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三章

胺⑸耸笠撸俊笨吹缡邮保笊谐隽苏飧鏊疾桓宜档媚敲疵靼椎拇剩挥锏榔屏舜蠹铱只诺脑颉

澳忝挥刑穑俊崩鏊勘刺赝系厮担八遣皇堑檬笠咚赖模潜黄赖摹

你没有听见?你得听清楚,玛丽- 贝尔。”

八宜稻炀值哪歉龃笈肿硬皇窃谄颐牵俊本瓢衫镉懈瞿腥怂担叭绻屠枵娴姆⑸耸笠撸鏊勘刺兀阋晕腔嵩谕ǜ嬷幸晃逡皇馗嫠呶颐锹穑磕阋晕钦婊岚阉侵赖囊磺卸几嫠呶颐锹穑克峭了钙浯省D阋晕腔岣嫠吣阏嫦啵俊

澳俏颐窍衷谠趺窗欤俊绷硪桓鋈怂担八窃趺此滴颐蔷驮趺刺伞!

拔铱刹辉敢狻!币桓雠怂怠

澳愦永淳筒辉敢猓彼煞蛩担澳悴幌不墩庋!

案菟且郧暗挠薮辣硐掷纯矗庇钟幸桓鋈怂担八呛芸赡茉谧鲆患蟠朗隆

他们让这传染病流向了自然界,比如说绿藻,你知道它们是从哪来的吗?”

笆前。庇懈黾一锘卮鹚担跋衷谝丫砹恕>拖裼衩缀湍概!!

八懒巳鋈耍阒勒庖馕蹲攀裁绰穑克侨绾沃浦梗苛亲约憾疾恢溃阈挪恍牛俊

澳憔醯檬钦庋穑俊苯锹淅镉懈鋈怂怠

翱墒牵炷模崩鏊勘刺厮档煤艽笊胙构庑┨致凵澳切┤耸潜黄赖摹!

耙蛭堑拿派厦挥4 字,”有个人举起食指,说,“所以得不到保护。他们在电视上解释了这一点吗,解释了没有?我们不是在做梦吧?”

叭绻钦庋幕埃蔷褪翘映隼吹亩鳎皇怯腥耸头诺摹!

笆翘映隼吹亩鳎蹦歉鋈思峋龅厮担坝懈黾一锵氡;け鹑耍ㄖ牵诰∽约旱呐Α!

澳撬裁窗延械娜烁耍课裁此桓恍〔糠执舐ケ炅思呛牛俊

罢饷此蛋桑羌一锊⒉皇巧系郏挥兴闹皇帧H绻阍敢舛啻艘痪伲阕约嚎梢匀バ凑庑4 字啊!”

疤炷模 崩鏊勘刺赜纸辛艘簧

俺鍪裁词铝耍俊贝锫硭骨由匚剩裁挥欣聿撬

氨鸸芩耍鏊勘刺兀钡驴挡祭鬃プ∷母觳玻担八欠⒎枇耍敢雇砟苁顾抢渚蚕吕础N颐浅苑梗猛梅靠兔枪闯苑埂!

在丽丝贝特招呼大家下来吃饭的时候,德康布雷离开酒吧,给亚当斯贝格打了一个电话。

疤匠ぃ饫锖苋攘遥彼担按蠹叶既然枇送纺浴!

拔艺饫镆惨谎毖堑彼贡锤裨诎季瓢傻牟妥辣咚担巴婊鹫弑刈苑佟!

澳阕急冈趺窗欤俊

耙辉僦馗茨侨鋈耸潜簧彼赖摹D阒芪У娜硕荚谒敌┦裁矗俊

袄鏊勘刺丶烂妫纺员冉侠渚玻焕崭嵌饔械懵辉诤酰酝急W∽约旱姆雇耄霉纹渌绫┎拍苋盟ざ鹄矗槐炊ず孟裼淘ゲ痪觯锫硭故裁炊疾幻靼祝昀- 贝尔发神经了。其他人说的话没什么特别,他们向我们隐瞒了一切,什么都不告诉我们,四季颠倒了。好像冬天不冷了,而是热得要命;夏天不热了,变得非常凉爽。春天和秋天也如此。”

肮宋剩慊岜幻Φ梅植磺迕姘偷匕宓摹!

疤匠ぃ阋不嵴庋!

拔蚁衷诰头植磺迕姘偷匕辶恕!

澳阕急冈趺窗欤俊

拔易急溉ニ酰驴挡祭住!

