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一章

一个晚上又死了两个人,一下子死两个。由于警察看守着大门,凶手便把受害者引到外面加以杀害。他绕过了障碍,用的办法如此简单,就像当年德国人用飞机穿越马其诺防线①一样,因为法国人把所有的道路都堵住了。在罗腾堡路死者所住的大楼前监视的两个警察,曾看见让·维亚尔在晚上8 点半的时候走出大楼。总不能不让他出去约会吧?尤其是那个维亚尔,他对那个“乱七八糟的4 字”根本不感兴趣,正如他曾向负责看守大楼的警察所说的那样。另一个死者,弗朗索瓦·克拉克是晚上10点离家的,出去逛逛,他说。守在他家门后的警察让他感到窒息。天气温暖,他想出去喝一杯,这难道不是真的吗?两个人都是被掐死的,像洛里翁一样,前后相差一个小时。系列谋杀。然后,尸体被装在一辆车上搬走,也许是一起搬的。尸体在车上被脱光衣服,涂上炭末。

最后,凶手把尸体及其所有的东西都扔到12区的大马路上,那是快出城的地方。凶手不会被人看到,因为这一次,尸体没有按照宗教仪式仰面躺着,双臂合十,而是被匆匆忙忙地扔到了路上。亚当斯贝格推测,最后一个步骤做得这么马马虎虎,他是不得已,他肯定会感到不满。半夜里,谁都没有看到什么。巴黎虽然有200 万居民,但在平时,在凌晨4 点钟的时候,也像山村那样荒凉。不管首不首都,在苏尔特大道和在比利牛斯山区睡觉是一样的。

人们所能得到的惟一的新信息,是三个死者都是30多岁的男性。他们之间的共同点也就这么多了,没有更详细的东西,其余的细节完全不相吻合。让·维亚尔不像第一个死者那样在郊区读专科学校,他出生于高尚住宅区,后来成了信息工程师,娶了一个当律师的太太。弗朗索瓦·克拉克的出身要平民化一点,他是一个腰圆肩宽的大汉,在一家卖红酒的大商行里当搬运工。

亚当斯贝格仍靠在墙上,给法医打电话,法医正在检查维亚尔的尸体。接电话的人去找法医时,他乘机在笔记本查了查法医的姓:罗曼。

奥蘼愫茫沂茄堑彼贡锤瘢鼙复蚪聊恪D隳芸隙ㄋ鞘潜黄赖穆穑俊

昂廖抟晌省P资质褂玫氖且桓芾喂痰纳樱残硎且惶鹾艽值乃芰仙勒卟弊由嫌泻芮宄挠『邸?赡苡刑醮罱岬拇樱资种恍柘蛴依眨⒉恍枰蟮牧ζ

而且,他改进了技术,进行双重谋杀:两个死者都喝过一口浓度很高的催眠药。但催眠药起反应的时候,凶手已经把绳子套在他们脖子上了,这样更快,也更保险。”

奥謇镂躺砩嫌斜灰У纳撕勐穑嬉У纳撕郏俊

疤炷模彝诵丛诒ǜ嫔狭恕5笔保也⒉痪醯糜惺裁匆庖濉K母构晒涤斜惶橐Ч暮奂#找Р痪玫摹N嵌砩弦灿校谟彝饶诓嗪筒弊由希奔溆行┚昧恕

我还没来得及检查最后一名死者呢。”

疤榛崛ヒ懒说娜寺穑俊

安换幔堑彼贡锤瘢蘼廴绾味疾换帷I硖逡环⒘梗蔷突崂肟!

靶恍唬蘼<觳橐幌掠忻挥邢妇拖窦觳槁謇镂桃谎K阑嵊惺裁词隆!

