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二章

亚当斯贝格经过助手背后,看了一会儿电脑上出现的字。

鞍ィ备窭懈黾一镌谝恍┐舐サ拿派贤啃春谏4 字玩,写得很雕琢。准确地说,有三栋楼,一栋在13区,两栋在18区。我在想要不要过去看看。”

当格拉尔的手指在键盘上方停住了。

笆裁词焙颍俊彼省

跋衷诎桑÷砩贤ㄖ阌笆Α!

叭ジ墒裁矗俊

霸谒潜徊恋糁芭牡阏铡H绻腔姑挥斜徊恋舻幕啊!

芭南吕锤墒裁矗俊钡备窭治省

拔也幌不赌切4 字。仅此而已。”

好了,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当格拉尔最害怕以“我不喜欢”或“不喜欢”开头的句子。一个警察,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他只需干活,一边干活一边动脑筋想问题。

亚当斯贝格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看见了卡米尔留下的一张条子。如果他有空,她今晚可以来找他。如果没空,他能通知她吗?亚当斯贝格点点头。当然,他有空。

他突然感到非常满足,拿起电话,找摄影师。这时,当格拉尔闯进他的办公室,一脸阴沉的样子,有点困惑。

暗备窭歉錾阌笆Τさ檬裁囱俊毖堑彼贡锤裎实溃八惺裁疵郑俊

叭鲂瞧谇埃颐蔷鸵丫颜鼍拥娜硕枷蚰憬樯芄耍钡备窭担澳愫驮诔〉拿扛瞿信倍嘉樟耸郑踔粱垢歉錾阌笆λ盗嘶啊!

坝锌赡埽备窭踔量梢钥隙ā5忝挥谢卮鹞业奈侍狻Kさ檬裁囱拷惺裁疵郑俊

按锬岚6ぐ吞嘏怠!

鞍吞嘏担吞嘏怠2缓媚睢3さ檬裁茨Q俊

翱梢运岛苁荩郧榛钇茫承θ荩砬榉岣弧!

坝惺裁刺卣鳎俊

懊苊艿暮彀撸贩⒓负跏呛斓摹!

昂茫芎谩!毖堑彼贡锤翊映樘肜锶〕龌幔缓笈吭谧郎希吹溃合荩旆ⅲ阌笆Α八惺裁疵郑俊

鞍汀亍担钡备窭蛔忠痪涞厮担按锬岚6ぐ吞嘏怠!

靶恍唬毖堑彼贡锤袼底牛诒咀由霞窍铝嗣郑澳阌忻挥蟹⑾志永镉懈龃笈肿颖康埃课宜狄桓觯涫邓挡欢ㄓ泻枚喔瞿兀 

胺ǚ蚨- 路易。”

笆撬D盟趺窗欤俊

当格拉尔双手一摊:“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改造他?”

澳切枰50年,老兄。”

澳阕急改媚切4 字怎么办?”

亚当斯贝格“啊”了一声。

他打开笔记本,翻到玛丽丝画了图案的那一页。

熬褪钦飧鲅印!

当格拉尔扫了一眼,然后把本子递回给他:

坝腥朔噶饲嶙铮啃惺沽吮┝Γ俊

熬驼饧副识鳌V档靡蝗ヂ穑恐灰饫锩挥写罢ぃ械氖虑槎脊榫熳芫止堋!

亚当斯贝格说。

澳且膊荒芤虼硕依础S行┦虑楸匦氩饺胝欤 

罢饪刹皇锹依矗备窭蚁蚰惚Vぁ!

罢馐峭垦弧!

八鞘谴邮裁词焙蛟诿派贤垦坏模吭诎屠璧娜龅胤剑俊毖堑彼贡锤裎省

叭±终撸恳帐跫遥俊

亚当斯贝格轻轻地摇摇头。

安唬备窭U饩皇且帐酰喾矗廖藜壑怠!

当格拉尔耸耸肩。

拔抑溃闲郑毖堑彼贡锤袼底牛叱隽税旃遥拔抑馈!

摄影师来到大厅,穿过石灰渣走过来。亚当斯贝格跟他握了握手,当格拉尔对他说了几遍的名字现在又忘到脑后去了。最好还是把有关东西记在本子上,伸手可及。明天就做这事,因为今晚要见卡米尔,卡米尔排在这个布勒多诺什么的前面。这时,当格拉尔突然出现在他背后。

澳愫茫吞嘏怠!

澳愫茫吞嘏怠!毖堑彼贡锤褚哺潘担⑾虻备窭度ジ行坏哪抗猓拔颐亲撸ヒ獯罄蟮馈J歉删坏亩鳎帐跽铡!

亚当斯贝格瞥见当格拉尔穿上衣服,细心地拉了拉后面的衣襟,让肩膀挺起来。

拔遗隳闳ァ!钡备窭嵘怠

若斯匆匆来到三节半远的盖泰路。从昨晚开始,他就在想,那个老文人是否真的说过:“那房间租给你了,勒盖恩。”当然,他听到了,但那句话真的就是若斯所希望的那个意思吗?它真的是说德康布雷愿意把房间租给他吗?和地毯、丽丝贝特和晚餐一道?

租给他,租给吉尔维克的一个粗人?当然,就是这个意思。否则还有什么意思?但昨天说了以后,德康布雷不会感到沮丧,打算反悔吗?不会在他宣读完广告之后过来告诉他说,他很遗憾,但房间已经租出去了。先来先得嘛!

是的,事情就将这样,马上就会发生。那个喜欢装腔作势的老家伙,那个胆小的老家伙,得知若斯不会公开他做花边小布巾的事情后,感到一阵轻松,一时冲动,无法自持,便答应把房间租给他。现在,他反悔了,要收回去。这就是德康布雷。一个混蛋,一个坏蛋,他一直是这样以为的。

若斯气呼呼地把箱子解下来,拿到达马斯的店里,把它们一股脑儿地倒在桌上。如果他再发现关于那个老文化人的东西,他今天早上很可能会把它读出来。以毒攻毒。他急切地浏览了一遍广告,但没有发现这类东西。相反,那个乳白色的信封又来了,里面有30个法郎。

罢馔嬉舛比羲挂槐卟鹦牛槐哙止镜溃岸淌奔洳换崛梦野簿擦恕!

但这并非坏事。现在,那家伙每天几乎都给他送来100 法郎。若斯专心地读起来:

Videbis animalia generata ex corruptione multiplicari in terra ut vermes,ranas et muscas; et si sit a causa subterranea videbis reptilia habitantia incabernis exire ad superficiem terrae et dimittere ova sua et aliquando mori.Eisi est a causa celesti, similiter volatilia.

八璧模 比羲孤畹溃笆且獯罄铩!

8 点28分,若斯登台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弄清楚德康布雷是否靠在自家的门边。

两年来,他这是第一次急于想看到德康布雷。是的,在那儿。德康布雷穿着灰色的衣服,不易察觉,还用手理了理白发,然后打开手中的那本精装的皮面书。若斯凶巴巴地扫了他一眼,扯起大嗓门,宣读起第一个广告来。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