二十二

星期五上午八点一过,亚当斯贝格的警队就新来了12个警察,以加强警队的力量,并紧急安装了15台电话,因为各区警署的电话都被打爆了,他们纷纷把电话转到警队里来。数千巴黎人都希望知道,关于那几个死者,警察说的是不是实话,是否要多加小心,鼠疫有些什么症状?总局命令所有的警署要重视每个电话,一一回答那些惊慌失措的市民的问题。那可都是一些精神脆弱的人。

人们越来越不安,而早上的新闻却根本没有平息他们的惊慌。亚当斯贝格把主要的文章都摊在桌上,一一阅读。报纸用大标题强调了前一天晚上电视新闻中的内容,而且还加上了评论和照片,许多报纸还在头版登出了那个反写的4 字。有的报纸夸大了事实,有的报纸则谨慎一点,点到为止。但所有的报纸都很注意地引用了局长布雷齐永的话,并全都转载了最后两个“特别广告”。亚当斯贝格读了好几遍,试图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就是在发现了三具黑色的尸体后,弄清首先发现这些事的人所写的话:

霸帜言缇妥急负昧耍诘群蛏系鄣拿睢I系垡桓咝耍突崛盟盗俚摹!

跋⑼蝗淮矗⑶液芸炀偷玫街な担笠吒崭赵诔抢锏牧教趼砺飞贤北ⅰ

好像那两个……发现有那种疾病的所有症状,极其清楚。”

在这几行文字中,有些东西让最容易轻信的人产生了动摇,这些人占总人数的18%左右,因为这18% 的人在2000年就怀疑过鼠疫来临。传媒认为把事情传播得广些有好处,这使亚当斯贝格觉得很惊奇,这“星星之火”传播得那么迅速,他同样也感到好奇。第一个死者的消息传开后,他就担心这一点。鼠疫,这一过时的、布满尘土的、被历史遗忘的灾难,在记者们的笔下复活了,生机勃勃,几乎未受打击。

亚当斯贝格扫了一眼挂钟,准备在9 点钟召开新闻发布会,这是总局的命令。亚当斯贝格既不喜欢命令,也不喜欢新闻发布会,但他意识到形势迫使他这样做。上级命令他辟谣,平息人们的情绪,展示照片,让人们看看死者被掐的脖子。法医也前来增援了。

除非还有人死或者出现极可怕的“特别广告”,否则,他觉得局势还是能控制得住的。

他听见门后的记者越聚越多,谈话声越来越响。

与此同时,若斯在念海洋天气预报,前来听广告的人显然比平时多。他快念到早上寄到的每日“特别广告”了。探长明确告诉过他:继续念,把我们与鼠疫传播者联系起来的惟一线索可不能断了。若斯停顿了一会儿之后,宣读了第20条广告:“关于鼠疫及其他,包括医嘱、症状及其作用,从中可以得到方法与药物,既能预防,也能治疗,省略号。承认他得了所谓的鼠疫,因为他的腹股沟出现了肿块,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淋巴炎症;他发烧,胸闷,头疼等等。皮肤上还出现了斑点,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紫块,大部分是青紫色的、苍白的、黑色的,而且会越来越大。如果想预防感染,要在门上贴上指着四方的十字吉祥物,它能有效地让屋子不受传染。”

当若斯艰难地朗读这段长长的话时,德康布雷拿起了电话,及时把声音传给了亚当斯贝格。

拔颐钦谌巳旱敝校钡驴挡祭准蛞厮担澳羌一锒镣炅丝罚济枋銎淦苹盗Γ孟癯鞘姓娴挠惺笠咚频摹N蚁肫鹆17世纪初的一篇文章。”

扒氚呀嵛苍俑夷钜槐椋毖堑彼贡锤袼担耙!

澳隳抢镉腥寺穑课姨猩簟!

60多个记者等得不耐烦了。你那里呢?”

叭巳罕绕绞泵芗<负跤幸桓鲇渲杏行┬旅婵住!

白⒁饫厦婵住I璺ǜ伊幸徊糠殖?偷拿ィ涯芟氲闷鸬娜硕技窍吕矗较晗冈胶谩!

罢庖菽钍裁炊ā!

熬×堪桑∏肜鲜谴粼诠愠∩系娜税锇锬惆桑”热缢担》沟甑睦习濉⒃硕鞑牡甑睦习搴退拿妹谩⑴璩遥褂心歉鲂凉愀娴娜耍械闹槿恕!

澳闳衔谙殖。俊

拔蚁嘈潘谙殖 K褪谴幽抢锢肟模痛粼谀抢铩C扛鋈硕加凶约旱奈恢茫驴挡祭住0呀嵛苍俑夷钅睢!

叭绻朐し栏腥荆诿派咸现缸潘姆降氖旨槲铮苡行У厝梦葑用馐艽尽!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