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一章

这是警察和企业领导卑劣的手腕,已经被用滥了。用来拉开与对方的距离,让对方明白自己无足轻重。亚当斯贝格很讨厌用这一手。他好像觉得离那个叫诺埃尔的警察10公里远,那家伙动作粗鲁地穿上外套;觉得自己在做坏事。玛丽丝马上就不说话了,低下了头。亚当斯贝格意识到这是老板习惯用来侮辱人的办法。她长得还算可以,弯着腰,衬衣中露出了部分乳房。好像离开那个叫法夫尔的警察100 公里远,否则,那就进了同一个野猪窠了。亚当斯贝格慢慢地在名单上记下:高大、瘦长、棕发、敏感,下巴突出,脸上有粉刺:莫雷尔。

霸趺椿厥拢俊彼鹜罚剩澳慊购ε侣穑勘鹜耍昀鏊浚馐切咨弊椤H绻愀械椒浅2话玻乙缴孟癖日揖旄鲜省!

耙残戆伞!

澳呛茫毖堑彼贡锤袼底耪酒鹄矗氨鹪俚P牧耍垦徽呔霾换岢匀说摹!

他打开门,朝她笑了笑,示意她离开。

翱墒牵甭昀鏊坑炙担拔一姑挥懈嫠吣渌舐ヒ灿小!

笆裁创舐ィ俊

鞍屠枇硪煌返牧蕉奥ィ18区。”

坝惺裁矗俊

昂谏4 字。所有的门上都有,已经一个多星期了,比我们那栋楼出现得还早。”

亚当斯贝格一下子怔住了,然后,他轻轻地关上门,指着一把椅子,要那个年轻的女人坐下。

疤匠ぃ甭昀鏊恳槐咦拢槐咔由匚剩巴垦徽咭话愣际窃谧约核〉那蚵一陌桑课沂撬担热纾谝桓鋈丝诿芗牡胤健K遣换嵩诔鞘辛硪煌返拿慷奥ド隙纪垦坏模钦庋穑俊

俺撬欠肿≡诎屠璧牧酵贰!

芭叮堑摹5话憷此担缸锛哦加凶约旱牡嘏蹋俊

亚当斯贝格没有说话,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本子,问:

澳闶窃趺粗赖模俊

拔铱邓臀叶尤ブ瘟品⒁粽习囊缴抢铮叶铀卸劣行├选K诮邮苤瘟剖保易苁窃诙悦娴目Х裙堇锏龋纳缜纳缪丁D溃紫仁巧缜男挛牛缓笫钦巍I厦嬗姓焕福挡祭陈返囊欢按舐ィ昀伎舛芬灿幸欢埃械拿派隙急恍瓷狭艘桓4 字。”

玛丽丝停了一会儿。

拔腋戳艘环荩彼底牛涯欠萆缪斗旁诹俗郎希罢庋筒换崛衔沂窃诳嫘α恕N业囊馑际撬担也⒉皇茄翱氖裁吹摹!

亚当斯贝格浏览文章的时候,那个年轻的女子站起来要走。亚当斯贝格扫了一眼已经空了的废纸篓。

暗鹊龋彼担拔颐谴油防垂D憬惺裁疵郑孔≡谀睦铮磕歉4 字是什么样的?”

翱晌易蛱煲丫嫠吖!甭昀鏊坑械悴话驳厮怠

拔蚁M油防垂D溃吮O掌鸺!

澳呛冒伞!甭昀鏊抗怨缘刂匦伦吕矗怠

玛丽丝离开之后,亚当斯贝格出去走了走。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一个小时是他的极限。在饭店里吃饭、在电影院里看电影、听音乐会、深深地陷在椅子上度过漫长的晚会,能给人一种真正的乐趣,却会给肉体带来痛苦。他非常想出去走走,至少也要站起来一会儿,这使他舍弃了音乐、电影和与人聊天。但这种不利的条件也有它好的一面,他因此懂得了什么叫不安,什么叫焦急,甚至有了一种紧迫感,这种感觉是他在生活中的其他方面所体会不到的。

一旦站起身来或出去走动,那种焦虑就像潮水一样迅速退了回去,亚当斯贝格恢复了他自然、缓慢、平静和持久的节奏。他没好好想就回到了警队,但感觉到那些4 字既不是涂鸦,也不是年轻人开的玩笑,甚至不是有人恶作剧,搞报复。这一系列数字让人隐约有些不安,有种转瞬即逝的不适。

看到警队的大楼时,他知道没必要跟当格拉尔谈这件事。当格拉尔不喜欢他被没有依据的直觉引入歧途,在当格拉尔看来,这是警察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原因。他至少也会说这是浪费时间,亚当斯贝格无法向他解释清楚,浪费时间决不意味失去时间。当格拉尔坚决反对这种毫无逻辑的思维体系,说它缺乏理性。亚当斯贝格的问题在于他完全没有别的体系,他那套思维甚至谈不上体系,很不确定,甚至没有一点主观意愿,只是一种倾向,他自己独有的一种倾向。

当格拉尔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由于中饭吃得太多,他觉得眼皮有些沉重。他在试别人刚刚给他接上的电脑系统。

拔椅薹ㄊ淙刖熳芫值牡羌强ǎ毖堑彼贡锤窬肀呤保止镜溃八璧模窃诟尚┦裁矗坎煌ǎ拷用唤由希俊

盎崤龅秸庵智榭龅摹!毖堑彼贡锤衿骄驳厮怠K懿慌龅缒跃筒慌龅缒裕韵缘酶裢馄骄病

这种故障还不至于影响当格拉尔探长的工作,他喜欢整理各种资料和系统。登记、分类、整理内容十分广泛的卡片适合他有条不紊、面面俱到的思维方式。

澳惆旃依镉姓盘踝樱彼芬膊惶У厮担奥淼俣峦鹾蟮呐眯谢乩戳恕!

当格拉尔从来就把卡米尔叫做“马蒂尔德王后的女儿”,为时已久。这个马蒂尔德在美学上和感情上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他像崇拜圣人一样崇拜她,这种虔诚很大一部分延伸到了她女儿卡米尔身上。当格拉尔觉得亚当斯贝格对卡米尔的关心和关怀远远不够。亚当斯贝格在他的助手的不满和指责声中清楚地听出了这一点。不过,当格拉尔努力表现出绅士风度,不去搀和别人的事情。甚至在此刻,当格拉尔也没有大声指责他两个多月没有卡米尔的消息,有一天晚上当格拉尔还碰到他挽着一个女孩的胳膊,至少上星期就这样。两个男人默默地打了个招呼。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