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十二

早晨起来的时候曼丽很舒服地翻了个身,起来换好衣服,窗外的雪停了,快出太阳了吧。

刚洗漱完毕,君初已经衣着整齐地站在门口。

“请进。”曼丽想起自己还没梳头,赶紧拿手指拢了拢头发。

君初送曼丽去上班,自己再去上班,临下车时曼丽感激道,“沈先生,昨天晚上真是谢谢你。”

君初忽然想起昨天晚上一夜未归,恐怕母亲要担心,叫司机又送到霞飞路沈宅,进了家门,蓉妈跟廖金兰已经起床,在用早餐。

君初进去解释道,撒了个谎称昨天同事聚会有个朋友喝醉了打了他电话,所以照顾了一下,因为路途很远,回来很不方便,于是就在那边睡了。

“是女朋友吧?”廖金兰喝着粥。

“不是,不是。”君初慌忙否认,心想我还没表白,也不知道曼丽是否同意——君初心底里其实真想有这样一个女朋友,至少比钟淑琴来得自然。

“吃早饭了吗?”蓉妈问。

“哦,吃过了。”君初不敢久留,怕老太太问多了自己圆不了谎,连忙道,“我回来就是怕你们担心,对了,蓉妈,你把我抽屉上的那几张照片收到哪里去了?进房去给我找找来,我要赶去上班了。”

蓉妈跟着君初进了房间,她知道君初有话对她说。简单的说明后,蓉妈道,“好的,到时候少爷来接我就是,我记住了,是给你们片厂的王导演看手相。”

其实男人一生都在对不同的女人撒谎。

雪融化的时候是异常的冷,即使有薄薄的太阳眷顾,也是冷,但君初的心里很暖,脑子里满是曼丽的样子,脖子,胳膊还有其他的看不见却能想得到的部位。这样的激情带到工作中,一天都很愉快。导演王颖觉得奇怪,下班时对灯光师道,看来沈君初的母亲这次带来的不仅仅是腊肉还有欢乐嘛,君初今天拍片子的时候一个人莫名其妙地傻笑了多次了。

曼丽说今天是下午五点下班,看看时间,四点三十分,刚刚好,但愿今天有车可以叫。无论什么车,只要快就够了。

天从人愿。很快就叫到了一辆黄包车,疯了似的往前赶。刚刚分开一阵子就恨不得马上见面,君初觉得自己也快疯了。

哦,爱情的魔力。

曼丽今天也是代播白天的节目,周五的“爵士风情”暂停,给听众想念自己的时间。夕阳照着白雪,透过玻璃窗照着曼丽的脸,沈君初看呆了。

这次上来的时候警卫没有拦他,他记得沈君初的模样。一般警卫都记得谁曾经给过自己小费,何况是两次——上次君初索要曼丽地址时又给过一次。

“沈小姐在播音呢,你再等会。那边化妆间有个凳子,你去坐一会儿吧。”胡茬警卫讨好道。

“谢谢。”君初从包里拿出相机,尼康的牌子,没用闪光灯,对着夕阳西下的背景记录了曼丽播音的瞬间:嘴唇半张开,脸上洋溢着微笑。曼丽觉得虽然听众看不见她的脸,但带着笑容与他们在电波另一端交流总是对的。

化妆间的琥珀色透明玻璃瓶里插着一束马蹄莲,君初认识,是他送的那束,时间很长了,却仍然盛开着。曼丽十分喜欢,从老张那里讨教来养鲜花的办法,放了两片阿司匹林进去保鲜,每次上班小心翼翼地用剪刀把花的下端斜斜的剪掉一小段。

警卫见曼丽出来,赶紧汇报,“曼丽小姐,沈先生在那边等着呢。”

曼丽脸一红。

哦,他来了,这么准时。

四目相对,无声胜有声。

好好百货公司比较容易拦到汽车,曼丽坐在君初身边,竟然生出几分安全感,他的肩膀那么宽厚,靠一下应该很舒服。可惜那时候没有“我让你依靠,让你靠——没什么大不了”这首歌。

君初却没发觉曼丽的这种心思,对曼丽道,“我们现在去接蓉妈,我都跟她说妥了,咱们先吃饭然后再去你那间鬼屋。”

“别提,害怕。”曼丽指指胸口。

君初赶紧改口,“吃什么呢?你说说。”

曼丽不假思索道,“城隍庙小吃。”

君初点头,心想怎么回答得这么迅速?真是爽快。他不知道曼丽有一天幻想时想的就是这个内容。

蓉妈在大门口上了车,按照约定的时间。曼丽看了看这个精神的妇人,头发一丝不苟地盘在后面,发髻用一根碧绿的簪子固定。虽然衣着朴素,却显得干净利落。老太太手里挎了个包袱。

“蓉妈,这就是我跟你提到的曼丽小姐。”君初介绍道。

曼丽赶紧问候。

蓉妈打量了下曼丽,头发微卷,漂亮的丹凤眼略略有点凹陷,透露着活泼气质,鼻子挺拔小巧,嘴是小小的,有点随时噘起来的意味。

“真漂亮啊,跟那香烟广告上的模特似的!”蓉妈夸奖道。

君初没来由的高兴起来,好像夸了曼丽自己就得到很大实惠一般。真得感谢那只鬼啊,把自己跟曼丽拉到了一起。

“沈先生你在笑什么?”曼丽看他一个人对着前方傻笑。

“哦,没什么,我在想城隍庙小吃呢。”

汽车开得慢,刚融化的雪地有点滑,路边有行人骑自行车不慎摔倒,站起来扶起车子龙头跳起来骂了几句继续上路。

---

我读网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