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八章

拔腋崭湛戳四切┍ㄖ剑甭砜恕ね嗨估詹蝗菟诰退担拔颐墙媪僭帜选!

笆堑模毖堑彼贡锤褚灿型校1920年的那场鼠疫,是真的还是传说?”

鞍俜种偈钦娴摹96人得病,其中34人死亡。主要是郊区的贫民,城里也有几个人死。克里希的情况尤其严重,有全家死亡的,因为孩子在下水道捡了死老鼠。”

拔裁疵挥新涌矗俊

跋竞驮し馈5切├鲜笏坪蹙哂芯薮蟮拿庖吖δ埽ü桥分拮詈笠桓鱿鹗笠叩墓遥钡1945年,阿雅克肖还出现过这种传染病。”

熬奖3殖聊锹穑渴笠叩笔笔遣皇墙9 号病?”

胺浅1福馐钦娴模匠ぁN薹ú幌蚰憬舱婊啊!

亚当斯贝格挂上电话,在办公室里踱起步来。1920年的那场传染病充斥着他的脑海,如同一个秘密机关打开了一扇暗门。他不单找到了他的点,而且似乎能闯进那扇半开半关的门,走向了有些霉烂而漆黑的楼梯,走向了历史的楼梯。放在上衣口袋里的手机又响了,他听出是布雷齐永的声音,局长读了早上的报纸后气疯了。

八稻缴裆衩孛卣馐鞘裁匆馑迹1920年的鼠疫又是什么意思?西班牙天花,对,这大家都知道。你赶快给我辟谣。”

安豢赡埽殖は壬U庑┒际钦娴摹!

澳闶窃诟铱嫘β穑堑彼贡锤瘢炕蛘撸闶窍牖啬愕母呱侥脸∩先チ耍俊

罢馐橇铰胧拢殖は壬D鞘且怀∈笠撸⑸1920年,96人感染,其中34人死亡。警方和政府试图向公众隐瞒真相。”

把堑彼贡锤瘢阋枭泶Φ靥嫠窍胂耄 

拔姨嫠窍肓耍殖は壬!

布雷齐永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粗暴地挂上了电话。朱斯坦,或者是瓦瑟内,反正是其中一人,推开了办公室的门。是瓦瑟内。

霸嚼丛嚼骱α耍匠ぁ5酱Χ祭吹缁啊H屠瓒贾勒馐铝耍蠹叶己芎ε拢械拿派隙夹瓷狭4 字。我们不知道往哪里布置警力。”

氨鹪俨贾镁α耍迷趺窗炀驮趺窗彀桑 

昂冒桑匠ぁ!

手机又响了,亚当斯贝格又靠在墙上。部长?法官?别人越是紧张,他越是不在乎。

自从他找到那个点以后,一切都释然了。

电话是德康布雷打来的。今天上午,谁碰到他都对他说读了报纸,灾难要降临了,只有德康布雷没有这样说,这个老文人一直专注于他收到的“特别广告”,他在正式公开前,先于法新社收到了它。鼠疫传播者毫不含糊地事先给若斯留了一点时间,好像这是给他的特权,若斯一开始就享受这种特权,鼠疫传播者也许是感谢若斯自愿给他充当跳板。

敖裉煸缟系摹乇鸸愀妗档煤煤米聊ィ钡驴挡祭姿担昂艹ぃ隳弥П始且幌掳伞!

白急负昧恕!

罢馐70年前的事了,”德康布雷念道,“提起那个可怕的灾难仍然让人不寒而栗。

当一艘装满棉花和别的货物的巨轮到来的时候,省略号,他们有完全的自由进行贸易。

省略号。我之所以念出省略号,探长,是因为文中有这些点。”

拔抑馈<绦桑畹寐坏恪!

暗贸丝妥杂傻卮判欣罱氚屠瑁盟怯氚屠璧木用褡杂山煌芸炀驮斐闪吮业暮蠊蛭÷院牛壬牵÷院牛缴乔巴姓ㄖ姓す伲窃缟铣隽苏铮÷院牛ジ桓鼋凶霭H盏男』镒涌床。⑾帜歉龊T焙孟竦昧舜静 !

