庞谙瑁凹热晃疑绷巳耍揖陀眯悦セ顾呛昧恕!庇诜伤底牛蛴谙栊α艘恍Γ白雷由系脑砍资俏业姆孔拥模院缶凸槟懔恕

于飞说着,忽然脸色发紫,鼻子里流出血来,那血是暗紫色的,在空中花园幽暗的灯光下,显得很是诡异。

于翔转脸看着郑永军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于飞说话的语气不对,他再转过脸,看见于飞的鼻子、嘴、眼角和耳朵里,都开始流出血来。

于翔看着摇摇欲倒的于飞,上前去扶住他:“哥,你怎么了?哥……”

捌【评铩业钠【评铩以绶畔铝硕尽抑阑崾钦庋慕峁抑馈庇诜傻牧吃嚼丛角嘧希粑苍嚼丛郊贝佟

笆裁矗磕愕钠【评铩甭迳嚎醋疟凰釉谧雷由系钠【乒蓿成脖淞耍攘擞诜珊裙哪枪奁【疲晕诜珊裙钠【瓶隙ㄊ前踩模挥邢氲剑诜上铝硕咀急缸陨保

洛珊忽然用双手捏住了自己的喉咙,她的脸变得青紫起来,她想说什么,喉咙里却只发出了一声“咯”的怪音,然后她眼睛慢慢瞪了出来,身体向后仰倒下去。

于飞的脸上现出一种怪异的表情,他想伸手去拉洛珊,手伸到半空,却掉了下来。

案纾 庇谙杞辛似鹄础

凹亲。愕难劬醇囊磺校幢厥钦娴模荒愕亩涞奶降囊磺校参幢厥钦娴摹R蛭腔崞燮恪庇诜勺詈蟮纳粼谟谙瓒咔崆岬叵炱鹄础

于飞看着于翔,布满青紫色血的脸,诡异无比,他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再也说不出来了,他的头歪倒一边,整个身体松弛了下来。

案纾「纾「纭庇谙杈醯蒙ぷ佣佳屏耍疵亟凶庞诜桑路鹫庋馨延诜纱铀劳龅谋咴道乩此频摹

坝诜稍趺戳耍俊敝S谰丫艿搅擞谙璧纳肀撸勺叛劬醋庞诜傻氖澹诜梢涣城嘧仙难#砬楣钜煳薇龋路鸹褂惺裁椿懊挥兴低辍

笆俏摇俏摇扑懒宋腋纭庇谙杷底牛』巫诺沽讼氯ァ

郑永军只觉得头疼得像要裂开似的,也跟着倒了下去。

于翔醒来的时候,郑永军正站在他的面前。

于翔从床上坐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又再一次被送进了医院。

拔腋缒兀俊庇谙杩蘖似鹄矗拔乙タ纯次腋纾趺囱耍俊庇谙杼а劭醋胖S谰S谰匆痪浠耙膊凰担舸舻赝庞谙琛S谙韬鋈槐┡鹄矗话炎プ≈S谰囊路骸案嫠呶遥腋缭趺囱耍克祷鞍。俊敝S谰砹艘幌拢故敲挥兴党鍪裁蠢础!澳阍趺椿崛ツ抢锏模磕阄裁椿崛ィ课腋缫晕俏冶司∥冶扑懒宋腋纭庇谙韬鸾衅鹄础

啊敝S谰鋈怀隽艘豢谄拔沂歉倌闳サ模乙晕闶牵∏绲母绺纭

笆裁矗俊庇谙韬鋈痪醯米约和蚜α耍煽酥S谰钡勺胖S谰

澳愀纭ё倭恕敝S谰恿四油罚澳慊韫ズ螅乙不璧沽耍倚牙春螅⑾治液湍愣蓟璧乖诼ザィ迳阂丫懒恕墒牵厣稀疵挥杏诜傻氖濉谒瓜氯サ牡胤剑挥幸惶睬嘧仙难!揖土⒓创虻缁埃萌巳パ罢夷愀绲氖澹墒恰较衷凇濉逡裁挥姓业健

笆裁矗俊庇谙琛捌肃獭币幌拢值亓瞬〈采稀

熬煜蛐∏锏谋0埠妥』Ф剂私夤颐撬档哪歉鍪奔洌挥腥丝醇诜桑疑下トサ氖焙颍窍虮0渤鍪玖酥ぜ模谖疑下ブ螅轿掖虻缁敖欣赐拢0菜担舛问奔洌谴甭ド霞疵挥腥松先ィ裁挥腥讼氯ス遥谴甭ド系拿恳换颐堑鞑楣凑也怀鲇诜傻氖謇础

于翔呆呆地,他想到在于飞临死前说的那句话,“记住,你的眼睛看见的一切,未必是真的;你的耳朵的听到的一切,也未必是真的。因为,它们会欺骗你……”那声音似乎还在于翔的耳边轻轻地响着。

澳锹迳骸

白钇婀值木褪锹迳海迳核赖谋砻婵蠢矗ㄒ剿迪袷侵卸舅劳龅模墒窃诩觳榈氖宓奈改谌菸锖螅⑾致迳焊久挥兄卸尽!敝S谰玖丝谄岸遥诜珊鹊哪枪奁【疲颐遣楣耍锩娓久挥卸荆挥幸恢帜艿贾氯硕淘菁偎赖囊┪铩

啊庇谙璐糇×耍澳蔷褪撬担诜煽赡苊挥兴溃俊庇谙枳匝宰杂铮安欢圆欢裕绻【评锩挥卸荆迳涸趺椿崴滥兀俊

叭绻诜擅挥兴溃质窃趺炊愎0驳氖酉撸叱鲂∏哪兀靠墒牵绻懒耍氖逵帜睦锶チ四兀俊敝S谰挥傻睾莺菽恿四油贰

按呙摺庇谙柰纺岳锷凉诜珊吐迳核档幕埃坝诜纱呙吡宋颐牵梦颐窃诖呙咧校醇媸档厮劳觯涫担笔敝皇抢靡┪锛偎馈

澳锹迳骸敝S谰擞谙璧慕馐停劬σ涣粒谙璧慕馐退坪醣冉虾侠怼

奥迳阂脖淮呙吡耍裕庇诜伤灯【评镉卸臼保迳涸诖呙咦刺拢鸵晕约阂仓卸玖耍曰岢鱿种卸舅劳龅谋碜础庇谙杪胤治鲎牛熬拖裢趸俊⑶潞臀庠降乃酪谎

澳钦庋幕埃诜梢部梢岳么呙撸庸0驳氖酉吡耍俊

于飞默默地点了点头。

记住,你的眼睛看见的一切,未必是真的;你的耳朵的听到的一切,也未必是真的。因为,它们会欺骗你……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