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八章

澳闶桥德兹寺穑矶俊毖堑彼贡锤裎省

笆牵匠ぁN疑诟窭嘉!

澳闶谴酉鼙永锏骼吹模俊

笆牵匠ぁN彝ü丝际裕员环峙涞绞锥肌!

熬浚憧梢园雅奂衿鹄戳耍毖堑彼贡锤窠ㄒ榈溃安⑶铱梢宰隆!

拉马尔说了声谢谢。

澳闶宰趴次遥⒆趴础!

拉马尔有点惊慌,脸都变了样,目光仍然盯着墙。

罢馐枪ぷ鞯男枰毖堑彼贡锤袼担芭σ话选!

拉马尔慢慢地转过脸来。

昂芎茫毖堑彼贡锤裰棺∷担氨鹪俣恕D抗獗3植欢浚阍谡饫锸且幻臁P咨弊榈木毂缺鸬木煲魃鳌⒆匀缓腿说馈D阋苌傅阶锓傅敝校芗嗍铀牵涛仕牵那牡卮∷牵帽鹑硕阅阌行判模挂蜒劾岵亮恕O衲阆衷谡庋嗣窃100 米外就会发现你,你像草地上的公牛那么僵硬。放松一点,不过,这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的。第一个练习:学会看别人。”

笆牵匠ぁ!

翱醋哦苑降难劬Γ皇嵌钔贰!

笆牵匠ぁ!

亚当斯贝格打开他的笔记本,立即在上面记下:海盗小饭店,纽扣,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墙:拉马尔。

听到第一声电话铃,德康布雷就拿起了听筒。

疤匠ぃ蚁胪ㄖ颐嵌⒆诺哪歉鋈烁崭斩裙四压亍!

笆裁匆馑迹俊

白詈梦腋隳钅罱裉焐衔绾椭形绲奶乇鸸愀妗D谔穑俊

拔以谔!

暗谝环馐悄歉鲇⒐说摹度占恰废挛摹!

澳闶撬蹬迤に埂!

笆堑模匠ぃ迤に埂=裉欤」芪液懿磺樵福一故强吹搅饺拔葑拥拿派嫌幸桓龊焐氖趾汀系哿跷颐恰庖恍凶帧3∶婧鼙遥俏铱吹降淖畋业某∶妫绻颐患谴淼幕啊!

拔藜糜谑隆!

拔颐侵辽倌苷庋怠U飧龊焓中丛谀切┍淮菊叩募颐派希眯腥吮芏吨

现在,佩皮斯遇到了第一批感染鼠疫的人。事实上,鼠疫早就在郊区蔓延了,但佩皮斯住在城里的富人区,对此一无所知。”

暗诙饽兀俊毖堑彼贡锤翊蚨纤幕啊

案现亍N腋隳钅睢!

岸谅悖 毖堑彼贡锤褚笏

8 月17日,传说鼠疫马上就要爆发,许多人害怕得发抖,但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叫雷桑的著名医生身上。这种努力毫无用处:9 月14日,鼠疫传入了城里,首先袭击卢梭区,死人一个接着一个,表明鼠疫已在那里出现。我要向你指出,因为你看不见这信,这封信上充满了省略号。那家伙有毛病,他省略原文非要注明不可。

而且,‘8 月17日’、‘9 月14日’、‘卢梭区’是用不同的字体打的。他肯定修改了文章中的真实日期和地点,他改变了字体,以表明他作了改动。我是这样看的。”

敖裉焓9 月14日,是吗?”亚当斯贝格问。他对日期从来都是糊里糊涂,不是多一两天就是少一两天。

懊淮怼U蛭绱耍歉龇枳硬畔蛭颐切际笠呓裉旖氚屠瑁妓廊恕!

叭- 雅克·卢梭路。”

澳闳衔敲樽嫉氖悄抢锫穑俊

澳翘趼酚幸欢按舐ケ恍瓷狭4 字。”

笆裁4?”

亚当斯贝格发现德康布雷已经深陷于此事当中,对宣布广告即将来临的那个人的另一方面活动也非常了解。而且,他还发现,德康布雷尽管很有学问,但似乎完全不了解这个4 字的意义,就像那个博学的当格拉尔一样。很多人都不知道那个护身符的意思,所以,使用它的那个家伙一定很有学问。

白苤毖堑彼贡锤褡詈笏担澳憧梢远雷宰纷俅耸拢允占粘W柿衔杩凇

这将是你的一件很美的收藏品,无论对你还是对若斯的编年史来说都是如此。至于是不是会有罪案,你就别管它了。那家伙又溜走了,完全是象征性的,就像我的助手所说的那样。因为今天晚上在让- 雅克·卢梭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其他被写上4 字的大楼也同样,而那个家伙却还在写,能写多久就写多久吧。”

澳呛茫钡驴挡祭壮聊艘换岫院笏担叭梦腋嫠吣惆桑液芨咝擞侄嘌Я艘坏愣鳌1鹇裨刮依朔蚜四愕氖奔洹!

八档侥睦锶チ恕N液芾忠獍咽奔浠ㄔ谥档没ǖ牡胤健!

亚当斯贝格挂上电话,对自己说,星期六一天的工作到此结束了。值班记录中没有任何急得需要在星期一之前完成的工作。在离开办公室之前,他查了一下笔记本,呆会儿跟那个来自格兰维尔的宪兵打招呼时可别喊错了他的名字。

阳光又穿过薄薄的云彩,城市恢复了它夏天的模样,走在马路上,有点让人昏昏欲睡。亚当斯贝格脱掉上衣,搭在肩膀上,慢慢地朝河边走去。他似乎觉得巴黎忘了自己有条河。塞纳河尽管脏兮兮的,但流水慢慢的,散发着湿衣衫的味道,周围又有鸟的叫声,对他来说仍然是一个避难所。

他慢慢地在小巷中走着,心想,这跟当格拉尔在家中喝酒一样舒服。他希望在没有旁人的情况下把4 字案彻底埋葬。当格拉尔做得对。那个写4 字的疯子,不管是行为艺术家还是有象征癖,都在一个和他们无关的世界中自由自在地活动。亚当斯贝格输了,但他不在乎,这样更好。他并不觉得跟助手较劲有什么光荣,但他希望能在孤独中彻底忘掉此事。星期一,他将告诉当格拉尔说,他弄错了,那些4 字就像南特伊的巨大瓢虫。

那个故事是谁说的?那个摄影师,那个脸上有红斑的家伙。他叫什么来着?他想不起来了。

十六

星期一,亚当斯贝格向当格拉尔宣布,4 字案结束了。作为一个富有经验的人,当格拉尔没有作出任何评论,只满足于接受。

星期二,下午2 点15分,第1 区的警署来了电话,通知他说在让- 雅克·卢梭路117号发现一具尸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