亚当斯贝格把手机放回口袋,手指按着眼睛。这么说,他弄错了,装有跳蚤的信封并不是在杀人的时候放的。把跳蚤塞进信封和杀人隔着一段时间,因为跳蚤还来得及咬人。对维亚尔来说,这段时间甚至还挺长。法医发现他的咬痕时间已久。

他背着手,转身回到房间。这么说,传播者严格遵守仪式,首先把拆开的信封塞进受害者的门底下,过了一会儿后才回来。这次,他强行撬开锁,掐死受害者,口袋里装着炭末。他干了两次,第一次是放跳蚤,第二次是杀人,还不包括写那些可恶的4 字和准备广告。亚当斯贝格感到自己越来越无能为力。道路交错,他不知道该选择哪条道。

他摸不透那个注重仪式的凶手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难以理解他的行为。激动之中,他拨打了卡米尔的电话。半小时后,他躺在了自己的床上,穿着衣服,但觉得像没穿一样,后来是真的没穿了。卡米尔扑在他身上,他闭上了眼睛。刹那间,他就忘了警队的27位弟兄正在大街上巡逻或在电脑前忙碌。

两个半小时后,他来到了埃德加- 基内广场。他感到舒服多了,卡米尔曾轻轻地拥抱着他,几乎可以说是保护着他。

拔艺氪虻缁案悖匠ぃ钡驴挡祭状用趴谙蛩矗白蛱烀挥校裉煊钟辛恕!

懊豢醇腥税阉渥印!毖堑彼贡锤袼怠

笆怯眯偶睦吹摹K谋淞税旆ǎ桓以倜跋涨鬃郧袄础Kü示旨睦吹摹!

凹牡侥睦铮俊

凹母羲埂だ崭嵌鳎簿褪撬导牡秸饫铩!

八廊羲沟拿郑俊

靶矶嗳硕贾馈!

亚当斯贝格跟着德康布雷来到他的家中,拆开了那个大信封。

跋⑼蝗淮矗⑶液芸炀偷玫街な担笠吒崭赵诔抢锏牧教趼砺飞贤北ⅰ

好像那两个……发现有那种疾病的所有症状,极其清楚。”

袄崭嵌髂盍寺穑俊

澳盍耍形缒畹摹D闼倒绦畹摹!

八孀拍羌一锊扇⌒卸衷冢庑┪淖指忧宄恕6怨谟惺裁从跋欤俊

吧Ф话病⒀剩诤5列》沟昀锾致鄣煤芾骱ΑN蚁嘈牌渲杏懈黾钦撸蛉羲购推渌宋柿诵矶辔侍狻N叶疾恢浪谴幽睦吹摹!

耙パ允遣豢杀苊獾模驴挡祭住K孀抛罱哪切┨乇鸸愀妗⑿瞧诙砩系墓妗⒃缟系乃劳鍪录谧颖匦朐袅恕J虑榭隙ɑ岱⑸娇赡苁盏搅舜フ弑救说耐ǜ妫牍瘟矸缒兀 

昂苡锌赡堋!

罢馐亲蛱旒牡模毖堑彼贡锤穹欧猓担笆窃诘1 区寄的。”

靶加辛礁鋈艘馈!钡驴挡祭姿怠

霸ぱ猿烧媪耍毖堑彼贡锤窨醋潘担敖裢恚慊嵩诘缡又刑降摹A礁瞿凶酉衤榇谎蝗釉谌诵械郎希凰坎还遥砩贤康闷岷凇!

耙幌伦恿礁觥!钡驴挡祭椎蜕怠

他的嘴都变形了,白白的皮肤上出现了一道道皱纹。

霸谀憧蠢矗驴挡祭祝昧耸笠叩氖迨呛诘穆穑俊

这个文化人皱了皱眉头:

拔也皇钦夥矫娴淖遥匠ぃ皇且窖纷遥圆呕四敲闯な奔淙ゼ稹乇鸸愀妗2还铱梢韵蚰惚Vぃ衷诘囊缴谴永疵挥刑岬焦庖幌窒蠛驼庵盅丈D咎俊呖椤⒘馨徒嵫住⒅卓椋庑┯校挥姓庵趾谏9撕芫貌挪逑胂瘢鞘怯捎谟镅缘钠缫逅模阒馈!

笆堑摹!

罢獠⒉恢匾蛭庖淮砦笠恢贝嬖冢嗣腔故前咽笠呓凶鍪恰谒啦 U饧父龃识孕资掷此凳侵凉刂匾模蛭タ只诺木褪钦饧父鲎帧K敫艘郧苛业挠∠螅煤颂诺亩骼凑鹁嗣堑牧榛辏还苷庵侄魇遣皇钦娴摹S谑牵谏劳觥褚幻排谝谎司薮蟮耐Α!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