巴炅耍俊

懊挥小U饫镉幸桓龊苡幸馑嫉牟迩赜诎屠栊姓す俚乃枷胱刺模愕纳纤疽欢ɑ岣行巳ぁ!

拔姨拍兀 

罢庵志嫒眯姓す傧诺梅⒍丁S捎谒且丫ち险庵植恍遥⑹酝技跚嵴庵治O眨且幌伦泳痛雇飞テ耍械搅思蟮目只拧J笠叩慕咏谒堑乃枷肷弦鹉敲创蟮目志澹涫挡⒉黄婀郑蛭ナ橐丫嫠呶颐牵谏系墼美闯头F渥用竦娜笤帜阎校笠呤亲羁膳隆⒆罹咂苹盗Φ摹

拔也恢牢业木殖な欠褚材敲创雇飞テ毖堑彼贡锤袼担八孟窀嗍窍氪彀鼙鹑恕!

拔铱梢韵胂竦玫健;痪浠八担抑勒庖坏恪W艿糜腥说姑埂D愕P淖约旱奈恢寐穑俊

拔矣兴急浮0滋斓墓愀妫行┦裁茨谌荩俊

昂艹ぁK猿ぃ且蛭辛礁瞿康模褐っ鞯比ㄕ叩目志迨怯械览淼模佣霉诘目志搴侠砘坏诙蓟褂腥艘溃嫉梅浅>咛濉N叶哉飧鑫侍庥幸桓霾怀墒斓南敕ǎ堑彼贡锤瘢皇呛芸隙ǎ一剐枰玫街な怠N也皇钦夥矫娴淖摇!

袄崭嵌髦芪У娜嗽趺囱俊

氨茸蛱焱砩细唷P凉愀娴氖焙颍畈欢喽济挥械胤秸玖恕!

袄崭嵌饔Ω檬彰牌薄V辽伲腥丝梢源又械玫胶么Α!

扒胱⒁猓匠ぃ姨嵝涯阕⒁猓绻忝娑缘氖且桓霾剂兴崛耍氩灰庵滞嫘ΑR蛭诶崭嵌鞯募易逯校赡苡写秩耍挥星康痢!

翱隙穑俊

安还茉趺此担馐撬压实脑娓杆档摹D俏焕锨氨膊皇钡乩窗莘盟皇翘焯炖矗吹没顾闫捣薄!

暗驴挡祭祝憬裉焐衔缭谧约杭依锏拿派闲戳4 字吗?”

澳遣皇窍牒ξ遥咳绻褂幸桓鋈思峋龇炊灾旅拿孕牛蔷褪俏遥趴獍5峡恕

布列塔尼人说话算话。我、勒盖恩、丽丝贝特,如果你愿意的话,欢迎你加入我们这个四人帮。”

拔一峥悸堑摹!

八孕牛颓嵝牛钡驴挡祭捉幼潘担八嵝牛捅蝗瞬僮荩凰蝗瞬僮荩鸵姑埂U馐侨死嗟纳丝冢人写静〖悠鹄丛斐傻乃劳龌挂唷T谒敲樽寄阒案峡熳プ∧歉龃フ撸匠ぁN也恢浪欠褚馐兜阶约涸诟墒裁矗寻屠枞丝吹帽人浚饩头噶艘桓龃蟠怼!

亚当斯贝格挂上了电话,笑着陷入了深思。“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德康布雷猜中了他从昨天晚上起就开始担心的事,他正悄悄地沿着那根线往前走。他看着那篇“特别广告”,想起了旺多斯勒,这时,朱斯坦或是瓦瑟内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默默地伸出几个手指,告诉他700 栋大楼被写上了4 字。亚当斯贝格点点头,估计按这种速度下去,天黑之前会达到数千栋。

巴嗨估眨炕故俏遥堑彼贡锤瘛N腋隳钅罱裉焐衔绲奶乇鸸愀妫阌惺奔渎穑

需要一小会儿时间。”

澳畎伞!

马克认真地听着亚当斯贝格以小伙子埃萨勒的身份,轻声描述正向巴黎逼近并且要给它以沉重打击的灾难。

Search


Share