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四章

十八

第二天,下午两点左右,电脑中跳出了一个名字。

拔艺业搅艘桓觥!钡备窭蛲旅巧斐鲆恢桓觳玻笊厮怠

十来个警察走过来围在他背后,看着他的电脑屏幕。从早上开始,当格拉尔就在档案库中寻找CLT ,其他人则在收集那28栋被写了4 字的大楼的有关资料,想看看它们之间有什么相似之处。实验室的第一个结果是今天早上到的:锁是被强行撬开的,手段非常专业。房间里只有受害者和女佣的指纹。把尸体涂黑的是苹果树枝烧的木炭粉,而不是市场上成袋卖的各种树枝混在一起的木炭。至于乳白色的信封,任何一家货物稍微丰富一点的纸品点都可以买到,3.2 法郎一沓。信封是用锋利的刀片裁开的,里面只有纸屑和一只死了的跳蚤。他用这个小动物来充当昆虫?亚当斯贝格皱起了眉头,然后认可了。

翱死锼沟侔骸ぢ謇省につ岚拢钡备窭战缒云聊荒畹溃34岁,生于奥尔姆新城,12年前因打架伤人而在佩里戈中心监狱服刑,判了18个月的徒刑,因暴力侵犯看守加刑两个月。”

当格拉尔在电脑上查看着有关档案,大家都伸长脖子,想看看CLT 的面孔。此人的脸很长,额头很低,大鼻子,两只眼睛离得很近。当格拉尔迅速读着下文:

俺鲇1 年没有工作,然后在一家汽车修理厂当夜班看守。家住勒瓦鲁瓦,已婚,有两个孩子。”

当格拉尔瞥了亚当斯贝格一眼。

笆裁囱Ю俊毖堑彼贡锤衤购傻匚省

当格拉尔敲了几下键盘。

13岁开始转读专科,没拿到建筑和白铁工文凭,他放弃了学业,靠赌棋为生,偷自行车,然后偷偷卖掉。最后跟人打架,用自行车近距离砸客人,差点把客人砸死。然后就坐牢了。”

八盖资歉墒裁吹模俊

霸谂謇锔甑囊患抑较涑Чぷ鳌!

靶值芙忝媚兀俊

八幸桓龈绺纾诶胀呗惩叩币拱嗫词亍K褪峭ü绺缯业焦ぷ鞯摹!

八挥泻芏嗍奔溆美炊潦椤N铱纯死锼沟侔骸ぢ謇省につ岚旅挥惺奔湟裁挥锌赡苎袄∮铩!

安换嶙匝穑俊庇懈鼍煳省

拔也蝗衔桓鑫艘涣咀孕谐稻突崂做笈娜嘶崛パ芯抗欧ㄓ铩R此谑曛型烟セ还橇恕!

澳悄闼翟趺窗欤俊钡备窭行┚谏ァ

芭闪礁鋈巳ゲ椴椋揖醯貌淮罂赡堋!

当格拉尔停下电脑,跟着亚当斯贝格来到办公室。

拔矣龅铰榉沉恕!彼怠

俺鍪裁词铝耍俊

拔疑砩嫌刑椤!

亚当斯贝格吃了一惊。当格拉尔是个谨慎而腼腆的人,他这是第一次告诉亚当斯贝格自己的卫生状况。

懊渴椒矫着缛饕黄可背婕粒鋈チ礁鲂∈保乩春罂巴阜纾裁词露济涣恕!

当格拉尔摇摇头。

笆锹謇镂躺砩系奶椤!彼钩涞馈

奥謇镂淌撬俊毖堑彼贡锤裎⑿ψ盼剩笆歉龉┗跎蹋俊

八璧模漳凇ぢ謇镂蹋褪亲蛱斓哪歉鍪芎φ摺!

芭叮圆黄稹!毖堑彼贡锤袼担拔彝怂拿至恕!

疤炷模煤眉亲×恕N掖铀砩洗玖颂椤W蛲碓诰游揖涂佳鳌!

翱赡阋以趺窗欤备窭磕羌一锊⒉幌袼砻嫔峡瓷先サ哪茄⒁馕郎此窃诔悼饫锱郎咸榈摹N夷茉趺窗欤俊

昂冒。钡备窭耍白蛱炷慊乖诰永锴卓谒担菏笠呤峭ü榈亩RТ镜摹!

鞍。闭饣兀堑彼贡锤袢险娴乜醋潘闹郑担拔蚁肫鹄戳耍备窭!

敖裉焐衔缒愕没ǖ闶奔洹!

拔易蛲砻挥兴谩D隳芸隙ㄈ肥凳翘槁穑俊

笆翘橐У幕故俏米右У模馕一故欠值们宓摹N业母构晒岛投瞧暄郾灰Я耍蟮孟裰讣住N医裉煸缟喜欧⑾郑床患凹觳楹⒆用巧砩鲜欠褚灿刑椤!

这次,亚当斯贝格发现当格拉尔真的担心了。

翱墒牵闩率裁矗闲郑炕嵊惺裁词履兀俊

奥謇镂趟烙谑笠撸胰旧狭怂砩系奶椤24小时才会起反应,或者时间更长。对小孩来说也一样。”

翱墒牵训滥悴恢滥谇槁穑磕阃寺謇镂淌潜蝗似赖模皇潜蛔白魉烙谑笠叩难影樟恕!

亚当斯贝格走过来关上门,拖过椅子,在助手的身边坐下。

拔液苛耍钡备窭担暗獵LT 对那个4 字走火入魔了,对细节设计得非常周到,甚至在房间里释放了跳蚤,这不可能是碰巧。他疯狂的脑袋里只想着传播染上了鼠疫的跳蚤。而且,没有任何东西,完全没有任何东西能向我证明那些跳蚤没有传染性。”

叭绻钦庋裁匆ζテ缆謇镂棠兀俊

耙蛭肭鬃源λ缆謇镂獭N也皇堑ㄐ」恚匠ぁ5灰桓鎏焯煜胱攀笠叩姆枳臃懦隼吹奶橐Я耍饪刹皇强嫘Α!

白蛱焓撬阄颐侨サ模俊

爸焖固埂⑼呱凇⒖祷鳌⒛恪⒎ㄒ健⒌挛偷1 区警署的人。”

澳阆衷谏砩匣褂新穑俊毖堑彼贡锤裎实溃焓秩ツ玫缁盎

笆裁炊鳎俊

疤椤!

暗比挥校撬窍衷谝雅艿骄酉泄淙チ恕!

亚当斯贝格抓起话筒,拨了总局化验室的电话:“我是亚当斯贝格,你是否还记得在信封里找到的跳蚤?对,没错。赶快请昆虫学家,让他先放下他的苍蝇,这事很紧急,老兄,事关鼠疫。是的,要快,告诉他,我会再给他送去一些,活的。让他小心,千万要保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